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jzzh

329浏览    5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8-18 05:53
拢木煦

【俊哲】贮藏枫糖

       伪现背,细节控,正文4.5k+

       甜饼速打,一场突发奇想的电影。   

     【夜十二时,他与他十指相扣,离开沉默院场于电影未散场时分,至此一生永远,永不散场。】


       自留地,非橘子皮勿扰。...



       伪现背,细节控,正文4.5k+

       甜饼速打,一场突发奇想的电影。   

     【夜十二时,他与他十指相扣,离开沉默院场于电影未散场时分,至此一生永远,永不散场。】


       自留地,非橘子皮勿扰。



       -



       光线略白偏暖,在落雨的空气里恍惚化作湿润雾气,糊在窗玻璃上是暖橘色一团。定神去看触感却并不潮湿,像是茶几下铺展开的地毯,暖乎乎一片,延伸到看不见的边界去。

       初秋将褪未退的高温里,室内居家拖鞋也显得累赘。


       龚俊舒展开双臂,仰头闭眼靠着软沙发垫,他赤脚不安分地踩着毛茸茸暖呼呼长毛地毯,有一搭没一搭拿脚尖去蹂捻两下地毯上软毛。


       弟弟,别晃腿啊,看书呢。横卧在软沙发上拿他大腿当枕头的张哲瀚再次感受到书页细微颠簸,白纸黑字在暖光下震颤成模糊颗粒,终于忍无可忍。垂落胳膊放下举着的纸质书籍,细长手指权当书签卡住读过的前半部分,好笑地对上龚俊视线,说,就一个长毛地毯,这么好玩吗?


       我无聊啊。龚俊不再和地毯较劲,低了头委屈兮兮地看张哲瀚,看暖色灯光映那人眼瞳仿若漂亮琥珀,琥珀里不住千万年带翅小虫,一闪一闪全是他倒影,“张老师,我难得一天不当打工人哎。书比我好看很多吗?”


       张哲瀚其实没想通看书和陪龚俊有什么必然冲突,看龚俊委屈样儿,还是伸长了胳臂扒拉茶几上书签,啪一下夹进书里。花色的硬皮封面与龚俊呼吸灯闪烁不间断的手机在茶几桌面上排排坐,张哲瀚也坐直了身子与龚俊排排坐。


       “弟弟,现在想干嘛?找部片子看?”

       落雨的初秋季节好像格外适合看电影,就着或淡或浓咖啡,是否加奶加糖不重要,有没有拉花图案也不重要。张哲瀚想,重要的是咖啡蒸腾雾气在熄灯暗室里,看不见摸不着,要的就是那一室在热气里蒸腾开的咖啡香。


       或是身旁有这么个人陪着,是否有咖啡倒不见得那么重要。

       “好啊,那今天看什么?”龚俊几乎能对张哲瀚存的几十盘光碟了如指掌,如同他了解张哲瀚居家观影时的各种小癖好。当即站起身说,那我去冲咖啡,片子让张老师挑吧。


       龚俊踩着软软的长毛地毯,走到厨房门口听见张哲瀚叫他,折回身来,正对上灯光下明晃晃亮晶晶一对漂亮眼睛,像刚睡醒的猫崽子,目光都是湿漉漉的。


       “龚俊,去看电影吧。”及肩长发让张哲瀚给睡卷了一小撮,此刻冥顽不灵地乱翘。细长手指随意卷了卷那撮发丝,随意得像他此刻开口说出的话语。

       “我意思是,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吧。”


       -


       黑色素面雨伞分隔高温夜色,上是细雨蒙落敲击伞面,往下是雨水落不到的潮湿天地,隔绝熙攘人群与喧嚣街市。此时此刻仅属于他和他。


       张哲瀚垂落目光看龚俊捏伞柄的那只手。皮肉细腻柔和,骨指瘦长有力,恰到好处的骨骼感,不过度分明也不显孱弱。想这人的手当真万里无一的好看,又慢半拍地后知后觉,他心血来潮随口一说,怎么还真就这么出来了。


       那时龚俊折身回来把他乱飘的一撮卷毛收拾好,拿手机去小程序找排片场次。张老师想看什么题材啊,动作剧还是恐怖片?喜剧还是悲剧?


       此刻电影题材和咖啡拉花一样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张哲瀚歪头靠在他肩上说随便,顿了顿又补一句,挑个角落的位置啊,做贼还知道要心虚呢,别整得太明目张胆。


       “张老师,这么见不得人的?怎么还要挑角落的位置啊。”问题被留到二人撑伞步行电影院的途中。龚俊笑着说,张老师,同样的价钱不同的观影体验,这可有点亏啊。

       张哲瀚这才从他修长手指上撤回视线,凶巴巴一句,龚老师,好奇心害死猫,你好奇得太多了。


       “我哪舍得害你呀。我出钱买票,出力陪张老师看电影。好奇一下总不过分。”龚俊停了脚步,微垂视线填补五厘米身高差,笑容和得了便宜又卖乖的路飞很有那么些异曲同工之妙,“张老师,知道一般什么人会选坐角落嘛?”


       张哲瀚没好气地扒拉开他脑袋,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一小片,丝丝绕绕的温度直蔓延着爬到脸颊。


       “去看电影又不干正事的人。”大型犬类再度不请自来地凑到他耳边吹热气。张哲瀚低头看表借此掩饰小心思被戳穿,没好气地说,还有十五分钟,再闹就赶不上电影开场了龚老师。

       于是龚俊再度揽了他的肩说乐意效劳,话语里透着的“有你好受”潜台词张哲瀚不是没听出来。于是他勾头再看龚俊,看着看着就开始笑。


       “什么事这么好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张老师不厚道。“略长微卷的发丝末端带着那人温度蹭龚俊脖颈,痒痒的,“怎么老盯着我看啊,张老师。”

        “没看你。”张哲瀚瞥开视线,还是忍不住笑,“在看一只小狗,一只插个尾巴就能当螺旋桨摇上天的小狗。”


       -


       灭了灯的影院里沉在十点半的夜色里,除却大屏随剧情明灭闪动的光线,宛如绿色鬼火的安全出口提示灯是唯一光源。

       正片还没开始,龚俊借着攒动人头里露出的些微光线,修长手指翻找到一颗格外金黄的爆米花,喂到张哲瀚嘴里。


       “唔,好甜。”张哲瀚轻轻倚了他肩头,是平日看剧本那般认真地感受奶油玉米甜味儿,要凑近讲话时龚俊先一步微低了头,送耳朵到他唇边,听他随口点评,“这家电影院还挺良心。有好久没吃过这么甜这么脆的爆米花了。”


       大屏开始播放电影片头的冗长名单,趋于稳定的光线与熙攘观众不约而同沉静下来,总之整个院场安静好多。龚俊在名单上瞥见一个眼熟名字,心想没记错的话,那名制作人和张老师之前好像有个什么合作。


       他避了张哲瀚受伤膝盖,碰碰另一边,示意他去看大屏。张哲瀚瞄到那名字,乐了,凑他耳边和他叨叨合作方相关趣闻。龚俊边听他讲话,修长手指在大半桶爆米花里挑挑拣拣。皇帝是选妃,他是选一颗万里挑一的爆米花投食他唯一正宫,趁他话语停顿间隙喂到他口中。


       影院的爆米花真的很一般,不脆不甜甚至没炸开的一抓一把。可总有人细细挑选,选出奶油味最浓最甜的那一些,在你说累的时候喂给你。

       能觉得一桶爆米花都很甜的人,大抵自己也是甜的。


       真的好吃哎,特别甜特别脆。正片开始,张哲瀚注意力让大屏勾了去,声音放低再放低:“就是嘴里有点干。”

       “饮料等会就到。”龚俊也同步再放低声音,“点的你爱喝的多肉葡萄。”


       张哲瀚低低嗯一声,扒拉龚俊肩头让他再靠过来点,龚俊意会,伸小臂揽过他。张哲瀚毫不客气地把大型犬类当人形抱枕,伸手在爆米花桶里捏出一颗,反手喂到龚俊嘴里。

       “怎么样?是不是真挺好吃的。”


       “嗯,甜,很甜。”随手抓的一粒其实味道很一般,但龚俊在他抽回手指的那一刻轻轻在他指尖吮过一下。张哲瀚终于把注意力从大屏上撤回一些,斜过眼神儿瞪他,活像是让人占足了便宜。而后他感受到脖颈处枕着的小臂与身侧那人同频率抖动,显然是某人强压着些没能憋住的不怀好意的笑。


        张哲瀚势必是要扳回一局的。趁影片分镜光线变暗之际,迅雷不及掩耳地勾了龚俊脑袋偷得一吻。动作之匆忙,甚至磕到了那人门牙。黑暗里清晰一声响,幸而影片正播到精彩处,无人在意角落里一番动静。


       不得不说张哲瀚选的位置很有先见之明。大概是影院先前为了配合疫情防控需要特地隔出来的单独两列,也可能是提前给小情侣准备的无人区域。总之与主观影区隔了一小条过道,他俩又选坐了这两列的最末尾,偏偏他们前两排的座位还都无人落座。临着角落,整一个与世隔绝的无人区。


       “俊俊,你骗人。”做贼心虚地静了一小阵,张哲瀚皱了一点眉头,不信邪地在纸筒里再度翻找,试一颗到自己嘴里,“怎么我挑的都不甜呢。”


       “甜的。没骗你啊张老师。”龚俊拿手指抹过一点他唇角沾的奶油糖渍,抿到自己嘴里,“你看,这不就甜了么。”

        

       -

   

       电影播了四十来分钟,龚俊反压在扶手上的着的手机屏幕倔强地在黑暗间撑出一小道白光。他随即按灭屏幕,垂眸去看张哲瀚。


       被他注视的那人早已收掉两张观影椅之间的扶手,强行把那俩椅子并成一个小沙发,此刻半个上身都懒洋洋地倚在龚俊怀里。显然也注意到屏幕白光,蹭蹭龚俊胸膛,“奶茶?”


       “嘶……要命。张老师别乱蹭啊。”人形靠枕在被蹭的那一瞬突然紧崩住,张哲瀚伸手去摸,隔着衬衫摸得那八块腹肌的分明线条,此刻绷紧了,随着不太稳的急促呼吸上下起伏着。他突然有种难得能欺负到龚俊的错觉,在他怀里无声而得意的笑起来。


       在电影正演到女主堕胎男主出轨的悲情时刻,怀中人愉悦弯起的唇角没能逃过龚俊眼睛。他深吸一口气捉住张哲瀚的手,惩罚似的在他掌心轻掐一把,说,张老师别淘气,安生等着,我先去拿奶茶。

       看他就差把难耐二字写脸上,不难解读出潜台词依旧是,等我回来,有你好受的。


       张哲瀚拾起鸭舌帽反扣到他头上,又将墨镜与口罩给他戴上,整理服帖。左右端详一下,还算满意地晃晃他胳膊,示意他快去快回。


       龚俊在他靠得横七竖八的发丝上再抓两把,温温凉凉,手感好得不得了。张哲瀚摸一把被揉得更乱的长发,作势要锤他。龚俊赶忙顺势抓起手机,沿着地上依稀光标指着的出口溜了。

      

       -

        

       二人装的塑料包装袋搁在影院外面长椅,骑手早已不见踪影。是可以这样的吗?龚俊与着空无一人的长椅面面相觑,长出一口气。

       算了,反正外卖也毫发无损,大家都不容易,就这样吧。


       相比其他在各种大商场或大楼里的影院,这处小影院就格外独树一帜。是很多年前一座西式老教堂改成的,坐落于老街深处,出门便是错综巷落与高大梧桐。


       草叶香混着路边烤红薯与奶油玉米热气,丝丝缕缕在初秋空气里升腾,居然有了点凉意。龚俊再一吸鼻子,西北方向的糖炒栗子香忙不迭灌进他鼻腔,倒像是来自秋天深处的无声邀请帖。


       出来也出来了,顺一袋糖炒栗子回去?糖味儿都钻了他心肺,应该是能够甜的吧?龚俊看着拍了足有六七米长的队伍斟酌着,会不会让张老师等太久?没等他纠结完,有人从身后圈上了他。熟悉的体温和气息,长发痒丝丝地挠他脖颈。


       “张老师怎么出来了?我还指着等会回去,你给我讲讲漏掉的剧情呢。”龚俊倒不意外,侧过身环住他。繁茂梧桐枝叶覆了路灯暖光,他二人在树下暗角静静相拥。


       没一会儿张哲瀚拿胳膊肘捅他,说怎么还想着电影,说得好像你还记得前面剧情似的,忙着挑爆米花做亏心事了吧。此时龚俊已摘了碍手碍脚的墨镜,黑色口罩上一对眼睛弯出好看弧度,亮晶晶的全是温柔笑意。


       张哲瀚看着那双眼睛怔愣,恍惚间缓缓伸手像是要去触碰什么,指尖落在龚俊眼尾。慢慢慢慢往下游移,轻轻轻轻落他唇角。他回过神来与那漂亮眼眸相视,喃喃一句:“龚俊,你眼里……有光。”


       “大概因为一直看着张老师吧。”龚俊捉了驻留在唇角指尖,逐渐攻略城池地包裹了他整只手,一点点往上,最后张哲瀚整个人如愿以偿重归于他怀抱。他蹭到张哲瀚耳边,声音弥散在雨后略潮湿的空气里,路过梧桐枝叶的夜风替千万人看见。

       “张老师,张哲瀚,哲瀚——是你,一直都是你。”

  

       -


       后来二人黏黏糊糊排了好长一段的队,买到糖炒栗子再回影院时,电影也将近尾声。龚俊故意凑到张哲瀚耳边,说这电影票钱花得真不值。张哲瀚正剥一颗栗子,闻言塞到他嘴里,说,龚俊你好煞风景,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龚俊唔唔两下吐出一块没剥干净的栗子壳,拿纸巾包好塞回闲置的奶茶包装袋里,埋怨似的看他,目光里湿漉漉的委屈。张哲瀚摸小狗似的拍拍他脑袋,再捡颗糖炒栗子细致地剥好了,喂到他嘴里。


       糖炒栗子甜甜软软,煨烫得人心尖将化未化,柔软地淌开一片。于是小猫再靠上去心满意足地蹭蹭,果真再插根尾巴,小狗能直接表演螺旋桨升天。


       抒情背景音乐在一室黑暗里响起,偌大影厅里窸窸窣窣抽纸巾的声音,龚俊就着脑袋里依稀的剧情残片拼凑一番,才依稀拼凑出这大概是场悲剧。


       塑料袋里的最后一颗栗子也蚕食殆尽。张哲瀚伸手到他衣兜里拽出张面巾纸草率地蹭了蹭,塞回奶茶塑料袋里。


       他在黑暗里摸到了龚俊搭在膝盖上的手,从小臂到手腕到指尖,一点一点游走过去,像是在摸索黄昏最后一抹路过晚霞的风。而后指骨与指骨穿插,掌心是糖炒栗子煨烫人心的温度。他与他十指相扣。


       此时无声胜有声。龚俊看到张哲瀚眼里亮晶晶的水光,惬意还是别的什么,他都知道。张哲瀚冲他轻轻摇两下头,他会意,借着十指相扣拉起身边人,让无人区彻底重归与无人寂静。


       夜十二时,他与他十指相扣,离开沉默院场于电影未散场时分,至此一生永远,永不散场。


      -


      午夜步行回程途中尽是梧桐树梢映落月影,在巷落青石板明明灭灭。分明没喝酒,大概是今晚的葡萄多肉也醉人。张哲瀚指青石板上皎洁月华,笑眯眯问龚俊,像不像咖啡飘的拉花,奶茶盖的糖霜。

       嗯,挺像的。龚俊看他步伐都不稳了,一把揽他到自己怀里,抻半个肩膀给他靠,又揉他两下发顶安抚他。


      二人步月光往前走,张哲瀚直愣愣盯地上月光不说话,好半天才开口,说,好想再吃点甜的啊。

       梧桐树影切割散落月光,一小块掺和着街灯光影落张哲瀚唇角。龚俊低头去吻,吻那在他唇角明灭的月光。张哲瀚微微闭了眼去回应。


       良久,唇角温度游走至脖颈,月光化作热腾腾气流,轻柔柔吹他耳畔。

       “张老师,这回够甜了不?”


       他在梧桐月色里,贮藏一块人间枫糖,倾尽一生永远,永不散场。

        



        —END—




唐莲子

 @小丫颜颜 @最疯不过浪浪钉🍊 生快!!

紧赶慢赶我继续努力!!不太满意捏脸就先假装捏好了先遮住好了~~

是第一集窗花节度使府的开场。

有时间继续摸。

搓手手,找场景真的是虐死爹了啊哈哈哈。

 @小丫颜颜 @最疯不过浪浪钉🍊 生快!!

紧赶慢赶我继续努力!!不太满意捏脸就先假装捏好了先遮住好了~~

是第一集窗花节度使府的开场。

有时间继续摸。

搓手手,找场景真的是虐死爹了啊哈哈哈。

暖风送君

【俊哲】俊哲极速升温(4)醉酒(1)

❗️ 娱乐圈温柔前辈×白切黑茶道艺人

❗️ 偏纪时向

⭐️     这次短一点 欢迎各位食用~

国庆期间会不断更新的~~~~~~


第四章 醉酒(1)


        在接到导演通知拍定妆照的一周后,张哲瀚提前来到的拍摄地点,一个人坐在化妆室里的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游戏才刚刚开始,张哲瀚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助理不在就只能他自己去开门。


  一开门,就看见了龚俊和他的助理赵晨,...

❗️ 娱乐圈温柔前辈×白切黑茶道艺人

❗️ 偏纪时向

⭐️     这次短一点 欢迎各位食用~

国庆期间会不断更新的~~~~~~



第四章 醉酒(1)


        在接到导演通知拍定妆照的一周后,张哲瀚提前来到的拍摄地点,一个人坐在化妆室里的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游戏才刚刚开始,张哲瀚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助理不在就只能他自己去开门。


  一开门,就看见了龚俊和他的助理赵晨,龚俊看到张哲瀚比他提前到,有些意外,擦了擦额头的汗,笑着说了声:“张老师好!”


  张哲瀚看到龚俊额头和脸颊都有了汗珠,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巾递给他,“快擦擦。”


  张哲瀚拿起桌子上的斗地主继续玩,已经到自己出牌了,看到上个人出了四,他正准备出牌就看见时间不够直接发出去了个“要不起”。


  张哲瀚不自觉的微微皱了下眉头,游戏的声音是外放的,化妆室里充满了欢乐的纸牌游戏音,龚俊看到张哲瀚的表情,以为玩游戏遇到了什么困难,小心翼翼的开口:“张老师,你需要我帮忙吗?”


  张哲瀚从游戏中抬眼望向了龚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让他过来。


  龚俊接过手机,看到张哲瀚的牌数,觉得这牌好打,自信满满的出牌。


  “放心,这局我肯定能赢。”


  刚开始张哲瀚以为龚俊真的能把这牌打好,出了不到两轮局张哲瀚就看到龚俊把自己的顺子拆了,单牌去管这一轮的梅花K。


  等到他出了张2,最大到他出牌的时候,想要出顺子却差一张牌找不到的时候,张哲瀚忍不住出了声:“你刚才已经把这张牌打出去了”。


  龚俊还没反应过来,张哲瀚就捏着他的手点在屏幕上,两个人坐在一起挨得极近。


  张哲瀚每吐出一个字都能打到他的脸上和他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你看这样出牌就可以压住他了”。


  龚俊觉得他的手指有些滚烫,被呼吸拂过的脸颊也开始发热,喉咙微微滚动。


  张哲瀚说完话见龚俊没有应声,向他更靠近了一点,看着他的眼睛,“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龚俊又看到了他眼下的那颗小痣,眼睛主人通过黑棕色眼瞳关切的看着他。


  龚俊微微向后移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对张哲瀚说道:“抱歉,张老师,我打的不好还非要打……”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张哲瀚笑了声,“游戏而已,不用这么往心里去。”


  张哲瀚看见龚俊两只眼睛睁的圆圆的,泪汪汪的看着自己,很像朋友家养的茶杯犬,眼睛圆圆,水润的眼睛让人觉得可爱,看到龚俊这么看着自己张哲瀚觉得自己心里不自觉的软了一半,觉得这个小辈呆萌萌的很可爱,总让人控制不住的想要关心他。


  龚俊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正准备继续跟前辈请教游戏的问题,就感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他顺着视线望过去就看见赵晨坐在沙发上一眼难尽的看着自己。


  龚俊有些疑惑,不知道赵晨又是怎么了,他打开微信,找到赵晨微信回了个问号过去。


  赵晨听到手机提示音,瞄了一眼,看着龚俊直摇头,用嘴型悄悄向他吐出了两个字“完了”。


  完了?什么完了?


  龚俊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脑子里又再想什么。


  正要问的时候,化妆师敲了门进来,后面跟了妆造老师和助理,提着打包小包一堆东西。


  两个人和他们热络的聊了几句,就开始急急忙忙的做妆容。


  龚俊妆容相比张哲瀚要简单一些,就先出来在幕布前站好让灯光师调光。


  灯光不停的移动寻找最好的角度,突然有部分灯光不小心打到了他的眼边,他微微眯了眯眼,刚刚适应了光线就看到一个人穿着青袍竹纹的长袍,只梳一个发髻,其余头发散落在腰间,跟着步伐发丝轻轻摆动,额间碎碎的刘海遮住了部分额头,嘴角抿着笑,灯光打到他的衣衫,走动的时候衣服上的银线都跟着发着光。


  龚俊看到在他身上落下的光,突然想到剧本里的情节,他觉得很奇妙,那一瞬间,他好像真的感受到了光隔着世界,穿入灵魂的鲜活感。


  张哲瀚来龚俊前,看到龚俊的样子,笑着夸道:“导演的眼光很不错,确实很帅。”


  龚俊揉了揉眼睛,一边把前面两绺刘海往后理,一边对张哲瀚说:“我虽然帅,但今天张老师也很OK”。


  张哲瀚被龚俊这句话给逗乐了,正准备说话看到龚俊的脸后就指了指他的嘴唇。


  龚俊有些茫然不知道什么意思,就听到张哲瀚说:“这里有根头发。”


  龚俊想用手指把那根头发从嘴唇上移开,头发丝太细了,龚俊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准备让化妆师拿镜子,就看到张哲瀚垫起脚尖抬起手,手指轻触他的嘴唇,轻轻滑动几下,指尖微触脸颊的感觉顺着脉络敏感的带起了麻意。


  “头低一下”


  说话的人因为垫着脚尖不太舒服有些微微喘气。


  龚俊闻言乖乖弯下了腰。


  他只能看的见那人因整理发丝而挥动了青衫的袖子,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栀子花的清香。


  这一刻,他真想扑在里面醉过去。

  ……



太晚了 电脑没电了 没写完  明天继续加油更新

我把高冷人设改了  大家要记住俊子人设 千万不要被他傻白甜骗到了

今天就到这里了 明天见



唐莲子

假装做完了,其实到现在武戏一个没动手23333

假装做完了,其实到现在武戏一个没动手23333

唐莲子

【岭开播周年纪】以梦为马,天涯再会

纯空镜(主要是为了过其他平台的审核)


【岭开播周年纪】以梦为马,天涯再会

纯空镜(主要是为了过其他平台的审核)


大胆与扭捏~

哈哈哈,每次emo的时候就看看😂😂😂😂

(图源见水印)

哈哈哈,每次emo的时候就看看😂😂😂😂

(图源见水印)

唐莲子

第一次尝试失败,我下班回去做完日语作业再搞一次。


第一次尝试失败,我下班回去做完日语作业再搞一次。


大胆与扭捏~

总觉得隔岸和他们很适配,每次听的时候,就会想到他们。

总觉得隔岸和他们很适配,每次听的时候,就会想到他们。

大胆与扭捏~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爱的最后是无尽的苍穹。——林清玄


(当初入他们两个的坑就是因为在抖音刷到了一张俊俊看张老师的图,然后……再也爬不出来了😂😂😂    话说,有云的那张图片真的好像张老师~  想他。好好生活,皆如所愿。寒暑不常,希自珍慰。)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爱的最后是无尽的苍穹。——林清玄



(当初入他们两个的坑就是因为在抖音刷到了一张俊俊看张老师的图,然后……再也爬不出来了😂😂😂    话说,有云的那张图片真的好像张老师~  想他。好好生活,皆如所愿。寒暑不常,希自珍慰。)

隐居佳佳子
祝龚老师1129生日快乐!!!...

祝龚老师1129生日快乐!!!

“我们要一起过无数个秋冬,无数个四季”

祝龚老师1129生日快乐!!!

“我们要一起过无数个秋冬,无数个四季”

大胆与扭捏~

如果世间太苦,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      

(图源自微博,侵删。)

如果世间太苦,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      

(图源自微博,侵删。)

大胆与扭捏~
就这般望着你,难免我愁愁。

就这般望着你,难免我愁愁。

就这般望着你,难免我愁愁。

大胆与扭捏~

“频繁出现在梦里的人,是你的身体感受到了你的思念,替你见了一面你朝思暮想人。”


“频繁出现在梦里的人,是你的身体感受到了你的思念,替你见了一面你朝思暮想人。”


大胆与扭捏~

人间的爱和是非不是那些布上尘垢的心所能判定的。

人间的爱和是非不是那些布上尘垢的心所能判定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