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asttaton

186浏览    5参与
Skellen

只有1p是真实情况(草

内含大量storymix的g婷,注意避雷

虽然博士一直没有露面……

只有1p是真实情况(草

内含大量storymix的g婷,注意避雷

虽然博士一直没有露面……

哪堪殊旅曙色至。

[UT同人]无独有偶

无独有偶


#GASTER x MTT

#太久没写文放飞自我的产物,慎入


这又是一场成功的演出,毫无疑问。


从观众们热情的欢呼和掌声中便可以轻易地感受得到,Mettaton从来不会质疑这个事实。

显而易见,即便到了地表之上——Frisk和其他人类生活的地方,Mettaton的魅力和引人入胜的表现力丝毫没有褪减,当然,这也多亏了亲爱的Blooky 和Shyren的努力,正是他们完美无缺的合作,才能让更多的人被吸引和打动,不是吗?


伴随着演出顺利落幕,采访和节目安排的来电也有些令人应接不暇,当然,这只是令“人“而已,Mettaton早已能熟练...

无独有偶


#GASTER x MTT

#太久没写文放飞自我的产物,慎入


这又是一场成功的演出,毫无疑问。


从观众们热情的欢呼和掌声中便可以轻易地感受得到,Mettaton从来不会质疑这个事实。

显而易见,即便到了地表之上——Frisk和其他人类生活的地方,Mettaton的魅力和引人入胜的表现力丝毫没有褪减,当然,这也多亏了亲爱的Blooky 和Shyren的努力,正是他们完美无缺的合作,才能让更多的人被吸引和打动,不是吗?


伴随着演出顺利落幕,采访和节目安排的来电也有些令人应接不暇,当然,这只是令“人“而已,Mettaton早已能熟练应对大家扑面而来的热情和毫不掩饰的喜爱,直到那个喜闻乐见的八卦问题被抛出。


“请问Mettaton先生目前有没有心仪的对象?有没有确定了的关系呢?”


这让Mettaton陷入了微妙的2秒沉默,他第一次发觉原来大家还会如此关心他的感情生活。


应对的回答已经无关要紧,毕竟Mettaton显然并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值得挖掘,但从记者的脸上,似乎能感受到一点惋惜……还有一点点微妙的同情?


在酒店的公寓,Mettaton处理完粉丝的回信,没忍住又回忆起了白天那个记者提出的问题。


所谓的对象吗……


Mettaton突然意识到人类可能本能地会对单身的人,甚至怪物,报以深刻的同情,而单身的人,会想尽办法,哪怕是演戏,也要假装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

——这是他在连上人类网络,读了一篇关于在浴室放热水,假装自己有女朋友的微博后的感悟。


Mettaton看了眼浴室,他的机械身体不介意泡在玫瑰花浴里,但考虑到尽量不给Alphys添麻烦,浴缸并不常用。

但这一次,他打算试着去模仿,想象一下自己会有怎样心仪的对象。

浴室的灯点亮了,花洒也被打开了,热气和雾水袅袅缭绕,弥漫其间,轻轻合上门后,伴随着暧昧的水声,就好像真的有人在里面……即便这注定只是一个错觉。


Mettaton坐在酒店的床上,闭上眼思考他会对怎样的人有好感。

首先……TA最好是能像Alphys那样,能给予自己一些帮助,特别是身体的设计上,NEO形态的防御力完善上还是没有突破性进展……虽然现在也不需要就是了!但若是尽善尽美,吸引更多的观众,这是值得深入研究的。

其次……如果TA能体型修长一些,能和自己EX形态更相配,那除了混音师和歌手,他会再多一个合格的舞伴!歌舞剧总是独角戏可不值得称赞。

如果再加点什么的话,性格一定要沉稳靠谱,见过大世面一些,毕竟亲爱的粉丝们扑面而来爱屋及乌的热情,可千万不能让他怯场退缩呀。当然,最好平时也能风趣幽默,举止优雅得体,侃侃而谈,这样还能分担一些电话提问和采访的压力呢。


Sans和Papyrus似乎是被流水声吸引来了,他们敲开门,看了看坐在床上的Mettaton,又看了看雾气缭绕的浴室,看起来很吃惊。

还没等他们开口询问什么,Mettaton或许是联想到了那篇微博里后续惨不忍睹的发展倾向,率先开口澄清道:“亲爱的候选经纪人们,别担心,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Mettaton也意识到这可能有些浪费水了,顺便自证清白,伸手去开浴室的门打算把水关掉。

在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却先听到了骷髅兄弟们比之前更显著的惊叹声。

然后便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到了被雾水模糊的拥有修长身形那个陌生骷髅。

对方保持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沉稳地给他比划了一个初次见面的手语。


动作优雅,毫无怯场的痕迹。



此时一位深藏功与名的人类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把他一定会被Sans称作肮脏黑客的证据收拾干净,假装并不是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




Ps:正如文中所描写的那样,灵感来自,里八神的《看不见的女友》,通篇带着淡淡悲伤和孤独,但是如果能梦想成真……感谢圆梦大使阿福的助攻!!!!

柠檬舒

【underkeep】……

*沙雕向结尾

*cp:Gaster x Mettaton

Mettaton在还是个小小的可爱幽灵时就已经登上了王位,陪伴他长大的只有Gaster博士。对他来说,Gaster像老师,又像兄长,既教导他治理国家的方法,又为他设计了符合他审美的机械身体。

Mettaton喜欢在下午茶偷懒的时候悄悄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视线,去打量身旁那道修长的黑色身影,在被对方发觉之前立刻收回视线,出神的盯着自己茶杯里浮浮沉沉的茶叶发呆,然后就会被温柔的揉揉他额间的软发。

真讨厌啊,Mettaton心想,他已经是个成年国王了,但是博士似乎还是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圆滚滚软乎乎的蠢萌幽灵。

Mettaton...

*沙雕向结尾

*cp:Gaster x Mettaton

Mettaton在还是个小小的可爱幽灵时就已经登上了王位,陪伴他长大的只有Gaster博士。对他来说,Gaster像老师,又像兄长,既教导他治理国家的方法,又为他设计了符合他审美的机械身体。

Mettaton喜欢在下午茶偷懒的时候悄悄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视线,去打量身旁那道修长的黑色身影,在被对方发觉之前立刻收回视线,出神的盯着自己茶杯里浮浮沉沉的茶叶发呆,然后就会被温柔的揉揉他额间的软发。

真讨厌啊,Mettaton心想,他已经是个成年国王了,但是博士似乎还是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圆滚滚软乎乎的蠢萌幽灵。

Mettaton曾经认真的询问过Gaster,如何才能不把他当成小孩子,却因为Gaster听到后的失笑表情感到更加羞恼。

Gaster对他说,这种问题只有小孩子才会问出来,大人是无暇思考这些的。

Mettaton咬着笔杆,看着奏折里一成不变的内容,他的国度一向和平且安定,连他想要做一番事业都无从下手,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份甜蜜的苦恼。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类降临到了这片国度,他出手狠辣,毫不留情,谁如果挡住了他的路,就会顷刻间化身为刀下的灰尘。在遗迹巡逻的侍卫们不敢耽搁,连夜将奏折上报到了Mettaton的面前。

在奏折里,那个人类毫无怜悯之心,就算是见到他躲得远远

的怪物,也会被无情的刷出来杀掉,他像是个天生的恶魔,比起怪物来说,他才是个真正的怪物。

Mettaton嗅着奏折上的灰尘味道,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无法通过感化来善了。他一边吩咐Gaster让科学院着手疏散群众,一边召来所有护卫队的成员决定亲自带领这个队伍走向胜利。

然而当他威风凛凛的穿着战斗的盔甲来到Gaster面前的时候,却看到Gaster只是默不作声的为他脱下战甲,系上披风,摘下头盔,重新为他戴好了精致的王冠。

Mettaton不明白,当天塌下来的时候,第一个承担这一切的人,应该是被臣民们簇拥上顶端的国王。

然而Gaster只是温和的为他打好蝴蝶结,告诉他,撤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在他们的游戏里,士兵可以死,国王不能丢,一旦国王倒下,整场游戏就结束了。

所以哪怕场上只剩下一个士兵,就不会让国王面临险境。

Gaster带着皇家护卫队走了,Mettaton站在王宫的门口目送他们离开,Mettaton有些懊悔当初那个不知足的自己,又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此时,在遗迹一脸懵逼的人类。

人类:????

人类:开局见老G这他妈怎么玩啊????

人类:(看着自己刚出遗迹的lv3和蜘蛛甜甜圈汽水)

人类:再见再见,删游戏了,拜拜了您内。

柠檬舒

#沙雕改梗#

#论一只G爹爬上来后发现国王已经变成了MTT#


Mettaton:我的小粉丝在干嘛呀?

Gaster:(从核心区爬出来)

Mettaton:要过去吓他一跳!

Mettaton:猜猜我是谁!(捂住眼睛)

Gaster:哦!Fuck!是谁呢!?身上有花茶的味道,原来是Asgore陛下吗?

Mettaton: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再从这里踹下去哦!

Gaster:当然是开玩笑的啦哈哈哈哈。

Mettaton: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Gaster:……

Mettaton:……呀,你睡着了吗?

Gaster:哦,是呀,最近爬核心太累了,不小心打了个盹哈哈哈哈

Mettaton...

#沙雕改梗#

#论一只G爹爬上来后发现国王已经变成了MTT#


Mettaton:我的小粉丝在干嘛呀?

Gaster:(从核心区爬出来)

Mettaton:要过去吓他一跳!

Mettaton:猜猜我是谁!(捂住眼睛)

Gaster:哦!Fuck!是谁呢!?身上有花茶的味道,原来是Asgore陛下吗?

Mettaton: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再从这里踹下去哦!

Gaster:当然是开玩笑的啦哈哈哈哈。

Mettaton: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Gaster:……

Mettaton:……呀,你睡着了吗?

Gaster:哦,是呀,最近爬核心太累了,不小心打了个盹哈哈哈哈

Mettaton:那现在来回答问题吧。

Gaster:问题是什么呀?

Mettaton:还能是什么,我是谁呀?

Gaster:还能是谁呀,当然是我家小甜心呀。

Mettaton:看这个博士,真会甜言蜜语呀。

Gaster:小甜心啊,放手吧,你的手快抠进我眼窝的裂缝了。

Mettaton:小甜心是谁呀?

Gaster:这是什么Sans话,小甜心还能是谁啊。

Mettaton:闭嘴给我说名字!

Gaster:……连线求助。

Mettaton:没有。

Gaster:你是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Mettaton:别耍花招了你这个屑博士。

Gaster:你在怀疑我,是吗?

Mettaton: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Gaster: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你和我之间信赖的问题!

Mettaton:我用我的一条美腿来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用什么赌?

Gaster: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Mettaton:怕了吗?

Gaster:怕的是你不是我吧!


Mettaton:哈哈哈哈哈看这博士故作镇定的样子。

Gaster: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放手!

Mettaton: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才对吧。

Gaster:现在已经再也无法回头了,这也没关系吗?

Mettaton: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反正咱们俩之间总要没一个。

Gaster: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初见的地点!

Mettaton:哈哈哈哈哈,你只能想到这个吗?

Gaster:……1

Mettaton:2。

Gaster:……

Mettaton:祈祷呢?

Gaster:走之前,让我再多说一句话吧。

Mettaton:说。

Gaster:你真的长高很多呢,Papyrus。

Mettaton:……

Mettaton:(一抬腿把人踹下去)

难忘旅尘

【undertale】短篇 无人知晓

gasttaton 刀 点梗 OOC 极端私设  @柠檬舒 
(基本上这就是我脑海中所想到的,唯一可能让cp成立的背景设定了)
这篇文里gaster年长于mettaton

比起mettaton更像是Happstablook的故事?
世界线是ge福被mtt炸回ne的设定
也许会有ooc的感觉?请允许我把人物解析放在故事结束之后的,最末尾的部分,供大家读完再看看我的想法

这是我对于mettaton对屠杀线的改写能力所作的理解
如果有不能接受的人请提前避雷

【总目录】

——————————————————————————

安静的夜。

对于地底的怪物们来说,在...

gasttaton 刀 点梗 OOC 极端私设  @柠檬舒 
(基本上这就是我脑海中所想到的,唯一可能让cp成立的背景设定了)
这篇文里gaster年长于mettaton

比起mettaton更像是Happstablook的故事?
世界线是ge福被mtt炸回ne的设定
也许会有ooc的感觉?请允许我把人物解析放在故事结束之后的,最末尾的部分,供大家读完再看看我的想法

这是我对于mettaton对屠杀线的改写能力所作的理解
如果有不能接受的人请提前避雷

【总目录】

——————————————————————————

安静的夜。

对于地底的怪物们来说,在闭塞的生活环境下过日子,总是免不了的有些活力不足。在这样的地方,夜晚是安静的。

除了某个地方。

 

“呜噢噢噢噢!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一坨黑色的,像是史莱姆一样的物体嘤嘤嘤的哭着,流着鼻涕吸溜着捧在怀里的热可可。他的行为并不文雅,一杯热饮被他喝出了“呼噜呼噜”的响声,却奇妙的没有撒出来。

“好了,好了……”Happstablook当然知道对面的生物不是史莱姆。现在的他正无奈的看着面前的黑白物体,黑洞洞的眼眶里没有眼珠或类似瞳孔的东西,只有黑色的眼泪……疑似眼泪的黑色液体会从里面哗啦啦的淌出来。

Happstablook拍拍对方的肩膀安慰着“gaster,你只是不太习惯成为一个幽灵,相信我,你很快就会适应了。”

“我不是幽灵……”gaster在抽泣的间隙里反驳。

“好的,好的。”Happstablook好脾气的附和着这位寂寞了太久的新朋友,他已经不知道在这个鬼地方游荡了多久了。

“真是个可怜的幽灵。”happstablook想着,并没把这点反驳当回事儿。谁叫他能碰得到自己特供的幽灵饮品呢?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体质,但你已经做得很棒了。好好练习,很快其他怪物也能正常的看到你了。”

“我……”gaster放弃了无力的反驳,这样的对话已经毫无意义的循环了好几天,可是他面前的幽灵傻小子就是听不懂他说话……最终他还是不得不妥协了。一般人总是无法听懂他过于复杂的,充满了他聪明才智的学术讲解。

“你今天也来找我了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今天外面天气怎么样啊那个橘黄色的科学家藏了东西在这里你不要让她发现啊对了说起来你想知道我原来做什么研究的吗你对物理感兴趣吗……”

“停!”happstablook忍无可忍的捂住这张说话不需要喘气的,可怕的嘴“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件一件说。”

“我只是想说……我很高兴你终于出现了,谢谢。”

“不客气。”捂嘴的手伸到某人头顶摸了摸。

“抱歉……我只是,忘记该怎么组织语言了。”

“……会好的。”

“嗯。”

“还有你小点声,要是让alphys听见了我就真的不能下来了。”

“她是听不见我说得话的,我不是幽灵我不是我没有……”

“好的好的。”

“真是无意义的循环啊……”gaster无奈的低头,脸上却是满面笑容。

 

 

 

Gaster是个幽灵,这是Happstablook自认识他以来一直相信着的事实。Gaster碰不到实体的东西,身体也是半透明的,和他一样能够穿墙,还能碰到幽灵三明治。但他也一直明白gaster的特殊,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们初遇的地方是一栋研究室隐秘的地下室。

“alphys,你在哪儿?”冗长的过廊上,Happstablook不安的声音轻轻的响起。他依靠自己身上发出的微弱光芒,打量着他从未去过的陌生地方。

按照房子主人的职业来考虑,这里应该是一间地下实验室。但方正却惨白的砖石地面墙壁和病床却无端端给了他一种医院的感觉。他浮在半空安静的打量着,任由没有一扇窗户的地底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阵阵阴风,强硬的推动着身影前进。

幽灵的身体不存在脚步声,只有幽灵本身的不安打到极点的时候发出的呼唤声在楼道里回响,反回给他一阵阵回音。

Happstablook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地方。

“alphys?你在吗?”这里很黑,没有一盏灯亮着,Happstablook虽然不可能怕鬼,但黑暗依然会让他感到心慌。本来只是夜晚突然醒来,发现alphys不见在屋子里寻找,他却从没想过他会进到这么不得了的地方。他稍稍有些后悔,当印象中除开鬼魂的,关于异形和食人魔的电影片段开始不受控制的在脑海中回放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突然搭上他的肩膀,在他的斜后方发出了声音。

“小子,你迷路了吗?”

 

“如果按照电影的桥段,我是不是应该尖叫出声?”奇怪的想法先于恐惧充满了脑海,Happstablook微不可见的抖了抖,压下了那一点恐惧。

“你是谁?是alphys的朋友吗?”Happstablook深吸口气慢慢回头,却还是被吓了一跳——一只黑白相间的怪物……或许是别的什么物种的物体正用黑洞洞的眼眶看着他,他的全身像是没有固定的结构一样在不停的流动,融化,崩坏,再回复。但这不是让Happstablook害怕的原因,让他害怕的原因是,只在他一眨眼的功夫,那个物体就如同幻影一般消失不见了。

Happstablook第一次尝试了一下“撒腿就跑”是什么样子。

 

地下。

先不去形容Happstablook不顾形象的穿透天花板逃回明亮的“安全房”,站在原地并没有走动的某个黑白物体第一次狂笑着,像是放在了音响上的史莱姆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耶!!!终于有人能看到我了!!!!!!”

 

 

“alphys,你昨天去哪儿了?”第二天Happstablook扭捏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询问起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出现在实验室,一如往常把漫画压在蓝图下偷看的alphys。

“你…你怎么这么问?”alphys压着漫画的手一抖,差点打翻了昨天扔在桌上的泡面汤“我当然是在家里啊?Happstablook,你…你没在我家到处乱跑吧?我家里…里面有很多…危险的研究,所以答应我,不…不要乱跑,好吗?”

“比如……你图纸下面的那本‘历史书’?”

“啊……”再次差点碰翻泡面的alphys有点懊恼的叫出声,不满的瞥了幽灵一眼“Happstablook……”

“好吧,我会注意的。”幽灵无奈的摊手。

 

“但是,我可并没有许诺我不会去。”入夜,Happstablook打量屋内无人,身形悄悄的融入了地板的深处。

“希望不会遇到alphys。”幽灵比起昨夜更加的谨慎,他不是被吓大的,昨天落荒而逃之后冷静下来,他反而觉得那天疑似怪物的存在并无恶意。

而且……这里的秘密也许比他想象中多“探索深藏的秘密吗?真是有趣~极了。”

“……不过,一天不见,你就疯了吗?。”Happstablook站在原地,抱臂看着某只音响上手舞足蹈的史莱姆。

 

 

“你总是那么有趣。”Happstablook贴着墙在gaster身边坐好“你的行为总是夸张的过头呢。”他假装着能坐在地面上的样子和gaster说着话。而“我很喜欢你这样夸张的样子。”这个想法却被坏心眼的吞进了肚子。

“我发誓我原来不是这样的。”gaster愤愤不平的乱挥着两只手,像是整个人都要冒出烟一样。

“怎样?”

“我原来可是又严肃又高冷不会随便笑还特别聪明被所有怪物尊敬崇拜……”

“口区!”

“你别这样啊……我话是多了点,我只是……太寂寞了。”gaster回忆起他成为了现在这样的那天,熟悉的实验室和熟悉的街道。面前的怪物仍然是熟悉到快要厌烦的面孔,但狂奔在街道上的时候却无人能向他瞥来一眼。

甚至……他自己都像是……看不到自己了。

“好久都没有人和我说话了。”

“这就是你臭不要脸的理由?”该说的安慰Happstablook早就说过了,比起陪他伤春悲秋,不如搅的他没工夫去想这些。

虽然好像也不是很简单。

“嘤~你可真是个嘴不饶人的臭小子!”没有手臂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像风火轮一样转动自己的双手,而今天的gaster表演的就是最正宗的“小拳拳捶你胸口”。

“你才是!你是个连喘气都不会的自恋粘液怪!”Happstablook顺势躺在地上,开始了“装死”的演出。

怎么说,他也是想要成为明星的人,不能输给一只黑色黏糊怪!

“哈哈哈哈哈。”

不好,忍不住笑出声了。

看来,演员失格了呢。

 

 

 

“你听说过gaster吗?”Happstablook旁侧敲击的询问过alphys关于gaster的事情。那时她给的答案是一脸迷茫。他曾经猜想过gaster的身份,gaster总是以科学家自称,可惜对于Happstablook来说,gaster这个名字依然是极端陌生的。

想必,gaster在地下实验室迷失的时间比alphys做科学家的时间久的多,因为gaster说过,alphys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在这个地下室待了超~~久了!

 

Gaster从不允许Happstablook在实验室乱跑,也从未说过他做过什么研究,他对alphys留下的研究表示一问三不知。堪称比alphys更严格的门卫。

无法,Happstablook只能拽着不情不愿的gaster到地面上试探。

而那天,正好是和alphys约好的实验日子。

“Happstablook——”
“准备好了吗?”

“……”

“小伙子,她叫你呢。”

“哇!”

“!!你,你怎么了?”
“试着活动一下吧……”
女人的声音隔着一只大铁盒子传进来,Happstablook在金属制的灵魂容器中转了两圈,开始活动起那只“铁盒子”。
努力将自己本身渗入,Happstablook感觉自己像是拿着一只沾满了墨水的毛笔,狠狠的按在了一厚摞宣纸上。
耳边传来了机器运转的嗡嗡声。
小小的齿轮尖细的吱叫声就在自己的耳边,有点刺耳,磨得人无端端的感觉心痒。
这是期待的感觉……才怪。
“好重。”控制着金属的四肢垂死挣扎般抽搐了两下幽灵就放弃了“我运转不动……”Happstablook失落的小声嘟囔着退出了金属身体,而站在边上的alphys的表情和幽灵也相差不大。

“操纵困难吗?可是简化和复杂化内部都已经试过了啊……不论如何,不能日常使用就没有意义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Happstablook脸上带着点不愿接受现实的希冀,仔细观察着alphys的表情。

“我……我不知道。”alphys偷偷瞥了眼幽灵,不敢把目光停留在对方身上“我,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修改了,我听说你有个亲戚附…附身在训练人偶上?那个内部应该没什么特别的填充物吧……或许你应该做点别的尝试。”

“你的想法还是直接说出来吧。”

“我也许做不出你想要的身体。”alphys闭上眼睛认命了“我会继续尝试,可…可是请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我,我……”

“嗯,没关系,谢谢你这么长时间都在帮我,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当,当然!那个…那个,你还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对不起,我,我不该在这种时候提起的,我,我先走了。”alphys落荒而逃,Happstablook低头,看向alphys的桌面。

本该到处都是的“历史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收起来了,干净的桌面上连泡面桶都没有,只剩一张杂乱的,写满了各种东西的蓝图。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明明该是我仰仗着你才对的啊……”

 

“小伙子,你想要的是什么?”从到了楼上就缩在墙角的gaster滑了过来。
“你必须搞清楚这一点,不然一切就无法开始。”
“你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缺少一种力量。”
“每个人都有欲望,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
“不管是爱与和平,还是鲜血与暴力……我的孩子,你必须要十分用力的去想。是的,你需要一点……【决心】。”
“我的孩子,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的是灯光和舞台。”Happstablook低下头认真的思考着,给出了更确切的答案“是别人在我身上投注的目光。”
“很好,你现在明白我说得是什么了吧,记住这种感觉。”

“成,成功了?!”齿轮转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在Happstablook的耳中却是难以想象的悦耳。

Mettaton从试验台上爬了起来,接触地面的轮胎稳定的转动着,完美的支撑起铁质的方盒子。

Mettaton肚子上的面板闪烁,再变色,等他终于停下,面板上的灯光也趋于平静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现在,我也许真的有点相信你是科学家了。”

 

与很多怪物知道的一样,名为mettaton的明星风靡了整个地底,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光鲜亮丽的明星生活,也得到了充满聚光灯的舞台。

他变得忙碌,变得喜欢用夸张的架势去形容看到的事情。

不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踩着他的金属轮胎跑去某个不为人知的实验室。

“听alphys说,地底有人类出现了。”mettaton成为明星后,能来到实验室的日子明显变少了。他曾经认为那个爱寂寞的幽灵朋友会变得更加多话,会在他喘气的时候都插上几个字,但gaster却意外的沉默了下去,不再去理会身边发生的事情。

他变得……沉迷于自言自语了起来。

Mettaton想,这样的他倒和他自夸时说的高冷终于沾上了边,但比起严肃的科学家,他更像是神神道道疯子。

“力量,欲望,善意或者爱……不论是什么,泛滥以后都之后带来失控。”
“实际上,我现在这样也是失控带来的历史遗留事件。索幸,我已经很难再做出什么干涉了。”

“你在说些什么?”mettaton坐在墙角,不报希望的向gaster寻求回应。

他意外的得到了回答。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小伙子,你到我身边来,我给你点有意思的东西。”gaster向mettaton露出笑容。那张脸谱一样的脸貌似只有那一种表情,但mettaton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不知道是哪里不对,但……就是不对!
“希望这能帮到你,不过请一定不要滥用……呵呵,我想,我应该给不了你什么能够滥用程度的东西了。”没等mettaton从思考中回归现实,gaster就不耐烦的跑到他身前。

Mettaton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他只瞥到了一道光划过视线。

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后的干涉了。希望我的选择不会让我再次后悔。”



mettaton不懂gaster话中的含义,就像他总是听不懂他满嘴的难以理解的理论,数式和胡话一样。直到某一天,mettaton突然发觉到,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能在实验室遇到过一次gaster之后,他才终于明白了,gaster所谓的“最后的干涉”,代表的究竟是什么含义。
他再也没能见到他。

 

“听说,那个人类很危险。”mettaton坐在他地面的“专座”上,和空荡荡的走廊说着话“asgore一定能搞定那个人类,然后打开结界吧……你说,我要不要去捷足先登一下呢?如果成为了神,是不是会有更多人看着我,我就……不会寂寞了呢?”

“哈,开玩笑的。不过那个人类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和你的感觉一样呢。”

“……你到底给我了什么呢?”

 

“谁在那儿!!!”alphys的声音突然从远处响起,把mettaton吓了一跳。

他从没听过那个羞涩的人这样怒吼,他慌忙站起来,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低头面对着alphys。

“mettaton!?!!”alphys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震的人站不住脚。Mettaton感觉她的声音里隐约的有些气急败坏和心虚,但这种感觉很快被杂乱的狗叫声打散了。

Alphys的背后,站着一只陌生的狗形怪物。

那个怪物明明只有一只,发出的声音却像是有很多只狗在同时狂吠,他的身体是纯白的,却和刚淋上白胶一样“流动”着,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Mettaton突然感觉他和gaster有点像,却比gaster诡异了无数倍。

“那是什么?”mettaton忍不住问出声,说不定alphys和gaster变成那样脱不了关系。

“不关你的事!”alphys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却又立刻变得慌乱“对,对不起,mettaton……不对!我们不是约定了你不许来这里的吗?!”

“抱歉,我这就走。”Mettaton看向alphys……或者说,看着像是成为了陌生人一样的alphys呆了一会儿,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后,他亲眼见到了那个人类。

他们在虐杀着怪物,露出了充满恶意的,快乐的表情。

他看到,他们在alphys的实验室前,抚摸了闪着光的……什么东西。

 

【决心】

 

“咦,好像在什么时候,在gaster那里听到过这个词。”所以,他们就是靠着叫做“决心”的东西,在这里为所欲为吗?

“我是不是也从你那里得到了什么呢?”

“也许,我该做些什么。”

 

 

……

 

 

紫色的高跟鞋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相声,一个方形的阴影打在充满现代感的甬道。

“希望~还来得及~”mettaton的手指轻轻的敲着身上的仪表盘,声音里充斥着漫不经心。但越来越急促的敲击声却表现出他并不美妙的心情。

聚光灯打开,随着演员的心意变换着亮度与颜色。

“主角已经准备就绪了。”mettaton熄灭灯光,轻轻踏上了漆黑的舞台“现在,只剩等待我愚蠢的挑战者出现了。”

 

 

 

 

 

 



这篇故事里的mettaton和荧幕里的那种感觉并不一样。在我眼里,mtt原本只是个憧憬着舞台的,怀揣着梦想的普通幽灵。他在一个明显很大的幽灵家族里。他不一定是里面最有特点的,也不一定是最受重视的。也许他出走也有想要被更加重视,或者得到真正被瞩目的感觉?
因为这篇故事的主体是写的“成为明星前的平凡(好吧也许也没有那么平凡)幽灵的故事”。所以里面mtt的言行并不像以后真正成为明星的状态一样有特点(或许你们能看到一丝那样的痕迹?),因为他还没有从成功中得到证实自己信心的力量。尤其是他的依靠一开始就是个虚无缥缈的研究。
这个故事有点偏向我流mtt,而gaster这个角色对我来说真是太难想象了。

大概对我来说,gaster就是在老阴比到老神经再到老神棍中疯狂转换的人吧ww

这个故事OOC真的爆炸,虽然我极端不想承认这一点……只能说是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了。如果有不同的意见欢迎讨论,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还请见谅,老尘跪谢了。

最后,老子再也不想写这么难写的cp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