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 l

1688浏览    4参与
芒角

暗潮 二十二

    在我和杨文哲疯狂撕扯的时候,李文澜也在这个春天再次分手了。我无法相信若男对她说的话,她说,如果你一定要挽留的话,那我也没关系,就当作被强//////奸了吧。


    李文澜不间断地流眼泪,她说自己没有想哭,但是眼泪却一直流,她仍旧什么都没说,几乎是本能地把自己关闭起来。


    我想李文澜最痛苦的是,哪怕承受了这些,也不忍心否认过去的好。她最痛心从前自己珍惜的回忆都因为破碎的收梢而被污毁了。她没有办法忘记的,也许是若男在去年五月给她买了一个西瓜,也许是送给...

    在我和杨文哲疯狂撕扯的时候,李文澜也在这个春天再次分手了。我无法相信若男对她说的话,她说,如果你一定要挽留的话,那我也没关系,就当作被强//////奸了吧。


    李文澜不间断地流眼泪,她说自己没有想哭,但是眼泪却一直流,她仍旧什么都没说,几乎是本能地把自己关闭起来。


    我想李文澜最痛苦的是,哪怕承受了这些,也不忍心否认过去的好。她最痛心从前自己珍惜的回忆都因为破碎的收梢而被污毁了。她没有办法忘记的,也许是若男在去年五月给她买了一个西瓜,也许是送给她一个等身大的熊,又或者是那些晚自习时课桌下轻轻触碰、偷偷牵起的手。她怎么可能舍得呢?


    回忆是会不断衰变的,若想要拼命留住,就如同在指尖留住流水。哪怕是存了私欲想藏在心里也无法保全,只剩一点贪念只求日后自己回想也不能够。我听她絮絮叨叨地讲述若男,一边想象,李文澜究竟是有多喜欢她呢?


    在她过往的人生里,一直一直蒙灰般地活着。李文澜总是像冬天的雨水一样叙述,把她的过去滴滴答答地倾泻,不声不响就浸湿了整座城市。她说自己是若男身上的渣滓,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意外之喜。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她卑微到如此。


    李文澜说,她小学三年级时,一整个学期都没有在家里开口说过话。


    她是本不该出生的孩子,当年她的妈妈上了节育环,李文澜是一个意外,她其实不被期待降世。她的爸爸在孕期出轨,后来又组成了新的家庭。她说这些时像一块阴郁的云朵,云朵会觉得自己天生就是要下雨的,我看不到她任何的悲伤和痛。大概因为从小便是如此,太多年太多年,便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于是作为倾听者,也无法自作多情地给予安慰,反而将是多此一举、自以为是的刺伤。


    可这些只是李文澜生活阴郁的底色,是她已然习以为常的事,甚至无法尖锐地刺痛她。


    很早很早之前,李文澜和我讲过她有一个青梅竹马,是她妈妈朋友的孩子,他们一起长大,是最早让李文澜安心的男孩。他有一个小说男主般的名字,叫向往。


    大概是小学的时候,李文澜和他一起去看陈奕迅的演唱会。向往长得很高,拉着她穿过拥挤的人群,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那是谨慎又干净的接触,是两个孩子之间的互相回护。向往感叹:“天啊,你的手怎么这么小啊。”


    我听李文澜讲过许多向往有关的事,向往活在李文澜的叙述里。我曾经和他们一起去漫展,向往身高接近一米九,藏在无脸男的cos服之下,把一个汉堡拿进面具里,一阵咀嚼,最终吐出包装纸。


    向往具有和李文澜相似的特质,他也是人群中负责温和地活络气氛都那一个,他们拥有相似的沉默和温柔。在我和魏朵朵第一次得知李文澜有这样一个发小时,都异口同声地惊呼:“你浪费了一个青梅竹马!”向往好像是只会在言情小说里存在的角色。


    在我们初中的时候,向往对李文澜出柜了。他说:“我给你讲个可能友尽的事情。我喜欢男生。”


李文澜笑了:“这有什么嘛,说不定我以后还喜欢女生呢。”


    结果一语成谶。


遇到若男之后,李文澜人生中的依恋便都给了她。李文澜说自己的人生在遇到若男后才有了色彩,她原本就是低卑的,认为自己应该被轻贱的。当我们都惊异她想要和若男一辈子在一起时,李文澜说她觉得一辈子还不够。


    李文澜和若男分手这件事,最开始竟然是许蔓告诉我的。她说,李文澜去若男班上闹了。


    我极其震惊:“闹?”这是一个和李文澜难以联系起来的动词,李文澜连出去吃饭大声招呼服务员过来都不敢。


    许蔓觉得极为奇异,她也不敢相信李文澜做出和咄咄逼人的泼妇一样的行为。她说是万娇是这样表达的,是听万娇说的,说若男很困扰。


    万娇,又是万娇。


    若男有很多的女性朋友,她总被各种各样的女生包围。她们之间的相处的氛围,让人感觉明显和两个异性恋女孩的友谊不同,但也到不了暧昧的程度。这样若即若离的关系或许并不是若男有意营造的,大多数时候她都干净得像被阳光晒过的棉被。她只是有些无力承担沉重的感情,习惯于逃避,但却绝不是工于心计的人。


    在最容易滋长同性依恋的年龄和环境里,若男不管做什么都太吸引渴求温暖的人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那么干净爽直的女孩,让人向往和安心。


    万娇在失忆之后彻底和若男捆绑在一起,因为她不算正常人的缘故,若男没有立场再离开她。在此之前就已经有端倪,但李文澜没有放在心上。星期天的下午,万娇总是来到李文澜的座位旁和她聊天,有意无意地提起若男,带着略微的炫耀提起只有她们之间知道的事。


    甚至于在万娇失忆之后,李文澜也没有想过或许失忆可以是一种手段。从那一年冬天开始,万娇在若男生活中的比重就全然超过了李文澜,几乎每一天的午休,万娇和若男都形影不离,她们同吃同喝,而彼时李文澜和若男还尚未正式分手,却已经和若男无往来了。事实上,在那个没有在爱中参杂性////欲的年纪里,极致的朋友和恋人之间的界线原本便是含混不清的。既然若男是看重友情甚于爱情的人,那么万娇便已经获胜了。


    李文澜的表述和万娇所说的截然不同。她们分手的那天晚上,李文澜在晚自习终于鼓起勇气去若男班上,她在门外等着,麻烦同学帮忙叫一叫若男。


    她想知道若男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样看法的,对她冷落是因为什么,她还想了解在若男心中究竟什么是最重要的。


若男并没有正面回答,她说:“上课铃响了,你应该回去了。”


    到最后还是通过其他同学传达来消息,说若男很生气,这是极其少见的。实际上李文澜和若男在最开始会在一起,多多少少都有同类相吸的缘故,她们总扮演着包容身边人的角色,像是溶剂一样容受形形色色的情感杂质,而她们自己却很难有剧烈的情感起伏。


    但是这一次若男却极其生气,她和万娇只是朋友,李文澜怎么能这样误会呢?


    即便是再自欺欺人从此也该看清了,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纯粹的友情还是参杂了私欲的暧昧牵扯,若男首先维护的终究是万娇,而不是自己名义上的恋人。哪怕万娇失忆尚未证实真假,若男也已经做出了选择,不再追究了。她最后对李文澜说,分开可以走得更远。


    李文澜曾和我说过,喜欢的人是不可能再做朋友的。因为如果是真的喜欢,又怎么可能甘心?


    可她却无法无视若男,只要还在同一所学校,便不可能不相遇。每一次意料之外的重逢都是绝望的处刑,处刑心中仍然躁动不死的愚蠢期待。身体还留着令自己厌憎的本能,眼睛会在人群中下意识地寻找她的痕迹。


    她没有办法真的怨怼若男,无法恨也无法怪罪。若男几乎善待所有人,谁又没有在很年少的时候说出一些没轻没重的话,干过一些没心没肺的事呢?


    大概李文澜已经卑微到即使分开了仍旧害怕,害怕和若男彻底一刀两断,那样曾经一点好的痕迹也都将灰飞烟灭,往后也再无可能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样忍耐的,往后在路上遇到若男还要互相装作普通同学一样打招呼。若男身边仍然围着新的旧的女生。一次遇到她们,若男旁边的女孩一脸天真,指着李文澜问:“她是谁呀?”


    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呢?李文澜可以是任何人,也已经什么人都不是了。


    她心中分明还无可奈何在贪恋着,又怎样忍耐被豪不相干的人理直气壮地问,她是谁呢?好像她才是一个局外人。


    李文澜把自己赔进去了,心甘情愿地陷入泥潭,淌入这滩混水。好多年她都再没有气力爱上其他人,她眼里没有办法看见新的人。即使后来她也被人小心翼翼地对待,她也没有感受到能力了。


    年少时的贪恋便是如此,如同一场赌局,既然要飞蛾扑火就要经受得住烈火焚身。





呜呜卑微地求一个投票,免费粮票就好,投了有彩蛋看!

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有给大家拜年了


九月酒久

又一个gl脑洞

从前有个养在深闺的小姐,在她的前十四年里几乎没有离开过宅子。她有一个嚣张跋扈的弟弟,仗着自己是爹娘的宠儿对她颐指气使。老爷和夫人对小姐很严格,给她请先生教书,请乐师学艺,教导她成为一个优雅又端庄的千金小姐。

十四岁那年,眼看小姐到了成亲的年纪,老爷和夫人在商量小姐的嫁娶。元宵节那天晚上,弟弟要去灯会,小姐也要吵着弟弟带她去。夫人无奈,只好让弟弟带着小姐出去,不过她觉得,在热闹的日子中让小姐出去见见世面,不仅增长小姐的见识,还能让街上哪个年轻小伙看上小姐从而上门提亲。这本来是夫人的小算盘,结果小姐没遇上什么小伙,反而碰上了女侠。

到了灯会,小姐的弟弟根本没管她,早早丢下她去吃喝玩乐了,留下小...

从前有个养在深闺的小姐,在她的前十四年里几乎没有离开过宅子。她有一个嚣张跋扈的弟弟,仗着自己是爹娘的宠儿对她颐指气使。老爷和夫人对小姐很严格,给她请先生教书,请乐师学艺,教导她成为一个优雅又端庄的千金小姐。

十四岁那年,眼看小姐到了成亲的年纪,老爷和夫人在商量小姐的嫁娶。元宵节那天晚上,弟弟要去灯会,小姐也要吵着弟弟带她去。夫人无奈,只好让弟弟带着小姐出去,不过她觉得,在热闹的日子中让小姐出去见见世面,不仅增长小姐的见识,还能让街上哪个年轻小伙看上小姐从而上门提亲。这本来是夫人的小算盘,结果小姐没遇上什么小伙,反而碰上了女侠。

到了灯会,小姐的弟弟根本没管她,早早丢下她去吃喝玩乐了,留下小姐一个人在人群中徘徊,不巧还碰上了几个流氓来调戏,小姐怕得连连后退。这是,一个侠客闪到她跟前,挡在中间。流氓见占不到便宜便想动手,但别看侠客长得瘦削,但剑不出鞘,仅凭一通拳法,直接把几个人打倒在地。流氓赶紧逃跑,小姐向侠客连声道谢,顿了顿又问:“少侠可有妻儿,若不嫌弃,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少侠转过身,小姐才发现这个侠客带着面具。“以身相许就不必了,女子不必为了报恩而搭上自己的婚姻大事。何况,我也没办法有妻儿。”

小姐刚想问此话何意,侠客就摘下面具,竟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你是女的?!”小姐大为吃惊,女侠赶紧拉着她转进小巷里。她告诉小姐自己是孤儿,从记事起就没有爹娘,到处流浪。为了生存,她到处学艺学武,不仅学得一手好剑术,还会易容,以此到处行侠仗义,还不会暴露身份。

“所以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小姐一听女侠就赶忙又问一句。

“本人真是女的,这是因为,昨日才易容成男子,所以今日得换一张脸了。”

她俩一见如故。因为看小姐一个人孤零零的,女侠就一直陪着她逛灯市,还在一个小铺前给她买了个红绳手链。小姐特别羡慕女侠自由自在又见多识广,女侠也特别喜欢像小姐一样虽深处大宅里却心思细腻洞察敏锐的女子。女侠甚至还用轻功带小姐飞上屋顶看楼下的灯会和上空的烟火。看着一个个孔明灯飞上天,女侠不禁感慨:

“真可惜你以前从未见过如此盛况,以后你可得多出来见识见识。”

小姐托着下巴,闷闷不乐:“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元夜的灯市了。我娘说了,我明年要嫁人,要侍奉夫君,听夫君的话,不要出门招蜂引蝶。”

“那先生你可否见过?”

“不曾见过,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夫君会是何人。”

女侠叹了口气,道:“这样子,跟找个仆从有何区别?”

这世间,哪个男子没个三妻四妾?情投意切,举案齐眉,又有哪些夫妇能做到?

灯会即将结束,人群逐渐消散,小姐这时候才看见自己的弟弟,酩酊大醉,步履蹒跚,背上背了一大堆闪闪发光的东西,一看又是去哪花天酒地去了。女侠见到小姐和弟弟相认,第一眼就看那弟弟不顺眼。弟弟以为自己的姐姐遇上了什么小伙子,以为小姐沾花惹草,张嘴就骂自己的姐姐不守女德。女侠上去就给了弟弟一巴掌,还瞪着眼睛骂:“男子汉大丈夫当街骂女子成何体统,还是骂自己姐姐,更是没大没小!与其骂女子不守妇德,不如管管自己的败家德行!”说完立马回头离开。小姐追上去,将一串绿宝石手链戴在女侠手上。“这是我的回礼,请女侠收下。”起初女侠还不好意思,但小姐随后露出真诚又有些得意的笑:“这是谢谢你带我逛灯会,以及,替我向我弟弟出气的报答。”

虽然小姐已经有反抗的心理,但在森严的家规面前她根本抬不起头。灯会结束后,弟弟一回家就向老爷和夫人告状,说姐姐一到外面就勾引男人,气得老爷当场扇了小姐两耳光,并勒令她以后不准踏出宅门半步。老爷以为小姐的名誉会因此被玷污,但其实街坊邻居对小姐的印象依旧很好,甚至元宵后不到七日,就有好几户人家来提亲。老爷夫人都很惊喜,但小姐从此郁郁寡欢。她不想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她不想为一个不认识的人生孩养家,更不想从一个宅子被关进另一个宅子里。她只想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去见识更丰富的风景,遇见她真正爱的人。

在她成亲前夜,她在房里以泪洗面。这时,突然有人爬她窗子,她吓了一跳,定眼一看,是那位女侠,带着熟悉的面具。女侠说她听说了成亲的事情,想来见见她。“你若不想,我可以带你走。”小姐没有犹豫,直接扑进女侠的怀里:“带我走吧。”

女侠周游各地,精通不少秘术。这次,她用傀儡伪造了小姐的死,然后抱住真正的小姐跳出窗户。但是在院子里,还是被弟弟逮住了。

“我就知道,你准是迷住了哪个男人的心窍!”弟弟身后跟了不少人,其中还有未来女婿雇的下人。

小姐不知道,她身边的女侠来头到底有多大。在整个江湖,会易容,制傀儡,精通剑术拳法和各种暗器,除了她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尽管女侠身手不凡,但寡不敌众,也顾不上保护小姐,结果还是让对方劫持住了小姐。那帮人威胁她停手,女侠只好乖乖放下剑,小姐也被他们放了。但一个人突然间朝女侠扔出一把飞刀,小姐帮女侠挡了,直击腹部,鲜血直流。

女侠崩溃了,拾起剑与周围人厮杀,血溅四处。她抱起小姐,跳出了围墙。小姐失血过多,握着女侠的手,含笑九泉。女侠将她埋在一棵梅花树下,将她的红绳手链戴上,缠在她的绿宝石手链上,继续浪迹天涯。

一池

必填脑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脑子里出现这两个小人,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逐渐清晰,并且让我无法屏蔽…

我想写下来,薄情也好,命运使然也好,分别相爱,无论走向如何,我都想写下来。

虽然我对gl,对百合完全不了解,也没接触过什么小说。

但是,是你们自己找到我的。
等着我。

池凛
景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脑子里出现这两个小人,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逐渐清晰,并且让我无法屏蔽…

我想写下来,薄情也好,命运使然也好,分别相爱,无论走向如何,我都想写下来。

虽然我对gl,对百合完全不了解,也没接触过什么小说。

但是,是你们自己找到我的。
等着我。

池凛
景一

榴莲肉

话说...我一直在寻找..女性向的...百合漫....感觉藏王大志的《恋爱遗传子》超棒(❁´◡`❁)
不知道有木有这方面的同好............................................................估计又只剩我一个人惹_(´ཀ`」 ∠)_

话说...我一直在寻找..女性向的...百合漫....感觉藏王大志的《恋爱遗传子》超棒(❁´◡`❁)
不知道有木有这方面的同好............................................................估计又只剩我一个人惹_(´ཀ`」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