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orrortale

44.8万浏览    3249参与
🈚️֟所֟谓֟啦֟都烂爽

当你对他们说脏话时

★OOC预警


classic!sans


   分场合。如果这件事确实值得爆粗口,比如差一分钟赶不上末班车什么的,他会笑着耸耸肩膀。如果你随口一说,sans会提醒你这是不好的语言。


classic!Papyrus


   “人类!!这样太不文明啦!”Papyrus会非常惊讶地大声提醒你不可以说脏话。如果你耍赖偏要出口成脏,他会用亲吻堵住你的嘴唇。


gaster

   “嘘。”一只浮空手点点你的嘴角。科学家分出一点视线给你,“这样很不得体,请你改正这种行为。”他转过身...

★OOC预警





classic!sans


   分场合。如果这件事确实值得爆粗口,比如差一分钟赶不上末班车什么的,他会笑着耸耸肩膀。如果你随口一说,sans会提醒你这是不好的语言。


classic!Papyrus


   “人类!!这样太不文明啦!”Papyrus会非常惊讶地大声提醒你不可以说脏话。如果你耍赖偏要出口成脏,他会用亲吻堵住你的嘴唇。


gaster

   “嘘。”一只浮空手点点你的嘴角。科学家分出一点视线给你,“这样很不得体,请你改正这种行为。”他转过身,牵起你的手,“不然就没有糖果了哦?”


fell!sans


   会愣住,然后大笑着说你说脏话的样子真TMD性感。


fell!Papyrus


   立刻用手捂住你的嘴。“谁教你的?!不许说这种词汇!”他看起来很生气,你有些心虚地看向一边打瞌睡的骷髅,“……sans!!!”


swap!sans


   “哦我的星星啊!”蓝莓惊讶极了,转而慌慌张张地双手捂住你嘴巴,“不可以这么说呀,这样太没礼貌了!”会念念叨叨地说这样做不对,直到他觉得你同意了为止。


swap!Papyrus


   平静地看着你。等你说完会拉着你的手跟你说这是不好的语言。但如果你习惯于此,他也不会太介意。


swapfell!sans


   走上前来拍拍你的嘴(你觉得他本来想更大力但忍住了)。然后直接命令你不准再次使用这种肮脏的语言。


swapfell!Papyrus


   因为跟你的形象不符有点惊讶。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你说不说脏话对他而言无关紧要。


fellswap!sans


   鞋跟击打着地面,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看着你直到你安静下来为止。警告你如果下次还敢对他说这样冒犯的词语会遭受严厉的处罚。


fellswap!Papyrus


   看看你,没什么反应。如果你是对他这么说的,他会猛地按住你,给你一个充满不忿的吻。


underhell!sans


   “满口脏话的天使?我还是第一次见!”稀奇地看着你,不为所动。如果你咒骂他,他会笑眯眯地骂回来。


underhell!Papyrus


  “不,不行!”抬起手想要制止你,又僵在空中,很难过地看着你,你不知不觉停下了。“请不要再这样做了,好吗?这是不对的……”他松了口气,又充满担忧地望着你。


dreamtale!nighty


   抬起头看看你,想说点什么,又打住了。等你看向他才有点犹豫地开口:“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我不太喜欢你说这种词汇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一边,“当然,你要是想说就说好了。”


dreamtale!dream


   纠结地看着你。“虽然我不想看见你说这种话,但是你的负面情绪居然减轻了不少,”他叹口气,拍拍你的肩膀,“算了,想说就说吧!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对其他人这么说。”


ink


   “哇!真的说出来了呢…”ink看着你,一脸残念的表情,“可惜我没有拍下来,这么稀有的场面要是忘掉了可怎么办?”他好像真的很遗憾的样子。


error


   挑眉看看你,什么也没说,继续看他的电视剧。问他感想会表示这有什么好说的?他管不着。


horrortale!sans


   看着你,充满兴致。会引导你看看你的小嘴到底有多脏。如果不是对他,他还挺乐意看你在他人上使用那些字眼的。


horrortale!Papyrus


   提起你抱住,看着你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这样很没有礼貌,不能这么说。


killer


   笑了几声,觉得你骂的不错,可能还会跟你一起骂几句。如果是对他,不出几句就会尝试在你身上制造伤痕。


murder


   沉默看着你,不发一语。


nightmare


   奚落地看着你,对你冷嘲热讽,一直刺激你说更多的脏话,直到你主动停止还会调笑你只有这种程度。


fsg!sans


   手指点着桌面让你过来,微笑着盯着你的瞳孔说这样很没有教养,立刻停止这种行为,并且不希望你再犯。


fsg!Papyrus


   惊了。立刻用手指抵住你的嘴唇。[不能这么说,这些词语非常不雅。]粗重的笔迹,[如果你实在想要发泄,我们可以来抱抱?]coffee依旧严肃地看着你,橙色的光点慢慢爬上脸颊,他没忍住用本子遮住半张脸。[…怎么样?来吗?]


fresh


   “yo,这可是个新鲜事儿。”他似乎用某种神奇的方式消去了那些调皮的语句。你变着法子试探却一无所获。fresh揽过你的后背,“要不要跟我去找点别的乐子?我保证这比站着说话有意思多了!”




   







   


   

   


社恐的骨羊

摸鱼🐟,瞎画   p2有参考

摸鱼🐟,瞎画   p2有参考

深深
MH 贴贴——! 《关于我玩P...

MH 贴贴——!


《关于我玩Pony town以为的小马贴贴 be like↓》

剩下的还在画🥺

MH 贴贴——!


《关于我玩Pony town以为的小马贴贴 be like↓》

剩下的还在画🥺

ROTTEN(堕落)

p1p2是yy的pa

p4是mh

剩下都是hor的各种图

p1p2是yy的pa

p4是mh

剩下都是hor的各种图

小天__Askisl

才发现520我没发图

急忙随便画了下

虽然五月了,热得快蒸发了,但不妨碍mur冷🌚

才发现520我没发图

急忙随便画了下

虽然五月了,热得快蒸发了,但不妨碍mur冷🌚

逆岁欧

相亲相爱一家人,非常合理()

沙雕图来也!

后面是找到的原图(吧)

相亲相爱一家人,非常合理()

沙雕图来也!

后面是找到的原图(吧)

Ajiu

“我真的是一只可怕的野兽吗?”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我真的是一只可怕的野兽吗?”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Ajiu
是这个小漫画 的后续! 一家骨...

这个小漫画 的后续!

一家骨其乐融融www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这个小漫画 的后续!

一家骨其乐融融www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

我是真的上色苦手,去年12月画的就是因为上色卡到现在,不涂色了!tm的

我是真的上色苦手,去年12月画的就是因为上色卡到现在,不涂色了!tm的

羊糕子

【sf】给你一百条命和horror谈恋爱(结局“爱”02)

首篇传送门

支线结局1:“爱” 01


——————————————————


“你……讨厌我。”


阴郁不是他的风格,Frisk从未想过sans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个如锚点一般固定在脸上的笑松弛下来,虽然下一秒又回到了脸上,却不似从前。


你总是像这样强迫自己看上去坚不可摧是吗?


人类摆着手否定了怪物,酥麻的心酸感窜上心头。在与sans的共情中她放下了防备,但显然,她漏掉了一些重要的细节。


Sans的床底下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包括一把用起来极其顺手的斧头。


“There, there. 我答应你这次不走好吗?”


面对...

首篇传送门

支线结局1:“爱” 01




——————————————————


“你……讨厌我。”


阴郁不是他的风格,Frisk从未想过sans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个如锚点一般固定在脸上的笑松弛下来,虽然下一秒又回到了脸上,却不似从前。


你总是像这样强迫自己看上去坚不可摧是吗?


人类摆着手否定了怪物,酥麻的心酸感窜上心头。在与sans的共情中她放下了防备,但显然,她漏掉了一些重要的细节。


Sans的床底下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包括一把用起来极其顺手的斧头。


“There, there. 我答应你这次不走好吗?”


面对情绪低落的怪物,她尽可能小心地贴近了他,双手轻轻搂住sans的腰椎,然后把身体挪得更近些。


怪物把头埋在她到底锁骨间,小声喃喃。


“骗子……”


人类本想抚摸怪物头骨上骇人的缺口,但当他的抱怨传到人类耳朵里时,她本温柔的表情霎时间烟消云散。


“我以前从来没对你承诺过什么。”


“……”


怪物自知理亏。

 



如果梦里的一切都曾发生过的话,他记得人类在某个天气不错的日子里红着脸背着手,抿着的嘴角难忍笑意,一路安静地尾随他,无声地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可爱的小孩,在打什么主意呢?


于是sans在某个路口走了捷径,轻而易举地让小孩跟丢了他。


不出意料地,小孩满头大汗地在路口左顾右盼。这副场景让他心情愉快起来,毕竟逗小孩总是很有趣。


“Catch——ya——”


下颌搁在人类小孩肩颈处,小孩如他所愿地被吓了一个哆嗦,然后指手画脚地问着sans你怎么在这。小孩这样问着,遮遮掩掩地把手里的东西移到前面去,还以为sans没看见。


“这是什么?”


sans的骨掌覆在人类小小的手背上,小孩红着脸转过身,双手递过一枝花。


是一枝在地下极为罕见的红玫瑰。


玫瑰,人类的书里说过,是种象征爱情的花。柔软的花瓣沾着露水,看上去是刚采来的。小孩从哪弄来的呢,又为什么要给他?


“你确定要给我吗?我是个实用主义者,这样美丽的生物不太适合我。”


Frisk是在骨兄弟家里看到那本植物科普书——Paps告诉她它属于sans,而像sans这样热衷于探索未知的怪物不会错过书里任何一丝细节,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是个委婉的拒绝?


意识到这点的小孩顿时慌了神,准备好的告白嚼碎了又咽下去。她只是将玫瑰硬塞在了sans的手里,然后头也不回的逃跑了。


这是关于他们过去的第一场梦。


第二场梦在下一个浅眠匆匆赶来。

残败的玫瑰花瓣洒落在一片血泊中,酒红点缀了一片暗红,在白雪覆盖的小镇显得格外刺眼。

这片红的中心是浑身伤的人类小孩,她看向怪物,金色的眼睛中充满绝望,随即又变得空洞。


小孩死在了怪物的第二场梦里。


sans从梦里惊醒,恍惚了好久。

那双金色的眼睛总是平静而友善地看着所有怪物,但是它的主人却鲜少被同样对待。


后来的夜晚,sans常常做梦,大多数都是关于那个人类小孩的噩梦。


她的死法千奇百怪,死亡对于她而言是个不见底的深渊,她坠落,却永不触地——这意味着她总是能在下一个场景再死一次。


Sans从梦里醒来,感到一阵头痛。为什么这家伙能死这么多次?难不成她根本达不到真正的死亡?


手扶在破碎头骨边缘,sans努力回想那些关于时间线的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让他坚信一点:反正人类能重新再来,而其他怪物死了就是死了。


这样想着,怪物对小孩的死亡逐渐麻木。后来在大多数时间他选择冷眼旁观,偶尔出手相救,小孩总是对他感恩戴德。


罪恶爬上心头,他不愿多听小孩对他的感谢。

 




这个世界的sans记性不好,关于人类和他的过去几乎全然不知——如果不是有那些荒唐梦的话。


坠落人类看上去和梦里的小孩气质上有微妙的区别,但直觉告诉sans她们本质上是一个人。


他对她防范的同时充满了兴趣,并且在与她相处的过程中一点点被软化,直到他层层包裹的心不知何时被剥开,让女孩捧着柔软的内里,成为了他新的保护罩——随时失效的那种。


“我从来没承诺过你什么。”


在丢下这个无情的句子时,人类表情冰冷地推开了他,然后从床上站起,正准备离开,就像她八年前那样。



她要离开,她要离开。


她又要离开了!


快阻止她。


她会毁了一切。


……


她是怪物们的唯一的希望,本应如此。


sans终于意识到,是他的见死不救夺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完美结局,而如今让所有怪物走进这个地狱般的时间线,他难逃其咎。


“我为我做过的一切道歉——”


sans低着头不看她,低沉的声音说到一半就被打断。


“太迟了,sans,太迟了。”


人类的声音很好听,拒绝的时候也是。她站在房间门口,手扶在门把手上正准备离开。此刻,她看着怪物的表情是悲伤的,怀念的,坚决的。她最后看了一眼怪物,准备离开这里。


Sans那个微笑面具濒临崩塌,斧子已经从床底踢到触手可及的边缘,但他失措地看着即将离去的人类,几乎是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打算。


锐利的斧头刃闪烁着凶光,映照着女孩平静的面庞。人类瞅了一眼床底的凶器,然后不屑地瞥了怪物一眼。


原来你已经沦落到要有这种可悲的手段满足自己的欲望了吗,sans?


如此想着,人类低头嗤笑,然后缓缓抬起头,直视着怪物黑洞般的眼睛。


“作为补偿,让我解脱吧。”


“我想,你可以留下我身体的一部分弥补你灵魂缺失的另一半,而不是我这个随时会逃走的活人。”


“不……Frisk,我……”


我他妈根本就离不开你,你怎么就不明白。

你怎么可以在驯服我之后又把我丢弃?


“不必多言。让我死或者让我走,你来选。”


“……”



M.GOOD
无证驾驶 路人xhorror...

无证驾驶

路人xhorror

全图走大眼:人间烟火气fire

无证驾驶

路人xhorror

全图走大眼:人间烟火气fire

snowcat

《疯》

(八)

mh hm  副cpknm


是练笔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murder心里咯噔一下,像一块石头一样愣在那儿,不语。

horror已经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喝一杯冰水。

“我下周去探望他。”horror道。水杯放回桌子,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

两人又无言,空气仿佛要凝固。

“疯子....我是说...带我去看看吧?”

horror无应答,看着水杯。冰水已经喝完了 ,零星的小水珠从杯子内壁滑落到杯底。

“hor....horror?”

horror听到后抬起头,眼里的那点光几度明灭。

“行。”...


(八)

mh hm  副cpknm


是练笔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murder心里咯噔一下,像一块石头一样愣在那儿,不语。

horror已经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喝一杯冰水。

“我下周去探望他。”horror道。水杯放回桌子,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

两人又无言,空气仿佛要凝固。

“疯子....我是说...带我去看看吧?”

horror无应答,看着水杯。冰水已经喝完了 ,零星的小水珠从杯子内壁滑落到杯底。

“hor....horror?”

horror听到后抬起头,眼里的那点光几度明灭。

“行。”


murder站在医院外,目光掠过冰冷的伸缩门。一阵微微的凉意涌上脊背。院子像操场一样宽广,却空无一人;三座高耸的大楼像巨人一样站在周围的小店铺之间,却仍是无一人走出,看起来死寂得可怕。

“先吃饭吧。”horror说

murder想简单地解决,于是他准备往那家简陋的、门合着的饭店去,却发现门紧闭,打不开。

horror拉住他,进了稍远的那家相对好点的餐馆。

“那家其实是个妓//院,风流之地。要晚上才开。”

“你去过?”

“嗯.......horror的声音低下去,就一次,还是几年前去的。”

他们点好菜之后,horror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盹。

闭眼前,他注意到murder的目光未离开他,一直看着他。

horror迷迷糊糊的窝在胳膊里,周围噪杂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他唯一能清楚地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温热的鼻息.......

“老板,来碗面。”这时一个客人进来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惊醒了梦中人。

horror听出来了,是他认识的人,而且是他不想见的人。

烦躁涌上他的心头,他打了个哈欠坐正,瞅了那个客人一眼。

那个客人也看见他了,惊诧地喊出来:“你..hor..你怎么也在这儿?”

“真棒,你一来就打扰到我了。”

murder也很惊诧,看看那个客人,又看看horror,道:“你们认识啊?”

当murder看到那个客人的爱心形眼球和勾人的黑色露腰装上的爱心图标时,心里翻起一股别样的心绪。

“昂。”horror回应他,从容地从桌旁筷子筒里拿出俩双筷子,一双摆到他面前。

“菜快上了,亲爱的。”horror轻语。

他horror是天生的演员。他说爱的时候,一个眼神就可以以假乱真。

murder看着眼前爱意满贯的horror,心中有了一分明白。

那客人本来已经找好座位,这时却又对后面喊了一句:“老板,面不用了!” 话音刚落就仓皇地迈着大步,马上就消失在了门口。

在他掠过horror这一桌时,horror瞄了一眼他的背影,目光转瞬即逝。

那廉价的低劣香水气味一点也没变啊。他禁不住想。

“前任?”murder皱了皱眉骨。

“算不上,一个旧情人吧,四五年没联系了,也没什么难堪的,但我就是不想看见他。”

murder没问分开的原因,horror也没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