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eather mcnamara

18浏览    12参与
找不到耳机不改名

看了2018版的,hd和hm演员和衣服都很好看,hd真的特别还原也很喜欢演员间的互动 但演技我觉得 有点刻意?hc的音色有点怪其实()shine a light reprise感觉hd调变了啊……

好怪,但请允许我在这里为这个hd发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这个形象特别还原电影啊啊啊啊还有麦麦衣服超级好看演员太美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都给我看2018版去

看了2018版的,hd和hm演员和衣服都很好看,hd真的特别还原也很喜欢演员间的互动 但演技我觉得 有点刻意?hc的音色有点怪其实()shine a light reprise感觉hd调变了啊……

好怪,但请允许我在这里为这个hd发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这个形象特别还原电影啊啊啊啊还有麦麦衣服超级好看演员太美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都给我看2018版去

找不到耳机不改名
Heather Mcnamar...

Heather Mcnamara

斯莱特林五年级生

是纯血家族Mchamara的一员,自幼被父母与Kurt Kelly订了娃娃亲。因为是纯血出身被分入了斯莱特林,是一名“帽窘”,分院时用了足足一分钟分院帽才应她的要求(实际上是她父母的)把她分到斯莱特林。但实际上性格很獾,有时候会憨憨的。应父母要求与HC和HD交好,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不合群而努力着。

魔杖

十英寸长,由黑胡桃木和独角兽的尾毛制成,柔韧性不错,但稍稍暴力就会被掰断。是HM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她的父亲给她买的,刚入学时非常顺手,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些难以完全掌控了。

“黑胡桃木有一个明显的怪癖,那就是它不能正常的......

Heather Mcnamara

斯莱特林五年级生

是纯血家族Mchamara的一员,自幼被父母与Kurt Kelly订了娃娃亲。因为是纯血出身被分入了斯莱特林,是一名“帽窘”,分院时用了足足一分钟分院帽才应她的要求(实际上是她父母的)把她分到斯莱特林。但实际上性格很獾,有时候会憨憨的。应父母要求与HC和HD交好,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不合群而努力着。

魔杖

十英寸长,由黑胡桃木和独角兽的尾毛制成,柔韧性不错,但稍稍暴力就会被掰断。是HM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她的父亲给她买的,刚入学时非常顺手,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些难以完全掌控了。

“黑胡桃木有一个明显的怪癖,那就是它不能正常的协调内部矛盾,如果它的主人自欺欺人的话,它的威力就会大幅降低。如果巫师不能或不愿诚实的面对自己或他人,那么黑胡桃木魔杖往往就不能充分的履行它的职责。”

守护神

一只金毛寻回犬

博格特形象

木乃伊(一年级至四年级)→Heather Duke(五年级)

找不到耳机不改名

【未授翻】heather mcnamara's firsts & lasts

含有hc x hm和veronica sawyer x hm

原作者:loveinheaven


Summary:

Heather Mcnamara正在自杀,她已经把那些白色的药片吞了下去。

现在她静静等待着,眼前闪过那些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哭泣,毫无疑问是她出生的时候。

而最后一次是现在,她闭上了双眼。


她于十岁第一次坠入爱河,至少那时她是这么想的,毕竟十岁的孩子对爱情知之甚少。她对Kurt Kelley很感兴趣,他是小小足球队里的明星球员。她现在还爱...

含有hc x hm和veronica sawyer x hm

原作者:loveinheaven


Summary:

Heather Mcnamara正在自杀,她已经把那些白色的药片吞了下去。

现在她静静等待着,眼前闪过那些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哭泣,毫无疑问是她出生的时候。

而最后一次是现在,她闭上了双眼。


她于十岁第一次坠入爱河,至少那时她是这么想的,毕竟十岁的孩子对爱情知之甚少。她对Kurt Kelley很感兴趣,他是小小足球队里的明星球员。她现在还爱着别人,她坚信自己会溺亡于爱河中。

但对象不再会是Kurt。

她绝望地,无可救药地,不可能会有结果地爱着Veronica Sawyer,她是唯一能让她觉得自己被救赎的人。

Heather Duke也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因为Duke是一个——不她不是——

她不可能爱上一个不合群的人。这是Mac坚信Veronica不会爱她的理由。


她第一次和Heather Duke说话是在幼儿园。

穿黄色裙子的小女孩因为被安全剪刀割破了手指而哭泣着,另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女孩拿着创可贴,让她停止哭泣,因为她的妈妈告诉她“创可贴可以修复一切”。

创可贴真的可以修复一切吗?

她们因为同名而相识,不久Duke提出要把Mac介绍给另一个“注定要成为她朋友”的女孩。

就像她总是说的,Duke是个早熟的人。


她最后一次和Heather Duke说话是半小时前的那通电话。

她打电话给那个她以为会在那里支持她的女孩,惊慌失措的寻求帮助。

她最后一次听到Duke对她说的话是“没有人会在乎你今晚自杀”。她的双颊因恐惧和反胃变得苍白,讽刺的是,这让她的脸开始发绿。

她想了很多。

当Chandler离开后,Duke不就成为了新的Chandler吗?那她呢?成为新的Duke吗?

她绝对要在成为Duke那样的怪物前死掉。

在疯狂的思绪、绝望和混乱中,我希望能有一个创可贴来修复所有的伤害。

Heather Duke的话终于说服了她吞下了那些药片。Mac努力不让自己活到被“那种权势”冲昏头脑的时候。


她和Chandler第一次的互动——或者说是第一次Duke不在场她们间的第一次互动是在幼儿园的某个春天。

那是在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发现黄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之前。其实说实话,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颜色。

她穿上过各种各样颜色的衣服,直到那天Chandler建议她不要这么做,她说:“你穿一件和你的头发相配的衣服会更好看。黄色就像阳光一样,你也是。”


她和Chandler的倒数第二次互动——Chandler最后一次对她说话是在那场派对后。

Mac紧紧地抱着她,以至于她都可以感受到她手机的震动。Chandler也拥抱了她。

Mac知道Chandler爱她,她也爱Chandler爱得到死。

毕竟Chandler是唯一一个可以忍受她每天“胡说八道”的人。


她和Chandler的最后一次互动是在三分钟前。

她透过泪水、颤抖的双手和渐渐模糊的视线给她死去的正在等待她的朋友发了条短信。

我很快就到啦<3

只有这样才能再见到她的朋友,然后她的泪水被打断了。

Veronica Sawyer很擅长阻止自杀,这种情况之前发生过一次,那是Heather第一次试图自杀。

“你远比那几个数字重要的多。”她是这么说的。

而且——尽管她不愿承认——

Mac从来不相信她的话。


她第一次见到Veronica,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孩穿着一身非常不完美的衣服。尽管其他Heather总是取笑Veronica,但Mac很喜欢她的海蓝色手织头带。

她曾提出过把发带卷几圈作发圈用,但不时地她会注意到Veronica戴的不是发圈而是发带。


她和Veronica的倒数第二次互动就在十三分钟前。

来自Veronica的短信:

嘿,Duke说了你的事,你还好吗?

HM:对不起。

V:你有多不舒服?

Mac不得不想了一会才继续回答。她不知道测量疼痛的标准。

她的呼吸越来越重了。

她继续打字。

HM:我做了。我很抱歉,你应该知道我爱你。

V:我也爱你。但你到底做了什么??

HM:我爱你不只是朋友!

Veronica在对话结束时哭了起来。她的手抖得厉害,她看不清屏幕。

她按下了Heather名字旁边的小电话图标。

电话铃响了起来。

Mac接通了电话,她现在唯一能发出的声音就是哽咽地一遍又一遍呼喊着Veronica的名字。

“你到底干了什么?”Veronica打断了她,低声问道。Mac本以为她会听到一声愤怒的喊叫。

她对此很感激。她喜欢Veronica的沉着。

也许没有冷静下来的是她,但药物已经开始让一切变得模糊,而不是因为眼泪。

现在她已经无法再哭出来了。

“我喝了他妈的一整瓶。”Mac说着,身子一歪。

“我现在有点头晕,但这起码意味着它起作用了。”


Veronica从没有这么想让Heather呕吐过,但她希望她能活着,即使Heather现在就想死。

“听着,我会打911,好吗?我会挂掉大概两分钟电话,然后我就会再打给你。”Veronica在喘息的间隙间说着,她不想让她听到她有多害怕。

“我不能失去你。如果你无法再为自己而活,请为我活下去,拜托了。”

她挂断了电话。

Mac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感到呼吸越来越慢,睡意正引诱着她。

她闭上了眼睛。

她想离去,

她想离去,

她想离去。

她没有再关注手边震动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一条未接来电。

来自Veronica Sawyer的。



刺耳的警笛声在她耳边响起,红蓝交替闪烁的灯光刺得她无法睁开眼睛。

Veronica和Chandler。她呆呆地想。她发现自己的思绪越来越缓慢,她马上就要死了。

我爱她们。


Heather Mcnamara和Veronica Sawyer的最后一次互动

是在

就是在现在。

Veronica泪流满面,怀中抱着心跳越来越微弱的Mac。


在救护车上,Heather突然意识到她不想死。

香蕉鲨鱼马芬糊

  上色练习摸一只幼麦

  过家家时偷用了妈妈的口红

  p3草稿

  

  上色练习摸一只幼麦

  过家家时偷用了妈妈的口红

  p3草稿

  

香蕉鲨鱼马芬糊

试了好几种上色风格所以可能会有点质量上的参差不齐…但相信我我是爱她们的💖

以及其实两周前就开画了,昨天打算用卡点0:00用平板发上来

结果现在才发现我昨晚把平板网关了,根本没传上…😭😭

(笑死我了,上一篇chansaw文忘打tag,这一篇无法上传


试了好几种上色风格所以可能会有点质量上的参差不齐…但相信我我是爱她们的💖

以及其实两周前就开画了,昨天打算用卡点0:00用平板发上来

结果现在才发现我昨晚把平板网关了,根本没传上…😭😭

(笑死我了,上一篇chansaw文忘打tag,这一篇无法上传


香蕉鲨鱼马芬糊

自选滤镜

p1是hm选的

p2是hc选的

p3是hd选的

因为软件里没有仿自拍页面效果就放了仿相机效果x


自选滤镜

p1是hm选的

p2是hc选的

p3是hd选的

因为软件里没有仿自拍页面效果就放了仿相机效果x




香蕉鲨鱼马芬糊
猫、野花与亲吻💐 我也不知道...

猫、野花与亲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抱着猫的Heather M…其实明明抱不抱都是一样的,可能是因为要凑个排比(?)


猫、野花与亲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抱着猫的Heather M…其实明明抱不抱都是一样的,可能是因为要凑个排比(?)



香蕉鲨鱼马芬糊
《我在考试时因为焦虑一直按笔,...

《我在考试时因为焦虑一直按笔,而班里唯一一个懂摩斯密码的同学正在努力搞清楚我为什么要入侵波兰 》

《我在考试时因为焦虑一直按笔,而班里唯一一个懂摩斯密码的同学正在努力搞清楚我为什么要入侵波兰 》

在进入浆糊之前

【Mcnamawyer】污水蝴蝶 01

庆贺我时隔三年又搞到一起 自杀 预防自杀的好船。

[图片]


配对: Veronica Sawyer/Heather McNamara


Summary: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学到这一点是她七岁的时候,McNamara学到这一点是她十七岁的时候。


Warning: Underage; Implied Homophobic


BGM: Butterfly (大橋トリオ)

————————————————————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

庆贺我时隔三年又搞到一起 自杀 预防自杀的好船。


配对: Veronica Sawyer/Heather McNamara


Summary: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学到这一点是她七岁的时候,McNamara学到这一点是她十七岁的时候。


Warning: Underage; Implied Homophobic


BGM: Butterfly (大橋トリオ)

————————————————————

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Veronica学到这一点是她七岁的时候。


更具体一点,Veronica在那个布满碎石和沙地的操场坐着时彻底意识到了这一个残酷的事实。她的两只胳膊都被一片龇牙咧嘴的绿色所牢牢按住,看着头上系着大红色蝴蝶结发圈的女孩把妈妈送给她的小熊撕碎了扔在地上时,棉花跟着乱飞。对学校交友尚抱着美好幻想的小女孩还需要十年才能了解到成年人的生活亦有不易之处,所以七岁的Veronica只能挑午餐期间难过地用手撑着下巴,坐在滑梯上清理她过早遭遇霸凌的玩偶 (还有人生) 。


但对一个仅刚离开幼儿园的孩子来讲: 那种冰冷彻骨的认知一旦落下来,就会永远亲密黏着地跟随她,在许多她的人生未能按照她希望的轨迹运行时提醒道: 是的,你几乎永远没法得到你想要的,除非你很漂亮、很有钱——或者既漂亮又有钱。


而那群既漂亮又有钱的人Veronica在七岁就认识了。直到她社保卡上的数字跳到两位数,不再那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的小镇女孩才和她们说上第一句话: 好吧,单方面的第一句话:


“我想要一点好处。”


红色、黄色、绿色的发绳,在维罗妮卡· 索耶尔面前变幻成三张表情各异的人脸,直到她被温和地揪着头发推到韦斯伯高中女厕所那面不算干净的镜子之前,准备接受命运给她的赏赐的女孩猛地睁开眼睛,正好和麦可娜玛拉手里的口红大眼瞪小眼。后者来不及喊出一声惊呼就在她的右脸颊划出一道狭长的艳红痕迹,看起来活像某种新鲜切开的生肉。


家境富裕的拉拉队女孩眉毛立刻皱成一团,维罗妮卡尚不清楚此举意在心疼昂贵的口红还是她可怜的脸颊,直到McNamara焦急地踮起脚尖,从她同样鹅黄色的外套里掏出手帕开始擦拭那颜色鲜艳的化妆品痕迹,低声对她说着抱歉,某则特定的记忆才像上膛了的子弹一样击中她的大脑,串联起曾发生的一切来。


刚经历了重大人生变故的17岁女孩悄悄留下那方布料,上面绣着黄色的小熊和花朵,闻起来很像第一次帮助她的McNamara——或许是她在韦斯伯格高中交到的第二个朋友。麦可娜像尊私人订制的精美瓷娃娃,在17岁的维罗妮卡十分没吸引力地穿着汗湿的网球裙,衣领还偶尔会沾上母亲煮肉团留下来的面粉时,她的甜蜜新好友能在糖果店佯装狼狈地拎着三袋战利品,空出来的手举得高高地朝她挥舞,闻起来和她周遭的环境一样富裕、教养充足、天真烂漫。Sawyer的独生女会步态毫无优雅可言地朝这位女孩奔去,直到嘴里被塞了太多的柠檬硬糖而被杜克拽着辫子拉到镜子前时才会意识到脸颊上的绯红。钱德勒这才不紧不慢地凑过来,两只手的长指甲依次划过她的下巴,嘲讽她对新来的转学生的小心思外漏一地,同Heather Duke的呕吐物一样可笑且明显,几乎无可救药。


“你爱上那个风衣怪人了吧,小索耶尔。” Veronica剥开下一颗柠檬糖,把纸衣塞进她几日前私自占为己有的手帕里,突兀地将脑袋里明黄色的蝴蝶换成漆黑的诗集。


是啊,她肯定爱上了肃穆、不苟言笑、穿着领子超高的黑色风衣的奇怪男生,和他的帅气脸庞,不然韦斯伯格镇还会留给她什么别的选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