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eiz

4148浏览    81参与
汐染酒渊_来打补剧中随时嘶哈

沃盖|微庄盖 一个小小脑洞自我满足

*因为太喜欢盖茨

*我总不自觉会把他当团宠

*老是想看别人心疼他

*ooc就不用说了

*微量私设

*自娱自乐但是还想发出来


woz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要用复活者表盘消耗盖茨的生命力。

但是看着滴滴答答从他耳朵里流出来的血,又不确定了。

浑身都一直在疼。


盖茨已经能打赢我了,这样想着。


伤口很疼,似乎盖住了来自内部的其他疼痛。


舍不得。


还是舍不得。


woz气自己这半吊子的觉悟,只好嘴上又尖尖厉厉地刺他两句。


这时候的盖茨已经坚定了内心,就算身体已经残破,也还是要去找小魔王。


woz甚至感觉到了难以言明的嫉妒。


自成为魔王的...

*因为太喜欢盖茨

*我总不自觉会把他当团宠

*老是想看别人心疼他

*ooc就不用说了

*微量私设

*自娱自乐但是还想发出来




woz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要用复活者表盘消耗盖茨的生命力。

但是看着滴滴答答从他耳朵里流出来的血,又不确定了。

浑身都一直在疼。


盖茨已经能打赢我了,这样想着。


伤口很疼,似乎盖住了来自内部的其他疼痛。


舍不得。


还是舍不得。


woz气自己这半吊子的觉悟,只好嘴上又尖尖厉厉地刺他两句。


这时候的盖茨已经坚定了内心,就算身体已经残破,也还是要去找小魔王。


woz甚至感觉到了难以言明的嫉妒。


自成为魔王的家臣以来,究竟有没有回忆起少年黑白分明甚至带着些许崇拜的眼睛的那种时候呢?


他没有回想过,他不敢想,怕这回忆一开头就拉扯得他忍不住走向少年。


那在diend抢走表的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把复活者拿回来?


woz甚至不敢质询自己的内心。


大概是不想看。


不想看他受伤,不想看他流血,不想看他支离破碎踉跄独行。


这时他思维又发散到2068的时候。


盖茨活在仿佛末世的时代,也为了打败时王进行特殊训练。


woz那个时候就在想,这个孩子才18岁,如果不是时王。他现在应该普通地上学,在班里也会是好成绩的孩子。会有朋友和他一起放学回家。会在天台吃有章鱼香肠的便当。


甚至于他后来将同伴的死也背负在身上。


他确实明白这是这个时代的原因,生在这个贫瘠又充满怨憎的土地上,无论是谁都不能幸免于难。这个小男孩必须经历这些。


原本是这样想的,在回到2018以前。


woz看着在魔王家里过着普通人生活的盖茨,他的心情不无复杂。


同居,室友,一起吃早餐。


这份奢侈的生活。



黑照

草,生了出来

的确是一张有目的的男人的脸(狗头

草,生了出来

的确是一张有目的的男人的脸(狗头

⚠️🚧_绝缘体_🚧⚠️

看柴柴吸柴柴
P3搞个刺激的【。】预警要看哦
tag。。。。tag是我私心。。。。。。。别打我。。。【抱头蹲】

看柴柴吸柴柴
P3搞个刺激的【。】预警要看哦
tag。。。。tag是我私心。。。。。。。别打我。。。【抱头蹲】

⚠️🚧_绝缘体_🚧⚠️

■geiz的衣服让人想入非非呢■
P2看黑柴柴被摸

■geiz的衣服让人想入非非呢■
P2看黑柴柴被摸

⚠️🚧_绝缘体_🚧⚠️
■谁不想rua rua柴犬尾巴...

■谁不想rua rua柴犬尾巴■
是没有庄吾出镜的庄盖酱(何
今天产粮速度又提起来了靠,夸夸自己(什么
虽然我自己产的一点也不好吃【抹泪】

■谁不想rua rua柴犬尾巴■
是没有庄吾出镜的庄盖酱(何
今天产粮速度又提起来了靠,夸夸自己(什么
虽然我自己产的一点也不好吃【抹泪】

⚠️🚧_绝缘体_🚧⚠️

■诚邀大家来吸小黑柴geiz,不好吸不要钱(什么)■~某猫派人士已然动摇~
我墙头好多爬墙好快】
最后两张是我耍空间时看到的可爱柴柴  于是改了个图玩【
另外,赤柴柴快和黑柴柴贴贴!!!!

■诚邀大家来吸小黑柴geiz,不好吸不要钱(什么)■~某猫派人士已然动摇~
我墙头好多爬墙好快】
最后两张是我耍空间时看到的可爱柴柴  于是改了个图玩【
另外,赤柴柴快和黑柴柴贴贴!!!!

秋蓝

【盖茨X白沃兹】《夜莺与玫瑰》

  1.

  “那玫瑰树说道:‘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须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还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它。你须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你必须整夜地为我歌唱。那刺必须刺入你的心头,你生命的血液将流进我的心房。’ ”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白沃兹说道。

  这故事中的世界和他们的不同,如果有什么词能形容他们身处的世界,那只能是……

  “无望。”

  救世主这样定义道。

  白沃兹用执笔的姿势握着一根早已枯死的枝桠,他勾起嘴角,仿佛没看到他腿边的救世主如同周围的废墟残垣般倾颓。

  “是因为我。”救世主说道。

  回答他的是枯枝折断的碎裂声。

  白沃...

  1.

  “那玫瑰树说道:‘你若要一朵红玫瑰,你须在月色里用音乐制成,还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染它。你须将胸口顶着一根尖刺,为我歌唱,你必须整夜地为我歌唱。那刺必须刺入你的心头,你生命的血液将流进我的心房。’ ”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白沃兹说道。

  这故事中的世界和他们的不同,如果有什么词能形容他们身处的世界,那只能是……

  “无望。”

  救世主这样定义道。

  白沃兹用执笔的姿势握着一根早已枯死的枝桠,他勾起嘴角,仿佛没看到他腿边的救世主如同周围的废墟残垣般倾颓。

  “是因为我。”救世主说道。

  回答他的是枯枝折断的碎裂声。

  白沃兹松开手,两根枝桠轻轻松松地滑落下去,在废墟中摔的粉身碎骨。

  “这世界本来会永远绝望。”他俯下身贴近救世主。

  “是因为您。”白沃兹斩钉截铁道。

  “也不会再有希望了。”救世主仍旧埋头在手中,白沃兹的手停顿在他的肩膀上。

  他的温度没有传达给救世主,白沃兹抬起手,轻轻拂去了掉落在救世主头发上的碎屑。

  没有希望,却也并非绝望,这便是明光院盖茨从逢魔时王手中拯救的世界。

  他们在胜利的废墟上,如同站立在一潭死水中,这水永远不会将他们淹没,却也永远不会流动起来。

  旧日已逝,新者不至。

  白沃兹蹲跪下来,膝盖抵在断裂的石板上。

  “这就是我们追求的世界。”

  白沃兹仰起头,注视着救世主埋起的头颅。

  这一次救世主放下了手。

  他微微抬起头,眼中倒映着这个世界的写照。救世主看着白沃兹,看着那张脸上只对着他流露出来的称得上柔软的神情。

  他的一只手臂架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握住了白沃兹的肩膀,手指却像是不安一样无法停下动作。

  白沃兹伸手覆盖在了上面。

  救世主的不安凝固了,他扯出一个笑容来,可即使这轻而易举的动作,也让他疲惫不堪,演的支离破碎。

  但已足以让白沃兹做出回报。

  白沃兹伸出手指,擦去了他脸颊上的血迹。

  救世主看着他的眼睛。

  那里面没有断壁残垣,没有枯枝败叶,没有赤地千里,没有一成不变。白沃兹的眼中唯一有关这无望世界的——是他自己。

  他抓牢白沃兹的肩膀,为此发出了一种无声的艰难喘息。救世主把头抬的更高,凝视起空无一物的前方。

  那里太阳融化在地平线上,融化的部分又从地平线上流尽。

  救世主看着黑暗来临的地方,开口道:

  “也许不是。”

  

  2.

  “夜莺叹道:‘拿死来买一朵红玫瑰,代价真不小,谁的生命不是宝贵的?坐在青郁的森林里,看那驾着金马车的太阳、月亮在白珠辇内驰骋,真是一桩乐事!山楂花的味儿真香,山谷里的吊钟花和山坡上的野草真美。然而,爱比生命更宝贵。一只鸟的心又怎能和人的心比?’ ”

  

  明光院盖茨讨厌这样。

  他讨厌白沃兹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附近。

  但他更讨厌那个神情。

  在只有他们的时候,白沃兹会对他露出的一种转瞬即逝的神情。

  月读短暂的离开时,他倾身在河堤的栏杆上,看着因为断流不再流动的河水。

  白沃兹本来在他身边日常论述他的救世主理论,但是某一个时刻,一切突然安静了。

  盖茨的余光如同探测器一般,敏感地发现,“那个神情”出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比以往几次都要更近,盖茨感到那目光如此强烈,简直如芒在背。

  这个人快比逢魔时王更让人讨厌了。

  明光院盖茨咬牙切齿地想道,然后猛地转过了头。

  果不其然,白沃兹在一瞬间又露出了他招牌的笑容。

  “怎么了?我的救世主?”

  换作以前,盖茨早就避开这他认为的“假笑”不再看他了。而这次他盯着白沃兹,虽然不情不愿但是专心致志。

  可那个神情早就躲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缄口不言。

  明光院盖茨皱起眉头,烦躁地开口:“你刚刚在看什么?”

  白沃兹风淡云轻地耸了耸肩,甚至嘴角跟着耷了一下。

  “和以前一样,我在看您。”

  那有点可爱的小动作让盖茨更加心烦意乱,他直接转过身,语气比刚才更差了起来:“我是问你为什么那样看我?”

  白沃兹没有回答,只是挑起了眉,像是在反问他。

  盖茨张开了嘴,却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他从没见过那种目光。

  悲伤又带着全部希冀。

  无比真实却不能见光。

  他看着白沃兹,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个世界的我怎么了?”

  白沃兹还挂着那副笑脸,眼中的笑意开始消散。

  “您杀死了逢魔时王,拯救了那个世界。”

  明光院盖茨向他凑近了一步。

  白沃兹不为所动:“我的救世主,我知道您对我心存疑惑,但我不会对真相说谎。”

  “如果你坚信我能打败逢魔时王,你为什么来这里?”

  白沃兹看着他年轻的面容,绿意盎然的枝叶在他身后沙沙作响,有关他的一切都带着生命的力量。

  那句他本应脱口而出的“黑沃兹不是也来了吗”被他咽了下去。

  街对面的花店里,系着围裙的小姑娘风淡云轻地剪掉玫瑰的一截根茎,将它插在花束里,摆到玻璃窗前。

  白沃兹垂下眼睛。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这是个旧世界的故事。”

  “叫做《夜莺与玫瑰》”

  

  3.

  “青年学生从草里抬头侧耳静听,但是他不懂夜莺对他所说的话——他只晓得书上所讲的一切。

  那橡树却是懂的,他觉得悲伤——因为他极爱怜那枝上结巢的小夜莺。

  他轻声说道:‘唱一首最后的歌给我听吧,你别去后,我要感到无限地寂寥了。’ ”

  

  “这一切都值得吗?”故事讲到这里,救世主突然开口了。

  “值得更好的结局。”

  白沃兹回答。

  救世主坐在万籁寂静的废墟之上,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

  “沃兹,去吧。”

  救世主这样回应道。

  白沃兹低下头笑了。

  为了寻找新的希望,为了避免他的死亡。为了成就爱与理想,夜莺需要飞往橡树。

  白沃兹临走之前,救世主叫住了他。

  “沃兹。”他喊他的名字。

  “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白沃兹垂下眼睛,回过头的时候却笑了起来。

  “纯白的世界中开出了红色的玫瑰。夜莺耗尽生命换来的红玫瑰,却没能为学生换来爱情。”

  “这算什么结局?”救世主问道。

  那一瞬间白沃兹的目光忽然遥不可及。

  “我的救世主,这只是个故事罢了。”

  “沃兹。”救世主又喊他的名字:“那个世界,一定会成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你会成功,那里的‘我们’,会成功的。”

  “是我们希望的世界。”白沃兹答道。

  在死水一般的世界中, 在指针停摆的时间里,他们的目光交汇了。

  最终白沃兹把目光投向一旁树木早已枯焦的枝桠,轻声道:“我会再次把这个故事讲给您听。”

  

  4.

  “我记错了,故事的结局应当是这样。”

  “那只夜莺的血是白色的。它用生命换来一支白玫瑰,学生将它丢弃在旁,春天没有来临,黑暗笼罩大地,夜莺孤身死在了玫瑰树上。”

  

  “愿你的未来不会被黑暗笼罩。”

  白沃兹对黑沃兹说道。

  在消失前,他看到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复杂的不解神情。

  接着他看到他原本的世界。

  那里仍然是一片寂静,就连他的呼吸声也泯灭在空气里。

  在他曾经和救世主讲述那个联系着两个世界故事的地方,一切的瓦砾废墟消失不见,只有一个墓碑静静的立在前方。

  白沃兹踩着干涸的土地走了过去。

  他蹲下身,把一支玫瑰放在了墓碑下方。


  END

popicu

小朋友打架(x
你俩打归打为什么要头顶头啊😂
这周份的三秒灭亡迅雷(捂脸)

小朋友打架(x
你俩打归打为什么要头顶头啊😂
这周份的三秒灭亡迅雷(捂脸)

互联网跑酷冠军

摸鱼新手企图产粮

p1真珠奶茶

p2咖啡莲

p3鸳鸯奶茶制作中

p4鸳鸯奶茶成品(????

我好喜欢一家三口梗(

摸鱼新手企图产粮

p1真珠奶茶

p2咖啡莲

p3鸳鸯奶茶制作中

p4鸳鸯奶茶成品(????

我好喜欢一家三口梗(

森中雨歇

开始给盖茨外传做宣传啦,明年2.28上映4.22出蓝光ww

小魔王和盖茨真是太可爱啦1551

图三:堵上英雄之名的筋肉比拼😂gaku管龍太郎叫りゅーちゃん把我给可爱到了🤣🤣🤣

开始给盖茨外传做宣传啦,明年2.28上映4.22出蓝光ww

小魔王和盖茨真是太可爱啦1551

图三:堵上英雄之名的筋肉比拼😂gaku管龍太郎叫りゅーちゃん把我给可爱到了🤣🤣🤣

阁楼上的疯子

原来盖茨的最强形态是胆小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原来盖茨的最强形态是胆小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圣域_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本来想把月读放最下面,可惜没位置了,有空的话试着把四人组画完吧

来打剪刀手project(x

本来想把月读放最下面,可惜没位置了,有空的话试着把四人组画完吧

冒号右括弧

一个脑洞 《骑楼梦(?》沙雕盖庄

白沃兹因笑道:“兄弟未见,就脱了背背佳,还不去见你弟弟!”

盖茨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少年,便料定是黑沃兹之小魔王。盖茨道:“这个时王,我曾是见过的!”白沃兹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盖茨怒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逢魔时王,今日只做未来重逢,亦未尝不可。”

盖茨走近庄吾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时王可曾高中毕业?”庄吾道:“不曾毕业,只读了一年高三,理科全挂。”

盖茨又问:“可也有复活者表盘没有?”众人不解其意,庄吾因答道:“我没有那个,只有一个堂皇表。”盖茨听了,顿时发起狂犬病来,摘下那沙漏,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吃瘪装备,连骑士之高低不择...



白沃兹因笑道:“兄弟未见,就脱了背背佳,还不去见你弟弟!”

盖茨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少年,便料定是黑沃兹之小魔王。盖茨道:“这个时王,我曾是见过的!”白沃兹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盖茨怒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逢魔时王,今日只做未来重逢,亦未尝不可。”

盖茨走近庄吾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时王可曾高中毕业?”庄吾道:“不曾毕业,只读了一年高三,理科全挂。”

盖茨又问:“可也有复活者表盘没有?”众人不解其意,庄吾因答道:“我没有那个,只有一个堂皇表。”盖茨听了,顿时发起狂犬病来,摘下那沙漏,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吃瘪装备,连骑士之高低不择,还说救世主不救世主呢!”说着一翻白眼倒下,吓得众人一拥而上去捡表盘。白沃兹急得搂了盖茨道:“我が救世主!你生气,要变身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盖茨扒在庄吾身上:“身边沃兹月读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博美似的时王弟弟也没有,可知这是个吃瘪外挂!”


(编不下去了)

豆小渣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图先发预告!

哆哆嗦嗦想了一年多....终于拍上了...!

假面骑士ZI-O 补完计划

拍图先发预告!

哆哆嗦嗦想了一年多....终于拍上了...!

NS

大结局真会写


哈哈


鲨了我吧。

大结局真会写


哈哈


鲨了我吧。

筛子的故事匣子

庄盖—Right There

深夜激情一小时乱嗨的,没有逻辑也不好吃还很短甚至有点OOC……

恶魔庄吾x天使盖茨

以上OK的话……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91579

深夜激情一小时乱嗨的,没有逻辑也不好吃还很短甚至有点OOC……

恶魔庄吾x天使盖茨

以上OK的话……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191579

丙三醇
试试看能不能动

试试看能不能动

试试看能不能动

冒号右括弧

【盖庄】黑柴犬与黄博美(轻松沙雕向)

比想象中要写得长一点

盖庄,犬拟,沙雕小段子

总之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可能会有续篇 不确定


《黑柴犬与黄博美》


小型犬爱叫,这个事实养狗的人都懂。

这天月读照例出门遛她那只名叫盖茨的黑柴,偏偏就路遇一只小小的黄博美霸气拦路,一边横在路上还一边对盖茨狺狺狂吠。

那叫一个百转千回,那叫一个无理取闹。

月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博美也太磕碜了点,应该叫博癞。小小的一团,长毛脏得打结,眼睛倒是又大又圆,滴溜溜地转。机灵劲儿倒挺乖。


2. 

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纯种黑柴,有血统证书的那种。要不是脾气太臭,完全可以拉去比赛。

所以...

比想象中要写得长一点

盖庄,犬拟,沙雕小段子

总之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可能会有续篇 不确定



《黑柴犬与黄博美》


小型犬爱叫,这个事实养狗的人都懂。

这天月读照例出门遛她那只名叫盖茨的黑柴,偏偏就路遇一只小小的黄博美霸气拦路,一边横在路上还一边对盖茨狺狺狂吠。

那叫一个百转千回,那叫一个无理取闹。

月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博美也太磕碜了点,应该叫博癞。小小的一团,长毛脏得打结,眼睛倒是又大又圆,滴溜溜地转。机灵劲儿倒挺乖。


2. 

盖茨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纯种黑柴,有血统证书的那种。要不是脾气太臭,完全可以拉去比赛。

所以他走路都挺胸抬头,大狗小狗他都不放在眼里。偶尔有不知好歹的泰迪吭哧吭哧要骑他,他回头瞪一眼就把那些个精虫上脑的家伙吓跑了。

因为头抬得高,这只黄博美对着他吠的时候他一下子还没看见。

等他低下头准备横一眼这聒噪的小东西,这团脏兮兮的毛球已经乐呵呵地上来蹭他特别定制的项圈了。

高贵的黑柴狗生第一次感到崩溃。


小博美本来是有家的。

月读拨开他长长的绒毛,脏兮兮的颈圈上只有名字依稀可见,联系方式却锈得看不清字迹。

“庄吾——这是你的名字吗?”

黄博美伸着舌头哈哧哈哧喘气,嘴角往上咧着好像在微笑。

“盖茨,我们把这孩子带回家怎么样?”

不怎么样!

黑柴的喉咙里发出警惕的呼噜声。

“真是个善良的孩子,盖茨。”月读满意地摸了摸盖茨的下巴以示嘉奖。

盖茨开始思考离家出走的可行性。


盖茨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意见根本就不重要。月读捡了流浪博美回家,这件事的必然性与不可抗拒性就像盖茨坚持咬坏月读的沙发枕头高跟鞋一样。

呵,女人。

盖茨很愤怒。他把枕芯里的棉花全部叼出来扔到地上。这是月读今年来换的第十六个枕头。

浴室里吹风机呜呜呜响了一阵。洗完澡的黄博美香喷喷地跳下洗手台,颠儿颠儿地奔到盖茨身边和他一起拆枕芯。盖茨打了个喷嚏,他也是用这瓶狗狗沐浴露洗澡的,怎么自己洗完澡没觉得这香味实在呛得慌呢?

他谨慎地思考了一下,推测自己很可能是对狗过敏。


月读脾气挺好。

她拿出第十七个枕头放在床上,并且宣布接下去谁再咬坏东西就要关禁闭。

盖茨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毛蓬蓬的小东西。你完蛋了,他想,这下我有办法解决你了。

庄吾的眼睛亮晶晶的,伸出小舌头去够盖茨的脸。盖茨的狗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想都没想,张口就把博美的半个脑壳吃进了嘴里。然后挨了月读当头一掌。


第二天盖茨就被关了禁闭。

他怎么也想不通月读怎么会看出她的高跟鞋是他咬的。明明他下口的时候很小心,很细致,很有工匠精神,就是为了让月读觉得是博美干的。

他当然不知道庄吾赖在月读怀里玩了整整一天,根本没离开过月读的视线。

月黑风高,狗生无望。盖茨百无聊赖地趴在小房间里休息。突然门开了一条小缝,挤进来半张毛茸茸的小脸,眼睛在夜色中还是亮闪闪的。

盖茨根本没法想象这小东西哪来的本事把门弄开的。这个问题将成为盖茨的狗生未解之谜之一,在往后余生里时时刻刻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拷问他作为一只高贵纯种犬的智商。


庄吾看起来很受宠,就连出去散步也被月读搂在怀里盘。盖茨沉默地拖着步子跟在一边,感到自己地位受到了威胁。

其实也没啥好威胁的。街上抓个纯捡垃圾吃的狸花猫回来说不定都比盖茨性子讨喜。月读这么久以来没把他扫地出门完全是因为她善良,以及他身价真的很贵。

所以可能全世界只有庄吾愿意乐呵呵地去粘着他。


每逢开饭食盆边缘就多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一边大吃大嚼一边摇尾巴,摇得盖茨食欲全无。这小东西嘴巴可能漏缝,狗粮掉了一地,怪恶心的。盖茨从来没觉得狗粮撒在地上这么令他烦躁。

小家伙吃饱肚子就连滚带爬地跑去玩玩具了。月读走过来正好看见一地狼藉,再看看盖茨。盖茨看看一地狼藉,再看看月读。

还好报纸卷打狗不太疼。


喝水对于庄吾来说有点困难,毕竟他太小只,盖茨一直以来用的饮水机他不太够得到。

不过盖茨打心眼里觉得庄吾是够得到的,只是存心要给他添堵而已。

每次他往饮水机前面那么一站,庄吾也呼哧呼哧钻他脖子下面开始待命。盖茨喝水,庄吾伸个舌头一个劲舔他湿漉漉的下巴。

庄吾解不解渴不知道,反正盖茨越喝越渴,喉咙发痒。

他终于忍无可忍,一爪子把庄吾呼到地上,龇牙咧嘴地把庄吾的半个脑袋吃进嘴里让小东西体会一下什么叫规矩。

这一幕又让月读看在眼里:相当肥大的黑柴把相当弱小的博美摁在身下欺压,其凶神恶煞的样子让可怜兮兮的博美看上去下一秒就要狗头落地。庄吾眨巴眨巴大眼睛,然后仿佛疼痛难忍一般呜呜哀号起来。

哦豁,完蛋。盖茨讪讪地松口放开庄吾,口水滴了一地。

被关小黑屋就没有庄吾来捣乱,可能这是唯一的好处。


10

数次吃瘪之后盖茨终于不情愿地承认了自己斗不过庄吾这个残酷的事实。

但又经不住每次关禁闭之后都是庄吾偷偷过来帮他把门打开。盖茨只顾着溜出去拥抱自由,完全忘记了就是庄吾害得他被关起来。

盖茨高傲地端坐在沙发上,打算对这个黏在他背上的小东西睁只眼闭只眼以示纵容。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毕竟他坚信自己是一只冷酷无情的狗。

绝对不是因为他没本事把庄吾甩掉。


11

月读毕竟没有饲养小型犬的经验,她没想到博美玻璃胃到这种程度。

可能是不适应狗粮的成分,也可能是出去散步乱吃了什么东西,又可能只是整天疯玩闹得太累。总之庄吾开始上吐下泻,一连两三天什么也不肯吃,到后来胃里空空如也只能呕出些血丝。

还怪惨的。盖茨想。

然后就是月读惊慌失措地抄起庄吾就往宠物医院跑。盖茨不知怎么也有点垂头丧气,转身叼来抹布无师自通地把地板擦了。


12 

很可能是犬细小。

庄吾留在医院吊水顺便等待检查结果,月读匆忙赶回家做彻底消毒,顺便把盖茨也给拎出来做个体检免得他也跟着中招。

虽然盖茨认定自己作为一只冷酷无情的狗不会生病,不过他还是顺从地跟月读去了宠物医院。

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盖茨拽着月读跑的,盖茨往医院冲的那急切劲儿,月读感觉自己仿佛牵着一匹桀骜不驯的恶狼。


13

盖茨还是第一次看到庄吾这么惨。

比他被捡到的那天还惨。这会儿庄吾无精打采地趴在诊台上挂着盐水,原本蓬松精神的毛发耷拉下去,又圆又大的那对眼睛没了神采。

盖茨警觉地竖起了耳朵。他对宠物医院向来没有好感,他觉得很可能是这里的人把庄吾弄成这幅样子的。盖茨龇起尖利的牙齿,打算把这屋子的房顶给掀了。

就在他环视四周时,庄吾挪到床边,伸出无力的小爪子拨弄了一下盖茨头顶竖起的毛发。盖茨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个不要命的小东西推回去。

兽医和月读忙前忙后,实习的护士来安抚奄奄一息的庄吾。小东西看上去还挺受用的,被人哄了一会儿就沉沉睡去。盖茨高傲地守在庄吾的病床边,认为这里的人类差强狗意,可以择日再考虑掀房顶的事项。


14

打印机吐出检查单。盖茨不太懂什么叫急性肠胃炎,不过从月读的表情来看,病床上这个倒霉小家伙暂时还死不掉。

命还挺大。盖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伸出前爪搭在庄吾后颈上。

他感觉也有点疲惫,之前又是擦地又是奔走又是聚精会神守在庄吾身边,沿街跑上五公里都没有这样使他心累。他相信是自己虎视眈眈的监督促使这里的人类救活庄吾,于是又显得更加冷酷无情了几分。

在兽医毫无作用的阻止下,盖茨一跃踩上病床,理直气壮地在睡得正香的庄吾身边趴下,卷起尾巴将他圈在身边。


15

说到底还是小毛小病,庄吾乖乖挨了几针就恢复些活力。医生开了点药,这几天小家伙得吃些益生菌之类调理一下。

月读一手抱着东倒西歪的庄吾,一手提着航空箱,都腾不出手来牵着盖茨。所幸盖茨是这样一只高度自觉又富有智慧的狗,他觉得在自己的马甲上挂两个装药的袋子并且紧跟在月读身边是一件易如反掌的小事。

庄吾从月读臂弯里伸出脑袋,忽闪着大眼睛对盖茨吐舌笑了一下。盖茨的步伐顿时轻快起来。

自己真不愧是一只冷酷无情的高贵的狗。盖茨比起往日愈发昂首挺胸了几分。


end

小博美没几天就又开始活蹦乱跳使盖茨暴躁。除了一贯的捣乱,庄吾的欢跳中还多了几分对盖茨的眷恋,黏糊糊又湿漉漉的、犬类特有的爱意。

他总是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去舔盖茨的脸颊,或者亲亲热热地趴在盖茨的脊背上。

盖茨的狗皮疙瘩又掉了一地。

不过自己已经拯救过一次这家伙了,再勉强忍让他一下也无所谓。毕竟他是一只冷酷无情又宽宏大量的狗。

月读陷在沙发里上网,盖茨高傲地趴在月读身边,庄吾热乎乎地赖在盖茨腹侧。

小型犬爱叫,真吵。

盖茨冷酷地回过头,把嘤嘤叫着的庄吾半个脑袋吃进了嘴里。


 -完-


by 冒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