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illster

30158浏览    257参与
洛可可藝術時期

520

UF

 「嗯...。」皇家科学家Gaster翘着二郎腿看着人类的影片,不得不说这种挑战蛮有趣的。


 说干就干,Gaster 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踏着愉快的步伐前往目的地。


 「机...」正想骂人的Grillby原本在准备开门了,看见Gaster 身边的Gabby 自动收了嘴,一副想骂人却不能在孩子面前说出口的吃鳖样,让Gaster 很满意。


 「你这么大阵仗是要干嘛?」难得休假的紫色火焰看着Gaster 身边绑着摄影机的Gaster Blaster,一副你又想冲三小的脸看着对...

UF

 「嗯...。」皇家科学家Gaster翘着二郎腿看着人类的影片,不得不说这种挑战蛮有趣的。


 说干就干,Gaster 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踏着愉快的步伐前往目的地。


 「机...」正想骂人的Grillby原本在准备开门了,看见Gaster 身边的Gabby 自动收了嘴,一副想骂人却不能在孩子面前说出口的吃鳖样,让Gaster 很满意。


 「你这么大阵仗是要干嘛?」难得休假的紫色火焰看着Gaster 身边绑着摄影机的Gaster Blaster,一副你又想冲三小的脸看着对方。


 「玩游戏」Gaster 轻松的耸了耸肩,迈开步伐踏入酒吧「怎么小火柴,我得要像你一样,满脑子都是女性、烂酒跟黄色废料吗?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是紫色而 不是黄色的。」


 「你这机掰郎就是来....!!」


 「Gabby.」

听见关键字,Gaster 勾起嘴角笑了给上面准备好的Gabby 打了暗号,Gabby 也乖乖的将那桶冰水倒到Grillby 头上,打断了对方没说完的话。


 「Daddy,我做的好吗?Gabby 做的好吗??」Gabby一双紫色的眼睛,在确认桶子里没东西之后,等Blaster降落到能落地的高度,就直接跳下了的Blaster来 到了Gaster 面前邀功。


 「做得很好,我的孩子。」Gaster 笑着摸摸Gabby 的头,看着自家儿子像猫一样不断的蹭着手心。


 反正Grillby会无限复活,做做冰桶挑战也没差。


 嗯? 你说你以为是全裸挑战?


 做全裸挑战我还带Gabby?

 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去做冰桶挑战冷静一下,好好的给我去了解一下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


 哼,至于全裸挑战嘛...


 当作奖励也不是不可以


 「Gabby 今天Daddy 的实验品又不够了。」Gaster 抱起自家儿子,轻柔的说着。


 「Daddy 今天要几个?三个?五个?」Gabby 笑了,他最喜欢替Daddy搜集实验品了!


 「恩...今天要的比较多,活的五个,死的粉末也要五个,Gabby 能做到吗?」这样应该能让Gabby 忙一整天了。 

 「然后在实验室等我,好吗?」


 「好的Daddy!」

小黑火开心的坐着Gaster Blaster 出去了。


 脱下衣服感受着低温...加上被自己的冰水泼湿的室内,感觉温度更低了。


 拿起一边的红酒洒在身上,剩下的半罐一饮而尽...


 「你这机掰郎...!!」Grillby 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种光景,Gaster白皙的肌肤配上了葡萄酒的红。


 嗯,该拉灯了。

WAIBI鱼板

来了美女们——

写了grillster的催燃梗,链接在评论

前篇和后篇都有che

被吞了就私信找我要链接——

来了美女们——

写了grillster的催燃梗,链接在评论

前篇和后篇都有che

被吞了就私信找我要链接——

Eccentric

前3P属350

后2P属我

      头一回感到茶绘如此好玩   还有我是真的想不到Gaster的眼怎么画了


前3P属350

后2P属我

      头一回感到茶绘如此好玩   还有我是真的想不到Gaster的眼怎么画了


Eccentric

!Grillster!注意避雷 微暗示注意

有动作参考/改

我这个傻子一开始画的是骨,后来隔了几个星期再画另一面画成肉了…

挺好,于是一气之下改成半透明肉体(然而自己还不会画,瞎作)

P3像素还糊了...

你给我整挺好

!Grillster!注意避雷 微暗示注意

有动作参考/改

我这个傻子一开始画的是骨,后来隔了几个星期再画另一面画成肉了…

挺好,于是一气之下改成半透明肉体(然而自己还不会画,瞎作)

P3像素还糊了...

你给我整挺好

筬号

注意避雷

紫火和原G

动作有参考

注意避雷

紫火和原G

动作有参考

Eccentric

没别的,自嗨产物

我到底是对“真空穿白大褂”有多执念

没别的,自嗨产物

我到底是对“真空穿白大褂”有多执念

十三州

https://www.pixiv.net/users/682481太太的p站链接,有能力的可以翻墙去点赞 

请不要二转

https://www.pixiv.net/users/682481太太的p站链接,有能力的可以翻墙去点赞 

请不要二转

WAIBI鱼板
美丽的女士,来跳舞吗? 你在对...

美丽的女士,来跳舞吗?

你在对仙人掌说什么呢快去床上睡觉

我要跳舞

谁他妈让你碰的威士忌

美丽的女士,来跳舞吗?

你在对仙人掌说什么呢快去床上睡觉

我要跳舞

谁他妈让你碰的威士忌

WAIBI鱼板
我肝没了兄弟,六十帧 给个红心...

我肝没了兄弟,六十帧

给个红心蓝手不过分

我肝没了兄弟,六十帧

给个红心蓝手不过分

WAIBI鱼板

这是一辆双G的不豪华只有加长的轿车

Ooc注意

是gaster受向

这是一辆双G的不豪华只有加长的轿车

Ooc注意

是gaster受向

WAIBI鱼板

愚人节快乐!乱画了一些奇怪的小漫画(草)
虽说画的是双G,但是感觉没有cp内味
因为sans戏份很少还是不打tag了,怕衫厨暴打我

愚人节快乐!乱画了一些奇怪的小漫画(草)
虽说画的是双G,但是感觉没有cp内味
因为sans戏份很少还是不打tag了,怕衫厨暴打我

Yobiiiii

(避雷注意)

P1 烤尔比和爹爹

P2 lust

P3-P7 原衫se情注意

(避雷注意)

P1 烤尔比和爹爹

P2 lust

P3-P7 原衫se情注意

仇赦赦赦赦赦

【双G】记忆碎片

      两个温柔的成年怪物在地底寻找曾经的记忆的故事。

      *Grillby Gaster曾经是恋人设定

      *Grillby曾经是战士设定

      *和平线背景

      *Bug居多

      Gaster终于得以从核心里爬出来...

      两个温柔的成年怪物在地底寻找曾经的记忆的故事。

      *Grillby Gaster曾经是恋人设定

      *Grillby曾经是战士设定

      *和平线背景

      *Bug居多

      Gaster终于得以从核心里爬出来,这也许不是全凭借他本人的能力,是因为一切似乎戛然而止了。当黑暗不再蚕食、蹂躏他,而Gaster也没有再一次融化,但实验室毫无生机——其实不仅是实验室,而是整个地下世界,找不到一只怪物的踪迹,一切都在寂静里等待着谁人的到来。

      他有些惊慌失措,但其他怪物们都不是仓促的离开,是计划周全的,他们把家具搬走了,把随身物品打包带走,留下他们曾经的住所,前往一个更能令怪物欣喜的场所。

      Gaster在这里寻找着任何怪物的痕迹,连那些熔岩都快要凝固的死寂在无声中蔓延,吊桥晃晃荡荡。再往后面走走就来到了那个怪物们喜欢的雪镇,那里多了一栋房子,凑近看才知道那里是一对骷髅兄弟的家,名字是Sans和Papyrus。他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他们没有成长得这么厉害。

      接着他来到了Grillby的酒馆。曾经那里有一位一直在等着他的火怪物。

      “你好,这位先生。”

      Gaster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在抬头看酒馆的招牌,它再也不亮了,门口被锁上一把大锁,从积雪的缝隙里可以看见里面的桌椅。Gaster有些吃惊的回头,他记得这份声音,一瞬间狂喜起来,他大喊:“Grillby!”

      Gaster以为自己会再也见不到他了,但火怪物很疑惑,他在礼貌的停顿里挖空记忆,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任何与他的回忆。Grillby说:“很抱歉,我们在哪里见过吗?”他看着那位先生极为吃惊的表情,觉得他们并不是初识。

      火怪物的脑袋隐隐作痛,他想起自己的一张照片,他保存已久;因为那张照片有不可描述的力量,那明明是一张单人照,可是作为主人公的自己却为身边腾出位置,那里本应该有人一般。他每次看见那张照片,都会觉得头痛,想要呕吐,并且感到莫名的悲伤,努力回忆就是对一个说不清的人的思念。最后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酒馆的锁被Grillby打开了,他在短暂的寒暄里知道对方叫Gaster,一个神秘的怪物,有点像被敲打过的骷髅,有两道明显的裂纹。Grillby是进来收拾自己的东西的,他在地面的生意渐渐稳定,Grillby终于拥有一点点的闲暇回到地底。他翻出一个马克杯,用自己的能力烧出干净的雪水,这是他曾经在与人类的战场中有时候会这样照顾其他的怪物。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一言不发,Grillby站在吧台后看着身前的Gaster,莫名其妙的认为他真的是自己一位非常重要的人。但是他怎么样也想不起来,自己有关于这位怪物的任何记忆都被世界巧妙的剔除。他继续想着,却发现自己开始掉眼泪——火怪物的眼泪,如同蜡烛快速融化一般,啪嗒啪嗒的,木板痛苦的呻吟;他想不清楚为什么会哭,为什么呢?

      “抱歉,我回避一下。”

      Gaster看着Grillby躲进了储藏间。他下意识的耸肩,刚开始Gaster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欺骗,来自因为自己离开太久诞生的愤怒。不过造化弄人,Gaster现在可以肯定Grillby是因为“决心提取器”的失败而造成的记忆错乱,他大概被完完全全的抹消存在,同时记忆也不会随着自己被释放而即使恢复。

      “抱歉。”Grillby推开门出来了,抱着自己需要带走的东西。Gaster已经把水喝完了,骷髅没有感受温度的能力,但是Gaster觉得这杯水才是自己拥有鲜活生命的见证。他在接下来的对话里悄悄的布下谎言,说自己是一位被困许久的科学家,对面前的事情一无所知;这里多半有一点点诚实的东西,不过他知道另外一些更奇妙的东西,比如他也许在几千几万的时间线里会被人遗忘,而他却活在这个看起来完美无缺得如同刻意制造的时间线里。

      “怪物们都去地面了,至少活得比之前快乐不少。”Grillby为这位“不谙世事”的科学家做了简短的解释,并且觉得他应该跟自己一起去地面,也许Asgore认得他,那位曾经的王应该认识所有怪物。

      “我当然乐意,”Gaster把水杯交还给Grillby,“我还想去其他地方看看,你有兴趣陪我吗?”

      Grillby没多想就同意了,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来地底了,他本来就打算再看一遍就再也不回来,路上有个伴也不至于孤单。他们一起离开,Gaster在Grillby锁上门的时候眺望着不会亮起的雪镇标识和它身后的枯死的新生的树木。他们并肩走着,Grillby怀里抱着一个小箱子——他的私人物品。

      这里的雪杉树长得很密,深绿色在薄雾里若隐若现,再往前就是一个有着相当规模的瀑布群,Grillby得相当小心的通过这里,他不经常来这,火怪物对水这种致命武器还是避得越远越好。

      “小心一点。”Grillby对身后的骷髅说,愣住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牵着他的手。他马上举起那只手以此告诉Gaster自己并无恶意。Gaster的笑声很放松,被瀑布的轰鸣掩盖得极不清晰,他回答:“这没关系,你也许会想起来的。”

      “你说什么?”Grillby听不见后半句,水声仿佛大了许多,不知道是人类信奉的神明作祟还是调皮的水精灵刻意而为。

      “没什么。”

      他们趟过草丛,因为没有人修剪足以让一个孩子完美隐藏身形,稍微仰头呢,就是怪物们所说的“星空”,它们的组成有很多由来:没有被开采的矿石、曾经死去的怪物的魂灵、现在活着的怪物的愿望、不灭的诺言、永世的等待。Gaster小心的触碰一朵回声花,他有点难分辨是谁的声音,他在寂静中太久了,花发出的声音有点像小孩:“我们真的能出去了吗!去地面!去上面!”

      “这些应该是他们走的时候留下的吧。”Grillby退回来,他不喜欢说太多话,走路的时候寂静无声,曾经战斗里养成的不良习惯。

      “你参加过那次大战吗?”Grillby突然问道,他的记忆正在从远端苏醒,在一些回忆里多出了另一个黑色的身影,一切都模糊不清,唯一剩下一句:“我在你背后!”一句渗人却莫名其妙能在战场中安心的话语。

      “当然。”Gaster继续走着,没有继续往下说,暂时的沉默。

      Grillby很疑惑,他的身体比大脑更熟悉Gaster,甚至觉得牵着那只手的理所当然,但是Gaster并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他们接着一起过了桥,Grillby的身体组成是火焰,奇怪的光明、行动的烛炬,Gaster突然认为黑暗不会再次来袭。他们的身边多了一条闪闪的光河,柔柔的蓝光刻画着Gaster的眼眶,两个怪物的脚步安静、不紧不慢,影子在他们身后被拉扯得很长。

      他们在雕像那里借了一把伞,但是他们不会再回来了,这多少有点负罪感,Gaster跟Grillby并肩走着,因为身高差距拿伞时要一直抬着手。不远的地方能够看见城堡,曾经怪物的家。它们蒙着灰色的雾霭,沉默的一言不发。

      “你还打算看那边吗?那些城堡。”Gaster合理的运用一些谎言,好去塑造那个许久没有看过地下的怪物,事实上也大体相似;他在不清楚“决心提取器”这个事件过去后对其他的怪物有什么影响,如果所有人的记忆都没有恢复,那只能说是对他惨淡的惩罚——鲜活的看着熟悉的一切,却丝毫没有他能再次参与的机会。

      “我想看完热域就走,”他们一起停下来的脚步非常合拍,Grillby盯着一块屋檐,“那边有点危险。”Grillby不能保证在那边是否会发生什么突发的事件,他很久没有去过那里,不能当一个适合的领导者。

      “那我们就去热域吧。”Gaster没有任何反对。

      说实话,那些岩浆才和Grillby有更多相似的地方,可惜骷髅永远不能体会他们共同的温度,只能对他们产生的光能出现向往。巨大的核心已经被关闭,没有冰块冷却它了,溅起的岩浆跳到它的躯壳上,迸发出星点橙红的光芒,然后慢慢低沉,最后化为一块漆黑的硬岩石。

      但Grillby头部的疼痛不是因为他们的共鸣,他的脑中回闪着某些稳定的,特殊的片段,他的身边有着谁的身影,声音在脑中不断的被回响放大,他所有的一切失去控制,那团火焰不由自主的丢下所有东西离开。

      “Grillby。”Gaster这么叫他,扫了一眼那尊令自己消失的仪器 ,低沉平静的安抚他,Grillby的状态不对,如同着魔一般,火焰在他身上蔓延、身体颤抖、又一次开始流泪,最后攥住自己的灵魂大口呼吸。

      “Gaster,Gaster!Gaster......”Grillby的神情悲伤起来,开始不相信这一切,他终于想起什么来。火怪物跪在地上抬起头望着Gaster,“Gaster,这一切是梦吗?我是不是终于在梦里能看见你了?”他的焰火终于平静下来,作为防火制品的衣服有几处焦痕,萎靡,凝结,最后变成深深的橙色。如同刚刚拥抱核心的熔岩。

      “Grillby,我回来了。”Gaster对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我回来了。”

      “Sans,Gaster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记得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你刚刚说了谁,Papyrus?”



洛可可藝術時期

練手小日常(?

其实这是我发现没有写完的文OHO 


所以就...练手喽ヽ(゚∀。)ノ


Gabby:马咪你还敢说!!你忘记我忘记多久!连我生日都没更新!


我就、我就...更了三篇每篇写了一千多字,删了一半又写了一千,然后通通没梗嘛...QHQ 

我是你马咪耶!QAQ你凶我!


Gabby:凶你刚刚好啦!我找Grace 去了,掰掰!


呜呜...我儿子生气也好可爱喔QAQ


———————————————

OHO


 Gabby看着一脸呆然的马咪,从刚才他来到现在,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面前看,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马咪坏掉了...

其实这是我发现没有写完的文OHO 


所以就...练手喽ヽ(゚∀。)ノ


Gabby:马咪你还敢说!!你忘记我忘记多久!连我生日都没更新!


我就、我就...更了三篇每篇写了一千多字,删了一半又写了一千,然后通通没梗嘛...QHQ 

我是你马咪耶!QAQ你凶我!


Gabby:凶你刚刚好啦!我找Grace 去了,掰掰!


呜呜...我儿子生气也好可爱喔QAQ


———————————————

OHO


 Gabby看着一脸呆然的马咪,从刚才他来到现在,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面前看,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马咪坏掉了,该怎么修? 急在线等。


 小黑火抱着嘎嘎思考着...嗯? 他是来找​​马咪睡觉的,而且刚刚有为了不让嘎嘎接触卧室之外的空气,还装到无菌真空袋里去了,所以没有脏脏的,而且现在是在马咪卧室,所以没关系。


 小黑火试着从他马咪面前路过去...


 O HO


 再路回来...


 OH O


 然后回到原本的位置...


 OHO


 ……

 急,请问半夜哪里能买到锯子? 突然想把自家马咪的头剖开研究一下里面装了什么,怎么办? 在线等,解答定有厚礼。


 『叮咚』一声有了回覆,小黑火低下头看手机...


 怎么你以为刚刚是我的内心戏吗?


 太天真了( •ꙍ•́ )✧


 『匿名 太阳黑子:别把才华浪费了,我直接给你答案,切开只有可可亚。  』


 『匿名 黑夜的光:...小心别受伤了。  』


 所以我说,为什么爹你会有答案。


 Gabby虽然疑惑,但思考过后觉得挺合理的,自家Daddy 一定做过这种事,毕竟身为皇家•好奇宝宝•科学家,再加上自家马咪是,洛•超级Gaster抖M控•可可,这个 一定是你情我愿下完成的。


 『原po 月亮的小暖炉:怎么把她招回来,她还在发呆。  』


 『匿名 太阳身边的月亮:别拍她,喊我的名字。  』


 『匿名 被月亮绕着转的太阳:或者一杯可可亚。  』


 ——原po已停止留言——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连匿名都那么闪。



 Gabby无言的看着手机,小小的嘴巴夸张的叹了一口气。


 「Dabby!你来找马咪实验吗?」Gaster说喊他,应该是指『用自己平常的方式去喊』...吧?


 我眨了眨眼,看了一圈房间又回头看向出声的Gabby,疑惑的偏头「Gaster?没有啊?你骗...」


 「你刚在想什么!」Gabby生气的(而且可爱的)打断他马咪的话并鼓起双颊,他不喜欢有人比他更了解马咪


 「在想要不要做你的抱枕,发呆的时候想抱东西,但我的娃娃都太小只了,而我的嘎嘎(...对,跟Gabby的嘎嘎是一样的)也太小了, 要低头才能蹭,如果做你的抱枕的话...」


 「妳还能再懒一点吗...?」Gabby 无言的看着自家马咪,突然觉得心『特别世界宇宙无敌霹雳超级』的累,我马咪怎么能那么马铃薯...


 妳不是属牛吗?! 给我勤奋啊!  !


 「你等等让我在想会儿。」说罢我又低头下去,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抱枕也有暖炉功能呢...


 Gabby看着又低头下去发呆的马咪,心里是崩溃的。


 她马咪怎么可以懒到连叫他都懒了...


 就拍拍手机就好了齁!  ? 很难吗?


 「姆哼..」生气的把脸颊鼓得更大,马咪是低智商的人类、宇宙边缘人、马铃薯,Gabby 默默的在心里碎碎念。


 我两眼无神的盯着面前,思考着究竟人类是怎么出现的时候,我发现眼前有一块黑黑的火焰。


 「马麻你理我嘛...Daddy跟Father去约会了...」我看着眼前,像是要流出岩浆的Gabby,将他举高高。


 「嗯...所以我是可可亚做的。」看著眼前的小黑火,我下了一個結論。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结论...」


 可可亚史莱姆的脑袋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ZEPHYRTALE
“我摸鱼最后摸了这对 他们差不...

“我摸鱼最后摸了这对

他们差不多四十岁……啊啊啊我爱这两个老Gay佬——

这个画面看起来没有很浪漫但是他们这么多年间都在想念对方所以……

*摊手*”


原贴/截图

【翻译:Sheko

“我摸鱼最后摸了这对

他们差不多四十岁……啊啊啊我爱这两个老Gay佬——

这个画面看起来没有很浪漫但是他们这么多年间都在想念对方所以……

*摊手*”



原贴/截图

【翻译:Sheko

饿死在北极圈的企鹅

【双G】Two Worlds

【双G】Two Worlds


*不太确定这么打tag好不好,如有不适敬请指出,立即改正。

*一个脑洞,原G闲得无聊到Underfell逛了逛的故事。

*Grillster,顺序有意义。

*我为冷圈添把火!……好吧只是小火星而已。

*ooc,私设如山,逻辑无,语句乱七八糟,不是什么好文章,慎入。


————————————————————————————


   Grillby第一次见到那个阴阳怪气的骷髅是在一个雪夜。


  窗外是怎样的气氛不得而知,只知道窗内灌满了火一样的淫靡,角落的...

【双G】Two Worlds



*不太确定这么打tag好不好,如有不适敬请指出,立即改正。

*一个脑洞,原G闲得无聊到Underfell逛了逛的故事。

*Grillster,顺序有意义。

*我为冷圈添把火!……好吧只是小火星而已。

*ooc,私设如山,逻辑无,语句乱七八糟,不是什么好文章,慎入。



————————————————————————————






   Grillby第一次见到那个阴阳怪气的骷髅是在一个雪夜。


  窗外是怎样的气氛不得而知,只知道窗内灌满了火一样的淫靡,角落的可疑血迹,女郎们身前右手举着的高脚杯和身后左手中刚刚顺到的钱包,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闷响,劣质香水的气味,笑声,骂声,桌凳翻倒声,酒瓶碎裂声……雪将世界映得格外通透,藏不住罪恶,怪物们只好到酒吧来倒一倒自己的七宗罪。壁炉里的火焰似乎是以欲望为燃料,烧得格外旺盛。


  酒吧老板兼唯一的员工倚在吧台上,痞笑着给浓妆淡抹的猫妖们递去一枝深蓝色玫瑰,转身调起了刚刚某位不怀好意的男士点的一杯恶魔坟场,华丽繁杂的手法引来阵阵叫好声。装模作样行了一礼,便无意间偏头望见吧台边上坐着的黑影。


  格格不入。他坐在这里,浑身上下都刻满了“违和感”三个字,宽大到有些不正常的黑色长袍似乎是制造出了一片黑夜,大半张脸都被掩进兜帽中,身上带着独属于雪夜的沉静凉意,丝毫感受不到正常怪物或多或少的残暴杀气。就是这样散发着诡秘气息的异类,却没有引起任何怪物的注意——酒吧的门有被推开过吗?


  这个怪物,到底是真的纯良无害的异类,还是凝了太多血腥而沉淀成的黑曜石?Grillby更倾向于后者。思虑片刻还是倾身过去笑问道:“要喝点什么吗,先生?”


  客人抬起头,似乎是因为诧异而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一个礼貌优雅的微笑绽开,隔着灯光显得有些疏离且虚幻:“我想……一杯黑咖啡吧,谢谢。”


  “哈,来酒吧喝咖啡,真有意思。”嘴上说着不饶人的话,却还是把在角落放了不知多久的咖啡机拿出来,耳边传来几声淡淡的轻笑,像是大提琴在空旷阁楼里流出的乐曲,却夹杂着电流的滋滋声。咖啡机运作着发出嚓啦嚓啦的声音,苦涩香气漫延开来,在灯红酒绿中分隔出一片堪称“安详”的区域。


  他看着他捧着咖啡杯小口啜饮,似乎是有些烫了。无法抑制的好奇心逼得Grillby不禁想搭搭话,却少见地穷了词,斟酌了半晌才找回平常的状态,手肘撑在桌面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是不住这里吗?”


  “嗯……可以这么说吧,”他眨了眨眼——或许是眼眶?脸上的笑容带着令人生厌的故弄玄虚,“以前没来过这里的这里。”


  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火怪一向讨厌这些意味不明的东西,但又不好继续询问,只得勉强压下烦躁,又往前凑了凑,先报上了自己的名字:“Grillby,你呢?不介意的话可否……”


  “Grillby——!”


  熟悉的低沉声音传来,被叫到的老板下意识回身低头一看,某只骷髅带着血腥气笑望着他:“又在跟谁搭讪呢?”


  “你怎么老在关键时刻过来??”正在撩人的火怪非常不满,“这位……”


  火怪伸出的手僵住了,跳跃的火星正在空荡荡的空气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怎么,又被甩了?”Sans顺着火焰望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有。”Grillby顿时有一种热脸贴上冷屁股的愤恨感,身上火苗蹿动地更猛烈了些,“只是碰上了个阴阳怪气还不付钱的脑残,而已 。”








  Grillby第二次见到那个赖账的混蛋是在……另一个雪夜。毕竟是Snowdin嘛。他没蒙着那堪称诡异的斗篷,倒是换了件长款风衣,还是几乎要融进黑夜的黑,在雪地上反显得格外醒目。Grillby刚想出声,便与那对空洞洞的眼窝对了个正着。


  “是你啊,Grillby,”对方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名字,语气惊讶,脸上却还是那了然一切的笑,瞬息间凑近了许多,“我正想找你呢,上次躲…走的有点急。”


  几枚圆形的冰凉物体被塞进手里,Grillby掂量了一下,大概算是合理的费用,便放进了口袋里。突然想起来之前对这怪物的评价,顿觉有丝丝尴尬顺着脊梁爬上来,弄得怪难受的……奇了怪了,怎么碰到这家伙的时候总会变得这么不像自己?!


  Grillby试图捡回主动权:“哈,我都差点忘了,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迷人的骨啊。可否告知姓名?”说着悄悄从随身带的几枝玫瑰花里抽出一枝来递过去。


  “W. D. Gaster,叫我Gaster就好。”对方面色不改,丝毫没有被撩到的样子,笑吟吟地接下了玫瑰花,“在这个世界里能见到像你这样友好的怪物,我才是该惊喜的那个。”


  艹,好撩。酒吧最受欢迎榜Top 1感到自己地位不保。


  “……咳,你这么晚了是准备去哪儿?”


  “正准备回去。”


  “啊我也是,好像刚好顺路的样子,一起走吧?”


  “好。”


  雪依然在下着,——等等,Grillby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望向天空——一只巨大的、骨制的、双眼冒着诡异的光的兽头,就那么静静地浮在空中,乖巧地替他们挡着雪。


  “What the fuck?!?!”


  “Oh,别害怕,那是我的宠物兼武器之一,很乖的,不会咬怪物。”Gaster还是带着那像是画上去的笑容,十分淡然地解释道。


  “不,我不是害怕,”Grillby偷偷咽了咽口水,“我只是有点,呃,惊讶。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科学家。”


  “哈???”


  “像是研究员,之类的。”对方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Grillby还以为会是什么凶残的职业,没想到居然这么安静。借着火光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位科学家的样貌,漆黑的眼眶边泛着一圈乌青,似乎是常年熬夜导致的,左右眼还分别有上下两道裂痕,并不是特别骇人,反而增添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有什么好看的。”Gaster突然转过头去向前走,Grillby恍然间似乎看见他脸上泛起了蓝晕,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半天,“很好看,”他快步跟了上去,“真的很好看,相信我。你平常工作,很累吧?”


  Gaster一愣,步子略略放慢了点,眼里又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你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


  孩子们会问我父母什么时候回来,父母们会问我孩子能不能回来,国王会问我项目进展到了什么地步,王后会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有你,问了我一个这样的,奇怪的问题。


  而且是用肯定句的语气。


  Grillby开始手足无措了起来,他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阵漫长的,漫长的沉默。


  “累,”把脸埋在风衣领子后的骷髅终于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火焰终于从这几乎要令怪物窒息的沉默中逃了出来,“很累,非常累,”Gaster的声音里沾着点儿委屈,“写不完的报告和文书,每天靠咖啡续命,只有偶尔能找到几个有意思的实验,做完了还得写报告……”


  Grillby听着Gaster的抱怨,他的脸上终于没有牵强的假笑,撅着嘴唇像是小孩子在向大人诉苦讨糖吃。Grillby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曾也不会像这样当一个安静的倾听者,原本在湿气侵蚀下总让他感觉永远走不完的路这回也短了许多,直到了家门口才反应过来,紫色的魔法颗粒从空中飘落,兽骨隐去,雪花又无声落在二人中间,一个檐下,一个檐外。


  “和你聊天真开心,亲爱的”Grillby倚在门框边,其实他更想把这美人儿约进屋里聊聊,可就是担心会把他惊跑了。“有时间的话,要再来酒吧坐坐哦~”


  “好,我有空就来。”Gaster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很久,等到回头看不见那抹焰色,才任黑色流体覆满全身,消失在茫茫白雪和茫茫夜色之中。








  后来,火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多,Grillby's的常客们都知道他们老板终于有了个没在三天内甩掉他的情人,Sans老是冷不丁瞬移过来试图一睹神秘女友的芳容,可惜Gaster每次都先一步离开。鬼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Sans也不是没有贿赂过Grillby,却只见火老板盈着满眼的宠溺温柔和炫耀道:“我家宝贝不喜欢见别的怪物,算了吧。”


  Sans:“……妈的,没救了。”


  某个晚上Grillby把Gaster压在身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他们拥抱,接吻,紫色的火焰一刻不停地说着调情的暧昧话语,将冰冷的骨头捂暖,揉进身体里,他顺着他的骨缝从上往下吻过去,抚平眉头,撬开牙关,眼泪还没能沾上床单就被舔舐干净。但是床单最终还是湿了,不仅是被泪水。结束后他们面对面躺下,缺乏锻炼的科学家感觉自己骨头全散架了,模糊中被谁搂进怀里,在从未体会过的彻骨的温暖中沉沉睡去。


  然后他们住在了一起,在Grillby的家里。Grillby表示他不会询问或干扰恋人的工作,Gaster刚有了一点感动的想法,急躁的火焰就欺身而上说什么索要报酬,结果被勒令三天不许上床(但是半个晚上便解除了这道禁令)。Gaster回家的时间全看缘分,可无论在什么刁钻的时间点推开家门总能在桌上看见一份装在保温盒里的食物,就算他大多时候不一定会吃而是直接瘫在沙发上睡着,醒来时都一定会在床上并且正对上Grillby的眼睛:“起来吃饭了小甜心~”,然后他们一起吃一顿过于丰盛的早餐或午餐或晚餐,消磨掉整天的时光。


  如果永远这么过下去也挺好。Grillby想。反正我是不会膩,Gasty太可爱了啊啊啊——








  Grillby最后一次见到自家恋人是在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下。那时他们并肩走在路上,快到家门口时,本来在安静倾听的Gaster突然搂住Grillby的脖子吻上去,Grillby被惊的愣了一下,等到冰凉舌尖滑进口腔才反应过来,迅速回搂住对方的腰肢占据主导地位,不甘示弱地把火舌探进他的牙关。Gaster几乎要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推开Grillby,大口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怎么了,今天这么主动?”Grillby的手还在不安分地游走着,却出乎意料地没被打开,敏锐查觉到恋人的不正常。


  “……有点,不好的预感。”Gaster把头埋在火焰的肩上,很早以前Grillby就用“你瞒一次我就操一次”这种暴力而有效的方法改掉了他喜欢藏起负面情绪的习惯,“我马上要去实验室,助手说实验出了点小问题。”


  “不会有事的,你只是压力太大了而已,”Grillby拍拍Gaster的肩膀,尽全力斟酌着柔和宽慰的语气,“放轻松,别把自己逼这么紧,不要把咖啡当水喝。”


  “Okay,”Gaster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后退几步,笑了笑,“谢谢你,一直都是。”


  “哪有这样跟老公说话的?顺便,你笑起来真他娘的好看。”Grillby侧身躲过一次攻击,笑着挥了挥手,“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Gaster离开了这个空间。




















  Grillby第一次见到那个似曾相识的骷髅是在一个雪夜。


  窗外是怎样的气氛不得而知,只知道窗内灌满了火一样的淫靡,角落的可疑血迹,女郎们身前右手举着的高脚杯和身后左手中刚刚顺到的钱包,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闷响,劣质香水的气味,笑声,骂声,桌凳翻倒声,酒瓶碎裂声……雪将世界映得格外通透,藏不住罪恶,怪物们只好到酒吧来倒一倒自己的七宗罪。壁炉里的火焰似乎是以欲望为燃料,烧得格外旺盛。


  酒吧老板兼唯一的员工倚在吧台上,痞笑着给浓妆淡抹的猫妖们递去一枝深蓝色玫瑰,转身调起了刚刚某位不怀好意的男士点的一杯恶魔坟场,华丽繁杂的手法引来阵阵叫好声。装模作样行了一礼,便无意间偏头望见吧台边上坐着的黑影。


  格格不入。他坐在这里,浑身上下都刻满了“违和感”三个字,宽大到有些不正常的黑色长袍似乎是制造出了一片黑夜,大半张脸都被掩进兜帽中,身上带着独属于雪夜的沉静凉意,丝毫感受不到正常怪物或多或少的残暴杀气。就是这样散发着诡秘气息的异类,却没有引起任何怪物的注意——酒吧的门有被推开过吗?


  这个怪物,到底是真的纯良无害的异类,还是凝了太多血腥而沉淀成的黑曜石?Grillby更倾向于后者。思虑片刻还是倾身过去笑问道:“要喝点什么吗,先生?”


  客人抬起头,似乎是因为诧异而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一个笑容绽开,很奇怪,是身处异国忽的见到故友的笑,是在黑夜的沼泽里挣扎许久突然见到破晓晨晖的笑,是经历过犹如大浪淘沙般漫长的寻觅后终于找到失去已久的珍宝的笑,是莫名觉得熟悉的令人心疼的笑。


  “我想……一杯黑咖啡吧,谢谢。”


  “对了,我叫W.D.Gaster,好久不见。”


緋影の月貓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47(未來)

在未來...sans已經昏睡很久,火哥因為經濟因素必須外出工作,所以紅鳥在火哥不在時協助,河人跟火哥兩人在討論雙方對於G的感情時,河人意外知道原來火哥跟G有約砲的事實...

河人帶著複雜的心詢問,直到火哥說明一切...

他們還在地底時,火哥一直對於sans有愧疚心,第一次和sans深入接吻差點害死sans,第二次嘗試又造成他們分手,分手期間火哥的心脆弱不堪,所以才跟G發生關係,但是他們倆個並沒有發生靈魂交換的現象。

因為他們倆個並非真的相愛...火哥早就放棄跟G交往,一心只愛著sans。而做愛帶來的"...

Grillby, Sans & little Papy-漫畫搬運47(未來)

在未來...sans已經昏睡很久,火哥因為經濟因素必須外出工作,所以紅鳥在火哥不在時協助,河人跟火哥兩人在討論雙方對於G的感情時,河人意外知道原來火哥跟G有約砲的事實...

河人帶著複雜的心詢問,直到火哥說明一切...

他們還在地底時,火哥一直對於sans有愧疚心,第一次和sans深入接吻差點害死sans,第二次嘗試又造成他們分手,分手期間火哥的心脆弱不堪,所以才跟G發生關係,但是他們倆個並沒有發生靈魂交換的現象。

因為他們倆個並非真的相愛...火哥早就放棄跟G交往,一心只愛著sans。而做愛帶來的"被需要的感覺"支撐火哥走出困境。而火哥也認為那時G似乎也早已對河人有感情...

雖然火哥和sans之後複合,火哥依舊對於跟sans做愛有所顧忌,但他也在怪物自由的那天告知sans,自己跟G有發生關係,他們才順利面對彼此,回歸正常的戀人關係,這也是為何他們自由之後才決定做愛的原因。


我的湯不熱

https://mooncatyao.tumblr.com/post/183020879030/gsp-timeline


目前专厨xg
我好饿 我绝对不允许我入坑嗑的...

我好饿

我绝对不允许我入坑嗑的第一对cp就这么凉掉

我好饿

我绝对不允许我入坑嗑的第一对cp就这么凉掉

老起.

想了一下发现还是把这个单独发比较好。

害,为什么这对闹饥荒了

loog是long大半夜画的,脑子不清醒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

想了一下发现还是把这个单独发比较好。

害,为什么这对闹饥荒了

loog是long大半夜画的,脑子不清醒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