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2k

581浏览    5参与
真的沉沁

當職業選手都很西幻—之Selfie奇遇记

*拉灯部分等我搞定aooo号再补


一切的起因在Ryu要回韩国办理一些签证的问题,H2K自然就需要一个替补中单,至于Ryu回国前也很有良心的给Odo留下了灌输了十次份的护盾的结晶石,以防这群神仙一言不合又打起来的时候无辜人口惨遭波及。


(当然十次份的护盾很可能还不够就是了)


  替补的小中单是在Ryu离开的隔两天被Pr0lly领进训练室的,同样来自波兰甚至同叫Marcin,小中单也因为同样来自波兰还同名,搞清楚环境以后就显示出了对Jankos明显的亲近。


  虽然是个不务正业,甚至专业知识为0的蠢魅魔,Jankos凭着魅魔的本能还是早早的就...

*拉灯部分等我搞定aooo号再补



一切的起因在Ryu要回韩国办理一些签证的问题,H2K自然就需要一个替补中单,至于Ryu回国前也很有良心的给Odo留下了灌输了十次份的护盾的结晶石,以防这群神仙一言不合又打起来的时候无辜人口惨遭波及。


(当然十次份的护盾很可能还不够就是了)



  替补的小中单是在Ryu离开的隔两天被Pr0lly领进训练室的,同样来自波兰甚至同叫Marcin,小中单也因为同样来自波兰还同名,搞清楚环境以后就显示出了对Jankos明显的亲近。



  虽然是个不务正业,甚至专业知识为0的蠢魅魔,Jankos凭着魅魔的本能还是早早的就对相貌姣好的小朋友动上了手,揉揉脖子揉揉脸的,还没来得及想动手做什么的时候就被拿着可乐走进训练室的Vander制止了。



“别闹了,赶紧打排位去吧,不然等等Pr0lly验收的时候你又要倒大楣。”Vander看了看乖乖拉着小朋友开始打排位的Jankos才退出了训练室,不过他也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早完成排位任务的Vander回到房里打开了魔法书还没研究多久,只见Jankos急匆匆地冲进了他房里,还不忘带上了门。



“又怎么啦?排位被十连坑打不下去了?你不是带着小朋友在双排?”Vander阖上手里的魔法书。



“才不是!我带着他五连胜了!⋯⋯呸这才不是重点,那小朋友好像怪怪的,总之你来看就知道了。”Jankos慌慌张张的扯着Vander的一只手,拉着他跑到了训练室。



(门口刚回来的Forgiven:我辅助跟那个混蛋波兰人一起从房间里出来是怎么回事?)



  只见小朋友虚弱的挂在电竞椅上,脸色变得死白,眼神也空荡的慎人,看到过来的Vander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完蛋,这孩子应该是普通人,五场排位一场算半个小时,两个半小时够这种大小的孩子被你吸掉半条命了,更不要说如果中间你们有肢体接触只会吸得更厉害。”Vander研究了一会儿说到,



“那个⋯⋯Ryu回家之前给了我十颗他加了护盾的结晶石,有用吗?”Odoamne从自己的位子滑过来问,



“没有,那种结晶石是还没被吸的时候防止被吸,他现在已经被吸掉半条命了⋯⋯算了Jankos你先回房间,现在只能把教练叫回来处理了。”Vander看着可怜兮兮的Selfie拿出了手机,站在后头看了全场的Forgiven此时才走过来,划开空间拿出一管药剂,有些粗暴的掰开了Selfie的嘴灌了下去。



“???”Odoamne和Vander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不喂这个这小鬼多半苟不到Pr0lly回来,等会我们再算那个混蛋波兰人为什么从你房里走出来又吸干了这小鬼的帐。”这是难得当好人的炼金术师,还有他的暴言,



  等Pr0lly匆匆忙忙赶回基地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虚弱娇软、脸色死白,要不是胸前微微起伏都看不出来活着的Selfie躺在地上,身边还有一个一脸无辜地在打排位的Odo,炼金术师灌了苟活药以后还很有良心的把人往地上放着美其名躺着比挂在椅子上舒服。



  Pr0lly也顾不着找Jankos算帐了,就地扔下符咒,地上以Selfie为中心出现一个繁复的法阵。



“教练,我需要滚吗?”Odo一边拆掉对面的高地一边问,



“不用,闭上嘴不要过来就是了。”Pr0lly又掏出一张符纸往下一抛,Selfie身周的法阵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从平面的法阵变成一个半透明的球体完完整整的把Selfie整个人包覆在里面,接着Pr0lly又一抬手,召出几颗灰色的能量球漂浮在包覆着Selfie的球体旁,能量球像是透过引导似的通过了法阵慢慢进入球体内部。



“⋯⋯因为这家伙跟你一样是个普通人,所以我不能直接把他被Jankos吸走的部分用魔力直接还回去,你可以把那个球想像成过滤器,把我的魔力过滤成普通人可以接收的能量补充回去,看着他,外面那几颗球用完的时候喊我,我去收拾Jankos。”Pr0lly看着明显一直分心在偷看的Odo,还是好心的补了设定,顺便下了命令。



  Pr0lly打开Jankos房门的时候后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麻烦大了,正在哼着歌吃着草莓给自己的油管剪着片子,在Jankos刚看向来人的瞬间整个人就凭空飞起掉到床上,手脚也被死灵法术给束缚了起来,甚至嘴里的草莓都还没吞下去,惊吓之中没吞下的草莓汁顺着白皙的下颚流了下来。



“我才不在多久你就敢去吸人了?”

“我⋯⋯我我我没有⋯⋯QAQ”

“我也知道你没这个胆子。”



(补魔与教训过程先拉灯带过)

  


  能量充斥着身体的舒服感觉加上补魔后的满足让Jankos眯起了眼睛,看着Pr0lly抬手施法让沾污的床单恢复干净,整个人摊成一团不太想动了,Pr0lly确定了Jankos的被动封印好了以后在人头上落下了个吻就出去检查那只可怜的小东西的情况了。



  被留在房间里的Jankos哼唧了两声,自己抽了纸巾给自己清理干净,就卷着被子埋头打算睡一觉通过梦境通道去玩了。


  于是他就认识了隔壁家聪明但是因为洁癖容易饿死的可怜小魅魔Perkz。

默守·极地冰原生物·更文是不可能更文的·纯质学渣·没腿·辰星

难受想……

一群人个个叫无辜忙着洗白说委屈。
有谁怜悯过他们吗。
有谁因为他们年纪小而手下留情吗。
他们已经快两年没有作品了你们知道吗。
他们被某些人(我不说谁都明白)的粉丝践踏到毫无尊严,甚至微博都被病毒黑掉的时候有谁伸张正义吗。
那些人刻意写小说去把他们塑造成恶毒反派的时候下面一群人叫好你们知道吗。
他们自己粉丝的同人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还被那些人痛骂你们知道吗。
没有,全都是在希望他们早点去死的。
他们被污蔑抄袭的时候有谁替他们说过话吗。
只要是粉丝被那些人知道喜欢他们就要被一群人轮流喷的痛苦你知道吗。
粉丝群完全沦陷于黑粉甚至管理员都去讨好黑粉踢掉粉丝的情况你们见过吗。
而现在自以为是的二次癌说我是抓着一点马脚就不放的次...

一群人个个叫无辜忙着洗白说委屈。
有谁怜悯过他们吗。
有谁因为他们年纪小而手下留情吗。
他们已经快两年没有作品了你们知道吗。
他们被某些人(我不说谁都明白)的粉丝践踏到毫无尊严,甚至微博都被病毒黑掉的时候有谁伸张正义吗。
那些人刻意写小说去把他们塑造成恶毒反派的时候下面一群人叫好你们知道吗。
他们自己粉丝的同人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还被那些人痛骂你们知道吗。
没有,全都是在希望他们早点去死的。
他们被污蔑抄袭的时候有谁替他们说过话吗。
只要是粉丝被那些人知道喜欢他们就要被一群人轮流喷的痛苦你知道吗。
粉丝群完全沦陷于黑粉甚至管理员都去讨好黑粉踢掉粉丝的情况你们见过吗。
而现在自以为是的二次癌说我是抓着一点马脚就不放的次元小卫士,你知道那些人对我珍视的他们做了多少过分到你们难以想象的事吗?
别怪我地图炮,我恨全职粉丝,恨透了那个家伙。
还有所有二次癌和所有野草。

_從辰

【波兰组】Jankos/Vander 安利贴(?


为了我的马忠太太(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卖波兰组的安利:有刀子!按头!快吃!

首先是马忠太太让我入波兰组坑的三篇现实向的同人,可怕之处在于文中的基本时间线和引用到的社交网络上的内容……都是真的。

Hard to Keep (Forg1ven中心皮下的波兰组)

Misiaczku(波兰组分手灵车)

Say My Name (Selfie/Vander皮下的波兰组)

和马忠太太的这三篇文比起来,我以下写出的内容都是垃圾。

波兰组是指Jankos/Vander。从2013年的KMT到2016的H2K,他们度过了同进同退的三年,直到S6结束H2K辅助Vander被迫...


为了我的马忠太太(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卖波兰组的安利:有刀子!按头!快吃!

首先是马忠太太让我入波兰组坑的三篇现实向的同人,可怕之处在于文中的基本时间线和引用到的社交网络上的内容……都是真的。

Hard to Keep (Forg1ven中心皮下的波兰组)

Misiaczku(波兰组分手灵车)

Say My Name (Selfie/Vander皮下的波兰组)

和马忠太太的这三篇文比起来,我以下写出的内容都是垃圾。

波兰组是指Jankos/Vander。从2013年的KMT到2016的H2K,他们度过了同进同退的三年,直到S6结束H2K辅助Vander被迫离队。


Vander被迫离队的原因细说起来有些戏剧化。

S6结束之后H2K中单Ryu离队,H2K签下了Fnatic的前中单Febiven. 而H2K的ADC Forg1ven和Febiven是人所共知的不对盘(虽然说Forg1ven似乎和很多人都不对盘……但和Febiven不对盘的非常超过……):

在打败FNC之后发推表示FNC把命运交给一个17岁的毛头小子而踢走了那个真正能掌控一切的人,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失败了。这条推明显是针对Febiven怼走FNC教练Deilor的事情。

在后来的回顾长文(Reddit)里Forg1ven也直接表明Febiven的到来和一天到晚醉醺醺的Jankos是他离队最主要的原因


=

ADC主动离队之后,H2K在最后关头瞒着Jankos,和Vander解约了。

的确一个战队人员变动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为了避免其他战队补强,到最后关头才放人导致Vander找新东家找的很困难的处境,怎么听都不像是Jankos事后表述的“H2K已经尽力给Vander提供帮助了”。


H2K教练Pr0lly续约后表示“H2K是一支值得我们彼此忠诚共同努力的队伍”。   前OG打野Amazing直接发推明怼“是啊值得彼此忠诚所以你们踢走了Vander”。



奇怪这不是波兰组的安利贴吗,为什么我把Jankos写的像个优柔寡断的混球。

说点好的,Vander离队后Jankos在直播里表示自己实现完全不知情,“如果H2K找来一对不如Vander的EU下路那我就离队”。还好H2K最后签下了韩国下路,没给他实现这个毒誓的机会。

以上就是他们分道扬镳的原因。

以下是他们以后再也不会有的,过往的甜蜜回顾了



“H2K在Jankos人马Vander扇子妈的配合下基地丝血四杀,完成最巅峰最不可思议的翻盘。成功拿下对阵S04的第一场比赛。”


可是从今以后就是H2K Jankos和S04 Vander了。不会再有辅助第一个复活之后冲出来给丝血的打野套盾了。不会再有其他队员全员阵亡的时刻你们并肩而立,面对带着大龙buff的千军万马了。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Hard to Keep

例行三禁,预警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


梗来自阿秃的长文。是很可怕的阿秃中心。

CP是Jankos/VandeR和FORG1VEN→ VandeR

没有其他CP,如果觉得有,那都是错觉。


私设如山,罔顾事实。

起名废,标题也是乱来的。

涉及人物包括S6的H2K除了Ryu和教练,还有Febiven。Rekkles略微出镜其实没什么关系。


略有中英文混杂,如果出现全句英语那一定是我从他们的推特/非死不可等社交媒体上复制下来的原文。我的半毛钱英语水平并不支持我虚构这些。


Jankos的粉别看。我现在切腹谢罪已经来不及了?我很抱歉我手滑把Jankos写成这个鬼样子。恨不得砍...

例行三禁,预警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


梗来自阿秃的长文。是很可怕的阿秃中心。

CP是Jankos/VandeR和FORG1VEN→ VandeR

没有其他CP,如果觉得有,那都是错觉。


私设如山,罔顾事实。

起名废,标题也是乱来的。

涉及人物包括S6的H2K除了Ryu和教练,还有Febiven。Rekkles略微出镜其实没什么关系。


略有中英文混杂,如果出现全句英语那一定是我从他们的推特/非死不可等社交媒体上复制下来的原文。我的半毛钱英语水平并不支持我虚构这些。


Jankos的粉别看。我现在切腹谢罪已经来不及了?我很抱歉我手滑把Jankos写成这个鬼样子。恨不得砍死我自己。


我是秃粉(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所以有在罔顾事实的无脑洗白和苏秃顶。这真是让人难以接受,我很抱歉。


流水账,不好看。毫无感情,也毫无情节。基本理解为“一个没文笔的CP粉对阿秃长文的解读”就对了。


是清水,没有任何一点车,也没有任何肉渣肉末。甚至连感情都所剩无几。我果然不擅长写撕逼和狗血。啊,写文好难。


----------------------------------------------------------


0.

VandeR直到中午才醒过来。洗漱完毕之后开始吃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午饭的所谓早饭——反正他们的三餐能选择的食物都差不多。

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刷着推特,VandeR看着暴风过境余波未平的网络,感觉有些异样。果断点开FORG1VEN的推特,看到了他在昨天发出的长文。果然是这样。虽然心里早有预感,但是VandeR还是觉得有些忐忑。

满屏的希腊文他看不懂,但是看着前队友们的反应也知道发生了什么。Reddit上的英文翻译清清楚楚地显示了FORG1VEN又口无遮拦地捅了多大一个篓子。

而罪魁祸首却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惹出了多大的麻烦,依然没事人一样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

“Kostas?”VandeR冲着FORG1VEN的方向提高了音量问道,“你昨天干了什么?”

“没啥,一点2016年感想。哦这个麦克雷!”毫不在乎的回答后面跟着骂骂咧咧的嘀咕和拍击键盘的声音。

好吧,VandeR有些无奈又苦涩地想,总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这一切。于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Let’s all make own reddit thead called "Last year in H2K”顺便圈了S6时H2K的上单中单和打野。

十分钟后,FORG1VEN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你这又是在干嘛?”

正好洗完碗碟的VandeR走到FORG1VEN身后的床上,随意坐了下去:“我觉得2016年总结挺好的,大家都应该做一个不是吗?”

“嘿,你这样会引火烧身的。”退了游戏的FORG1VEN转过椅子正对着VandeR。

“那你呢?”VandeR反问道,“你发长文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

“我?我引火烧身好几年了这不好好好生活着吗?我早就习惯了,而且我早就跟粉丝说会出这个。”

“别担心,我没那么自作多情。我只是觉得你说得好。”VandeR说这话的时候,手机提示推特收到了回复,点开看了看,VandeR意外地笑了起来,“I am waiting for spicy VandeR thread tbh.”一边顺口读了出来,一边用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敲击。

“I could drink as much coffee as I wanted. Jankos prefered alcohol. We were both very happy!

”FORG1VEN一字一顿地读出手机屏幕上刚刚刷新的消息。

然后轮到VandeR笑着念FORG1VEN发出的内容:“I wouldnt play soloq and go swimming pool for 2 hours. Odoamne would play The Division. Both happy。”

读完FORG1VEN看到VandeR脸上的笑意止住了,VandeR轻轻地说:“是啊,我们当时在H2K,好像是挺开心的。”


1.

FORG1VEN知道自己脾气暴躁,但是他认为这不是他的错,他觉得有理由如此。春季赛负于OG之后FORG1VEN决定离开LCS的赛场。他没有办法忍受这个队伍,在他看来,比赛里上中野纰漏不断,导致他输得如此不甘。

最后整理箱子的时候VandeR敲开了他房间的门,然而还没说两句话就被FORG1VEN打断了。

“我不会再回来了。”FORG1VEN恶狠狠地对着试图挽留自己的辅助说。

在FORG1VEN的认知里,就算VandeR没有在游戏里坑他,但是这个与打野Jankos有着不同寻常亲密关系的辅助和队伍里的其他人是一丘之貉。而他和这个队伍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FORG1VEN知道自己脾气暴躁,他知道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有多伤人,但是他认为这不是他的错,他觉得有理由如此。

没有管队友——尤其是辅助难看的脸色,在应该离开的时候FORG1VEN头也不回地走了。

EU LCS,他受够了。


2.

VandeR觉得烦透了。明明FORG1VEN已经与H2K毫无关系了,为什么总有看热闹的人来向他打探FORG1VEN的去向?那个号称已经对LCS失望透顶的人去了哪里关他什么事?

最后忍无可忍的VandeR在直播里断然宣布FORG1VEN不会回H2K:“如果他回来,我就走。”

FORG1VEN确实没有回H2K,不过这个扬言离开LCS的人被下路出走的OG说动,准备帮助他们出战。

VandeR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悬了心,他不知道在赛场上遇见FORG1VEN会是什么情况。自己的老队友有什么样的实力他最清楚。FORG1VEN并非不可战胜,但是也绝不是可以轻言必胜的对手。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会赢,H2K会赢,VandeR暗下决心,我们会亲手打破你的自以为是,让你看到你之前的决定错得多么离谱,你的高傲是么多么可笑。


3. 

H2K找上Freeze的时候,他的感觉是意外之喜。

在Freeze看来,FORG1VEN是欧洲为数不多受到他尊重的ADC。虽然FORG1VEN脾气火爆恶名在外,但是Freeze是个唯实力论的人。同为adc的Freeze甚至觉得FORG1VEN值得比Rekkles更多的荣誉——虽然Rekkles跟着老牌强队FNC获得了不少殊荣,但是Freeze作为职业选手且和他们同为ad位置对此表示不以为然。

加入H2K的原因是追随前辈的步伐。就算不能和FORG1VEN同队,能在他奋斗过得队伍里奋斗也不错,Freeze想,如果能够取得超过FORG1VEN将是他莫大的荣幸。

当FORG1VEN宣布加入OG的时候,原本概念化的与H2K一起取得更好成绩的目标迅速变成了更具体更直接的——击溃OG,在正面战场上战胜他,这样谁是EU LCS更优秀的ADC也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虽然H2K的选手心情各异,但击溃OG成了他们不心照不宣的共同目的。


4.

Jankos没想到,夏季赛第一周的OG可以用溃败两个字来形容。混乱的第一周,可笑而耻辱的一周。H2K还没遇上OG,FORG1VEN就被踢出了队伍,据说是因为“态度问题”。

又是态度问题,这简直是老生常谈了。众所周知FORG1VEN的态度永远不好,和所有人都处不下去,偏偏他实力还行,导致总有队伍想去试试运气,觉得自己可以驯服这头异兽,最后的结果却往往是两败俱伤。

谢天谢地H2K还没有沦落到如此境地。

Jankos不否认自己对于FORG1VEN和OG的境遇有那么一点幸灾乐祸。却又觉得这样的态度不够磊落。

OG的垃圾发挥也让Jankos肯定FORG1VEN名过其实。但不能亲手教育这个自大狂还是令他略感失落。他可忘不了当年FORG1VEN是如何对着VandeR恶声恶气的。

然而Jankos的兴奋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因为别人崩溃而带来的兴奋是短暂的,如何应付依然漫长的夏季赛才更为关键。

令他担忧的是Freeze身上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暴露出来。这也许不是Freeze的错,但毫无疑问这些对于队伍来说都是难题。

首先,也许Freeze实力不错,但VandeR觉得自己无法和Freeze默契搭档。

这事虽然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VandeR从来不公开指责队友,只有和Jankos在一起的时候会吐露自己的担忧。当VandeR再次和Jankos讨论起Freeze的时候,Jankos半开玩笑地问:“嘿,你不会开始怀念那个秃子吧?”

“不,但他拙劣的性格让他和任何人处不好,这简直不可原谅。”VandeR否决了这个说法。

想到之前FORG1VEN对H2K全队不留情面的嘲弄以及不屑一顾地拒绝了VandeR的好心挽留,Jankos觉得VandeR会有如此反应毫不意外。

除了与队伍和辅助无法配合,更客观的问题是,Freeze的手伤日益严重。

这不能责备Freeze,但是眼看着队伍将输掉更多的比赛,而AD将无法上场,缺少AD的恶果已经有OG现身说法,Jankos不禁对战队的未来感到异常担忧。

这个时候还有谁能拯救他们呢?


5.

“别担心,管理层不会坐视不管的。”在队友们再一次讨论起Freeze手伤的时候,Odoamne胸有成竹地说。

Odoamne是H2K的元老之一,与管理层也相对更为熟悉,他的话稳定了H2K惶惶的人心。

只有Freeze对此心情复杂。

他确定自己的手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虽然他还在咬牙死撑,但是这不是毅力可以克服的困境,对于拖累了队伍他深感歉意,对于可能被替换也并无怨言。但是任何人从首发到替补都会有所不甘。何况Freeze不知道是由谁来与他轮替。如果来的是个他看不上眼的渣子,他必然是不服气的。

谜底很快揭晓,前来救场的竟然是FORG1VEN。

除了Freeze心服口服,其他队友都心情各异。

Freeze听说过H2K的恩怨情仇。也知道VandeR曾经说过的话,不禁开始为他们的队伍担忧起来。


6.

“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个危机,你也不想我们这么快就迎来另一个吧?”Odoamne拍着Jankos的肩,“你得劝劝VandeR,可别一时意气用事。只有你能劝得动他。”

虽然Jankos对战队的这个决定颇多疑虑,但毫无疑问,战队也是走投无路才会去与这样一个令人尴尬的角色洽谈。战队和选手的利益是捆绑的,如果H2K真的垮了,他们同样不会有什么好处。

所以Jankos点点头:“我会的,VandeR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当天晚上半夜的时候,训练室只剩了Jankos和VandeR两个人。Jankos已经困倦得不行了,VandeR却像是不知疲惫似地依然坐在电脑前,看起来应该是又摄入了过量的咖啡因,因此生理上的兴奋令他不需要睡眠。

Jankos觉得自己找到了合适的谈话时机,他打着哈欠试图让气氛尽可能地不尴尬:“嗨,听说那个人要回来了。”

“哪个人?伏地魔吗?”VandeR恶狠狠地抢了原本属于adc的人头,“你连他的名字都不敢说?”

VandeR的反感在Jankos的意料之内,Jankos滑着椅子坐到VandeR身后:“嘿Oskar别那么抗拒。为了团队,忍耐一下吧。等Freeze手好了,或者管理层找到别人了,你就解放了。”

“你说的都对。”VandeR关掉了胜利的页面,开了下一局,“可为什么总是我?永远是我来忍受这一切?坏脾气的人渣,融入不进团队的伤员。对,为了队伍,为了所有人,我就得忍受这一切?”

Jankos一时语塞,确实VandeR为了团队付出了更多,这不公平,但是眼下别无他法,Jankos只能从背后搂住VandeR,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地顺从和低姿态:“别这样,大家不会忘记你的付出。H2K崩盘大家都不会好过,包括你,不是吗?你会体谅我们的对吗?”

“你们体谅我吗?”VandeR毫不客气地质问。

Jankos几乎以为自己的游说失败了:“Oskar,我很抱歉,可是……”

最终VandeR妥协了,他说:“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会离队的——算是为了你,我不需要他们感激我,对我来说只有你是有意义的,Marcin,我不想看到你失落。但是如果他挑衅我,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能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Jankos趁着四下无人吻住了VandeR,“我爱你,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7.

“嗨。”

这是FORG1VEN回来的第一句话。他没有说太多,可能是为了免去和老队友重逢的尴尬。

Freeze觉得H2K的队友是感激他的,他没有出口嘲讽队伍沦落至此已经是非常顾及队友的情绪了。

“嗨。”他的辅助VandeR应了一句,两个人算是默认了即将到来的的搭档生涯。

Freeze觉得有必要缓和一下气氛,主动搭讪到:“嗨,我是Freeze,之前给H2K打AD,我想H2K一定告诉过你了。我……”

FORG1VEN接过话头:“你打得不错,我看过你的比赛,手伤真是太遗憾了。”

来自偶像的夸奖令Freeze颇为兴奋:“你什么时候上场?”

“打FNC的那场。”

“哦那太棒了,你一定能把Rekkles那个毛头小子打到哭的。”

FORG1VEN笑了笑,不置可否。

结果兴奋过头的Freeze上推特好好挑衅了Rekkles一场。等队友发现的时候双方已经你来我往对喷了好几个回合。

H2K这才意外发现他们的替补AD并非善类,这真是物以类聚。

也有可能是遵循了H2K坏脾气总量守恒定律,这一次FORG1VEN没有跟着把事情闹大,而是耐着性子打了圆场。

“Respect a player that has more titles than you, but also respect the player that went through greater obstacles than u ever did.”Freeze读着FORG1VEN发出的内容,心悦诚服地表示这话说得很漂亮。

“也许他不是不会做人,只是不屑于做个大家眼中的好人。”这是Freeze给FORG1VEN下的定论。


8.

Febiven没想到他们的ADC会对那个臭名昭著的希腊秃头赞不绝口。

这个垃圾话不断的暴脾气秃子究竟是给他们的斯堪的纳维亚奇迹男孩下了什么迷药才会让Rekkles在输了比赛后还会对他如此赞许?

Febiven无语地关上了推特。连带照片Rekkles一共发布了四条FORG1VEN相关的推特,甚至说到赛后他还为了赛前的争执和那个秃子道歉了。Febiven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赛前是H2K的人先挑衅的,Febiven不知道Rekkles为什么要道歉,只能惊讶于Rekkles未免也太好脾气了。

难道互换队服的魔力有如此巨大吗?

Febiven没有他的队长那么大度,输给H2K之后他可没法立刻放下比赛失利的挫败感与对方握手言和。

不过他同样没有精力去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H2K那边,对他来说最焦头烂额的是他与教练Deilor之间紧张的关系。

Deilor离开不久,而FNC又在受到H2K的挑衅之后落败。除了对于双方AD选手互喷的关注,另一部分的指责都落在了Febiven身上。

他想去解释,但他没法解释。在大部分人眼里,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非黑即白,不是Febiven就是Deilor。Febiven几次想解释和他Deilor的关系并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是Deilor的离开让这一切都没有人相信。

没有人能理解所谓的折中和妥协,在他们看来,世界非黑即白,不是Febiven就是Deilor。

在EU LCS,从粉丝到职业选手,总有足够数量的人能用唇枪舌剑摧毁别人的耐心和信心。

如果说8月负于H2K还不是最糟的,那么9月最后冲击S6的机会彻底覆灭则让Febiven受尽千夫所指。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令人讨厌的秃头又如所有人期待的一样跳出来指手画脚地开始恶心人。

“Fnatic got what they deserved. They gave control of the team to a 17 year old and kicked the only disciplinary force within their team. GL”

Febiven读到这条推特的时候简直要气笑了。

此后他自己和LOL分部的经理不断尝试解释教练风波的始末,但是事情好像是定了性一般无法翻盘。

去你的希腊秃顶!Febiven从没觉得FORG1VEN是如此令人厌恶的角色。有种别躲在屏幕后面利用键盘嘲讽别人,我们好好刚!正!面!

这是Febiven夏季赛之后内心最剧烈的念头。

 

9.

VandeR觉得季后赛总体来说还不错,有惊无险地获得了S6名额之后,全队带着比较不错的心情去了韩国。

他与FORG1VEN的关系也有所缓和。FORG1VEN是一个唯成绩论的人,当全队成绩尚可的时候,他也不是那么难以相处。

为了培养更多的下路默契,VandeR不得不增大和FORG1VEN双排的频率。在韩国的生活过得还不错,下路的配合变得越来越好。心情不错的FORG1VEN甚至会上推特开一开他们之间的玩笑。

不过VandeR并不是很喜欢这种玩笑,所以对此总是尽可能少地回应。在韩国期间,VandeR发到推特上的照片几乎全是和Jankos在一起的合影,只有在纯文字的推特中会圈他的ADC,并且有时开的玩笑也并不如何客气。

VandeR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已经开始收敛自己脾气的人,但是他这么做也完全是情理之中。

而且饶是如此,他还是在晚上回房间的时候被Jankos圈在怀里问:“嘿,你该不是移情别恋了吧?”

对于Jankos这种幼稚的行为,VandeR除了一笑带过毫无其他办法。


10.

Jankos当然知道VandeR并不会喜欢上那个秃头,毕竟他们从S3开始无论是感情还是默契都远超过其他人。

但是Jankos还是不喜欢VandeR和其他人走得过分接近——哪怕知道双人路必须有极高的配合他也不愿意VandeR太靠近那个人。

“嘿,你该不是移情别恋了吧?”半开玩笑地问出这句话,Jankos没有指望能够获得回答,他只是想让VandeR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但那个秃顶被他的小迷弟缠着呢,你就算不幸瞎了眼喜欢上了他,也会因为惨烈的竞争而落败的。”

“Marcin,这玩笑并不好玩。”VandeR不是喜欢用这种话题开玩笑的人,他的表情看起来确实有些生气。

Jankos识趣地闭上了嘴。用讨好的吻来安抚着被激怒的VandeR。


11.

经历过2015年小组赛与SKT和EDG同组后,Odoamne对于小组赛第一周只赢了一局这种事看得比其他队友更开。

毕竟他们队伍中有人生病,而且其他两支欧洲队伍的情况比他们更糟——反正Odoamne还能再找到更多说法来开导自己。

但他开导不了别人。

队伍里有一个脾气暴躁的不稳定的炸弹,喜欢无差别怼人。现在他能祈求的就只是这个家伙别爆炸——这是Odoamne唯一的愿望。

Odoamne分明感觉到了队内气氛变得诡异,他也不知道队伍气氛还能不能好起来,他只希望某颗定时炸弹不要爆炸,仅仅是这样一个卑微的小愿望而已。

也许上帝真的听到了他的祈求,总之FORG1VEN在第一周没有给他们惹什么麻烦。而第二周,奇迹般地,他们取得了全胜而成为欧洲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出线的队伍,并且是以小组头名的身份。

简直是个神迹。

但是对内的气氛事实上并没有因此而变好。依然是诡异的气氛,只是换成了另一种诡异而已。

随着VandeR的实力受到FORG1VEN的肯定,他们俩的关系也从“接受彼此是队友”变成了“好搭档兼好朋友”。下路关系是否和谐对于比赛配合有着一定的影响,所以教练和其他队友都是乐意见到这种变化的——除了Jankos。

但是Jankos对此不能说什么,只是用每日的酒精摄入量来表明问题。

也许是觉得自己和VandeR关系够好,口无遮拦的FORG1VEN开始模仿TSM那对下路在推特上开起了VandeR的玩笑。

Jankos为此喝了更多的酒。而FORG1VEN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开完玩笑之后转眼就把这事抛在脑后,继续与他的室友兼替补Freeze一起没心没肺地度日。

不过Odoamne已经无暇去过多地顾及他的队友们此刻是什么心情了,反正对他来说八强就是圆梦。何况最后的抽签他们运气不错,竟然对上了ANX,这是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抽签,在舞台上握手的时候Odoamne觉得S6之行到此已经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至于之后的事情,谁还在乎呢?


12.

FORG1VEN没想过他和VandeR之间的配合可以被修复。经历过S6之后,VandeR成了FORG1VEN心里唯一可靠的队友。

FORG1VEN对于感情没有追求,能够辅助他的人就是他理想的恋人,何况VandeR脾气非常好。所以有一天FORG1VEN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好像有点喜欢那个波兰辅助。

“干,我一定是和Jankos那个傻叉一样喝了太多酒。”FORG1VEN自言自语着,完全没管自己昨天一点酒精都没有沾这件事。

比起“搭档”、“队友”或者“战友”,FORG1VEN更愿意将VandeR定义为“他的辅助”。

然而VandeR不可能是他的,FORG1VEN很清楚。虽然在S6期间他们交流变多,配合变好,他也确信VandeR很乐意与他一起成为下路搭档。

但是搭档和男朋友是两回事。

“嘿,你的辅助有男朋友。”FORG1VEN对自己说,“虽然那个酗酒打野除了长相一无是处。”

但是有长相就够了不是吗,何况平心而论那个酗酒打野实力也确实不差,无论怎么说都是欧洲一血帝,也曾有过四杀极限保水晶的壮举。何况他和VandeR搭档的时间之久简直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

这真令人绝望。


13.

S6结束后,比起FORG1VEN的离开,恐怕还是Freeze的离开让VandeR觉得更加错愕。

据说Freeze是希望证明自己而选择离队。虽然他尊重他们的首发ADC,但是他不想一直活在对方的阴影之下,他希望在正面战场上和他一决高下,或者至少能够在赛场上展现他的个人实力,而不是永远做一个替补——哪怕他的首发ADC是他的偶像。比起和偶像在一起,在对方面前证明自己显然更有意义

至于FORG1VEN,他的离开早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内。VandeR对此也没有觉得么多可惜。

私下聊起队友和未来的时候Jankos曾问过:“嘿,他又要离队了,这次你还准备挽留他吗?”

“不。”VandeR断然拒绝。

“那么,你对新来的ADC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什么样的期待?VandeR此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在认真地思索之后,VandeR说:“嗯,技术能和FORG1VEN不相上下,但绝对不能是这种坏脾气。”

“看来你还是很肯定的个人实力?”

“平心而论,个人实力不错。但是脾气太差了。”VandeR觉得没必要说谎

“其实他对你还算很克制,他应该也很满意你。”Jankos语有所指地把重音落在了满意你这几个字上。

“公平地说,这一个赛季他对我却是客气很多,也许是满意我的。但是英雄联盟不是一个个人游戏,也不是一个双人游戏,这是一个五人游戏。”VandeR耐心地抱着有些吃醋的打野,“所以,他对你们的不满就是对我的不满,我不原谅。”

“听你这么说我就开心多了。”Jankos吻了吻他的恋人,“对于我们的明年有什么期待吗?”

“希望2017我们能有同时具有好的实力和好的脾气的队友。”VandeR做了他对2017赛季的期许。


14.

Odoamne是最早和H2K续约的,Jankos也和他在差不多的时候续了约。然而H2K迟迟没有和VandeR谈下去。

入选全明星的Jankos兴奋异常地在为比赛做准备,VandeR也因为队友——或者说恋人获此荣誉而感到自豪。

Jankos出发前Odoamne看到这对波兰小情侣在训练室吻别。

Jankos说:“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和俱乐部续约了亲爱的。”

Odoamne下意识地嘟起嘴耸耸肩,快步离开了,没有被发现。

之后他看到了VandeR发出的推特:“make me proud @ Jankos.”

想到了俱乐部的决定和他答应过绝对不能泄露的事情,Odoamne嘟囔了一句:“oops。”然后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15.

离开FNC的时候Febiven也犹豫了许久。

留在FNC毫无疑问是保险的,这种保险是指,保证底线。

但是Febiven想要的不止于此,他有野心。

除了野心,要说另外的原因,大概就是Deilor事件之后,他在部分FNC粉丝眼中变得面目可憎,难以继续在这个环境中生活下去。

“你们怎么就不懂呢,你们已经失去Deilor了,而持续糟糕的态度只会让FNC因为我的离开再受一次损失。”这是Febiven心里对FNC部分粉丝没说出口的嘲讽。

如果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为了夏季赛之后他内心最剧烈的那个念头:有种别躲在屏幕后面利用键盘嘲讽别人,我们好好刚!正!面!

要么和他成为队友并好好正面对刚,要么让他对H2K从此敬而远之。

无论是哪种,胜利者都是Febiven。至少Febiven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16.

Jankos是在网上看到VandeR离开H2K的消息的。错愕的他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应该去找谁询问这件事情。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上面那个熟悉的名字令Jankos有那么一瞬间地胆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敢面对VandeR,但他真的是无辜的。

深吸一口气,Jankos还是接了那个电话。

“嘿亲爱的,我和队伍刚刚决定……我不继续留在H2K了。”VandeR的声音通过手机传递出来,有些陌生。

“呃……我也是刚刚从网络上看到。怎么会这样,这太令人震惊了,H2K到底在想什么?抱歉亲爱的,我此前对此一无所知。”Jankos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急于证明清白,但他觉得必须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态度,“我不应该那么早和他们续约,我应该和你一起签的,也许这样就……”

“我也不需要你利用自己来强行为我做挽留,我希望自己的实力被认可,而不是你男朋友的身份被认可。”VandeR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平静地让Jankos觉得有些心虚。

“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你是全欧洲最好的辅助,这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你看连那个……那个对谁都不满意的秃……FORG1VEN都对你那么肯定,可见你不应该妄自菲薄,我不知道队伍在想什么……但是真的你……”

“没事,有新的机会也不错。”VandeR说,“祝你和H2K都能有好成绩,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也希望你明白我愿意你一切都好。”

“我知道亲爱的我知道……我很抱歉。”

“别这么说,你没什么需要抱歉的。”Jankos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要离开的人在安抚着要留下的人,“也许现在网上都已经炸了,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安抚这些比我们更激动的人不是吗?”

“好。”Jankos如释重负地答应了之后挂了电话。

VandeR没有问是不是和他一起离开H2K,这让Jankos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说真的,Jankos对于这支队伍还算满意,但他也不想让VandeR失望。

如果VandeR问出那个问题,他会陷入及其两难的境地。

幸好他没有,Jankos想。


17.

FORG1VEN看到了Jankos在直播中对H2K的批判,也听到了那一句:“如果找一个欧洲下路我就离队。”

隔了一天后,他看到Jankos对此事的澄清:“I am quite exited about the new team that management has put tOGether, i do believe it will be a world class team. It should be announced shortly!”

他突然为他的辅助感到不值。

犹豫了许久,FORG1VEN还是给VandeR打了电话:“嘿VandeR,你还好吧?”他故意让自己听起来轻松一些。著名的暴躁选手会因为给辅助打电话而紧张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还好,忙着找新工作。”VandeR的声音平静,却透露出疲惫。

但是FORG1VEN没有立场多说什么,简洁地祝福了一句:“祝你好运,希望你能早点找到好的队伍。”

VandeR突然叹了口气,然后罕见地露出了一点脆弱的忧郁:“呃……恐怕有点难,这件事实在是拖了太久……” 

FORG1VEN沉默了一下,说出了他一直想说的话:“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吧。”

“谢谢。”VandeR说。

然后他们挂了电话。


18.

VandeR也看到了网上飞速传播的消息。他相信Jankos此前确实不知情,如果Jankos提前知道,他肯定会像说的那样,早早做好准备和自己一起打包签约或者一起寻找下家。

H2K想必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签约的时候瞒了人。至于续约之后,再要Jankos离开实在是不近人情,VandeR也从未想过这么做。

当Jankos在直播中说出那“如果找一个欧洲下路我就离队。”的话时,VandeR还曾为他担忧了一下,暗自祈祷H2K不会对他心存芥蒂。

此后不久他就看到了Jankos的澄清,以及之后H2K新下路的公布。

VandeR突然有一种失望和无力感。

 “GL to new H2K lineup. I hope they will be good addition and help my boy @ Jankoslol dominate!”

发完这条推特后,VandeR将手机扔到一边。以后的H2K应该都跟我没有关系了,他想。


19

在看到新加入的韩国下路自后,Jankos松了一口气,他甚至不敢去承认这是因为他不用去履行自己那个毒誓了。

然后他看到了VandeR的推特。“My boy”两个字刺进他的眼睛里,也刺进他的心里。以他对VandeR的了解,他立刻看出了这条推特背后他的恋人已经不正常的语气。

Jankos慌了,他开始用各种方法联系VandeR,哪怕现在VandeR说要让他毁约离开H2K他都会二话不说地答应下来的。

情况比这更恐怖,VandeR根本不接他的电话。

等到他和VandeR恢复联络的时候,已经快到圣诞节了。


20.

因为太晚宣布离开H2K,其他队伍的阵容已经组了个七七八八,寻找新的队伍变得异常困难。

终于VandeR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并且不再参加2017赛季。

于是他收拾行李并且去了机场。

等到落地之后,他给已经找了他活活一星期的Jankos发了条短信:我在希腊。


21.

FORG1VEN接到VandeR的电话让他去接机的时候,他几乎是立刻强退了游戏——这对游戏玩家尤其是电竞选手来说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是管他呢。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的辅助需要他。

他在机场找到VandeR的时候,VandeR情绪平静,但是眼神疲惫。下路的默契让FORG1VEN一眼就看出他的辅助依然深爱着那个没办法和他共进退的波兰打野Jankos。这让FORG1VEN非常难过,却又没有办法横加干涉。

“你能有个假期其实也不错。”FORG1VEN接过VandeR的部分行李,边走边说,“准备在这里过圣诞节吗?”

“也许……”VandeR迟疑着说。

“hmmmmm,H2K的决策是在太糟糕了,他们放走了一个欧洲最优秀的辅助,我想他们会后悔的。”FORG1VEN笨拙地安慰着他的辅助。

“别说这个了,你最近在干什么?”VandeR岔开了话题。

“能干什么,玩守望先锋,我早说了,EU LCS令人失望。”

VandeR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看着VandeR疲惫的表情,FORG1VEN突然觉得出离愤怒。

“我的辅助是连我这种脾气暴躁的人都不忍心指手画脚的,你们凭什么这么对他。”这个念头一进入FORG1VEN的脑海中,他就发现自己无法摆脱它了。

该死,看起来我必须做点什么。FORG1VEN暗自思索着。

波兰到希腊的行程并不会让人太过劳累,但是VandeR有令他觉得劳累的地方,因此很早就休息了。

而FORG1VEN则坐在电脑前,开始回顾他糟糕的2016年。


-END-


*H2K=Hard to Kill

*FORG1VEN 的名字是Konstantinos Tzortziou,他们官推称呼他Kostas。

secret
支持(*^ω^*)H2K这次的...

支持(*^ω^*)H2K这次的造型虽然这次有点过(#゚Д゚)但是还是很喜欢他们的。张汉盛,蔡知雨,封迪,罗维,加油哦00后们,现在你们还小,继续努力,你们的才华和对音乐的热情娱乐圈的前辈都认可的(*^ω^*)加油加油!

支持(*^ω^*)H2K这次的造型虽然这次有点过(#゚Д゚)但是还是很喜欢他们的。张汉盛,蔡知雨,封迪,罗维,加油哦00后们,现在你们还小,继续努力,你们的才华和对音乐的热情娱乐圈的前辈都认可的(*^ω^*)加油加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