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gdd

20.4万浏览    5828参与
哇啊啊啊啊啊啊  ⃒⃘⃤

捏了GGAD

软件是捏脸研究所

捏了GGAD

软件是捏脸研究所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好像是同一天拍的₍₍ ᕕ⍢ᕗ⁾⁾

两种风格都驾驭的很好,自由切换(◍˃̶ᗜ˂̶◍)✩

cr.wb

好像是同一天拍的₍₍ ᕕ⍢ᕗ⁾⁾

两种风格都驾驭的很好,自由切换(◍˃̶ᗜ˂̶◍)✩

cr.wb

S•G

盛夏夜不眠(3)

阿不福思有话要讲


26

我要砍了他。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英俊的金发少年敲门——以僵尸飘行的姿态。

“盖尔?”

阿不思讶异的打开门“我以为你们要中午再来呢……这是怎么了?”

盖略特摇晃了一下,扶住了额头,脸色有点泛白。

“没事,阿尔。”他苦笑了一声“夏洛克和我聊了聊……关于我得回家去这件事。”

我:……???

迎着阿不思的目光,我下意识点了点头……尽管觉的有哪里不对。

“回去?”阿不思猛地拔高了声音,然后立刻意识到,侧身示意我们进去。

“抱歉。”阿不思率先看向我,他尽力维持温和,尽管他的语速快的要命。

“我不是说不能…只是这太突然了不是吗?”他玫瑰般的面庞稍......

阿不福思有话要讲




26

我要砍了他。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英俊的金发少年敲门——以僵尸飘行的姿态。

“盖尔?”

阿不思讶异的打开门“我以为你们要中午再来呢……这是怎么了?”

盖略特摇晃了一下,扶住了额头,脸色有点泛白。

“没事,阿尔。”他苦笑了一声“夏洛克和我聊了聊……关于我得回家去这件事。”

我:……???

迎着阿不思的目光,我下意识点了点头……尽管觉的有哪里不对。

“回去?”阿不思猛地拔高了声音,然后立刻意识到,侧身示意我们进去。

“抱歉。”阿不思率先看向我,他尽力维持温和,尽管他的语速快的要命。

“我不是说不能…只是这太突然了不是吗?”他玫瑰般的面庞稍稍泛白,红发低低的垂着“你看…你甚至还没吃午饭,我们一起准备了很久…”

盖略特同样低着头,他伸手拥抱了阿不思,阿不思没有反应。

“抱歉,阿尔…我无法拒绝,你知道的,你是我的家。”

“…………”

盖略特压了压阿不思的后脑勺——他比阿不思要低些,我清楚的看见他抽搐了一下的眉尖。

“我没想到这么快……但你应该回去的。”阿不思不再压抑自己,他的语气悲伤又无奈“你还未成年呢,你当然不能离家出走——”

“……等…”

“阿尔。”盖略特深情的注视着红发少年,不动声色的打断了我。

“你会给我写信的,对吧——给我写可比给那些魔法大师写有用多了,我有三只猫头鹰呢。”他仿佛一个被迫从热恋中分离的爱侣,声音苦涩,眼神晦暗“你知道的——我会非常想念你。”

“哦!盖尔,我当然……”

“我如此爱你……”

阿不思的眼眶通红,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被心中的爱意淹没。

阿不思低了低头,吻上了自己的爱人。

………艹。

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我就说……用离别拉进距离,用语言挑拨情绪,每一个肢体动作都是欲盖弥彰的暗示。

天杀的!他就是在算计阿不思一个主动的吻和表白!

我没受伤的左腿蠢蠢欲动,只等两人分开,就一脚送他去见梅林。

“阿不思!”

门口传来一声怒吼,夹杂着几声羊咩。

我收回伸出去的左腿,开怀的笑了。

27

“该死的德国佬!”阿不福思怒吼着冲过来,手里的魔杖发出危险的红光。

“天哪!阿不福思……”阿不思脸色绯红的挣开了盖略特的怀抱。

盖略特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他动了动手指,魔杖尖若隐若现,苍白的火焰威胁的跳了跳,他嘴角一抽。

我朝他矜持一笑。

“阿不福思,把魔杖收回去,你不能这样。”阿不思快步走到自己的弟弟面前,一边握住了阿不福思的魔杖,一边急切的看了一眼盖略特——令他难得安心,盖略特没有抽出魔杖。

“阿不福思,这和盖略特无关,是我——你还没成年,不能使用魔法!”

“我不在乎!”阿不福思像只愤怒的公牛“阿不思!你瞎了吗?!那个该死的谷仓装不下你们天才的灵魂了吗?!你怎么敢在这里……”

阿不思脸色一白,下意识松了几分力道,阿不福思杖尖的光芒忽明忽暗,一道红光直向盖略特的方向射出,而盖略特只是抿着嘴,阴冷的看着阿不福思。

“嗨……”我终于看不过眼,皱着眉伸出魔杖半路截了他的咒语“你想安娜出现在魔法部档案里吗?”

阿不福思终于意识到第四者的存在,他猛地朝我看来,眼里的意思明明白白。

该死的德国佬double。

28

“……你好。”

我温柔的朝着阿不福思笑了笑,勉力站起来,向他行了一个屈膝礼——那一定完美极了,他看起来真的很想找茬,但他恐怕失败了。

“也许我们可以停战聊聊?——为了安娜。”我诚恳地看着他。

阿不福思憋红了脸,恨恨的剜了一眼盖略特,粗声粗气道“…你好。”

他又急切的转向阿不思“我刚刚……魔法部会来吗?”

“这里有成年巫师定居,我想魔法部不会过来的,踪丝算不得灵敏。”阿不思笑了笑,透着一股苍白的勉强。

“那可未必。”盖略特冷笑道“鉴于你家优秀的履历,魔法部也许会对你多加关照也说不定——”

“你——!”

“盖略特!”

我拧起眉头,厉声打断了他“你气糊涂了!”

盖略特显然不是个傻子,他闭上嘴,却也不肯看阿不思骤然失色的面庞,只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桌子。

我不指望他,面向阿不福思放缓语气“不必担心,魔法部不会来的,他们也许会给你发封警告信——我保证,盖略特只是在…开玩笑。”

“哈!”阿不福思嘲讽的笑了一下。

话音刚落,一阵铃声响起,阿不思迅速站起来,三两步走出屋子开门去了。

“盖略特,姑婆给我们准备的蛋糕被落下了,你去取一趟?”

盖略特抬头看了一眼我,我不动声色的朝他笑了笑。

赶紧滚去给你老婆道歉!

29.

“……我去看看安娜。”阿不福思和我沉默对视了一下,率先转过身。

“等等——阿不福思,安娜还在休息。”我试探道“也许…我是说也许,我能得到你的允许和你聊聊?”

阿不福思盯着我,那神色像极了阿不思。

“……我不觉得我和格林德沃有什么好聊的。”他嘟囔着。

“那么——作为夏洛克呢?”我期待的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他抓了抓自己的红发,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他皱着眉,蓝色的眼睛直直看着我。

我尽量保持微笑——邓布利多的眼睛仿佛总有一种把人看穿的魔法,而阿不福思毫不掩饰这一点,这让我不安。

“只是想聊聊安娜——她说你是她最喜爱的哥哥。”

我满意的看见他紧绷绷的眼神终于松动。

30

“一顿愉快的午餐?”盖略特阴阳怪气道。

“非常愉快。”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尤其是和被赶出来的人相比。”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想吃官也街₍₍ ᕕ⍢ᕗ⁾⁾

想吃官也街₍₍ ᕕ⍢ᕗ⁾⁾

想吃官也街₍₍ ᕕ⍢ᕗ⁾⁾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这个戒指💍 嗷嗷嗷嗷嗷ヾ(Ő∀Ő)ノ

这个戒指💍 嗷嗷嗷嗷嗷ヾ(Ő∀Ő)ノ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看的我都想肯螃蟹了₍₍ ᕕ⍢ᕗ...

看的我都想肯螃蟹了₍₍ ᕕ⍢ᕗ⁾⁾

看的我都想肯螃蟹了₍₍ ᕕ⍢ᕗ⁾⁾

望天发呆~~
姐妹们能不能帮我想一个八个字以...

姐妹们能不能帮我想一个八个字以内的名字,关于GGAD的?

(图来源@恹(已咩化) )

姐妹们能不能帮我想一个八个字以内的名字,关于GGAD的?

(图来源@恹(已咩化) )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这看了谁不嘴角不自觉上扬₍₍ ᕕ⍢ᕗ⁾⁾

这看了谁不嘴角不自觉上扬₍₍ ᕕ⍢ᕗ⁾⁾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ᗜ˂̶◍)✩真的超喜欢看花絮哥俩的相处

每日一看心情好ヾ(Ő∀Ő)ノ

cr.wb

(◍˃̶ᗜ˂̶◍)✩真的超喜欢看花絮哥俩的相处

每日一看心情好ヾ(Ő∀Ő)ノ

cr.wb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晚了一天的三周年祝贺🎉(*/ω\*)


晚了一天的三周年祝贺🎉(*/ω\*)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云歌会造型(◍˃̶ᗜ˂̶◍)✩

(原谅我今天才看到T^T)

云歌会造型(◍˃̶ᗜ˂̶◍)✩

(原谅我今天才看到T^T)

Fiona Garcia

当oc穿越了怎么办(前言)

玛丽苏预警。

人物归jk罗琳,ooc归我。

没问题就往后看。(不喜欢的话请点左上角。)


菲欧娜和安卡竟然穿越到了GGAD的少年时期(已经毕业)她们该怎么把他们凑到一起呢(顺便加入他们)


介绍人物。


Fiona Garcia(菲欧娜加西亚)


比安卡大一岁。关系蛮好的。


是一个既沙雕又冷静并且喜爱小钱钱的人(除了小钱钱,谁都不爱。)


穿越前是一个女大学生喜欢解剖尸体。曾经考虑过当入殓师。(很疯就对了,为了艺术可能杀人的恐怖生物)


无性恋,有利益关系的朋友(基本上朋友都是)在穿越以前有一个朋友叫做瑞,关系超级好。...

玛丽苏预警。

人物归jk罗琳,ooc归我。

没问题就往后看。(不喜欢的话请点左上角。)






菲欧娜和安卡竟然穿越到了GGAD的少年时期(已经毕业)她们该怎么把他们凑到一起呢(顺便加入他们)





介绍人物。


Fiona Garcia(菲欧娜加西亚)


比安卡大一岁。关系蛮好的。


是一个既沙雕又冷静并且喜爱小钱钱的人(除了小钱钱,谁都不爱。)


穿越前是一个女大学生喜欢解剖尸体。曾经考虑过当入殓师。(很疯就对了,为了艺术可能杀人的恐怖生物)


无性恋,有利益关系的朋友(基本上朋友都是)在穿越以前有一个朋友叫做瑞,关系超级好。


在穿越前是一枚非常纯正的食死徒(不要问我为什么)跟小巴蒂克劳奇和贝拉特里克斯有的一拼。妄想过顶替贝拉特里克斯,但是因为比贝拉特里克斯小,也没有她厉害,没有成功。

菲欧娜长这样子。看的时候忽略狐狸面具。





安卡.吉尔曼.卡玛利亚.布莱克


沙雕就对了。不要看她的外表文文静静。实则内藏玄机。沙雕到可以抵御摄魂怪。







A.L.Cyan
新人,先浅浅发个ggad刀 “...

新人,先浅浅发个ggad刀

“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吾与吾心皆驻于盛夏”

“世上万物皆遇不可求也,只愿来生你我皆不伟大”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

“金色大鸟的光明就此黯淡,火红凤凰的才华至此熄灭”

“永眠高塔,沉溺浪花,我愿用鲜血在囚房写下你的名姓,告诉世人我爱你”

“戈德里克的夏日玫瑰 成为了19世纪最后的浪漫,也成为了两个优秀巫师铭记一生的深情”

“他们当时实在是太过年轻,竟然以为玫瑰不会凋谢,以为生命中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夏天;谁知山谷成为了海峡,瞬息成为了永恒,眼前轻松悠闲的时光成为了日后一遍遍越滤越淡的苦酒”

“那双羊毛袜子里装着温暖的梦,梦里......

新人,先浅浅发个ggad刀

“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吾与吾心皆驻于盛夏”

“世上万物皆遇不可求也,只愿来生你我皆不伟大”

“两个月的意乱情迷,一个世纪的不可言说”

“金色大鸟的光明就此黯淡,火红凤凰的才华至此熄灭”

“永眠高塔,沉溺浪花,我愿用鲜血在囚房写下你的名姓,告诉世人我爱你”

“戈德里克的夏日玫瑰 成为了19世纪最后的浪漫,也成为了两个优秀巫师铭记一生的深情”

“他们当时实在是太过年轻,竟然以为玫瑰不会凋谢,以为生命中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夏天;谁知山谷成为了海峡,瞬息成为了永恒,眼前轻松悠闲的时光成为了日后一遍遍越滤越淡的苦酒”

“那双羊毛袜子里装着温暖的梦,梦里是再也无法相见的人”

“就算巧克力蛙卡片上他们的名字并列在一起,也是以互相伤害的方式才达到的”

“有人永坠于高楼之下,有人长眠于高塔之上.”

“那是一个从指尖弹出的盛夏,美好难忘,又终将破碎”

“戈德里克的玫瑰只绽放了两个月,但两个月的玫瑰换来了一个世纪默默绽放的永生花   ⃒⃘⃤”

爱睡得兔子

【牛奶咖啡】21

感谢@可可爱爱的熊宝宝 的打赏,比心❤️💛💚


从那天起,王一博和阿浩再也没有见过那些要债的人,阿浩开始还很奇怪,可是又过了几天阿浩似乎明白了什么,在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问起这事儿。


“你是不是把钱还上了,那些人再也没来找过我了,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呀?”


“不是我!”王一博这几天也是提心吊胆的,上学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人真的来学校闹,虽然肖战说了让他不用管,可是王一博并没有答应,现在阿浩这么问了,他也就知道肯定是肖战帮他把钱还上了。


“不是你?那是谁?”


“应该是肖总吧!”王一博头也没抬,夹起一块土豆放在嘴里,似乎说出这个人就像马路上不认识的人...

感谢@可可爱爱的熊宝宝 的打赏,比心❤️💛💚



从那天起,王一博和阿浩再也没有见过那些要债的人,阿浩开始还很奇怪,可是又过了几天阿浩似乎明白了什么,在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问起这事儿。


“你是不是把钱还上了,那些人再也没来找过我了,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呀?”


“不是我!”王一博这几天也是提心吊胆的,上学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人真的来学校闹,虽然肖战说了让他不用管,可是王一博并没有答应,现在阿浩这么问了,他也就知道肯定是肖战帮他把钱还上了。


“不是你?那是谁?”


“应该是肖总吧!”王一博头也没抬,夹起一块土豆放在嘴里,似乎说出这个人就像马路上不认识的人似的。


“肖总是谁?”阿浩挑了挑眉,好像想起了这个人“是不是上次在这儿碰上的那个男的。”


王一博毫无避讳的点了点头,继续吃着饭。


“他为什么拿出那么多钱帮我们还钱?是你让他帮忙的?”


“我没有找他帮忙,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他,明天我问一下他。”


“不是,你怎么就不好奇呢?”


“我应该好奇嘛?”


“有人替你还了钱,你就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如果是他,他就没提出什么要求?”


“如果真的是肖总,我只能用更努力的工作回报他,然后把钱还上。”


“你没和他做什么交易吧!”


王一博抬眼盯着阿浩,盯了足足有十几秒才幽幽开口:“你觉得我现在有什么可以和他做交易的本钱?”


被盯着看的时候阿浩就有些不自在了,知道自己这句话有点不妥,可是他心里就是有个结,从第一次在旅店看见他俩准备开房时就已经埋下种子,现在又有可能是那个男人帮王一博还了钱,虽然那些钱对他们那种人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可是那种大老板绝对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一定会有什么条件的。


“那你也要问清楚,如果真的是他,我们要好好谢谢人家,不然我们请他吃顿饭也行。”


“不用了,如果真的是他,我会努力工作还给他的。”


两人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各自吃着饭,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放学后,王一博给肖战打去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听筒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喂~”肖战大声的喊道。


“肖总,你现在方便吗?”


“你等一下呀!”肖战拍了拍身上男孩的屁股,示意他从自己身上下去,起身走出了包房。


王一博听着电话那头慢慢变得安静。


“一博,有事吗?”


“肖总,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您帮我把钱还上了?”


“小事儿!”


“那并不是小事儿。”


“一博,我说过,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儿,都是小事儿。”


“肖总您在哪儿?”


“我在酒吧喝酒呢。”


“我可以去找您吗?”


“现在?”肖战被挑起了兴趣,声调都有些上扬。


“嗯!”


肖战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爽快的答应了:“行!你来吧!地址我发给你。”


说完肖战就挂断了电话,给王一博发去了定位,靠在墙上看着屏幕又笑了笑才把手机放回兜里,径直走回了包房。


一个小时后包房的门被人敲响,服务生打开了包房的门,屋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看向门口站着的王一博,王一博只看了一眼包房里的情景,那简直是春光乍现,耳根迅速就红了,赶忙把头低下,不敢再看。


肖战让人把音乐关小了些,抬手招呼着王一博:“一博,进来呀!过来,坐这儿。”肖战把身边的男孩儿往里面推了推,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示意他坐过来。


王一博快速抬眼看了眼肖战,又迅速低下头,克制自己的声音说道:“肖总,您先忙,我在外面等您。”说完逃也似的快步转身离开了,他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也是第一次撞见这种情景,简直是让他心跳加速,面红心跳。


许建洲用手肘碰了碰肖战,眼睛瞟了眼门口,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还没搞定呢?”


“你有完没完!”肖战吐了口烟,咧嘴笑着笑。


“不是,你丫到底行不行呀!我真想和你再赌一回。”


“怎么?布加迪开腻了?”


“切~”徐建洲不屑的撇撇嘴,搂过边上的一个妞儿说道:“我刚答应她明天带她去SKP随便挑,我们再赌一次,你要输了你买单怎么样?”


肖战也笑了,伸手搂过徐建洲的肩用力拍了拍,故作神秘的说道:“我~不和你赌。”


徐建洲以为这次的激将法又能得逞,可是听了肖战的话一把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眼中尽是鄙夷之色,肖战笑的更是爽利,抬起屁股走出包房。


肖战走出去便看见王一博笔直的站在走廊尽头,看见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经过时都会不由的低下头。肖战看了掩嘴一笑,慢步走向王一博,走到他身旁时轻声说了句:“跟我来。”


王一博看见肖战如释重负,就像逃离般跟上肖战的脚步。肖战带着王一博来到楼上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点上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王一博,等着他主动说出这次的来意。


王一博看了眼肖战,抿了抿嘴,摘下身后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走过去放在肖战面前的办公桌上。


肖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只是垂眼看了看纸上的标题,又抬眼看着王一博,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肖总,麻烦您在纸上签字吧!我一定会按照上面写的,尽快把钱还给您。”


其实肖战心里是很不舒服的,他帮王一博还钱是把王一博当做朋友,当做弟弟,既然自己抬抬手指就能帮忙的也没有考虑太多,可是王一博这个举动让肖战觉得王一博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生怕和他肖战有什么更深的牵绊似的。


“一定要这样吗?”肖战吐了口烟,烟雾在他面前慢慢形成一片屏障,掩饰着他一闪而过的失望。


“肖总您就签了吧,这样我会安心一些,也会督促着自己更加努力的为公司工作。”王一博直直的看着肖战,语气非常的坚定。


肖战点点头,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从抽屉里拿出钢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王一博看着肖战签好,嘴角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写张欠条就放您这边,等我把钱全部还清再还给我就行,还有……”王一博顿了顿深深的吸了口气“谢谢您!”


肖战把钢笔的笔帽盖好放在一边,靠回老板椅上看着王一博:“说完了?”


王一博点了点头,肖战笑了笑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欠条,动作非常缓慢的把纸撕成了两半。

冰上的冬歌

小推一下

https://ngc223756023.lofter.com/post/73d47d69_2b5d0d853

https://ngc223756023.lofter.com/post/73d47d69_2b5d0d853

Sara .    ⃒⃘⃤(再给我推哈德试试?🌚)

这个定制书签真的一整个爱住好吧:)

咱就先说这个老板娘特别好,注意事项都是亲笔写的~

618买的,说定制单多可能会久一点。结果上午买中午发货了♡

(离北京比较远送了一周


第一句就想到格皇的话😍嘿嘿嘿


(为桃宝店铺,想了解的宝纸可以评论~)

这个定制书签真的一整个爱住好吧:)

咱就先说这个老板娘特别好,注意事项都是亲笔写的~

618买的,说定制单多可能会久一点。结果上午买中午发货了♡

(离北京比较远送了一周


第一句就想到格皇的话😍嘿嘿嘿


(为桃宝店铺,想了解的宝纸可以评论~)

爱吃橙子的喵星人clk

你相信光的力量么😏

我已经开始期待热烈啊🥰🥰🥰

上班之后就很少画画了😭明天还要去单位开会🌚

你相信光的力量么😏

我已经开始期待热烈啊🥰🥰🥰

上班之后就很少画画了😭明天还要去单位开会🌚

S•G

盛夏夜不眠(2)

无论如何也没法让自己满意……


18

巴希达一挥魔杖,行李箱里的物件们跟着她叮叮当当的跑到二楼的空置客房,我和盖略特目送着阿不思的身影。

啧,他看起来不舍死了。

“行了。”我翻了个白眼“又不是多久见不到了…阿不思不是还邀请我们午餐?”

盖略特同款白眼“夏洛克,我假设你要是没来,我能和阿不思一直待到日落?”

“……”

我不可置信的退了一步,看着他。

你这不争气的身子!我用眼神谴责他。你晚上居然还需要回家?!

“哦~”盖略特意味不明的笑着“我亲爱的妹妹,你也许想和我聊聊别的?”

……哈,恼羞成怒。

19

“那么现在,德姆斯特朗里一个格林德沃都没有?”

“显而易见......

无论如何也没法让自己满意……




18

巴希达一挥魔杖,行李箱里的物件们跟着她叮叮当当的跑到二楼的空置客房,我和盖略特目送着阿不思的身影。

啧,他看起来不舍死了。

“行了。”我翻了个白眼“又不是多久见不到了…阿不思不是还邀请我们午餐?”

盖略特同款白眼“夏洛克,我假设你要是没来,我能和阿不思一直待到日落?”

“……”

我不可置信的退了一步,看着他。

你这不争气的身子!我用眼神谴责他。你晚上居然还需要回家?!

“哦~”盖略特意味不明的笑着“我亲爱的妹妹,你也许想和我聊聊别的?”

……哈,恼羞成怒。

19

“那么现在,德姆斯特朗里一个格林德沃都没有?”

“显而易见,在你被开除而我转学后。”

盖略特嗤笑一声“她同意?”

“…母亲是不同意。”我看着他说“就和她也没同意你被开除一样。”

“我以为那是因为我不再需要德姆斯特朗的教育了。”盖略特说道“我真该给你庆祝一下——为你失去了坩埚巨怪的名誉。”

“……”

说话就说话,提化学干什么?!

20

“…我假设你还记得我们有个父亲?”我端起茶抿了一口 果断结束刚才的跑题。

“当然,那位唱抛妻弃子的主角真是让人过目不忘。”盖略特挑挑眉。

“他现在在英国,他的女儿…哦,他和那个媚娃的女儿就读于霍格沃茨。”我叹口气“我说我有把握让她们后悔终生,并挽回她的爱畜……爱人。”

“嗤—”盖略特专注地盯着桌上的刀叉,它们正在无声咒的驱使下激烈的交战。

“愚蠢——她同意了。”

“是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各自轻笑了一声。

21

“好了,这可不是重点。”

我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盖略特道“你什么时候来到戈德里克山谷的?”

“大概三周前?”盖略特慢悠悠的回道。

“梅林…才三周,你就对阿不思下手了…”

“不,我来的第一天就去了。”餐刀完全压制了银叉,金属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你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吧?”

“如果你指那些通信,我想是的,我知道,我看见了。”盖略特的手指在刀叉旁游走着,锋利的刀锋和尖刺频频擦过他的指腹。

“该死的,别告诉我就是那些通信让你第一天就去找了阿不思。”

盖略特终于抬眼看了看我,他的语气稍显冷淡“你很不希望我接近他?为什么?”

“不。”我毫不犹豫的回道“我不希望你利用他——在他短暂的不够理智的时候。”

盖略特直起身子,异瞳里显出危险的光。“夏洛克,阿不思不是魔法部那些迂腐又愚蠢的弗洛伯毛虫——他是个天才,我只是提醒了他,他当然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他不清楚,盖略特,他不知道自己在和怎样危险的人交心。”我向后一躺,陷进柔软的沙发垫内。

“他是个天才,当然,是能与你并肩的透特,是伊甸园里的夏娃,而你以为你是他的亚当,你们伟大的利益是象征着自由与未来的金苹果——我记得你一直不认同这个故事最普罗大众的意义——让他们停下,那太吵了。”

盖略特看着我,手掌向下虚按,刀叉瞬间安静的落在满是划痕的桌子上,我撇撇嘴,给了它一个恢复如初。

“夏洛克,你不该知道这些,你甚至刚抵达这里——”

他看起来想对我来一个一忘皆空,我暗自扣紧袖子里的魔杖。

“盖略特,虽然我没有异瞳那么明显的特征,但你也许记得我也是个先知?”

“我记错了?我以为我们约定过不窥探彼此的命运?”他阴恻恻道。

“哈?!你还记得我不能控制自己的预言吗?我好好睡着觉,就听见你在跟阿不思传销你那伟大的利益,赶都赶不走!”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我得有一个星期没睡好了!该死的你以为我上赶着管你?”

我们对视着,我感觉到周围有无声静音咒的魔法流动。

好极了,我冷漠的点了点墙面,把加固咒叠了两层,然后转身看着盖略特。

“Stupefy!”(昏昏倒地)

“Diffindo!”(四分五裂)

22

我费力的推开压在腿上的沙发残骸,一瘸一拐的走到房间里为数不多的完好的箱子前坐下,深深喘了口气。

盖略特靠着坑坑洼洼的墙面,沉默的注视着我。

“我得说…”我艰难的活动着脖子环顾满地残渣“我们跑题了。”

“哈。”他面无表情,喉咙里滚出一声笑“我们没有——从你和弗洛伯毛虫一样愚蠢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干了。”

我舔舔干裂的嘴唇,舔了一嘴灰。

“不,那正是因为你知道我说的是对的——打住!我不想再跟你打了!”我头疼的敲敲箱子,示意他把魔杖放下。

“聊聊正事,比如你来这里的目的。”我抬了下魔杖,一个符号浮在半空,盖略特的目光锋利的划过它。

“死亡圣器——你把它刻在德姆斯特朗的走廊上。我猜猜,你发现了隐形衣的踪迹?”

他的目光不曾从那个符号上移开,我却知道他正死死地盯着我——用远比刚才决斗更冰冷的恶意。

“好吧,事实上这不关我的事,我不在乎你在找什么。”我挥散了那个符号“但很不幸,我在调查那个抛妻弃子的垃圾的时候无意帮到了你,我想我不会看错……”

我又挥了挥魔杖,一块黑色的石头影像安静地浮在半空。

“我想你也许也会为了三圣器的复活石和我做个交易?”

他猛地站直身子,把凝固的目光从石头上抽出来,灼灼的看着我。

23

“这的确足以令我心动,按照规则,我要支付你怎样的筹码?”

他几步走近了我,或者说那块石头的影像。

“很简单,两个条件,不然我发誓你永远找不到它。”我收回魔杖,给自己的腿试了一个愈合如初,效果不佳。

“一来你要在暑期结束后回到德姆斯特朗——正如之前说的,格林德沃不能都跑出去,这也是我答应母亲的条件之一,把你带回去。”

“可以。”他果断答应。

“二来我要你承诺,绝不以任何形式伤害阿不思的家人——包括阿不福思。这样我就在下个寒假将复活石带给你”

“……可以。”盖略特仿佛想到了什么,露出厌恶的表情。“你不会还要我照顾他们的小心脏吧?恕我直言,那山羊小子看见我就一副要把我给他的羊做饲料的样子。”

“当然不,我说了,我无意干涉你的生活和喜好,你只要保证不动手就行了。”我再次强调“无论如何,都不动手。”

“行吧。”盖略特不耐烦的伸出手,我让指尖上腾升起苍白的火焰,然后点了下他的手背,一道浅白的划痕落在盖略特的腕上。

“契约成立。”

24

“我很意外,我以为你会立刻让我回去。”盖略特瞥了眼手腕,慢慢说道“鉴于你很不乐意看见我蛊惑你的——朋友。”

“我没有。”我下意识反驳道“好吧,我是说,虽然你的确在利用他,但我得承认你说的——阿不思不是魔法部那些愚蠢的蛀虫,他有选择的权力。”

我摊开手,让魔杖悬浮在掌心上,一道道恢复如初在杖尖不断闪烁跳动。

“我不希望你利用他,但我无权干涉他的选择。”

“哦?即使我很“危险”?即使他不够理智?”

“唉。是的,他明明知道……他几乎是抛弃了理智,因为他该死的爱你,无可救药。”

盖略特怔了一下,掩饰般咳嗽了一下。

“我也并不是全然利用他。”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瓶子,一点红在其中翻滚。“我得说,阿尔比戈德里克的朝阳迷人的多。”

“血盟!”我尖叫起来,顾不得腿上的伤,一蹦三尺远的试图凑近了看,盖略特非常慷慨的递到我眼前——我怀疑他想炫耀很久了。

“所以…”我痴迷的看着这GGAD第一周边,不禁问道“到了这地步,你为什么还需要回家过夜?”

盖略特脸色一黑,好大一口坩埚脸。

25

“总之,我不会干涉你和阿不思的事,要你滚回德姆斯特朗的不是我。”

我揉揉小腿,坐在恢复如初的沙发上。

等盖略特暂时离开,阿不思也许会反应过来他们的分歧,也许不会——他太迷恋盖略特了,格兰芬多总是迷恋危险。

“我作为朋友,只需保证你不会伤害到他,正相反,除非你们自愿,否则我不觉得谁有拆散你们的能力。”

放过我,我就是个磕CP的!

阿不思为什么不能错?他天然有犯错的权力。

我无聊的把玩着魔杖。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我去插手他们的时候,现在的阿不思还什么都没经受过,他不会听的。

我叹口气,还是先摆平眼前的危机。

“我当然不会。”盖略特毫不犹豫回道“阿不思理解我,事实上,伟大利益就是阿尔提出的,我也爱他——不然我不会立下血盟。”

“是的。”我疑惑地看着他“你当然爱他,我看得出来,你有什么和我强调的必要?”

“………”盖略特噎住了,异瞳里难得翻涌起一种全然陌生的情绪。

我仔细分辨了一下,果断盖章。

盖略特•格林德沃害羞了!




补:我大概就是为了表达,夏洛克不去纠正或者干涉GGAD,一来是因为她没有那个能力去拆散一切发生以前等我,天才的GGAD。二来是那两个人都太优秀也太固执,他们不会听得进去她的劝告。夏洛克的设定是不乐意做无用功的,外热内冷的类型,所以她不直接干涉两人,而是等待时机,保护安娜。

。。。。我总觉得我在文章里写的太含糊了。




Daz达汁
🦋 Schmetterlin...

🦋

Schmetterling imBauch 意思是肚子里的蝴蝶,形容一见钟情的悸动

“I was in love with you”

🦋

🦋

Schmetterling imBauch 意思是肚子里的蝴蝶,形容一见钟情的悸动

“I was in love with you”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