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ta5

29503浏览    672参与
小朋友(๑°3°๑)
我太懒惰了😫! 沉迷gta5...

我太懒惰了😫!

沉迷gta5无法自拔!

小说翻译和原创同人一拖再拖……

大家快来批评我😿

我太懒惰了😫!

沉迷gta5无法自拔!

小说翻译和原创同人一拖再拖……

大家快来批评我😿

Motelentine

Aftermath

黄文 恶心描写有 我在试试发不出去的话就杀人

https://motelentime.lofter.com/post/310b0e92_1c9dfb3c3

黄文 恶心描写有 我在试试发不出去的话就杀人

https://motelentime.lofter.com/post/310b0e92_1c9dfb3c3

hayley_greenleaf

我来冒泡啦!最近做了几个meme

后两张是线上🙃

我来冒泡啦!最近做了几个meme

后两张是线上🙃

板归

搞了麦崔麦的代餐歌单🤧没有粮的日子来听歌恰代餐吧

点我恰代餐 

搞了麦崔麦的代餐歌单🤧没有粮的日子来听歌恰代餐吧

点我恰代餐 

诺𤋮

哑巴杀手(十五) 保护与被保护

          汤米的叫声使所有人从情欲中回来,只见他推开身上的女人,整理身上衣服,再把在场的女人赶走,这样的举动让其他手下也很迷惑。

         "老大,怎么了?"

         "希,她进了医院。" ...


          汤米的叫声使所有人从情欲中回来,只见他推开身上的女人,整理身上衣服,再把在场的女人赶走,这样的举动让其他手下也很迷惑。

         "老大,怎么了?"

         "希,她进了医院。" 

         所有人立刻赶到医院,病床上的人失去了平日的活泼,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头发也跟随主人的状况,失去平日的鲜艳,变得暗淡无色。

         看着带着氧气罩的人及她身上的伤,不禁在想究竟谁可以伤她如此重,以她的身手应该不可能。

         旁边站着的就是收到医院电话之后通知汤米的手下。

         "老大,医院说希小姐是被人发现昏倒在地上,而且身上布满鲜血。"

         "那她怎么样?"

         "医生说并没大碍,只是可能有段时不能活动自如。"

          听到这句汤米才松了一口气,过了几天后,希终于醒来了。

         "你怎么会突然昏倒的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哈?我…"

         "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吧,难道是倾King?"

         "King?"

         "最近洛圣都有很多名人被杀,而凶手应该就是那个King,包括宁斯也是被她杀的,你不会是被她袭击了吧?"

          "哈?应该不是她吧…呀…对了,医生怎样说?"

          "这个呀,医生说你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康复期间会行动不便。"

          "那么我便做不了任务。"

          "这个时候不要管那些任务了,先治疗好自己身体吧。"

          "你先照顾着希吧,以免她又受到袭击。"这句是对我说的。

          "什么,不用了吧。"

          "不能拒绝,你现在身体那么虚弱,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再对你下毒手,找人保护你是应该的。"

         "那不一定是他。"

          怎么说到我很乐意保护你。

         "他在帮派𥚃实力高强,找他保护你是最安全不过的选择。"

         "可是…"

         "不要可是了,就这样决定吧,我要回帮派处理点事,你好好看着她吧。"

         我点了点头。

        汤米走后剩余我和希两人大眼瞪小眼。

        "呀,为什么要由小哑巴来照顾我,我不想一天到晚都对着你。"

         不要说到我很想对着你,而且我也不想一天到晚对着你,我怕有一刻会真的把你杀掉。

         


β

朋友说开飞机来接我

朋友说开飞机来接我

不爱吃车仔面
猫咪共和国✨
早都知道这回事了👌

早都知道这回事了👌

早都知道这回事了👌

陌生世界

崔佛为什么经常一整个星期都不睡觉?

一连一个星期加7天,崔佛菲利普唯一见到的活人就是每天洗漱时镜子中的自己。


并不是他真的这么久没见到活人,而是他只要一醒来就基本在杀人放火。见到的死人太多,崔佛眼中的活人一律被他看成会移动的尸体。


为什么要用一个星期加7天?为什么不干脆说两个星期?这只是一种执念,也许是一种异类的强迫症。类似于,连续上班一个星期后本该休息却不得不加班,于是刻意把加班的时间加上,无论加班多久也不用另一个星期来替代它。因为之前度过的不是一个正常的星期,之前度过的星期没有休假。如果你说你一直工作了两个星期,会被理解成你度过了正常的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休假有保证,劳逸结合。如此一来就没...

一连一个星期加7天,崔佛菲利普唯一见到的活人就是每天洗漱时镜子中的自己。

 

并不是他真的这么久没见到活人,而是他只要一醒来就基本在杀人放火。见到的死人太多,崔佛眼中的活人一律被他看成会移动的尸体。

 

为什么要用一个星期加7天?为什么不干脆说两个星期?这只是一种执念,也许是一种异类的强迫症。类似于,连续上班一个星期后本该休息却不得不加班,于是刻意把加班的时间加上,无论加班多久也不用另一个星期来替代它。因为之前度过的不是一个正常的星期,之前度过的星期没有休假。如果你说你一直工作了两个星期,会被理解成你度过了正常的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休假有保证,劳逸结合。如此一来就没有人能察觉到问题了,就连他自己也忘记过去的一周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崔佛强迫自己用这样的方式记录度过的天数,自己杀戮的天数,因为他经常要“加班”。但到后来连他自己都数不清自己加班多少天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放弃该用正常的日历,而是只会重新开始一个星期+超额工作日的循环。

 

每天闭上眼后他都觉得自己的眼球陷入了一块又厚又热的棉花糖内部。棉花糖刚烤过,眼球被棉花糖烫得又肿又燥,让他想挖出来扔到冰箱里面冷一冷。不过崔佛每次都会用借口欺骗自己不这么干:

 

“不行,万一我某天忘了把冰箱里的眼珠取出来按回去,把它放在剩菜里一起热了吃掉,那可不妙!”

 

想要靠自然入睡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每晚他都要靠酒精把自己的神经灌得摇摇欲坠,然后轰然倒塌,倒地不起。而他的精神也会随之跌入另一个世界。

 

为什么说是另一个世界?崔佛很清楚睡眠是另外一个世界,每次他进去后那些死掉的人都会在那里找他。有的是他杀掉的,有的是别人杀掉的,还有的是他逼别人杀掉的。但他总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在里面一直找不到麦克。

 

崔佛不怕死人来找他,甚至在梦里连小丑都很少能吓唬到他。在梦里他会朝着所有的孤魂野鬼招呼子弹,朝他们放话:“想再死一遍?劳资成全你们!!”

 

然后那些被再次屠杀一遍的灵魂再也没有出现在老崔的梦境里。不过相对应的,新的面孔会源源不断的出现。

 

梦里的幽灵数量众多,老崔一直从入睡杀到醒来也杀不干净。因此他总是在一声大喝中醒来,砸碎自己手中的酒瓶子,然后操起枪来就要开干。他身边的人也经常被他吓得跳起来。

 

崔佛有太多次把梦境里的屠杀延伸到了现实。等到把醒着的人的脑瓜给崩开花了,他的跟班大喊大叫地跑过来,他才把现实从梦境中分离开来。然后发现他刚把前天约好见面的客户给宰了,

 

这不是一次两次的问题,他失手干掉的客户数不胜数,甚至他的跟班也好几次差点死在他手里。

 

“韦德,我看到你他妈的在我的杯子里撒尿了,你他妈的想要你的老二被做成哪种口味的酱料?!”

 

有一次崔佛一睁开眼就威胁着要杀了韦德,这可怜鬼只能五体投地地向崔佛讨饶,又反复比划着向他解释。

 

大概十多分钟以后,崔佛才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嗯”一声。然后挠挠后脑勺骂骂咧咧地走开:“又他妈是梦。”

 

因为耽误的生意太多,太影响他的目标,崔佛不得不开始克制自己。

 

为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失控影响自己的事业。

 

崔佛为了防止杀错人,错放人,就一直醒着不睡,强打着精神工作。这样他就能确保每一个他杀的人都是他应该杀的了。

 

汽油是一个好的东西,崔佛偶尔会倒几杯喝下去,醒醒神。然后就好像他被点燃了,他能想到更多票子,计划,也有更多精力发泄在他看不惯的孬种身上。

 

就连累到睡着了也和不喝汽油不一样。

 

喝了汽油的他浑身没有哪一刻不是炽热躁郁的,那意味着烦人的烤棉花糖就不算什么麻烦了。喝了汽油,他在梦里杀人都是用喷火器的,那样超度灵魂的效率让他简直爱死了这种非人类用“饮品”。

 

 

无惧

单机游戏、手游、攻略、玩法,欢迎进来看看哦~

不定时更新各种有趣文章和游戏玩法攻略,有趣bug、各种单机游戏任务玩法,简单易学的操作等,喜欢的朋友给个关注哦~

[图片]

不定时更新各种有趣文章和游戏玩法攻略,有趣bug、各种单机游戏任务玩法,简单易学的操作等,喜欢的朋友给个关注哦~



hayley_greenleaf

(无授权搬运 侵删)

图1崔佛:永远不要去尝试摸Mikey的奶子

图2好像是最近外网流传的meme

图3 奶凶奶凶的喵喵崔我爱了

(无授权搬运 侵删)

图1崔佛:永远不要去尝试摸Mikey的奶子

图2好像是最近外网流传的meme

图3 奶凶奶凶的喵喵崔我爱了

无惧
板归

回坑了U U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请在评论区点梗叭

回坑了U U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请在评论区点梗叭

无敌lion⭕
科学证明当环境冷到一定程度某些...

科学证明当环境冷到一定程度某些粮食反而会开始增产虽然本人依旧是献上传统艺能之兽化老崔是真滴难画头发确实少可是本体都白给了太太们不要只入库吃灰来玩一玩瞧一瞧看一看您就会爱上这个秃头大叔粮食增产靠大家真的太好嗑了呜。


(种族是杜宾犬(驼色)


科学证明当环境冷到一定程度某些粮食反而会开始增产虽然本人依旧是献上传统艺能之兽化老崔是真滴难画头发确实少可是本体都白给了太太们不要只入库吃灰来玩一玩瞧一瞧看一看您就会爱上这个秃头大叔粮食增产靠大家真的太好嗑了呜。


(种族是杜宾犬(驼色)



$hawn 老肖在北极圈翻滚
啊 真的好蛇 真的好蛇 啊 (...

啊 真的好蛇 真的好蛇 啊 

(紧急摸鱼)

如果lof遭遇不测请各位加我qq:2020666732

多多更新 救救lof

啊 真的好蛇 真的好蛇 啊 

(紧急摸鱼)

如果lof遭遇不测请各位加我qq:2020666732

多多更新 救救lof

LingeR

【崔麦】same old love(下)(PWP)

我得改掉半夜写东西的习惯,这实在非常影响我的睡眠……

试了下wordpress,我很不喜欢这个网页的排版,但就目前来说这是我能找到的停车的最好的网站了。

就是纯肉,祝好胃口

链接在评论区

我得改掉半夜写东西的习惯,这实在非常影响我的睡眠……

试了下wordpress,我很不喜欢这个网页的排版,但就目前来说这是我能找到的停车的最好的网站了。

就是纯肉,祝好胃口

链接在评论区

LingeR

【崔麦】same old love(上)(PWP)

设定是他俩躲在沙滩海岸的时间里发生的事

这一段并没有进行到真正让人兴奋的部分,原因是我写它的时候太晚了,我得睡觉,所以剩下的得等到以后

是崔麦,左右位有意义,不接受洁癖党看错了点进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情况


他头疼得要死,把脑袋枕在沙发上。

这里的旧沙发实在很脏,被磨得起毛的皮套上沾着结块的绿斑还粘着一层不算薄的烟灰,麦克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恶心的污渍是什么,他的脑袋里现在像是有一头发疯的狗在乱撞,他没有多余的心思把意识放在思考这些让他不愉快的问题上,只要再多想一点,他就要吐出来了。

他伸展四肢让自己平躺着,稀薄的腐烂霉味混杂着说不清的消毒水的味道进入他的鼻腔,头顶的白炽...

设定是他俩躲在沙滩海岸的时间里发生的事

这一段并没有进行到真正让人兴奋的部分,原因是我写它的时候太晚了,我得睡觉,所以剩下的得等到以后

是崔麦,左右位有意义,不接受洁癖党看错了点进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情况





他头疼得要死,把脑袋枕在沙发上。

这里的旧沙发实在很脏,被磨得起毛的皮套上沾着结块的绿斑还粘着一层不算薄的烟灰,麦克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恶心的污渍是什么,他的脑袋里现在像是有一头发疯的狗在乱撞,他没有多余的心思把意识放在思考这些让他不愉快的问题上,只要再多想一点,他就要吐出来了。

他伸展四肢让自己平躺着,稀薄的腐烂霉味混杂着说不清的消毒水的味道进入他的鼻腔,头顶的白炽灯晃得他一阵晕眩,他抬起一只胳膊挡住了眼睛。

他缺乏睡眠,精疲力尽,眼圈红红的,因为一整天没吃东西,胃里一整痉挛,他稍稍把自己蜷起来沉重地叹了口气,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张纸被人恶狠狠地揉成了一团。

他需要休息,什么都不想,然后闭上眼睡一会儿。但就在他试图放空脑袋进入短暂的小憩时崔弗从外面把门撞开走了进来。

崔弗的视线扫过沙发,他好像没看见躺着的奄奄一息的麦克,或者他看见了只是没做评价。

接着他走进卧室从里面拿了一条毛毯和一只注射器,在路过沙发时把毯子扔了过去。

“谢谢,T”麦克的声音很沙哑。

“哦,看看,看看,我们的甜心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家庭纠纷,希望他以后能长长记性。”

崔弗一边说着一边帮他理了理毯子,接着让麦克挪了点位置自己坐到了沙发上。

“你在干什么?”麦克撑着胳膊把自己支起来了一点,他看见崔弗正在用牙齿咬住止血带。崔弗裸露的小臂上满是骇人的红色划痕,看起来像是他在某种接近崩溃的状况中用指甲把自己挠伤的,在那些划痕上布满了细密的针孔,突出的青紫色血管成了映衬针孔的底色。

“操,崔弗!”眼看着注射器的针管就要扎进手臂时麦克把它一把夺了过来。

“你疯了?海洛()因?那会要了你的命!”麦克把注射器扔在地上,那个小玻璃物件就顺着脏兮兮的地毯滚出去老远。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一瞬间他都忘了自己的饥饿和头晕脑胀只被突如其来的愤怒支配。

“你现在关心起这个来了?我还以为你才是最想让我死的那个!”崔弗咬牙切齿地说,他的手指开始无意识地抓挠自己的小臂,指甲镶进肉里一下,又一下,就像他的血肉下藏了什么东西他正疯狂地要把它挖出来,结果就是他那层脆弱的皮肤被他抓破,手臂立马变得鲜血淋漓。

“停下,该死的!”麦克扑过去扼住他的手腕,崔弗似乎被吓了一跳,他一下子不知道麦克为什么这么激动,接着他才看到自己手臂糟糕的样子,然后才是痛觉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之前并不会觉得痛……他的感官会被暂时封闭,如果他在吸()了毒后踩到玻璃渣他会面无表情地把它们拔出来然后看着自己流血……所以不会是现在这样,有某个人抑制住他让他被陌生的痛觉击中。

“……有多久了?不要告诉我从我离开之后你就染上了这个。”

“你想我怎么回答?你个狗屎,去你妈的。”他甩开麦克的手,毒()瘾的发作让他坐立不安,他的体温在不正常地升高,血液在沸腾。

“我很抱歉,我知道这话说过很多次了但它值得说很多次,我真的很抱歉T,我就是个混蛋,是我把一切都搞成一坨屎。”

崔弗稍微偏转了下脑袋,他看见沙发上的男人颓唐地捏了下自己的脸。他确实不再年轻了,即使依然放不下他那该死的尊严,但好歹不再心高气傲把问题的中心从自己身上摆脱,虽然,崔弗知道这个男人的愧疚多少有些虚假,但这就是麦克汤利,虚假才是麦克汤利的本质。

崔弗伸出手抚上了麦克的脸,一些滞留在他指缝里的血珠蹭在了麦克的脸颊上。

男人没有躲开,崔弗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吸了一口气,接着垂下眼以一种顺从的姿态舔了舔他的手指。

这个动作瞬间把崔弗点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