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gpg

38.2万浏览    62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6-30 20:55
❖αLIVE。GGAD遠離我
參考Newt的求偶舞 (9月2...

參考Newt的求偶舞


(9月29日編緝)

這人是Percival Graves!不是邓布利多!

tag是GGPG!不是GGAD!!

你家Ad是黑发有粗眉臉上没胡子还有痣的是吧?眼神不好请去看医生,我麻了。

參考Newt的求偶舞


(9月29日編緝)

這人是Percival Graves!不是邓布利多!

tag是GGPG!不是GGAD!!

你家Ad是黑发有粗眉臉上没胡子还有痣的是吧?眼神不好请去看医生,我麻了。

火因九九九

身体虽然变小了,但头脑还是和中【老】年人一样!——帕西瓦尔 格雷夫斯 ​​​

想看童车的去找黑桃!!她开童车了😂😂

身体虽然变小了,但头脑还是和中【老】年人一样!——帕西瓦尔 格雷夫斯 ​​​

想看童车的去找黑桃!!她开童车了😂😂

火因九九九

部长单人向?多打tag比较有幻想余地嘿嘿嘿


来自微博@这岛 的点梗【见p2】

部长单人向?多打tag比较有幻想余地嘿嘿嘿


来自微博@这岛 的点梗【见p2】


馬背♘

【Fantastic Beasts】【Graves 模拟器】


既然「真部长的死活及立场」这谜团已经演变到罗生门的地步,很显然我们急切需要并值得拥有一个格雷夫斯模拟器。( ͡° ͜ʖ ͡°)


你问我个人的取向?当然是终极邪恶啊。

(无论是哪位天才做出这个决定,shame on you.  ͡° ͜ʖ ͡ °)

【Fantastic Beasts】【Graves 模拟器】


既然「真部长的死活及立场」这谜团已经演变到罗生门的地步,很显然我们急切需要并值得拥有一个格雷夫斯模拟器。( ͡° ͜ʖ ͡°)


你问我个人的取向?当然是终极邪恶啊。

(无论是哪位天才做出这个决定,shame on you.  ͡° ͜ʖ ͡ °)

火因九九九
来一发GGPG的邪教,不记得格...

来一发GGPG的邪教,不记得格林德沃发型了随便画的,大家意会就好

来一发GGPG的邪教,不记得格林德沃发型了随便画的,大家意会就好

火因九九九
黑帮!Grindelwald&...

黑帮!Grindelwald×FBI!Graves


原文@这岛的《猫鼠游戏》

链接 http://t.cn/RMNW2GT ​​

黑帮!Grindelwald×FBI!Graves


原文@这岛的《猫鼠游戏》

链接 http://t.cn/RMNW2GT ​​


Leviathan

有一点点creves和GGPG倾向。原梗是图4

有一点点creves和GGPG倾向。原梗是图4

Leviathan

给这岛太太的【天使恶魔AU!!!】据说是he。私自脑补了失去了翅膀和一只角的战损魔王。不要像图4那样做,你会失去你的盖勒特宝宝。 ​​

给这岛太太的【天使恶魔AU!!!】据说是he。私自脑补了失去了翅膀和一只角的战损魔王。不要像图4那样做,你会失去你的盖勒特宝宝。 ​​

金鱼臀

【GGPG】Let You Win / 纵容(巫师GG / 人鱼PG,1.16完)

Let You Win

 

纵容


·GGPG


·一篇童话


·巫师!Grindelwald / 人鱼!Graves


0.


10岁的时候,Grindelwald遇到了一条叫做Percival的人鱼。


渔民们把Percival从层层叠叠的渔网里捞出来,几双饱经风霜的手抓住了人鱼从未见过太阳的手臂。愤怒的人鱼用尾巴抽打着每一个试图抓住他的尾巴的人,用着人鱼的语言咒骂...

Let You Win

 

纵容

 

 

 

·GGPG

 

·一篇童话

 

·巫师!Grindelwald / 人鱼!Graves

 

 

 

0.

 

10岁的时候,Grindelwald遇到了一条叫做Percival的人鱼。

 

渔民们把Percival从层层叠叠的渔网里捞出来,几双饱经风霜的手抓住了人鱼从未见过太阳的手臂。愤怒的人鱼用尾巴抽打着每一个试图抓住他的尾巴的人,用着人鱼的语言咒骂着。Grindelwald听到人鱼在尖叫,让麻瓜的脑袋一阵发胀;Grindelwald看到他尖利的爪子像切奶油一样抓破了玻璃笼子,让麻瓜束手无措;Grindelwald尝到空气中淡淡的奶油味,是人鱼混杂着海水的泪水落在沙地上时绽开的气味。这传说中的生物在海滩上爆发了,那是Grindelwald从未见过的力量。麻瓜制服不了他,只能求助于巫师;巫师费尽心思,最后才用咒语将那尾不慎闯入人类世界的人鱼关进玻璃笼子里。

 

Percival蜷在笼子底,愤恨地瞪着拍着玻璃笼子的麻瓜。

 

他拒绝游动,拒绝进食,拒绝开口。麻瓜给他送来鱼,把他当做海中的神灵;巫师向他献上明珠,希望这条人鱼能道出魔咒的奥秘。然而Percival只是在底端缩成一团,把尾巴摊在玻璃上,让阳光照射着他黑色却带点蓝色偏光的尾鳍。

 

Grindelwald站在远处,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笼子里的造物。他从未见过一条活生生的人鱼,而Percival和那些奇怪的插图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一样。他强大、优美,即使他一看就还是条小人鱼;他倔强、不愿屈服,即使他深知他再也不可能回到海里。

 

这条人鱼需要自由,而不是囚笼。

 

可是他把话说出来的时候,巫师们却大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叫他去找朋友玩。那可是条人鱼,他们说,Gellert,你知道一条人鱼能给你带来什么吗?

 

人鱼的头发,可以拿来做最上等的延年益寿魔药。

 

人鱼的眼泪,未落地前可以实现心愿;落地之后则变成价值连城的珍珠。

 

人鱼的歌声,可以成为水手的镇魂曲,也可以成为说客的幸运符。

 

人鱼的鳞片,可以永远保护其主人免受伤害。

 

……

 

但最重要的是,巫师们说,Gellert,知晓一条人鱼的名字,就相当于拥有了一条人鱼的忠诚与爱;而这比什么都金贵——这能让你成为最伟大的巫师。

 

Grindelwald似懂非懂,但“伟大的巫师”这几个词让他颇有兴趣。成年巫师们总说Grindelwald日后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巫师,因为他那双异色的眼睛能看到未来。Grindelwald倒觉得不一定,只是说的人多了,他也就这么觉得了。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Grindelwald想,他不能做一个普通的巫师。

 

所以当人群散去,小人鱼终于浮起来,在唯一的一个换气口处艰难地呼吸的时候,Grindelwald抱着一篮面包出现了。人鱼在他踮着脚尖踩在石头上,够到通风孔的时候,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你想要什么,人类?”

 

人鱼故意咬重了“人类”这个词。

 

“我猜你可能饿了。”

 

Grindelwald看着人鱼吃力地甩甩尾巴——早上的时候渔民割伤了他的尾巴,让自己冒出水面。水面离箱子顶端很近,Percival只能勉强用鼻子呼吸。他警惕地看着Grindelwald手里的面包,挑剔地捏起一角闻一闻,又丢进篮子里。

 

“我不吃,除非你也吃。”

 

Grindelwald拿起放在篮子里的刀,将面包切成两块,让人鱼挑了一块。他惊讶地发现人鱼吃东西的时候是用他的人类牙齿,而不是鱼类的那副。

 

“我要走了。”Grindelwald说,收拾好篮子,“太晚回去的话会被发现的。”

 

他把石头移回去,用脚抹平沙子上的足迹。Percival趴在箱子上盯着他的鞋尖看,尾巴不时地跟着他的动作晃一晃。

 

Grindelwald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成功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他都会给Percival带去新鲜的面包和沙丁鱼。Percival对人类的食物接受良好,但时不时也会反胃——假如面包太硬的话。人鱼是一种精致又脆弱的生物,这句话倒是不错。

 

Grindelwald由此得到了人鱼的姓。作为交换,他把名字告诉了Percival。看着人鱼皱着鼻子念着相对拗口的名字让Grindelwald大笑,而人鱼在他的笑声中愤怒地瞪他。作为“嘲笑”了Percival的道歉礼,他又告诉了人鱼自己的年龄。

 

“10岁,”人鱼打量着他,在箱子里努力地和他保持一定的高度,可是他明显比Grindelwald矮了一截,“我11岁了。”

 

Grindelwald扬扬眉。

 

Percival又趴到箱子玻璃壁上,额发湿漉漉地沾在额头上,“人鱼能活很久,按人类算法来说我可能还比你小。”

 

“我就要过11岁生日了。”Grindelwald不服气地回嘴,这倒是真话,他下周就要过生日了。人鱼听到这个词,眼神黯淡了一下。Percival的生日也要到了,只不过没那么快,是在下下周。

 

“你觉得他们要把我关在这里……关多久?”

 

Percival的尾巴无精打采地晃着。

 

“我不知道。”Grindelwald回答,“但我听他们说,人鱼是一种危险的魔法生物。”

 

他把从巫师那儿听到的传言和从麻瓜那儿听到的故事都讲了一遍。Percival下巴枕在手臂上,时而点头,时而补充几句。Grindelwald越往下讲,就越觉得心在怦怦跳动:人鱼比他想象中、比传说中的还要强悍且勇敢。他不自觉地把手按上玻璃,想着那条尾巴抚摸起来会是什么感觉。会滑溜溜得像条鳟鱼吗,还是会让人有触电一般的感觉?

 

“你想回家吗?”

 

“想。”

 

人鱼点点头,可可色的眼睛恰好对上了Grindelwald的目光。

 

Grindelwald点点头,收拾东西离开了。

 

他的计划依旧完美。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Grindelwald都没有来。

 

人鱼在箱子里焦躁不安地游动,麻瓜以为他生气了,变着花样给他送来最新鲜的食物;巫师以为他生病了,试图从那泛着蓝光的鱼鳞上推测他的健康程度。只有Percival知道他在等什么,那个小巫师连续三天没有出现,他很担心他。

 

第八天的时候Grindelwald出现了。他带着一块大毯子,脸上带着看了叫人心疼的淤青和红肿。Percival窜上水面,看着巫师慌乱地拔出魔杖。那根魔杖明显不是他的,男孩儿连施咒都困难。拒绝效力的魔杖拒绝打开玻璃笼子,Grindelwald急了,把毯子往地上一摔。

 

“Gellert!”人鱼喊着他,“把魔杖给我。”

 

Percival在魔杖上摩挲了一下,一股暖流就从Grindelwald的指尖涌上他的手臂,继而流遍四肢百骸。这根他偷来的魔杖在Percival的小把戏下改变了他效忠的对象,似乎它生来就是为他而造的那样。Grindelwald念了个咒语,是他从巫师那儿偷偷学到的。

 

玻璃四分五裂,水哗地一声扑到地上。Percival倒抽一口冷气,随着水流跌到地上。夜晚的气温下降得厉害,从略暖的水一下子撞进刺骨的低温之中,Percival的皮肤上一下子冒出了鸡皮疙瘩。Grindelwald见状,立马用毛毯将人鱼裹起来。

 

Percival把脚踝从毯子里伸出来,他是第一次换成人腿,这新奇的变化让他忍不住抬起脚来看着他的脚趾。Grindelwald噗一声笑出来,但在人鱼瞪着他的时候又努力收起笑容。人鱼来到陆地上后就会长出双腿,看来这也是真的。Percival伸手揉揉鼻子,他接连打了几个喷嚏,鼻尖被他揉得通红。

 

“我们走。”

 

Grindelwald抱起人鱼,Percival轻得让他怀疑他是不是扛着一团棉花。好在他们离海边不远,Grindelwald找到了渔民的船。他划着船,把Percival送到了深一点儿的海域里。Percival很快就甩着尾巴游向了海里,匆匆丢给他一句谢谢。

 

Grindelwald叹了口气,将湿漉漉的毯子折好。

 

“Gellert?”

 

人鱼忽然出现在船舷旁。

 

“嗯?”

 

“Percival。”他说,“我叫Percival。”

 

 

 

1.

 

11岁的时候,Grindelwald和Percival坐在船上聊天。

 

已经长大了不少的Percival的尾巴越来越漂亮了。月光洒在他的尾巴上,让蓝光闪烁宛如星空。Percival叹了口气,换了个姿势趴在船舷边,伸手拍拍Grindelwald的手臂。

 

“你能找到适合你的魔杖的。”他说。

 

“我觉得难。”Grindelwald说,“我试遍了所有的魔杖,但没有一根能有当时的感觉。那种好像热水一般的——”

 

“你试过海底生物做的魔杖了吗?”

 

Percival忽然问。

 

巫师的魔杖通常用陆地生物制成,因为独角兽尾毛、凤凰羽毛、龙神经总比海里的容易获取。当然,用海生生物做的魔杖,价格自然也高昂不少。Grindelwald的家人倒是不在意一根魔杖的价格,只是Grindelwald怎么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这就让一家人都头疼起来。

 

巫师怎么能没有魔杖呢。

 

Grindelwald的母亲想尽办法说服了魔杖制造人为Grindelwald量身定制一根。在魔杖店里转了一下午,Grindelwald却一无所获。离入学的时间没有几天了,他却连根趁手的魔杖都没有。

 

他可能需要一根用海蝙蝠的神经,或者水母的触手做的魔杖。魔杖制造者这么和他的父母说,Grindelwald逐字记下来后跟Percival转述,把他的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

 

“海蝙蝠是一群小骗子。”人鱼不屑地哼了一声,“水母?水母太廉价啦,而且那么多种水母,你要试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Grindelwald沉重地叹了口气,“没有魔杖,我可能没法上学……算了,不要说我了。你呢,Percy?”

 

“我要去周游世界。”Percival说,“这是人鱼的,呃,‘学校?’反正你懂的。倒是你的魔杖,我该怎么办呢?”

 

人鱼把搭在肩头的头发拢了拢,拨到一边去。

 

“要不这样,我来给你选魔杖材料。相信我,我比谁都要了解海洋生物。”

 

于是第一天,Percival给他带来了海百合石。他托着流光溢彩的石子,郑重无比地放到Grindelwald的手里。Grindelwald感激地说谢谢,上了岸之后转手丢进了抽屉里。

 

第二天,Percival带来的是海鞭。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他是如何和那条巨型乌贼做搏斗的,人鱼脸颊上被划了一道口子,Grindelwald还能瞧见底下受伤的组织。他心疼地抚摸着那道伤口,上岸之后将海鞭抛弃在巷口。

 

第三天,揣在Grindelwald的口袋里的是珍珠母。那不是一般的珍珠母,那是Percival从人鱼长老那里要来的、带着人鱼的祝福的宝物。Grindelwald伸出手臂,拥抱了一下因为游了四个小时而疲惫不堪的Percival,却没把它带去给魔杖制造者检查。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Percival没有出现。Grindelwald满意地离开海面,他知道他的预言成真了。

 

第七天的时候,Percival终于又出现了。人鱼高兴地从海兔子毛制成的袋子里拿出一根十一英寸长的冬青木魔杖。指尖的暖意是如此强烈,Grindelwald只消轻轻一挥,水面就卷起了漩涡。

 

“很棒吧?”人鱼兴高采烈地说,“我央求了我父亲的一位老朋友替我做的。”

 

Grindelwald伸手,手指落在人鱼耳旁的剃青上。

 

“对不起,Percy。”

 

他说。

 

“头发而已,还会再长出来的。”

 

Percival笑着,仿佛被剪掉的,不是Graves家族标志性的齐肩长发。

 

 

 

2.

 

17岁的时候,Grindelwald正在为了终极巫师考试而做准备。

 

Percival偶尔会过来看他。他现在已经能很好地用他的腿了,穿着Grindelwald的旧袍子溜进他的宿舍里倒不是什么问题。反而有不少人误以为他是Grindelwald的朋友,总有人向Grindelwald打听他的名字。

 

Percival很喜欢Grindelwald挂着天鹅绒布帘子的四柱床。他第一次溜进来的时候,四处望望,果断选择和Grindelwald的枕头玩了半天。人鱼解释说他从没见过枕头和床垫——他们睡在海藻里,有些人鱼还会手拉着手。

 

“像水獭一样。”Grindelwald说。

 

“像水獭一样。”Percival点头。

 

Percival在Grindelwald那里呆了四天,陪着他准备考试。虽说大部分时间,都是Percival在一旁的床上睡觉、Grindelwald咬着羽毛笔在课本上划着线。

 

第一天,Grindelwald去考试了。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和烧焦的气味。他的解释是被火龙从背后攻击了,但还好他的反应速度快,才堪堪躲过那团火球的攻击。然而事实是他用火烧了自己的袍子一角,再顺手给自己来了几道不算特别重的咒语。Percival眉头都皱了起来,看起来难以置信人类严苛的考试制度。

 

第二天,Grindelwald带着折断的扫帚和一条断了又接好的手臂回来了。他的确是从扫帚上掉了下来,但和他的说法不同的是,他是故意和别人撞上的。他仔细地计算了正确的速度和力度,在落地的时候让一边的肩膀着地。Percival从他的椅子上爬起来,慌张地握住他的手臂,嘴里念着Grindelwald从未听过的咒语,防止他留下后遗症。

 

第三天,Grindelwald在校医院里因误食了一种药草而吐了好久。Percival把他从他的朋友手里接回去的时候,这位斯莱特林的级长连站都站不稳。Percival一边数落他,一边在他的柜子里找热可可冲给他喝。Grindelwald躺在床上,看着Percival挥挥手就让水沸腾起来、火炉更加暖和。他假装睡着了,Percival站在床边等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爬上来,指尖勾着他的食指。

 

于是Grindelwald微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第四天,Grindelwald是被Percival吵醒的。Percival在他的袍子里缝了一排黑色的鱼鳞。Grindelwald还能看到对方腿上的血痕。哦,是的,人鱼的鳞片是紧紧地连在一起的,要拔下一片,比叫喜鹊放弃收集亮晶晶的东西还困难。而Percival这条傻人鱼,给他缝了整整一圈。

 

“你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Percival宣布,抖抖手上的衣服让Grindelwald看他的杰作。一圈在阳光下耀眼得过了分的鳞片恰好能沿着斗篷下摆,围着Grindelwald一圈,像是Percival的手臂,更像是Percival的保护咒。

 

Percival为此有整整一周没法再次恢复原形。Grindelwald推迟了回家的时间,赖在床上陪着Percival。Percival身上的淤青不见消退,让他很是焦急。Grindelwald在亲吻之间安慰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不了他们一起回家。

 

他抚摸着Percival伤痕累累的小腿。在亲吻之间,Percival点头说好。

 

 

 

3.

 

26岁的时候,Grindelwald在旅途中遇到了一个巫师。

 

他刚刚谈成了一笔不错的交易。一瓶人鱼的眼泪换到一袋金加隆和一本破旧、却威力十足的魔法古籍。酒吧里人头攒动,空气里全是蜜饯的甜腻和酒气的恶臭,浑浊不堪,让人作呕。Grindelwald需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他喝得有点儿多。他站在门口,靠在柱子上,解开扣子,让冷风灌进衣服里。

 

“你有一根人鱼头发做成的魔杖。”

 

旁边的巫师说,手里夹着一根吸了一半的烟。

 

Grindelwald眯了眯眼睛,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让魔杖远离对方的视线。

 

“并不是。”他说,“只是普通的魔杖而已。”

 

陌生人熄灭了手中的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好奇的目光扫视过Grindelwald的斗篷和靴子,最后耸耸肩,向后退了一步。

 

“给你一个建议,年轻人……不要跟人鱼走得太近,他们接近人类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这句话Grindelwald也看过,是在霍格沃茨图书馆的某本书里。可那是本童话书里面的人鱼和Percival大相径庭:Percival傻气又天真,而那种杜撰出来的生物美丽又危险。至少Percival说他从来不会用歌声迷惑水手,他是个糟糕的歌手。

 

“我没有见到过人鱼。他们是神话生物,不是吗?”

 

“凤凰也是麻瓜的神话生物,年轻人。事物是相对的,没有人生来就是捕食者。”

 

Grindelwald哼了一声,警惕地看着陌生人上了马车,朝着反方向走了。他又回到酒吧里,点了杯欢乐泉,却毫无醉意地坐到了凌晨。等到他回到投宿的小旅馆时,Percival居然还醒着。

 

“你去哪了?”Percival有点儿不高兴。

 

“喝太多了。”Grindelwald回答。

 

于是他把Percival打横抱起,丢到床上。在亲昵之间他悄声问Percival为什么要上岸。他是条人鱼,人鱼不会因为一个人类而抛弃自己的鱼尾。

 

“我不知道。”Percival的指尖卷着Grindelwald的一绺金发,“我总觉得,我得看好你才行。”

 

Grindelwald大笑起来,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他很乐意听到这样的回答。于是他加深了给Percival奖励性的吻,然后伸手将蜡烛罩盖在了烛焰上。

 

 

 

4.

 

31岁的时候,Grindelwald第一次去了人鱼的国度。

 

在某些国家里,“去往人鱼的国度”意指死亡。然而Grindelwald只是去了Percival的家,他还是第一次去看对方的海草窝。

 

Percival的尾巴上依旧有几道浅浅的伤疤,让他的完美程度大打折扣。这恐怕是他没几个朋友的缘故之一:一条尾巴上带着伤痕的人鱼,还屈尊跑去和人类厮混。但Percival看起来丝毫不介意,他带着Grindelwald去看了他的小屋子,还带他去拜访了人鱼长老——Graves家族的长老,Gondulphus。老人鱼充满睿智的眼睛看向Grindelwald的时候,Grindelwald甚至觉得对方看出了他内心肮脏的小秘密。

 

他是如何利用Percival对他的感情的。

 

他是如何向Percival索要的。

 

他是如何像圈养家禽那样对待Percival的。

 

不过Gondulphus什么话都没说,他只是带着他最喜欢的后辈和他的客人在长老们的居住地里参观。人鱼的长老们即使垂垂老矣,却依旧肩负着重任。当Grindelwald问起这个“责任”的时候,Gondulphus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是看管好年轻一代啊。”Gondulphus说,“管教他们不要随便上岸,之类的。但很明显,有人不怎么遵守规则嘛。”

 

“我倒觉得,我们不该隐藏起来。”Percival嘀咕着,尾巴尖在水中搅起一个漩涡,“我们能长出双腿,可以很好地融入人群中,为什么还要假装我们不存在呢?”

 

“因为我们有自己的苦衷,Percy。”Gondulphus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跟你说话的人类会不会是要你的鳞片呢?”

 

“Gellert就不是。”

 

Percival理直气壮地说。

 

然而Grindelwald那时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场争论上。他答应和Percival潜入海底是有他自己的目标的。复活石,这就是他所要寻找的东西。传说复活石镶在死亡的门口上,让每个亡灵经过时都要忍不住看着它,希望有人能转动那块神奇的石头,让他们复活。将复活石藏在人鱼的国度里,这很符合各种传说的寓意。

 

他时不时地看看人鱼长老身后那扇紧闭的门。

 

Grindelwald很确信,他所要寻找的东西就在那扇门后面。Percival不仅是他的入场券,还是他的指南针。他该怎么奖励这条傻人鱼呢?

 

或许他也用不着了。Grindelwald想不起他还有什么东西是没能从人鱼那儿拿到的;人鱼的鳞片,人鱼的眼泪,人鱼的头发与亲吻,Percival的爱与忠诚。全部,Percival的一切,都被握在Grindelwald的手心里。

 

除了复活石。

 

Grindelwald将复活石揣进口袋里时并没有在意Percival的眼神。他也许是闯进了长老们的居住地,可能还用魔杖击伤了几条人鱼。他跨过没了气的长老尸体,将Percival的爱与忠诚丢在了脑后。

 

5.

 

40岁的时候,Grindelwald再次见到了Percival。

 

这不是什么愉快的重逢。Grindelwald挑起了一场黑巫师间的争霸,却不小心中了招。他用尽了一切魔药与咒语,却止不住自己的血。在意识昏沉之际,他忽然想起了Percival。倒不是临死前的忏悔,不如说是以前一个小预言给了他灵感。

 

他幻影移形到Percival出没的海域边,用魔咒推动着小船去到深海。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跟在他的船后,可是他不在意。他知道Percival也能闻到这股血味,人鱼本质上还是一种凶残的动物。Grindelwald依旧记得11岁的Percival是如何用爪子抓烂麻瓜的玻璃的。

 

船尾的煤油灯孤零零地陪伴着他。鲨鱼像死神一样沉默着跟在他的身后。

 

“Gellert。”

 

Percival没有让他久等。他像一棵水中树一般出现在不远处的水面,Grindelwald把沾满了血的手伸出去,希望人鱼能像他预想的那样,握住他的手。

 

“Percy。”

 

他说。

 

“我的爱人,请救救我吧。”

 

Grindelwald柔声细语,喊着他从未喊过的称呼。

 

人鱼慢慢地向他靠近,手肘搭在了船舷上。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可是Percival没有亲吻他。Percival抚摸着Grindelwald沾满血污的脸颊,月光让他的眼神看起来复杂且陌生。

 

“我能闻到你说谎的气味,Gellert。”

 

Percival的声音平和,甚至温柔得过了头。

 

“那没关系……我很喜欢,或者说,正是我想要的。一颗心,一颗长满了毛——谎话连篇、自私冷漠、教唆它的主人犯下滔天大罪的心。你知道这样一颗人类的心脏,对于人鱼来说是多无价吗?”

 

人鱼终于亲吻他了。Grindelwald像是被麻痹了一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Percival把他拖进冰冷的海里。

 

Percival撕开他的胸膛,取走了他的心。他咬断了他的骨头,舔过他的血管。

 

“谢谢,Gellert。”

 

Percival舔舔手指,笑得和29年前一模一样。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次杀的GG你们满意吗!!!!

 

总之就是一个,PG扮猪吃老虎纵容GG犯罪最后捕猎成功的故事。

 

什么?你说什么?

 

没有爱,全部都是在演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丧心病狂.jpg

 

 

Leviathan

一份AU套餐【文字是我自己的脑补。

一份AU套餐【文字是我自己的脑补。

猴大飞21

霍格沃茨AU第二弹! 穿校服的四个人。

P2条漫,小黑豹Graves和小狮子GG、小黑猫Cre和小老虎Newt。校霸教你如何反挑衅。(很多私设,战友组提及。

P3小后续,P4对话梗脑洞来源。

霍格沃茨AU第二弹! 穿校服的四个人。

P2条漫,小黑豹Graves和小狮子GG、小黑猫Cre和小老虎Newt。校霸教你如何反挑衅。(很多私设,战友组提及。

P3小后续,P4对话梗脑洞来源。

口✨🌟⭐💫及
摸鱼至死_(´ཀ`...

摸鱼至死_(´ཀ`」 ∠)__    为了玩3p黑魔王不得不和自己抢帕西XD

摸鱼至死_(´ཀ`」 ∠)__    为了玩3p黑魔王不得不和自己抢帕西XD

猴大飞21

剧情向连载第一章(有虐。You are like no other——

剧情走向有个大致构思,想尽力画到带感...这章就憋了好久好难产 ( 捂脸

配歌 Somethin About U - Astronommyy

http://music.163.com/#/m/song?id=36687038&userid=269956046

剧情向连载第一章(有虐。You are like no other——

剧情走向有个大致构思,想尽力画到带感...这章就憋了好久好难产 ( 捂脸

配歌 Somethin About U - Astronommyy

http://music.163.com/#/m/song?id=36687038&userid=269956046

MOONJ

公众之敌x神奇动物 麻鸡与巫师的爱情故事?(并不! ((时间设定都很接近,20世纪30年代初和20年代末的头号大盗&MACUSA安全部部长 变成言情剧都是我的锅.._(:3 」∠)_以及..那句台词真的很撩啊???(对话在第3张图片

公众之敌x神奇动物 麻鸡与巫师的爱情故事?(并不! ((时间设定都很接近,20世纪30年代初和20年代末的头号大盗&MACUSA安全部部长 变成言情剧都是我的锅.._(:3 」∠)_以及..那句台词真的很撩啊???(对话在第3张图片

猴大飞21

霍格沃茨AU,有点小叛逆还打了耳洞的小部长。

P2小短漫,蘑菇看到不同情况下的Graves学长!(Cre:那个黄毛是谁?!

霍格沃茨AU,有点小叛逆还打了耳洞的小部长。

P2小短漫,蘑菇看到不同情况下的Graves学长!(Cre:那个黄毛是谁?!

❖αLIVE。GGAD遠離我

【換頭GG注意】
現在不用搶了, 一人一個Grindelwald. 

【換頭GG注意】
現在不用搶了, 一人一個Grindelwald. 

𝕄𝕌𝕊ℍ 𝕓𝕦𝕫𝕫

這身打扮太帥了!!!一定是穿了部長的小馬甲

這身打扮太帥了!!!一定是穿了部長的小馬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