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llow knight oc

26536浏览    678参与
逆转录Reverse transcription
是蜻蜓感染者oc(雌性) 无名...

是蜻蜓感染者oc(雌性)

无名(暂定)

漫无目的的像普通感染者一样游荡,是枪术高手,能飞(废话)

后遇见瑞妮欧后被唤醒(还是在感染状态)能自我控制,但容易受瘟疫影响而冲动。

是蜻蜓感染者oc(雌性)

无名(暂定)

漫无目的的像普通感染者一样游荡,是枪术高手,能飞(废话)

后遇见瑞妮欧后被唤醒(还是在感染状态)能自我控制,但容易受瘟疫影响而冲动。

拾伍司(154)

反正是自嗨产物,深夜随便发发啦

第一篇国王山道篇,这个系列应该会大致代表我玩游戏时候的心路历程

注意事项都写P1啦~


想要一起玩儿的小伙伴私信我出现的地点和对话,再在自己oc人设下面圈我一下就有机会在下一篇中看到自己哦

数量多的话可能会有所挑选,下一篇是德特茅斯~

反正是自嗨产物,深夜随便发发啦

第一篇国王山道篇,这个系列应该会大致代表我玩游戏时候的心路历程

注意事项都写P1啦~


想要一起玩儿的小伙伴私信我出现的地点和对话,再在自己oc人设下面圈我一下就有机会在下一篇中看到自己哦

数量多的话可能会有所挑选,下一篇是德特茅斯~

MRK墨柒

帮好友做的她小骑士oc的实体,差不多就这样吧
“莱茨”的成虫版本

帮好友做的她小骑士oc的实体,差不多就这样吧
“莱茨”的成虫版本

平面立体解析几何

Karen.

不是我家的,不过也算是实现了一个心愿了….

不要问为什么和人家的原设不一样,我就喜欢触角短短的蝴蝶子姐姐.

原设没打oc tag(小声嘀咕)

Karen.

不是我家的,不过也算是实现了一个心愿了….

不要问为什么和人家的原设不一样,我就喜欢触角短短的蝴蝶子姐姐.

原设没打oc tag(小声嘀咕)

拾伍司(154)

OC相关,自行避雷

是米娅,小设定补充

米娅的国家信仰蓝血,在她犯下罪行本该被处死时发现是蓝心,信仰与法条发生冲突,中和之下将她驱逐出境任其自生自灭,使得米娅意外活了下来

装在脑壳里的水和植物是用来遮挡蓝心的重要道具,同时植物也是维持生命的主要能源,失去所有作为能源的植物三天就会死去

OC相关,自行避雷

是米娅,小设定补充

米娅的国家信仰蓝血,在她犯下罪行本该被处死时发现是蓝心,信仰与法条发生冲突,中和之下将她驱逐出境任其自生自灭,使得米娅意外活了下来

装在脑壳里的水和植物是用来遮挡蓝心的重要道具,同时植物也是维持生命的主要能源,失去所有作为能源的植物三天就会死去

欧萨迪合众国

(计划了好久的,终于确定下来了,自己本体突然乱入)噢耶

(梦魇格林好难打)

(计划了好久的,终于确定下来了,自己本体突然乱入)噢耶

(梦魇格林好难打)

Gas
拿oc故事试试水,画漫画真麻烦...

拿oc故事试试水,画漫画真麻烦

一整天都头疼的不行,基本上失智了(。

拿oc故事试试水,画漫画真麻烦

一整天都头疼的不行,基本上失智了(。

咕咕柴

突然想出的空洞oc

蜻蜓奥尔兹

来自圣巢之外的流浪虫,是个我行我素又很情绪化的家伙,凡是比自己个子小的虫都会被他叫做“小朋友”。

待补充(?)

突然想出的空洞oc

蜻蜓奥尔兹

来自圣巢之外的流浪虫,是个我行我素又很情绪化的家伙,凡是比自己个子小的虫都会被他叫做“小朋友”。

待补充(?)

一只名叫小伊的伊布[存放hllow knight]

本人在空洞骑士里的容器oc

p1是画的真设,p2是捏的,可惜不符合【安详】

——

是一个失败的容器,右眼上方的面具被开了一个裂缝。这是它在泪之城的被感染守卫躯壳刺穿后所形成的永久伤痕。无论怎么调养,这个裂缝总会出现在面具上,久之也影响了虚空阴影。

喜欢冒险;喜欢画画,会用骨钉在一些墙体上刻图案;喜欢聊天交朋友,虽然没有嘴在传达讯息,但会用骨钉刻图案或字来表达意思。

实力中等,但是因为不喜欢战斗导致实力时不时的不涨反退。很喜欢作死,会跑到很多地方来作死,比如:会尝试在酸水飘着,主动用身体接着对方攻击等。

什么东西掉了没问题,可以找回来,但是戴着的围巾是最宝贵的。要是哪个虫子拿走了围巾...

本人在空洞骑士里的容器oc

p1是画的真设,p2是捏的,可惜不符合【安详】

——

是一个失败的容器,右眼上方的面具被开了一个裂缝。这是它在泪之城的被感染守卫躯壳刺穿后所形成的永久伤痕。无论怎么调养,这个裂缝总会出现在面具上,久之也影响了虚空阴影。

喜欢冒险;喜欢画画,会用骨钉在一些墙体上刻图案;喜欢聊天交朋友,虽然没有嘴在传达讯息,但会用骨钉刻图案或字来表达意思。

实力中等,但是因为不喜欢战斗导致实力时不时的不涨反退。很喜欢作死,会跑到很多地方来作死,比如:会尝试在酸水飘着,主动用身体接着对方攻击等。

什么东西掉了没问题,可以找回来,但是戴着的围巾是最宝贵的。要是哪个虫子拿走了围巾,会穷追不舍地追逐。

虽然会把自已死后的阴影当做朋友,但是它有时会抢走围巾并攻击自已。

有着一个不会熄灭火焰的灯。有虫子说那像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所使用的火焰,就在德特茅斯左侧的帐篷里,有着比这个还旺盛的火灯。

身边有一对时不时出现的淡黄色翼,不能帮助自已再次跳跃,只是一个装饰品罢了。

...它现在死后不能与自已的阴影见面了,留着自已的面具在圣巢,自已回到了家。

拾伍司(154)
我们崇尚花与叶,我们歌颂诗与歌...

我们崇尚花与叶,我们歌颂诗与歌,我们赞扬历史与远方,我们铭记天空与土地。

——国民守则·卷首语


我出生的国家,是个崇尚着花与叶的,安静而平和的国家。

这个国家的大多数虫都无比痴迷于植物和历史,当然,我也不例外。但,从他出现在这个国度开始,一切,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

他是来自其他国家的旅行者虫子,腰间别着纤细的十字型长剑,看起来就像从天而降的星茫,璀璨而耀眼——他把那武器称作骨钉。

他抬手拔出骨钉,将把我堵在角落里的少年们赶走,一挥一转之间,我只看到了满天花叶随着他的动作漫天飞舞,甚至连拦住我的人逃走都没有发觉。

我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一声大过一声...

我们崇尚花与叶,我们歌颂诗与歌,我们赞扬历史与远方,我们铭记天空与土地。

——国民守则·卷首语


我出生的国家,是个崇尚着花与叶的,安静而平和的国家。

这个国家的大多数虫都无比痴迷于植物和历史,当然,我也不例外。但,从他出现在这个国度开始,一切,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

他是来自其他国家的旅行者虫子,腰间别着纤细的十字型长剑,看起来就像从天而降的星茫,璀璨而耀眼——他把那武器称作骨钉。

他抬手拔出骨钉,将把我堵在角落里的少年们赶走,一挥一转之间,我只看到了满天花叶随着他的动作漫天飞舞,甚至连拦住我的人逃走都没有发觉。

我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一声大过一声。

那骨钉蹁跹的模样,是我见过的,一只虫子所能拥有的最生机勃勃的模样。这个国家崇尚安静平和,他不同于这个国家的任何人。

接下来的日子变成了我孜孜不倦的缠着他,求他教我挥舞骨钉。最初他有些踌躇,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在他停留在这个国家不到一个月的短短时光中,倾囊相授。

尽管他从来不肯告诉我他的名字,但他舞动骨钉的优雅模样,至今仍然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他授予我的东西,从未有一天忘记。

只是,我从未料想,在这个国度里,仅仅只是“学会了战斗”这样的事,就为我招致了无法想象的灾难。

在那无数个支撑不下去的日日夜夜,是他赠与我的骨钉支撑着我。他说这里没有骨钉匠,只能随意找铁匠定制了一把,希望我不要介意,他说假如是圣巢的骨钉匠,一定可以打造出比这把好上几十倍的骨钉,但他不知何时才能归去。

但他还是走了,不足一月。

“这个宁静的国家给我不知终点的旅途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慰藉,但这里似乎并不那么欢迎我。我理解一个别着骨钉的战士同这个和平的国家不太相称,所以我必须得离开了,米娅。”

若非如此,他本可以停留的更久。

他说,我可以叫他老师,叫他旅行者,但始终不愿意告诉我他的名字。
在他离开一年之后,我决定踏上旅程,去寻找他所说的,那个曾经繁盛无比的他的故土,圣巢。

——《米娅日记·序》



oc随便写点东西玩玩,标题懒得取了,就仿照《流浪者日记》的格式取名《米娅日记》吧,人物是oc,跟原作有互动

Gas

[别让他们等太久,亲爱的小女士]

[这是你的初演,你不会想搞砸的,对吧?]


后两p沙雕后续,团长线Blaze给新成员缝围巾x

[别让他们等太久,亲爱的小女士]

[这是你的初演,你不会想搞砸的,对吧?]




后两p沙雕后续,团长线Blaze给新成员缝围巾x

Gas

关于自己的hkoc中世界观和角色的一些设定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乐意看这么长篇大论的碎碎念,总之全堆这儿就完了x


----------------------------------------


*格林剧团

剧团的仪式只有一次机会。中途死亡,在最后的表演中逃跑或放弃都视为召唤者的失败。届时,剧团被视为得到留存于这个世界的许可,并开始逐步蚕食召唤者的世界,最终将其纳入梦魇的领地。


剧团不止一个,剧团长也不止一位,不会出现两个剧团在同一世界的相同时间段碰面的情况。不同剧团的样貌,人数,诗歌和仪式大同小异。


火焰出自有感知生物对噩梦的恐惧或狂乱等情感。这种程度的火焰微小,散乱且稍纵即逝。火焰容器Blaze原本的使命是收集...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乐意看这么长篇大论的碎碎念,总之全堆这儿就完了x


----------------------------------------


*格林剧团

剧团的仪式只有一次机会。中途死亡,在最后的表演中逃跑或放弃都视为召唤者的失败。届时,剧团被视为得到留存于这个世界的许可,并开始逐步蚕食召唤者的世界,最终将其纳入梦魇的领地。


剧团不止一个,剧团长也不止一位,不会出现两个剧团在同一世界的相同时间段碰面的情况。不同剧团的样貌,人数,诗歌和仪式大同小异。


火焰出自有感知生物对噩梦的恐惧或狂乱等情感。这种程度的火焰微小,散乱且稍纵即逝。火焰容器Blaze原本的使命是收集这些火焰,并在必要时献出。


剧团被驱逐时,只有跟随剧团完成过演出的团员会被一并驱逐,“被火焰影响的生物”和火焰本身会留下来。如果被驱逐时没有任何“被认可的团员”,剧团将直接消散,团长的火焰被收回。


剧团长可以将团员的火焰抽离回收,因为每个团员和火焰关联的事物不同,后果也不同(举例:Brumm的火焰承载他的记忆,驱逐结局后Brumm失忆)


新生的剧团不能在出生地举行第一次仪式,原因是没有召唤者存在。


有些剧团可以在最终表演前与其它团员排练,这种战斗是允许失败并不导致死亡的。


格林剧团是特殊并区别于其它剧团的,因为梦魇之王寄宿于格林团长的意识。其它剧团长的梦被引导至格林的梦中,因此最后一场演出依旧是与梦魇之王格林共舞。



*圣巢

oc故事中涉及的圣巢多为封印辐光结局后的圣巢,辐光没有被打败。


圣巢的瘟疫消失之后,大黄蜂和纯粹容器存活并成为了管理王国的成员。


总体而言,瘟疫消失后圣巢在恢复往日的繁荣,但进程非常缓慢。贵族制度暂时没有被恢复,找回理智的虫子们分别在德特茅斯和泪城两个地点聚居,鹿角站重新启用也促使冒险者的数量增加。整体环境比瘟疫时期更加安全,但十字路,苍绿之径和安息之地以外的地点仍因为太过危险而少有平民踏足。


一种蘑菇被人为地制造出来,纯粹容器和大黄蜂对此知情,可能是参与者之一。这种蘑菇生来有着“拯救封印辐光的容器”的使命。


蜂巢几乎完全覆灭,一些新生的蜜蜂失去了守护女王的意志,组成小群体向外探索。如果在一段时间内还没有新的女王,圣巢内的蜂巢将不复存在。


真菌荒地没有太大变化,得益于螳螂村维持的安稳。



*火焰容器

火焰容器的外形随着它本身的实力,满足容器成长的条件(拥有心智,情感,力量)以及收集火焰的数量而变化,最终成为了类似纯粹容器的样貌(成年)。


火焰容器外形改变的方式为:新的甲壳在体内成型,逐渐成长并破坏原本的外壳,最终长成比原本形态大一圈的体型,彻底撑裂原本的外壳。

在这个状态中,火焰容器将变得脆弱而迟钝,伴随疼痛发展出临时的口器并开始感到饥饿,直到蜕变完成恢复正常。这种行为在成年之前将间或出现三到四次。


在火焰容器成为新剧团长的路线中,口器被保留并隐藏在面具里,尽管不再饥饿,火焰容器依旧有选择地捕食。

这条路线中,格林剧团的结局是被放逐。


火焰容器没有子嗣的原因是容器出自白王与虚空之手,梦魇无法复制这样的造物。因此,火焰容器使用能够存放火焰的提灯作为仪式代替品,与格林之子的不同点在于提灯无法帮助持有者战斗,但可以照亮更深邃的黑暗,以及驱散一些生物。


在成为团长路线中,火焰容器将收集的火分给旅途中遇到的两个容器,把它们转化为自己的下属。并且在之后也接纳了其它的团员,组成了新的剧团离开圣巢。


在原本的路线中,火焰容器在成年后遵循指引将自己封印,作为以护符为媒介的召唤物。之后与背负拯救使命的蘑菇相伴,最终完成了彼此的使命。火焰容器将所有火焰献给格林之子,失去承载自己生命的火焰而死。




逆转录Reverse transcription
蛾子少年卡尔和他收养的瑞妮欧(...

蛾子少年卡尔和他收养的瑞妮欧(辐光容器/苍白蛾子)


卡尔

蛾子族雄性

刚成年

像传统蛾子们一样,热爱和谐,不喜欢战斗,性情开朗但是比较调皮;

年轻气盛,好奇心强;

在泪城经营着一家店铺,出售自己制作的梦网;

手艺精湛,所以收费很高(才不是奸商)被居民斥为奸商(但是还是会来买)

家里有一面祖传梦之盾,挂在店铺墙上当装饰,常年保养。

主要生活在圣巢由盛转衰的时期,收养并藏匿了当时被通缉的幼体瑞妮欧。


私设:蛾子族的梦网在瘟疫初期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被辐光托梦的可能性,但是因为舆论将矛头指向蛾子,梦网不被虫子们相信,大量梦网被丢弃。


瑞妮欧(角色设定参考设定图)

辐...

蛾子少年卡尔和他收养的瑞妮欧(辐光容器/苍白蛾子)


卡尔

蛾子族雄性

刚成年

像传统蛾子们一样,热爱和谐,不喜欢战斗,性情开朗但是比较调皮;

年轻气盛,好奇心强;

在泪城经营着一家店铺,出售自己制作的梦网;

手艺精湛,所以收费很高(才不是奸商)被居民斥为奸商(但是还是会来买)

家里有一面祖传梦之盾,挂在店铺墙上当装饰,常年保养。

主要生活在圣巢由盛转衰的时期,收养并藏匿了当时被通缉的幼体瑞妮欧。


私设:蛾子族的梦网在瘟疫初期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被辐光托梦的可能性,但是因为舆论将矛头指向蛾子,梦网不被虫子们相信,大量梦网被丢弃。


瑞妮欧(角色设定参考设定图)

辐光容器/苍白蛾子

生命进程包括两次羽化,

刚孵化时形似蚕,无意识无心智,毫无战斗能力;

一次羽化后,形似容器(幼体)开始有意识,仍然靠吃叶子维生,无法战斗(可以跑);

二次羽化后正式成年,口器变化,可吸食果实、花蜜、辐光、瘟疫泡泡(其实可以不进食),力量全部觉醒,可以行使高等生灵(神)的权能,永生。

用户6965722375

【HKOC】漫游,休憩和梦中哼唱的歌

阅前注意:

*可能包含对hk世界观及圣巢后续命运的主观解读

*暗示npc死亡

*神志不清作品,可能很难看

*基本上就是没头没尾


如不介意,祝阅读愉快

--------------------------------------------------


现在看来,白色的蘑菇和猩红的火焰在灰蓝色调的泪水之城中还是不合群了些,不然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去解释居民们早已恢复了神智,却在见到这奇异的旅人后纷纷避让。


火焰容器并不在意虫豸的小声议论,早在它还是另一副模样时就已经惯于忽视这种情况。但它不能保证自己的旅伴也有同样的好心态,于是它低下头去查看——


正好撞上小蘑...

阅前注意:

*可能包含对hk世界观及圣巢后续命运的主观解读

*暗示npc死亡

*神志不清作品,可能很难看

*基本上就是没头没尾


如不介意,祝阅读愉快

--------------------------------------------------




现在看来,白色的蘑菇和猩红的火焰在灰蓝色调的泪水之城中还是不合群了些,不然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去解释居民们早已恢复了神智,却在见到这奇异的旅人后纷纷避让。


火焰容器并不在意虫豸的小声议论,早在它还是另一副模样时就已经惯于忽视这种情况。但它不能保证自己的旅伴也有同样的好心态,于是它低下头去查看——


正好撞上小蘑菇仰头望来的视线。


他们在对视中尴尬地停顿了一瞬,随后,容器将手从斗篷中伸出去。小蘑菇自然知道这动作代表的意味,将自己的手搭上。细微的菌丝挤进虚空造就的躯壳,将他们的意识勾连在一起。


[怎么了,小女士?]

[……]


没得到回应,容器却也不急于一时。它理所当然地牵着旅伴的手等候,虽然走在雨中让它多少感到些不愉快。


[跟我来吧,我知道一个休息的好去处]


小蘑菇点点头,她的旅伴立刻改变了行进的轨迹,拉着她灵巧地跳上高台,越过圣巢覆灭前就满脑子只知道如何应付贵族的,高大又笨重的守卫们。他们跑进一扇门里,小蘑菇认出了旁边牌子上的图案——除去长椅,她可以期待附近会有一处温泉供他们休息恢复了。


钥匙柄敲在石砖地上叮叮作响。忽略言语,电梯铰链转动的轰鸣与不时从远方传来的呼唤,小蘑菇听到容器旅伴在心中哼唱着一首属于泪水之城的歌。原本安静得令人屏息的建筑内顿时因这若有若无的哼唱而温馨了许多。她随着旋律缓缓摇晃链接着他们梦境的手臂,自始至终听不出容器自己的声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