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a

3921浏览    43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3 02:51
睦月

圣诞节会下雪吗

chapter 12

赖冠霖的母亲是过来拿资料的,她拿完资料便离开了。赖冠霖上楼来,看着赵今麦正坐在床边对着几件衣服发呆。

“在想什么。”赖冠霖单手插在兜里侧身倚靠在门上。

“我只是在想,要穿哪件衣服比较好。”赵今麦拿出两件在赖冠霖看来并没有太大差别的连衣裙给他看。

“你在问我的意见么。”赖冠霖带着疑问的语气走到她身边。赵今麦认真的点点头。

“要我说实话吗?”赖冠霖突然露出一抹坏笑。他用食指抬起她的下巴“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最好看。”

“赖冠霖你流氓。”赵今麦用衣服蒙住他的脸使劲捶他肩膀。

“啊,疼,疼,Angel你不要再弄了。”赖冠霖吃痛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圣诞节会下雪吗

chapter 12

赖冠霖的母亲是过来拿资料的,她拿完资料便离开了。赖冠霖上楼来,看着赵今麦正坐在床边对着几件衣服发呆。

“在想什么。”赖冠霖单手插在兜里侧身倚靠在门上。

“我只是在想,要穿哪件衣服比较好。”赵今麦拿出两件在赖冠霖看来并没有太大差别的连衣裙给他看。

“你在问我的意见么。”赖冠霖带着疑问的语气走到她身边。赵今麦认真的点点头。

“要我说实话吗?”赖冠霖突然露出一抹坏笑。他用食指抬起她的下巴“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最好看。”

“赖冠霖你流氓。”赵今麦用衣服蒙住他的脸使劲捶他肩膀。

“啊,疼,疼,Angel你不要再弄了。”赖冠霖吃痛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怎么了我看看。”赵今麦俯下身解开他的衬衣领口,右肩膀有很深一个口子,还在痊愈中,虽然赵今麦不太懂,但是那看上去特别像是刀伤。她的手只是轻轻的触碰那里,赖冠霖的肩膀就有点颤动,应该很痛。

“Eddie这是怎么回事。”赵今麦伸手抚摸伤口的边缘,满眼的心疼。同时充满了疑惑,他一个出行随时有数十个特种兵出身的专业保镖的人,就连一只蚊子都不可能近得了他的身,怎么可能会有贴身的刀伤。

“真的很疼,我需要止疼药。”赖冠霖在她的沉思困惑中把她的脸转了过来看着她。

“在哪里,我去……”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吻给堵住了。赵今麦瞪大了眼睛下意识要推开他。

“别动,我身上还有伤呢。”赖冠霖太清楚她的弱点。

赵今麦真的就不动了。他抬手拨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吻住她的眼角,手却并没有停下,赵今麦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吊带正在被冰凉的手指剥落,他轻轻掰过她的肩膀,然后在她突兀的蝴蝶骨,咬下去。

吴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口的。她看到赖冠霖的手圈在赵今麦的腰间,听到背对着门口的赵今麦低声叫出的那句“Eddie……”

赖冠霖也看到了吴妈,看到她吓得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神里充满了惶恐呆在那里没有动。他们只是短暂的对视了一秒钟,赖冠霖便继续低下头去,专心吻着赵今麦。

吴妈走下楼的时候,腿都是瘫软的,她努力撑着扶梯才勉强下楼。在赖家工作十几年,她一直知道赖冠霖是一个霸道恐怖的人。但是从未想过,他竟然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他竟然,竟然跟自己的亲妹妹……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这么多年作为别墅的管家,她看到了太多他们肆无忌惮的亲密。赵今麦经常半夜做噩梦被吓醒,在她听到声音赶过去的时候,赖冠霖早已把她抱在怀里哄她安然入睡的时刻;赖冠霖熬夜办公的时候,赵今麦就在他的房间守在他旁边,当早上吴妈去房间叫她起床的时候,却在赖冠霖的房间看到他温柔的吻她额头叫她起床的时刻;周末当赵今麦穿着睡衣做早餐的时候,赖冠霖从身后抱着她趴在她的肩窝影响她做饭的时刻;还有无数他们在床上,在客厅,在家庭影院,在游泳池,在餐厅…嬉戏打闹的时刻。那时候,虽然她也觉得两人似乎过分亲密,但是只把那归结为兄妹之间的血缘羁绊。然而今天这一幕,让过往种种画面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赵今麦感觉自己快要被赖冠霖折断了“Eddie…你不要…”赖冠霖却完全不理会她的祈求“昨天是谁说的,我想要的,都可以给我。”

酒真不是个好东西,现在清醒的赵今麦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赖冠霖面前说出如此赤裸引诱的话,真是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我瞎说的,我后悔了。”赵今麦一定是被赖冠霖吻晕了,竟然敢说出“后悔”两个字。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肩胛骨被牙齿一丝一丝啃咬的疼痛感“我给你个机会把这两个字收回。”赖冠霖含混不清的说出这几个字,赵今麦感觉到疼痛越来越明显,她的指甲嵌进他的后背,在彻底失控前转过身面对他“Eddie你要给我保证,以后不准再碰其他任何女人,哪怕……”赖冠霖身体被灼热得难受哪里还听得进其他的话,只是敷衍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把她整个人仰起来,承受他全部的欲望。

结束之后赵今麦躺在赖冠霖怀里,才发现门没有关,心下一惊,“Eddie要是…”

“那Angel你怕吗?”赖冠霖反问她,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做的事,这样有违人伦纲常的事情,这样永远不可能受到祝福,甚至永生永世都会被诅咒的爱。

「只要是跟Eddie在一起,就算下地獄也好啊。」趙今麥看著窗外飄起的大雪,淡淡的說。就算讓她下地獄也沒關係。她有什麼錯呢,她從來什麼都沒有,她只有一個Eddie而已,她只是想守護住她唯一擁有的東西,她有什麼錯呢,她沒有錯。

————————To Be Continued——————

各位宝宝看的时候一定要点开QQ音乐边播放这首歌边看哦,真的特别适合。寫到這裡,突然覺得,如果是親兄妹的禁忌戀也蠻帶感的。我可真是太坏了😋做个小调查,那如果真是亲兄妹禁忌恋的剧情走向你们接受么😝

zoey · 秋月

12.31# 包花包花包花美到天际😍😛
排到第一排www开心
🙃然而睡过头没赶上签售自拍
🙃生无可恋
私心放桃月世初www太美了😝
昨天心灰意冷的秋月😞

12.31# 包花包花包花美到天际😍😛
排到第一排www开心
🙃然而睡过头没赶上签售自拍
🙃生无可恋
私心放桃月世初www太美了😝
昨天心灰意冷的秋月😞

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五月的陽光灑下五月的風吹起  一切沸騰的感情  都將沉澱為清澈的空氣
五月的陽光灑下五月的風吹起  便是年輕的故事最瀟灑的註腳

五月的陽光灑下五月的風吹起  一切沸騰的感情  都將沉澱為清澈的空氣
五月的陽光灑下五月的風吹起  便是年輕的故事最瀟灑的註腳

怪脾气老头

【授权翻译/电王】A Family Decision

  文名:A Family Decision/家庭决定

  作者:dramaticbanjo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09612

  授权:


  梗概:一个家庭可能会很奇怪,即使是在最平常的时候,但对Hana来说,在穿越时间的列车上,她的家从很小变得很大,变得更加混乱也更加多姿多彩。


  正文:


  Hana还是觉得把良太郎看做自己舅舅很奇怪,把爱理当妈妈也很奇怪,而把侑斗当爸爸就更奇怪了。

  不过老实说,她现在变小了,接受这些事也变得容易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年龄倒退太多了,感谢时间线的变动。

  想想时...

  文名:A Family Decision/家庭决定

  作者:dramaticbanjo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09612

  授权:



  梗概:一个家庭可能会很奇怪,即使是在最平常的时候,但对Hana来说,在穿越时间的列车上,她的家从很小变得很大,变得更加混乱也更加多姿多彩。


  正文:


  Hana还是觉得把良太郎看做自己舅舅很奇怪,把爱理当妈妈也很奇怪,而把侑斗当爸爸就更奇怪了。

  不过老实说,她现在变小了,接受这些事也变得容易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年龄倒退太多了,感谢时间线的变动。

  想想时间沙海之外,有一个Hana拥有爱她的妈妈、爸爸,还有温柔的舅舅,就变得好受多了。


  她不太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把良太郎身边的塔罗斯们当做叔叔的,也许是那次他们去市区放松时,金塔罗斯把她举在自己肩膀上,免得被人群挡住视线;可能是浦塔罗斯给她梳头,带她一起去买衣服时;又或者是桃子虽然不怎么情愿,但也没发什么牢骚地带她去那个有独家布丁的咖啡厅时;甚至是龙塔罗斯送给她一张彩色的生日贺卡时。

  后来天津四也加入了进来——不太像叔叔,反而更像个溺爱的婶婶,幸太郎忠实的伙伴泰迪也进入了这个奇怪的圈子,一群五颜六色的叔叔——虽然严格来说她自己才是幸太郎的姑姑,但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多想。

  直美和车长则在不近不远的位置,不能算家人,但说朋友又太亲密了。还有齐格,虽然总是惹她生气,但也同样亲近。


  最后,她数了数自己的爸爸、妈妈、良太郎舅舅,还有六个虽然不是人但绝对可以称得上家人的叔叔,以及两个密友,和那个总是在她意料之外的时候出现的怪客齐格。


  即使以骑士的标准说,这也是个奇怪的家庭,但Hana得承认,她爱他们所有人——包括齐格,至少在他不那么烦人的时候。

  她把这个告诉了桃塔罗斯,那时候他们在Den Liner停靠站点的一家咖啡店,红鬼一样的异魔神正在吃他的第二个布丁。他直接把布丁从嘴里喷了出来,Hana敏捷地俯身避免了被溅到布丁的命运。

  "啊?大叔?"

  "对呀,你不就是吗?"她尖刻地问,在他用餐巾纸擦脸时重新坐直,"你跟良太郎那么亲近,当然跟我叔叔差不多。"

  他咕哝着又往嘴里送了几勺布丁:"那剩下的呢?"他顿了一下,"他们都是你叔叔?"

  "对,所有都是,包括龙塔罗斯。"

  "连小鬼都是?"

  她看了他一眼,能让打架的异魔神秒怂的那种,于是他乖乖低头继续吃布丁。"没错,你们都是。你们现在全部都是我的家人了。"


煎生柚子

【假面骑士Build】礼物 第十一章

       深夜,龙我盘腿坐在榻上,死死盯着对面。

       被目光锁定的天才浑然不觉,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世界。

       龙我气鼓鼓,把战兔连人带板凳一起搬到了床旁边:“现在立马睡觉!从我回来就没见你动过地方,你照镜子看看自己都什么样了!都可以直接去演鬼片了!”

       “胡说!哪有我这么聪明...

       深夜,龙我盘腿坐在榻上,死死盯着对面。

       被目光锁定的天才浑然不觉,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世界。

       龙我气鼓鼓,把战兔连人带板凳一起搬到了床旁边:“现在立马睡觉!从我回来就没见你动过地方,你照镜子看看自己都什么样了!都可以直接去演鬼片了!”

       “胡说!哪有我这么聪明机智英俊帅气的鬼!”

       “你又扯开话题!”龙我气的七窍生烟,背对着战兔坐在地上。

       战兔戳戳旁边的笨蛋河豚,没反应。

       过了一会,河豚忍不住转过来:“战兔,你不需要这么辛苦的。之前的收入不也挺好的吗?听说现在有个地方可以补办健康保险证,我过两天去把咱们两个的办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去研究所工作啦,肯定比葛城巧厉害。”

       他仰头看着战兔,眼睛里流动着光。

       战兔愣了一下,忽然笑开了,月光下惨白的脸颊似昙花般绽放。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他拍拍龙我的炸虾头,“我也觉得我比他厉害,可是我还有资料没整理完,让我睡我也睡不着。”

       龙我表示理解不能。

       “……所以说笨蛋就是笨蛋。好了,把我搬回去吧!”

       “哈?你自己不会走回去?”

       战兔很无辜:“又不是我要过来的。”

       龙我无奈,极不情愿的把战兔套装又搬了回去。

       “喂,战兔你这混蛋刚刚绝对笑了吧!”

       “错觉。”

 

       龙我早上走的时候,看见工作桌前的身影,心里有些难过。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难过,于是他把这归结为自己的不争气。

       今天的比赛,一定要赢。

       要给战兔带来一个未来,一个真正配得上拯救世界的英雄的未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出门,身后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万丈,路上小心。”

       龙我看向那张沉静的面庞,洒落的挥挥手。

       工作桌上的屏幕闪现过一行行代码后,弹出一个窗口:是否确认侵入该系统?

       战兔微勾唇角,转身点下了Enter键。

 

       下午3点,龙我赶到拳场。

       远藤利也正在和拳场里其他人研究出场顺序,看见龙我过来,叫住他:“假面,这回你来压轴。”

       “我们拳场胜率最高的是八岐,照常理他应该压轴对付灰烬。如果我们提前让八岐出场,为了避免损失,立勇应该会在八岐马上没有体力的时候让灰烬登场。这时八岐你的任务不是赢,而是消耗灰烬体力,注意别被打出致命伤。”

       话音未落,拳手里便起了不少骚动。当事人八岐倒很平静:“好,我需要把灰烬耗到什么程度?”

       “你自己控制,在你可控范围内让他尽可能多消耗。”远藤利也瞥向八岐,“你不觉得不公平吗?这两年你每次都只和灰烬差了毫厘,这次却要故意输给他。”

       “都是为了奖金。如果在这个策略下我们拳场赢了,我自然能拿到配得上我努力的那份。”

       远藤很满意:“我没看错人,这次如果赢了你的奖金会是最多的。假面虽然胜率低,但他确实把灰烬逼进过复活赛。这回还有异议了吗?”

       众人怏怏,四散开来。

       龙我刚想随着人流走,远藤身边的人一下把他拽住,远藤走过去,眼神锐利:“他们没见过你真正实力我可见过,你上次和灰烬打都留后手了以为我看不出?不过灰烬平常的比赛都不太认真,擂台赛最好速战速决。”

       “好的远藤先生,我记住了。”

       他有点感慨:“你好像还是第一次对我这么客气,真难得啊!最后一次希望合作愉快吧。”

 

       此时战兔正准备骑机车离开,旁边被五花大绑的打手哀嚎:“求求您放了我们吧,都是为了生活!”

       “打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态度这么好?”

       “您说笑了,我们哪打得过您?”

       “五小时后自动解锁,老实等着吧。”

       “我们对您真没恶意,您问我们老板在哪我们也老老实实回了。您看不如……咳,咳,不是大哥你要走尾气别冲着我们啊!”

       战兔在路上疾驰,表情少见的严肃,耳内的隐形耳机不断响起:“距离Bee059还有8735.34米。”

       “距离Bee059还有8621.78米。”

       他声音冷静:“切换GPS地址信息汇报。”

       “已开启GPS地址信息汇报。当前Bee059位于日本国东京市丰岛区东池袋13-7-2,B3层。”

       战兔将油门加到底,猛然发现路面凭空迅速延展出一条长长的轨道。不及他躲闪,一辆电车呼啸而来,从车门突然飞出一个白色物体撞向战兔,两者滚作一团直直冲入旁边的河里。

       巨大的冲击力令他仿佛浑身骨头都错了位,内脏好似绞在一起,浑浊的河水灌入战兔的口鼻。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战兔回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路边。身旁坐着一个落汤鸡一样的白裙女孩,正向一个形似乌龟的蓝色怪人哭诉:“怎么办啊浦塔罗斯,他真的没事吗?我们马上送他去医院吧!”

       他挣扎着坐起来:“呃,我没事,不用麻烦了。小姑娘你还好吗?”

       女孩红着眼睛笑起来:“你醒了!太好了!我也没事。实在太抱歉了,刚刚车门突然打开,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被吸出去了。”

       “果然还是不行。”她轻轻抓住战兔的衣服,目光坚定,“去医院吧,总感觉你看起来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战兔并不擅长应付这种情况,绞尽脑汁的想着拒绝小女孩的借口,蓦然看见了小女孩抓着自己的手。

       顾不得其他,战兔急切的抓住女孩:“不好意思,我想知道昨天晚上你有见过我吗?或者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孩表情很困惑,想了一下回道:“我好像之前没见过你,昨天我一直待在Den-Liner上,哦,就是后面这辆电车,它是时间列车,用来维护时间的正常流动。如果你昨天见过我,很有可能是未来的我。忘记说了,我叫Hana,虽然看起来是小孩子,但是已经18岁了。”

       “实在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战兔有些泄气,对Hana坦白,“我叫桐生战兔,曾经的假面骑士,不过不是现在这个世界的。我本来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旁边的浦塔罗斯接道:“怪不得感觉你的存在状态有点奇怪。”

       一个紫色的小个子怪人蹦蹦跳跳凑过来:“一闪一闪的真好玩,你是星星吗?”

       “是吧龙太,Hana觉得呢?”

       “欸?我看不出来什么异常耶,难道只有异魔神能看到吗?啊,桐生君没被吓到吧,他们是异魔神,虽然各方面看起来都不像什么好人,但他们没有恶意的。”

       “喂,在新朋友面前给我们留点面子啊!”浦龙两只出奇一致。

       龙塔罗斯兴冲冲的向战兔介绍:“我叫龙塔罗斯,小龟是浦塔罗斯,车上还有三个睡着了的,红红的是桃塔罗斯,小熊是金塔罗斯,笨鸟是齐格。我们也能变成假面骑士哟,可以和良太郎一起变成电王,不过良太郎现在还留在2008年姐姐的店里打工。”

       “大家叫我战兔就可以了。”他思索片刻,“你们来到2018年是要解决什么事吗?”

       浦塔罗斯很诧异:“我们其实是为了Hana的事来的。Hana是未来的特异点,本来以为Hana变小是因为时间线的融合,可后来我们把时间修复了她还是没变回来。我们想会不会是Hana在她目前身体的年纪发生了什么,所以最近在这段时间附近找原因。”

       “也不是很要紧啦。”Hana眼神充满担忧,“战兔君的存在该怎么办呢?”

       “走一步看一步吧,”好奇天才已经把自己的事抛在脑后了,“这个电车是什么构造居然可以改变时间?是通过聚集反物质形成虫洞吗还是加速引力场扭曲部分时空?人处在其中却没有被射线辐射或者被引力分解,这不符合物理法则啊。抛开这个,因果律的问题也没法解释。你们可以通过Den-liner见到不同时间的自己吗?”

       Hana听的晕晕乎乎:“别的我不知道,但是通过Den-Liner见到自己是可以的。”

       “哦,我明白了,相当于从第四维折叠三维生物,如果是同时间的同一个人就没法见到自己。”

       Hana觉得这个话题得尽早结束,刚要张口,战兔又一个问题过来。

       “Hana桑,一个人要怎么被世界线的修正消除呢?“

       终于有一个她知道的问题了,Hana舒了口气:“世界修复的时候,那个人就会被时间遗落,相当于从来没有存在过。同时也会拿到自己消失那天的Den-Liner车票,进入Den-Liner车厢,等待属于自己的记忆再度出现后重返世界。人的记忆就是时间,一个人被记住的越深,越不容易被消除。但如果记得他的人越来越少,即使是普通人也是一样会消失的。”

       她安慰战兔:“不用担心啦,虽然你的存在不稳定,只要躲过世界线变动还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电王和零诺斯会努力守护好时间的!”

       战兔若有所思。突然,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倏地站起来:“糟了,要来不及了,抱歉我先走了。”说完便骑上机车飞驰而去。

       浦塔罗斯看着战兔绝尘的背影感慨:“这个人真是奇怪啊!明明都那个样子了怎么还这么有精力?是有什么信念支撑着他吗?”

       “听说你们交到了新朋友?”不知什么时候从车厢出来的桃塔罗斯把Hana小心背起来吐槽道,“我居然因为直美的咖啡睡着了没看见,气死了!话说你这个鼻屎女真重。”

       Hana一个爆栗敲过去:“说谁重啊死桃子!”

       “不过,一定能再见的吧……”

夢入煙浦
  1. 亮亮悠哉地在椅子上。
  2. 咦?什麼聲音?
  3. 我們哈娜~
  4. 哈娜側面也是很可愛的!
  5. 亮亮。
  6. 亮亮吃飼料!
  7. 惱羞成怒的亮亮。

【Day 3】2014.02.17

今天早上開門亮亮沒有對我哈氣耶!(雖然下班後開門有,囧)

早上進去就感覺態度有比較緩和,不過還是會低吼一下。

但是我已經可以靠近她了!

亮亮跟哈娜的距離好像也比較近了!可以湊近聞聞的程度。

晚上亮亮超可愛的!有讓我摸頭,而且還自己主動蹭,發出了很可愛的聲音要我摸摸!矮油~好可愛喲~

今天我幫他們放我們家的飼料(原本哈娜在吃的),亮亮有下來吃耶!我終於親眼見到亮亮吃飼料了!

莫非貓貓都喜歡換口味啊?囧  

就像哈娜喜歡吃亮亮的飼料這樣?囧囧

我發現這兩隻已經開始想找對方玩(?)了。

晚上哈娜就也有主動湊過去聞亮亮,不過亮...

【Day 3】2014.02.17

今天早上開門亮亮沒有對我哈氣耶!(雖然下班後開門有,囧)

早上進去就感覺態度有比較緩和,不過還是會低吼一下。

但是我已經可以靠近她了!

亮亮跟哈娜的距離好像也比較近了!可以湊近聞聞的程度。

晚上亮亮超可愛的!有讓我摸頭,而且還自己主動蹭,發出了很可愛的聲音要我摸摸!矮油~好可愛喲~

今天我幫他們放我們家的飼料(原本哈娜在吃的),亮亮有下來吃耶!我終於親眼見到亮亮吃飼料了!

莫非貓貓都喜歡換口味啊?囧  

就像哈娜喜歡吃亮亮的飼料這樣?囧囧

我發現這兩隻已經開始想找對方玩(?)了。

晚上哈娜就也有主動湊過去聞亮亮,不過亮亮一轉過來,哈娜又有點害怕,就發出了小低吼,結果亮亮就好生氣喔!一邊低吼一邊走到門口的三層櫃上哈氣。

我一看,就覺得這根本是惱羞成怒啊XDDD

兩隻開始想找對方玩,但是又有點緊張害怕,只要其中一隻發出警告,另一隻就也會開始生氣。

貓貓們真是太可愛了!XDDD

希望她們可以早日一起玩耍!嘻嘻!

夢入煙浦
從前從前,有一隻毛小孩,叫做「...

從前從前,有一隻毛小孩,叫做「小・紅・帽」,喜歡撒嬌賣萌討食物。

今天就派小紅帽來跟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馬上賺大錢!


(P.S:這張照片是以前拍的 :P )

從前從前,有一隻毛小孩,叫做「小・紅・帽」,喜歡撒嬌賣萌討食物。

今天就派小紅帽來跟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馬上賺大錢!





(P.S:這張照片是以前拍的 :P )

Enter_Fujii
我拍的花還真的是很好看呢

我拍的花
還真的是很好看呢

我拍的花
還真的是很好看呢

HANASTUDIO

伶人记

模特  张辛苑

伶人记

模特  张辛苑

HANASTUDIO

《时尚新娘》


微博 @HANASTUDIO   官方微信  HANA_STUDIO


《时尚新娘》


微博 @HANASTUDIO   官方微信  HANA_STUDIO


蛋仔的Love Situation〃
該睡了!大概是開了冷氣所以會冷...

該睡了!

大概是開了冷氣所以會冷,Hana鑽進去棉被只露出一顆頭也太可愛了!!!

該睡了!

大概是開了冷氣所以會冷,Hana鑽進去棉被只露出一顆頭也太可愛了!!!

胡素

清澈的嗓音,美美哒的声线,带给人舒畅地享受~😘😘🌹🌹🍃🍃

清澈的嗓音,美美哒的声线,带给人舒畅地享受~😘😘🌹🌹🍃🍃

Sasa

手残党稍微摸了个群戏的鱼,不会上色的表示这就是完成品了(你够)。
是公寓paro里出道的三个,KARD天团:ankh,hana,菲利普
p2就顺带宣个群了
群里没有什么规定,可以水着玩啊,欢迎围观

手残党稍微摸了个群戏的鱼,不会上色的表示这就是完成品了(你够)。
是公寓paro里出道的三个,KARD天团:ankh,hana,菲利普
p2就顺带宣个群了
群里没有什么规定,可以水着玩啊,欢迎围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