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b.

2626浏览    417参与
曦芸韷

简介

        第一次写文,大家多多包函!!!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做凝阳国的国家,在凝阳国实行男女平等,女人也可以娶妻生子,也可以三妻四妾。这主要是因为这凝阳国的国主,这凝阳国的国主是一位女子。这凝阳国的国主一上位就实行男女平等的制度。

  在这凝阳国有一个醉仙楼。这醉仙楼是一个花楼,但和别的花楼可不一样这个花楼里全是男子,这里面的男子不说是倾国倾城,也都是貌美如花。更别说这醉仙楼的四大花魁,这四大花魁更是才貌双全,别看他们是花魁,但他们只卖艺不卖身。

  这是为什么呢?这还要说说这醉仙楼的四位楼主,这四...

        第一次写文,大家多多包函!!!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做凝阳国的国家,在凝阳国实行男女平等,女人也可以娶妻生子,也可以三妻四妾。这主要是因为这凝阳国的国主,这凝阳国的国主是一位女子。这凝阳国的国主一上位就实行男女平等的制度。

  在这凝阳国有一个醉仙楼。这醉仙楼是一个花楼,但和别的花楼可不一样这个花楼里全是男子,这里面的男子不说是倾国倾城,也都是貌美如花。更别说这醉仙楼的四大花魁,这四大花魁更是才貌双全,别看他们是花魁,但他们只卖艺不卖身。

  这是为什么呢?这还要说说这醉仙楼的四位楼主,这四位楼主可是个个都不简单。这大楼主掌权,并且和当今国主是异性姐妹(就是闺蜜)冷酷无情。二楼主掌财,不但掌管醉仙楼的钱财,更是掌管凝阳国大大小小近一半的铺子,可是真正的富可敌国,是个笑面虎。三楼主掌刑,就是有不好办的人可以给她,心狠手辣。这四楼主不管楼内事物,但有什么大事也有表决权,性格开朗无拘无束。

  

烈酒盏里种玫瑰

💖【GB】穿越到BL小说里,我睡了原著受⑷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你听到周笙这近乎与表白的话,你愣住了。他看见你不说话,“姐姐是喜欢上他了吗?可是姐姐明明是先遇到我的。”周笙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他眼眶里还有几滴泪水。你突然笑了,头吻了上去,这个吻并不温柔,甚至咬破了周笙的嘴唇。

        接吻结束后,你站起来,俯视着周笙:周笙仰着脸看着你,眼角微红,眼眶湿润挂着泪珠,鼻梁直挺,嘴唇渗出一点鲜...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你听到周笙这近乎与表白的话,你愣住了。他看见你不说话,“姐姐是喜欢上他了吗?可是姐姐明明是先遇到我的。”周笙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他眼眶里还有几滴泪水。你突然笑了,头吻了上去,这个吻并不温柔,甚至咬破了周笙的嘴唇。

        接吻结束后,你站起来,俯视着周笙:周笙仰着脸看着你,眼角微红,眼眶湿润挂着泪珠,鼻梁直挺,嘴唇渗出一点鲜血,那是你咬出来的。“姐姐,”周笙声音有些沙哑,像无力的绵羊,带着哭腔,“姐姐,求你爱我。”他伸出手想拉住你的手,但是最后还是只拽住了你的衣角。

        你看着被周笙拽住的衣角,微微勾起了嘴角,你伸出手抚摸上他的脸,顺着脸庞一直抚摸到他的下巴,你抬起他的下巴,在周笙的目光中吻上他的唇,温热的气息打在周笙脸上。

······

         你和周笙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后面还有内容,但是过不了审)

   ———END———

  

回礼是正文后续链/接








冰冰呢!

17 ??故意闪躲?该罚!

  “好了,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主人,奴来服饰您睡觉?”

“额…不用了,今晚还是若云来吧!把他叫进来就行!”

“是,主人,奴这就去叫若云”

“主人,奴来了”若云一进去房间就跪地而行到床边,他以为主人应该会和承宇大人聊很长时间,没想到主人既然把自己叫了回来,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别跪了,上床睡觉了。”

若云刚爬上床就被主人搂在怀里,看着主人的鼻子轻轻的在自己的鼻子猛吸一口气“若云,你好香啊!是体香么?还是沐浴露的味道?”

“奴~不知道可能是吧!不过我们几个用的沐浴露都一样,闻起来应该也一样吧!”

“不对!承宇的身上没有,不会是体香吧?”说完孙雨双就(不过审)抬起头看见若云...

  “好了,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主人,奴来服饰您睡觉?”

“额…不用了,今晚还是若云来吧!把他叫进来就行!”

“是,主人,奴这就去叫若云”

“主人,奴来了”若云一进去房间就跪地而行到床边,他以为主人应该会和承宇大人聊很长时间,没想到主人既然把自己叫了回来,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别跪了,上床睡觉了。”

若云刚爬上床就被主人搂在怀里,看着主人的鼻子轻轻的在自己的鼻子猛吸一口气“若云,你好香啊!是体香么?还是沐浴露的味道?”

“奴~不知道可能是吧!不过我们几个用的沐浴露都一样,闻起来应该也一样吧!”

“不对!承宇的身上没有,不会是体香吧?”说完孙雨双就(不过审)抬起头看见若云红着的脸满意的笑了出声,心里嘀咕着:永久性37度暖宝宝,这也太香了吧!而且被我弄的更热了,应该不止37度了吧!

  (不过审‎|•'-'•)و✧)若云痛的整个人不自觉的向后弓腰闪躲

“???服侍主人的时候,故意闪躲着主人?明天去找承宇领20手板。”

“对不起,主人,奴错了”

“嗯然后呢,若云哥哥?”说着孙雨双就出…,用眼睛看着若云,若云看着主人的……,猜到了主人是什么意思,便主动将身体送到了……请主人,品尝。”

孙雨双听着若云的话,在……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不过审,加群看。)这个反应让孙雨双非常满意便放过了他!抱着香香的若云睡了起来!

  

  



烈酒盏里种玫瑰

💖【GB】穿越到BL小说里,我睡了原著受⑵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学生的睡眠总是不足的,于是你趁着大课间这十分钟,趴在桌子上小憩休息一会儿。周笙看着趴在桌子小憩的你,用目光描绘的你的轮廓,阳光暖暖的撒在你身上,暖烘烘的很舒服,周笙安安静静地看着你,眼神像一捧清水,清澈且温柔就像他对你的感情一样。

  周笙看了眼教室的钟表:还有三分钟上课。周笙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叫醒了你:“醒醒还有三分钟上课了。”你皱着眉毛睁开了双眼,你打了个哈欠,舒展开眼眉,“没睡够。”你下意识开口说道。

 ...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学生的睡眠总是不足的,于是你趁着大课间这十分钟,趴在桌子上小憩休息一会儿。周笙看着趴在桌子小憩的你,用目光描绘的你的轮廓,阳光暖暖的撒在你身上,暖烘烘的很舒服,周笙安安静静地看着你,眼神像一捧清水,清澈且温柔就像他对你的感情一样。

  周笙看了眼教室的钟表:还有三分钟上课。周笙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叫醒了你:“醒醒还有三分钟上课了。”你皱着眉毛睁开了双眼,你打了个哈欠,舒展开眼眉,“没睡够。”你下意识开口说道。

  周笙笑着说:“你醒醒神,一会是陶主任的课。”你看着周笙,叹了口气:“我是真不想听陶主任上课,他的课一点意思都没有。”

  无论怎么无聊的课都是要认真听得,毕竟要考试,你侧过脸看着认真听课的周笙,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身上,暖洋洋不只有他,还有你自己。

  你回过头,继续听老师讲课。

  ·······

  放学的时候,你和周笙一起并排着走路回家。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周笙突然停下来问你,他面对着你,注视着你的双眼,眼神中闪烁着光,像天上的星星。

  你被这么一搞,反倒是愣住了,你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周笙见你没有反应,心里越来越紧张,觉得是不是自己唐突了,冒犯到你了。周笙的心脏收紧,他可以清晰得听见自己心脏如鼓鸣般的跳动,他有些害怕。

  “现在会的。”你说,“可是,周笙,人是会变的,无论是你还是我。”你看着周笙,你知道的,如果周笙真得如“剧情”一样喜欢上了陈述,你也没有任何办法,即便你如此的喜欢着周笙。

  周笙的眼角因为你的话,染上了红色,像鲜艳的胭脂,“我求你了。”周笙的声音染上了哭腔,声音像似在水里浸泡过。

  “周笙,”你无奈得叹了口气,“没用的,人的改变没有可以人控制住。”你知道周笙所求的是什么,但是你有些恶劣的不想如他所愿。大概是因为你将自己对于“原著剧情”的怨气,迁怒于无关的周笙身上,你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你还是不满的。

  周笙抱住了你,将脸埋在你的脖颈处,低声啜泣着。周笙很害怕,你身边总是有好多人,可是他的身边只有你,他总感觉有一天你会头也不回的离他而去。

  “我求你爱我,好不好。”你听见周笙带着哭腔在你耳边说道,“求你了, 姐姐。”

  ······

烈酒盏里种玫瑰

💖【GB】穿越到BL小说里,我睡了原著受⑴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夜幕沉沉,星光寥寥,房间里面光线微弱,你站在镜子前,对面的人是一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她”面无表情,眼神空无一物,像漆黑的深渊,你抚上自己的脸,“真可悲啊,”你在镜子面前自言自语,“自己喜欢的男生居然是BL小说里‘主角受’。”

  前世死于一场车祸,带着记忆转生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十七年过去了,才发现自己转生成为BL小说里面的恶毒女配。

    你记得在剧情里面,你是“...

✨乙女向/第二人称描写

设定:

 冷淡恶劣的你X自卑胆怯温柔的他(周笙)

✨病娇的双向奔赴✨

不是弯掰直,男主本身就是直的,只喜欢女主

————————

  夜幕沉沉,星光寥寥,房间里面光线微弱,你站在镜子前,对面的人是一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她”面无表情,眼神空无一物,像漆黑的深渊,你抚上自己的脸,“真可悲啊,”你在镜子面前自言自语,“自己喜欢的男生居然是BL小说里‘主角受’。”

  前世死于一场车祸,带着记忆转生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十七年过去了,才发现自己转生成为BL小说里面的恶毒女配。

    你记得在剧情里面,你是“恶毒女配”,你的青梅竹马——周笙是“主角受”,两个喜欢上同一个人之后,“恶毒女配”开始对“主角受”各种“栽赃陷害”,不顾多年情谊。

  “可真是恶心。”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些小说里面对女性恶意都快溢出屏幕了。”

  ······

  你喜欢周笙,从小就喜欢:这件事除了你自己没有人知道。

  周笙有着一头微卷的黑色短发,戴着一副细框圆眼镜,眼睛下面是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左眼下面有一颗小痣,白皙的皮肤上总是有淤青,像一只可怜的小狗,只要施舍一疼爱给他,他就会像小狗一样永远忠诚。

  今天,你在体育课上看到了“原著攻”,是隔壁班的体育生,你记得他名字叫“陈述”,他正在打篮球,汗水从额头开始向下滑落,从下巴滴落到锁骨,再滑进衣服。大概是你的目光太过直白,陈述打完篮球后,向你的方向看过去,与你的目光相接。

  你感觉有人拉了一下的衣角,你侧过脸,看到是周笙,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姐姐。”周笙比你小一岁,总喜欢叫你姐姐,周笙的声音像似从泉水里浸泡过,带着不知名的委屈。你看着周笙,从眼睛一直看到锁骨,周笙的锁骨左边有一颗小痣。

  “他又对你动手了。”你一直知道周笙的父亲家暴这件事。小时候,每次周笙被家暴,周笙眼睛里面都会蓄满泪水,带着一身伤痕来找你,在你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嗯。”周笙点了点头,拉了拉你衣角,“姐姐,这附近没有老师,可以抱抱我吗?”他眼神像将溢未溢的湖水,只要你的拒绝了,他眼里的湖水就会瞬间淹死他自己。

  你没说话,只是轻轻的给了周笙一个拥抱。

  看到这一切的陈述,挠挠了后脑勺,收回视线,继续下一次篮球赛。

  ······

  

  

时久

清冷师尊的半妖小徒弟(一)

“师妹,今年这批弟子资质都不错,可要收为亲传弟子?”流云派掌门季云霁偏头看向身侧的女子。


“这次不许拒绝了!”​


他这个师妹呀,修炼天赋绝佳,性子却是淡淡的。往年的宗门大比不是拒了就是坐在位子上充当吉祥物。


这么好的做师父的料子,不用怪可惜的。​


“嗯。”​


“唉,我就知道师妹不会……等等你说什么来着?”​纪云霁霍然从位子上起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平素稳重的掌门人如此失态,众人都好奇的抬眸看去。


顾南姒没有回答他,淡淡的用神识扫视一圈,一眼就看中了独立在校场中央的少年。


——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子,沈从秋。


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穿着统一的白色...

“师妹,今年这批弟子资质都不错,可要收为亲传弟子?”流云派掌门季云霁偏头看向身侧的女子。


“这次不许拒绝了!”​


他这个师妹呀,修炼天赋绝佳,性子却是淡淡的。往年的宗门大比不是拒了就是坐在位子上充当吉祥物。


这么好的做师父的料子,不用怪可惜的。​


“嗯。”​


“唉,我就知道师妹不会……等等你说什么来着?”​纪云霁霍然从位子上起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平素稳重的掌门人如此失态,众人都好奇的抬眸看去。


顾南姒没有回答他,淡淡的用神识扫视一圈,一眼就看中了独立在校场中央的少年。


——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子,沈从秋。


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穿着统一的白色弟子服,双臂抱剑站的笔直,神色娇矜淡漠,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妄。


不愧是气运子,就他了。​


顾南姒朝虚空一点,在沈从秋面前赫然出现一枚玉佩,那是亲传弟子的象征。


“你可愿拜我为师?”


沈从秋无甚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


传言,这位长老性子极其淡漠,从不收徒,没想到……


“弟子愿意。”少年双手捧过玉佩系在腰间,复而叩首。


“弟子沈从秋拜见师尊。”


“起。​”

  


偏僻的小角落,正在上一场不为人知的欺凌。


“小杂种!”


“你不过是个低贱的半妖,竟然还敢勾引瑶瑶师妹?”


“呸,你也配?”


几名外门弟子围着一个瘦弱的小少年,边打边骂,各种伤人的话,句句戳心。


突然,所有弟子齐齐后退,惊恐地瞪大双眼。


反应过来后愤怒至极,尽数咒骂,恶毒不堪。


“怪物!墨允就是个怪物!”


“流云派怎么会收这种血脉不纯的半妖?同他在一片天空下呼吸我都嫌脏。”


小少年好像听不见他们的声音,面无表情的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顾南姒这才看清了少年的模样。


那是非常艳丽的长相,精致的五官多一分繁杂少一分寡淡,比例恰到好处,最令人惊叹的是那双外勾内翘的桃花眼。


内里的瞳仁是独属于蛇族的竖曈,琥珀色里染上淡淡的绯红,眼尾并不是上挑的,而是微微下弯连着眼尾的红色泪痣,在阳光下闪烁着光华,不动声色地勾引着对方。​


只是少年神色冰冷,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很不好接近。

  

顾南姒抬手一挥,淡淡的灵力顺着水袖飞出,落在几名弟子的腿弯上,使他们直直跪了下去,正好面对少年。


“谁?!哪个孙子暗算我?”


他们没有看见身后的顾南姒,以为是跟他们不对付的弟子偷袭。


而墨允则是早早的就看见了她。


一袭水蓝色的广袖裙,随着女子的款款走来,似流水般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白光。


轻盈,灵动,美得不可一世。

  

他听见她道:“诸位殴打同门辱骂长老,罪大恶极,我流云派绝不收此等败类。从今日起,逐出宗门。”

时久

楔子

“报——仙界正欲集结天兵天将攻打魔界,冥主,咱们要不要插上一脚?”报信的冥将斗胆抬眸,小心的建议。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情况对冥界非常有利。


“哦?如今仙界倒是越发猖狂了。"一绝包美人慵懒自在地斜倚在贵妃榻上,对着怀里的小虚空兽漫不经心道。


她乌发如瀑,柔软似锦锻,面若芙蓉秋月,明媚凤眸温柔浅笑,眼尾上挑,天生丽质,眼角一滴泪痣,又为她增添三分柔弱之色。


身着鲛纱红衣,冰清玉骨,秀色空绝。


美人捏着玉盏,素手芊芊,浅色圆润的指甲散发着莹莹光泽,令人恨不得把玩一番。


“那就在魔界不敌之时帮上一把。”


冥将退下。


才不过百年,仙界......

“报——仙界正欲集结天兵天将攻打魔界,冥主,咱们要不要插上一脚?”报信的冥将斗胆抬眸,小心的建议。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情况对冥界非常有利。


“哦?如今仙界倒是越发猖狂了。"一绝包美人慵懒自在地斜倚在贵妃榻上,对着怀里的小虚空兽漫不经心道。


她乌发如瀑,柔软似锦锻,面若芙蓉秋月,明媚凤眸温柔浅笑,眼尾上挑,天生丽质,眼角一滴泪痣,又为她增添三分柔弱之色。


身着鲛纱红衣,冰清玉骨,秀色空绝。


美人捏着玉盏,素手芊芊,浅色圆润的指甲散发着莹莹光泽,令人恨不得把玩一番。


“那就在魔界不敌之时帮上一把。”


冥将退下。


才不过百年,仙界便按捺不住了,真心急啊~


顾南姒本是天生仙骨,仙界最强的她不喜问世事,整日隐居在她的小院不出。当年先帝亲自请求出山,希望她能作为仙界一份子攻打魔尊。


仙界的虚伪她并非不知,但生而为仙她也很无奈,于是她答应了。


最后的结果是魔尊魂魄皆散,自己神魂也遭受重创只留下一抹主魂,居于冥界成了冥界之主,从此她与仙界彻底断了关系。


“小白,你可以撕裂时空了吧?”顾南姒顺着小白团子柔软的毛发,语气中颇有些威胁的意味。


“当然了,我就是想要告诉主人这个消息哒。”​小白团子颇有些得意的摇了摇它短小漂亮的尾巴,软萌的小奶音得瑟的很,整只兽都要飘起来了。


顾南姒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小白长大了,要学会帮主人。​”


那次仙魔大战,她的魂魄散落到小世界,不断轮回转世,有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她此次前去就是为了收集残魂。


因为她有预感,仙界一定在憋什么大动作。


“走吧,去小世界。”​

时久

通知

啦啦啦~~寂寂创建了一个QQ群,436110567,来找我玩吧~

答案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啦,是:寂寂的小可爱,欢迎进群~

啦啦啦~~寂寂创建了一个QQ群,436110567,来找我玩吧~

答案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啦,是:寂寂的小可爱,欢迎进群~

时久

(一)

司妙妙再次睁眼不是21世纪的白领,也不是谢朝逍遥王的暗卫,而是大晏一小小侍部尚书之女。

家世算不上显赫,却靠脸和才华成了京城第一才女。

一整日,司妙妙都在房里整理原主的记忆。

将将天黑下起了瓢泼大雨,激烈的雨声混着丫鬟们切切的低语。

司妙妙听力好,一下子就能听清她们的谈话。

“渺姐姐都跪了一天了,再跪下去可就要出事了。”

“黎渺已经失宠了,别在小姐面前提他,平白惹人厌。”

“可是……”

黎渺。

司妙妙细细回想这人。

他是原身的婢女,因生的美艳而被原身嫉妒,多次刁难。

这次便是不小心弄碎了原身最喜爱的琉璃盏,而被罚跪在院外。

她倒是要看看那个能被京城第一才女嫉妒的美人到底...

司妙妙再次睁眼不是21世纪的白领,也不是谢朝逍遥王的暗卫,而是大晏一小小侍部尚书之女。

家世算不上显赫,却靠脸和才华成了京城第一才女。

一整日,司妙妙都在房里整理原主的记忆。

将将天黑下起了瓢泼大雨,激烈的雨声混着丫鬟们切切的低语。

司妙妙听力好,一下子就能听清她们的谈话。

“渺姐姐都跪了一天了,再跪下去可就要出事了。”

“黎渺已经失宠了,别在小姐面前提他,平白惹人厌。”

“可是……”

黎渺。

司妙妙细细回想这人。

他是原身的婢女,因生的美艳而被原身嫉妒,多次刁难。

这次便是不小心弄碎了原身最喜爱的琉璃盏,而被罚跪在院外。

她倒是要看看那个能被京城第一才女嫉妒的美人到底长什么样?

司妙妙披上藕粉色的披风,更衬的娇俏可爱。

“折柳,陪本小姐出去瞧瞧。”

房外的两个丫鬟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折柳撑着伞,主仆两人悠闲的在雨中漫步。

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能找到黎渺,因为他实在是太显眼了。

乌黑的雨幕下他一身白衣,腰背挺直,秀发被雨水浸湿。再往上是远山如黛的眉峰,狭长的眸子微微上翘,透着几分媚意,又有些雌雄莫辨的柔弱。

倒是有几分韵味。

再凑近细看,这可是惊呆了司妙妙。

她竟不知这世上竟有如此相像之人

跪着的人脸色发白,唇色极淡,目光涣散,似是强撑着一口气,身子摇摇欲坠地像是随时随地都要倒下。

这长相可不就是她前世的主子逍遥王吗?

司妙妙面上一派端庄,脑子却在飞速转动。

他是男子,而眼前这个人是女人。瞧瞧这胸都比她大了许多,怪不得惹原主嫉妒。

可若不是同一个人,那这模样又该如从何说起?

啊对了,那人还是个双性。

若黎渺真是女人,那看那处倒到也无妨,若不是…

打定了主意,司妙妙就想着如何把人扒-了。

黎渺可不知眼前人危险的想法,他此刻难受的厉害,浑身冰冷微微泛着抖。

小巧的绣花鞋暴露在眼前,黎渺有些迟疑的抬头。

长而翘的睫毛上沾满雨珠,无端生出几分可怜乖巧。

司妙妙被这一眼看的呼吸一窒。

她稳了稳心神道“黎渺,你可知罪?”

跪着的人儿神色丝毫未变,摇摇晃晃的磕了三个响头,态度恭敬,可说出的话却是大逆不道。

“奴婢未错。”

一旁的折柳厉声大喝,“放肆。”

黎渺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这般大吵更是让他心神俱颤,撑不住的要倒下。

司妙妙眼念手快地钳住他瘦削的下巴,强迫他仰头看她。

身子被迫挺直,然而眼中只剩下一线眼白,贝齿紧紧的咬着薄唇。

昏迷之际,他听见高高在上的贵女说:“娇花就该养在温室里被细细呵护,不是吗?”

黎渺再次醒来一切都已变了天。

他被提升为一等侍女贴身伺候司妙妙。

司妙妙更是对他颇为偏爱,脏活重活从未再做过。

这些都是连梦里都不曾出现过的。

司妙妙已经确信,黎渺就是她前世的主子,那个无聊喜欢逗她、经期时喜欢依赖她,从未将她当下属对待的逍遥王。

原主怎敢这样对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啊?

只是无论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不如从现在开始,再好好的宠着他,让其逍遥于世。

闺房中,一人提笔,一人研墨,好不和谐。

司妙妙一直偷偷关注着旁边的人,算算日子,这几日便是他的经期了。

前世时人儿可是因为此死疼的死去活来,哭着闹着撒着娇非要赖自己怀里求按揉。

黎渺如今确确实实是不好受,小腹下坠的厉害,里头闷闷的痛,一阵又一阵,一阵比一阵高。额头上浸出豆大的汗珠,顺着下颔线流入衣襟,钻进身体,带来些许凉意。

不过这样的凉意对于黎渺来说不怎么友好罢了。

疼得恍忽间,黎渺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应该会有一双手抚上他的痛处,一具温热的身躯紧贴着他,听着无奈又温柔至极的絮叨。

回过神之后,黎渺不禁笑自己,一场梦竟然当真了。

是的,就在昨夜,他梦见自己穿上了男装,与一身黑衣看不清面容的女子一起骑马,相拥,亲吻。

男子的笑是他从未有过的骄矜与明朗。

他与梦中的自己是云泥之别!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下一瞬,与梦中一样的动作、语气、感觉接踵而至。

是司妙妙。

两相对视中,梦里看不清脸的女子有了轮廓,身体比思维更快了一步,人已经在司妙妙怀里娇娇软软的喊着疼。

司妙妙勾唇,一切尽在行动。

“乐意为殿下效劳。”

时久

他的骄阳【九~十一】

发了好几次没发出来,小可爱们可以去afd归寂来找我玩吖

本篇是免费的哦~

发了好几次没发出来,小可爱们可以去afd归寂来找我玩吖

本篇是免费的哦~

时久

【八】小公主

自发生关系后的早上不知道是有意躲避还是怎的,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茶水机在客厅的角落,云初也没来得及开灯,是以若是她不出声,别人是很难发现这里有个人的。

忽然不远处发出类似重物撞地的声音。

怕小公主出什么事,云初摸索着开了灯,入眼的是比初见时更甚的狼狈。​

男人身子正面朝地,束腹后的肚子只剩下一个圆润的弧度,肚脐与地面仅有一层布料相隔,紧并的腿根下流出一滩暗红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

身子扭成极其怪异的姿势,偏偏那人的眉眼弯弯,双眼迷离,双颊驼红,泛着醉人的春意。​

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薄厌像个小傻子。

这话说出来,别人认为你才是傻子。可事实就是如此。

“嗤,傻样。”

她...

自发生关系后的早上不知道是有意躲避还是怎的,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茶水机在客厅的角落,云初也没来得及开灯,是以若是她不出声,别人是很难发现这里有个人的。

忽然不远处发出类似重物撞地的声音。

怕小公主出什么事,云初摸索着开了灯,入眼的是比初见时更甚的狼狈。​

男人身子正面朝地,束腹后的肚子只剩下一个圆润的弧度,肚脐与地面仅有一层布料相隔,紧并的腿根下流出一滩暗红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

身子扭成极其怪异的姿势,偏偏那人的眉眼弯弯,双眼迷离,双颊驼红,泛着醉人的春意。​

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薄厌像个小傻子。

这话说出来,别人认为你才是傻子。可事实就是如此。

“嗤,傻样。”

她走过去,俯身渡了一口气,唇畔上的浅紫色褪去。

连呼吸都不顺畅了,还在那傻笑,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反派的。

扑面而来的浓郁酒气熏得云初直皱眉。半扶半抱着从地上将人捞在怀里,感受到人儿细细的颤抖,不由轻询出声:“怎么了?”

薄厌仰着头,平日凌厉的凤眸泛着潋滟的水光。​

“初初…”

“你怎么才来呀?”

薄厌觉得委屈,像小猫似的朝女孩撒娇。

“我都等你好久了。”

云初只觉得心口酸涩的厉害,心脏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这种情绪来的凶猛,仿佛是刻到身体里的执念。

女孩皱了皱眉,紧抱着薄厌的力道松了些许。

某个醉鬼在这方面敏感的厉害,执拗的抓住她的衣领,眼中泛起晶莹,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似的。

“你又要走了是不是,别走好不好?”

“初初,我好疼啊……”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这里快要疼死了。”

云初无暇顾及心中的疑虑,她觉得薄厌此刻情绪有些不对。

眼角控制不住的流下一行清泪,顺着身体本能拥住人儿。

这是一个包容的姿态。

“不走,小公主在这呢,初初哪也不去。”

薄厌的情绪被安抚下来,许久之后又响起他茫然的声音:“小公主是谁?”

女孩扶着他瘦削的脊背,满含温柔的回答。

“小公主就是你呀,我永远的小公主。”

——你这么娇气,以后就叫你小公主好了。

——记住了,小公主只能我叫,别人不许。

——阿厌,你就是我永远的小公主。​

羽梦

  棠华校园事记月漫

宋有月

唐白赋   秦风棠

宋有月孤身一人多年

直到遇见 秦棠而

唐诗说    子衿  秦瑟友

明华    天云生   

晓霁月   望舒  

绛河   星河      星汉灿烂

方思

缦缦

赵星漫  萧星漫  ......

  棠华校园事记月漫

宋有月

唐白赋   秦风棠

宋有月孤身一人多年

直到遇见 秦棠而

唐诗说    子衿  秦瑟友

明华    天云生   

晓霁月   望舒  

绛河   星河      星汉灿烂

方思

缦缦

赵星漫  萧星漫  星慢

她第一次注意到他

是模糊困意间手挡住的阴影被阳光的照耀驱散

笑容美好驱除阴暗

她直想埋入他的的怀里

狠狠地蹭来蹭去

埋首钻磨钻洞出来

白色的外套下高挺结实的身躯

瘦如扶风挺如竹

拥有好想埋首的冲动和渴望

想要求抱求安慰求怜惜

男孩子身躯的美好

带奶茶

不敢相信喜欢

奇怪的表达喜欢方式

自从解开了拥抱的结

总是抱有着拥抱的冲动

就像她与人类亲密以后

开始学会着喜欢人类一般

她犹记得当年八百米跑的时候

她总是渴望终点有人在等她

抱一抱她哄劝安慰她

坊巷的街长长有着冰冻的冰梅

一路跑过去带风穿透风声穿越千年

身中积攒千年的底蕴

厚积薄发不是虚言

一路跑过去风声带水滴

冰晶细腻透亮如霜如珠

等待千年来的每一次相遇

我是当年的那颗水

她有些喜欢人类了

所以想谈恋爱了

女曰摽有梅

自可褰裳过河

敢歌叔于田

何必无逾我墙

她真的好容易对灯火心动啊

暖黄色沉迷的瑟瑟灯火

灯火下古装古面的绸绸男子

半和衣袍半披外衣在灯烛下握书不释卷

奇谈怪闻的鬼鬼神神

其实她从小便排斥着拥抱

她不喜欢陌生的气息疏离的味道

空气中弥漫着汗味与怪味

也少有亲近的同学

因为寂寞难离哀

她迷糊见写满天星月的诗篇

恍惚间带出他的名字来

仍然迷迷糊糊未反应过来

也不知笔下无意而书他人名姓意味着什么

她想起十六岁那年临街而望

一街风流是惆怅满天

一巷迷灯是永世安宁

从不信永恒的小姑娘啊

不会对流星许下永恒的愿言

你亦未曾永恒

化作沧海寂寞一瞬

划过天际飞烁人间

星辰神秘是永恒的热爱

星月闪耀是千年相互辉映

她在星辰的所谓恒定不变与千年斗转中

悟定凝固永恒与位置相对的奥秘

也在瞧见久闻其名的北斗雀跃如孩童

她从来都是孩童

时久

他的骄阳【七】

“云初!!!”


除了这一句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数的思绪瞬间碎成了渣渣。

  

“诶,我在呢宝宝。”

  

薄厌到底缺乏经验,耳朵又被撩红了。

  

“谁是你宝宝啊!?!别乱说!!”薄厌颇有些恼羞成怒,浑身炸了毛似的。

  

他全身没什么力气,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挪不动她半分,反而把自己累的够呛。

  

云初轻笑,在她看来这人不过是在欲拒还迎罢了,可可爱爱软软糯糯,将人搞的心都化了。

  

反派是个小病娇,小公主,还是个小奶猫呢。

  ​

薄厌身子前倾,一把撞进了女孩的怀里,下一秒身体腾空。

  

他又又又被抱起来了。​

  

“云初!你快放我...

“云初!!!”


除了这一句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数的思绪瞬间碎成了渣渣。

  

“诶,我在呢宝宝。”

  

薄厌到底缺乏经验,耳朵又被撩红了。

  

“谁是你宝宝啊!?!别乱说!!”薄厌颇有些恼羞成怒,浑身炸了毛似的。

  

他全身没什么力气,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挪不动她半分,反而把自己累的够呛。

  

云初轻笑,在她看来这人不过是在欲拒还迎罢了,可可爱爱软软糯糯,将人搞的心都化了。

  

反派是个小病娇,小公主,还是个小奶猫呢。

  ​

薄厌身子前倾,一把撞进了女孩的怀里,下一秒身体腾空。

  

他又又又被抱起来了。​

  

“云初!你快放我下来!”​他挣扎着。

  

​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要面子的啊!

  

鬼知道为什么每次在女孩面前这么容易炸毛。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世人皆畏惧的疯子,她就不怕吗?

  

“乖,别动,小心一会儿难受”​

  

云初小心护着他的腰,唇贴在他的耳畔轻乎,带着酥酥麻麻的电流。

  

两人皆是一颤。

  

薄厌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的又埋首至女孩的脖颈。


算了,就这样吧!


云初回过神,眉眼弯弯,勾唇浅笑,乱了心扉。

  

薄厌耳朵抖了抖,平素苍白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粉,霎是娇嫩。双臂勾上女孩的脖颈,声音又娇又软,瞧着乖巧极了。


“我累了。”


云初低头轻轻咬~上男人的耳垂,又舔了舔,含含糊糊的说道:“好,宝宝闭上眼也会儿就到。”


不顾周围管家仆人近乎惊恐的目光,云初抱着男人进了卧室。


薄厌凌厉阴狠的目光扫视一圈,见所有人都害怕的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放心的瞌上眼。

  

云初不是不知道他的这些小动作,淡淡一笑。


……


一连几天,云初再也没见过薄厌,反而收拾了许多原主留下的烂摊子。


这才知道,书中的恶毒女配究竟有多恶毒。


云初,京大大三医学系学生。


曾将一名女同学的手指折断让她再也碰不了手术刀,被迫转系;且对书中的气运子多次性-骚-扰,所有靠近他的异性威胁恐-吓,在踢到铁板的时候迅速以薄家的传家玉佩做要挟,逼反派娶她;更有甚者,在她穿过来的前一晚给反派下春药与他行夫妻之实。


这不是在一路作死吗?


眼下暑假将过,云初将要步入大四,确整日跟个纨绔子弟似的挥霍无度,以至于卡里现在只剩下不到一百。


与她同级的都已经找好了实习工作。


从小衣食无忧的云初鞠了一把辛酸泪,还得自食其力。


这个医疗体系还未有现世那般完备,是以云初用了两个小时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她还未来得及在现世发表的论文,然后点击提交“京大医学研究院”。


为什么要用这么长时间呢?因为云初又在其基础上补充了一些这个世界没研究出来的理论并用例子加以证实。


这篇超出医学界现有的论文必将轰动全世界。


不过云初才不关心这些,她在乎的是能收到多少钱,她现在很穷!


女孩合上笔记本电脑前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淡淡伸了个懒腰,采着拖鞋晃晃悠悠的去打水。


客厅里暗的不见五指,云初小心翼翼的摸到茶水机旁。


这时别墅的门咔嗒一声被人打开,屋外的皎洁明亮,将来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是一个纤瘦修长的身影。


云初看清了他的脸,正是多日不见的薄厌。

  

  

ps:多日不见,小可爱们想我了吗?

  不要说不想,我会伤心的嘤嘤嘤。



  

冰冰呢!

45主人的恩赏罢了

  “羡儿回来啦!快去叫你爸洗手过来吃饭!”

“爸,别看电视了,吃饭了!”

“呦回来啦?公司事情处理的咋样了?”

“放心吧!爸!公司的事情好着呢!”

宋羡自从被选定为少主私奴后,一直在奴营刻苦学习规矩,和管理公司事项,不得奴营教习老师,主人恩赐不可回家探望!私奴学习的东西向来比普通家奴多得多,而羡爸羡妈也因为宋羡是少主的私奴,而被外放!

羡爸羡妈,看着宋羡从进门起走路就怪怪的,心里也知道应该是少主赏宋羡的,不管是赏是罚他也只能受着,二人默契的谁也没有过问,羡妈在心里默默的心疼起宋羡“害!我们这些当奴的。不管是罚是赏,都是主人的恩赐!也不知道少主对我们羡儿好不好!”

“哎呀!妈~看你...

  “羡儿回来啦!快去叫你爸洗手过来吃饭!”

“爸,别看电视了,吃饭了!”

“呦回来啦?公司事情处理的咋样了?”

“放心吧!爸!公司的事情好着呢!”

宋羡自从被选定为少主私奴后,一直在奴营刻苦学习规矩,和管理公司事项,不得奴营教习老师,主人恩赐不可回家探望!私奴学习的东西向来比普通家奴多得多,而羡爸羡妈也因为宋羡是少主的私奴,而被外放!

羡爸羡妈,看着宋羡从进门起走路就怪怪的,心里也知道应该是少主赏宋羡的,不管是赏是罚他也只能受着,二人默契的谁也没有过问,羡妈在心里默默的心疼起宋羡“害!我们这些当奴的。不管是罚是赏,都是主人的恩赐!也不知道少主对我们羡儿好不好!”

“哎呀!妈~看你那表情!放心吧!主人对我很好的。不是还让我陪您二位了?”

“那你这走路…”

“好了我吃饱了。那个…主人说叫我晚上给他发视频!那我先回房间了。”

——————————————————————

“主人~”

  (不理解44章都过审了,这章还让我改这些遍!)


“那就先带着吧!我去洗澡,你乖乖的跪会,我一会就回来!”

“是主人!”

冰冰呢!

  宋锦澄抱着床单被罩就像客厅走去,就看见穆新呆呆的站在门口额……坏了这个小奴都听到了!

“额那个…你主人弄脏的!你去帮我洗了吧!额哈哈”

无殇也从卧室里出来看见眼前的一幕啊…尴尬死了!这个奴咋回来的这么早!都听见了,我以后还咋当主人啊!

“咳咳…那个穆新你洗着吧!我先回家了,洗完记得过来找我!”

穆新拿着床单被罩,按着宋锦澄说的拿到洗衣机哪里准备洗,穆新看着床单上留下的淫液嗯…应该是宋少主的吧!绝对不是主人的!嗯绝对不是!

穆新将东西放进洗衣机回到卧室就看见宋锦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宋锦澄看着穆新一脸被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

“穆新是吧!别想了,是你主人的!记得洗干净!不然叫你主......

  宋锦澄抱着床单被罩就像客厅走去,就看见穆新呆呆的站在门口额……坏了这个小奴都听到了!

“额那个…你主人弄脏的!你去帮我洗了吧!额哈哈”

无殇也从卧室里出来看见眼前的一幕啊…尴尬死了!这个奴咋回来的这么早!都听见了,我以后还咋当主人啊!

“咳咳…那个穆新你洗着吧!我先回家了,洗完记得过来找我!”

穆新拿着床单被罩,按着宋锦澄说的拿到洗衣机哪里准备洗,穆新看着床单上留下的淫液嗯…应该是宋少主的吧!绝对不是主人的!嗯绝对不是!

穆新将东西放进洗衣机回到卧室就看见宋锦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宋锦澄看着穆新一脸被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

“穆新是吧!别想了,是你主人的!记得洗干净!不然叫你主人罚你,我回去睡一觉!洗好了自己找地方挂起来!就可以走了!”..

冰冰呢!

42备受打击的穆新

  “什么不行,我行的很啊!”

“乖乖!我这里还有带电的玩具,试试么?我和我的奴还没试过呢!”

  “不要,我错了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嗯?喜欢?好我这就去取!”说完宋锦澄就像调教室跑去听着无殇在卧室里骂自己就忍不住偷笑!

无殇躺在床上挣扎着想解开手上的手铐,就看见宋锦澄拿着一个类似于玻璃棒的东西进来“你…你要干嘛?别拿那个东西弄我”

  (不过审‎|•'-'•)و✧)

  “啊…”……”突然的电力让无殇忍不住的交叫起来,但宋锦澄这次设置的是连续电力,持续大概20多秒,每一秒都攻击着………

  (不过审‎|•'-'•)و✧)

  “呜呜~你个狗东西,别玩了,我真......

  “什么不行,我行的很啊!”

“乖乖!我这里还有带电的玩具,试试么?我和我的奴还没试过呢!”

  “不要,我错了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嗯?喜欢?好我这就去取!”说完宋锦澄就像调教室跑去听着无殇在卧室里骂自己就忍不住偷笑!

无殇躺在床上挣扎着想解开手上的手铐,就看见宋锦澄拿着一个类似于玻璃棒的东西进来“你…你要干嘛?别拿那个东西弄我”

  (不过审‎|•'-'•)و✧)

  “啊…”……”突然的电力让无殇忍不住的交叫起来,但宋锦澄这次设置的是连续电力,持续大概20多秒,每一秒都攻击着………

  (不过审‎|•'-'•)و✧)

  “呜呜~你个狗东西,别玩了,我真的不行了!你这又用手,又道具的,身上衣服一件不脱,你几个意思?”

  “我是收拾你,又不是伺候你,想让人伺候,找你的小奴去”

  

  

  

冰冰呢!

41听作者大大说,你说我不行?

咚咚咚~一大早就传来一阵墙门声。

宋锦澄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趴起来跑去开门心里骂骂咧咧!谁啊有病吧这么早过来!偏偏三个小奴还都不在家!一开门就看见两个男人站在门口:田无殇(19,田家少主,和宋锦澄从小一同长大)  唐穆新(23岁 田无殇私奴)

“…你咋来了,你后面谁啊?大早上的以为谁呢!”

“哦!他啊!我老爸给我的私奴叫他穆新就可以。听伯父说,你收了三个私奴,咋不在?你来开门?”

“害!给他三个放了几天假回家看望父母!你是不是知道我给他三个放假,没人伺候我?又怕你一个人不够所以又带来一个?”  

  “去你的,脑子坏掉了吧你!”

“进进进!你俩进来说话”......

咚咚咚~一大早就传来一阵墙门声。

宋锦澄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趴起来跑去开门心里骂骂咧咧!谁啊有病吧这么早过来!偏偏三个小奴还都不在家!一开门就看见两个男人站在门口:田无殇(19,田家少主,和宋锦澄从小一同长大)  唐穆新(23岁 田无殇私奴)

“…你咋来了,你后面谁啊?大早上的以为谁呢!”

“哦!他啊!我老爸给我的私奴叫他穆新就可以。听伯父说,你收了三个私奴,咋不在?你来开门?”

“害!给他三个放了几天假回家看望父母!你是不是知道我给他三个放假,没人伺候我?又怕你一个人不够所以又带来一个?”  

  “去你的,脑子坏掉了吧你!”

“进进进!你俩进来说话”

刚一进门,无殇就直奔沙发坐下,穆新规矩的跪在二人面前给宋锦澄打招呼!“奴给见过宋少主”看着跪在地上请安的奴,宋锦澄嗯的一声打发了。

“锦澄,你还没吃饭?”

“没,刚醒”

“穆新,去买点菜把!我们中午在这里吃!”

““是主人,奴这就去!””穆新刚走,宋锦澄就去调教师取了副手K和K塞“锦澄你拿这个干嘛?”

“睡觉啊!”

“你睡觉还要用这两个东西么?”

“嗯?准备给你用的啊!听作者大大说你在群里说我不行?今天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噗!三个小奴都放出去了,想想都知道你不行好吧!”刚说完宋锦澄就把无殇双手扣住往卧室里拽“靠!宋锦澄你王八蛋,你特么和我玩真的?就算要睡也是小爷我在上面好吧!宋锦澄你个…唔~唔~唔~”无殇骂到一半宋锦澄就觉得过于吵闹连忙把~~给他带了上去!

“别唔唔了,吵死了!不睡你,最近学了些新手段,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但是我估计,你今天是不行了!”这边说着,宋锦澄就不顾无殇的挣扎……

  (不过审✧٩(ˊωˋ*)و✧

  加群看吧!612956141  )

  

  

  “唔~你个王八蛋,放了我,我不行了~唔~”

  

  “不行,什么不行?我行的很啊!”

冰冰呢!

38木马调教

  “来!熙儿主人帮你穿!”

“主~主人奴不敢,奴自己来吧!”还没等李程熙说完,宋锦澄就将他的………扔在了办公桌上贱兮兮的和李程熙说“嘿嘿!罚你没我恩准不许穿!”   “是奴遵命!”

“熙儿,总觉得你身材没有刚认主的时候好了!”

还不是您老是在吃饭的时候,吃不了逼着我们多吃些!说喜欢胖的,我俩还好,啊宁他舞蹈需要控制身材!不知道因为吃的多,每天多练多少基本功才能保证不会胖!李程熙虽然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还是昧着良心认错!没办法主人最大,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熙儿,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有什么愿望么?”

“奴想回家看望一下父母,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李程熙想起......

  “来!熙儿主人帮你穿!”

“主~主人奴不敢,奴自己来吧!”还没等李程熙说完,宋锦澄就将他的………扔在了办公桌上贱兮兮的和李程熙说“嘿嘿!罚你没我恩准不许穿!”   “是奴遵命!”

“熙儿,总觉得你身材没有刚认主的时候好了!”

还不是您老是在吃饭的时候,吃不了逼着我们多吃些!说喜欢胖的,我俩还好,啊宁他舞蹈需要控制身材!不知道因为吃的多,每天多练多少基本功才能保证不会胖!李程熙虽然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还是昧着良心认错!没办法主人最大,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熙儿,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有什么愿望么?”

“奴想回家看望一下父母,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李程熙想起还在奴营时因为想念父母偷偷回家探望,被老师发现被罚了一顿鞭子!是啊!好多年没回家看父母了,不知道二位身体还好不好!

“嗯?是因为规矩?”

“是的主人,奴营有规律,只有认了主得主人恩准才可以看望父母,也算是一种奖励吧!”

“哦!今晚伺候好我,就给你们三个放假回家探望”宋锦澄摸了摸小奴的头“走我们回家

  下午3点…

宋锦澄和李程熙刚回到家就发现其他两个人都不在“哈哈哈熙儿,今晚他俩不在,我们玩点不一样的。调教室里还有个机器没试过呢!保证你………的上天!”!”说着就将李程熙带到调教室的一个木M前(不过审ヾ(@^▽^@)ノ ………)

  

  宋锦澄没有理会求饶小奴,就静静的看着小奴在马背上挣扎,调教室里传来一阵阵惨叫声,慢慢的李程熙没有力气继续挣扎!看来主人今天是要好好玩弄了!

  

  

  

冰冰呢!

宋家家奴37

 “你调教室为什么连床都没有?”

“回主人,奴自从出了奴营来了这个俱乐部,开始调教室里就一直没有放床,因为奴的身子是主人的!别人碰不得!”

“是嘛刚刚那个女奴,伺候你的脚可是很认真啊!”

“主人,奴错了,还请主人费心责罚”  

  (不

      过

      审…可以加群看612956141) 

  李程熙被宋锦澄牵着就往外走,每天几步就可以上去的楼梯,今天好像格外的长,才走了一半膝盖就已经酸痛不止!

  (不过审ヾ(@^▽^@)ノ )

  “好了不折腾你了!起来吧!给你那个随奴发消息让他把......

 “你调教室为什么连床都没有?”

“回主人,奴自从出了奴营来了这个俱乐部,开始调教室里就一直没有放床,因为奴的身子是主人的!别人碰不得!”

“是嘛刚刚那个女奴,伺候你的脚可是很认真啊!”

“主人,奴错了,还请主人费心责罚”  

  (不

      过

      审…可以加群看612956141) 

  李程熙被宋锦澄牵着就往外走,每天几步就可以上去的楼梯,今天好像格外的长,才走了一半膝盖就已经酸痛不止!

  (不过审ヾ(@^▽^@)ノ )

  “好了不折腾你了!起来吧!给你那个随奴发消息让他把你衣服拿上来,还有你们俱乐部调教师的信息”

“是主人!奴这就给他发消息!”

咚咚咚~“少主,程熙大人的衣服奴拿上来了!还有您要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了!”

“知道了,滚吧!”李杰听了少主的话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冰冰呢!

34宋锦澄查岗李程熙!

  

       一大早起来,李程熙就想着要不要去服饰主人起床!害!算了吧!主人到现在也没要了自己,昨天还让主人扫了兴!我还是上班去吧!也省了惹主人厌烦,便在主人微信留了言就去了俱乐部!一到公司,李程熙就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

    “程熙哥,你看俱乐部的下个月公调,会有很多大人物来,您看我们安排那几个调教师准备一下?”李程熙听着李杰(李杰,宋家分给李程熙的随奴,帮助李程熙管理俱乐部,李程熙的左膀右臂)

  “让高迪,和赵鹏准备一下吧!手里还有没调教过的......

  

       一大早起来,李程熙就想着要不要去服饰主人起床!害!算了吧!主人到现在也没要了自己,昨天还让主人扫了兴!我还是上班去吧!也省了惹主人厌烦,便在主人微信留了言就去了俱乐部!一到公司,李程熙就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

    “程熙哥,你看俱乐部的下个月公调,会有很多大人物来,您看我们安排那几个调教师准备一下?”李程熙听着李杰(李杰,宋家分给李程熙的随奴,帮助李程熙管理俱乐部,李程熙的左膀右臂)

  “让高迪,和赵鹏准备一下吧!手里还有没调教过的么?给我来一个,我调教调教下个月公调”

  “额程熙哥,少主知道不会生气吧!”

  “没事!主人不喜我,根本不会在意的!你去挑一个吧!送我调教室去!”

宋锦澄刚起来,就看见啊宁跪在床边,用着渴望的眼神望着自己!“嗯?啊宁!你这个表情干嘛?身体还不舒服么?”

    “哼!主人您还记得昨天欺负我了啊!宋羡哥哥身体不舒服,程熙哥哥俱乐部有事!我就过来服侍主人来了。嗯…主人您要吃饭么?”宋锦澄想起了昨晚的饭!额…算了吧!

“不用了,我今天打算去程熙俱乐部看看来着,既然宋羡身体不舒服,那我自己去吧!一会和程熙一起吃就可以!你去上学吧!”

  “哦!那好吧主人!那啊宁上学去了,主人在见”

宋锦澄按着昨天宋羡给的地址开车到了李程熙的俱乐部!刚进去就奔着3楼李程熙的办公室走去,边走边打开手机,点着外卖!程熙今早走这么早应该也没吃东西,点些什么呢!一抬头就走到了李程熙的办公室看见了李杰,李杰看见自家少主连忙上去问道“少主您是来找程熙哥的呢!他现在在二楼调教师需要我帮您叫出来么?”

  “哦不用,我点了外卖,告诉他放前台了,你一会帮我取上来,他调教师那个房间?”

   “回少主,程熙哥的调教室在二楼,20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