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tart!sans

6894浏览    77参与
草哥君

用最近经常一起玩的朋友们的AU们画了食戟之灵的ED1。

从左往右分别是chills create monster gtart (原衫)crayon none if ww

亲妈是 幽灵 我 芜名 kiki 晴雨 阿陌 不咕 新手

画爽了。

用最近经常一起玩的朋友们的AU们画了食戟之灵的ED1。

从左往右分别是chills create monster gtart (原衫)crayon none if ww

亲妈是 幽灵 我 芜名 kiki 晴雨 阿陌 不咕 新手

画爽了。

你好,我叫king//低浮上

昨天跟草草陌陌新手一起茶绘💕

昨天跟草草陌陌新手一起茶绘💕

草哥君

和新手kiki阿陌一晚上的茶绘我的部分(包含互动)

和新手kiki阿陌一晚上的茶绘我的部分(包含互动)

你好,我叫king//低浮上
新手家跟草草家的互动 内容亲妈...

新手家跟草草家的互动

内容亲妈们知道就好了只是画开心的w

新手家跟草草家的互动

内容亲妈们知道就好了只是画开心的w

草哥君

这个表情画的实在是太草了我真的很想让大家看到。

这个表情画的实在是太草了我真的很想让大家看到。

新手乱葬岗

gtart战

我觉得我需要把死亡设定【各个sans】弄一下

 亲妈:

@你好,我叫king 

 @草哥君 

gtart战

我觉得我需要把死亡设定【各个sans】弄一下

 亲妈:

@你好,我叫king 

 @草哥君 

新手乱葬岗

茶绘打架好开心

占满一个屏幕的我

不给一起画画的neon一点地方【被打】

结局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太难了

gtart创作者: @你好,我叫king 

茶绘打架好开心

占满一个屏幕的我

不给一起画画的neon一点地方【被打】

结局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太难了

gtart创作者: @你好,我叫king 

恆音

GE的gtart生日快樂☆

【慶祝gtart9/9號的生日】
【GE的gtart第一次的生日快樂☆☆☆☆☆☆】
【system組織全員】
【gtart!Sans】【Player自創角】【memoryfell!Sans(牛奶】【killer!Sans】【G!Ink&G!Error】【Chronicle!Sans】

《於眾星的祝福》

作者的話:啊,我生日賀文遲到了XD也來不及趕UT三周年賀文了!總之,gtart生日快樂!!!(gtart過生日默默去蹭蛋糕的我~~~)

@大肌肌少爷

……………………………………………………………………………………

我……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每天早晨起來,他看著自己的手,用不會有...

【慶祝gtart9/9號的生日】
【GE的gtart第一次的生日快樂☆☆☆☆☆☆】
【system組織全員】
【gtart!Sans】【Player自創角】【memoryfell!Sans(牛奶】【killer!Sans】【G!Ink&G!Error】【Chronicle!Sans】

《於眾星的祝福》

作者的話:啊,我生日賀文遲到了XD也來不及趕UT三周年賀文了!總之,gtart生日快樂!!!(gtart過生日默默去蹭蛋糕的我~~~)

@大肌肌少爷

……………………………………………………………………………………

我……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每天早晨起來,他看著自己的手,用不會有解答的問題來詢問自己。

他深深的嘆口氣,褪下睡袍,穿上輕便的運動服,看著全身境中倒映的自己,確認身上的服容不失禮儀。

那麼……今天也會是普通的一天吧?

gtart打開門。

眼前的大家像疊羅漢一樣,爭先恐後的擠在gtart房門前, 後方比較矮一點的似乎墊起了腳尖,每個人都盡力擠出一顆頭來看他。

…………

一定是我打開門的方式錯誤了。

於是乎gtart默默地把門闔上。

「gtart等等!!!」門外,一眾人員如此喊道。

…………

「gtart,生日快樂!」

「gtart君,生日快樂!!!」

「gtart!!!Happy Birthday !」

gtart被請到客廳,五顏六色的布條被掛滿在屋子裡各個角落,還能看到漂浮氣球一類的裝飾,而最違和的莫過於掛在他後方用墨水霸氣瀟灑地寫上Gtart 生日快樂的木製匾額。

普通的用布條寫生日快樂不是很好嗎?!難不成這匾額打算要一直掛著???

「…………謝謝大家,但我沒在過生日的,大家可以把東西撤了,做自個兒的事。」婉拒一眾的盛情,這種日子實在沒什麼慶祝的必要。

gtart對友方群體發動澆冷水技能。

「………………」

「gtart以前都沒有慶生過嗎?」G!Ink見一度下降的現場氣氛,疑惑的問道。

「從來沒有。」

「我就不信你沒幫你弟慶生過。」G!Error撇撇嘴,他深知每個Sans至少是半個兄弟控,亙古不變的道理。

「…………Papyrus以前也沒有正式慶生過。」

gtart遭到群體不相信的目光包圍。

「……不過,我會在當天準備好料,他起疑就告訴他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小小慶祝一下。記得很久以前,G的生日我也是這麼做……」

gtart陷入了回憶,至少每次過他們的生日,料理他都會用心準備,過他們的生日比其他日子來得開心。

gtar冷冷的笑說:「生日年年都會有……我只是認為與其拿時間拿來做慶祝,還不如當天加班趕公文,處理完早早回家休息的好。反正我從來沒過就一直保持下去,不是挺好的嗎?」

gtart扶額,他的誕生不是很重要,為什麼要慶祝呢?

一提到慶生,腦海裡又浮現他後悔出生在世上之類的負面想法,不過又在其他作用下,這個想法逐漸淡去。

「嗯?為什麼你們用那麼微妙的表情看我?」

gtart剛從思緒緩過來,在場的人聽gtart這一番話,心都揪成了毛線。

那種會在乎別人,對自己的事卻毫不在意的孩子,看著很心疼啊!

「僅限今天的特別福利,不管gtart有什麼願望,我們能辦到的就盡量辦到喔!」

牛奶眼角含淚,心地善良的他因為gtart的話觸動了內心,說出來的話都有些抖。

「嗚嗚……好想抱抱他。」G!Ink聽著也好難過,想想G!Error有百分之一gtart的暖心就好了。

「我們一定要讓gtart過一場難忘的生日!」

Chronicle顧不上大家磨磨蹭蹭,第一個上前衝去抱gtart,搶頭香。

隨後,全部的人一串粽子似的湊過去團抱他,只是在一旁看熱鬧的killer無辜被牽連進去,表情很是無奈。

「感受到了嗎?名為溫情的力量!」Chronicle騰出一隻手,用魔法變出手帕擦淚道。

……不,我感覺骨頭要碎了,臉要被擠扁了。
……………………………………………………………………

畫面一轉,來到房子外頭。

唉……大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修吧……

在眾人對他胡亂一陣熊抱後,gtart選擇瞬移逃走,留下一臉懵逼的大家。

是說,為什麼大家會知道他的生日?他本身都不太記得了,還會有人知道。

沒有多想,gtart將一切都歸咎在那位對他什麼都瞭若指掌的大能了。

「gtart,你在這裡做甚麼?」

說人人到。

Player手無足措,有些慌亂的說:「我不是派人應付……咳,我是說他們給你一個大驚喜了嗎~」

派人應付?

「是啊,確實是個大驚喜。」gtart思索了起來,想著他今天不出房門會是個好選擇。

但不排除大家會闖進來,連骨帶床抬出去慶生……

腦補那畫面,想想都有些目死。

「生日快樂呀gtart!感恩你出生在世上……」Player的語氣十分溫暖,很自然的輕抱住他獻上祝福。

已經很習慣對方抱過來的gtart微微一笑,在她鬆開前微微閉眼留戀,然後緩緩睜開眼。

幾個呼吸後,外頭一外頭昏暗。

「我把周遭整個環境改變了,生日陣仗大起來才有意思。」Player彈指後握拳笑道。

一輪明月散發柔和耀眼的光芒,天空閃耀的星星彷彿伸手就能摘下,搞不好不需要月光輔助,純粹的星光就能將草原照得明亮。

美輪美奐的場景讓gtart眼睛一亮。

震撼過不了多久,gtart轉過身冷臉直言說:「可以不用過的,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

可能小時候看別人過會很羨慕,不過隨著長大,事越來越多,要擔心煩惱的事越來越多,這種慾望就淡去了。

Player聞言,微瞇起眼淡笑說:「生日的確過不過無所謂。」

「不過,生日的意義不就是為了紀念,以及彰顯你在世上存在的證明嗎?」

Player純淨的黑眼眸發著柔光,開懷笑說:「是值得感恩的好日子!」

gtart逃走後原本打算在不起眼角落休息,順帶避一避大家。

這種成為某個活動的主角讓他很不習慣,尤其他跟這裡所有人認識的時間還沒有很長,使得他感覺彆扭。

雖然這就是這裡的風氣,大家幾乎都人很好,好到他有些覺得不值這些好,這是連本人也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gtart沉思了一會兒,嘆口氣說:「敗給妳了……」

換句話說,這是大家的一番心意,因為被重視、在乎,每個人才會主動想為他慶生,沒必要躲這麼遠。

雖然gtart沒有很喜歡熱鬧,不過偶爾這樣也不壞 。

懷著感恩的心為某人誕生而祝福……這跟為Papyrus小小慶生的心情一樣。

「是說……gtart……」

「老實說……我想不到送你什麼生日禮物,所以一直待在外頭轉……」

Player抱歉的苦笑,她決定把面子扔下,使出了最下下下計,即便關於這件事她很早就在苦思了。

如果幾個月前問gtart這種事,Player認為鐵定馬上就有答案,因為他會直言說,生日禮物想要死……什麼的……

…………

生日=忌日什麼的不要啊啊啊!年輕就是要好好活下去,好好尋找新希望與未來!

腦袋胡思亂想之際,Player往前走了幾步,眼角瞄到稀罕的東西。

Player有些驚訝的說:「啊……居然是幸運草……」

Player在草叢邊蹲了下去,拾起在gtart看來很普通的一株小草。

「幸運草?」gtart第一次聽到這種草名。

「嗯,也就是是很常見的酢漿草。不過這草有可能從原本的三葉變異出四葉,而找到變異株的機率大約是十萬分之一,所以也稱為幸運草。」

「真虧天色這麼黑妳還能看到……」gtart在運氣方面沒有甚麼信心,粗略判斷自身運氣大約是普通人的層次又略低一些的程度。

Player仔細端詳手中鮮嫩的小草說:「我眼力還不錯,直覺往地上仔細一看就發現了。」

「這個經處理過的話可以弄成書籤,以前叔叔有送給我楓葉書籤,也是套用同樣的原理做,挺好看的。」

gtart點點頭,他發現可以開口要這個禮物,書籤對嗜書的他而言很實用。

「話說……看著幸運草感覺跟gtart你很搭。」Player拿著那一株幸運草對眼前的gtart比了比,微微一笑。

gtart具有仁慈屬性的治癒魔法,而平時攻擊用的魔法顏色則是黑色,所以不管是綠色、灰色或黑色都是適合他的主題顏色。

Player記得幸運草在原世界是富有各種含義的小草。

據古老傳言,幸運草是亞當跟夏娃從伊甸園帶來人間的禮物,而每片的葉子都有著祝福意義。

「信仰、愛情、希望、幸運……」

Player發現口中唸著都是gtar明顯看上去就很缺的事物,莫明很心疼他。

她知道gtart真正缺的不是實質而是內在,而那不是一時半會兒就會有的。

「我知道了……我決定要把全世界送給你!」

Player一個咬牙,原本應該是內心戲的話不自覺面向gtart很認真地道,如果不曉得上下文,會讓人誤以為這是在告白。

「???」gtart愣了好一會兒。

「呵……全世界送給我多麻煩……」gtart面無表情的拍拍她的頭。

他覺得Player這表現很可愛,這是想辦法逗樂他嗎?

「咳咳……那gtart有特別想要的嗎?」Player方才把內心話說出來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她還是表現出一切正常的模樣。

她很想要送一個大禮,但幾個禮拜前絞盡腦汁去想,就是想不出來要送什麼,最後決定再不濟的話,不管gtart想要什麼,她盡量弄出來就是。

身為一個持有【系統】這能力的專業開外掛就是能為所欲為,雖然她也不會濫用就是。

「嗯…不用全世界…但我想知道一個妳過去的事,跟幸運草書籤。」

太棒了!gtart想要幸運草書籤當然是毫無疑問的好!

不過……我過去的事?

「我有聽Chronicle說過妳不屬於任何一個平行宇宙的居民……」

gtart心想這種事涉及個人隱私,直接問本人比較好。

如果Player覺得這事說出來不妥,他隨時都可以作罷。

Player指尖撫著下巴沉思說:「這樣啊……可是我過去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基本就是零零種種沒有特別開心,但也不算上難過的回憶。還有很想念的親朋好友想再見一面,不過恐怕有難度。」

「要說還有甚麼的話……我還有個曾一度捨棄又因為一個孩子的緣故而撿回來的名字,原世界的事都跟我完全切割了才是……」

Player說起過往,語氣帶有淡淡的懷念,卻又像提起別人的事般無所謂,讓聽著的gtart心情充滿複雜。

「妳以前有其他名字……?」gtart從沒聽過這事,倒有些興趣。

「沒錯,不過大家很習慣我現在的名字,舊名字也就沒有提出來的必要。」

gtart點點頭表示理解,開口:「……我想知道那個名字,就這樣。」

「真的?不要求再多一點……?」這些要求都過於簡單,讓Player不由自主的一再確認。

她認為gtart的慾望可以再大一些,不過無欲無求某種意義上也是好事。

「嗯,這樣就足夠了。」實用的東西跟一件事的解答,gtart很滿足了。

「那…好吧……我以前的名字叫---」

…………

「……很好聽的名字。」gtart直覺反應道,下意識就認為這個名字跟她蠻配的。

他笑了起來,仔細想一想後,比預想中來得喜歡她原本這個名字。

「話說……這事組織裡有人用某個作弊的方法知道了,所以你並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知道不是第一個後,gtart很明顯的露出氣餒的表情。

不過,他靈機一動,想到其他方法讓這個第二個成為特權。

「私底下可以這麼叫妳嗎?」至少,gtart還沒聽過任何人用那名字稱呼她。

「可以。既然gtart知道了,就隨你喜歡吧。」Player已經不反感過去的名字了,況且兩個名字都是指她,這永遠不會改變。

「……曙。」gtart試著喚對方一聲。

「是!」Player的笑容溫暖得融化一切。

………………………………………………………………

「gtart,準備好了嗎?」

Faith點好蛋糕上的蠟燭,俐落的讓打火機在骨指之間耍了一手,開心的收了回去。

「別亂玩,小心燒到自己。」FF打了一下Faith的手,他們站那麼近,而且本質都是花,弄不好可是會一起燒起來。

知道FF的擔憂,笑了聲,故意開口吟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要死,你自己去死。」FF惱火的一拳揍下去,黃金色的花瓣散開來,組合回來還是Faith傻笑的蠢臉,一點也無法解氣。

「你們都別鬧了,現在要一起來唱生日快樂歌!」G!Ink向他們訓斥道,每逢說起正經話很有成年人的氣場。

這是gtart第一次過生日,所以大家溝通了一下後都特別配合的跟著唱,過程中沒有搞怪或驚喜,依照普通的流程讓gtart體驗一般人的慶祝模式。

唱完後,Chronicle微微嘆口氣,把手裡的炮竹藏起來,梗跟驚喜只好留到下一次活動,在那之前再想想怎麼創新,保證每次都不同花樣。

G!Error嘴抽的瞄著那被藏起來的炮竹,真心覺得這次gtart的生日,群體決定要普通過,真的是太好了。

「差不多要開始了喔!」

Player算算預設的時間差不多到了,帥氣的指著一望無際的星辰大海,大聲提醒道。

「是流星!」Faith很興奮的喊道。

一道流星拖著長尾巴似的藍色磷光,在夜空中劃出一條長長的弧線,好大一會兒才漸漸地消失了。

「哼哼,不只是流星,這可是流星雨!!!」

數百數千的流星劃過天際,光雨閃爍著白銀的光芒,一道道向著無垠的宇宙飛逝,觀賞的人們不由自主為此感到深深的震撼。

傳說,在流星一閃過時許下的願望會成真,然而事實上更多的人就算看到流星卻來不及許願。

「這個流星雨我設定長達30分鐘喔。」Player朝眾人比出大拇指,包準大家不會看不盡興。

身為一個外掛,絕對不存在流星雨的時間不夠長,無法即時許願的問題。

killer望了一眼Player,冷冷地說:「我有時候很懷疑她到底是很強還是很弱……」

G!Ink拍拍他的肩膀說:「應該說……她特異功能比較多。」

兩人互望一眼,很有同感的點點頭。

「來吧,gtart!第一個願望!!!」Faith沒有因為流星雨忘記要幫gtart主持生日,趁著流星雨還沒結束,他大聲疾呼。

「嗯。我希望我能活久一點。」gtart真心祈求著。可以的話,要活到他有派上用場後再死。

…………

實在太沉重了。在場的人無一個不這麼想,然後各自在心裡祈禱gtart能活得長長久久,再平安老死。

「第二個願望的話……希望你們大家都平平安安。」gtart望著周遭的人,想著好像沒什麼願望了,那就來個普遍性可見的願望。

「嗯,gtart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牛奶微微笑鼓勵gtart,對正面的事他都很支持。

這個願望儘管普通,不過是祝福在眾的所有人,算是不錯的願望。

「第三個願望許在心裡,不要讓別人知道比較好。」Player提醒道,第三個願望通常是許在心裡,也是最有可能實現的願望。

望著大家對他獻上滿滿的祝福,gtart微微笑後也緩緩望向前方的漫天星雨,許下第三個願望。

第三個願望:【希望明年,也能跟大家一起過生日。】

曉夢✦Yume
gtart生日快樂喔喔喔!!!...

gtart生日快樂喔喔喔!!!!
板子壞一半畫的有點辛苦嗚嗚嗚
@大肌肌少爷

gtart生日快樂喔喔喔!!!!
板子壞一半畫的有點辛苦嗚嗚嗚
@大肌肌少爷

半個太陽
今天是gtart的生日,送他一...

今天是gtart的生日,送他一片藍天,希望他別一直繃緊眉頭。賀圖在前幾天就畫好了,等到今天才發///正曰嘛💕然後這張圖修改的次數非常誇張/////畢竟是要給少爺的賀圖,我超緊張的。
最後偷偷崇拜一下少爺////她是神,是天邊一顆閃亮的星星✨自從跟本人告白之後,我就忍不住一直在告白////沒有人會懂我是有多~~~崇拜她/////

今天是gtart的生日,送他一片藍天,希望他別一直繃緊眉頭。賀圖在前幾天就畫好了,等到今天才發///正曰嘛💕然後這張圖修改的次數非常誇張/////畢竟是要給少爺的賀圖,我超緊張的。
最後偷偷崇拜一下少爺////她是神,是天邊一顆閃亮的星星✨自從跟本人告白之後,我就忍不住一直在告白////沒有人會懂我是有多~~~崇拜她/////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十一章】

【gtart!Sans】【chronicle!Sans】【Player】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十一章【所在的前進】

作者:追求犧牲的殉道者。

@大肌肌少爷
………………………………………………………………………………

痛苦是有實體的,我有著切身體會。

它會將組成你的所有一吋吋用力的掰開,讓你體會一輪又一輪痛不欲生的自責。

它會嘲弄你曾費盡努力卻化成泡影的事,緊掐著脖子,讓你獨嚐懊悔與絕望。

眼淚最終會乾涸,痛感也會隨長時間的痛楚而麻木,而當思想壞掉的同時,痛苦的存在也幾乎沒了意義。

如同自我放逐在一個黑暗空曠的世界,永遠迷失方向與自我。

然而,希望也是有實...

【gtart!Sans】【chronicle!Sans】【Player】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十一章【所在的前進】

作者:追求犧牲的殉道者。

@大肌肌少爷
………………………………………………………………………………

痛苦是有實體的,我有著切身體會。

它會將組成你的所有一吋吋用力的掰開,讓你體會一輪又一輪痛不欲生的自責。

它會嘲弄你曾費盡努力卻化成泡影的事,緊掐著脖子,讓你獨嚐懊悔與絕望。

眼淚最終會乾涸,痛感也會隨長時間的痛楚而麻木,而當思想壞掉的同時,痛苦的存在也幾乎沒了意義。

如同自我放逐在一個黑暗空曠的世界,永遠迷失方向與自我。

然而,希望也是有實體的。

她會緊緊握住你的手,告訴你重新開始的可能。像對待自身真物一樣關懷,有些笨拙又細心的呵護。

哪怕我墮落了大半,她無論多少次都會堅定的伸出手來告訴我--不要放棄。

「gtart,放在那裡就好了。」

「……嗯。」手上幾個大書箱放置在前方,此處的房間似乎許久無人進來,地板揚起了不少灰塵。

環繞房間的無數書架約有一半還是空空如也的情況,看來要把這區域的書完全整理擺好,還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

眼前的骷髏身穿一身深綠色長袍外套,腳穿棕色長靴,一舉一動散發著優雅閑靜的氣息。

他名為Chronicle[編年史],負責管理這間大型的舊書庫,同時也是system【系統】的成員,長期駐守在這裡。

「gtart好厲害啊,抬的份量是我整整三倍之多,力氣不是一般的大。」

「嘛,平時有在做訓練的話,這種事簡簡單單吧。」

身為皇家衛隊副隊長,如果不能隻身抬起幾百公斤的重物,一拳不能打爆牆壁,就是一個弱字。

「意思是說,如果我每天做伏地挺身、長跑跟鱷魚搏鬥,身體變強壯後甚至會長出肌肉,抬東西的力氣也跟著變大!」Chronicle的眼神閃閃發光,好像預想出光明璀璨的人生目標。

「………Chronicle……骷髏不會長肌肉喔。」體力變好倒是真的,況且為什麼要跟鱷魚搏鬥?

「欸,不會嗎?!」Chronicle驚訝的臉看上去有些失望。

「不會。」我微微地搖頭回應他。

「建議多做一些體能訓練,你真的想學,我可以給你安排。」弄一份個人專屬的訓練行程表,很輕鬆就能解決。

「好欸!……但還是好可惜不會長肌肉喔。」Chronicle開心的舉高雙臂,雀躍的口吻隨思緒轉變為惋惜。

所以你的重點到底是想體力變好還是想體驗長出肌肉是怎麼樣的感覺?

似乎看出我無言的樣子,Chronicle說: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有機會的話確實想多練練身體。」

「不過現在還是把書本全部整理好才能著手其他的事……唉……」

「平時就有在整理資料,不過你也看到藏書庫這麼大,很多東西每天整理都整理不完。有gtart君在,真是幫了個大忙。」

「gtart……君?」我很疑惑在我名字後面多出現的字。

「啊,那是我創作者所在國家會用的敬語。」

「在名為日本的島國,他們一般稱呼男生的名字後面會加個“君”字,女生、小孩以及寵物的話會加個“醬”,不過更通用的還是“桑”,相當於先生或小姐,偶爾興致來了,我會用這種方式稱呼我的朋友。」

「不過我稱呼Player比較常用“桑”,比起“醬”的可愛親暱,果然還是“桑“更適合她啊,她給人的感覺有時候挺爽朗帥氣。」

「我……比較習慣稱呼本名……」除非她強力要求我改稱,我或許不會這麼叫她。

「沒關西。gtart就用gtart的方式,我就用我的方式,不用想那麼多。」Chronicle拍拍我的肩膀,輕笑了一聲。

他低身用美工刀拆開箱子,拿出一本本陳舊厚重的書,動作細膩的擺放至書架上。

說起來,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幫忙呢?

【 我想知道詳細一點,妳口中創作者的事。】

幾個小時前我如此道,對於在這裡一直處於狀況外這一點,著實的不滿。

為了在必要的時間點奉上生命,我必須清楚一切。

【看來你是聽到了,我們在外面說的事。】沒有責備,注視我的眼神一片溫柔詳和。

【我能做的不僅僅是那些雜事,而且體力已經恢復了很多……】

想要……為妳多做點什麼。

就算得不到感激也沒有關係,想明確知道要朝哪個方向前進,朝那個所在奉獻。

【……gtart你還是先………唉……】她似乎想再說些什麼,可能是我看上去很堅決吧,她作罷了

【過一段時間,我必須回去你的AU一趟。】

我的身體震了一下,從沒想過那空無殞落的地方會再次被提起。

她面無表情的問我:【要來嗎?】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十章】

【gtart!Sans】【killer!Sans】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十章【廢物】

作者:killer君好兇呢,好怕怕。(燦笑

@大肌肌少爷
………………………………………………………………………………

懷疑……?

我深深皺起眉。

killer說的話沒有打動我,但他似乎意圖煽動我是為了什麼?

killer單純笑笑地瞄了我一眼,好像他很滿意了,沒有回話,彼此簡易的結束了話題。

我確實不瞭解Player,不過目前懷疑自己比懷疑任何人還要來得多,既然自身難保了,那也沒有餘力去管太多的事。

況且,我無條件的相信她,哪怕被利用也沒關係。

「看你沒有進房休息,身體...

【gtart!Sans】【killer!Sans】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十章【廢物】

作者:killer君好兇呢,好怕怕。(燦笑

@大肌肌少爷
………………………………………………………………………………

懷疑……?

我深深皺起眉。

killer說的話沒有打動我,但他似乎意圖煽動我是為了什麼?

killer單純笑笑地瞄了我一眼,好像他很滿意了,沒有回話,彼此簡易的結束了話題。

我確實不瞭解Player,不過目前懷疑自己比懷疑任何人還要來得多,既然自身難保了,那也沒有餘力去管太多的事。

況且,我無條件的相信她,哪怕被利用也沒關係。

「看你沒有進房休息,身體還可以嗎?」深紅的風衣披在身上,如同覆蓋一層暖意,不用想也知道後方站著誰。

「感覺很冷吧?」她輕聲問道。

「身體還可以……而且…我並沒有很冷。」我微微蹙眉,誠實道。

既然我都沒感覺到,Player怎麼會覺得我看上去很冷?

我正準備還給她,抬手就被制止了:「你的手在微微發抖。畏寒的狀態也還沒根治好,就先這樣忍耐一下。」

見她堅持我也不多做拒絕,靜聲下來,骨指微微扯著風衣衣袖,其實並不抗拒這樣……

Player總是知道他人的需要並做出符合實際的貼心舉止。

「killer,過來了怎麼不先打個招呼?」

「嗯?妳不就主要在這屋子裡頭跟外頭轉嗎?」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好歹也說一下,比較好歡迎你啊。」

「呵……歡迎我嗎?那種事怎麼樣都好吧。倒是看看妳又撿了什麼東西回來。」

killer將視線瞧向我,因為不是很想理會他,所以我索性將眼神放在另一人上,迎上的黑眼眸寫滿疑惑。

Player轉向killer詢問說:「你們見過了?」

killer冷笑說:「是啊,有好好打過招呼後小聊了幾句。」

「啊,要不然我也拿這個招呼妳一下。」killer將小刀原地上拋幾圈又完美接住,玩弄於骨掌之間。

Player似乎想到什麼,抽搐起嘴角說:「等等,你該不會對gtart那樣打招呼吧?」

killer笑著聳聳肩回應。

見狀,Player望向我,憤憤不平的提點說:「gtart如果被killer欺負的話就跟我報備,會幫你討公道順便揍他一頓。」

killer瞬間抱不平說:「嘖嘖,妳是不是喜新厭舊啊,我怎麼沒這樣的待遇。」

「什麼喜新厭舊……這裡不就屬你愛欺負人……」Player氣得牙癢癢又帶點無奈的道。

「咖啡呢?我進來前有看到他還在外面。」

「不久前回去了。他們AU的大家似乎還忙著處理地面上的事,倒是挺感謝還特意撥了點時間過來。」

地面上嗎……

那曾經是他們的目標,收集七個人類靈魂破壞屏障,這樣就得以去到外頭的世界。

不過在經歷這一切後遠遠回望那種奢望,就像小孩子想要徒手摘下天空閃耀的星星一般愚蠢可笑。

更別提他以前也從未見過真正的星星。

「gtart……」

猛然被搖醒,我扶著額,不自覺陷入恍神一直是常態。

killer大聲地笑了出來說:「我非常好奇那小子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一副要死不活的。這世上活著的死人可是很稀少呢。」

他收起了笑容,眼眶呈現一片黑色,漸漸流出滲人的黑液說:「吶,你活得比看上去來得輕鬆吧?」

killer的聲音飽含針對我的殺意跟厭惡說:「把生命的重量全部壓在別人身上的廢物。」

「killer,夠了!不準你那樣說gtart!」Player瞬間把我護在一邊,銳利的眼神警告對方別說下去。

「你不是他,他經歷過什麼你從未知曉,但關於你們的事我都知道!」

Player誠懇堅定的說:「所以請你住嘴……」

氣氛僵硬,Player這番話似乎讓killer無話可說,killer對我的惡意卻沒有因此減退。

廢物……是指我嗎?稍微有些難以置信呢……

我的感慨很簡短,會在意的只有身旁的她所說的話,其他人都位在次位或後等之位。

不過killer說得有不無道理,我真真確確是他口中的廢物。

不知道killer怎麼想,但他顯然退了一步說:「……呵…欺壓一位病人也不是我的興趣。」

他一面說一面指著Player交代:「等會兒想見我的話來我房間,有事跟妳說。」

「至於你,好自為之吧,一直待在這裡你會死很快。」killer的笑聲充斥嘲弄,迅速動用了瞬移離開。

「gtart,要先回房嗎?」Player以柔和的口吻靜靜地詢問,有著安撫意味。

我抬頭望向Player,思考了片刻後開口:「不,我想知道詳細一點,妳口中創作者的事。」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九章】

【gtart!Sans】【killer!Sans】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九章【懷疑】

作者:killer!Sans在這裡是「好骨」,大概( ̄∇ ̄)
@大肌肌少爷
………………………………………………………………………………

一直在門後默默地坐著,聽著他們口中跟我有關的那些事。

自上次試圖自殺事件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Player曾說過,每個AU的誕生都有創作者的存在,無論是角色的誕生、故事、結尾。

我也並非例外。

我的AU會變成這樣並不是偶然,而是照著某人劇本撰寫的必然性……

所以不管怎麼做,誰也拯救不了……

…哈……好可悲啊……就像堤線木偶一樣演繹到之前為止...

【gtart!Sans】【killer!Sans】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九章【懷疑】

作者:killer!Sans在這裡是「好骨」,大概( ̄∇ ̄)
@大肌肌少爷
………………………………………………………………………………

一直在門後默默地坐著,聽著他們口中跟我有關的那些事。

自上次試圖自殺事件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Player曾說過,每個AU的誕生都有創作者的存在,無論是角色的誕生、故事、結尾。

我也並非例外。

我的AU會變成這樣並不是偶然,而是照著某人劇本撰寫的必然性……

所以不管怎麼做,誰也拯救不了……

…哈……好可悲啊……就像堤線木偶一樣演繹到之前為止的生活。

每個居民的死亡一點意義也沒有,他們只是為了後續作出「必要的犧牲」,故事才會慢慢轉動。

這是不必依靠任何人也能推敲出的訊息。

沒有被Player帶走的話,他也會被逼上絕路,整個事件的落幕如同可悲可泣的笑話。

意識到因果關係,哪怕自身是個空殼,也開始憎恨著將自己連同已被毀滅的世界創造出來的造物主。

那……他應該怎麼做?

現在他的情感跟思想如果是被操控好的,那還能相信自己嗎?

而且照Player的說法,放任不管的話,一定會再落入相同的情況,尋求死亡。

而我……只不過不想再讓她流淚。

「Hey, budy. Knife to meet you.」

第一時間沒能察覺身旁有誰的氣息讓我著實愣了一下。

對方的眼眶流出些許黑色的濃稠液體,手中的刀刃筆直地穿透黑色布料,很用力插進我的左手,同時也插進木造的地板中。

警戒地回望對方,對方有下一步要攻擊的動作,決意不帶猶豫的擊退。

他碰巧撲了個空,我的左手掌天身就有著空洞。

他沉默的注視我片刻,疑惑的挑起眉,開口:「哼……你不會痛嗎?」

「無聊……」我起身拔掉礙事的小刀,隨手用魔法幻化出一把黑色的劍。

「來鬧事的話,請你離開。」

如果這個入侵者會危害到她或其他人,就立即剷除。

「嘖嘖,難得回來一躺,怎麼多了個不識相的小伙子。」他故作困擾的撓撓頭,挑畔地咧嘴一笑。

聽著他口中可疑的關鍵語句,心想對方是個怪人,但也許他是這裡其中一個房客也說不定。

剛準備開口,對方搶先的問話,讓自己暫時沉默了。

「哦,我懂了。你是新被那女人帶來的吧?」

「你可真有趣。被我逗一下也可真夠淡定,如果不是你開口說了句話,我大概就當你死了也不一定。」

事實上,很多時候他也認為自己已經死去了很久,不過Player要他別這麼想,他也盡量不去想這回事。

「我叫killer,建議你別在覺得我有任何一點異常的時候靠近我,保證你碎骨萬斷。」

自稱killer的骷髏笑了一聲,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力道大得使沙發有些位移,從容自在地從餐桌抽屜裡拿出蕃茄醬跟洋芋片在嗑。

似乎熟稔物品在哪的概念讓我降低幾分戒心,不過對方的作為讓我無法將他視為友好的存在。

「……你跟Player是什麼關係?」

不是很想說話,但來路不明的傢伙會給她添來麻煩,多注意一點才不會壞事。

「仇家……呃…不對,她對我來說也是某種程度上的恩人……」killer撫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大概是相助相殺吧……哈哈哈哈哈!」killer的大笑聲回響在客廳,手裡拿著另一把小刀把玩。

下一秒,刀子射了過來,筆直的插進我一旁的牆壁。

「不錯嘛。動也不動。」

「病得很重,是吧?」

極度諷刺惡意的笑容,想也想不透Player怎麼會跟絕非善類的人來往。

「嘖嘖,沒想到你的臉色變得那麼糟啊……」

「別這樣,我們會成為很好的兄弟。」

我閃開killer瞬移過來的搭肩。很早就預料過,既然是平行宇宙的自己,那不出意外,對方或許會有與自己相同的能力。

「哼?你可真冷漠啊……」killer有些驚訝,隨後笑笑的偏過頭。

「是說還沒問呢,小伙子叫啥來著?」

「……gtart。」

「這樣啊,你似乎很信任Player那傢伙,我個人可不敢過度接近她。女人太接近堪稱引火自焚。」不知為何,killer在講這話的時候跟諷刺的笑不同,是真正笑得很開心。

說完後,他喝著蕃茄醬看向我,似乎在等我回話。

我嘆了口氣,索性講出實話:「……我是屬於她的東西。」

killer顯然嗆到了,蕃茄醬溢出他的嘴角,他微妙的皺緊眉說:「咳咳……等等,你說了什麼?她的東西?」

killer想了一下,似乎會過意來說:「喔……你跟那女人相處過是知道的吧?她可不會把你當成什麼用完即丟的工具。」

他攤手笑著說:「尤其你這種壞掉又病態的思想,她可心痛死了,你大可繼續維持這樣。」

我知道她不曾這樣看我,就是因為知道才選擇了這樣的路。

「看看你,眼神跟個皇家衛隊的士兵一樣堅定不移,這讓我想到Undyne,嘛……她的眼神沒你這麼絕望。」

聽到故人的名字,發現對此熟悉感淡薄,無動於衷。現在也已經沒什麼事能在內心掀起波瀾,對自身很多事情也麻木了。

killer歪著頭,似乎想到了什麼打了個響指,一臉古靈精怪的說:「是說,你何不去試著掀掀看那傢伙的底呢,我認為會很有意思。」

我不認為killer出了什麼好主意給我。雖然他對我沒有做出實質傷害,不過他有些惡劣的心態,也許是想看場好戲也說不定。

「就當作給你個善意建議。」

看我不信任他,killer刻意展露狡黠的笑容說:「在你為她著想的基準上,嘗試去懷疑她。」

恆音

gtart邂逅篇【第八章】

【gtart!Sans】【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自創角Player】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八章【練習】

作者:被束縛著。被他人與自己同時束縛著。
@大肌肌少爷
………………………………………………………………………………

唰------

木劍從草地掃過,伶俐的劍勢切開了不少小草,咖啡十分機敏地跳了開來,接下由上方而來的重擊。

每一道斬擊都是gtart用盡全力揮出,雖然雙方使的是練習用的木劍,一來一往,劍與劍之間相互碰撞得飛快。

咖啡勉強的抵擋跟閃過,從開場以來他一直是被持續壓制一方,gtart一直都不想放開機會的進攻,保持一股作氣想壓垮對...

【gtart!Sans】【memoryfell papyrus(咖啡)】
【自創角Player】

【Player與gtart邂逅篇】

第八章【練習】

作者:被束縛著。被他人與自己同時束縛著。
@大肌肌少爷
………………………………………………………………………………

唰------

木劍從草地掃過,伶俐的劍勢切開了不少小草,咖啡十分機敏地跳了開來,接下由上方而來的重擊。

每一道斬擊都是gtart用盡全力揮出,雖然雙方使的是練習用的木劍,一來一往,劍與劍之間相互碰撞得飛快。

咖啡勉強的抵擋跟閃過,從開場以來他一直是被持續壓制一方,gtart一直都不想放開機會的進攻,保持一股作氣想壓垮對方的架勢。

gtart的體術很好,撂倒咖啡的迴旋踢動作很完美,身體的扭轉力、敏捷跟力量在各方面都把肢體發揮極致,只是…………

「可以了,到此為止!」

說停的時候,gtart還沉浸在戰鬥裡,打到有些忘我,咖啡也還在跟他對打,即便知道要停下,但見對方未停的攻勢,一時抽不了身。

「咖啡,打掉木劍。」

一聲令下,咖啡一個錯身的走位,凌厲地將木劍從gtart手裡甩開。木劍從空中落至一邊的草坪上。

gtart見失去了木劍,微愣了一下,轉而握緊拳頭,抬頭不見對方的身影,從後剛好被咖啡架開。

「冷靜……這是練習……」咖啡提醒道,放開手讓gtart下來。

他踉蹌地走離咖啡幾步,悶聲咳了一下,跪在草地上。

咖啡見狀立即上去攙扶他。

gtart甩開咖啡幫忙扶他的手,神色淡漠地說:「……我當初訓練士兵時,從沒放水的可能。」

咖啡有些錯愕,不過他不到半秒就恢復原狀,讓給對方踏步的空間。

gtart的臉色看上去很糟,向我走來時還試圖掩蓋過於深沉的喘息。

「我先去休息了,有事再叫我。」他維持平坦的聲線,說完話後開了我身後屋子的門,盡速離去。

待腳步聲漸行漸遠,我帶點無奈的微笑看向咖啡問:「你覺得他……可以嗎?」

咖啡沉著臉,不假思索搖搖頭。

「也是……」

對現在的gtart來說,激烈的運動對他而言過於勉強。不過主因還是……

咖啡提出了想法:「Faith跟FF他們也許可以……」

這次換我搖搖頭嘆說:「這麼好解決就好了……」

Faith跟FF在解決「訊息」後的確能給大多數人的怪物跟人類帶來救贖,很大程度上幫我省了很多要處理的事情。

然而不是所有怪物跟人適用。

手指捲起些許髮絲把玩,我坐在樹蔭下的涼椅上邀請咖啡一同乘涼。就算是虛假的陽光也是很燥熱的,儘管溫度可以隨意調適,不過還是盡量想讓這地方與一般地球環境一樣。

「咖啡覺得他看上去怎麼樣?」

咖啡沉思了一會兒,微微皺了皺眉看我,似乎在確認我真的有打算要聽這個回覆。

「沒事,我想聽實話。」

怕會造成我不安,咖啡才會有所顧慮吧。

不過……我是目前最能理解他情況的人,也是有辦法在最近距離即時拉住他。

「他在練習時……好像真的把除了戰鬥以外的想法捨棄了。」

「除此之外還有嗎?」

「……他眼神看上去不像活著。」咖啡難以啟齒地道,悲傷地閉眼。目前跟gtart對視過的都會有相同的想法,沒有例外。

「gtart的想法跟思維有很多都是被【設定】控制好的。」

無來由的,我開始娓娓道來gtart的情況。

這一切跟他的背景經歷有關,不過……怪物跟人類在心理層面相差無幾。

「持續灌輸自己相同的觀念,那他自始自終會認為是那樣,甚至任人擺佈。」

「觀念是【創作者】賦予的。」

咖啡聽著這些話,眼神開始凝重起來,他也聽出事情的嚴重性了。

比如說故事裡的主角在結尾死去了,然而有人提出了假設,假設他活下去會發生什麼,他的心態會有什麼樣變化,對周遭的人造就什麼影響。

只要【創作者】給出了答案,那他連「死後」都被控制了行動跟想法。

試想無預警的行動跟消極的處事,突兀卻都符合常理。

「並非感受不到。他對外在的感官被迫維持最基本的行動底線。有一點負面想法就會在內心強制擴大,影響本人意志。」

視線望向遠方,我微微一笑說:「崩塌的世界剩一地的廢墟,重建起來就會顯得困難。」

咖啡點點頭表示理解,哪怕gtart下意識不想靠近他,我知道咖啡多少能幫我看著。

「這不全是他的問題。雖然他很努力了,仍不由自主放棄自己。」

不過有一句話我留著沒有開口。

相對而言,gtart也不曾想放過自己。

麥芽糖史萊姆
@大肌肌少爷 这个发展才是少...

@大肌肌少爷 这个发展才是少爷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肌肌少爷 这个发展才是少爷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