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sh!sans

11606浏览    9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3 11:57
XD

要到了Tumblr上一位神仙大大的授权
最后一p授权图
原作:
Tumblr:nagare26

要到了Tumblr上一位神仙大大的授权
最后一p授权图
原作:
Tumblr:nagare26

Undertale AU主页

Underfresh(fresh!sans)

Underfresh

创作者:Lover of Piggies (又称CQ)(同样为error!sans与geno!sans的作者)

AU主页:无

作者主页AU tag:有(#Underfresh

AU类型:恶搞类

译者:冥蓝の兰&Undertale AU主页   原翻译界面(110L)

有无授权许可:获得汤上UndertaleAU主页许可

备注:CQ曾宣布fresh在官方设定中已与UT同人脱离,并会成为CQ个人的原创漫画Lucidia中登场角色之一,这就意味着严格意义上来说如今的fresh已经不能算是一个sans了。...

Underfresh

创作者:Lover of Piggies (又称CQ)(同样为error!sans与geno!sans的作者)

AU主页:无

作者主页AU tag:有(#Underfresh

AU类型:恶搞类

译者:冥蓝の兰&Undertale AU主页   原翻译界面(110L)

有无授权许可:获得汤上UndertaleAU主页许可

备注:CQ曾宣布fresh在官方设定中已与UT同人脱离,并会成为CQ个人的原创漫画Lucidia中登场角色之一,这就意味着严格意义上来说如今的fresh已经不能算是一个sans了。

 

*简介: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滑和被滑(its skate or be skated)。这个AU用UT中的角色滑稽地模仿了90年代的“滑手文化”以及21世纪初的“米姆(meme)文化”。AU中的全部角色的穿着配色皆以明亮柔和的色调为主,他们的衣物上上下下都印着各式的谚语、俚语和米姆用语。Papyrus是全部角色中唯一一个没有改变的角色,他还是一直穿着他的那件印有“cool dude”的衣服。

[注]:米姆(meme)文化:作为一种流行的、以衍生方式复制传播的互联网文化模因,米姆最初诞生时候具有匿名作者、较低娱乐性的特征,曾经风靡网络的绿豆蛙兔斯基等卡通形象及其衍生作品,都可视作国内互联网米姆现象的萌芽。(通俗解释)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那个东西。(学术认识)【简单来说大概可以理解成网络流行语或者梗之类的东西啦x】

【注解部分均摘自百度百科词条:meme

*官方人设图

【关于fresh的一些曾经的设定】

最初的fresh是基于一只classic sans被某种类似病毒的生物所寄生了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关于真·fresh(truefresh)

正如你所见,这才是fresh的真实的样子,寄生虫才是本体,所以说fresh所说的话其实反映的是寄生虫的意志。

Fresh一直在试图模仿其他人的情感。他不是人类,虽说他表面上看着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但那是因为他在见到别人那么做过以后便在表面上表演了出来。从精神层面上来说,他并不理解快乐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但他用一些看上去很没有威胁的东西,明亮的颜色,大大的笑容,傻乎乎的言语来给自己营造出一种外在的伪装,这是为了避免来自外界的可能的威胁。

Fresh从实际上,理论上讲,算是一种没有性别的生物。因为寄生虫一般都是无性繁殖的,他对性这种东西并没有概念。同样的,他对性别也没有什么概念,毕竟他是一只寄生虫嘛。至于第三人称用的是“他”是因为他第一个所寄生的对象是男性。但他并没有真正概念上的性别或是对性感兴趣。

而这一点从某个方面也让他显得极其纯洁。你也知道,Fresh喜欢和人亲亲。他觉得这很好玩,甚至每亲过一个人之后他就在自己的小本本上打一个对勾。因为他在情感方面还处于一个萌新状态,所以他并不知道人们是会通过这种方式来建立起情感的连接的。曾经在一次角色扮演中,人们非常努力地试图让他明白为什么同时和一群人亲亲会伤害到他们。

当然这件事显得十分的滑稽,于是人们想用最简单明了的方式告诉他这个道理,便说“你只能亲那些你爱的人”,对于这个解释Fresh当然表示“什么鬼!”,他以为那意味着如果你和谁亲亲了你就得和对方结婚,所以他表示非常的迷。但他依然对自己能够得出这个结论感到十分的骄傲,而其他人则表示--压力山大...

Fresh目前所掌握的初级的情绪,就是最基本的恐惧。被遗忘的恐惧。他很难理解除了这种对自我消失的恐惧以外的其他情绪,毕竟对一只寄生虫来说,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的了。

当然,Fresh是能够感受到情绪的-即使他处在没有情感的状态下已经很久了,而这也对他造成了不少的困扰。别的不提,他最近就感受到了极大的焦虑感。他在情感方面的缺失使他的生活既单调又乏味,但至少这样的日子还是比较容易掌控的。一旦他开始获得更多的情感,比如说当他开始关心其他的某个人-这会让他陷入惶恐之中。

XD

fresh专场

原作tumblr hompar

4p hotogusari

fresh专场

原作tumblr hompar

4p hotogusari

XD

fresh专辑_(:з」∠)_
原作
tumblr
ti--ti

fresh专辑_(:з」∠)_
原作
tumblr
ti--ti

羖朽
得知他们的“真面目”part...

得知他们的“真面目”part 1


“妈的,真鸡儿黑 比我的脸还黑”

得知他们的“真面目”part 1


“妈的,真鸡儿黑 比我的脸还黑”

XD

今日份的沙雕翻译
原作
tumblr
ti--ti

今日份的沙雕翻译
原作
tumblr
ti--ti

犯病c(托管中)

这对cp【暴雨哭泣】

作者:rouge
http://blogthegreatrouge.tumblr.com

这对cp【暴雨哭泣】

作者:rouge
http://blogthegreatrouge.tumblr.com

XD

fresh和unfresh的交流
原作p2
Tumblr:ti--ti
翻的太渣凑合看吧

fresh和unfresh的交流
原作p2
Tumblr:ti--ti
翻的太渣凑合看吧

XD

快点开康康哈哈哈哈哈哈
原作
tumblr
ti--ti

快点开康康哈哈哈哈哈哈
原作
tumblr
ti--ti

Be missing
fresh和自家福福的cp向...

fresh和自家福福的cp向

醋王rfri,给颗糖都不行

好可爱这两个呜呜呜呜

fresh和自家福福的cp向

醋王rfri,给颗糖都不行

好可爱这两个呜呜呜呜

cs.mt的搬运工
NON-CANON (支线/官...

NON-CANON

(支线/官方同人)

NON-CANON

(支线/官方同人)

犯病c(托管中)

在外面找不到车了,只能来点清水啦~
http://pepper-mint.tumblr.com

在外面找不到车了,只能来点清水啦~
http://pepper-mint.tumblr.com

骷髅杉斯

依旧是表情包,这次是error,ink以及fresh~(后两张是原图………………?等一下,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依旧是表情包,这次是error,ink以及fresh~(后两张是原图………………?等一下,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沐春

今日宜:做蛋糕 【fie三人生贺】

eif生贺 欢脱向

[图片]

*无cp向,禁刷cp

*文——沐春 画——@🔸YULXIX🔹( ←他画画超棒快去日他主页)

*文就是瞎组四字词现象和堆对话且短小,看画就好

*不同括号里的话对应不同角色

*一共四个part,四颗小星星

*不够看的点这里,是阿鱿同系列的超可爱四条漫噢!!!


又是普通的一天,普通的error在普通地看着普通的肥皂剧,普通的屏幕上是普通的剧情,让erro普通地打了个哈欠。

然后他猛地感受到,两只来自不同怪物的手不普通地落在error肩膀上。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Fresh和Ink被绑在天花板上,和肥皂剧里的...

eif生贺 欢脱向

*无cp向,禁刷cp

*文——沐春 画——@🔸YULXIX🔹( ←他画画超棒快去日他主页)

*文就是瞎组四字词现象和堆对话且短小,看画就好

*不同括号里的话对应不同角色

*一共四个part,四颗小星星

*不够看的点这里,是阿鱿同系列的超可爱四条漫噢!!!


又是普通的一天,普通的error在普通地看着普通的肥皂剧,普通的屏幕上是普通的剧情,让erro普通地打了个哈欠。

然后他猛地感受到,两只来自不同怪物的手不普通地落在error肩膀上。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Fresh和Ink被绑在天花板上,和肥皂剧里的吵架片段竞争音量最大的桂冠。

『Error!Error!该死的放我们下来!今天我们为正事儿来!』

「闭嘴,上一次你也这么说,结果是拉着我做了起码三个小时的心理辅导,为了什么,嗯?为了他妈的让我明白毁灭au和创造au是一回事——蠢爆了」

Error对第十四次看到的剧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Hey,兄嘚,你这样做就太不厚道啦,快把咱放下来——]

『听着,Error!我们这次真的有正事儿!生日!记得吗?我们都是四月的!我们应该,一起做个蛋糕——为我们自己』

[嘿快来参加这个]

「和上次一样蠢,闭嘴,你吵到我看剧了」


[所以我说咱还是得用另一个超Fresh的计划嘛Ink老弟]

『Welp...我实在不想这么干』


当Fresh和Ink还在讨论时,一些除他们之外的家伙已经开始了更猛烈的攻势。


〈Error!你应该出去和他们一起,这可是生日!〉

〈出去看看又没什么不好,你是害怕自己会搞砸吗〉

〈EEEEEEEERROOOOOOOOOR,去和他们一起做蛋糕!〉

〈嘿,Error,我们知道你是想和他们一起出去的对吗?拜托,你只需要同意就好了〉

〈是啊,拜托啦,就同意这一次!〉


「噢该死的你们给我安静点儿!!!!」

[嘿我就说应该把这个小可怜直接送到医院就好了嘛,瞧他现在都开始哇哇叫啦]

『闭嘴Fresh』


〈恼羞成怒的error,我们一定说对了!你该去同意参加那个派对!〉

〈Error!告诉Ink和Fresh你改注意了!〉

〈Error!诚实地面对你自己!你想去!〉

〈Error...〉

〈Error...〉


「......」

「很好...我会照着你们说的去参加那个愚蠢可笑的活动,但没人说不能往蛋糕里加辣椒,hum?我会给他们塞一堆到嘴里去的♡」

『HeyError,我们能听见你说话!』

「闭嘴你这烦人的混蛋」

蓝线松开,一虫一骨应声落地。

☆☆

「所以你们在不知道如何做蛋糕的情况下拽我进来,我得为你们的高智商而落泪了」

[别这样说嘛老兄,我们肯定能做好这东西哒,这可不像是黏糊糊的蜗牛派那么不FRESH的玩意儿]

『好了Error,你没必要抱怨,我借到了一本烹饪书和一间厨房,我们只需要——按照步骤上所说的做就好..』


三小时后。


Error不知道做蛋糕包括打雪仗似的将面粉和蛋糕胚扔来扔去这一步。

但事实就是那两个幼稚鬼展开了这场厨房大战,幼稚极了,Error不屑地想到。

“Pong!”

一个面粉团在Error的头盖骨上爆开。

『.]


「很好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到真 正 的 恐 惧 是 什 么 ♡」

哦豁,三个幼稚鬼扭打在一起。


☆☆☆


干净整洁的厨房此时已经成为了战争过后的废墟,黏糊糊的面糊从天花板上钟乳石般,慢吞吞地滴在地板上的面粉和糖霜里去。三个幼稚鬼的身上几乎全部被奶油,蛋糕胚和各色糖霜所覆盖——而现在很友好似的盘腿围成一圈。

『所以,现在轮到我们想想对策了,厨房我倒是可以修复好,但做蛋糕肯定是来不及了』

Ink将怀中“遍体鳞伤”的Brommie抱得更紧,决心在之后的日子里找Error算账。


「好那么就交给你了,我宣布这场游戏到此结束,再见了各位」

Error当即展露笑颜,随手开出传送门准备回去和个废物一样继续刷肥皂剧。

但是一只荧光紫的伪足缠上他的手臂。


[Wait——中途退出可不太好哦兄嘚]


顺着Error的视线看去,在Fresh半挂着的墨镜之后隐约可见的倒挂灵魂,从肋骨缝隙和眼眶中探出几只触手似的鲜艳伪足,手臂处传来出乎意料的钻心痛感——如此直白的威胁。回忆和痛感携手刺激着Error从灵魂深处滋生出原始恐惧,明明充斥着奶油甜香的空气沉重得使他几乎喘不过气——看似是道选择,但谁都知道留给他的选项只有一个。


「......够了,我会留下来继续这件愚蠢的事」


近似不屑的语调无法掩盖声线的颤抖,但对面的家伙仿佛突然释怀了般直爽地笑了几声,自顾自和他握了握手,随口冒出几句Error听不懂的俚语便同意了这个归队请求。


而Ink在最后才堪堪发出声,这并不是因为他没有看到或是听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他懒得去询问或是显得震惊。他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很亲密似的揽住Fresh的肩膀,展露出同样的笑容。


『好吧,那么现在来想想咱们到底该怎么办——正式地开始』

「去其它AU宇宙拿一个来」Error率先提议

[NONONO,盗窃是坏孩子干哒!]Fresh残忍拒绝。

『我画一个出来?』Ink后发制人

[哦那真是一点儿都不FRESH,老弟]

Fresh再将一军。

「噢那我们干脆再做一次,再做一次!」Error几近崩溃。

『我告诉过你我们没时间再去做一个了Error』Ink打破了队形。

「噢,你居然还没忘记这句话,那你不也应该记得到底是谁把我们带进这个鬼地方然后拿出什么破指南的吗」Error为他打破队形而点满嘲讽。

『?Error,你没必要这样,还是说你觉得underfull的厨房就允许自由出入,或是隔音效果好到让他们不会发现?——你的主意比我逊色多了』

火药味再一次在空气中散发开。

Fresh感到这个味道很不FRESH——他需要做点什么,然后他看到了两罐草莓酱,很好,就是这个。

正在吵闹的二位被浇了一头草莓酱。


『FRE——SH!!!!」

☆☆☆☆

又一场恶战后他们总算再一次达成和平共处的协议,Ink负责修复厨房,Error负责去找合适的蛋糕店拿来一块蛋糕和几罐奶油之类的,Fresh...他被绑起来放在了角落里进行他专属的“留在原地保持不动”任务。

......

于是我们终于到了最后激动人心的时刻——用奶油糖霜在上面添字!


『Error你手挡住我了!』Ink不满地捶捶那个手腕。

「谁叫你画了半天还没弄完那一个丑不拉几的画!」Error回敬一拳在Ink头盖骨上。

『那是艺术!』画家无辜落泪。

「去他妈的艺术」错误笑容满面。

[噢噢噢噢噢噢现在只需要将所有的彩色糖霜和烟火往上堆就可以啦,我滴妈呀真是太FRESH啦噜]Fresh抱起不知从哪来的小烟花和糖霜罐。

Ink和Error同时想起了被草莓酱支配的恐惧。

「停下你该死的手FRESH!!!』


[veeeee但是很抱歉你抓不到我啦嘿,因为我已经把小烟花插在蛋糕上啦——]


听着Error发出的电流声,以及狂笑着同化入Fresh行列的Ink,噢,今天的fie三人组也非常和谐。


不够看?点这里,抵达超可爱fie三人小条漫(和开头的是一样的喔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