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eiz

3927浏览    74参与
popicu

小朋友打架(x
你俩打归打为什么要头顶头啊😂
这周份的三秒灭亡迅雷(捂脸)

小朋友打架(x
你俩打归打为什么要头顶头啊😂
这周份的三秒灭亡迅雷(捂脸)

森林木林森1994

摸鱼新手企图产粮

p1真珠奶茶

p2咖啡莲

p3鸳鸯奶茶制作中

p4鸳鸯奶茶成品(????

我好喜欢一家三口梗(

摸鱼新手企图产粮

p1真珠奶茶

p2咖啡莲

p3鸳鸯奶茶制作中

p4鸳鸯奶茶成品(????

我好喜欢一家三口梗(

森中雨歇

开始给盖茨外传做宣传啦,明年2.28上映4.22出蓝光ww

小魔王和盖茨真是太可爱啦1551

图三:堵上英雄之名的筋肉比拼😂gaku管龍太郎叫りゅーちゃん把我给可爱到了🤣🤣🤣

开始给盖茨外传做宣传啦,明年2.28上映4.22出蓝光ww

小魔王和盖茨真是太可爱啦1551

图三:堵上英雄之名的筋肉比拼😂gaku管龍太郎叫りゅーちゃん把我给可爱到了🤣🤣🤣

阁楼上的疯子

原来盖茨的最强形态是胆小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原来盖茨的最强形态是胆小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圣域_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本来想把月读放最下面,可惜没位置了,有空的话试着把四人组画完吧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本来想把月读放最下面,可惜没位置了,有空的话试着把四人组画完吧

冒号右括弧

一个脑洞 《骑楼梦(?》沙雕盖庄

白沃兹因笑道:“兄弟未见,就脱了背背佳,还不去见你弟弟!”

盖茨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少年,便料定是黑沃兹之小魔王。盖茨道:“这个时王,我曾是见过的!”白沃兹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盖茨怒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逢魔时王,今日只做未来重逢,亦未尝不可。”

盖茨走近庄吾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时王可曾高中毕业?”庄吾道:“不曾毕业,只读了一年高三,理科全挂。”

盖茨又问:“可也有复活者表盘没有?”众人不解其意,庄吾因答道:“我没有那个,只有一个堂皇表。”盖茨听了,顿时发起狂犬病来,摘下那沙漏,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吃瘪装备,连骑士之高低不择...



白沃兹因笑道:“兄弟未见,就脱了背背佳,还不去见你弟弟!”

盖茨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少年,便料定是黑沃兹之小魔王。盖茨道:“这个时王,我曾是见过的!”白沃兹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盖茨怒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逢魔时王,今日只做未来重逢,亦未尝不可。”

盖茨走近庄吾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时王可曾高中毕业?”庄吾道:“不曾毕业,只读了一年高三,理科全挂。”

盖茨又问:“可也有复活者表盘没有?”众人不解其意,庄吾因答道:“我没有那个,只有一个堂皇表。”盖茨听了,顿时发起狂犬病来,摘下那沙漏,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吃瘪装备,连骑士之高低不择,还说救世主不救世主呢!”说着一翻白眼倒下,吓得众人一拥而上去捡表盘。白沃兹急得搂了盖茨道:“我が救世主!你生气,要变身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盖茨扒在庄吾身上:“身边沃兹月读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博美似的时王弟弟也没有,可知这是个吃瘪外挂!”


(编不下去了)

豆小渣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图先发预告!

哆哆嗦嗦想了一年多....终于拍上了...!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图先发预告!

哆哆嗦嗦想了一年多....终于拍上了...!

NS

大结局真会写


哈哈


鲨了我吧。

大结局真会写


哈哈


鲨了我吧。

筛子的故事匣子

庄盖—Right There

深夜激情一小时乱嗨的,没有逻辑也不好吃还很短甚至有点OOC……

恶魔庄吾x天使盖茨

以上OK的话……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91579

深夜激情一小时乱嗨的,没有逻辑也不好吃还很短甚至有点OOC……

恶魔庄吾x天使盖茨

以上OK的话……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91579

丙三醇
试试看能不能动

试试看能不能动

试试看能不能动

冒号右括弧

【盖庄】黑柴犬与黄博美(轻松沙雕向)

比想象中要写得长一点

盖庄,犬拟,沙雕小段子

总之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可能会有续篇 不确定


《黑柴犬与黄博美》


小型犬爱叫,这个事实养狗的人都懂。

这天月读照例出门遛她那只名叫盖茨的黑柴,偏偏就路遇一只小小的黄博美霸气拦路,一边横在路上还一边对盖茨狺狺狂吠。

那叫一个百转千回,那叫一个无理取闹。

月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博美也太磕碜了点,应该叫博癞。小小的一团,长毛脏得打结,眼睛倒是又大又圆,滴溜溜地转。机灵劲儿倒挺乖。


2. 

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纯种黑柴,有血统证书的那种。要不是脾气太臭,完全可以拉去比赛。

所以...

比想象中要写得长一点

盖庄,犬拟,沙雕小段子

总之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可能会有续篇 不确定



《黑柴犬与黄博美》


小型犬爱叫,这个事实养狗的人都懂。

这天月读照例出门遛她那只名叫盖茨的黑柴,偏偏就路遇一只小小的黄博美霸气拦路,一边横在路上还一边对盖茨狺狺狂吠。

那叫一个百转千回,那叫一个无理取闹。

月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博美也太磕碜了点,应该叫博癞。小小的一团,长毛脏得打结,眼睛倒是又大又圆,滴溜溜地转。机灵劲儿倒挺乖。


2. 

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纯种黑柴,有血统证书的那种。要不是脾气太臭,完全可以拉去比赛。

所以他走路都挺胸抬头,大狗小狗他都不放在眼里。偶尔有不知好歹的泰迪吭哧吭哧要骑他,他回头瞪一眼就把那些个精虫上脑的家伙吓跑了。

因为头抬得高,这只黄博美对着他吠的时候他一下子还没看见。

等他低下头准备横一眼这聒噪的小东西,这团脏兮兮的毛球已经乐呵呵地上来蹭他特别定制的项圈了。

高贵的黑柴狗生第一次感到崩溃。


小博美本来是有家的。

月读拨开他长长的绒毛,脏兮兮的颈圈上只有名字依稀可见,联系方式却锈得看不清字迹。

“庄吾——这是你的名字吗?”

黄博美伸着舌头哈哧哈哧喘气,嘴角往上咧着好像在微笑。

“盖茨,我们把这孩子带回家怎么样?”

不怎么样!

黑柴的喉咙里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真是个善良的孩子,盖茨。”月读满意地摸了摸盖茨的下巴以示嘉奖。

盖茨开始思考离家出走的可行性。


盖茨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意见根本就不重要。月读捡了流浪博美回家,这件事的必然性与不可抗拒性就像盖茨坚持咬坏月读的沙发枕头高跟鞋一样。

呵,女人。

盖茨很愤怒。他把枕芯里的棉花全部叼出来扔到地上。这是月读今年来换的第十六个枕头。

浴室里吹风机呜呜呜响了一阵。洗完澡的黄博美香喷喷地跳下洗手台,颠儿颠儿地奔到盖茨身边和他一起拆枕芯。盖茨打了个喷嚏,他也是用这瓶狗狗沐浴露洗澡的,怎么自己洗完澡没觉得这香味实在呛得慌呢?

他谨慎地思考了一下,推测自己很可能是对狗过敏。


月读脾气挺好。

她拿出第十七个枕头放在床上,并且宣布接下去谁再咬坏东西就要关禁闭。

盖茨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毛蓬蓬的小东西。你完蛋了,他想,这下我有办法解决你了。

庄吾的眼睛亮晶晶的,伸出小舌头去够盖茨的脸。盖茨的狗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想都没想,张口就把博美的半个脑壳吃进了嘴里。然后挨了月读当头一掌。


第二天盖茨就被关了禁闭。

他怎么也想不通月读怎么会看出她的高跟鞋是他咬的。明明他下口的时候很小心,很细致,很有工匠精神,就是为了让月读觉得是博美干的。

他当然不知道庄吾赖在月读怀里玩了整整一天,根本没离开过月读的视线。

月黑风高,狗生无望。盖茨百无聊赖地趴在小房间里休息。突然门开了一条小缝,挤进来半张毛茸茸的小脸,眼睛在夜色中还是亮闪闪的。

盖茨根本没法想象这小东西哪来的本事把门弄开的。这个问题将成为盖茨的狗生未解之谜之一,在往后余生里时时刻刻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拷问他作为一只高贵纯种犬的智商。


庄吾看起来很受宠,就连出去散步也被月读搂在怀里盘。盖茨沉默地拖着步子跟在一边,感到自己地位受到了威胁。

其实也没啥好威胁的。街上抓个纯捡垃圾吃的狸花猫回来说不定都比盖茨性子讨喜。月读这么久以来没把他扫地出门完全是因为她善良,以及他身价真的很贵。

所以可能全世界只有庄吾愿意乐呵呵地去粘着他。


每逢开饭食盆边缘就多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一边大吃大嚼一边摇尾巴,摇得盖茨食欲全无。这小东西嘴巴可能漏缝,狗粮掉了一地,怪恶心的。盖茨从来没觉得狗粮撒在地上这么令他烦躁。

小家伙吃饱肚子就连滚带爬地跑去玩玩具了。月读走过来正好看见一地狼藉,再看看盖茨。盖茨看看一地狼藉,再看看月读。

还好报纸卷打狗不太疼。


喝水对于庄吾来说有点困难,毕竟他太小只,盖茨一直以来用的饮水机他不太够得到。

不过盖茨打心眼里觉得庄吾是够得到的,只是存心要给他添堵而已。

每次他往饮水机前面那么一站,庄吾也呼哧呼哧钻他脖子下面开始待命。盖茨喝水,庄吾伸个舌头一个劲舔他湿漉漉的下巴。

庄吾解不解渴不知道,反正盖茨越喝越渴,喉咙发痒。

他终于忍无可忍,一爪子把庄吾呼到地上,龇牙咧嘴地把庄吾的半个脑袋吃进嘴里让小东西体会一下什么叫规矩。

这一幕又让月读看在眼里:相当肥大的黑柴把相当弱小的博美摁在身下欺压,其凶神恶煞的样子让可怜兮兮的博美看上去下一秒就要狗头落地。庄吾眨巴眨巴大眼睛,然后仿佛疼痛难忍一般呜呜哀号起来。

哦豁,完蛋。盖茨讪讪地松口放开庄吾,口水滴了一地。

被关小黑屋就没有庄吾来捣乱,可能这是唯一的好处。


10

数次吃瘪之后盖茨终于不情愿地承认了自己斗不过庄吾这个残酷的事实。

但又经不住每次关禁闭之后都是庄吾偷偷过来帮他把门打开。盖茨只顾着溜出去拥抱自由,完全忘记了就是庄吾害得他被关起来。

盖茨高傲地端坐在沙发上,打算对这个黏在他背上的小东西睁只眼闭只眼以示纵容。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毕竟他坚信自己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绝对不是因为他没本事把庄吾甩掉。


11

月读毕竟没有饲养小型犬的经验,她没想到博美玻璃胃到这种程度。

可能是不适应狗粮的成分,也可能是出去散步乱吃了什么东西,又可能只是整天疯玩闹得太累。总之庄吾开始上吐下泻,一连两三天什么也不肯吃,到后来胃里空空如也只能呕出些血丝。

还怪惨的。盖茨想。

然后就是月读惊慌失措地抄起庄吾就往宠物医院跑。盖茨不知怎么也有点垂头丧气,转身叼来抹布无师自通地把地板擦了。


12 

很可能是犬细小。

庄吾留在医院吊水顺便等待检查结果,月读匆忙赶回家做彻底消毒,顺便把盖茨也给拎出来做个体检免得他也跟着中招。

虽然盖茨认定自己作为一只冷酷无情的狗不会生病,不过他还是顺从地跟月读去了宠物医院。

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盖茨拽着月读跑的,盖茨往医院冲的那急切劲儿,月读感觉自己仿佛牵着一匹桀骜不驯的恶狼。


13

盖茨还是第一次看到庄吾这么惨。

比他被捡到的那天还惨。这会儿庄吾无精打采地趴在诊台上挂着盐水,原本蓬松精神的毛发耷拉下去,又圆又大的那对眼睛没了神采。

盖茨警觉地竖起了耳朵。他对宠物医院向来没有好感,他觉得很可能是这里的人把庄吾弄成这幅样子的。盖茨龇起尖利的牙齿,打算把这屋子的房顶给掀了。

就在他环视四周时,庄吾挪到床边,伸出无力的小爪子拨弄了一下盖茨头顶竖起的毛发。盖茨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个不要命的小东西推回去。

兽医和月读忙前忙后,实习的护士来安抚奄奄一息的庄吾。小东西看上去还挺受用的,被人哄了一会儿就沉沉睡去。盖茨高傲地守在庄吾的病床边,认为这里的人类差强狗意,可以择日再考虑掀房顶的事项。


14

打印机吐出检查单。盖茨不太懂什么叫急性肠胃炎,不过从月读的表情来看,病床上这个倒霉小家伙暂时还死不掉。

命还挺大。盖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伸出前爪搭在庄吾后颈上。

他感觉也有点疲惫,之前又是擦地又是奔走又是聚精会神守在庄吾身边,沿街跑上五公里都没有这样使他心累。他相信是自己虎视眈眈的监督促使这里的人类救活庄吾,于是又显得更加冷酷无情了几分。

在兽医毫无作用的阻止下,盖茨一跃踩上病床,理直气壮地在睡得正香的庄吾身边趴下,卷起尾巴将他圈在身边。


15

说到底还是小毛小病,庄吾乖乖挨了几针就恢复些活力。医生开了点药,这几天小家伙得吃些益生菌之类调理一下。

月读一手抱着东倒西歪的庄吾,一手提着航空箱,都腾不出手来牵着盖茨。所幸盖茨是这样一只高度自觉又富有智慧的狗,他觉得在自己的马甲上挂两个装药的袋子并且紧跟在月读身边是一件易如反掌的小事。

庄吾从月读臂弯里伸出脑袋,忽闪着大眼睛对盖茨吐舌笑了一下。盖茨的步伐顿时轻快起来。

自己真不愧是一只冷酷无情的高贵的狗。盖茨比起往日愈发昂首挺胸了几分。


end

小博美没几天就又开始活蹦乱跳使盖茨暴躁。除了一贯的捣乱,庄吾的欢跳中还多了几分对盖茨的眷恋,黏糊糊又湿漉漉的、犬类特有的爱意。

他总是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去舔盖茨的脸颊,或者亲亲热热地趴在盖茨的脊背上。

盖茨的狗皮疙瘩又掉了一地。

不过自己已经拯救过一次这家伙了,再勉强忍让他一下也无所谓。毕竟他是一只冷酷无情又宽宏大量的狗。

月读陷在沙发里上网,盖茨高傲地趴在月读身边,庄吾热乎乎地赖在盖茨腹侧。

小型犬爱叫,真吵。

盖茨冷酷地回过头,把嘤嘤叫着的庄吾半个脑袋吃进了嘴里。


 -完-


by 冒号

Kurohane

我宣布p1以后就是我的圣经。


Geiz真好吸,一天吸六集。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好看的颜…

我宣布p1以后就是我的圣经。


Geiz真好吸,一天吸六集。


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好看的颜…

Kurohane

我真香了。


Geiz是什么神仙颜值我爱他!


以后KR产出就产Geiz相关好了,嗯嗯。

我真香了。


Geiz是什么神仙颜值我爱他!


以后KR产出就产Geiz相关好了,嗯嗯。

Kurohane
世界上怎么会有geiz这种可爱...

世界上怎么会有geiz这种可爱的存在,我死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geiz这种可爱的存在,我死了。

筛子的故事匣子

白沃盖—恋爱暴君

和同名漫画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和恋爱也没有任何关系。

出于私心的打了两个tag,如果这样不可以的话希望提醒我一下。

雷文。

雷文。

雷文。

救世主if线妄想。

特别提示:从头到尾的Woz都是白Woz。

恋爱暴君

绿色的数据碎片看起来像是夏夜里纷飞的萤火虫。

白Woz消失在了魔王的历史进程当中。

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或许是因为他本来也不曾存在过。

屏幕前的Woz遗憾的咂咂嘴,心情不算好的摘下了头上的灰色帽子丢在桌上,作战信息室的门无声滑开,照顾了主人品味的灰色地毯吸收了本来就极其轻微的脚步声,但他还是及时把椅子转过了精准的178º,以便第一时间对上他的救世主...

和同名漫画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和恋爱也没有任何关系。

出于私心的打了两个tag,如果这样不可以的话希望提醒我一下。

雷文。

雷文。

雷文。

救世主if线妄想。

特别提示:从头到尾的Woz都是白Woz。

恋爱暴君

绿色的数据碎片看起来像是夏夜里纷飞的萤火虫。

白Woz消失在了魔王的历史进程当中。

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或许是因为他本来也不曾存在过。

屏幕前的Woz遗憾的咂咂嘴,心情不算好的摘下了头上的灰色帽子丢在桌上,作战信息室的门无声滑开,照顾了主人品味的灰色地毯吸收了本来就极其轻微的脚步声,但他还是及时把椅子转过了精准的178º,以便第一时间对上他的救世主微微垂下的视线。

“您来了,救世主阁下*?”

这像是一个信号,对方很无趣的泄了口气,白色披风包裹下的肩膀微微放松了下来,他不曾放弃但从未成功过的恶作剧如今是这个年轻人身上最后一点孩子气的存在,Woz对此极致欣赏又深感遗憾。

他恭敬的在座椅上欠了欠身,细长的脖颈有着某种白色水鸟似的优雅感,年轻的救世主收回自己对部下稍微有些不太礼貌的视线,轻轻咳了一声。

“咳、情况如何?”

白色外套包裹下显得纤细修长的肩膀无奈的耸了耸,救世主对这个结局并不意外,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Woz,其实你不需要……”

他的唇接下来因为触到了对方的手指而停止了运动,停留在对方看起来薄凉的唇角的笑容不能不称之为迷人,因此他没再说下去,只是轻轻咬了一下对方的指尖。

那是某种含蓄的暗示,可以代表任何心照不宣的暧昧表示,年轻的救世主看向追随者的眼睛,只要他们彼此没有领会错对方的意思……

他最后向前了半步,而辅佐官的手臂如他预想的那样勾上了肩膀,接下来是嘴唇贴合,柔软的唇瓣稍微有一点凉,Woz对于他的稍微迟疑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

他们在作战信息室里接吻——这其实没什么好在意的,又不是第一次了——问题只是出在椅子在后退的时候撞到了桌角放着的一叠资料。

在一系列复杂的力的相互作用下,本来暂时熄灭的屏幕突然开始播放起了刚才的内容。

如同夏夜萤火一般的绿色的数据碎片。

“愿你的未来不会被黑暗所笼罩。”

Woz看着他的年轻救世主露出了对外还蛮常见的冷硬表情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任由对方弯腰越过他的椅背看向了桌上的屏幕,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稍嫌懊恼的笑容。

——这可真是大失误,下次要注意避免呢。

“Woz……”

呼唤他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Woz笑着仰头看了过去:“是,救世主阁下?”

年轻的救世主并没有看向他,只是弯下腰来在椅子上抱住了他的肩膀。

“Woz。”

“是,我在。”

他用一如既往的恭顺语气回答了年轻领袖的呼唤,但是抬起的手臂只是虚搭在对方身上。

一如他仅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贡献忠诚与力量,可或许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情厚意。

各取所需而已。

可他年轻的救世主实在是有太多突如其来的柔软情感——不,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救世主必要的素质就包括怜悯甚至是感情丰富,他必须拥有这些会被敌人称为软肋的东西,他不得不拥有感情,但不能允许任何东西凌驾于救世之上。

Woz在他的救世主看不到的地方弯起了嘴角。

——正是他把他变成这样的。

“救世主阁下。”

他像是喃喃自语一样的低声开口,句尾带笑,像是他被自己将要说出的话逗乐了似的:“很遗憾,这一次的世界线干扰仍然失败了。”

他的手指摸到了对方肩膀上,固定纯白色披风的金色搭扣。

“我们已经失败了第1327次,无一成功。”

“您要安慰我吗?”

他手掌底下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Woz实在很想笑出声来——不过那就未免太过不合时宜了。

他只是仍然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语气平静的说了下去:“您只是选择了如今看来、唯一正确的道路而已。”

他坐直了身体,对方并不坚定的手臂顺势滑落下来——情势变幻,Woz抬手把他的救世主拉回到方才的距离当中。

他的声音伴随着,不那么真是的湿热吐息落在对方耳边。

“还是,您想要被我安慰?”

END

*1:救世主阁下其实就是“我が救世主”,要翻译成我的救世主感觉有点怪所以就这么写了,下文均同。

分两次快速搞完的突发梗!!!

大致是,救世主if线的白Woz以某种技术手段试图干扰魔王线的剧情发展失败+调戏救世主的情节。

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提到名字的Geiz君,可能是被当做了工具人一样的存在,但又不是没有倾注真心。

以上,就是我想要表达的内容,不知道有没有顺利的传达出来呢……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我们下次再见啦。

桑先生的木屋下
原本只是想试试画救世主线的感觉...

原本只是想试试画救世主线的感觉,结果最后搞出恶魔救世主的感觉

原本只是想试试画救世主线的感觉,结果最后搞出恶魔救世主的感觉

冷逆拆弃疗室

【假面骑士ZI-O】【盖庄】你存在的理由

打不开不要找我。自己换网。
 PWP。
 约稿请私信。

有非常恶意很嗨的庄吾脸逢魔出现。

给自己的生贺,因个人最近口味所以有各种哼唧唧的庄吾以及被迫混蛋的盖茨出没,OOC得两位妈都不认识【

充斥着大量黏糊糊的情节,羞耻play,体液交换……总之慎入!

别问,问就是逢魔的锅。

写完发现根本不是我要的风格orz也不是很满意的一篇文,结果卡了很久。希望下次可以变得正常一点。

惯例链接在评论~

打不开不要找我。自己换网。
 PWP。
 约稿请私信。

有非常恶意很嗨的庄吾脸逢魔出现。

给自己的生贺,因个人最近口味所以有各种哼唧唧的庄吾以及被迫混蛋的盖茨出没,OOC得两位妈都不认识【

充斥着大量黏糊糊的情节,羞耻play,体液交换……总之慎入!

别问,问就是逢魔的锅。

写完发现根本不是我要的风格orz也不是很满意的一篇文,结果卡了很久。希望下次可以变得正常一点。

惯例链接在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