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idle

20945浏览    365参与
TTTTTT ZZZZZZ

五 你那令我心动的香水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赵美延。”轻声呢喃出这个名字,舒华皱了皱眉,还是和原来一样的,不喜欢她呢!

    怎么说呢,舒华心想,虽然美延学姐长得很好看,待自己也像姐姐那样,但自己就是,不喜欢她呢,对她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当朋友的感觉都没有。

   舒华拍了拍自己的脸,想了想明天艰巨的任务,叹了口气,躺下继续睡了。...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赵美延。”轻声呢喃出这个名字,舒华皱了皱眉,还是和原来一样的,不喜欢她呢!

    怎么说呢,舒华心想,虽然美延学姐长得很好看,待自己也像姐姐那样,但自己就是,不喜欢她呢,对她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当朋友的感觉都没有。

   舒华拍了拍自己的脸,想了想明天艰巨的任务,叹了口气,躺下继续睡了。

    此时(G)-idle公司,总裁办公室,穗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进来的,自己多年的好友。

   “怎么了?我出去一趟,就不认得我了吗?”赵美延两眼弯弯,笑着对穗珍问道。

    “美延姐,你知道,舒华现在是我的秘书了吗?”穗珍拿过一旁的水杯,喝了口水,也笑着说道。

    美延端着下巴,说道:“舒华,小学妹吗?”

    穗珍点点头。

    “你对她有兴趣吗?”美延问道,“如果没兴趣的话,我就出手了,她还蛮可爱的。”

     穗珍怔了怔,没想到美延会这么大胆地问出来,“我对她…”想起当年在学校里的那两年,穗珍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嘴角微翘了翘,“应该是没有感觉的吧,要有的话也是姐姐看妹妹的那种感觉啊。”

    “哦?是吗?”美延看着穗珍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挑了挑眉,“那我就动手了。”

     “嗯。”穗珍一脸都是我同意的表情,丝毫不觉得自己会后悔。

    “你说的。”美延向穗珍确认道。

   “嗯哼,我说的。”穗珍说道。

    “走了!”美延打了个招呼,离开了穗珍的办公室。

    穗珍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起当年在大学里一直跟在自己背后的小家伙,笑了笑,看了眼电脑,伸个懒腰,“做完这些,就回家睡觉!”,又耸了耸肩,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起来。

    ……

   舒华第一次穿着比较职业的衣服,来到穗珍办公室门口,轻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舒华推门进入,走到办公桌前,等待指令。

    穗珍看了眼桌上的电子表。

    “今天到的很早,但还不够,公司一般是八点半开早会,你至少要八点到,整理资料。”穗珍说道,“但今天是第一天,也怪我昨天没有交代清楚,行了,跟我上去开早会,你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早会上会出席的人给我记熟。”

   “内!”舒华笑着说道。

    “好了,走吧!”穗珍站起身来,领着舒华穿过一个办公区,进了电梯。

    因为正常的上班时间都在九点,现在才八点二十,并没有什么人,导致电梯里就只有舒华和穗珍,也因此,舒华可以很轻易地闻到穗珍身上那个独有的香水味。

    舒华轻阖双眼,穗珍学姐还是喜欢这个味道的香水呢。

    那个让自己不住心动的味道。

—————————————————————————————

面姐严重ooc警告,算了,我佛了,随便ooc了,写出来就好了,我发现凌晨真的是我灵感的爆棚时段。

萝
全网最迟的Put It Str...

全网最迟的Put It Straight

全网最迟的Put It Straight

TTTTTT ZZZZZZ

四  我想知道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成功加入了穗珍的舞蹈社团,才刚知道原来学姐的社团叫“H-pop舞蹈社”,只是因为穗珍这个社长太害羞了,才人那么少。但在每次社团节后都会有人踊跃报名,因为穗珍只有在社团节的时候才会上台表演。

    因为大一课表还没完全定下来的原因,舒华的课特被少,于是经常可以在穗珍大三的教室里看到她,穗珍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你听得懂吗?”有一天,穗珍又看到了呆在自己教室的舒华。舒华一惊,还以为自己...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成功加入了穗珍的舞蹈社团,才刚知道原来学姐的社团叫“H-pop舞蹈社”,只是因为穗珍这个社长太害羞了,才人那么少。但在每次社团节后都会有人踊跃报名,因为穗珍只有在社团节的时候才会上台表演。

    因为大一课表还没完全定下来的原因,舒华的课特被少,于是经常可以在穗珍大三的教室里看到她,穗珍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你听得懂吗?”有一天,穗珍又看到了呆在自己教室的舒华。舒华一惊,还以为自己假装听讲实际是看穗珍的动作被她发现了。

    舒华反应过来,迷茫地摇了摇头。

    “噗嗤!”穗珍不禁笑出声,惹得她周围的学生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她赶紧低下头,轻声说:“你听不懂还跟到我教室来听课?”

    “我,喜欢学姐,当然要跟着你啦!”舒华一点都不感到沮丧,笑着说。

   穗珍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家伙说的应该是朋友间的喜欢,腼腆地笑了笑说,“那舒华想不想听懂?”

    舒华点点头,对于学姐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穗珍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张课程表,递给舒华,“这是我的课程表,在我这个上面没有课的时间,你都可以来图书馆找我,我教你。”

   舒华两眼放光,问了句:“真的吗?”,穗珍点点头,转过去专心听讲。

   舒华看着手中的课程表,轻笑了笑,这张课程表她早就有了,学姐她应该不知道,她自己在学校里其实是有个粉丝团的,而且这个粉丝团都是“H -pop舞蹈社”的成员,学姐的课程表早就暴露了。舒华与穗珍斜后方不远处的一个女生对视笑了笑,然后继续“听讲”。

   ……

  下午,到了穗珍的一节自习课的时间,舒华课上的老师拖堂了,舒华看了眼讲台,与旁边的好友打了个招呼,偷偷溜出了教室,往图书馆飞奔。

   眼看着就要到图书馆了,舒华一高兴,没注意路撞到了一个人。

  “呀!”

   “对不起,对不起!”舒华慌忙道歉。

   “没事,小学妹,以后走路要看着点哦!”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

   舒华抬头看到一个把职业装都穿得超级漂亮的女人,“你这是,学姐?”

   女人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职业装,笑了笑,说:“毕业后回来宣讲,不行吗?小学妹。好了,去自习吧!”

   舒华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愣了愣,掏出手机看了眼学校论坛。

  “赵…美延…学姐的,毕业宣讲?”

—————————————————————

 面姐终于出现了,写大三角的我好开森。

Blue.

【碎花】It's love.

[图片]第一次写文

💩一样的文笔,请多多包涵~

内含三轮车🚜


      舞蹈房传出一阵手机铃声,正在练舞的穗珍关掉了音响,边拿毛巾擦拭着脸庞,边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

      穗珍接通电话疑惑道:“雨琦?有什么事吗?”

       “喂?欧尼啊,你快来Cube酒吧一趟,舒华她喝醉了,赖在吧台不走,我拖不动她!”雨琦着急的说着。...


第一次写文

💩一样的文笔,请多多包涵~

内含三轮车🚜



      舞蹈房传出一阵手机铃声,正在练舞的穗珍关掉了音响,边拿毛巾擦拭着脸庞,边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

      穗珍接通电话疑惑道:“雨琦?有什么事吗?”

       “喂?欧尼啊,你快来Cube酒吧一趟,舒华她喝醉了,赖在吧台不走,我拖不动她!”雨琦着急的说着。

      “带她喝什么酒呀,你先看好她,我马上到!”穗珍答道。

      

      Cube酒吧门口,一辆跑车停下,是穗珍。

      她急忙下车,跑向酒吧,进门后她环顾四周,一眼便望见了那黑暗中白的反光的舒华,然后向她走进。

      雨琦一旁解释道:“不知道舒华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喊我陪陪她,结果实际上是陪她喝酒解闷。她喝了很多酒,你回去给她喝点醒酒汤吧。”

      穗珍了解情况后:“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说完就扶着摇摇晃晃的舒华走了。

      宋雨琦复杂的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嘴里默默地说“舒华啊,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穗珍带着舒华到了她们的家门口。

      穗珍发现自己早上出门,钥匙忘记拿了。

      “舒华呀?你的钥匙放在哪了?”穗珍问。

      “………………”舒华没有回答,是真的醉了。

      穗珍只好在她身上摸索着,可对于神志不清楚的舒华来说,这就像是煽风点火,玩火的开端,她哼唧了几声。

      不一会儿穗珍便摸索出了钥匙,开门后就把舒华往床上扶。穗珍刚准备起身帮舒华熬醒酒汤,却被舒华的手拉住,由于惯性一下倒在了舒华的怀里。舒华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撞击,闷哼了一声。

      穗珍有点没反应过来懵懵的,意识到后脸部迅速发热升温,一下就脸红了。舒华也因为酒精的原因,身上温度高得吓人,再加上两人紧密的贴着,周围的温度都变得火热了起来,舒华的体温越来越烫。

      “唔……热……好热啊……”舒华闷闷的说着。开始撕扯着身上的衣服,穗珍连忙制止,没想被舒华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舒华慢慢靠近穗珍吻了上去,穗珍脸红到不行,她并没有推开舒华,因为什么呢?

      因为喜欢啊,很喜欢很喜欢……她一直喜欢着这个之前爱缠着,粘着她的小屁孩。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屁孩不再粘着她了,反而和米妮欧尼走得很近,有点躲着自己的意思。

      穗珍解开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双手环住舒华的脖子,迎合着舒华的所有动作……

      舒华吻着穗珍的嘴唇不断吮吸着,慢慢的……颈部……锁骨……再是胸前……她伸出舌尖触碰着穗珍胸前的小草莓,挑逗着它们,穗珍的身体不自觉的颤动,嘴里发出娇羞的声音。

      舒华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撩火般地在穗珍身上四处抚摸,另一只手则大把大把的揉捏着穗珍的胸部。穗珍轻声喘气,人有些发软,下体也渐渐湿润。舒华见状直接把手朝着穗珍身下探去,指尖开始在穗珍的秘密花园不断滑动着,又引出了很多的水,这时穗珍的花园已湿润得不行。

      

      舒华将指头向花园内滑进,突然猛的抽动了起来…穗珍呻吟着,连勾着舒华的手也夹紧了,有些不适应突然的动作。舒华的手一下一下的冲撞着花园的最深处,穗珍受不了的躬着身子,嘴里发出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舒华抓住夹在腰间的一只腿向上抬起,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身子向前一倾,手随着身子的动作,向着花园的更深处一挺……啊啊嗯!一声娇喘……只见穗珍的身子突然绷紧微微挺起一阵颤动,舒华抽出手指,一道白色液体从花园内喷出……

      房间内到处都是刚刚运动完的痕迹,一丝暧昧的气息弥漫着,两人都喘着粗气。

      舒华累倒在穗珍的身上,嘴贴在穗珍的耳边吐气搬的说:“我…爱你,很爱,是真的…很爱你,我的……”

      穗珍脸红回道:“我也……”话都没说完,舒华继续念道“妮…妮啊”

      穗珍猛的睁眼,妮?“舒华?你说什么?”

      “嗯?妮啊……我的米妮欧尼啊……怎么了,妮?”舒华还不太清醒好奇的问。

      穗珍愤怒的推开舒华,气急道:“叶!舒!华!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谁?!你把我当什么了!!!”穗珍边喊,眼泪也不自主的流了出来。原来……原来她喜欢的其实是米妮欧尼吗?她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她,就因为喝醉了,终于说出了实话,她心里真正喜欢的是米妮对吗?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舒华被一把推倒在床上,她一动不动,头发也肆意散落在脸上,挡住了眼睛,穗珍看不见舒华的眼睛,也不知道舒华的想法,也不确定舒华是否已经清醒……

      舒华突然开口:“对…不起……”

      “你…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米妮欧尼吗?”穗珍嘶哑道。“……”舒华没有回答。

      “好…好,很…好…我知道了…你走吧……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舒华不停摇头“jin jin,不要…我不要这样…”这并不是舒华想要的结果。

      “我们都忘记,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就当你喝醉了,然后……然后我自己犯贱,主动贴着你的……对不起!我只希望你现在离开好吗?我想要单独待会。”穗珍激动的说。

      舒华起身想要靠近,穗珍后退一步喊道:“不要碰我!”舒华愣住了,她低下头眼底都是伤心与自责,只好转身慢慢收拾东西。

      穗珍眼睁睁的看着舒华收拾完所有东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两人对视一眼,穗珍不自在的撇开了头,舒华却向前一把抱住了穗珍呜咽着说:“jin jin啊!我对不起你,我其实……是有苦衷的,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穗珍挣扎的推开舒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很难受很乱。舒华失望的流出眼泪,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穗珍靠着门滑坐在地上失声的哭着。

      舒华没有地方可以去,就来到了雨琦家,可人却非常虚弱,刚敲完门就晕倒了……

      当舒华再次睁眼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了,雨琦坐在床边对着睁眼的舒华说:“舒华啊,你这个病还拖我喝什么酒?不要命了吗?还有你为什么不告诉穗珍?她不会不要你的。”

      舒华往向窗外虚弱的说:“胃癌……没治好的话…jin jin怎么办?正是因为我知道她不会不要我…可如果我离开了……jin jin一个人该怎么办?绝望、痛苦地守着我的坟墓,孤孤单单的过一辈子吗?”她才不能这么自私,让jin jin这样独自难过。

      雨琦叹气,因为这种事是自己不好插手的,这是舒华自己的决定……

      舒华是故意这样,让穗珍对她失望的。可真的事成后,她又好后悔,因为她害怕再也见不到她的jin jin了……

      一个月前,舒华突然胃疼,甚至呕血了一阵时间,最后是在经不住折磨,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胃癌,需要马上配合治疗,不然时间久了病情恶化的后果会不堪设想。

      舒华很害怕,怕自己真的会出意外。她将此事告诉了米妮欧尼,希望她能帮她保守这个秘密,然后陪她天天去医院接受治疗。

      舒华利用这点故意让穗珍对她产生误会,让她误以为自己喜欢米妮欧尼,所以和米妮欧尼走的很近。就连那天晚上喝醉,与穗珍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后,却喊着米妮欧尼也是故意的……虽然通过雨琦的帮忙,在连自己都喝醉了不清楚的情况下,让自己找到了真正拥有穗珍的感觉,可清醒后想到自己的病情,就不得不让穗珍心痛,狠下心故意对穗珍喊着米妮欧尼,希望穗珍对自己彻底失望而远离,因为这样的话,哪怕自己真的离开了,穗珍也不会知道和难过了……

      穗珍很久没有见到舒华了,舒华像是消失了一般,没有音讯没有人影,穗珍现在只想马上见到她,她真的很想她……

      穗珍突然看见床头柜抽屉露出的小角,她打开抽屉发现一张纸,上面着着舒华的病情,穗珍震惊了,手捂着嘴眼泪哗哗的流着,连忙打电话给雨琦问舒华在哪,雨琦告诉她实情,说舒华今天手术,穗珍挂掉电话向着门外跑去……

      舒华躺在病床上,要手术了,她很紧张有些害怕,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这也决定着她是否可以再与jin jin相见……

      等穗珍赶到医院,舒华已经在手术了,大家都在走廊等待,米妮也在,她将事情的起因经过都告诉了穗珍。

      穗珍喘着气倒在走廊的座椅上,双手捂着脸抽泣着,自责自己怎么不早点发现,不但没有照顾她,甚至过分的将她赶出家门,

      说自己再也不想见到她,她……她该多伤心啊……舒华居然还怕自己难过…瞒着自己…自己却这么自私让她难过……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急忙走出来,说:“现在病者失血过多,急需要输血,可血型是RH阴型血,稀有血型,医院的血库此血型的血没有了,需要马上向其他血库调血包过来!”穗珍急忙起身:“医生!抽我的血吧!我和她是同种血型!”医生点头,示意穗珍同他一起进手术室。

      穗珍躺在临时床上输血,她偏头看着舒华,牵着她的手温柔地说:“舒华啊,是我,我是……你的jin jin欧尼,你这个笨蛋,谁让你擅自做主的,你瞒着我我才会真的难过呢,总之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再也不要分开,还有……我也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所以不要质疑我对你的爱,我们以后都要坦诚,有什么事我一定要做第一个知道的人,我也可以成为你的依赖的,知道了吗,我的舒华……”舒华动了动被穗珍牵住的手,一滴泪珠划过眼角没入发间……

      

      “呀!!!”房子里穿出穗珍的叫喊声。“叶舒华!!你再喝酒伤身就没人管你了!!”

      “谁说的,不是还有你吗?”臭屁小孩反驳道。

TTTTTT ZZZZZZ

三  我陷入了爱情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今天开始读大学,在所有人都有父母接送的情况下,她只有一个人,或许是习惯了,她并不觉得孤单。

     但舒华觉得今天是她的幸运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之后会令她魂牵梦绕多年的身影。

    “学姐,你好!”舒华开朗地向社团招新中最冷清的社团招新的学姐打招呼。

   “你…你,想加入,我们社团吗?”极度怕生的毛病徐穗珍到大三了,都没有...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今天开始读大学,在所有人都有父母接送的情况下,她只有一个人,或许是习惯了,她并不觉得孤单。

     但舒华觉得今天是她的幸运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之后会令她魂牵梦绕多年的身影。

    “学姐,你好!”舒华开朗地向社团招新中最冷清的社团招新的学姐打招呼。

   “你…你,想加入,我们社团吗?”极度怕生的毛病徐穗珍到大三了,都没有改掉。

    “嗯,学姐社团是做什么的呢?”舒华问道。

   穗珍还有些怕生,“跳,跳舞。”

    跳舞的社团不应该很多人吗?舒华有些纳闷,“那学姐可以跳给我看吗?”

   “我们,换个地方吧!”穗珍看了下社团招新的地点,深觉自己不能在这里跳。

   “好!”反正闲着也是无聊,还不如跟学姐多逛逛。舒华心想,便跟着学姐往校园里走,走到了一个比较大的社团活动室。

    “这是我们社团活动室。”穗珍介绍到,看着舒华,因为害羞的原因,脸有点红。

    舒华愣愣地看着穗珍,因为室外阳光的关系,舒华一直都看的不是很清楚学姐的样貌,到了室内,舒华才发现,这位学姐的样貌,每一点都像是长在她心坎上一样,就是她喜欢的类型。

   “我就跳一小节。”穗珍害羞地说道,走到音箱边,用手机调开了音箱,放了一首《senorita》。

      音乐放出的那一刻,穗珍的整个眼神都改变了,有点清纯,有带着点妩媚,组成了致命的魅惑。

     看到穗珍跳舞的那一刻,舒华心里只有一个感想。

     我陷入了爱情。

     舒华看着跳完舞后,微微喘息的穗珍,认真地问道:“学姐你叫什么名字?”

     “大三,徐穗珍,工商管理系的。”穗珍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那,学姐你,是单身吗?”

TTTTTT ZZZZZZ

二 美女总裁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跟着宋经理来到了人事部,跟着她来到了经理办公室,却看到了一个女人坐在经理位置上。

    “金总!”宋雨琦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金米妮,语气不善。

     “雨琦,叫姐姐,别老叫什么总什么总的,多生分。”金米妮边吃零食,边说道,然后注意到了跟随雨琦进来的舒华,“她谁啊?新员工?”

     “新的徐总秘...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舒华跟着宋经理来到了人事部,跟着她来到了经理办公室,却看到了一个女人坐在经理位置上。

    “金总!”宋雨琦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金米妮,语气不善。

     “雨琦,叫姐姐,别老叫什么总什么总的,多生分。”金米妮边吃零食,边说道,然后注意到了跟随雨琦进来的舒华,“她谁啊?新员工?”

     “新的徐总秘书,今天刚入职。”宋雨琦说道。

     “徐总秘书啊!”米妮看着舒华,点了点头,“长得挺不错的,辨识度比较高。”

     雨琦一把把经理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看着舒华,“叫什么名字?”

     “叶舒华。”舒华乖巧答道,想着后面关上的门,不知道她们要对自己讲什么。

    “好,舒华,之后我们就要一起共事了,别以为你只是秘书,徐总秘书这个职位要比别人承受更多压力,流言蜚语,当然你也会接触的更多了解的更广。但我要提醒你,一旦签了入职合同后,请你把你在公司里所了解的一切都烂在肚子里,不能对外说出分毫。听明白了吗?”雨琦说道。

     “不是都会签保密协议的吗?”舒华有点疑惑。

     “保密协议是会有,但我们还是会提醒你一遍,希望你能遵守。”米妮在一旁发话道。

      “这是秘书应该做到的。”舒华说到。

      “好…”

       办公室里的呼叫机突然响了,“雨琦,来我办公室一趟。米妮是不是也在你那儿?”

      “是,我带她过来,还有刚刚帮您面试的新秘书。”雨琦走过去按住通话键,说道。

     “好,你们赶快上来。”

      舒华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愣神,学…学姐?

      “回神!”米妮在舒华面前打了个响指,“明天正式工作后可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哦!”

       “哎呀,米妮,少跟她啰嗦,走了!”雨琦不满地说到。

       舒华反应过来,跟着她们上到了18楼,进了总裁办公室。

      舒华看着座位上的人,有点不敢相信,真的是她。

     “舒华啊!好久不见。”穗珍笑着对舒华说。

      “徐姐,你认识她!”雨琦有点惊讶,难怪,这姑娘能当上秘书,“早说啊!”

      雨琦一秒瘫在总裁办的沙发上,连带着米妮一起。

    “嗯,我学妹。”穗珍笑着说道。

    “学姐好!”舒华心里有点沮丧,只是学妹吗?

     舒华看了下瘫在沙发上的雨琦和米妮,再联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胸牌,“学姐,你的轻微脸盲还没好吗?”

     说完这句话后,雨琦看舒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不是,舒华你知道啊。”

     “加重了。”穗珍笑着说。

     “那你…还认得我吗?”舒华有些期待,期待穗珍可以说出她期望的那个答案。

      “当然,当年舒华教我的方法我都记得呢!”穗珍说。

      她都还记得。舒华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深吸了两口气,把眼泪憋回去后,问穗珍道:“我可以,今天就入职吗?”

TTTTTT ZZZZZZ

一 入职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叶舒华看着手中的简历,有点紧张,推开了面前的门。

     呼,希望这次能过吧!

    叶舒华看着面前的面试官不急不慢的翻着她的简历。

    “叶舒华,是吧!”

     “是。”舒华有点紧张,抓紧了衣角。...


小学生文笔,写的不好,大家多担待

————————————————————————————

     叶舒华看着手中的简历,有点紧张,推开了面前的门。

     呼,希望这次能过吧!

    叶舒华看着面前的面试官不急不慢的翻着她的简历。

    “叶舒华,是吧!”

     “是。”舒华有点紧张,抓紧了衣角。

      面试官甲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姑娘,“长的还不错。秘书系的?”

     “是的。”

     “我记得总裁办还缺个人吧!”面试官甲向旁边人对望道。

      “你让小姑娘去总裁办的话,就只有那位了吧!”面试官乙对面试官甲说。

      面试官甲抬头对舒华说:“你可以接受你老板脾气不太好,而且不怎么会说话吗?”

     舒华愣了愣,“当然。”然后自然地答道,觉得这个公司很人性化。

     “那行,没有问题了,今天先去人事部报道,明天来上班。”面试官甲道。

     “谢谢!”舒华惊喜地说道。

     “好了,没你事了,出去吧!”面试官丙和蔼地说道。

      舒华对面试官鞠了个躬,推门出去了。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个长得很可爱地女人。

      “宋总!欸,正好,这里有个刚面试通过了的,你顺便领去人事部呗!”里面的面试官也看到了这个女子的身影,大声喊到。

      “让一让!”低沉的声音,让舒华差点没反应过来,怔了一瞬后,立马侧过身,让女子通过。

       看着女子娇俏的背影,舒华心想,声音和外貌反差也太大了吧!

      “哪一个?”女子环视一周,“门口那个?”

       “对!”面试官说道。

       “你准备把她送到徐总哪儿!”女子有点生气,“这小丫头,反应那么慢,你送到徐总哪儿!”

       “我反应不慢!”舒华有点不高兴,“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职务!”

      女子又瞧了她一眼,“行,反正有一个月的试用期,到时候要开也不是我开你。走吧,跟我走。”

      女子雷厉风行地走出房间,这时舒华才有机会看清女子身上的胸牌:人事部部长  宋雨琦

—————————————————————————————

       (感觉我把迪迪写的好凶,唉,有点ooc)

X_ta🍒

冷眼

姐弟

oooooc


凛冬将至,秋风卷席着落在路边的枫叶,红色碎片飘飘扬扬的被吹向天空,又缓缓地不由自主地降落。


阳光被云层阻挡住,密不透风的。


天还朦朦胧的亮,上下一片昏昏沉沉的。连楼下买早餐的老板也在揉着眼睛拾掇着要被上班族哄抢的豆浆油条。


赵美延已经在阳光投射进阳台之前睁开了眼睛,看看旁边的卷毛小狗笑意就已经爬上了嘴角。...


姐弟

oooooc



凛冬将至,秋风卷席着落在路边的枫叶,红色碎片飘飘扬扬的被吹向天空,又缓缓地不由自主地降落。

  
   

阳光被云层阻挡住,密不透风的。

  
  

天还朦朦胧的亮,上下一片昏昏沉沉的。连楼下买早餐的老板也在揉着眼睛拾掇着要被上班族哄抢的豆浆油条。

   
   

赵美延已经在阳光投射进阳台之前睁开了眼睛,看看旁边的卷毛小狗笑意就已经爬上了嘴角。

   
   

晃晃旁边人的肩膀,在狗狗耳朵旁边 轻声吐气,双臂缠在恋人的腰上,又转过头咬了一口宋雨琦的脸蛋。

   
   

“雨琦啊,起床了,一起去上课吧。”

    
     

     

01

 
  

睡眼朦胧地走进教室,措不及防地被一把搂住脖子,还迷迷糊糊的宋雨琦被拽了个踉跄。

   
   

“嘿,今天又蹭老师的车来的啊。”

   
    

宋雨琦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沙沙的嗓音低声细语的也很有辨识感。

   

“啪”

   
粉笔落在了宋雨琦的桌前,赵美延眼刀凌厉的飞过来,宋雨琦舔舔嘴唇干笑着,不知为何却使得讲台上的人微微愣神,脸上飞上了红霞转过去不理她。

     
     

02

   
    

“宋雨琦!你这人不讲道理哎!”

赵美延因激动变得尖锐的嗓音回荡在空落落的走廊上,手里拿着的是精心准备的午餐便当,上面印了一只兔子和一只长颈鹿。

 

“姐姐,真的不好意思啦,朋友急着找我呢。”

撂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回头招了招手就跑掉的小朋友连掉了钥匙也没察觉,看到的赵美延勾勾嘴角将钥匙塞进了自己的内怀


小朋友就是这样,对外面所有的新鲜事物感到好奇,永远不能耐心在姐姐身旁看着姐姐好看的眼睛慢慢靠近,急性子也不会等赵美延做好心理准备想和宋雨琦度过余生的宣言吐出第一个字。

  

赵美延拿着戒指的手紧了又松。

     

     

     

03.

     

“喂,不是吧,宋雨琦你有没有用心准备啊。”   

黄礼志不耐烦的抱怨又加重了宋雨琦对自己的讨厌,强硬的口气在这时显得也无可奈何。拍拍裤子上的灰尘将刚点燃的蜡烛吹灭。宋雨琦坐在台沿上。

     

“让我想想。”

    

“就这样吧..张扬是张扬了点..”

宋雨琦小声的自语让黄礼志的猫咪眼睛眯了又眯。

    

“什么?”

    

“来吧,在门口摆吧!”

宋雨琦稍显释怀的语气毫无疑问的稍稍增长了[表白小组]的士气。

     

众人将蜡烛摆在了门口的路上,害怕会有风将蜡烛的火焰熄灭,去杂货铺买了包镁粉仔细撒在每个蜡烛的烛心上,仿佛是为告白成功增添些不可说的希望。

      

眼看着手表的指针转过了本来的时间一圈又一圈,受不了首尔毫不留情的秋风,宋雨琦跑进了居民楼的走廊里。

     

“雨琦啊,你姐姐不会生气了吧。”

好友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却看到卷毛小狗眼睛红红的,委屈的眼角仿佛随时都会溢出眼泪。

     

     

04.

    

赵美延特地将车钥匙落在办公室并在保安锁门离开的时候才假装想起来,为自己可以走回家买酒找了个条件。

    

醉眼朦胧地看着黑色海棉上放着的Mano Diamond

是宋雨琦曾经和自己提过的最喜欢的戒指品牌,旁边还有和庄严气息不同的兔子贴纸。

    

是赵美延给小孩喘息的机会。

  

 

    

05.

 天已经暗下来了,与蒙蒙的亮很好区分,至少在赵美延眼里是这样。

   

明明以前在赵美延眼睛里,每走一步便是放松身体的每一块骨头。

 

今天恰好相反,赵美延一步步走向自己不喜欢又不得不和小孩讲清楚的地步。

  

嘈杂的声音打乱了赵美延心里打好的草稿,有些好奇的向四周望。

    

     

与一个小朋友对视的时候,打电话的动作和躲避的眼神让她很奇怪。她便藏好戒指加快速度向家走去。

  

    

嘈杂的声音又不见了,赵美延嘟囔着“什么啊”

    

每个蜡烛燃起的微弱火光聚在一起使得赵美延想遮住眼睛,今天扰的自己一整天心绪不宁的人就站在火光的前面。

   

背后的朝气冲破了身体拥抱住了赵美延,撒娇地埋向姐姐的脖颈里嗅着整一天都没闻到的温暖的毛巾气息。

    

“..就你一个人完成的这些吗?”

  

不用想宋雨琦也知道赵美延在说什么,摇摇头,卷翘的碎发挠的赵美延脖子好痒,“我让他们回去了。”

   

骨节分明的手覆上宋雨琦单薄的背,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回家好不好。”

    

     

06.

    

“所以姐姐是因为今天没和你一起吃饭才回来晚了吗?”

   

“雨琦忙了一天有吃饭吗?”


   




    






正十一hhhhhh

好久没有回到老福特了哈哈哈哈

画了娟总lionmv的造型!

好久没有回到老福特了哈哈哈哈

画了娟总lionmv的造型!

饭圈魔人狗劫月

祸害括号女团的第二天

我发誓我不是黑

还是那句话

不喜勿喷

喷头都给你打掉

祸害括号女团的第二天

我发誓我不是黑

还是那句话

不喜勿喷

喷头都给你打掉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12

(G)I-DLE 官方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12

(G)I-DLE 官方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饭圈魔人狗劫月

是的我又来祸害了孩子们了

哈哈哈哈嗝

不喜勿喷想掉头宁就喷

是的我又来祸害了孩子们了

哈哈哈哈嗝

不喜勿喷想掉头宁就喷

饭圈魔人狗劫月

括号女团的表情包

@很严格嘀我来抢您饭碗了哈哈哈哈嗝

@很严格嘀我来抢您饭碗了哈哈哈哈嗝

白間賢

loving strangers

看大家被《类似爱情》虐的太惨 突发奇想听到这首歌开了脑洞。

HE 已完结 建议配合同名歌曲《loving strangers》食用


请大家多多点赞评论支持 你的点赞就是我的动力 

https://m.weibo.cn/7350694494/4459824084952366


看大家被《类似爱情》虐的太惨 突发奇想听到这首歌开了脑洞。

HE 已完结 建议配合同名歌曲《loving strangers》食用


请大家多多点赞评论支持 你的点赞就是我的动力 

https://m.weibo.cn/7350694494/4459824084952366


Ray
又再畫一次這張穗珍,換用IPa...

又再畫一次這張穗珍,換用IPad臨摹看看,感覺比上次畫的還像一點😂😂😂還可以用一些模式,但我怕嚇到人就不用了kk

又再畫一次這張穗珍,換用IPad臨摹看看,感覺比上次畫的還像一點😂😂😂還可以用一些模式,但我怕嚇到人就不用了kk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09

(G)I-DLE 官方IG更新:

Minnie
Stay healthy guys!
요즘 독감이 유행인데 네버랜드 감기 조심하구 옷 따뜻하게 입고 다녀요♡
最近有流感 大家多穿些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09

(G)I-DLE 官方IG更新:

Minnie
Stay healthy guys!
요즘 독감이 유행인데 네버랜드 감기 조심하구 옷 따뜻하게 입고 다녀요♡
最近有流感 大家多穿些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09

(G)I-DLE 官方IG更新:

宋雨琦
希望2020年 可以对我们都好一些♡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09

(G)I-DLE 官方IG更新:

宋雨琦
希望2020年 可以对我们都好一些♡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白間賢

类似爱情

18.


被叶舒华压在身下啄吻着,徐穗珍呆滞了,沉溺了几秒钟一动不动。

叶舒华越吻越深,徐穗珍小腹炙热,失去理智般的承接着叶舒华的吻。

口腔内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别人的唇舌,徐穗珍从后脑抓着叶舒华的发丝,肆意的回应着。

叶舒华的嘴唇很软很湿润,她的舌胡乱的在徐穗珍口腔内索取,徐穗珍被吻的透不过气,为了换气错开了脸,紧接着叶舒华的吻又星星点点落在了徐穗珍的脖颈处,叶舒华舔吻着,像小兽一样喉咙里止不住发出喘息。被叶舒华弄到湿的一塌糊涂,徐穗珍难受极了,抓着叶舒华的手就要往自己下身探去,突然,徐穗珍停下了所有动作。


“我这是在干什么?我疯了吗?”


理智回到脑袋,徐穗珍用力推开了叶舒华

“姐...

18.


被叶舒华压在身下啄吻着,徐穗珍呆滞了,沉溺了几秒钟一动不动。

叶舒华越吻越深,徐穗珍小腹炙热,失去理智般的承接着叶舒华的吻。

口腔内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别人的唇舌,徐穗珍从后脑抓着叶舒华的发丝,肆意的回应着。

叶舒华的嘴唇很软很湿润,她的舌胡乱的在徐穗珍口腔内索取,徐穗珍被吻的透不过气,为了换气错开了脸,紧接着叶舒华的吻又星星点点落在了徐穗珍的脖颈处,叶舒华舔吻着,像小兽一样喉咙里止不住发出喘息。被叶舒华弄到湿的一塌糊涂,徐穗珍难受极了,抓着叶舒华的手就要往自己下身探去,突然,徐穗珍停下了所有动作。


“我这是在干什么?我疯了吗?”


理智回到脑袋,徐穗珍用力推开了叶舒华

“姐姐…”

叶舒华嘴里不知道咕哝些什么,又沉沉睡去。


徐穗珍起身坐在床边,口里还残存着叶舒华的味道。转头看着熟睡中的舒华,乌发雪肤,嘴唇微微肿起,因为刚才的吻亮晶晶的泛着红色,看起来极为好看。

“好想要她…”


徐穗珍承认自己心动了 还是对一个女人 一个朝夕相处待她似亲妹妹一般的女孩子心动。


今晚的种种就像一把钥匙,突然就打开了徐穗珍心中的一扇禁忌之门,这段时间里一切对舒华的纵容,爱惜和照顾都有了答案。

这扇门后不知是天堂还是深渊,徐穗珍害怕了,她不敢踏入,也不愿踏入。

她是多么懂事的一个孩子,她怎么能不明白在韩国这样的国情下,同性的感情简直就是为世人所不容。自己一个土生土长的韩国女孩,从小生活在一个连她的梦想都要被阻拦的传统家庭,这种感情,怎么可能会被允许?


徐穗珍太懂得及时止损,打开手机发了讯息


“前辈,我们可以交往几天试试”。


——————


阳光透光床帘照在了叶舒华的脸颊上,叶舒华起身,自己的衣服被换成了睡衣,昨晚发生的一切涌进脑海。


先是遭遇酒吧陌生男子,后来就看到穗珍姐姐,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


脑海中闪过自己亲吻姐姐的画面,好像亲了很久很久,姐姐都没有推开自己。

努力回忆着昨晚的触感,叶舒华抚摸着嘴唇。

啊,真是太想姐姐了,一秒钟见不到就会想念的程度。

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徐穗珍,叶舒华下床,蹦蹦跳跳的在屋子里寻找,“穗珍姐姐~姐姐~”


找了一圈,房间除了自己,连个鬼影都没。叶舒华郁闷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转头看向床头柜,自己的手机被充好了,电是满格,打开手机,看到了穗珍发的信息。


“舒华,我出去一会,回来帮你收拾东西,给你煮了蜂蜜水,记得喝掉。”


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叶舒华没有看懂 拿起手机回了讯息


“姐姐要收拾哪里,需要我帮忙吗?”


发完信息后放下手机 叶舒华穿好拖鞋去刷牙洗漱。


 回来以后徐穗珍的信息过来了


“是帮你收拾搬回去的东西”


搬回去 要我搬走吗?为什么?


叶舒华拿起手机打字回去,“我不要搬走,姐姐为什么要舒华搬走,舒华做错了什么吗?QAQ”

“听话 回来再说”


读完信息的叶舒华整整懵了一个下午。不停的看手机掐表,甚至连发了好几条“姐姐你快回来”“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 “姐姐我好想你”

但都似石沉大海一般的没有回音。


因为太想念徐穗珍 叶舒华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到了晚上十点多 叶舒华都已经在宿舍抓耳挠腮的时候 熟悉的开门声传来。

激动的穿上拖鞋飞奔去门口,正准备给穗珍来个大熊抱 突然看到了旁边的陌生男子,叶舒华的动作僵在了半空中。


男生一米七几的样子 打扮的很帅气 但是口罩和帽子遮了大半张脸。

“你…是…”

“舒华呀,我们先进去好吗”

徐穗珍开口道

“哦…好”


进了房间 叶舒华看到hui脱下外套随手便交给了徐穗珍 徐穗珍接了外套便拿去玄关处挂着。

“自己不会挂衣服吗…要姐姐替你挂…”

叶舒华不满地嘟囔。


徐穗珍挂好衣服坐下,那个人坐在了穗珍旁边,摘掉口罩和帽子。

看到来人的脸 叶舒华倒吸一口气

“hui?hui前辈?”


叶舒华震惊极了 虽然自己不怎么追韩星 但同公司已出道组合的队长 自己是没理由不认识的

这种人平时不应该赶通告吗 怎么有空跑来穗珍姐姐的宿舍 还跟自己面对面坐着?

“你就是舒华吧,很高兴认识你,我是hui”


hui终于看到了清醒的舒华,不由得也在内心感叹,真的是美人,是韩国少有的相貌,清淡素净,就像不染尘埃的一朵茉莉花。


“你好前辈”

开口就是很淡漠的声音 坐在旁边的徐穗珍有点意外,自己平时看到的舒华都是黏黏腻腻的,很少看到她这样冷淡的一面。


“舒华,我和穗珍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

“我和穗珍 交往了”


什么?????交往?????


“你再说一遍 你跟穗珍姐姐怎么了?”


叶舒华猛的站起来 一脸震惊的看着hui


“是的,我从她刚进公司就喜欢她,就在昨晚我们确定交往了。本来是要保密的,但你是穗珍亲近的妹妹,所以穗珍说一定要让你知…”


“穗珍姐姐,他说的是真的吗?”


直接打断hui的话 叶舒华转头就问徐穗珍


徐穗珍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姐姐!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跟他交往了?”


徐穗珍吐了一口气,努力迎上叶舒华的目光,开口道,“是的,我们交往了”


那一瞬间 叶舒华觉得这个世界天旋地转 实在是站不住瘫倒在了座位上,一整天都只喝了蜂蜜水的胃在翻搅,叶舒华突然就开始耳鸣。


模模糊糊看到对面的一男一女着急的扶着自己,听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胸口压了块大石头,难受极了,叶舒华大口呼吸,眼泪泛滥,喉咙哽咽着,转头盯着徐穗珍


“姐姐…你…你是练习生…他是爱豆…你们怎么可以交往…你不要…自己的前途了吗…”


“舒华…你听我说…”


“前辈…你一个出道的爱豆…你自爱一点…不好吗…”


没有想到舒华的反应这么大,hui自知不能再说出什么刺激叶舒华的话语。


“舒华xi…感情这种东西,不是随便可以控制的”


“前辈…你说的好啊…感情不是可以随便控制的…”


叶舒华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再让我跟你多呆一晚吧…姐姐…明天我就走…”叶舒华努力的走过去蹲在徐穗珍面前,近似乞求的口吻。


“好…”


“前辈,你先回去吧…”

徐穗珍抬头看着hui。

看到穗珍的眼眶也红了一圈,hui知道今晚确实没有留下的必要。


“那你们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徐穗珍起身送hui到了门口,关好门后转身就看到叶舒华瘦弱的身躯单薄的站着,望着自己。


一阵怜惜涌上心头:


“吃过饭了吗…”


“没有”


“想吃什么,我给你…”

“不用了,姐姐…你觉得我还能吃得下吗?”


徐穗珍默不作声。


“姐姐…刚刚他说,感情不是可以随便控制的对吗?我以前好傻,从不明白我对你是什么感情。”


“舒华…你不要说了”


“姐姐。我喜欢你,我已经喜欢你好久了,从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


“舒华,别再说下去了”


“可是我不明白,我觉得女生与女生之间不存在喜欢,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我想亲吻你,占有你,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舒华,我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08

(G)I-DLE 官方IG更新:

20200108 @ 제9회 가온차트 뮤직어워즈
-
(여자)아이들이 가온차트 뮤직어워즈 2019년 올해의 월드 루키상을 수상했습니다!🏆
전 세계에서 아이들을 사랑해주시는 네버랜드 여러분 감사합니다❤💜
获得了年度最佳新秀 谢谢世界各地的neverland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08

(G)I-DLE 官方IG更新:

20200108 @ 제9회 가온차트 뮤직어워즈
-
(여자)아이들이 가온차트 뮤직어워즈 2019년 올해의 월드 루키상을 수상했습니다!🏆
전 세계에서 아이들을 사랑해주시는 네버랜드 여러분 감사합니다❤💜
获得了年度最佳新秀 谢谢世界各地的neverland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