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dplates

15894浏览    311参与
白茶微微

奇怪的目录:手牌1-6

不受约束

这些漫画页不属于任何章节

1.淡淡的回忆

前言

技术上讲是可选的,尽管背景信息很有趣

2.打孔

3.不要问问题

4.你看起来像…

5.试着轻拍玻璃

6.短暂的失误


和普通目录不同,以上目录是之前上传的内容

不受约束

这些漫画页不属于任何章节

1.淡淡的回忆

前言

技术上讲是可选的,尽管背景信息很有趣

2.打孔

3.不要问问题

4.你看起来像…

5.试着轻拍玻璃

6.短暂的失误


和普通目录不同,以上目录是之前上传的内容

白茶微微
Halndplates手牌 6...

Halndplates手牌 6.短暂的失误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6/

tumblr作者:zarla-s


2016.6.27 下午7:00


原tumblr上的内容:


问题:你说过Gaster会发光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他手上挖洞的时候。那么另一种呢?我想要知道


在这短暂而光辉的一瞬间,Gaster对那些脆弱的小生命感到一阵冲动的父爱和自豪。后来,当他回头看时,他告诉自己,他之所以如此高兴,仅仅是因为他取得了如此巨大的科学突破。毕竟,他为什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到父爱呢?这样的想法是没有好...

Halndplates手牌 6.短暂的失误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6/

tumblr作者:zarla-s


2016.6.27 下午7:00


原tumblr上的内容:


问题:你说过Gaster会发光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他手上挖洞的时候。那么另一种呢?我想要知道


在这短暂而光辉的一瞬间,Gaster对那些脆弱的小生命感到一阵冲动的父爱和自豪。后来,当他回头看时,他告诉自己,他之所以如此高兴,仅仅是因为他取得了如此巨大的科学突破。毕竟,他为什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到父爱呢?这样的想法是没有好处的。


如其他地方所述,绿色意味着幸福。像打孔的漫画(手牌2.打孔),他应该有一个迷失灵魂的脑袋,现在正处于中间状态,但是如果他有的话,你就不会看到他发光,这是重点。有点被进退两难的地方难住了。好吧,就是这样。


现在,我倾向于他不必张嘴说话,如果可能的话,他通常闭着嘴,但如果他真的愿意,他可以打开它。他们所在的管子和后来出现的不一样-当他们足够大时,他最后把他们从这些小管子移到其他管子里。


(如果发现问题欢迎留言呀☆)


稻草人
Huh...好吧,我在这里,又...

Huh...好吧,我在这里,又一次。

人类,你有什么事吗?

*你想让Gaster教你做数学题。

……

*Gaster看起来不太高兴。

*但他还是教会了你这题怎么写。

Huh...好吧,我在这里,又一次。

人类,你有什么事吗?

*你想让Gaster教你做数学题。

……

*Gaster看起来不太高兴。

*但他还是教会了你这题怎么写。

夜啥!

自从认识了手牌G,每次下雨都像是什么节日。


——@八云遥

自从认识了手牌G,每次下雨都像是什么节日。


——@八云遥

白茶微微
Handplates手牌 5....

Handplates手牌 5.试着轻拍玻璃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5/

tumblr作者:zarla-s


2019.6.12 下午7:00


原tumblr上的内容:


再仔细想想,我认为上一页和下一页之间的过渡有点突然,所以我很快把它改的自然了,哈哈。自从我把事情搞乱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往事了……


(碎碎念:最快的一次翻译了,期待你的留言☆)

Handplates手牌 5.试着轻拍玻璃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5/

tumblr作者:zarla-s


2019.6.12 下午7:00


原tumblr上的内容:


再仔细想想,我认为上一页和下一页之间的过渡有点突然,所以我很快把它改的自然了,哈哈。自从我把事情搞乱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往事了……


(碎碎念:最快的一次翻译了,期待你的留言☆)

火洣

Let's speculate wildly


I mean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what else can you do? Lot of stuff to think about, but no definite answers...

I had to split this scene in half again, I hate doing that but it was just too long for one comic, haha. This seemed like an okay break point, but the next one will...

Let's speculate wildly


I mean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what else can you do? Lot of stuff to think about, but no definite answers...

I had to split this scene in half again, I hate doing that but it was just too long for one comic, haha. This seemed like an okay break point, but the next one will pick up right from here.


Sans, Papyrus (c) Undertale: head off into quasi-space, the starcon2 references never end


白茶微微
Handplates手牌 4....

Handplates手牌 4.你看起来像…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4/

tumblr作者:zarla-s


2019.6.8 上午6:42


原Tumblr上的说明:


Gaster:为了我的实验,我要对我创造的这些无形的没有知觉的生物全力以赴


数据:它们很有可能将成为骷髅


Gaster:没人问你


(因此,当名为现实的车轮继续偏离他的计划时,他开始恐惧的坠入名为否定的深渊)


[一个假的注释:括号里的原文为“Thus starting a ...

Handplates手牌 4.你看起来像…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4/

tumblr作者:zarla-s


2019.6.8 上午6:42


原Tumblr上的说明:


Gaster:为了我的实验,我要对我创造的这些无形的没有知觉的生物全力以赴


数据:它们很有可能将成为骷髅


Gaster:没人问你


(因此,当名为现实的车轮继续偏离他的计划时,他开始恐惧的坠入名为否定的深渊)


[一个假的注释:括号里的原文为“Thus starting a rather panicky slide down denial mountain while the wheels continued to come off his plans”,如果按谷歌娘和度娘的说法,应该是“因此,当车轮继续偏离他的计划时,开始在否定的山上相当惊恐的下滑”,有点……大家有更好的翻译吗,欢迎纠错呀]


火洣
Saved me a lot...

Saved me a lot of work


I got an ask on tumblr that went "i will die for your gaster and i have a feeling he'd let me" and i was like yup sure would


Gaster, a human (c) Undertale: get my good salad tongs for this

Saved me a lot of work


I got an ask on tumblr that went "i will die for your gaster and i have a feeling he'd let me" and i was like yup sure would


Gaster, a human (c) Undertale: get my good salad tongs for this

火洣

Can I interest you in some gaslighting


It's one thing when your brother you've lived with all your life lies to you ineptly 【】, but this kind of lying is another thing entirely.

You may be wondering where Sans is! I figure at this point Flowey has done this enough times that he can avoid him...

Can I interest you in some gaslighting


It's one thing when your brother you've lived with all your life lies to you ineptly 【】, but this kind of lying is another thing entirely.

You may be wondering where Sans is! I figure at this point Flowey has done this enough times that he can avoid him. He does say you shouldn't let him find out about you, after all.

Haven't seen that outfit】 in a while. Looks like the belt's missing though.

A word of warning: Friends who treat you like this aren't really your friends. Be careful out there.


Flowey, Papyrus (c) Undertale: it can be quite insidious


夜啥!

《你的房间突然发水你却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p3致敬《猫和老鼠》鼠来晚餐 

p4正经走向www

《你的房间突然发水你却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p3致敬《猫和老鼠》鼠来晚餐 

p4正经走向www

白茶微微
Handplates手牌 3....

Handplates手牌 3.不要问问题

tumblr作者:zarla-s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3/


2016.6.18  下午6:00


Tumblr上的原始说明:


所以呢很多小伙伴想知道Alphys对他手上新开的洞的反应!答案是她非常担心他——她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但她没能鼓起勇气问他怎样做的或为什么这么做,而且不管她再怎么尝试,Gaster对他手的一切话题坚决闭口不谈。她想尽一切说的比她做的还多。她依然很担心他,特别是自从他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糟起……


Alphys不懂...

Handplates手牌 3.不要问问题

tumblr作者:zarla-s

来源:http://handplates.the-comic.org/comics/3/


2016.6.18  下午6:00


Tumblr上的原始说明:


所以呢很多小伙伴想知道Alphys对他手上新开的洞的反应!答案是她非常担心他——她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但她没能鼓起勇气问他怎样做的或为什么这么做,而且不管她再怎么尝试,Gaster对他手的一切话题坚决闭口不谈。她想尽一切说的比她做的还多。她依然很担心他,特别是自从他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糟起……


Alphys不懂G语,正如前面所说,令人惊讶的是,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导致Gaster沉默不语最长的事件,哈哈。哦对了,这时Alphys没有住在楼上的实验室而是热域的某些微不足道的地方。她后来会搬到实验室的


(那么Asgore呢?最终你会看到的)


[翻译菌:这张好长,爱笔思画果然是手机p图好帮手,哈哈。如果你发现问题欢迎评论或是私信呀,来者不拒☆]


白茶微微

手牌1和2  原tumblr作者:zarla-s

由于我傻傻的不熟悉lofter,才知道发文字添加的图片不能下载,所以重发一下

手牌1和2  原tumblr作者:zarla-s

由于我傻傻的不熟悉lofter,才知道发文字添加的图片不能下载,所以重发一下

夜啥!

17.5-太阳升起之前

-发生在WG表白之后,Frisk坠落之前的故事


Wing躺在卧室的床上。

现在是凌晨三点,但他完全不觉得困。

从虚空回归之后Wing就极少需要睡眠。那匪夷所思的维度在撕扯他的同时也给了他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除去少数极端情况,吃饭和睡觉对他来说都不再必要。

但Wing仍保留着之前的生活习惯。他不太想活得完全像个怪物——他是指怪物中的怪物——按时作息也是他获得安全感的一种方式。

他闭着眼思考。对其它世界线的探测依旧没有结果,这意味着他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这边对屏障的研究也没有突破,无人机或者误入地下的小动物都无法穿过那里离开。

还有Sans的身体数值,还有Papyrus口中的那朵花...

-发生在WG表白之后,Frisk坠落之前的故事


Wing躺在卧室的床上。

现在是凌晨三点,但他完全不觉得困。

从虚空回归之后Wing就极少需要睡眠。那匪夷所思的维度在撕扯他的同时也给了他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除去少数极端情况,吃饭和睡觉对他来说都不再必要。

但Wing仍保留着之前的生活习惯。他不太想活得完全像个怪物——他是指怪物中的怪物——按时作息也是他获得安全感的一种方式。

他闭着眼思考。对其它世界线的探测依旧没有结果,这意味着他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这边对屏障的研究也没有突破,无人机或者误入地下的小动物都无法穿过那里离开。

还有Sans的身体数值,还有Papyrus口中的那朵花……亟待解决的事情太多。Wing揉了揉眉心,还有怪物们未知的未来,他得想办法把一切引导到最完美的那条路线上去——

骨头摩擦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索。

这声音来自睡在他身边的另一位Gaster,他的爱人。Wing翻身过去,骨骼记忆让他的身体先于意识做出反应。

Gaster睡得很不安稳。 他挣扎着似乎想要脱离某种束缚,闭合的眼眶后面隐约透出代表恐惧的紫光。

应对这种情况Wing已经十分熟练。和往常一样,他温和地将对方叫醒。

Gaster花了点时间来让意识回归现实。他下意识地想在床头摸一包烟——然后他想起来现在那里被换成了水杯。


W:做噩梦了?

G:……

Gaster沉默着,Wing耐心地等他开口。

G:没有,只是……

他咬咬牙,说出后半句似乎需要一些勇气。

G:——王后陛下。

王后陛下。Wing知道,这是他的爱人众多心结之中仅次于屏障的那一个。

W:陛下住在旧城的遗迹。

W:她过得很好,Sans还和她成了朋友。

W:其实你可以去大门前说说话,陛下一定很希望听到你的声音。

G:她不会的。

G:在那些事——在陛下知道我做了那一切之后,她不会原谅我的。

G:我无法面对她,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我知道。

G:陛下会很失望,会鄙视我,厌恶我,恨我,她一定——她应当如此。

G:这一切应当如此……我不配再得到她的垂怜。


又是这样,Wing在心中叹息。Gaster几乎是习惯性地把自己和一切美好的事物割裂开,很难说他的自我厌弃究竟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压在他身上的责任和罪恶感被他无限地放大,尽管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至少不是他一个人的。

Wing靠得更近一点,他们的骨头隔着睡衣轻轻摩擦。

W:别那样想,王后陛下是地下最睿智的怪物。

W:其实,有可能她已经知道了。

Gaster惊愕地瞪着他。

W:不是说她知道我们具体都做了什么

W:而是在陛下离开王城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这边会发生的事情。

W:这是她的选择。

W:就像你说的,我们每个人都在做出选择。相应地,所有选择都有对价。

W:大到选择向人类宣战,选择切下自己的骨头,小到选择优先完成某一项工作,选择明天早饭吃三明治。我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也就默认了我们接受它的对价。

W:王后陛下也一样。她既然选择离——

W:她既然选择用另一种方式保护她的子民,她就选择了承受身处遗迹的孤独

W:同时,在王城发生的一切她将无暇顾及。国王、民众…

W:……你。

W: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出现,王后知道,不论是什么,自己都必须接受。

W:这就是她选——

Gaster粗暴地打断了他。这位科学家很少有这么大的反应,他猛地起身,推着Wing的肩膀把对方按在床头。

G:不好意思

G:Toriel从未做过错事。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Wing,而对方抬手去抚摸他的脸。

W:你无法代替他人承受他们选择的对价,你是知道的。

Gaster回避了他的目光。

W:好吧……那么,如果王后陛下没有离开

W:面对心意已决的国王,智慧如她,会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呢

Wing感到压在他身上的那双手有些颤抖,但他依然继续说下去。

W:其实我们都明白,穿过屏障只需要一个人类灵魂

W:那么早在国王陛下取得第一个灵魂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吧?

Gaster攥住了Wing的衣领。

G:不

G:不要说了

他慢慢弯下身子,直到把头抵在对方的胸口。

G:不要……再说了

他明白,他当然明白。但是比起那个提前到来的结局,他宁愿Asgore就这样被动地等待人类坠落。他甚至希望下一个灵魂不要来得那么快,再多给他一点时间,让他想想办法。他已经失去太多了,他不想连一点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Wing调整了下姿势让Gaster靠得更舒服些。这件事情他暂时也找不到解决方案,从他在其它世界的观察来看,几乎所有的变数都在即将到来的那个人类身上。要想达到他所见过的最完美的结果,这其中一步都不能走错,他要想办法做到——他必须做到。

为了让孩子们见到真正的太阳,为了地下王国,为了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为了Gaster。

Wing无奈地笑笑。在屏障消失之前Gaster似乎无法由衷地感到快乐了,但至少现在他的恋人知道难受的时候有个人可以抱抱。

他很乐意提供随时随地全天候的抱抱。Gaster在他怀里平静下来,他听见对方轻声说了什么。


“我想他们了。”

白开

我爱夜太(*°∀°)=3!

我爱夜太(*°∀°)=3!

火洣
Just hold reall...

Just hold really really still


People ask me sometimes why Gaster didn't punch holes in his feet instead of/as well as his hands, and I just picture it being kind of awkward


Gaster (c) Undertale: instructions unclear, got my foot stuck in the laser machine

Just hold really really still


People ask me sometimes why Gaster didn't punch holes in his feet instead of/as well as his hands, and I just picture it being kind of awkward


Gaster (c) Undertale: instructions unclear, got my foot stuck in the laser machine

火洣

No refunds


Yup, Papyrus is definitely handling this well.


Sans, Papyrus (c) Undertale: if i keep my body moving and my mind occupied at all times i will avoid falling into a bottomless pit of despair


——————

期待看到配音版

很喜欢帕帕指着天的那一幕
可能会有点出戏,但是THE GREAT PAPYRUS这句真的很想留下来,所...

No refunds

 

Yup, Papyrus is definitely handling this well.

 

Sans, Papyrus (c) Undertale: if i keep my body moving and my mind occupied at all times i will avoid falling into a bottomless pit of despair

 

——————

期待看到配音版

很喜欢帕帕指着天的那一幕
可能会有点出戏,但是THE GREAT PAPYRUS这句真的很想留下来,所以保留了原句

Sanca单茶
请务必点开看大图 【被遗忘者....

请务必点开看大图

【被遗忘者.】

请务必点开看大图

【被遗忘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