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eathers

9694浏览    20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2-02 03:54
Rt

我又不睡觉。

画六个不乖的崽,我现在能画出treebros以外的人可见有多闲(

刚刚看完的wayne,我好喜欢,这么好看的剧怎么就被砍了啊啊啊

p2流血表现注意!

我又不睡觉。

画六个不乖的崽,我现在能画出treebros以外的人可见有多闲(

刚刚看完的wayne,我好喜欢,这么好看的剧怎么就被砍了啊啊啊

p2流血表现注意!

翻译故障

jd是怎样在不到一分钟内整出这么多极端情绪变化的,该说不愧是疯批吗

(我知道v应该是在衣柜里,但门上的猫眼实在太好加戏了就画成了房间门)

jd是怎样在不到一分钟内整出这么多极端情绪变化的,该说不愧是疯批吗

(我知道v应该是在衣柜里,但门上的猫眼实在太好加戏了就画成了房间门)

nxdxax
heather heather...

heather heather and heather

heather heather and heather

Aye Bachchu

❤️💚💛honey whatchu waitin' for💛💚❤️

❤️💚💛honey whatchu waitin' for💛💚❤️

卡卡
When life gives...

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watch musicals 💙

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watch musicals 💙

村民H

今天很勤劳!暑假的魔力!
Heathers应该是我音乐剧第二爱的!
里面的角色每个人都超有魅力的
下次我会详细介绍每个人的(比心心

@日+月+十+二 我们一起吧(激动

p. 1 Can't we be seventeen?

p. 2-p. 3 Heather chandler and Veronica

p. 4-p. 5 Ram and Kurt!
(其实我超吃这对!!!!可爱死

p.6-p.7our love is god

p. 8-p.9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

今天很勤劳!暑假的魔力!
Heathers应该是我音乐剧第二爱的!
里面的角色每个人都超有魅力的
下次我会详细介绍每个人的(比心心

@日+月+十+二 我们一起吧(激动

p. 1 Can't we be seventeen?

p. 2-p. 3 Heather chandler and Veronica

p. 4-p. 5 Ram and Kurt!
(其实我超吃这对!!!!可爱死

p.6-p.7our love is god

p. 8-p.9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你是唯一的例外.

(JD跟Veronica 真的很虐,但我也好爱呜呜呜)

喜欢请支持作者!
这个作者人好到爆炸!!!!
赞叹她呜呜呜呜呜!!

@辛/Xin no ri 我要投靠哥哥了!

-Blu

提前给小情侣过万圣节了(?

jd画不出内味啊啊啊好痛苦

提前给小情侣过万圣节了(?

jd画不出内味啊啊啊好痛苦

昼现苍犬

之前路过heathers浅嗑了一下,摸点补上

之前路过heathers浅嗑了一下,摸点补上

妖火蓮天
Honey, what you...

Honey, what you waiting for?

Welcome to my candy store

Time for you to prove you're not a loser anymore

Then step into my candy store


我是不是沒說過我也坑舞台劇和歌劇

海勒姐妹幫真好看,這三隻女王蜂婊的深得我心

Honey, what you waiting for?

Welcome to my candy store

Time for you to prove you're not a loser anymore

Then step into my candy store





我是不是沒說過我也坑舞台劇和歌劇

海勒姐妹幫真好看,這三隻女王蜂婊的深得我心

夋甘

【Jdronica】Complete

短打原作向含私设


那似乎是一瞬间就发生了。爆炸声和血一起溅出来,像一碗洒在地上的汤。人的生命就在那里面流逝了,快速得不带一点痛苦。意料之外的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发生,倒计时结束,整个身体都变得支离破碎,但是没有疼痛、没有绝望、也没有悲伤。而破碎的那种"感觉",同样脱离了预期,没有光临我的心里。


一切都仿佛是必然发生的。毕竟从根本上,死亡是每个人都要走过一趟的必经之路。


我曾经渴望死亡,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母亲死去之后,在辗转来回之间。不止一次我站在窗台边或拿起枪,那种念头都像是一种引力,吸引着我走向那个未知又诡秘的地方。

但我...

短打原作向含私设


那似乎是一瞬间就发生了。爆炸声和血一起溅出来,像一碗洒在地上的汤。人的生命就在那里面流逝了,快速得不带一点痛苦。意料之外的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发生,倒计时结束,整个身体都变得支离破碎,但是没有疼痛、没有绝望、也没有悲伤。而破碎的那种"感觉",同样脱离了预期,没有光临我的心里。

 


一切都仿佛是必然发生的。毕竟从根本上,死亡是每个人都要走过一趟的必经之路。

 

我曾经渴望死亡,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母亲死去之后,在辗转来回之间。不止一次我站在窗台边或拿起枪,那种念头都像是一种引力,吸引着我走向那个未知又诡秘的地方。

但我最终没有做。

或者说,没有在那个时候做。也许是因为我年纪太小,尚缺真正的"勇气";也许我命中注定要和维罗妮卡相遇,并让我的死亡留有她的痕迹。很难说明,到底是维罗妮卡枪杀了我,还是我炸死了自己。客观分析,两者皆有。但我情愿两者都不是。

那个瞬间发生很多事也没有发生很多事,维罗妮卡发出了尖叫或者是哀鸣无从得知,但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我听到海洋诞生的声音驶进了我的耳朵里。那好像是海啸,轮船开过,海豚吟唱和鲨鱼游泳混合在一起,混沌、不可言喻。好比我和维罗妮卡,我们,杀人的时候产生的那种声音。我不知道那是否是"美妙"的。用这个词形容这些总归不合适。

 

那三个人死掉的时候也有像我这样的感觉吗?但我是甘愿赴死,和他们比较有些离谱。但无论死法如何,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总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完整"。好像是什么地方被什么东西所填满的那种感觉。这话从一个身上破了一个洞还破破烂烂的人嘴里说来是很奇怪的,而且这的确是我真实的感受。在我还没有变成鬼魂以前的这段时间里。

 


无论如何,我没有想到死亡给我带来的会是"完整"。

 


我被炸弹的冲击击成两半,或者是更多,维罗妮卡就在我身前勉强可以看到的地方,目睹了这一场蓄意谋杀。这为什么会是完整呢,我无法离开她,这几年里唯一感受到的完整也仅仅来源于她。我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在看到窗户后面的母亲之后,我的存在就没再完整过。我本以为这辈子也许就这样,身处冷漠的社会,人人都在黑暗里行走,偶尔产生一些杀人或者自杀的念头,不再对什么抱有什么希望。原本是这样的,然后活到某个阶段就那么死去。

 


但维罗妮卡是个意外。


我没想到那个阶段会是十七岁。不是没尝试过。是因为我都活到现在也算安然无恙,突然就"砰"的一下结束了,会稍微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因为我想过维罗妮卡会穿什么样的婚纱,我们婚礼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生几个孩子或者养宠物,然后靠着这个,来延续我的生命,让它停在它"真正"该结束的数字上。

 

她应该是我生命里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不是一颗快速的子弹。

 



我们会在午夜时在7-11约会,一起去旅行几次,做一些平常情侣该做的事。不该让大多数谈笑和亲吻只发生在威斯特伯格外,我的意思是,我们本该做得更多。像她想象的那样,像我期望的那样,像更多的、普通的情侣那样。这才是真正的完整。或者在那个晚上之后,在钱勒德"自杀"之后,那种极致的"完整"。


她让我感到完整。维罗妮卡,我的圣诞惊喜礼物,我的唯一的药物。


可我从没设想过会是现在这个。

或许维罗妮卡本身对我就意味着完整,她只要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足够让我感到完整。尽管她现在谋杀了"我们"。怎么会有人在被炸成碎片的时候感到完整呢,或许我就是维罗妮卡口中的"怪兽"也说不定。我本来就不太正常。



回到现在。维罗妮卡也许已经回校了。她会为我流下几滴眼泪,然后回去解决一切。尽管不是什么事都是她可以做到的。我不会收回我说的话,社会永远是一团糟,不管被变成了什么样。

 

但我还是突然想起我刚转学过来的时候她的笑脸。去引起一个新生的注意比卷子上的第一道数学题简单得多得多得多。我一个人坐在食堂的时候,我混迹在人群里的时候,我偶尔去上一些和她碰巧撞上的课的时候,那都是一个新生进行观察的大好时机。我就在那个时候看到了她的全部,纯洁,勇敢,正义感——和一些小小的虚荣心。虽然事后证明,我所观察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她给我带来的惊喜也能够直接抵消。当然,不包括她用绳子做的一些蠢事。

 

完整、完整、完整。我本来就是残缺的,让残缺的东西完整简直太容易了。仅限维罗妮卡。


或许仅仅是我才感觉到,但完整早就像一个小偷一样,悄悄地蹿进来了。在我安置炸弹,她走进来的那一刻,在她枪击我又哭着跑过来的那一刻。但是这个小偷躲藏的技术一流,当我回过神来,整条命都已经被偷走,什么也不剩了。

 

但是我不后悔。

不去扯什么命中注定,该发生的注定发生,不该发生的也会发生,就顺着命运的意吧,看看维罗妮卡 索耶尔究竟会不会嫁给一个律师。

毕竟无论怎么说,我都已经死了。

而死人没有话语权,最多表达表达感受,然后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生活还是得继续,不是吗?






FIN.

Discordofneverland

【Jdronica】Rewrite the Stars

Chapter2


好了,冷静点,维罗妮卡·索耶,第一次的时候JD从窗户爬进你的房间,想要让你换好衣服,去学校看那些混蛋被炸成碎片,如果你不同意他可能会杀了你。《白鲸》记得吗?好吧,你选择了假装自杀,这招不太好用。他还是想去炸了学校。问题就出在这了,维罗妮卡·索耶,想想为什么,为什么,而不是如何,原因才重要。

注意控制变量,维罗妮卡!

为什么他非要炸掉那该死的学校。

我们的爱至高无上。哼,狗屎!

这个世界不是靠爱运转


“亲爱的,是我,你的犯罪伙伴!”


是他。...




Chapter2

 

 

 

好了,冷静点,维罗妮卡·索耶,第一次的时候JD从窗户爬进你的房间,想要让你换好衣服,去学校看那些混蛋被炸成碎片,如果你不同意他可能会杀了你。《白鲸》记得吗?好吧,你选择了假装自杀,这招不太好用。他还是想去炸了学校。问题就出在这了,维罗妮卡·索耶,想想为什么,为什么,而不是如何,原因才重要。

注意控制变量,维罗妮卡!

为什么他非要炸掉那该死的学校。

我们的爱至高无上。哼,狗屎!

这个世界不是靠爱运转

 

“亲爱的,是我,你的犯罪伙伴!”

 

是他

 

听见他的声音,维罗妮卡觉得自己的怒气瞬间消去了一半,至少他还活着,所以他想拿枪抵着她的额头就这样做吧。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情况,她甚至想扯过他的酷毙了的风衣领子,来一个法式深吻,改变世界可以等等。

 

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这么做,至少现在不要。

 

没时间了。他撬开了窗户。

 

杰森·迪恩本人。活生生的。穿着仿佛长在他身上的黑色长款风衣和摩托靴子。

 

维罗妮卡数着自己的心跳,让自己冷静下来。至少她已经经历过最糟糕的情况。

 

“嗨。”

 

JD的确被她的冷静搞懵了片刻,但是他很快恢复了那讨人厌的高傲姿态,维罗妮卡过去觉得那很有魅力,但是现在她却有些厌倦了,这种情况本应该发生在他们结婚二十年之后,然后他们会一起去夫妻心理治疗,尝试着不用餐刀捅对方。

 

“你看上去像是在等我。”

  

维罗妮卡看见JD的腰间别着一把枪。该死的持枪政策。一个十七岁的对整个社会充满怒气的少年不被允许喝酒,但是却可以有途径接触到致命武器,这算什么狗屁规定?

 

  “我就是在等你。”维罗妮卡回答道,试图隐藏自己声音里的恐慌。

 

  变量,维罗妮卡,变量。

 

“维罗妮卡,我们本来可以是很幸福的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对,我很想你,你知道吗?”JD显然知道维罗妮卡看到了他的枪,他意图本就如此,直截了当,坦坦荡荡,“快换好衣服,你可是我今晚的女伴。”

 

他要说炸弹的事了。

 

“什么女伴?”维罗妮卡还是装作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

 

“我们的同学还以为他们签的是请愿书。”JD从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抽出那份“请愿书”扔到维罗妮卡面前,并跳上了她的床,仰面躺着。她光洁的膝盖就在他的脸旁边。

 

JD想起他之前偷偷带着维罗妮卡回家,他们在他那张狭窄的单人床上脱下衣服,做爱,嬉闹,拥抱,十七岁的恋爱。他总是在激情结束后的相拥中找到平静。拥维罗妮卡入怀是他在这腐朽的日渐颓败的世界上唯一一件喜欢的事情。她的身体热热的,呼吸还有些急促,但逐渐平静下来,他的床真的很窄,所以他们的身体贴得很近,几乎要成为一体。他能闻见她头发上樱桃香波的气味,于是他吻她的额头,他想一直吻她。在他爸回家之前,他们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他愿意用任何东西换着两个小时,任何东西。

 

“你应该看看他们签的到底是什么。Boom!”

 

又是一份伪造的遗书。他难道不会厌倦吗?

 

你疯了。”维罗妮卡从床上爬起来,把那页纸扔到JD 的脸上。


“我是疯了,因为你丢下了我,操你妈,维罗妮卡·索耶!我他妈这么爱你!”JD冲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臂,维罗妮卡觉得自己快要被撞碎了。

 

“少来了,我不是你的借口。”维罗妮卡盯着JD那张她曾经觉得很忧郁到性感的蓝色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她的愤怒。

 


我?变量是我?

 

 

在说话的过程中她突然意识到,变量一直就是她,她是反应物,是催化剂,这所有的事,她现在在做的不仅是为了JD,也是为了她自己。她要保持灵魂的洁净。

 

但是应该怎么做,又要做些什么呢?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坚持住,姑娘,她对自己如是说,她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

 

“你会懂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了。”JD放开了她,垂下手臂,又沿着床边坐下,他好像在看维罗妮卡的书桌,好像又什么都没看,她分辨不出。此刻坐在她床上的人看上去和那天下午在餐厅读波德莱尔,然后她勾搭上的男孩很像,但是维罗妮卡已经不认识他了。她甚至想去贴一个寻人启事,贴满整个舍伍德:你见过我的男友吗,高、瘦、棕色头发,没犯过罪。

 

“随你便吧。”

 

除去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福尔摩斯说过的这句话在一瞬间闯进她的脑子,这个闯入的过程有些像闯进JD房间的她自己。然后她意识到无论是在这个生死关头想起侦探小说的情节还是这个比喻都不是很合时宜。

 

维罗妮卡摇了摇头,走向衣柜去换下她那非常没有品味的睡衣——宽大的T恤和格子短裤,衣服上甚至还印了一只张大着嘴的斗牛犬。

 

她忘了已经是十一月,凉意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激起一阵寒颤。

 

很好,保持清醒。

 

如果这一切都过去了,她一定要拉着杰森·迪恩去买衣服,他一定会被折磨得很痛苦。如果他们还有机会的话,清单上还有一长串的事情,一起烤布朗尼,一起去湖边露营,一起参加毕业舞会,一起吃墨西哥菜,一起自驾旅行,一起去钓鱼,一起养一只金毛狗。如果他们还有机会的话。

 

维罗妮卡对着穿衣镜扣上衬衣的纽扣。

 

看看你变成什么样子了。

 

迷你裙,及膝袜,斯沃琪手表,蓝色夹克,她也认不出镜子里的女孩了。希德·钱德勒把她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从她开始的。奇怪的是她还挺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如果她不停下来,希德·钱德勒也许就是她最后的样子。这难道不是她最初去讨好希德们的目的吗,成为韦斯特堡统治阶级的一份子。但是这并没有她想的这么幸福。她很想知道希德最后的时刻在想什么,玉米粒?假设她在出版社的抽奖活动中赢了五百万美金,就在她收到支票的那一天外星人降临地球,并且宣布他们要在两天内炸毁世界,她会怎么做?但是她永远没办法得到答案了。

 

维罗妮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JD,这样的画面应该出现在某位野心勃勃、天赋异禀的画家的作品里,无比亲密的两个人同时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却又各自心怀鬼胎,爱已走进死寂。他们是要去学校还是地狱啊?无所谓,都是同一个地方。她从梳妆台上拿起希德送给她的领扣,她总是嫌弃维罗妮卡的穿搭。她从来没有滚出她的世界不是吗?

 

维罗妮卡可能永远搞不定这些饰品,她拿针扎到过自己的脖子,还不止一次。

 

JD抬起头和维罗妮卡看同一面镜子,但她却像是在一个真空的玻璃罩子里,他想要碰她,他必须碰她,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她存在着,在他身边。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整个身体被一种强烈的即将失去她的恐惧攫取,明明她就站在镜子前,距离他不到两米。她是属于他的,他们天生一对。

 

于是他从维罗妮卡堆满毛绒玩具的小床上起身,向维罗妮卡走去。当他的手碰到她的肩膀的时候,维罗妮卡感觉到一股蝴蝶振翅般的微小电流从脊椎一路传输到尾椎骨,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是在九月二号的夜晚,当她第一次吻他的时候。

 

“我来帮你。”他揽过维罗妮卡的腰,另一只手顺着肩膀,向上,用大拇指摩挲她的耳垂。

 

操,他果然知道我喜欢什么。

 

JD整理好维罗妮卡的领子,整洁漂亮。他从背后抱着她,欣赏镜子里的她的身影。

 

“看看我们,”他说,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一模一样。”

 

我只看到两个杀人犯。

 

维罗妮卡按下不表。

 

“我们不是罗宾汉。“维罗妮卡嘀咕道,在他的怀抱中动弹不得。

 

“我们当然不是,他是舍伍德的神。”JD忍住想要亲吻她的冲动,放开维罗妮卡,“快点,亲爱的,我先走了。在学校见。”

 

他又从窗户翻出去了,这真的很没礼貌,但是等一下再解决这个问题吧。维罗妮卡深呼了一口气,把身体里的紧张全部挤出去。在打开门的前一秒,她捡起了自己先前扔在地上的睡衣搭在椅背上,这也是她需要做出的改变之一。

 

别忘记亲亲爸爸妈妈再出门!

 

第一次的时候她搞砸了太多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什么神秘力量给了她第二次机会,她必须好好利用,这不是一份她能心安理得接受的生日礼物。

 

在公车上,维罗妮卡很不情愿的意识到,如果时间的齿轮正常运转,到达了1989年的11月7日,她也许会假装这一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杰森·迪恩,希德·钱德勒,柯特和兰姆都未曾出现在她的世界过,一秒都没有。她不会去自首,她不会向父母坦白她的罪,她只会担心她心仪的藤校愿不愿意接受她,长大,嫁给一个律师,然后把这些秘密带进她的坟墓。她真他妈是一个伪君子和胆小鬼,不是吗?

 

同时,她开始怀疑神秘博士是真的。要不然怎么解释她的处境呢。人不能同时踏进一条河流两次,但是维罗妮卡·索耶可以看见两次1989年11月6号的阳光。她意识到如果她不找到上帝给她机会去寻找的原因,动机,方法或是不管什么东西,她可能永远不会变成十七岁的维罗妮卡·索耶。她和玛莎说的那句话一语成谶,“高中可能永远不会结束”。

 

她已经知道他的计划,就不用费心到处找他,维罗妮卡径直走向锅炉房,她走得那样快,几乎要飞起来,她必须赶在JD启动定时炸弹前赶到。她并没有理会和她打招呼的希德,就如同一阵风一样从她身边蹭过。

 

还有七分钟,抓紧点,维罗妮卡。

 

维罗妮卡挤过拥挤的走廊,不知道一路上收获了多少个白眼和怒视。当然现在已经没人敢当众找她麻烦了,她已经是一个希德,每天乐此不疲打翻她餐盘的两个混蛋也已经死了,她很清楚他们是怎么死的。

 

她跑了起来,在一群有说有笑走向体育馆的同学中像个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疯子,直到她撞上弗莱明老师。

 

 

“维罗妮卡?杰森·迪恩告诉我······”

 

“对对对,我现在是个鬼魂。”她甚至都没让弗莱明老师说完,“但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弗莱明老师,你必须取消集会,现在。”

 

“为什么?”

 

“JD马上要在体育馆下面的锅炉房放一个炸弹,整个体育馆都会被炸掉,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维罗妮卡几乎是冲着弗莱明老师的脸吼道。

 

“哦,维罗妮卡,冷静点,我不知道你和杰森闹了什么矛盾,相信我,在你们这个年纪谈恋爱吵架很正常,但是不要说一些这么荒诞的话。对了,杰森说最近你有些陷入抑郁,我看也是,你要不要休息半天去······”

 

去他的!白痴!

 

维罗妮卡翻了个白眼,甩掉弗莱明老师抚摸她肩膀的手,继续朝锅炉房跑。

 

希德早说过,没人能帮我们,这些大人一点用都没有。她现在把希德的话奉为圭臬了。不对,希德·钱德勒没有活到能对维罗妮卡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没活那么久,这话是她想象中希德对她说的,所以差不多就是她自己的想法。她真的是一个希德了。

 

听听你脑子里的声音,维罗妮卡。

 

早上的时候JD对她说”看看我们”他们是多么相似,维罗妮卡,杰森和希德,都是坏掉的孩子,事实上你和你敌人的相同点可能比能在你朋友身上找到的相同点还要多,这就是你们为什么是敌人的根源。他们是一个人面对一个三岔路口,现在维罗妮卡面前的路又有多少条呢?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维罗妮卡怀疑自己有没有告诉过JD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句诗。

 

锅炉房的锁还没被撬掉,她比上一次来早了几分钟,也许这几分钟就是游戏通关的关键,谁知道呢。

 

维罗妮卡·索耶和杰森·迪恩又很多共同点,他们读书,引经据典,愤世嫉俗,聊波德莱尔和俄国文学,思考很多宇宙和历史的问题。维罗妮卡觉得他很有可能会在几门考试中超过自己。她的法语一塌糊涂,他的德语显然要好得多,生物上可能打个平手,既然要和炸药打交道,化学绝对是他的领域。但是有一件事JD远远比不上她——开锁。直接用锤子把锁砸掉太不优雅了,维罗妮卡偏爱用她的发卡,把发卡塞进锁眼,摸索一番,手腕使个巧劲,锁就弹开了,和开JD房间窗户一样简单。她是在一本侦探小说里看到的方法,经过许多次的练习,她已经得心应手。

 

维罗妮卡能听见水在管道里翻滚的声音,几乎像一首交响乐。

 

还有一分钟。

 

然后······

 

“维罗妮卡,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个大惊喜。你不会告诉我你是来锅炉房乘凉的吧。”

 

“不。”

 

“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擅长撬锁,你必须教教我。”

 

“闭嘴吧。”

 

她有些羞愧于他们的对峙更像调情。

 

一阵沉默生发,维罗妮卡只能听到管道中热水翻腾的声音,这声音有些像她小时候把耳朵紧紧贴在桌子上听见的声响。六岁的早慧的小女孩以为自己听见了侏罗纪的恐龙遗留下来的信息,信心满满地觉得自己将会是破解恐龙灭绝真相的天才。她没和任何人说过她的伟大发现,因为她害怕有人会剽窃她的想法,等她慢慢长大后,整个宏图壮志就不了了之了。

 

混乱是恐龙灭绝的原因。

 

炸弹在他的怀里,像一个安睡的婴儿。她叹了口气,一个诡异的念头出现在她脑海里:

 

他抱着这个该死的炸弹的样子和他抱我一模一样。

 

当她抱着这个炸弹的时候可没有他这么轻松,呃,亲密。她记得这玩意很冷,很重,金属的棱角戳着她的肋骨,倒计时的滴滴声一秒一秒地蚕食着她的心脏,如同那根扎进夜莺心脏的玫瑰花刺。把她的“自杀”和王尔德扯上关系,是她能想到的能给她炸成烟花的身体增添点诗意唯一办法。他会想到狄兰·托马斯的,他肯定会的,又或者他会想到自己从她的窗户爬进她的房间和她幽会的时候,像罗密欧和朱丽叶那对苦命鸳鸯。

 

“所以,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JD打破了他们之间尴尬的沉默,仍然和维罗妮卡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我只是想到了你爸爸说的什么挪威人,焦炭之类的东西。”

 

难道我要说我被困在该死的1989年11月6号吗?

 

JD睁大了眼睛,他的女孩永远不会停止给他惊喜。

 

“聪明姑娘,你总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对,太了解你和完全不了解其实是一回事。”维罗妮卡·索耶,向前走了一步,同时尽了她最大的努力不去看那个炸弹。

 

距离昨天,不对,应该是上一次他启动炸弹已经过了一分钟。起码有些进步,坚持住。

 

“你最好站在原地。”JD向后退了一小步。

 

“不然呢?你要和我分手吗?”

 

JD冷笑了一声,意识到她在拿他们几天前的争执嘲弄他,“你才是那个提出分手的人,宝贝。”

 

“我没忘记。”维罗妮卡又向前走了一步,“但是也许···呃···可能我有些,呃,后悔我说了那些话,我当时嗯,嘴比脑子快。”

 

呕!维罗妮卡·索耶,去上上表演班吧。

 

但是她的确在说谎的时候说了实话。现在她也能像一个希德一样面不改色地撒谎了,她猜想任何人坐上了希德的位置都会做希德会做的事。

 

“真的吗?”

 

维罗妮卡看见JD脸上的冰冷稍微融化了一点,于是她又向前了一步,站在了他风衣里,炸弹撞上了她的肋骨,再一次,它还是一样的冷和硬。他没有后退。

 

“我很抱歉我伤害了你。”维罗妮卡踮起脚,调整了自己的身体,让她的肋骨好受点,“不如我用一个吻来补偿你。”

 

“听起来不错。”JD低下头,迎接她的吻。

 

“现在放下这个炸弹。”在他们的热烈的吻结束的同时,维罗妮卡命令道。

 

“想得美,宝贝。这个该死的垃圾堆就该被炸掉。”JD的声音又变回了之前的冰冷。

 

“那对不起了。宝贝。”

 

维罗妮卡的声音和手都在颤抖,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吻他的时候顺走了他的枪。现在这把手枪正对着他的心脏,他曾经在床上开过玩笑要纹上她的名字的地方。

 

“我肯定会拿这个纹身嘲笑你一辈子的”维罗妮卡还记得自己这样回应他。

 

“操!你不会杀了我的,你爱我。”JD笑着摇了摇头。

 

“在那些傻逼电影里,反派能逃脱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主角废话太多,就他妈的扣动扳机啊!但是我们不是在电影里。再见,我会想你。”

 

砰!


 


Rt

几个想法。

我也不知道gabe和evan的nb是不是同一款但是看着好像啊。

几个想法。

我也不知道gabe和evan的nb是不是同一款但是看着好像啊。

空条猪肉卷
大量捏造) 好病好喜欢🤤

大量捏造)

好病好喜欢🤤

大量捏造)

好病好喜欢🤤

大吉
荒诞青春—《希德姐妹帮》(图片...

荒诞青春—《希德姐妹帮》(图片作者:Mike Mitchell)

荒诞青春—《希德姐妹帮》(图片作者:Mike Mitchel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