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y!say!jump

4856浏览    504参与
北牖

目标是全员!目前做了慧慧,薮爹和yuya!正在做芋头的!

第一次尝试这种刻法,雕刻的还不是很成熟(///ˊㅿˋ///)

薮:待春草木

伊野尾:猫男和小蘑菇

目标是全员!目前做了慧慧,薮爹和yuya!正在做芋头的!

第一次尝试这种刻法,雕刻的还不是很成熟(///ˊㅿˋ///)

薮:待春草木

伊野尾:猫男和小蘑菇

苹果芋圆奶🍎

『裕圭』曲奇蛋糕香草茶

☞中岛裕翔x冈本圭人

☞晚来的情人节贺文!!

☞ooc有 可接受请继续食用!       


        真无聊啊……


  两个人的下午,没什么事可做也没什么有趣的番组可以看。中岛裕翔拿着逗猫棒耍着小猫咪,冈本圭人则是戴着眼镜,拿着一本书籍翻看着。


  “圭人圭人,要不要找点什么事做?”实在受不了这种无聊的氛围,中岛自动提出了想整点事做。


  被对方突然喊到名字的冈本抬头,由于前发比较长的缘故稍微偏了一...

☞中岛裕翔x冈本圭人

☞晚来的情人节贺文!!

☞ooc有 可接受请继续食用!       



        真无聊啊……


  两个人的下午,没什么事可做也没什么有趣的番组可以看。中岛裕翔拿着逗猫棒耍着小猫咪,冈本圭人则是戴着眼镜,拿着一本书籍翻看着。


  “圭人圭人,要不要找点什么事做?”实在受不了这种无聊的氛围,中岛自动提出了想整点事做。


  被对方突然喊到名字的冈本抬头,由于前发比较长的缘故稍微偏了一下头看着中岛。“做点事?比如说呢?”


  “你饿吗?”“…哈……?”


  “饿…还好吧。”冈本沉醉在书本中的世界,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有没有饿。


  “圭人不是很会做甜点吗?我想再尝一次呢”中岛好像似在回味一般的说道。


  啊,是说那个啊。以前也经常做点芝士蛋糕这类简单的甜品,大家都很喜欢呢。


  又看了看裕翔的表情,是真的在想吃啊……


  “呜…好!那就久违的做点什么好了!”冈本也起了兴趣,把书轻轻合上放在了一边,站起来走向厨房的冰箱看了看有点什么材料。


  “嗯……有上次和山ちゃん一起做纸杯蛋糕剩下的材料呢……应该可以。”上下扫视了一圈冰箱里的材料,巧克力,奶油,起司这类的还是很齐全的。“唉?你和山ちゃん一起做过蛋糕?”“嗯,休日的时候会和山ちゃん一起做料理。”


  唉,意外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呢。圭人果然和山ちゃん关系很好呢。


  “可以做点曲奇饼干和纸杯蛋糕!”冈本在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得出了结论。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恋人的回应,回头看了看客厅却看到中岛就这么望着天花板发愣。“裕翔?裕翔…!”


  “嗯啊?哦!好!!!”


  他怎么了。冈本心想


  冈本从墙上取下平时自己用的围裙,又顺手拿起了一直放在旁边的发卡。因为头发偏长就会在料理的时候卡上发卡防止头发阻碍视线。又顺手扎上小辫子,整个人都显得很清爽。


  中岛也很喜欢冈本夹上发卡的样子,有一种很特殊的可爱,红色的发卡称的他又有一种魅力。但他也没有在他面前说过,因为说了他肯定会害羞的吧?


  “裕翔你就帮我打一下蛋吧?”冈本用手指了指打蛋机比划了一下动作。


  “遵命~”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巧克力底的蛋糕胚和曲奇饼糊都完美的做好了。


  “…然后分开烤一下就好啦”冈本叉腰,“重要的是纸杯蛋糕之后的装饰呢…”


  冈本就打算拿水果,巧克力,威化做装饰了,还有之前做好的奶油。


  冈本在一边认真的处理着水果,中岛则只是在一边看着认真的冈本圭人。


  “好啦!”接下来只要等他们烤好就行了。冈本抱着双臂在一边等待,有时候晃晃头小辫子也跟着一翘一翘的。


  “呜呃……!怎么了…裕翔?”中岛突然抱了上来,自己的也顺势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儿没有那么震惊后也抱向了中岛的腰部。


  中岛没有回话,两人只是在厨房里紧抱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中岛松开了手,紧盯着眼前这个夹着小发卡的恋人。“圭人夹发卡很可爱。”


  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夸奖来了个措手不及,又紧紧的被对方炙热的视线紧盯着不禁就将头别向了另一个方向。中岛只能看到被遮住脸的侧面与那根小辫子。


  “裕翔……刚刚在客厅发呆是因为我和山ちゃん吧……”冈本小小声道。


  中岛也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这么快被恋人看穿,看不到对方的脸的自己多少也能猜到他应该也是满脸通红吧。


  “因为你们俩不是经常一起玩吗……就稍微有点,吃他的醋了。”实话实说。


  “哈……你是小孩吗。”冈本将头转过来,看到中岛一副委屈,就像是没人要的大兔子般低着头。“像你这样吃朋友的醋真是很奇怪呢?放心啦…只是朋友哦?”冈本悄悄凑近,摸了摸对方低下的头。


  啊,不应该吧?被摸头的那一刻,中岛见缝插针的给了冈本一个吻,将对方压在料理台上不断加深了这个吻。这个情况不妙啊,冈本被吻得喘不过气,但也享受着这个吻。



  [叮————]



  烤炉发布了终止令。


  中岛放开冈本,冈本也被吻得不知所措了起来,红着脸去了烤箱旁边把蛋糕取了出来。


  啊,说出来了,还就这么吻了他。


  两个人无言地装饰好了蛋糕和曲奇,将他端到客厅的茶几上,冈本又跑去泡了两杯香草茶。


  “不要总是喝咖啡了,对身体也不好。”冈本解释道,“你果然有什么企图吧?”


  “我只是想收到圭人给我的情人节礼物罢了。”中岛发现果然瞒不下去了。


  “果然”冈本从他放小东西的抽屉里那出了一小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裕翔,情人节快乐。”


  “果然我还是会吃别人的醋!抱歉了山ちゃん!”中岛兴奋的收下了巧克力。


  “只是你的啦…”冈本喝着香草茶,试图将自己藏在茶杯后隐藏自己的害羞。


  “果然圭人的饼干和蛋糕还是很好吃~最喜欢你了!”“好好吃啦……”



  情人节快乐!



(也迟到太多了.jpg

苹果芋圆奶🍎

『裕圭』滑雪严禁

 ☞中岛裕翔x冈本圭人 避雷注意

☞短打ooc

☞能接受请往下拉吧!

是喂酱说想让keito继续滑滑而出现的产物


       “去滑雪吗?”中岛裕翔趴在地上撸着小肥猫,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看向坐在沙发上散落着头发,随意地翻着杂志,喝着热咖啡的冈本圭人。


  本来平静的享受着暖气与咖啡的冈本圭人一下子就有点呛到了“什,什么…?”听到滑这个字,不禁想起了之前的一些较为凄惨的回忆。


  “你看啊,待在家里也很无聊,出去找点适合这个季节的事玩呀。”中岛裕翔站起来,旁边本来享受着...

 ☞中岛裕翔x冈本圭人 避雷注意

☞短打ooc

☞能接受请往下拉吧!

是喂酱说想让keito继续滑滑而出现的产物




       “去滑雪吗?”中岛裕翔趴在地上撸着小肥猫,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看向坐在沙发上散落着头发,随意地翻着杂志,喝着热咖啡的冈本圭人。


  本来平静的享受着暖气与咖啡的冈本圭人一下子就有点呛到了“什,什么…?”听到滑这个字,不禁想起了之前的一些较为凄惨的回忆。


  “你看啊,待在家里也很无聊,出去找点适合这个季节的事玩呀。”中岛裕翔站起来,旁边本来享受着按摩猫也吓了一跳。


  冈本圭人很想抗拒这个带“滑”字的项目,但是看着眼前恋人期待的眼神又不忍心直接拒绝:“可是……裕翔我…不会滑雪啊。”


  “没事,我会!”中岛裕翔紧靠着冈本圭人坐下,抽开圭人的杂志,直勾勾的看着他“我不会离开你的。”


  冈本圭人本就不是擅长拒绝人的性格,更何况中岛裕翔还说了那样的话。“好……”


  得到自家恋人同意的大兔子当然是非常开心,怀着浓浓的笑意在恋人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那就下个礼拜吧。”


  来到滑雪场,两人换好衣服,拿好器材,就准备开始爬坡滑雪了。


  “裕翔……”冈本圭人站在坡上向下望,一种突如其来的心理阴影涌上心头。“虽然我之前多少就有察觉到了……你根本在之前的滑梯企划玩得非常开心吧?”


  “啊,果然被知道了吗”


  “圭人”中岛裕翔伸出手,“这条滑道是最平缓的,非常适合初学者。”


  冈本圭人有些许颤抖着抓住了中岛裕翔的手,对方给予的一种力量也给了他一点自信。


  中岛裕翔用他其实也不是很充分的知识一点点地教着冈本圭人如何前进,如何减速等等……


  “好了!圭人要试着滑一下吗!”中岛裕翔看冈本圭人比他想象中要掌握的快,提出让他自己滑一段试试。


  其实冈本圭人当然也不想一直被中岛裕翔教着,也感觉自己学的差不多了,稍微滑一段,应该……没问题吧?


  因为之前中岛裕翔的教学旅程,他们现在几乎已经处于只差一点就到平地的位置了,轻轻滑一下就能到终点了。


  冈本圭人依葫芦画瓢的挥动着手,像是小雏鸟活动翅膀一样,将滑雪杆插入雪地向后推,一股力就这么上来,人就受到了牛顿的庇护向前跑。


  中岛裕翔早就滑到了最下面等冈本圭人,在坡下看着上面过得严实的像个汤圆的冈本圭人涨红着脸努力挥手的感觉。“真是可爱啊……”


  “呜哇哇哇——”即使是较为平缓的滑坡对于初学者还是很刺激的,忍不住回想起被滑梯支配的恐惧后发出了脆弱又无助的叫声向下不收控制的滑去。


  果然跟着裕翔学和自己本身来完全不一样啊……


  冈本圭人很想去这么想,但是重力的作用比心中所想行动的快。


  冈本圭人,就这么,栽倒在了厚厚的雪层中。


  啊…真疼,冈本圭人揉揉自己的头。洁白的雪花洒落在了柔顺的发丝上。


  中岛裕翔看冈本圭人就这么摔在了雪中,赶忙跑过去把恋人扶了起来,“圭人,没事吧…?”中岛裕翔帮冈本圭人拍了拍身上的雪,视线向上移,白嫩的脸上有些许红,啊,大概是因为害怕和害羞吧。


  真可爱。


  “裕翔……我,果然不适合这种项目吧。”冈本圭人有些许委屈,小小的声音中混合着软糯。


  雪花零零散散的撒在冈本圭人的头发上。本就偏白的脸,有了雪花的出现,随意散落的发丝都与他极相称。被右边头发遮住,若隐若现的水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中岛裕翔。


  这样的圭人真好看。好想拍下来。


  可惜不能携带相机来滑雪,也许只能把这样可爱的圭人刻在脑子里了。


  中岛裕翔再一次牵起冈本圭人的手“走吧,再练习几次。”


  

  “啊,真开心!”出了滑雪场的中岛裕翔伸了个懒腰大声感叹。


  “啊……我倒是,真的很累……”不知道摔了多少次的冈本圭人有气无力的给与了回应。


  “去喝杯热咖啡?”


  “好。”


  两个人在雪地中抱了抱,走向咖啡馆。


  “下次要滑冰吗?”“不要!!!!!”


  冈本圭人生气的往嘴里塞入一口草莓蛋糕,中岛裕翔就这么拿着咖啡在一旁笑着看他。


  外面的寒冷雪下着,咖啡馆里面的二人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时光。

苹果芋圆奶🍎

『薮光abo』这样就好

短车一辆

全程🈚什么剧情 只有车(草


可以接受的话……?

这里go☞💚💛 


感谢你的阅读/红心/小手/评论!

短车一辆

全程🈚什么剧情 只有车(草


可以接受的话……?

这里go☞💚💛 


感谢你的阅读/红心/小手/评论!

九涟

【岛凉】店主先生

客人?中岛X花店店主山田

大概是年下,年龄差有。

魔幻,一切都是OOC。

大概是看伊吕波歌来的灵感

 湘南的小巷深处有一家花店,店面不大但前来光顾的客人却不少。

  

  

  老板是个帅哥。据说不久前才从别处搬来,每天整理各式各样的花,和它们说话。

  

  

  为了看帅哥自言自语而千里迢迢赶来买一朵花的人不占少数。

  

  

  店主不赚钱,他似乎很有钱,因为不论来的人是谁,也只卖一朵给他。

  

  

  他称之为命运。

  

  

  每朵花都有它的故事,它们有自己的灵魂。

  

  

  相信神话的花店老板仿佛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

客人?中岛X花店店主山田

大概是年下,年龄差有。

魔幻,一切都是OOC。

大概是看伊吕波歌来的灵感




 湘南的小巷深处有一家花店,店面不大但前来光顾的客人却不少。

  

  

  老板是个帅哥。据说不久前才从别处搬来,每天整理各式各样的花,和它们说话。

  

  

  为了看帅哥自言自语而千里迢迢赶来买一朵花的人不占少数。

  

  

  店主不赚钱,他似乎很有钱,因为不论来的人是谁,也只卖一朵给他。

  

  

  他称之为命运。

  

  

  每朵花都有它的故事,它们有自己的灵魂。

  

  

  相信神话的花店老板仿佛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只不过从来没人真的相信他所讲的那些像小说情节一般的故事。

  

  

  午后的太阳斜斜的漏进小巷,照耀着门口几束蔷薇更加的鲜亮,店主拖着老人椅倚在店外,加了冰的可乐叮当叮当的敲打杯壁。

  

  

  “说起来您搬来也有十几年了吧,还真是不见老啊。”隔壁蛋糕坊的老婆婆也坐在店外,没人的时候总爱面对着隔壁呷茶赏花。

  

  

  “是啊,时间真快呢。”花店老板轻轻笑起来,摇着椅子,活像一位老爷爷。

  

  

  “我以前还说,如果再年轻个十岁说不定就去追您了,现在看着,再年轻个二十岁也不行啊。”老婆婆也笑起来,回忆起年轻的时候。

  

  

  也许是上了年纪,最近两人总是开始回忆从前,暂时逃避时间的无情。

  

  

  “山田君还不打算结婚吗?我可还在嫉妒您未来的妻子呢!”

  

  

  原来花店的老板姓山田。

  

  

  “不是说过吗?我还等待着呢。”

  

  

  “再等就真的成老爷爷啦,哪还能让你老牛吃嫩草呢。”蛋糕坊来了新的客人,老婆婆起身去忙活。

  

  

  “不会的。”山田目光涣散的吸了一口可乐。

  

  

  不会的,他怎么会呢?他的爱人才不会在他老后才出现呢。

  

  

  他起身整理自己的花,他将紫苑聚拢在花瓶里,“呐,为什么偏偏就是你呢?为什么偏偏爱的就是你呢?”

  

  

  没有人会回答,他就像真的自言自语般继续说着,“我啊,最喜欢你了。”

  

  

  内心深处散发出的笑意绽放在脸上,好看极了,像是饱尽了沧桑的眼睛闪着光。

  

  

  “又在跟您的宝贝鲜花说话呐?都多大的人了,还相信这些,您以前少不了恋人就这样被吓跑的吧。”不知何时老婆婆又回到了座位上。

  

  

  “是啊,可把他下了一跳呢。”谈起当初的恋人,山田继续笑着回到老人椅上。

  

  

  “那家伙啊,曾经以为我就是个普通的花农,还总自作多情的说我那些话都是对他讲的呢。”

  

  

  “又开始讲你的话本故事啦?”

  

  

  “真不是故事啦,不过,也算是了吧。”山田仰天,有不知名的鸟儿从空中掠过,倒是勾起了他更多的回忆。

  

  

  我的爱人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出现呢?

  

  

  ——————————————

  

  

  五月,总是在下雨,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空气中也总是充满了多余的水分子。

  

  

  这是一个卖花的好时机,虽然山田店主并不着急卖花。

  

  

  又一位为了明星脸而来的小女生在花店门口偷偷观察里面的人卖花。

  

  

  “这朵山茶花与你有缘。”他摘下这不大的花朵,“我不收你的钱,你把它带在身上,会有好运的。”

  

  

  客人虔诚接下这花,以表感激,可想而知这也不是专程为了来买花的人。客人将他放在自己的御守中,一再道谢。

  

  

  这位客人当然相信这所谓的好运,或者说,只要稍微了解这家花店的人都会相信,因为确实会有好运的出现。

  

  

  等客人走远了,小女生才红着脸从门口走进来。

  

  

  “你好呀?想要什么样子的花?”店主笑起来,露出几颗整齐洁白的牙齿,令女孩更加红了脸。

  

  

  “店长桑刚刚给了那个叔叔什么花呀?会带来什么好运?”女孩弱弱的说。

  

  

  “嗯?”山田显然没有想到女孩会这样问。它一边收拾着散落的花一边笑着回答。

  

  

  “山茶花,他渴望遇到真爱,那朵花告诉我可以帮他。”

  

  

  “是......花它自己说的?”

  

  

  “对呀。”山田转过身,“花儿们都很厉害的,一定是说到做到。”

  

  

  “那......我想和店长桑在一起,能,能挑一多花给我吗......”女孩害羞的举了小手,结果越说越没有底气。

  

  

  山田笑的很温柔摸了摸小孩子的头,“对不起哦,我有爱人啦,所以就不能实现你这个愿望了。”

  

  

  他又往四周看了看,“这样吧,这朵白丁香送给你,放在御守里,能找到爱你的人哦。”

  

  

  店长很温柔,小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双手接过花儿,轻轻的闻了闻。“店长桑的恋人是怎样的人?”小女孩似乎还不放弃,刨根究底。

  

  

  “他啊,是个笨蛋。”店长温柔的笑,眼睛里化不开的柔和,“以前开画展的时候遇见了他,说是想拍摄我的画。”

  

  

  “诶?店长桑竟然还开过画展,好厉害!他是摄影师吗?”

  

  

  “没有啦,其实我只会画花而已啦,他是位摄影师,他的作品经常刊登在当地报纸的怪异栏目上。他说我真的很奇怪,花像是鲜活的一般,作品却只有花。”

  

  

  “那他拍的怎么样?好看吗?”

  

  

  “我当然不可能让他这么容易就拍到呀,我对他说‘呐,我这里呢,缺一个保安,看你人高马大的,不如帮我看三天的展子,之后随便你拍,你想把画带走都可以。’他当场就愣在那里了,可好笑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帮我看了三天展子,还说以后我在那里开画展就跟着我去哪里当保安。真是个笨蛋。”

  

  

  讲这些话的时候,店主已经整理好了地上的泥土,看着时钟差不多一点钟了,可得出去坐会儿了。

  

  

  “小姑娘还不回家吗?再不去找个御守就不灵验啦。”

  

  

     闻之,小女孩想起了手里的花,这才赶忙道谢离开了花店。

 

  

  山田依旧拿着可乐坐在外面的老人椅上。

  

  

  隔壁蛋糕坊的老婆婆上个月过世了,留下呆了一辈子的店面被儿子卖给了零食铺。

  

  

  老人家一定讨厌这种店面了吧,肯定会嫌弃的说什么机器做出来的东西哪有手工的卫生。

  

  

  毕竟干了一辈子嘛。山田想,一辈子......到底有多长呢?

  

  

  拉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零食铺的老板从店里走出来。

  

  

  “您好,我是隔壁的零食铺的田中,这几天承蒙您的关照了。”

  

  

  “没有哦,很厉害啊,贵店的小零食很好吃呢。”山田店主礼貌的笑了笑。他店里的小饼干确实很好吃。

  

  

  山田店长不再搭理他,实际上,店长其实不爱与人交谈。以前老婆婆也总是劝他要多邻里交流,可惜他根本不听。

 

 

      左臂的肌肉上有一道伤疤,店长时常抚摸着它,暗青色的一块过了多少年都消不掉,已经不会痛了,但只要抚摸着它就很难过。

 

 

    “有一次啊,他来我这里看病可怎么都不见好,他非说草药是乱开的,说要告我来着,还说什么药里给他下了蛊,让他离不开我,真是无理取闹。不过我确实在药里放了点东西。”

 

 

    “最后还不是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了?”当时老婆婆好像是这么说的?他记不清了,好像还问了他爱人为什么又丢下他跑了。

 

 

    “怎么能是跑了呢?只是为了再相见啊。”

  

  

   ————————————————

 

  

    山田店长其人,有一大癖好,喜欢与花说话,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还有一大怪异,也可以推敲出来,关于恋爱的回忆说出来没有一件是相同的,总让人猜测此人是否是花花公子情场高手,但等待下一段恋情的时候总让人察觉到痴情二字。

 

 

    没有人知道山田店长的真名,也许山田这么普通的姓氏是随便起的吧。

 

 

    听说山田店长的恋人姓中岛,没人能套出来全名,也许中岛这么普通的姓氏也是随便起的。

 

 

    “山田桑,快下雨了,您还不赶紧把花搬回去吗?”零食铺的店主已经锁起了店门,看样子是要去接小孩放学了。

 

 

    花店老板把耳朵凑在花朵跟前,细细聆听。

 

 

    “知道了,谢谢。”轻声细语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无动于衷的山田一直等到雨点如豆子般砸在青石板上的时候才开始搬花。

 

 

  “喝了好多水呀,满意了吗?要进来了哦。”瞧着,还在跟花讲话呢。

 

 

  一个湿漉漉的人闯进了店内,就在老板准备关门的那一刻。

 

 

  “不好意思店主桑,这雨有点大啊,请允许我在这里呆一呆。”

 

 

  “没关系,请便吧。”

 

 

  年轻人看着裤脚的水滴在整洁的地板上,有些不好意思的停止了脚步。

 

 

  山田拿来了毛巾和热茶,“擦擦吧,别介意,屋里暖,水会干的。”

 

 

  年轻人鞠躬道谢,“鄙人姓中岛,感谢店长照顾。”

 

 

  原来你也姓中岛。

 

 

  不爱搭理人的店长忙着整理他的花,感到无聊的年轻人玩着手机,除了掩盖不住的雨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直到手机电量不足的提示声响起,年轻人不想放下手机,但是也玩不成了。他询问到店里没有充电器,开始无聊的盯着老板的背影看他摆弄那些花。

 

 

  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最近的报纸他没有看过,这里是不是早前比较出名的店铺?年轻人陷入沉思,没来得及转移的视线就这么与店主对上了。

 

 

  店长很帅气,甚至有点可爱。不知为何脑袋里会蹦出这个印象,年轻人开始重组世界观。

 

 

  “既然无聊,你可愿意听我讲个神话故事给你?”不知道店主是否真的听到了花儿们说了什么,耳朵红红的。

 

 

  闲着也是闲着的中岛点头答应了,就看见店主坐在了老人椅上晃着。

 

 

  这着实与他王子的气质不相符。中岛想。

 

 

  “从前有一位落魄武士,没被重用从京城回家,翻越了一座大山,靠在一棵树下休息,叹气的同时看见旁边有一株很美的花,正想伸手去摘,忽的发现有一只毛毛虫正在啃食它的茎叶,武士拿走了毛毛虫,救了那朵花。谁知那朵花正是花神,在外游玩遇到陌生人,才变成了花,为了报答武士的救命之恩,花神变成了年轻的女子与武士相遇,谁知……”

 

 

  “这剧情听起来有点耳熟?报恩?抄袭?”

 

 

  “有什么关系?解闷儿不就行了?”店主有些不乐意,竟然发起了小脾气。

  

  

  “可谁知,这位武士并不好女色,花神想要报恩却连近乎都套不了,无奈之下变回原样去山上找各种野花玩了。这一玩便遇上了那武士,两人交流着竟增进了感情。武士并不知道那是花神,只以为是当地的小花农。花神心想报恩的好时机出现了,然而武士并没有什么想要的。”

  

  

  “花神和武士住在了一起,花神觉得同一个人类做兄弟总觉得有点奇怪,而且这人类好像并不想和他做好兄弟。直到有一天他听见了人类的告白。”

  

  

  “花神以为这是报恩于是便接受了,但是花神并不知道如何爱人,做了许多伤害人类的事情,人类照单全收,并且加倍的爱护她。花神很感动,暗下决心不断地报恩。”

 

 

  “那花神根本不喜欢人类嘛,他是傻子吗察觉不来?”

  

  

   “人类也很自责嘛,感觉像是把人骗来的一样,可能人类想感化他吧,日复一日的对他好,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花神觉得差不多该告诉他身份了,这样瞒着也不行。可是他害怕,害怕一直纵容他的人突然疏远他,突然对他说‘原来你不是花农啊,你这个怪物。’所以花神一天一天的拖着,希望快乐的日子再持续几天,花神明白自己也许真的喜欢上了人类。”

 

 

  “不过幸福的生活总会有一个期限,还没等花神亲口告诉人类真相他就病了,病的突然,就像是有人下咒一样,他知道惩罚他的人就要来了。碰巧这天武士去集市买药,遇见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他将花神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一切都讲述出来,告诉武士这病即是惩罚,他得回到他原本的地方去了。”

 

 

  “原本的地方?”

 

 

  “对,原本的地方,花神并不属于人类世界,他已经在这里逗留的太久了。武士并不相信,他的小花农怎么就成了天上的神仙,可是他回到家那位传说中的花神真的不见了,只留下了一行短短的句子。不过武士并不懂这些,他只知道爱人没有了。”

 

 

  “那那里到底写了什么?”

 

 

  “花虽芬芳终需落。”年轻人的心脏重重的颤动一下。

 

 

  “这也是此生花神最后一次和人类对话,此后人类不断寻找花神的下落但都没有结果,他没有积蓄,没有亲人,年老的时候走回了当年的那棵树下,‘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这样选择吗?‘他听到有这样的声音在问他,他没有回答,只是一行泪打在了身边的花朵上,他去世了,沉浸在人生仅有的一段幸福时光中孤独的走了。被关在哪里的花神通过人类身旁的花朵听到了他的回答,花神也哭了,整个世界的花跟着凋谢,带来的反噬燃烧着他的灵魂。花是他的信徒,但也是摧毁他的有力武器。花神的哥哥看不过,带着他去求情,上头最终决定让花神去人间不断寻找和等待人类的转世,不老不死,而人类在转世后遭受各种悲伤离合,直到遇见花神。”

 

 

  “讲完了?”

 

 

  “讲完了。”

 

 

  “可是雨还没有停,而且我真的觉得我听过与这差不多的童话故事。”

 

 

  “反正只是解闷儿罢了,差不多就差不多吧。”老板站起身,雨已经比之前小了,屋檐上的水滴滴答答的的敲打台阶。

 

 

  “要走了吗?你有什么急事吧。”老板翻出自己的透明伞,转过身。

 

 

  像是在下逐客令,年轻人挠挠头接过伞,“对不起啊,打扰你了,我明天就还你。”

 

 

  等到拉开门时,店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朵花送给你,会有好运带给你的。”

 

 

  年轻人接过花,露出了手腕处的淤青。天堂鸟,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

 

 

  “凉介,我终于又找到你了。”那一瞬间,年轻人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是你的小花农又等到你啦,裕翔。”

 

 

  END

  

  


—临和—
今天我们协会有活动做寿司,不...

        今天我们协会有活动做寿司,不过那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寿司卷

        来的人蛮多的,我第一次看到协会教室里这么多人,平常上课都没见过这么多人。

        今天外教也来啦,是个感觉性格很好的女老师

        我们小助理和老师把东西都准备好之后就开始啦

   ...

        今天我们协会有活动做寿司,不过那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寿司卷

        来的人蛮多的,我第一次看到协会教室里这么多人,平常上课都没见过这么多人。

        今天外教也来啦,是个感觉性格很好的女老师

        我们小助理和老师把东西都准备好之后就开始啦

       都玩得很欢,我自己不做,到处去蹭吃哈哈哈哈

      我们小助理几个自己也玩,不过我们在捏饭团,把所有料都加上,做了五个豪华版饭团,然后我们给老师看,老师直呼:すごい!綺麗!

       我蹭吃完了之后,发现老师在女生那边坐着,好像同学们在要她微信,我也过去了。

       说真的一开始老师来的时候她一直在说日语,她也会说中文的,不过说日语比较习惯吧应该是。我好几句听不懂,也不敢说话。

       加完之后,没人说话,我就跟老师聊天,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用日语跟老师聊天。

       我问老师:老师您知道ARASHI吗?(把ARS的微博主页给老师看)

       老师突然很开心:当然了!你喜欢ARASHI里的谁呀?

       我超激动:nino!!我超喜欢他!!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帅气的人!!

       老师:哦nino!他超立派的!可是他最近结婚了哦。

      我:我知道,但是还有爱拔,sho酱,O酱,Jun,我还是很有机会的!

     老师:你也太可爱了吧

     我:老师老师,Hey!Say!Jump您知道吗

     老师:必须的!你喜欢九个人里的谁呀

     我:八乙女光!今天是他生日哦!

     老师:啊!我都忘了

     我就把FC的那个视频给老师看

     我:老师老师,11月30日,也就是前天是知念的生日哦!

     老师:我知道!他超可爱的!

     我:知念世界第一可爱!

     老师:你是真的超喜欢他们啊,你也太可爱了!

     然后老师跟一个男生聊天,我听到了老师说了“すだまさき”我脱口而出“菅田将晖!”

     老师:你知道suda啊!他是个很棒的演员!

     结束后,老师要离开了,我问老师可以跟您聊关于追星的吗,老师说当然了

     我超开心!老师太可爱了!!

     说到关于爱豆的我咋这么能说呢😂

    虽然之后收拾东西,整理教室蛮麻烦的,不过还是蛮开心的。  

     今天晚上所有参与者的朋友圈应该都是寿司饭团什么的了吧

    处于兴奋状态下的速打

超高校级のLava
画世界摸鱼慧慧条件反射慧老师和...

画世界摸鱼慧慧
条件反射慧老师和高老师我🐍爆!

画世界摸鱼慧慧
条件反射慧老师和高老师我🐍爆!

默苍离家出走
这五颜六色的的衣服我竟然越看越...

这五颜六色的的衣服我竟然越看越顺眼,疑惑

这五颜六色的的衣服我竟然越看越顺眼,疑惑

有岡家童颜控_焯焯
被退回4次终于可以上传了!太不...

被退回4次终于可以上传了!太不容易了真的!
「台北行vlog+掏心感想」话痨少女的台北追星之旅 UP主: 有岡家童颜控_伊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127179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Vk6XmxbP1ltCTpZJVklinfoc&ts=1571184368218

被退回4次终于可以上传了!太不容易了真的!
「台北行vlog+掏心感想」话痨少女的台北追星之旅 UP主: 有岡家童颜控_伊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127179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Vk6XmxbP1ltCTpZJVklinfoc&ts=1571184368218

隐没于森

【蝉男主题曲 ファンファーレ(stage mix)】

初次尝试这种舞台混剪…

真的非常喜欢这首单曲,夏天就是应该有semio的温柔陪伴吧…

【蝉男主题曲 ファンファーレ(stage mix)】

初次尝试这种舞台混剪…

真的非常喜欢这首单曲,夏天就是应该有semio的温柔陪伴吧…

茶猫太太
即使在荒草横生的世界里 我也很...

即使在荒草横生的世界里

我也很担心

这疯狂而生的杂草

会不会掩盖

我爱你的心情

即使在荒草横生的世界里

我也很担心

这疯狂而生的杂草

会不会掩盖

我爱你的心情

茶猫太太
佛说: 舍得才能得 舍不得就不...

佛说:

舍得才能得

舍不得就不得

放下才能自在

放不下就不自在

可我暂没能有佛缘

因为我还放不下尘世的贪念

佛说:

舍得才能得

舍不得就不得

放下才能自在

放不下就不自在

可我暂没能有佛缘

因为我还放不下尘世的贪念

有岡家童颜控_焯焯

这次比较多的是拍照圣地,大家记得按照图片去打卡哟~

第一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f61fe0f9397d5532&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e059feef116c13cb&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oh,对了,可能你们会问为什么要发链接,因为时光手账可以打印的(虽然有点贵),不知道能不能打印别人的手账呢,不...

这次比较多的是拍照圣地,大家记得按照图片去打卡哟~

第一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f61fe0f9397d5532&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e059feef116c13cb&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oh,对了,可能你们会问为什么要发链接,因为时光手账可以打印的(虽然有点贵),不知道能不能打印别人的手账呢,不过自己的手账可以打印,你们就可以打完卡实时弄手账到时候打印也可。

有岡家童颜控_焯焯

幽灵楼梯好难找呜呜呜,谁知道地址在哪里。。。AYC一起走过的楼梯我也想扒一扒。。。

长岛乐园和富士急乐园就不发营业时间了,游乐园的话建议大家去官网看。天然滑梯太难找了,而且不太安全,所以就不找那个了哦。

第一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5c36b4c9d8cccee0&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daab4da48a2d320c&os=android&pkgname...

幽灵楼梯好难找呜呜呜,谁知道地址在哪里。。。AYC一起走过的楼梯我也想扒一扒。。。

长岛乐园和富士急乐园就不发营业时间了,游乐园的话建议大家去官网看。天然滑梯太难找了,而且不太安全,所以就不找那个了哦。

第一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5c36b4c9d8cccee0&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daab4da48a2d320c&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三张: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b6536db5bac7724c&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中島裕翔の旦那さんRyo

Yuto26歲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0^@)/♪

Yuto26歲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0^@)/♪

トマト

过于兴奋于是扒了ファンファーレ歌词
不负责中翻在p2✨

过于兴奋于是扒了ファンファーレ歌词
不负责中翻在p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