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uoguo

698浏览    9参与
Zyra's Secret Garden

扒一扒昆虫组的糖(2.0)


朋友们,没想到吧,我又来了!!

第一弹指路→http://idontknowit.lofter.com/post/1d066bcb_1227e32e


虽然guoguo公开了他和sofm的关系(不是)

蝴蝶微博频繁和水晶互动并表示可以和他一起分享最帅的名号


但是!


大神怎么说里guoguo说最扯的流言是他和sofm在一起了

蝴蝶和水晶玩洛霞下路用的不是一套皮肤


因此,我和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逆天改命(?)在伐木累又发现了新天地


蝴尓蝶从3/10到4/10一个月除了回答问题共发了9条伐木累,其中5条都有guoguo,而且4条是guoguo...


朋友们,没想到吧,我又来了!!

第一弹指路→http://idontknowit.lofter.com/post/1d066bcb_1227e32e


虽然guoguo公开了他和sofm的关系(不是)

蝴蝶微博频繁和水晶互动并表示可以和他一起分享最帅的名号


但是!


大神怎么说里guoguo说最扯的流言是他和sofm在一起了

蝴蝶和水晶玩洛霞下路用的不是一套皮肤


因此,我和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逆天改命(?)在伐木累又发现了新天地


蝴尓蝶从3/10到4/10一个月除了回答问题共发了9条伐木累,其中5条都有guoguo,而且4条是guoguo为主角的

下面请欣赏刘彦住单恋曾俊力实锤(不是)








guoguo为了维持他和sofm热恋的表象(、),只有两条是蝴蝶相关的,还有一条证明了他俩不再坐一起了(你看看人家蝴蝶都是在你旁边拍你的啊兄弟)


吐槽蝴尓蝶的↓



最后附上水晶老父亲家拍的傻儿子guoguo和蝴蝶




结论:

以前合照昆虫组坐一块儿的现在凉了

最真实的还是sofm。


(阿槿提醒了我,蘑菇微博有一张合照)

小故事好像是guoguo抢蘑菇的饮料,蝴蝶就劝蘑菇说让他一下就算了



最后扔一下赛场上的糖

为了保护中单扔下ad的辅助,最喜欢传中路的辅助,以及吃了中单交双招逃跑的辅助了解一下





安利再卖不出去我就自杀(。)

天色微凉

guoguo直播间与sofm互动记录

sofm=肥肥 肥仔 肥         guoguo=蝈

肥:8.3 hai wan ryze(8.3还玩瑞兹)
        Guoguo na wo sexiangdou(蝈蝈拿我摄像头)
        And no use

蝈:SIFM PIG
         后面一句没截到屏大概是说摄...

sofm=肥肥 肥仔 肥         guoguo=蝈

肥:8.3 hai wan ryze(8.3还玩瑞兹)
        Guoguo na wo sexiangdou(蝈蝈拿我摄像头)
        And no use

蝈:SIFM PIG
         后面一句没截到屏大概是说摄像头太黑了

然后sofm开始和直播间观众互动
肥:Wo shi feifei(我是肥肥)你都承认你是肥肥               了。。本人指定外号
         Da jia hao(大家好)( ゚∀ ゚)
         Xin nian kuai le(新年快乐)(✪▽✪)
         Wo hui lai yuenan le(我回来越南了)
然后肥肥回答了一个观众问的下午直播时是玩的是哪个服的问题,然后前方高能。

蝈:fei zai ni wei sheme yi zhi kan wo    ni lovewo(肥仔你为什么一直看我,你爱我)(●—●)

然后肥肥就被成功的吓跑了(应该吧)再也没发过言
看来队员们关系都不错,希望他们能好好磨合,争取在年后也取得好成绩。(。ò ∀ ó。)

Zyra's Secret Garden

扒一扒昆虫组的糖

根据我们吃糖小分队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的要求,来扒一扒昆虫组

关于打上电竞同人的tag这一点:虽然这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同人,最多也就是个脑补,不过我们小分队卖安利是不择手段的,她推一个我推一个,争取拉更多人下水一起互割腿肉(不)

图很多,手机慎点,基本来自伐木累截图/微博,侵删


先来看看hudie伐木累里的guoguo↓


锅锅,小丽,猪鼓力,外号可以再多起点(怎么略微有点宠的感觉??)

PS:长发guoguo可以说是很电竞俞灏明了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guoguo伐木累里的hudie↓


东北滴汉子被你照的这么娇羞(??)

再看看两个人的...

根据我们吃糖小分队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的要求,来扒一扒昆虫组

关于打上电竞同人的tag这一点:虽然这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同人,最多也就是个脑补,不过我们小分队卖安利是不择手段的,她推一个我推一个,争取拉更多人下水一起互割腿肉(不)

图很多,手机慎点,基本来自伐木累截图/微博,侵删


先来看看hudie伐木累里的guoguo↓

锅锅,小丽,猪鼓力,外号可以再多起点(怎么略微有点宠的感觉??)

PS:长发guoguo可以说是很电竞俞灏明了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guoguo伐木累里的hudie↓

东北滴汉子被你照的这么娇羞(??)

再看看两个人的互动↓

讨论发色↓


讨论菜系↓



讨论香蕉↓



以及香蕉事件后过几天突然出现的恩断义绝↓



到底洗头帅还是不洗头帅↓

guo:你不能说我不帅,你看粉丝都说我帅,他们都是明眼人


吐槽自拍↓


一起养猫(不)↓



然后是来自旁人(圣枪哥)的吐槽↓



彳亍口巴

知道香蕉在你们这儿是绕不开的梗了(疯狂暗示)

另外guoguo真的好瘦噢,修长的少年一枚,大噶真的没什么想法吗


然后是坐/站一起的合照↓



虽然按照东北汉子的标准可能还是矮了点,hudie好歹和guoguo差不多高,sofm站在guoguo身边都显得小鸟依人了(不)


最后,我17阿槿为了掘地三尺找新糖,说这张图蝴蝶在看guoguo

我很煞风景的说了句:他不是在看guoguo碗里的菜吗

(革命的友情就此破裂)



最后希望大噶和我们一起多多发掘新的小可爱,新cp和新糖

PS:想要了解光夫的朋友请多多关注我的17阿槿ღ( ´・ᴗ・` )比心

Zyra's Secret Garden

Hudie/Guoguo-感冒

*新墙头三星中单!虽然只有174的身高但是仿佛已经横扫了蛇队……_(:з)∠)_很绝望,某种意义上来讲

*很多都是bug,基本捏造,大家摇就完事儿了,千万别较真

*所以有没有人帮这对CP起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_(:з」∠)_

*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你看看我俩,一个流感一个感冒,病就完事儿了(doge)


HudiexGuoguo-感冒


刘彦住是回到宿舍整理外设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备用鼠标不见了。

连胜真的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他在比赛时尚且能勉强维持着的理智,在吃完一顿正宗重庆火锅之后也飞的七七八八了,而已经完全松懈下来的神经很难再短时间内紧绷起来...

*新墙头三星中单!虽然只有174的身高但是仿佛已经横扫了蛇队……_(:з)∠)_很绝望,某种意义上来讲

*很多都是bug,基本捏造,大家摇就完事儿了,千万别较真

*所以有没有人帮这对CP起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_(:з」∠)_

*  @17岁少女想什么呢 你看看我俩,一个流感一个感冒,病就完事儿了(doge)


HudiexGuoguo-感冒


刘彦住是回到宿舍整理外设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备用鼠标不见了。

连胜真的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他在比赛时尚且能勉强维持着的理智,在吃完一顿正宗重庆火锅之后也飞的七七八八了,而已经完全松懈下来的神经很难再短时间内紧绷起来。令人倦怠的饱腹感格式化了所有人的大脑,只留下想要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的念头,以至于刘彦住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记起似乎是杨藩在今天训练时借了他的备用鼠标,然后还给他的时候自己随手放在了场馆的休息室没拿回来。

虽然备用鼠标漏在场馆并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不过一向心思缜密的刘彦住还是不太能允许自己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勉强算是个行动派的刘彦住披起衣服就往基地外走去。杨藩似乎在他背后喊了几句话,不过刘彦住并没有听得太清楚,就模模糊糊的听到了曾俊力的名字。

说来也奇怪,吃完饭之后他好像就没见到曾俊力人影,也不知道他跑哪里浪去了。

寒夜的冷风激得刘彦住打了一个哆嗦。他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大脑更加清醒一些,并加快了些脚步。

现在队伍里的指挥一任虽然完全没有交到自己手上,但那是迟早的事情。队里的老大哥杨藩打AD时本身所承受的压力就比他当辅助时要大得更多,而蛇队目前能顺风顺水,也是因为他身为老将有着无数经验累积的精准直觉能让他在兼顾操作时做出正确的决策。然而这并不是持久之计。如果他们需要杨藩打出更加细腻的操作,就必须要有人分担指挥的工作。而指挥最重要的就是要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的大脑。不光在比赛里,在生活里也应当如此。只有这样才能让清醒和理智成为常态,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现在他跟着杨藩,要学的不仅仅是下路对线,更多的是指挥,还有理性的思考与行为方式。

所以把重要的装备漏在休息室里这种事情本不应当发生。刘彦住想。他是曾经的网一王者大腿,在韩服王者有着惊人的胜率。在自认为起点很高的情况下,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

当然,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指挥除了有个得劲的大脑外还要学会多说说话,而刘彦住并不是一个特别能说话的人。沉默寡言的他就经常被调侃,比起杨藩,他第一眼看上去更像个社会人。

曾俊力半个月前就在伐木累发过一条帖子,说他是东北王蝴蝶。要他披着纸板说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说到曾俊力,如果按一个好的指挥应该能说会道这个标准来看,刘彦住倒是觉得曾俊力更有成为一个指挥的天赋。

他还记得他们提到主队那段时间,曾俊力尚且还在适应比赛节奏,兢兢业业的拿着发条安静的自己补兵。当出现重大失误的时候,他也是咬紧嘴唇一声不出,连道歉都是小心翼翼的,甚至蓝buff都不敢再去碰。

因为是新人,表现得稍微不好就要承受排山倒海的谩骂。当时又是队伍的低迷期,比起许多出道即巅峰的幸运选手,他们两个走的路要坎坷的多。刘彦住深知这是打职业的必经之路,心态一直还行,毕竟自己年龄稍微大些又是辅助位,很多时候骂不到他头上来,反观曾俊力就苦了。当刘彦住拿到了稳定的首发辅助位时,曾俊力还只是一个替补,一输比赛,首当其冲的被批评。但是这个队里年纪最小的新人除了自己暗地里哭红眼眶之外,也并没有再更多的表现什么,更多的是在深夜加班加码,甚至会偷偷看LCK的比赛学习经验。

刘彦住当时想着是,希望曾俊力付出的努力都能得到回报,因为他真的很优秀。

现在经过半年多的磨合和训练之后,曾俊力的实力开始显山漏水,坐实的三星中单“SSG uoguo”名号的同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随着各种各样的骚话一起打了出来。

曾俊力越来越强的同时,也越来越把自己孩子气的可爱显露无疑。

除了快要胜利的时候跟着老大哥们一起鬼吼鬼叫之外,曾俊力赛前的骚话也一串一串的。比赛时如果有亮眼操作也会先自己夸自己一波,就像是花式求表扬的小孩一样。若是和黎光维配合失败了,他就会突然低落起来,委屈的在一旁碎碎念。之前队伍里可能只是李炫君和杨藩的二重唱,现在曾俊力也成为了麦克风的主力军,而自己的存在感则是比还在努力增强交流技巧的黎光维还要低。

如今,曾俊力捕捉别人的眼球的能力已经到了出类拔萃的地步。有实力,有颜值,人前乖巧,在蛇队这个大家庭里又玩得开,这些都让曾俊力的人气无论是内部人员还是外界粉丝里水涨船高。

一路陪他打过来的刘彦住不得不感叹一句曾俊力成长的可真是太快了。当初曾俊力可是差点也要成为替补辅助的。以前还会请教自己一些辅助技巧的腼腆男孩,现在已经成为能独当一面的首发中单了。

刘彦住偶尔也会觉得当时许的愿望有些太片面了,人总是自私的。

以前曾俊力和他在伐木累里经常隔空互cue,有着他们独特的打闹和解压方式,现在曾俊力的伐木累里清一色的黎光维,不禁让他觉得有点心理落差。

毕竟他对曾俊力所有的关注与关心,都是点到即止。在相互扶持度过最困难的时期之后,曾俊力的光芒逐渐被其他人所认可所喜爱是大势所趋,而他顺势去接触更加阳光的人,和他们成为更好的朋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他倒也不是嫉妒曾俊力高富帅的人设,只是有一种自己一直珍藏的宝藏被别人发掘,然后带走了的感觉。


……这都什么和什么。

刘彦住猛地摇了摇头。

进了场馆之后,他径直走向了休息室。他打开门,里面是一片漆黑,刘彦住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灯的开关在哪里。他打开了灯之后径直地走向了自己的位置,找到鼠标之后刚准备离开,就听到了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一看,发现居然有个人躺在按摩椅上呼呼大睡。

刘彦住所在的方向并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但是他一看这双长腿和队服与穿着矮袜运动鞋之间的纤细脚踝,就知道躺在上面的是曾俊力。

他是没听说过吃太饱还能产生幻觉的,更何况这个幻觉还挺有声有色的:曾俊力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所扰,正无意识地皱着眉头在扒拉着他的衣服企图把打在他脸上的光源赶走,同时也在努力的试图把自己蜷起来,似乎是觉得冷了。

刘彦住快步的走了过去,下意识的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他身上再帮他掖好边角,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然后他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为什么曾俊力这会儿会在休息室里睡觉?

应该把他叫起来问问清楚才是。

话虽是这么说,刘彦住看了一眼眉头渐渐舒展开,一副回归甜美梦境模样的曾俊力,对吵醒他一事依旧是有些于心不忍。感觉距离上次见到他这么毫无防备的睡着已经很久了。

但刘彦住一想到曾俊力不知已经在这睡了多久,会不会感冒,便还是狠下心伸出了手。

刘彦住的动作很慢,甚至停在半空中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还是没有选择拍曾俊力那已经把头发睡的飞起的脑袋,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力,起来,别在这睡。”

曾俊力在被碰到的时候抖了一下。然后他翻了一个身,一边躲着刘彦住的手,一边在嘴里嘟囔着“不要叫我小力”之类的话。

在刘彦住锲而不舍的干扰下,曾俊力才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刘彦住。

接着他张大了嘴巴,像是要打哈欠,结果却打了个喷嚏。

这让刘彦住的表情变的有些难看。他伸手探了探曾俊力额头的温度。然后他很快放弃了要温柔叫醒他的念头,直接拿手往曾俊力的脸上拍了几下,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

“你有点感冒发烧了。赶快和我回去基地。”

曾俊力显然还处在意识神游阶段。他点了几下头,揉了一会儿眼睛,在一片光晕中看到眼前人眼角的泪痣,这才认出刘彦住。

“东北…王蝴蝶………?诶我怎么在这睡着了……刚才不是说吃完饭要开会吗……”

“你听谁说的?而且开也不是在场馆开啊。你快起来,衣服先披着,跟我回去。”

“啊……哦…对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

刘彦住刚想脱口而出是来拿备忘在这里用鼠标的,曾俊力就眯着眼睛点着点着头,又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回去说。你就当我是来接你的。”刘彦住看着曾俊力泛红的鼻头叹了口气。

“真的假的……这么贴心的吗?不愧是当初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

曾俊力傻傻的笑了。他摇头晃脑的,头顶上被他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也随之一动一动的,还真有点像两个猫耳朵一样,整个人也像一只睡糊涂了的小傻猫一样。

他把一只手搭在了刘彦住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攀到他的手臂上。

虽然只是借力起身,当曾俊力温热的呼吸靠近的时候,刘彦住扶着他的动作僵硬了一下。他们的距离很近,刘彦住甚至能看见曾俊力的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里淡淡的水雾。曾俊力睡得乱糟糟的猫耳呆毛蹭到了他的下巴,让刘彦住觉得心痒痒的。

“好啦走吧。”

终于站到地上的曾俊力抱着刘彦住稳了稳身形,然后又撒娇似的把自己身体的大半重量摊到了对方身上。这些无意识的亲密举动让刘彦住有点手足无措。他都开始在怀疑曾俊力是不是在庆功宴上偷偷喝了酒。

“你……”

刘彦住本来想让曾俊力自己走。他又不是个小个子,两个大男生一路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刘彦住把手覆上对方揪在自己衣服上的爪子,结果却摸到对方的手上异常高的温度。这让刘彦住立刻改变了想法。他把曾俊力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些,黑着一张脸拉着对方的手走出了休息室。

没有穿外套明明应该挺冷的,但刘彦住愣是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热量。他想,有可能晚上辣椒吃多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曾俊力确实感冒了,整个人的温度都偏高,带在身边像个小火炉一样在给他供暖。

刘彦住现在不怎么关心自己冷不冷,只顾着问曾俊力还有没有再想打喷嚏。

“没有啦,没有啦。”

曾俊力一只手揉了揉鼻子,另一只手把刘彦住拉着他的手握紧了些。刘彦住的手好像比他的大一些,有着薄薄的茧子和微凉的温度,是一双和他一样摸着键盘和鼠标的手。他下意识的抓紧了刘彦住的外套,上面有着对方独特的气息,令他觉得十分熟悉和温暖。

他记得以前刘彦住很照顾他,只是最近好像有点疏远了。他还有些不习惯来着。这件外套让他重新想起了对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由得暗自欣喜了起来。

迎着冷风走路让曾俊力清醒了不少,没一会儿又开始活蹦乱跳了起来。

“对了,刘彦住,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特gay啊,两个男生大晚上的牵着手在街上走。”

“是挺gay 的。”刘彦住回道。

曾俊力没有提起这茬的时候刘彦住还在偷瞄对方,满脑子的弹幕都是披着他外套的曾俊力真可爱。

太可怕了。怕不是真要弯了。

觉得后怕的刘彦住逼迫自己正视前方,再不快点回去,他自己也得感冒了。头脑发热就是症状的前兆。

“唉,没办法,谁叫你起的id都叫蝴蝶,这么粉红玛丽苏,一听就是个gay佬的名字啊。”

“那你还跟着叫蝈蝈。”

“不是,没有,谁和你说是蝈蝈的意思啦?就不能是锅锅,果果……guo…阿…阿嚏!”

曾俊力急着反驳,说话快了,又被喷嚏卡了半句话。他裹紧挂在身上的外套,露出一副眼睛红红的委屈样子。

“少说几句,别吃风了。”

刘彦住觉得有点头疼。这感冒症状已经到了第二阶段了,可能是被风吹的,并不是因为担心曾俊力,又或者是觉得他实在是可爱的过了头。

“我说刘彦住,我还真觉得我有点感冒了,你说该怎么办啊?”

“回去让藩哥给你拿药。”

“那你……你不照顾我一下呀。”

曾俊力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委屈了起来。他挣脱了刘彦住的手,转而去扯了扯他的衣服。

“怎么?我接你回去还不够吗?本来我只是来拿鼠标的。”刘彦住瞄了一眼他抓着自己的袖子的手指,默默的把它们又握回在手心,然而他并不敢看对方现在的表情。

“亏我还以为……你是专门回来接我的!我们的革命友情呢,你都抛之脑后了……下次我拿不到MVP,就都怪你头上!”

“什么革命友情,我们不是早就无话可说了吗?何况你的关注列表里都只有sofm一个人,你回去找他好了。”刘彦住被他气笑了。他都忘了曾俊力在人前的乖巧宠粉全是装出来的,他对自己一直都是这副死皮赖脸的欠揍样子。

“哇你有脸说我啊,你不是也只关注了水晶哥和圣枪哥!”

“那是因为我不需要关注你都知道你发了什么。”

“哦——原来如此,” 曾俊力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又开始很开心的笑了,“刘彦住,你很酸啊?”

“你在说什么啊?”刘彦住的耳根有点发热。他只希望这昏暗的天色能帮他在曾俊力面前打打马虎眼。

眼看着就要到基地了,刘彦住的步子就迈得更开了,曾俊力在后面一边笑一边跟着他一路小跑,还在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这就导致了他一进屋就因为温度差猛地咳嗽了几下。队里几个大哥立马坐不住了,都围上来对着曾俊力一阵问暖嘘寒。

杨藩第一个开口,他让李炫君去给曾俊力接水,然后就开始对着刘彦住说教:“蝴尔蝶你怎么回事啊,我让你接个人还把人guoguo冻感冒了,这么不靠谱的吗?”

原来是你谎报军情啊……

刘彦住在内心默默的腹诽道。

当然他也没想着反驳什么。毕竟如果自己能再早点发现曾俊力掉队了的话,或许他也不会感冒。

于是刘彦住虚心地接受了教诲,还轻轻推了推曾俊力催促他赶紧吃药睡觉。

结果曾俊力反而没憋住,他解释道:“这和刘彦住没啥关系,是我不小心在休息室睡着了着凉了,还多亏刘彦住给我外套我才没有更严……严、阿嚏!”

吹了半天风强迫自己精神了一路的曾俊力在进入暖屋子里之后立刻就开始感觉到了疲乏,加上他还鼻塞得很难受,说起话来全是鼻音,软软糯糯的,让人听着挺心疼的。

“行了行了,别说了,蝴尔蝶你快点照顾他去睡吧。”

杨藩对曾俊力病成这样了还在替刘彦住说话这件事很替他打抱不平,但他看了一眼小中单身上披的外套之后,就发现他的确好像是误会他们了。

“哎对了啊,今晚你们住一起算了,你这跟了他一路的,要传染也你们内部解决啊。”

拿水回来李炫君瞟了一眼两个人,推了推眼镜。接着他对黎光维招了招手:“肥仔过来我们那边打牌啊,把房间留给病号和疑似病号吧。”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儿,训练室里只剩下了刘彦住和曾俊力两个人在面面相觑。在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曾俊力很识时务的又打了个喷嚏。

刘彦住顺势提议曾俊力先回房间洗个澡。

等曾俊力拉着他一起往寝室走的时候刘彦住这才发现他们俩的手还牵在一起。

黎光维就算了,怪不得他总觉得刚才杨藩和李炫君看他们俩的眼神不对呢!

刘彦住低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的手又严肃的抬起头盯着曾俊力,才发现这个人虽然皱巴张脸,上面满是被风寒摧残的痛苦,但眼角和嘴角却又是笑眯眯的。


果然是故意的啊,这家伙。

刘彦住忍不住抬手捏了捏曾俊力红红的鼻头:“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就要gay你了。今晚我们睡一起,你小心点。”

曾俊力也不躲,只顾着笑。


“嘿嘿……没关系,我是听说感冒传染给别人会好的快一点啦。”


END


PS:

想知道为什么拉这一对的,可以去伐木累看看几个月前两个人的互动,基本如↓

Hudie(发了张香蕉的图):健康生活需要香蕉

Guoguo(转发并发了张喵的表情包):挺变态的你

Guoguo(第二天也发了张香蕉的图):休息一下

Hudie(转发并加了个[弱]的表情包):还说我,你没吃香蕉?


真的很甜!希望大家吃吃安利!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