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ppytreefriends

15939浏览    650参与
森麓
!!看到@海鮮市場 老师很喜欢...

!!看到@海鮮市場 老师很喜欢dont于是是给您的!

仔细想想htf是我两年前混的第一个圈子 擦 青回了

!!看到@海鮮市場 老师很喜欢dont于是是给您的!

仔细想想htf是我两年前混的第一个圈子 擦 青回了

飞鼠贴贴bot
摸力。 不错,约稿俺家did的...

摸力。

不错,约稿俺家did的时候终于有新全身例图惹。

摸力。

不错,约稿俺家did的时候终于有新全身例图惹。

鱼yuyu
洁癖!(啊这,等我放假一定上色...

洁癖!(啊这,等我放假一定上色!(可能吧(耶,我好💩

洁癖!(啊这,等我放假一定上色!(可能吧(耶,我好💩

飞鼠贴贴bot

我回去的时候,splendont正陷在沙发里看手机,并且难得地换上了一条短裤,蹬掉了他钟爱的搭扣短靴,外套松垮地挂在身上,百般聊赖地晃着腿。夏季户外的高温使他稍微安分了些。过了会儿他才懒洋洋地转过头抬起眼来看我。

他挑挑眉便权当作是我推开房门这一动作的回应,一条胳膊垂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之下,正随性而认真地啃咬一小只杏。dont感到我看向他赤裸而炽热的视线,便抬手砸过来那枚被咬得只剩一半的果实。杏在空中划过橙黄色的抛物线稳稳落在我张开的掌心,splendont没说话,他也只管盯着我,看我接着咬完那半个甜杏。

夏天潮湿又燥热,杏子的香气在高温下融进黏稠如蜜糖的空气。甜腻。

splendont的...

我回去的时候,splendont正陷在沙发里看手机,并且难得地换上了一条短裤,蹬掉了他钟爱的搭扣短靴,外套松垮地挂在身上,百般聊赖地晃着腿。夏季户外的高温使他稍微安分了些。过了会儿他才懒洋洋地转过头抬起眼来看我。

他挑挑眉便权当作是我推开房门这一动作的回应,一条胳膊垂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之下,正随性而认真地啃咬一小只杏。dont感到我看向他赤裸而炽热的视线,便抬手砸过来那枚被咬得只剩一半的果实。杏在空中划过橙黄色的抛物线稳稳落在我张开的掌心,splendont没说话,他也只管盯着我,看我接着咬完那半个甜杏。

夏天潮湿又燥热,杏子的香气在高温下融进黏稠如蜜糖的空气。甜腻。

splendont的唇齿之间还留有杏的味道,甜味散去只余下酸涩。我把手指插进他柔软的红色发丝,便可以轻易扣住这头危险的野兽。好一个黑兹·多洛蕾丝、这肆情的费尔明娜·达萨。他的手指收紧扼住我的颈项,同时又佯装驯服地松开牙关索吻。一吻过后他湿润的酒红色眼睛亮晶晶地看向我,闪着愉悦的金色光点。于是他扔下手机。

“来干一架,冒牌英雄。”

飞鼠贴贴bot
真就草稿 想印7CM小立牌玩儿...

真就草稿

想印7CM小立牌玩儿

一想到就算是splendid这样的家伙也会看狗血言情小说看的声泪俱下就会觉得世界好不可思议。

真就草稿

想印7CM小立牌玩儿

一想到就算是splendid这样的家伙也会看狗血言情小说看的声泪俱下就会觉得世界好不可思议。

BEE

小学混过的圈,我还皮Flaky语过擦【抹汗】

小学混过的圈,我还皮Flaky语过擦【抹汗】

__浣溪沙__

点击这里! 

做了一个手书!第一次做比较生疏,用的是电脑自带的剪辑视频软件!

可爱为主,没有剧情

点击这里! 

做了一个手书!第一次做比较生疏,用的是电脑自带的剪辑视频软件!

可爱为主,没有剧情

huuuu

记梗 以前的脑洞 不填了

宝石失明症梗

小偷双子 内含一句话的工洁 双英 觉军觉无差及微笑和她的后宫们等 


梗概:几个月前,一种奇异的病症开始在欢乐树的居民间传播,而shifty和lifty对此真的很高兴。 


最初发现这个的是lumpy——这可不同寻常——许多病人来到诊所表示他们的眼睛不舒服,检查后却都没发现什么毛病。这种奇异的眼疾仿佛有传染性一般,半天不到的时间诊所便接待了较以往近两倍的病人。lumpy毕竟是lumpy,他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还为生意的兴隆暗自得意。真正开始重视并着手研究的人是sniffles...

记梗 以前的脑洞 不填了

宝石失明症梗

小偷双子 内含一句话的工洁 双英 觉军觉无差及微笑和她的后宫们等 



梗概:几个月前,一种奇异的病症开始在欢乐树的居民间传播,而shifty和lifty对此真的很高兴。 


最初发现这个的是lumpy——这可不同寻常——许多病人来到诊所表示他们的眼睛不舒服,检查后却都没发现什么毛病。这种奇异的眼疾仿佛有传染性一般,半天不到的时间诊所便接待了较以往近两倍的病人。lumpy毕竟是lumpy,他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还为生意的兴隆暗自得意。真正开始重视并着手研究的人是sniffles——永远都是sniffles。因为nutty也开始有了类似的症状,sniffles有了方便的实验对象,一场轰轰烈烈的研究便开始了。一个月后,sniffles得出了结论,这是一种针对眼睛的病变,患者的眼睛会在一个月的时间变成宝石并失明,这种病来源于暗恋,治愈于接吻。当然,对欢乐树的居民来说无须这么麻烦,他们的身体会在死亡后的第二天重置,何况,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小镇活过一月还是个技术活。

臭名昭著的小偷双胞胎兄弟shifty和lifty为这个消息足足兴奋了一个晚上。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一整个小镇的活体宝石仓库!想想吧,多少人一辈子能拥有一个宝石仓库?还是可以繁殖,无穷无尽的那种。

宝石失明症——现在所有人都这么叫它——仿佛季节性感冒一般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从风华正茂的少女到已过中年的上班族,眼睛都得或多或少感到不舒服,还有些人眼中已浮现出矿石的结晶颗粒感。

两兄弟乐于看到这样的情景——满大街的人都是他们的财富。他们一向乐意在偷盗上花心思,也从不吝啬自己的耐心。在一个月后宝石长成,便想办法“偷”去别人的眼球,收获各色璀璨无比,价格不菲的宝石。或者将还未完全长成的宝石削去眼球,零零碎碎的宝石块也能慢慢堆满一个首饰盒。

他们得到过handy眼中深蓝色,一尘不染的宝石;petunia眼中橙色的宝石;lammy眼中翠绿色的宝石;flippy眼中那颗……曾一度让所有人一见到他就作鸟兽散的金色宝石,为了得到这个,他们不知道丧了多少次命;giggles眼中……天哪,这位可爱的小姐一定是两兄弟最喜欢的失主之一,她眼中的宝石……黄色,绿色,蓝色,粉色,他们一定从她那里拿到了比想象中更多更漂亮的宝石;splendid和他们有老交情,而拥有超能力的英雄通常又能活得最久……虽然很难以置信,但他们做到了,用在博物馆偷到的绿宝石,让失明的英雄以极端的方式恢复了视力——几乎全小镇的人又经历了一次死亡,但两兄弟如愿得到了一对品质惊人的红宝石。

五彩斑斓的宝石一时间堆满了两兄弟的浣熊洞。在幸福得找不着北的日子中度过了几天后,某一天shifty发现他的弟弟有些不对劲。

他已经太熟悉了,宝石失明症早期的表现。天哪,他的心砰砰直跳,他的弟弟也患上了这种摇钱病,现在的shifty甚至可以在家圈养一只活的宝石,太妙了不是吗?

直到shifty自己的眼睛不对劲起来前,他都一直沉浸在无法言说的快乐中。

他们两兄弟的眼睛都在结晶,这意味着什么?即使待在家什么都不干,他们的宝石储蓄依旧会上升!二人开了罐啤酒,欢呼着庆祝起来。

二人眼中逐渐形成的晶体,是相似的墨绿色。


刃霜。
是红觉,R15。 一点黄色废料...

是红觉,R15。

一点黄色废料。

是红觉,R15。

一点黄色废料。

MAKU

🩸【葬舞】

填了很久以前的坑♡

🩸【葬舞】

填了很久以前的坑♡

一只杜鹃

15年的图……😂😂😂虽然很早了但还是屯个lof🥰🥰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保存原图……所以都超糊的xxxx

15年的图……😂😂😂虽然很早了但还是屯个lof🥰🥰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保存原图……所以都超糊的xxxx

刃霜。

《雨中巴黎》

·英觉

·建议搭配BGM - Paris In Rain   HYE SUNG/Lauv


  强烈的茴香芹的味道总是能让Splendid想到他那一次放纵又浪漫的爱情。


  肮脏和淫秽这些下流词汇通常都是人们拿来形容这一条混乱的街道的,烟酒与瘾性药物随处可见,女人白皙的腰肢和半露的乳房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被朦胧得只剩下轮廓。那时Splendid还只是记者装束,遵从主编的命令潜入这条街搜集信息。当他终于能坐在一个小酒馆的角落里偷得一点休息时间时,他便遇见了Fliqpy...

·英觉

·建议搭配BGM - Paris In Rain   HYE SUNG/Lauv




  强烈的茴香芹的味道总是能让Splendid想到他那一次放纵又浪漫的爱情。



  肮脏和淫秽这些下流词汇通常都是人们拿来形容这一条混乱的街道的,烟酒与瘾性药物随处可见,女人白皙的腰肢和半露的乳房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被朦胧得只剩下轮廓。那时Splendid还只是记者装束,遵从主编的命令潜入这条街搜集信息。当他终于能坐在一个小酒馆的角落里偷得一点休息时间时,他便遇见了Fliqpy。


  那个绿头发的军人丝毫没有注意到Splendid的视线,可Splendid却已经将他从头到尾看了个遍。从他罕见的漂亮金色眼睛开始往下到随意敞开的外套内的黑色背心勾勒出的肌肉线条,再到他带着薄茧的手指轻握着的透明酒杯。Splendid看到一滴汗水从他的下颚线滴下没入衣领留下一道浅浅的水痕,随即他的喉结便跟着滚动了一下。


  Splendid想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露骨,才会让那个不知名的军人看过来。那双金色眼眸一眨不眨地对上了Splendid的视线,这让他感到了些许窘迫,于是Splendid垂下了头扶了扶鼻梁上的平光眼镜装出一副小孩子做坏事被发现时的样子,而他的余光看到军人笑得露出尖利的齿,举起酒杯朝他随意一敬后便仰头饮尽。


  危险又迷人的家伙,Splendid这么评价道。


  而一次初遇并未碰撞出多少火花,而Splendid在这件小事过去了几个小时后便已将它抛之脑后,专心撰写他的新闻稿。此刻的Splendid还未想到之后和他会发生的故事,如同蝴蝶不经意的一次振翅便引发了几千里以外的一场风暴,似是巧合却又更像是命中注定。



  Splendid放下怀里的猫归还给面前的女孩时脸上依旧挂着标准的笑容,只有他知道这副光鲜皮囊里有着怎样腐朽污臭的内里,他依然披着英雄的外表做着符合世俗眼光的事情,成为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好英雄。即使他已经麻木到不行,即使污黑正在将他的灵魂拖进泥沼,可他依然在微笑。Splendid想,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的伪善者总比做一个人人唾弃的邪恶好。


  他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被动摇时是在第二次遇见Fliqpy时,那时他放下了猫凭借出色的听力停顿了一下又转身飞去另一个地方救人。他落地时便看见了在军人脚下哭着求饶的男人和低垂着眼睑的Fliqpy,当略微眼熟的军服晃进眼里时他不着痕迹皱了下眉,大步跨过去时顺手搭上Fliqpy的肩膀,一副老好人的口吻商量着:“我说,这位先生。即使他再怎么惹你了,也不至于把他打得母亲都不认识他了吧。”说着他看向了Fliqpy沾上血污的脸——那双依旧漂亮的金色眼睛正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他。Splendid突然卡了壳,他对这样的眼神感到恐惧,他恐惧面前的军人用这样的眼睛把他腐败的内在看个透彻。


  而Fliqpy只是看了几秒后便笑了起来,那种无感情的眼神顷刻破碎,在Splendid眼里又变回了裹着刀锋的蜜糖。Fliqpy把Splendid的手臂从自己的肩膀上拉下去,调笑着答了一句好。听到回答后Splendid略微绷紧的肌肉放松下来,讶异于对方的爽快时同时对趴伏在地上的肮脏男人使了个眼色示意,男人感激地看了一眼Splendid便一瘸一拐地加快速度离开了,Splendid再度弯了弯唇角,而Fliqpy下一句话便将他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


  “你大可不必装出这种样子来讨他们的欢心,”Fliqpy缓慢地重新开口,语气带着丝嘲弄。“小记者。”随即Fliqpy如愿以偿地看到了Splendid掺夹一点金色的邃蓝瞳孔猛地一缩,他唇角的弧度扩大,笑得像个有意戳破他人隐私的孩子。Splendid在那一瞬间感到恐慌,但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但他那瞬间的反应早已将真正的想法暴露在Fliqpy面前。


  Splendid感叹他这敏锐得令人惧怕的直觉,他伸手掐着Fliqpy的腮帮子迫使他直面自己,随后Splendid刻意压低了嗓音缓慢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那么恐怖的洞察力,但我劝你,不要妄想威胁一个英雄,特别是在我比你强的情况下。”


  “看看,现在不就很好。”Fliqpy有些不悦地打开他的手,但唇角依旧保持着在Splendid看来十分勾人的弧度。Fliqpy的唇一张一合,红色的舌藏在洁白的齿后,Splendid的视线忍不住往上抬了抬。Fliqpy低沉的嗓音像在蛊惑。“我说,我对你藏在这幅壳子里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随即Fliqpy便被摁在了昏暗小巷的墙上,他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中异常显眼,Fliqpy丝毫不在意脊背的钝痛,他笑着将手臂搭在Splendid的肩膀上,迎合了Splendid粗暴的吻,任由舌与舌纠缠,齿与齿相撞,他们乐此不疲地一起沉溺在这个充满情欲的吻里。


  末了Splendid摁着Fliqpy的唇角,近乎落败一样低着嗓音咬牙切齿骂Fliqpy是个该死的下流东西,而回应他的只有Fliqpy因为愉悦而微微上扬的笑声。


  

  之后Splendid必须承认Fliqpy是个完全不要命的疯子,他的行为好像就是为了单纯取悦自己而做的。Fliqpy会在人满为患的海滩上突然拉着自己接吻,也会在大半夜上完床之后一脚把自己踹下床然后拉着他去等黎明日出。但是Splendid享受这样与他一起疯狂的时光,这是他难得释放自己并觉得轻松的时光,他甚至会在Fliqpy搭着他在无人的高速公路上将车速飙到一百八时递给Fliqpy一瓶烈性啤酒,然后Splendid会咬着万宝路黑冰迎着风扯着嗓子喊Fliqpy我可真他妈的爱你这幅样子。


  Fliqpy笑过Splendid骨子里刻满了独属于小孩子的愚蠢且俗套的浪漫。而Splendid只是街灯的照耀下将准备好的整束烈玫瑰塞进Fliqpy怀里,让浓郁香气荡了Fliqpy满身,Splendid抬眼时看见Fliqpy眼里盛着的光和微红的耳尖。


  Splendid觉得和Fliqpy在一起时的时间似乎总是过得很快,感觉就像握不住的即将消散的烟尘,可那样也能让Splendid感到很久未能感觉到的极大满足,Splendid觉得他空旷已久的心早已被Fliqpy带给他的影响所填满。Splendid俯下身,在身边早已陷入沉睡的Fliqpy眉间落下了吻,随即收紧了臂弯将他的宝藏牢牢锁进了怀里。


  夏天转瞬即逝,代表寒冬来临的雪落了Splendid满头,冷气侵入体内让他打了个不大的喷嚏。Splendid背对着人群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踩着湿润的地板,路过充满暖光的糕点店,他在家门口的小花园看见了Fliqpy。


  Splendid早有预感,但并没有想到结局会来得这么快,但他现在心情是平静的。他快步走过去,看到Fliqpy的脸被裹进厚重的毛领子里,鼻尖被冻得有点红,Splendid伸手帮他把领子收紧了些,他的指尖碰到Fliqpy冰凉的侧颊,Splendid顿了顿,垂眼看向了Fliqpy澄澈的金色眼睛里。经过一阵沉默之后,Splendid率先出了声:“你要走了,Fliqpy?”Fliqpy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Splendid又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Fliqpy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嗯了一声。得到回应的Splendid笑了一下,他微微弯了腰贴上Fliqpy冰凉的唇,给予自己一个烫在心尖上的临别吻。随后他轻声,语气温柔:“走吧,qpy。走吧。”


  Fliqpy最后还是走了,背景毫无留恋,什么也没带,离别的时刻是平静的,他们谁都没说再见。Splendid在Fliqpy走之后总是会看见Fliqpy留在这里的所有痕迹,几件衣服,一个有着恶俗印花的杯子,一双小熊图案的毛绒拖鞋...Splendid什么也没表露出来,他的日子恢复到和从前没什么两样的时候,只是他多了一个会在睡不着的夜里倒上一杯苦艾酒的习惯。


  时间流逝得很慢,整个冬天像是度过了漫长的充满寒冷的一整年,其他三个季节也是一样,Splendid觉得仿佛自己的时间都被冻结在了那个彻骨的冬季。在Splendid快要继续习惯这样无趣的日子时冬天再一次来临了,当雪再次落在Splendid蓝色的发梢上,他再次带着公文包路过那家充斥着暖光的糕点店时,他在家门口看见了那个与一年前毫无差别的身影。


  军人金色的眼睛看过来,冻红的鼻尖下的唇一张一合,Splendid无比怀念的低沉嗓音再次响起。


  “Splendid。”

huuuu

双英同居三十题

1.相拥而眠 

时间线是告白前 暧昧期


房子在早上打架的时候坏掉了。 


属于splendid房间的那一边出现了一个大洞——不,这么说太轻了点,该说是橡子屋直接缺少了小半部分,那半部分正好是splendid的部分。小镇里转了半圈没见到金牌修理工handy,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早上不小心被从天上掉下来的碎木块和玻璃渣砸碎了脑袋,事故现场还没被收拾。 


看着一地狼藉中熟悉到没法忽视的凶器,splendid感叹了句这木块装潢和自己房间的差不多便遗憾地离开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下午,天上不是下雨而是下起了冰雹。猝不及...

1.相拥而眠 

时间线是告白前 暧昧期

 

房子在早上打架的时候坏掉了。 


属于splendid房间的那一边出现了一个大洞——不,这么说太轻了点,该说是橡子屋直接缺少了小半部分,那半部分正好是splendid的部分。小镇里转了半圈没见到金牌修理工handy,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早上不小心被从天上掉下来的碎木块和玻璃渣砸碎了脑袋,事故现场还没被收拾。 


看着一地狼藉中熟悉到没法忽视的凶器,splendid感叹了句这木块装潢和自己房间的差不多便遗憾地离开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下午,天上不是下雨而是下起了冰雹。猝不及防地,镇子刮过一阵腥风血雨。被砸碎的肉块散发出难闻的味道,飘得整个镇子都是,幸存的居民们捂住鼻子,将房门闭得紧紧的。 


所幸橡子屋位居高山顶,难闻的味道影响不到两只飞鼠。splendid开始还有闲心开两句玩笑说幸好petunia没看到这等场景,不然今天晚上她肯定会被恶臭影响得难以入睡。不过很快splendid也没心思说笑了。冰雹过后的降温,高山顶上的寒冷,房子破开的大洞三者结合在一起足以让面色铁青的飞鼠一言不发。


两位超能力英雄都不是什么敢于对抗寒冷的狂野之辈,事实上,两只飞鼠怕冷几乎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以至于冬天居民们因超能轰炸而死的概率都小一些。 


会死的。 


两位英雄心照不宣地想。冷风的舌头呼呼得从房顶上的大洞伸进来,一遍遍舔舐着整座房屋的每个角落。别说splendid的房间了,即使是splendont的房间也好不到哪去。不可能的,睡露天床是绝对不可能的。splendid完全没考虑便抛弃了回房睡的想法(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想法)。 


“我要去你房间睡。” 


splendont看上去条件反射想拒绝,顺带来几句难听的话。但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要知道,把房顶打破也有他一半的过错,自己现在在挨冻也是同理。即使自己的房间是完好的,但在冷风狂吹整个屋子的当下,所谓的“完好”也只不过是能避开直接袭来的冷风。 


splendont没了下文。splendid却像明了了一般,洗漱完便跟着splendont进了他的房间。二人相互无言,默契地一个压住门板一个找来重物堵住门,确保门没有半夜被风吹开的可能性后,splendont找出了最厚的一床被子。 


二人把被子铺在床上,下一秒便双双裹在了被子里,被子里空间很小,不得已只能凑得很近。 


“明天一早就去找handy吧。” 


“嗯。” 


呼吸的热气能打在对方的耳廓上,就是这样近的距离,感受着从对方身体传来的温暖,刚刚明明还觉得身处冰窖,现在却突然觉得有点热了。 

 






写着玩,会挑着写也有些会不写,慢慢补顺便继续补足一下自家双英的设定

ヤバイ仮面的取款机bot
数学作业要写不完啦 久违画画

数学作业要写不完啦 久违画画

数学作业要写不完啦 久违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