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acker

92.1万浏览    210参与
社恐患者
本来说是想练练光影的,结果对自...

本来说是想练练光影的,结果对自己说了句下次一定

本来说是想练练光影的,结果对自己说了句下次一定

暮归归.

发点平时的摸鱼来证明我还活着(?)最近要去实习了,可能没时间画画了(趴)记得想我哦(


P1,P2是epic拟女和chara单人的w

P3hackerXbco hacker水仙向注意(草)就是说……搞水仙真的很快乐诶

P4,P5是以前和群友的一个交换cp的脑洞,还算没毛病(?)

P6灵感来源于P7的代餐(?)/给你代餐了还特意做成正餐的屑暮归

发点平时的摸鱼来证明我还活着(?)最近要去实习了,可能没时间画画了(趴)记得想我哦(


P1,P2是epic拟女和chara单人的w

P3hackerXbco hacker水仙向注意(草)就是说……搞水仙真的很快乐诶

P4,P5是以前和群友的一个交换cp的脑洞,还算没毛病(?)

P6灵感来源于P7的代餐(?)/给你代餐了还特意做成正餐的屑暮归

暮归归.

P1掏脑洞(?)

比起dreamswap个个一米七,一米八的高个子骷髅,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一米二的矮矮胖胖的sans(虽然我不知道这还算不算sans了),所以稍微画圆润了一些

P2是P3那个群聊的脑洞(


cp向ds!ck注意避雷

P1掏脑洞(?)

比起dreamswap个个一米七,一米八的高个子骷髅,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一米二的矮矮胖胖的sans(虽然我不知道这还算不算sans了),所以稍微画圆润了一些

P2是P3那个群聊的脑洞(


cp向ds!ck注意避雷

【中考失踪人口】Wind·雪凝风起

突然发现我几乎没画过《交织的命运》里的私服Hacker。于是爬来进行一个烂图的摆。

可恶……糊了,烂了……我到底画了个什么玩意儿!?

图二是以前画的彩色版【对我总共就画过两次】

突然发现我几乎没画过《交织的命运》里的私服Hacker。于是爬来进行一个烂图的摆。

可恶……糊了,烂了……我到底画了个什么玩意儿!?

图二是以前画的彩色版【对我总共就画过两次】

暮归归.

最近没什么脑洞,大部分都是在乱画ds还有试图掌握bco的服装怎么画()要么就是整活。然后还和亲友嗑起了bco blueXbco hacker这对邪教(就nm离谱)

P1是关于finch名字的脑洞以及我真的觉得hacker发型很适合当鸟巢(

P2我早就想搞这两个大背头了(

P3,4是结合kai的官拟画的bco hacker和bco finch的拟人,bco finch没什么太大的区别。bco hacker的我跟亲友讨论了一下,hacker那种大背头不太适合bco hacker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情报商贩,所以脑补了一下hacker...

最近没什么脑洞,大部分都是在乱画ds还有试图掌握bco的服装怎么画()要么就是整活。然后还和亲友嗑起了bco blueXbco hacker这对邪教(就nm离谱)

P1是关于finch名字的脑洞以及我真的觉得hacker发型很适合当鸟巢(

P2我早就想搞这两个大背头了(

P3,4是结合kai的官拟画的bco hacker和bco finch的拟人,bco finch没什么太大的区别。bco hacker的我跟亲友讨论了一下,hacker那种大背头不太适合bco hacker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情报商贩,所以脑补了一下hacker染发前的样子大概画了一下,小辫子是私心的(喜欢把自己xp加别人身上的屑暮归

P5,6是炼金术师blue和他的小黑猫hacker(不会就我觉得不管是哪个kk都很像猫猫吧?)

P7,8bco ck向的,注意避雷。p7有动作参考

P9,10单纯的沙雕向(


然后我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了(

暮归归.
可恶,最终还是上色了(上色指:...

可恶,最终还是上色了(上色指:就是单纯的糊色块/?

可恶,最终还是上色了(上色指:就是单纯的糊色块/?

暮归归.

觉得这个模板很适合这俩就摸了wP2是模板

可恶原谅我是个指绘辣鸡(而且懒得上色了,反正我也只会糊色块

是官拟w

觉得这个模板很适合这俩就摸了wP2是模板

可恶原谅我是个指绘辣鸡(而且懒得上色了,反正我也只会糊色块

是官拟w

暮归归.

好久没更新了,拿细化kai妈这张finch和hacker同框的草图的图水一下(?)

P1骷髅版的,P2官拟版的

私心ck…QWQ

好久没更新了,拿细化kai妈这张finch和hacker同框的草图的图水一下(?)

P1骷髅版的,P2官拟版的

私心ck…QWQ

【中考失踪人口】Wind·雪凝风起

《论DS与原版的区别》

*又名《世界上有两种男友》.

*突然间的脑洞,CP向注意:CK&DS! CK.

——————————————

【DS.】

Hacker:啊啾——

Finch:冷?你外套呢?

Hacker:没什么…我外套丢楼下了。

Finch:我去把外套给你拿来。

Hacker:……

————————

【原版】

Killer:啊啾——

Color:怎么了Kills?你冷吗?

Killer:有点儿冷……但我把外套丢楼下了呜……

Color:那你穿我的外套吧。

Killer:嗯呐!

*又名《世界上有两种男友》.

*突然间的脑洞,CP向注意:CK&DS! CK.

——————————————

【DS.】

Hacker:啊啾——

Finch:冷?你外套呢?

Hacker:没什么…我外套丢楼下了。

Finch:我去把外套给你拿来。

Hacker:……

————————

【原版】

Killer:啊啾——

Color:怎么了Kills?你冷吗?

Killer:有点儿冷……但我把外套丢楼下了呜……

Color:那你穿我的外套吧。

Killer:嗯呐!

【中考失踪人口】Wind·雪凝风起
*以前的手绘…给Hacker酱...

*以前的手绘…给Hacker酱(DS!Killer)搞了身新衣服w…我果然是画渣。

*其实这个是关于我写的某篇文的来着…我在考虑要不要搬过来。

(*想起你有整整两大本的手绘摸鱼可以水,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以前的手绘…给Hacker酱(DS!Killer)搞了身新衣服w…我果然是画渣。

*其实这个是关于我写的某篇文的来着…我在考虑要不要搬过来。

(*想起你有整整两大本的手绘摸鱼可以水,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暮归归.

可恶最近摸ds!ck有点上瘾了,最后一张只是想看看hacker被chara侵占意识的样子(最近开始飘了,画渣日常也不打了)


二次编辑:可恶,明明打了马赛克了,只好码上加码了

可恶最近摸ds!ck有点上瘾了,最后一张只是想看看hacker被chara侵占意识的样子(最近开始飘了,画渣日常也不打了)


二次编辑:可恶,明明打了马赛克了,只好码上加码了

不喝可乐从我做起

【YM】牛津高材生代写服务

梗来自甘乙太太,非常感谢!

人物属于大英,ooc属于我


DAA最近陷入了一片沉闷的气氛之中。这也没办法,每天一进DAA大楼,看到大臣愁眉苦脸,架着手低着头坐在办公桌后面,Bernard走路的脚步都放轻了点。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大臣和sir Humphrey习惯不同,工作时间也会喝酒,不幸的Bernard一度被不胜酒力的大臣抓住,被迫成为他的感情顾问——上帝作证,他甚至还没结过婚呢!

他只好在大臣面前结结巴巴,东扯西扯,连自己都不愿意再回想自己都说过些什么话。如果有什么比担心自己将要下台的大臣更让整个部门避而不及,那也只有现在这个突然被甩离婚的大臣了。只有sir...

梗来自甘乙太太,非常感谢!

人物属于大英,ooc属于我





DAA最近陷入了一片沉闷的气氛之中。这也没办法,每天一进DAA大楼,看到大臣愁眉苦脸,架着手低着头坐在办公桌后面,Bernard走路的脚步都放轻了点。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但是大臣和sir Humphrey习惯不同,工作时间也会喝酒,不幸的Bernard一度被不胜酒力的大臣抓住,被迫成为他的感情顾问——上帝作证,他甚至还没结过婚呢!

他只好在大臣面前结结巴巴,东扯西扯,连自己都不愿意再回想自己都说过些什么话。如果有什么比担心自己将要下台的大臣更让整个部门避而不及,那也只有现在这个突然被甩离婚的大臣了。只有sir Humphrey,Bernard怀着无限崇敬的想,还能若无其事,稳定对着大臣输出长难句,其用词之深奥,句式之复杂,大臣听了都哑口无言。

Bernard看了看手表,确信今天大臣又迟到了。这个点上,sir Humphrey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风风火火的抱着文件杀了进来。

“sir Humphrey,我很抱歉,但是你可能得等一下大臣……”Bernard无奈的说。

“well,”Humphrey语气轻快的说,“大臣最近简直无心政务,太令人惋惜了,Bernard。”

他的语气可一点都不惋惜。想来没有了大臣从中捣乱,sir Humphrey一定十分满意和自如的治理着DAA。这就和大臣出差在外一样,对sir Humphrey,不,对这个国家的治理大有卑益。

“我们的大臣在感情上遭受了挫折,”Humphrey一边把手里的文件按标注再整理了一次,齐整的放到桌上,一边说,“听了真让人替他难过。”

“Bernard,Humphrey。”Jim Hacker的声音从门外响起,Bernard赶紧接过司机搬上来的几个红盒子。

虽然Humphrey说大臣怠慢政务,不过Bernard私以为这样说太严重了一些:他只是有点精神不济罢了,还是兢兢业业的每天处理着四五个红盒子,不知道要忙到多晚。

Jim Hacker确实显得有些没精打采,带着一种很常见的疲惫神态面对着Humphrey坐下。

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天的Hacker更加显得若有所思一点,Humphrey开始说话之后五分钟,他才迟缓的说:“抱歉,Humphrey,你说了什么?”

Humphrey微微挑起眉头,为了防止他用十分钟的新句子来解释这个五分钟的长难句,Bernard立即开口:“大臣,我想sir Humphrey是想以一件虽然已经有成为常规议程之嫌但是依旧不失重要性的行政议题为……”

“谢谢,Bernard。”一片好心换来的是两人异口同声的回复,Bernard闭上了嘴。

Hacker看上去依旧怀揣着什么心事,显得心神不宁。他的手肘立在桌面上,手指交叉着,偶尔绞动一下,天蓝色的眼睛到处乱瞟。

“大臣?”Humphrey不得不放弃手中的公务,微扬起头,看向大臣。

“Bernard,”大臣紧张了一下,鼓动着腮帮子咬了咬下嘴唇,“我在想你那天说的话……”

“哪天?”Humphrey立即犀利的问到。这个问题也正是Bernard想问的,他真不知道自己说过什么能让大臣魂牵梦绕的话,难道他们敏感锐利的大臣又从他的哪句话里过度解读出了内阁重组之类的暗示?

“哦,Humpy……”Jim沉思着说,“我认为,并且Bernard也是这么建议的,我也许该走出这段感情,去积极的寻找下一个合适的人……”

大概是没想到大臣纠结了半天居然还是在想私人问题,Humphrey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你看,”大臣居然还试图深一步讨论,“我知道这几天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些压力,Bernard和你都很关心我……”

“不,”Humphrey在对大臣跑题千里的震惊之余斩钉截铁的说,“我一点也不关心您的感情私事,大臣,我只想知道我们现在可以回到政务讨论上了吗?浪费工作时间可没有好处。”

“Humpy,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Jim Hacker据理力争,“虽然你嘴上不说——也许说了但我没听懂。你这几天带着文件往我办公室跑得尤其勤。”

也许只是为了乘机多通过几个有利于大英帝国的法案,Bernard暗暗想,却没有真的说出来。

“绝对没有,大臣。”Humphrey十分正经的说,“假如您有这种错觉的话,大概是快到年底了,文件自然也多了起来。”

“我刚刚进门的时候还听见你在说这件事呢。”Jim Hacker拒不接受。

“是,大臣。”大概是不想在这种无聊的话题上浪费时间,Humphrey稍作让步,“现在可以开始工作了吗,大臣?毕竟你不可能指望像被分发工作一样分发对象。”他顺便损了大臣一句,“不,白厅连厨师都不分发。”

“恕我直言,sir Humphrey,”Bernard出言打补丁,“恐怕分配对象不能用分发这个词,我是说,假如真的有对象被分配下来的话,这个词……对不起。”他再次在Jim Hacker和sir Humphrey盯过来的眼神中闭上了嘴。

“谢谢你,Bernard,”Humphrey也随之收回了眼神,又看向他的大臣,“我不想再重复无意义的行为,即使是对着职权范围正好在我之上并且……”

“不,不,Humphrey,”Jim Hacker今天可真是油盐不进,他双手不停的换着动作,显得十分不安,一心要把自己的事情先解决了,“humpy!你得帮帮我。”

“恕我冒昧,”Humphrey左右手手指交叉,连着小臂一起放在桌上,身体略微前倾,好整以暇的看着大臣,“我看不出来这里面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Bernard仔细看了看,Jim Hacker略微颤抖的手势似乎在比划一张纸。然而这个提示实在是太抽象了,他和sir Humphrey都无法领略其中深意。

“Humphrey,你不懂吗?”Jim Hacker急切的说,“情书!我得给她写情书呀!”

“oh,minister~”Humphrey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身体也向后挺了一些,显得十分轻蔑,“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有高中女生恋爱的习惯。真是新奇又大胆的想法,我得说。”

Jim Hacker似乎被他嘲讽得有些尴尬,转头求助于Bernard。

“呃,大臣,”Bernard提醒他,“可是您可是编辑出身,没道理在这方面需要sir Humphrey的帮助吧。”

Jim Hacker露出确实尴尬起来的表情,Bernard这才迟钝的想起他曾经因为过于热情的表白信在离婚之际险遭媒体敲诈。

见他恍然大悟,Jim Hacker继续说道:“我知道怎么写表白信,但是我学不来你们那一套……那种公务员英语,你知道的,总是没有漏洞又十分高深的语言。”

“毫无漏洞,向来如此,大臣。”Humphrey看起来很满意于Jim对他平日语言风格的形容。

“何况,你好歹是牛津的啊,Humphrey,我知道你值得信赖。”Jim Hacker趁机打铁。

“Indeed,minister。”Humphrey十分满意的说,但是还不忘拉别人一把,“但是Bernard也是牛津的,他还是古典文学专业的呢,大臣,为什么不找他为你润色你出于美好的稳定愿望,为了建立基础社会生活单位而阐述个体超出一般物质和精神交流的需求和想法,解释对外界客观条件的比较强烈的心理反应、动作流露,最终将以构建友善关系和长期平衡为目的,当然,最好是形成这样的结果,的这份文件呢?”

Jim Hacker微妙的沉默了一小会,看着面前滴水不漏的微笑着的Humphrey,大概是在二次考虑自己到底该不该把这份工作交给Humphrey。

然后,他转向了Bernard,颇为动摇的说,“如果这么说的话,Bernard——”

“不不不,”Bernard立即开口,坚决不让这个棘手工作落到自己肩头,“我的文采和言辞怎么能和sir Humphrey相比呢?请务必将这份重任交给值得信赖的人,大臣!”

“呃,那好吧,我想……”大臣还是十分忧虑,看起来比决定托付重任之前更加忧虑了,转回去面对Humphrey,“交给你了,Humphrey。”

“没问题,大臣。”Humphrey微微一笑,“接下来可以进入正题了吗?”




“Bernard!!!”

被大臣强烈呼唤的Bernard赶紧出现:“是,大臣?”

“Humphrey呢?”Jim Hacker急促的说,他穿得齐齐整整,喷了古龙水,头发也梳了好几次,但是却手上空空——因为Humphrey还没把“润色完的文件”拿来给他!

Bernard赶紧拿起电话拨通Humphrey办公室,Humphrey的私人秘书告知他Humphrey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他立刻原话转述给焦急的大臣。

“我可千万不能迟到……”Jim紧张的说。

“Minister,”sir Humphrey及时的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薄薄的信封,脸上还是雷打不动的狡黠微笑,“抱歉稍微来晚了一点。”

“也没有很晚。”Jim再次看了看表,赶紧从他手里拿过信封,连署名什么的都没看,粗暴的塞进口袋里,匆匆出门了。

“真是急得像马上就要内阁重组了一样啊,Bernard。”sir Humphrey毫无同情心的揶揄道。

“你觉得大臣真的能追到合适的人吗?”Bernard富有同情心的说。

“Bernard!我们不该关心这些!”sir Humphrey谴责道,“我们只是卑微的社会公器,为了大英政府的日常运作谈精竭虑,大臣们的风流事与我们无关。”

“哦,是的。”Bernard应声,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sir Humphrey有点反应过激,声音也太高亢了一点。而且,非要深究的话,他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之前在和大臣沟通的时候Humphrey总是奇怪的沉默,现在又罕见的姗姗来迟。大概只是巧合吧。




第二天大臣又颓丧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于是Bernard了然:肯定是惨遭失败,他很想安慰大臣一下,情场失意说不定官场就会得意一些,但最后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去戳大臣的伤疤。

“Minister。”他按照惯例和大臣打了招呼。

“Bernard,”Jim Hacker看来有事想和他说,“你过来。”

Bernard点点头,走过去,发现sir Humphrey给大臣的信封还放在桌面上,难道是连情书都没送出去?

“大臣,昨天的晚餐怎么样?”思前想后,Bernard还是主动开了口。

“糟糕透顶!”大臣果然憋了一肚子话,随着手势飞舞而快速的倾倒出来,“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一场灾难!我根本没来得及说几句话,这个也没送出去——好在没送出去!”

“本世纪的灾难也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吗?”Bernard严谨的问,被Jim的怒视逼迫得闭上了嘴。

“我真是无法理解,”Jim Hacker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滔滔不绝,“天啊,Humphrey自己没谈过恋爱吗?你简直不能想象他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幸好我还没送出去我们就掰了。”

“呃,抱歉,”Bernard犹豫着问,“他都写了些什么东西?”

“我要是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东西也就不会这么说了!”Jim Hacker几乎抓狂的说,“真是难以理解,Bernard,他是不是到哪都用那一副口吻,在工作、在休息,在谈恋爱的时候,追求人的时候,难道在床上也这样说话吗?我真是彻底被他折服了!”

“minister——”Bernard试图打断,但Hacker只是说得更起劲了,“假如有人突然吻了他一下,他是不是还要引用法条,划归一下行政范围啊?”

“minister——!”Bernard竭力暗示。

“不许表示反对,Bernard,”大臣完全误解了他的表情,还打算气焰高涨的继续说,“我昨天回到家,看着Humphrey写的那封信,仿佛看到了十个红盒子被凝聚进了一张纸,简直是噩梦,公务员地狱。”

“感谢您的赞誉,大臣。”Humphrey生硬的打断了大臣的抱怨。

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Humphrey早就在边上听着的Hacker瞬间心虚,Bernard看见他稍微向后缩了缩,然后才恢复常态,试图露出个不尴尬的微笑:“hey,Humphrey.”

sir Humphrey微笑着点点头,拿着文件走到桌前坐下。

气氛凝重了一会,Humphrey先开口了:“所以说,大臣,您拆开了我写的信,还私自阅读了它……”

“本来就是你帮我润色的!”Hacker赶紧辩解,“我送出去之前总得知道写了什么吧?”

“但是您并没有送出去。”Humphrey精准反击。

“这都是你的错,”Hacker转而言他,“你当时来得太晚了,甚至没让我预览一下信的内容。”

“哦,亲爱的大臣,”Humphrey正色起来,理了理领结,“作为一位卑微的公务员,我每天都像轮子一样不断为部门的运转和实现您的政策,落实一切细节而尽力工作,我想您一定理解,有这么多公务在身,我已经尽全力运转,才在您匆忙的约会日期之前赶出了这份符合您性格和地位的,一字一句都精雕细琢过的信件。”

“并且完全没有人看得懂到底写了什么,”Hacker对此点了点头,顺便强调,“可能除了你们卑微的公务员吧。”

Humphrey不置可否的挑起眉:“而作为我这样尽心尽力为您服务的回报,今天一早,我就在门口听见您和您的首席私人秘书,在十分轻浮的讨论——您的常任秘书的个人生活?”

这很不公平,完全是Hacker个人在点评常任秘书的个人生活,Bernard心里说,根本不存在“讨论”这回事!但是他感觉自己的真正上司sir Humphrey笑面之下正压抑着不爽,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Hacker试图顾左右而言他,却被Humphrey紧紧盯着,只好露出尴尬的笑——连虎牙都控制不住的露出来了。

气氛再次焦灼起来,sir Humphrey毫不放松,身体前倾,笑容紧绷,盯着大臣慌张的脸,好像非要他给出个什么说法来似的。

大概是Humphrey给他的无形压力实在太大,Jim Hacker突然灵机一动,决定鱼死网破,两败俱伤,于是打开那个信封,抽出里面用优雅花体写满了词句的米色信纸:“要不然你听听自己到底都写了写什么,Humphrey?”

Humphrey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耳朵尖瞬间发红:“您没有权利,大臣!”

“哦,是吗?”Jim Hacker发觉自己重新占回上风,立即坐的笔直,好整以暇的按了按那张信纸,目光在上面游走了片刻,选定一段开始念,“我以诚恳真挚的态度向您提出以下的建议,为了国家利益和社会稳定文明进步的需要,一种关系必须被构建,我想您会很愉快的意识到,维护和发展这种平衡于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交界,转化一部分公共情感为更加崇高和长远的共识所达成的结果,是我们为社会平稳和长远所能做出的最好考量。”

尽管Hacker把自己也念得云里雾里,不得其解,但是不妨碍他看到Humphrey的脸逐渐泛起红晕的时候心里的快意。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意使得他坚持念完了这一长段话。当然,能顺利念完也要感谢昨天晚上他醉了之后因为实在看不懂而在家里反反复复把这封信看了四五遍。

“这是侵权!是泄露信息!是非常不严谨和被谴责的!”Humphrey高声扼制他继续念下去,“我很尊重的提醒您,大臣,您现在的行为已经违反了自己部门的条例……严重违反了政府的一贯要求!”

“真的吗?”Hacker有一瞬间还真被唬住了,“我违反了哪条规则?!”

“我正在想!”Humphrey恼火的大声说。

“哦,我可怜的humpy,”Hacker立即反应过来,乐滋滋的笑道,“别挣扎了,我给我的常任秘书念我的常任秘书给我修改的稿件,能违反什么规则?”

“这……这是耸人听闻的,”Humphrey徒劳的挣扎着,“您不应该做这种事……想想看,您作为一位大臣,怎么能扣押属下写的情书呢?何况那又不是写给您的!”

“我恐怕全国也没几个人看得出来这是一封情书吧,Humphrey?更别说写给谁的了。”Hacker满不在意的说。

“您也说了,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Humphrey拐弯抹角,绝不放弃,“这是浪费,您作为艺术大臣,怎么能坐视一份花费无数心思的……文艺作品平白放在对它毫无了解的人手上,还对之大加嘲讽呢?可耻的浪费!应当把它物归原主。您觉得呢,大臣?”

艺术作品,humpy可还真敢说,Jim Hacker内心大笑,其实这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看着Humphrey对此的反应,他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归还,情书到手了哪里还有还回去的道理,管它是怎么到手的呢。

“我完全理解这是它的作者给我的慷慨馈赠,”既然Humphrey什么都敢说,Jim Hacker当然也就扯起来,“这种代表了珍贵心意的艺术作品怎么能随便归还,浪费赠予者一片心意呢?不要担心,我一开始是看不太懂,但是读了一段之后已经有所领悟,我相信只要多念几遍我一定能领会其中感情的,对吧,humpy?”

无话可说的Humphrey十分挫败的跌坐回椅子,双手捂住脸,还不肯放弃:“大臣,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吧?我提醒您,一旦传出去……”

“让他们见鬼去吧!”Hacker心情更好了,感觉离婚以来的阴雨情绪都被Humphrey难得鲜活的表现一扫而空,他笑着把信纸又叠起来,小心的装回信封,“我要把这封信留着,压在保险箱最下面!就让那些小报去说DAA的大臣私下收藏他常任秘书的情书好了,如果你愿意做他们的谈资的话,亲爱的Humphrey。”







暮归归.

又是摸摸官拟的,cp是ds!ck,注意避雷(P2可能会画后续……?可以去wb蹲蹲,蹲不到就说明我放弃了X

又是摸摸官拟的,cp是ds!ck,注意避雷(P2可能会画后续……?可以去wb蹲蹲,蹲不到就说明我放弃了X

敲帅handsome

迫害finch

(沙雕ooc乱入)注意避雷

迫害finch

(沙雕ooc乱入)注意避雷

Boa Constrictor
只是忘发啦( tag乱打一通虽...

只是忘发啦(

tag乱打一通虽然是finchhacker但是cptag只有ck呃呜呜呜(

只是忘发啦(

tag乱打一通虽然是finchhacker但是cptag只有ck呃呜呜呜(

夕韵

《关于让不坑dreamswap的朋友做连线题这档子事》

看到她把梦总连成总裁初恋的时候我整个人在狂笑

(某种意义上来说ds!error可以算没连错,毕竟meme小队的仨都是通缉犯,我只是想不到有什么更适合dsnm的称呼才用这个称呼专门指他)

P2是她连的,大家一起来笑(bushi)

P3原图,存图随意但不许抹水印!(虽然因为背景太白了水印似乎看不大见,但至少还能看到个logo)

我就不放答案了,大家应该都知道

《关于让不坑dreamswap的朋友做连线题这档子事》

看到她把梦总连成总裁初恋的时候我整个人在狂笑

(某种意义上来说ds!error可以算没连错,毕竟meme小队的仨都是通缉犯,我只是想不到有什么更适合dsnm的称呼才用这个称呼专门指他)

P2是她连的,大家一起来笑(bushi)

P3原图,存图随意但不许抹水印!(虽然因为背景太白了水印似乎看不大见,但至少还能看到个logo)

我就不放答案了,大家应该都知道

梦音kuoki

就只是简单的互动💦

头上有花环的是@肉伊先生的说~ 

帽子上有一个爱心的是@A-sun_ 

牵着我的手且没露脸的是@桔酱孩子求抱抱 (我老婆)

遇到的骨是老大的崽子,不知道老大LOFTER里的ID是什么💦

(跪下)对不起!画得好丑啊...

就只是简单的互动💦

头上有花环的是@肉伊先生的说~ 

帽子上有一个爱心的是@A-sun_ 

牵着我的手且没露脸的是@桔酱孩子求抱抱 (我老婆)

遇到的骨是老大的崽子,不知道老大LOFTER里的ID是什么💦

(跪下)对不起!画得好丑啊...

Hr

团队

我是Hr

17岁

性别男

现掌握编程语言Python,前端,PHP

手上有许多资料,以及exploit

掌握web渗透以及内网渗透

现组建一个团队

招募一批黑客技术爱好者,面向18岁以下拥有编程以及渗透基础的爱好者(如有技术大佬想加入,可以向我申请成为技术指导),我会邀请五名行业大佬当技术嘉宾(现不透漏都有谁,你成功加入之后,会在我的网站以及知识星球看到)

我会时常在知识星球发布技术资料,工具和expliot等,如有特殊问题可以私信我

想要参选,需私信我并回复团队名,并发送你的个人信息以及你所掌握的技术,我会根据你所发送的信息为你挑选任务,完成任务之后方可进入组织...


我是Hr

17岁

性别男

现掌握编程语言Python,前端,PHP

手上有许多资料,以及exploit

掌握web渗透以及内网渗透

现组建一个团队

招募一批黑客技术爱好者,面向18岁以下拥有编程以及渗透基础的爱好者(如有技术大佬想加入,可以向我申请成为技术指导),我会邀请五名行业大佬当技术嘉宾(现不透漏都有谁,你成功加入之后,会在我的网站以及知识星球看到)

我会时常在知识星球发布技术资料,工具和expliot等,如有特殊问题可以私信我

想要参选,需私信我并回复团队名,并发送你的个人信息以及你所掌握的技术,我会根据你所发送的信息为你挑选任务,完成任务之后方可进入组织

     ~~~~~~~~团队名:Hrlie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