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k

13502浏览    1231参与
一只古董

【Generation Kill】Gotten 第四章(上)

Fandom:杀戮一代 GK

CP:Brad/Nate

ABO 设定,星际迷航背景AU

前文点此

=====正文======

一小时前。 

寂静的真空之中,骤然爆发出一团硕大的金色火光。然而即便是这样刺眼的光芒,在这无垠的黑暗里依旧显得渺小而无力。如果恰好有人不远不近地经过,没准会误以为自己见证了某颗小行星的诞生。然而只要扫描一下,就会发现色彩绚丽的爆炸云里时不时有不起眼的飞船残骸溢出——那些都基本上都是大型结构框架的小块碎片,其他材料早已在高温之下化为乌有。等那团火光最盛的时候过去,人类的肉眼才得以看清,有几艘飞行器,像是被那团火光迸射出来一般,飞速驶入黑暗之中。 ...

Fandom:杀戮一代 GK

CP:Brad/Nate

ABO 设定,星际迷航背景AU

前文点此

=====正文======

一小时前。 

寂静的真空之中,骤然爆发出一团硕大的金色火光。然而即便是这样刺眼的光芒,在这无垠的黑暗里依旧显得渺小而无力。如果恰好有人不远不近地经过,没准会误以为自己见证了某颗小行星的诞生。然而只要扫描一下,就会发现色彩绚丽的爆炸云里时不时有不起眼的飞船残骸溢出——那些都基本上都是大型结构框架的小块碎片,其他材料早已在高温之下化为乌有。等那团火光最盛的时候过去,人类的肉眼才得以看清,有几艘飞行器,像是被那团火光迸射出来一般,飞速驶入黑暗之中。 

那正是被Godfather临时拼凑起来的“大杂烩”侦查小队。抵不过詹哈德人的进攻,他们只得分批撤退。先知和Meesh由Nate和Brad护送,连带医生,搭载第一艘逃生飞行器离开了那艘装满了詹哈德人的飞船。他们走的时候,Patterson上尉他们还在还击,为他们作掩护。现在,Nate他们已经飞得足够远,远到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场爆炸的余波。他们默默地看着那团还在翻涌着的火光,刚才一瞬而过的几艘飞行器已经失去了踪迹。为了节省燃料,Nate关闭了飞行器上一切会产生额外消耗的功能,包括缩小雷达扫描范围。 

对此Brad颇有微词。他正坐在驾驶位上,调整着航线。他说:"恕我直言,Sir, 我们应该全力一试曲率飞行,我对自己点对点跳跃虫洞的技术很自信,” 瞥到Nate抿起来嘴角,他又赶忙补充道,“你知道的,我以前不是没有做过。” 

他的语气轻松极了,仿佛这是跟平时一样做过千百次的飞行训练,而不是危急存亡的逃生之旅。

Nate不由也笑了:“Brad,你知道我一直对你很有信心。但是,” 他朝后瞥了一眼紧紧闭着眼睛、微微仰头的先知,和六神无主的Meesh,他那双小眼睛里闪烁着惊恐的神色。医生倒是非常镇定自若,表现出了与他一惯痛恨军队的风格完全相反的战斗风采。

“我们要首先确保——” 

 "——平民的安全。”不等Nate说完,Brad就接了下去。 

Nate不再说话,他仿佛若有所思,连续看了Meesh好几眼。Meesh在他注视下,显得更加惊慌失措,但如果仔细辨认,就会发现,他那表情里不是纯粹的惊恐,还夹杂着后悔和犹疑不定。 

“医生,” Nate说,“你来接替我。” 医生立刻应声,两个人调换了位置,医生坐上了副驾驶,而Nate则挤进了狭小的后舱。眼看着他靠近,Meesh眼睛里的惊惧呼之欲出,他本能地想要躲开,后背却只有坚硬冰冷的舱壁。

 “说吧,” Nate对Meesh说,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他体内的瓦肯血统在此刻发挥了它那冷静的极致,以至于Nate都快要变成机器人了。 

“我只是一个商人,” Meesh竭力假装镇定,“我什么也不知道。”

 “如果你找机会杀掉先知,那么你的雇主会更满意的,” Nate继续着他那冷冷的强调,“一路上有这么多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做呢?”

此话一出,Brad和医生都吃了一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保护先知,可是他没有得到命令,他不能擅自行动,哪怕只有一步之遥。先知却镇定自若,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依旧是那副闭眼颔首的姿势,仿佛正在领受神明的启示。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高深莫测地微笑道:“别忘了,你们有更高的使命,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挡。” 

即便是在现在这种紧张的气氛里,Brad和医生都忍不住想要翻白眼。然而Meesh听了这话却缩了缩脖子。Nate没有说话,他继续注视着Meesh,那目光仿佛正在对Meesh做一个全身扫描。Meesh却意外地回敬着Nate的视线。 

空气仿佛结了冰。 

就在此刻,警报突然响了起来。 

飞行器雷达一闪一闪地提示着,有不明飞行物靠近。而他们距离虫洞坐标位置还非常远。Nate看了一眼燃料余量。果断地下命令:“Brad, 我们直接跳跃去虫洞坐标。” 

“收到。”

(TBC)

一只古董

【Generation Kill】Gotten 第三章(下)

Fandom:杀戮一代 GK

CP:Brad/Nate

ABO 设定,星际迷航背景AU

前文点此

==正文分割线==

Nate在一片地动山摇之中睁开眼。有那么一瞬间,他不能确定自己身在何处。 

他可以肯定自己曾一度陷入了昏迷,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Brad的场景。他仿佛回到了“教父”的办公室——确切说是一艘小型巡航舰。他刚一登舰便被一股若有似无的清凉味道萦绕了——这艘舰艇上有至少一打的Alpha,但这个信息素却脱颖而出,因此连Nate也不得不承认,他那波澜不惊的瓦肯大脑对这股信息素的主人产生了些许好奇。 

Nate跟着勤务兵一路向指挥室走去,乘坐升降梯的时...

Fandom:杀戮一代 GK

CP:Brad/Nate

ABO 设定,星际迷航背景AU

前文点此

==正文分割线==

Nate在一片地动山摇之中睁开眼。有那么一瞬间,他不能确定自己身在何处。 

他可以肯定自己曾一度陷入了昏迷,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Brad的场景。他仿佛回到了“教父”的办公室——确切说是一艘小型巡航舰。他刚一登舰便被一股若有似无的清凉味道萦绕了——这艘舰艇上有至少一打的Alpha,但这个信息素却脱颖而出,因此连Nate也不得不承认,他那波澜不惊的瓦肯大脑对这股信息素的主人产生了些许好奇。 

Nate跟着勤务兵一路向指挥室走去,乘坐升降梯的时候,Nate可以肯定,几秒钟之前那个不知名的Alpha刚刚离开这个空间。他所留下的信息素却并未因为密闭的空间而变得更加浓烈,依旧是淡淡的。这真是太反常了,Nate想。 

升降梯悄无声息地划开,Nate看到舰桥的另一头立着一个青年,正一边跟教父说着什么,一边伸手在控制台上指点着。 

舷窗外的墨黑勾勒出他修长结实的轮廓,对于一个Alpha来说,似乎有点不够具有攻击性。一头近乎透明的澄金头发,显然是刚剪过,短得几乎近似绒毛了。他的领章显示他只是一个上士——这说明他没上过星舰学院——然而他却显然丝毫不输于任何一个军官,因为在Nate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同时,他就敏锐地侧过头,目光与Nate相接了。 

他的蓝眼睛清透得好像一汪紫罗兰。Nate想。这么说似乎自相矛盾,可事实如此。瓦肯人从不会搞错事实。 

一声巨响,伴随着刺眼的光束,打断了Nate的思绪。他想坐起来,身体却仿佛与大脑剥离了,丝毫无法动弹,头也剧烈地疼。唯一能够自由运转的只有眼睛。他很快便发现自己并非在医疗舱,而是在隔离舱——用来关押罪犯的那种顶级隔离舱。这种隔离舱由亚德曼——人类目前发现的最为坚固的物质——制成,足以抵挡光子鱼雷的攻击。为了防止omega和alpha的色诱,隔离舱还加上了信息素过滤器。Nate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一直没有完全发泄的庞发大概使他又一次失控了,也许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被当作发泄对象——虽然和一个omega结合并不会受伤,但和一个瓦肯人建立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连结则是一种堪称沉重的契约。没人敢轻易冒险。 

他的思绪不由飞快地略过自己在空间站时对Brad做出的种种举动。Brad真是好样的,这对他很不容易——他闭了闭眼,现在没有时间想别的。隔离舱外一片狼藉,四处都在喷射火花、冒烟,不明液体遍地都是。 

很显然,他们被攻击了——Nate飞快地搜索着脑海中的信息库,根据刚才的巨响造成的震动推算,拥有这种仅次于光子鱼雷量级武器的文明,只可能存在于几个顶级的帝国之间。如果他们现在还在第三象限,那么很有可能是—— 

不待他细想,又是一阵刺耳的轰鸣传来,强光大作,冰冷的机械声响起:“最后通牒,人类,交出你们中间的瓦肯人。否则你们必死无疑。”

 “Computer,开门!”Nate使出全身力气,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试着抬腿,酸楚和疼痛从每一块肌肉传来。 

“对不起,中尉,您没有权限。”AI毫无感情地回答。舱外,敌人又发起了攻击。舰体的震动令人心惊。 

“告诉代理舰长,我要见他。” 

两秒钟后又是AI冰冷的回答:“代理舰长不在线。” 

“什么?”Nate惊呆了。情况比想象得更糟。他迅速在脑海中列出了种种可能,然而每一种都需要他先从这该死的牢笼里出去才行。 又是一次剧烈的震动,几秒钟后,舰体开始倾斜。Nate从床上摔了下来,连着滚了几个跟头,狠狠撞在了角落里。

Brad是他的大副,是第一顺位代理舰长,如果现在他不在指挥室,那么说明情况比他看到的还要严重。他的思绪瞬间滑入了最坏的情况,他有可能失去Brad。 

不。你从未拥有过Brad,何谈失去呢?脑子里细小的声音严肃地说。 

Shit. 他的队友们在为他而拼命,而他却只能蜷在这里,连一跟指头也不能动。Nate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不是一个瓦肯人,或者更糟,一个Omega。

(TBC)

乌鸦

手涂还是很粗糙,底座是自己瞎搞的

手涂还是很粗糙,底座是自己瞎搞的

零霖
一年前刚开工作室的时候注册过账...

一年前刚开工作室的时候注册过账号,现在我又带着作品回来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萌新变成了独当一面的涂装/原型(菜鸡) 

昨天翻出了初中的照片,真的是进步很大辣,以后不光是涂装和手办制作,也希望能制作更多的周边/谷子带给大家。

一年前刚开工作室的时候注册过账号,现在我又带着作品回来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萌新变成了独当一面的涂装/原型(菜鸡) 

昨天翻出了初中的照片,真的是进步很大辣,以后不光是涂装和手办制作,也希望能制作更多的周边/谷子带给大家。

双星。

【KPL队拟/YTGK  &  AGhappy】春之摄影师

【CP有,主GKxYTG无差,副CP为AGhappy(AG超玩会xQGhappy)】

【队拟向】

【时间线2017年春到2020年春】

【有点点虐】


YTG和GK第一次相遇,并非是在2017年9月GK初次进军KPL那会,而是在更早的17年三月末。


那时代表着春日来临的樱花才刚在枝头绽开蓓蕾,橘子花才刚准备将清新的芬芳撒满全联盟,去年冬天枯黄下来的青草还没来得及被新窜出的嫩绿覆盖,就是在这样一个万物恰要开始复苏而尚未完全苏醒的早春,YTG第一次见到了GK。


说起来感觉挺唯美,但事实并非如此。


YTG发现GK的时候,后者坐在KPL比赛场外围的樱花树上,正一手拿...


【CP有,主GKxYTG无差,副CP为AGhappy(AG超玩会xQGhappy)】

【队拟向】

【时间线2017年春到2020年春】

【有点点虐】



YTG和GK第一次相遇,并非是在2017年9月GK初次进军KPL那会,而是在更早的17年三月末。


那时代表着春日来临的樱花才刚在枝头绽开蓓蕾,橘子花才刚准备将清新的芬芳撒满全联盟,去年冬天枯黄下来的青草还没来得及被新窜出的嫩绿覆盖,就是在这样一个万物恰要开始复苏而尚未完全苏醒的早春,YTG第一次见到了GK。


说起来感觉挺唯美,但事实并非如此。


YTG发现GK的时候,后者坐在KPL比赛场外围的樱花树上,正一手拿着单反相机,一手拿着打火机,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香烟,聚精会神地把镜头对准比赛场二楼,不时眯眼按动快门,像是在试图拍到点什么。


“喂!”


如果没点暴脾气和正义精神,YTG也就不叫YTG了——


“干嘛呢那个棕毛的小子?破坏树木?你给我下来!”他当即冲着GK喊到。


后者被前者的大嗓门和暴脾气吓了一跳,抱着单反相机从樱花树上一跃而下,脚尖着地激起一小片飞扬的尘土,伴随着因骤然震动而飘落的樱花瓣簌簌飘落。


他回头做贼心虚似地地瞄了YTG一眼,而后,像插着翅膀一样飞快跑出了比赛场区,速度让素有联盟短跑第一人之称的YTG都为之震惊。


三月艳阳天,像是小偷遇见了贼,这就是二人并不怎么愉快的第一次相遇。


……

因为没进季后赛的缘由,YTG在四月初心情很差,整个人的脾气像充了氢气的气球一样,一点就炸,在和同样未进季后赛的DL吐槽最近发生的奇闻轶事时,嘴里也没少迸出些“你说那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才坐树上偷拍”之类的话语。


也不知道是不是念叨得太多,致使上天降缘降错误牵了红线,YTG在持续十余天的低气压状态后,好巧不巧,又撞见了GK。


彼时GK仍然将单反相机背挎包似的斜背在身上,身着一身白色衬衫,短袖下露出白皙却线条结实的小臂,他举着单反仍对着赛场的方向表情专注,嘴里叼着烟,时不时用右手掸几下烟灰,而后烟灰便落在他大腿下坐着的……


——电线杆上。


“你这人有毒吧……”YTG看见对方稳若泰山地坐在废弃电线杆上,一肚子的火像是包进了凉水里,想发却又发不出来。


“我这回坐在电灯杆上拍照,不算破坏树木吧。”


偏生那人这回自觉理直气壮,没像上次那样一溜烟撤退,而是放下单反之后表情无辜地来了这么一句。


顺带着吞云吐雾,烟气从他两片薄唇中吐纳而出,融进春日的风中消散无踪。


YTG只看着GK手里的烟,没来由地觉得碍眼——他看面前的人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西瓜红色的眼瞳中还透着一股子只有少年时期才会出现的青涩与懵懂,显然是比自己小那么一两岁——也许和联盟新来的那个怪物新人差不多大。


——这样没成年的小孩竟然就抽起了烟。


他从鼻腔深处发出一声杂着愤慨的叹息:


“小子,你拍这么多照片干啥呢……知道的当然知道这里是联盟赛场,不知道的还认为你在拍女生宿舍。”


“不过收集一些情报而已。”GK放下相机,跳下电线杆。


他按了几下十字键,把刚拍下的那几张照片给YTG看,如他所说是调大了焦距之后所拍到的训练室内部的照片。


“我猜…你是KPL的参赛队伍?”GK冲YTG试探性地问道。


YTG边点着头边打量着GK的那些照片,心想是什么样的镜头才能隔着二三十米远把训练室里投影仪投出来的画面拍得一清二楚,无论是战术布局还是版本套路,都清晰可见。


“我今年秋天会加入KPL,顶替在保级赛里降级的队伍,出征九月份的秋季赛。”


“好小子!厉害啊。”


“我说,”GK看着YTG突然从疑虑变成赞赏的表情,有些无奈地挑起了一个新话题,“你有没有情报?关于最近KPL的强队。”


“老牌的豪门,经常有亮眼操作的队伍,或者……最近处于强势连胜期的队伍。”


“哈?你是说那个怪物新人?”YTG几乎条件反射般喊了出来。


他在常规赛和QG交过一次手,那个看着娇小纤细少年却强大得令人难以置信,同时也很懂礼数——遇见16年的老战队们,总开口叫着“前辈”点头问好,不管“前辈”的实力与名声如何。他的脸上总挂着浅浅的,恰好露出酒窝的微笑,可YTG却总觉得那笑容有些生硬,有些疏离。


——像是倔强的武士在被无情的刀刃劈砍得遍体鳞伤后逞强露出的微笑,又像是毫无情感的战斗兵器在被设定了程序之后展现出来的,机械化的笑容。


而他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与统治力,真的就像专门为战斗而生的人形兵器。

……


“前辈!喏!”


直到YTG看见QG把橙汁递给AG时那满怀期冀的眼神时,他才意识到,原来对方真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已经说过,无论你再缠我多少次,我都不会收的。”


……当然,随后当AG近乎冷漠地说出这句话时,对方的眼神又跟死没什么两样了。

……


转眼间已三年过去。


两年前的这个曾经的小孩早已经长大了不少,现在自己和他走在路上时,竟已感觉不到二人的身高差,甚至最近GK的身高隐隐有要再往上窜窜超过自己的趋势。


——明明自己和他算不得什么KPL的元老级战队,但,他们的资历都已经很深了。换句话说,老了。


YTG对于“老”这个词一直没有什么实际性的理解,他知道对于KPL的战队而言,“老”并不是什么坏事,他们的身体并不会真的老去,更不会像哈姆雷特感慨到的那样“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相反,对于战局的理解,对于比赛的掌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打磨得更加纯粹,精深。


可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敢呢?那股少年无畏,拼搏进取的精神呢?那股折龙成凤逆天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心气呢?


它们不也被时间这无情的毒药渐渐侵蚀了,渐渐掩埋了,渐渐磨得一点棱角也不剩了吗?


而不再越塔强干,不再横刀求战,不再偶尔暴脾气呵斥GK两句的YTG,真的还是曾经的YTG吗?YTG觉得自己身体里少年的热血几乎快要流干了,取而代之的,是崭新而陌生的血液,不知来自何处,却让自己像是成了“矛盾”的代名词。


他忽然觉得有些伤感。


“不知不觉春天又要过去了。”YTG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上,把双手搭在栏杆顶,下半张脸埋在衣袖中,小声嘟囔着,“喜欢春天的人没能把春天留住,讨厌春天的人却偏偏永远留在了春天,你说这又算是个什么事。”


“GK,你说,我为了赢下这些比赛…是不是变了很多?”


“没有。”身后人的回答果断得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


GK走到YTG身边点了根烟,幽兰蓝色的火焰一闪而没,尼古丁的气息在GK的口中流转片刻,而后他朝着锈灰色的天空吐出一缕白色的烟雾,将烟灰弹落在天台的水泥地面上。


他从随身背着的相机包里面拿出那架陪了他三年的单反,简单地开机,按了几下十字键,递给YTG。相机里正显示着一张刚拍摄没过几天的照片,照片里是YTG站在比赛场外围的花树前欢呼雀跃的模样。


这架相机曾经只被他用来保存战术资料,为此他没少被TS痛心疾首地吐槽过“好浪费”“心疼你的钱”之类的话,不过,现在它更经常地被用来拍摄人像照片,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哪变了?是嗓门比以前小了还是打法不够莽了?或者是因为时隔多年终于又进了季后赛,觉得不习惯了?”


YTG没有立刻回应他,却罕见地没有劝他几句“少抽点吧,肺不要了?”之类的话语。


他回忆着自己在经年之间所见闻的那些事,老旧的记忆像是被水洇过的宣纸画一样模糊不清,时光早就泡烂了过往,可他却仍然认为,那个孩子应该不讨厌春天吧。


讨厌一种事物可以有千万种理由,喜欢,却一个理由便够。光是17年春季的那次相遇,总决赛那场万人瞩目下的交手,便足够了。


至于更加喜欢春天的人……


YTG想着GK站在自己身后轻笑的样子,双手不自知地抚上脸颊。春之GK永远都会是春之GK,只要明年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能把春季赛初的状态维持得久一些,季后赛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吧。


已经确定进入季后赛区的队伍,将要一同出发转场。离开基地的那天,GK前来送行,自己像只张开了翅膀的飞鸟一样兴高采烈地奔上了大巴车,待到落座后扒着车窗往基地的方向看,才看见那人放下单反,冲着自己的车窗轻轻挥手,笑意里是能化开的温柔。


他没缘由地觉得心情好到了极点,闭上眼扑哧笑出了声。


他只是没注意到AG听见他的笑声后,条件反射般看了看身侧,只看见塞满了日用品装得鼓鼓囊囊的行李包,霎时间那双素来噙着笑意的眸中染上了抹堪称沉重的落寞。


今年春季联盟里少了橘子花的甜香,栽在宿舍楼底的那颗橘子树没能残喘过上个冬天,等到暮春,WE闲来无事去清理掉它残存的树干时,才发现它早已从树芯里枯了个透彻。


……但满园满街的樱花仍又一次如期而至地开放,半透明的花瓣宛若蝉翼一般透着温润的光芒,在这春日四月,白与粉交织一片,绛皓驳色,若丝若缕。嫩绿色的新草,正从春泥中钻出来。


一切历经严冬后重获新生的生命,都生机勃勃。


这便是2020年的春日。






小后续:


因为前往季后赛场地的途中舟车劳顿,大多数战队都在巴车上睡着了,唯有LGD大鹅因为上车前喝了Estar的特浓咖啡,眼睛睁大像铜铃。


LGD大鹅觉得很无聊,LGD大鹅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DYG,你醒着吗?”于是他怼了怼旁边的DYG。


“哈?”后者睡眼惺忪地应了一声。


“好无聊啊,”LGD拍了拍自己的脸,“咱俩古诗接龙怎么样?谁背不上来谁下回请客。”


“……”DYG黑着脸沉默了片刻,忽地嘴角一钩,噙笑点了点头,“行啊。来吧——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就这?”LGD挑了挑眉,“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DYG你当我七岁小孩呢?下一首。”


然而DYG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毛净曲颈断,

炖入大铁锅。

世间何为鲜?

铁锅炖大鹅。”


……坐在他们前面的RNGM忍不住笑出了声。


文明观鹅,请勿投喂,允许食用,炖煮优先。

Rの野望

【硬核宅物】心形流真髓!gk林浩已 哈曼&真吾卡碧尼

KFC怪蜀黍说过能做出此物者必是硬核宅,没想到我就有一个!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表情写实画幅感性的表情,感觉非常性感。卡碧尼是配驾驶员而入的,因为造型而选择了模魂真悟的卡碧尼,做了镜面打磨效果还行,话说两年多没在这里发过贴了,不知道还有多少老人记得我

【硬核宅物】心形流真髓!gk林浩已 哈曼&真吾卡碧尼

KFC怪蜀黍说过能做出此物者必是硬核宅,没想到我就有一个!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表情写实画幅感性的表情,感觉非常性感。卡碧尼是配驾驶员而入的,因为造型而选择了模魂真悟的卡碧尼,做了镜面打磨效果还行,话说两年多没在这里发过贴了,不知道还有多少老人记得我

地球航线C3

还是好粗糙

涂得心力交瘁

明天考完试再改改

还是好粗糙

涂得心力交瘁

明天考完试再改改

次元造物

给灭灭子做的小地台~ 配上灯光效果还错


给灭灭子做的小地台~ 配上灯光效果还错


攸

【完成】碧蓝航线 山城 1/8

2020.4.4完成的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买这个模!

吐槽的地方有很多,首先原型本身就很烂,具体该说是细节和分件烂,好好修堪比自己捏一个,当然我不会捏,所以也很马虎地修,喷得也很马虎,总得来说目标是粗糙地可爱感。

这次水贴很齐全,但是经过这次我知道了有些东西都是表面的,烫金水贴就是个反人类的设计!!!如果上天再给我次机会,我宁可遮盖喷金色也不用烫金水贴,一个又费时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易碎易裂,涂了软化剂软化效果也不好,除了模型外其他都粘的魔性。然后我又很懒,费尽心机贴了大半发现烫金水贴就是垃圾——!但是又不想浪费之前的辛苦,所以不撕了喷了,就这样过去吧。

眼睛水贴也有,...

2020.4.4完成的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买这个模!

吐槽的地方有很多,首先原型本身就很烂,具体该说是细节和分件烂,好好修堪比自己捏一个,当然我不会捏,所以也很马虎地修,喷得也很马虎,总得来说目标是粗糙地可爱感。

这次水贴很齐全,但是经过这次我知道了有些东西都是表面的,烫金水贴就是个反人类的设计!!!如果上天再给我次机会,我宁可遮盖喷金色也不用烫金水贴,一个又费时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易碎易裂,涂了软化剂软化效果也不好,除了模型外其他都粘的魔性。然后我又很懒,费尽心机贴了大半发现烫金水贴就是垃圾——!但是又不想浪费之前的辛苦,所以不撕了喷了,就这样过去吧。

眼睛水贴也有,但是有点灰,鲜艳度不够,而且又想试下水性彩铅,不过就结论来说,这只的眼睛是失败的,同期一起画的翠星石眼睛知道了水性彩铅的用法,所以比这只好很多,但我也懒得重画了。一开始我彩铅直接上的,没错就是削尖了直接画在模型上,发现挂不上去……然后该用油性彩铅,发现好上点但是很不均匀,后来发现笔沾湿刷水性彩铅,沾上颜色后上,既均匀又好。

最后个问题是打桩,这是悬空的动作,原作者就拿figma架子,背后有预留的孔,但是实际发现放不了太久,会摔下来,所以膝盖部分需要个支架。一开始透明支架搜了一圈tb就只有给娃用的那种,买了2个回来,卖家发了3个……(有人说我赚了……我想说册那结果一个也不能用就浪费我九十多块)3个里面只有1个符合我当初下单时的尺寸(我明明问了!但是卖家发的就是和我以为的尺寸不一样)好了我也不是会去吵架然后退的人。最后买了6块钱3cm的立方体解决的,好看又稳。


过程图:

黑发并没有用全黑,而是灰-黑的中间,灰作高光,不过拍不太出。

眼眶是用田宫珐琅,眼睛渐变部分是彩铅。


肤色没变,只是光线关系导致感觉一个白一个黄。而且这个时期正好换新手机,新手机默认无滤镜感觉也像有某滤镜的样子,还没摸索出适合的拍照方式。


上腮红。原本特地新买了田宫人形粉彩套装,用的人还蛮多的,看别人用感觉那3种颜色不错,可我自己用觉得粉色不太合我意,结果还是用回自己原来的粉彩。



看下同期翠星石,上色均匀渐变好很多把。这是用丙烯上了高光的效果。当然因为不同颜料,所以中间都有喷消光隔离打底。过程:透明底漆→肤色→光油→珐琅眼眶瞳孔→消光→彩铅→消光→高光→水性光油


涂了水性光油的,涂的不是很均匀,因为保护漆忘喷了好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有点溶眼睛(理论喷了保护漆不该)


粘起来是个巨大的工程。


成品图:



以上手机拍的,下面卡片机拍的。



以下是4.7拍的,阳光没前几天好。







祖国花朵的未来恒园丁
有画面了 像是月岛在跟acdc...

有画面了

像是月岛在跟acdc视频通话

梦幻联动??(不是

有画面了

像是月岛在跟acdc视频通话

梦幻联动??(不是

冰山想成为杂货铺老板

她真的好漂亮好漂亮但是我太菜了qwq脸和锯手涂,打磨是什么可以吃吗

她真的好漂亮好漂亮但是我太菜了qwq脸和锯手涂,打磨是什么可以吃吗

煙火幻象_Riviera

人真是不能闲着。。

在家没事还是把1:2的Ludens拍辣

果然说不拍都是flag

好重修图时都胳膊疼

时间过的太快,小岛工作室都4周年了

人真是不能闲着。。

在家没事还是把1:2的Ludens拍辣

果然说不拍都是flag

好重修图时都胳膊疼

时间过的太快,小岛工作室都4周年了

攸

【完成】FGO 黑呆 黑saber 校服 汉堡王 1/6

2020.3.4完成的,件是小红帽的,垃圾件,缩水厉害,水贴易碎。

件本身不难,喷起来很简单,就是这套件有毒,做得心力交瘁,一天掉一个小件,最早左手大拇指掉了(洗件晾干后找不到了),第二天一根头发(拿手里,转个身放下来结果没了),第三天是胖次一丝带掉了(喷之前夹夹子上,然后要喷了夹子上没了),我整个就个黑人问号脸,哪里来的黑洞?

地砖很早就搭好了,比上次做的好看,自觉。

眼睛用的水贴,比原本眼眶要大一半,凑合着精度还行就用了,嘴巴也蛮难画的,因为颜色怕弄太死。

总结下问题,基友吐槽我的汉堡王是没有灵魂的黑呆(因为胖次校服不是黑色的),我也觉得(因为发色不满意)。首先发色最后还是和原先预...

2020.3.4完成的,件是小红帽的,垃圾件,缩水厉害,水贴易碎。

件本身不难,喷起来很简单,就是这套件有毒,做得心力交瘁,一天掉一个小件,最早左手大拇指掉了(洗件晾干后找不到了),第二天一根头发(拿手里,转个身放下来结果没了),第三天是胖次一丝带掉了(喷之前夹夹子上,然后要喷了夹子上没了),我整个就个黑人问号脸,哪里来的黑洞?

地砖很早就搭好了,比上次做的好看,自觉。

眼睛用的水贴,比原本眼眶要大一半,凑合着精度还行就用了,嘴巴也蛮难画的,因为颜色怕弄太死。

总结下问题,基友吐槽我的汉堡王是没有灵魂的黑呆(因为胖次校服不是黑色的),我也觉得(因为发色不满意)。首先发色最后还是和原先预想的有差,最后也没改,原本想偏驼色,最后还是偏黄了。然后是校服,还是想再深点。

过程图:




消光上腮红


最后彩铅来几条腮红线



自认为这次不错的鞋子



画白线好累,水性画的



头发用的是郡士某土黄色(调了深浅),最后扫了层透明金


成品图:













张三疯

《Arbiter-01》

最近的作品

《Arbiter-01》

最近的作品

仙丶北冥有鬼名为辰

峡谷录情簿(八十八)起龙

一八年春季赛前,青枫事GK青训,无名小卒耳。时主力老帅中未央边,战绩惨烈,一胜不得。忽某日,张宇辰降青训,环顾十方,点青枫曰:“且试此人。”予中单,自打边。伤痕累累,犹不辱命。宇辰曰:“善,孺子可教。”尽秘授平生中单之学,出装,连招,对线,切c,判势,指挥,衣钵传承,无有不括。经此伐毛洗髓、醒醐灌顶,兼手不释机,梦不忘记,起龙气,登四强,绛紫袍,黄金带,稳坐首发,成队栋梁。

卢家鹏亦本籍籍无名。遇仙阁一歌青眼相待,邀进卡蒂罗,乃崭露头角之始。且其寄语心得颇多,至今受用。

俗语曰:“二月二,龙抬头。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然若固昆山璞玉,无论何时,皆利见大人也。

一八年春季赛前,青枫事GK青训,无名小卒耳。时主力老帅中未央边,战绩惨烈,一胜不得。忽某日,张宇辰降青训,环顾十方,点青枫曰:“且试此人。”予中单,自打边。伤痕累累,犹不辱命。宇辰曰:“善,孺子可教。”尽秘授平生中单之学,出装,连招,对线,切c,判势,指挥,衣钵传承,无有不括。经此伐毛洗髓、醒醐灌顶,兼手不释机,梦不忘记,起龙气,登四强,绛紫袍,黄金带,稳坐首发,成队栋梁。

卢家鹏亦本籍籍无名。遇仙阁一歌青眼相待,邀进卡蒂罗,乃崭露头角之始。且其寄语心得颇多,至今受用。

俗语曰:“二月二,龙抬头。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然若固昆山璞玉,无论何时,皆利见大人也。

攸

【完成】EVA 明日香 泳装

2020.2.24完成的。

瓜总福袋里给的,和基友3个买了3福袋,结果里面太惨,这只明日香件很老,早年有次gk吧瓜总赞助的比赛,这套明日香&对应绫波丽是参赛制定用件,选绫波丽的人多,因为这只明日香捏的不太好,透露着古早的感觉,当初卖的价格好像90还是多少来着,反正很便宜。另外2基友都不要,我正好又做着明日香(指椅子版的事),福袋里我又选走了最划算的东方,所以没人要的我要了,赶紧喷完了事,虽然我这次的重点是为了尝试沙滩底座,其实是为了水景,尝试下来发现水景膏买错了,我该买透明的,结果买了半透,还有说是做水花用的白色水景膏,真不好用,还不如透明水景膏+丙烯涂,顺带下次来套水景专用工具,木...

2020.2.24完成的。

瓜总福袋里给的,和基友3个买了3福袋,结果里面太惨,这只明日香件很老,早年有次gk吧瓜总赞助的比赛,这套明日香&对应绫波丽是参赛制定用件,选绫波丽的人多,因为这只明日香捏的不太好,透露着古早的感觉,当初卖的价格好像90还是多少来着,反正很便宜。另外2基友都不要,我正好又做着明日香(指椅子版的事),福袋里我又选走了最划算的东方,所以没人要的我要了,赶紧喷完了事,虽然我这次的重点是为了尝试沙滩底座,其实是为了水景,尝试下来发现水景膏买错了,我该买透明的,结果买了半透,还有说是做水花用的白色水景膏,真不好用,还不如透明水景膏+丙烯涂,顺带下次来套水景专用工具,木棒刮起来好不顺手。还有所谓的水纹纸,原来要垫在下面用……我以为水景膏涂上去干后可以扒下来…………

明日香本体没太大难度,件很老黄黄的,以及翻得很一般细节什么都没有,我都当没看见了。唯一身体因为没怎么分件,遮盖后倒不是掉漆,是缝没赌好漏漆了,导致胸部肤色重喷了,稍微有点色差但是远看没啥问题。脸部红线是水性彩铅!基友推荐的,好用!!!!现在疯狂沉迷粉彩、丙烯、彩铅。

眼睛手绘,但还是总觉用水贴好,自己渐变、笔痕都很不行,舌头颜色我也很纠结,但是没隔壁汉堡王调的好,嘛算了。

过程图:






头发原本想做渗色,就像隔壁椅子明日香,但是被隔壁汉堡王丢件丢到要退坑,最后一层透明金草草收尾。



成品图:













攸

【完成】VOCALOID 初音 夏洛特音

2013.7完成的,忘记传了,此成品已成尸体,在搬家过程中阵亡了,虽然尸体还在,洗洗修修还是一条好汉,但是我很懒很怕麻烦的,此文就记录下她们曾经的美好。

原本还有去马尾,光头的play,其实还蛮可爱的,但是我图没留档,数字站封面可见。

曾经拍照是背景白纸+底部白纸+翻盖手机。

成品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3.7完成的,忘记传了,此成品已成尸体,在搬家过程中阵亡了,虽然尸体还在,洗洗修修还是一条好汉,但是我很懒很怕麻烦的,此文就记录下她们曾经的美好。

原本还有去马尾,光头的play,其实还蛮可爱的,但是我图没留档,数字站封面可见。

曾经拍照是背景白纸+底部白纸+翻盖手机。

成品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