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rjg

496浏览    33参与
akatsuki

キンプリ 北海道 Made in レポ じぐひら【8.6-8.7 北海道三场】

【8/7夜 キンプリ 北海道 Made in レポ】

バトラーでじぐひらが同率一位を勝ち取り、2人でシズオの頭からを歌うことに🎶

紫耀くんがミチル風に高い声で歌い、神宮寺は少し吹き出しながら真面目に歌ってたけど、その後2人で暴走して社交ダンスしたり、超デカく踊ったりして、完全に2人の世界だった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8/7 夜 レポ】

バトバトのリレーの勝者がおふざけコンビじぐひらだったからそのあともずーーっとおふざけ

きしれんかいがその後ニコニコしてまねしてついてい...

【8/7夜 キンプリ 北海道 Made in レポ】

バトラーでじぐひらが同率一位を勝ち取り、2人でシズオの頭からを歌うことに🎶

紫耀くんがミチル風に高い声で歌い、神宮寺は少し吹き出しながら真面目に歌ってたけど、その後2人で暴走して社交ダンスしたり、超デカく踊ったりして、完全に2人の世界だった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8/7 夜 レポ】

バトバトのリレーの勝者がおふざけコンビじぐひらだったからそのあともずーーっとおふざけ

きしれんかいがその後ニコニコしてまねしてついていく図かわいかった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8/7 夜 レポ】

バトバトのリレーはじぐひらで手を繋いで一緒にゴール(かわいい) 次の曲の歌い始めもスタンドマイクの前に顔をくっつけて歌う(かわいい) 紫耀くんはいつものふざけ音痴スタイルで歌う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 夜 】

Seasons of Love 歌い出し勝ち取り じぐひら

紫「🎶恋という名の季節はめ〜ぐ〜る〜」

神宮寺くんの目を見つめて

紫「大好きだよ(マジ)」

じぐひら公開イチャイチャ


【キンプリ Made in@札幌 8/7 18:00】

♪Season of Love

勝者:じぐひら

2人でおふざけ気味から始まる♪大好きだよ〜

バクステ→縦花道→センステ

(1部と変わった)

センステまでずっと腕組むか手を繋ぐじひら!

2人のを3人で真似するのは難しすぎて?とりあえず腕組んで狭い花道歩く3人でwww

大サビはじぐひら向き合って歌うww

紫耀→神宮寺『大好きだよ(本気顔w)』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夜】

バトバトのゴールはじぐひらで「一緒にいく?」って同時に!

勝った人の真似っこしながら歌うんだけど、ひたすら神くんのやることを真似する紫耀くんとそれを見つめる廉くんの構図が良すぎた。じぐひら2人の世界で紫耀「大好きだよ」って照れながら神くんに向けて。


【キンプリ 北海道 8/7 夜】

紫耀がジンに『大好き。』て真剣に目を見て言ってました。今日は一曲目からじぐひらしてて、しかも例のところじゃないところ()


8/7 キンプリ 夜レポ

バドバトの勝者 じぐひらが仲良くゴール

廉 これどうすんの?

神 えー、今回は神宮寺と

平 平野が勝ちました

神 2人で歌わせてもらいます

じぐひらワールドがすごすぎて、きしれんかいついてけてなかったwwww


8/7 夜 北海道 きたえーる Made in キンプリ レポ

バトラーでゴールする時、紫耀くんと神宮寺が目合わせて「(一緒にいっちゃう?)」みたいなジェスチャーしてゴールインしてた☺️ その後も2人でダンスしながらイチャイチャしてました


【キンプリ 北海道 8/7 夜】

卓球の話①

マイラケット買ったじぐひら

廉「違うん?」

じぐひら「ぜんぜん違うっ!」←ハモる

何が違う?

神「ラバー!」

平「粘着!」

岸「3人(髙橋さん含)うまくなったね!」

海「だいぶやったね」


8/7 キンプリ 夜

シズオ歌い出しじぐひら

しょうが神宮寺の耳元で爆音で歌ってた😭


キンプリ Made in 8/7 夜 北海道 レポ

seasons of loveじぐひらで腕組んで歩いて、後ろ岸廉海で腕組んでて可愛すぎた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  夜】

バトバトじぐひら同時にゴールして

Seasons of Love歌い出しじぐひら

歌い出しから曲終わりまでいちゃいちゃしてた


8/7 夜 きたえーる Made in キンプリ レポ

バトルオブバトラーにて

障害物競走てじくひらが手を繋いでゴールして、seasonのやつ岸くんパート2人で歌うがふざける


キンプリ きたえーる 8/7 夜

最近のキンプリ内の流行りが卓球。

じぐひらが形から入りたいとマイラケット購入。


キンプリ 8/7 夜

バトルオブバトラーのマイク争奪戦の勝者は神宮寺と平野の同率

→一つのマイクを二人で顔近づけて歌う

→ひたすら二人のイチャイチャタイム


【キンプリ 北海道 8/7 夜】

Seasons of Love

平野くん→次に来たジンくんに向かって"一緒にやる?"

じぐひら2人で歌い出しラブラブ

ふたりイチャイチャで腕組んで

後ろ3人、廉さん真ん中で腕組んで

2人を見ながら苦笑いな3人がちょーかわいかった


【キンプリ 8/7 昼 レポ】

桜で平野がダンス間違えて、ワンフレーズ早く神にハート作っちゃってて、恥ずかしかったのかずっと一人で笑ってたww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 昼 レポ】

今日のキンプリの集合時間9時55分

平野が秒針がちゃんと0になるまで部屋で待ち55分になった瞬間出てきた

神宮寺「その時間俺たちと過ごした方が濃い時間過ごせるよね(ニュアンス)」

神宮寺くんタオルブンブン回しながらキザなこと言うねって弄られてかわいい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昼】

お着替えMC

紫「おれ北海道の県庁所在地何個あるか知ってるよ!!!」

会場かたまる

神「え?え?え?怖いんですけど。ちなみにいくつですか?」

紫「170…」

神「初期のポケモンの数じゃん」

紫「函館??」


【キンプリMade in 8/7昼北海道】

MC

神宮寺くん、ホテル帰ってから紫耀くんに電話したものの出ず。折り返しビデオ通話で紫耀くんからかかってきて出ると、裸泡風呂の姿が。泡風呂久々楽しくなっちゃったしょうくん。

そのあと一緒の部屋で昨日の映像の確認をしたというじぐひら最高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昼 レポ】

神「俺は紫耀に電話したけど出なくて、折り返しきて出たらビデオ通話だったの。見たら画面いっぱいに泡風呂の裸の紫耀がいた」

平「そっから2人で映像見てたよね」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昼】

昨日ホテルで何してたか

神「紫耀に電話したら出なくて折り返しきて明らかテレビ電話なのよ。出たら泡風呂の中からやあ!って」

紫「ホテルの部屋にあったからやりたくなって☺️」

神「変な気分よ。成人男性の泡風呂見させられるのは」

紫「50代のひととかだったらあれだけど、twenty-fiveですから」

神「ださっっっ」

そのあと紫耀くんが神くんの部屋に行って2人で昨日の公演の録画を観たらしい。はいはい仲良しじぐひら☺️

  

【キンプリ 北海道8/7昼】

神「正直すごい気持ちになった」

紫耀「なんでぇ?」

神「裸の男の子の泡風呂」

紫耀「これが50〜60代だったら分かるけど…まだtwenty-fiveだよ? 」

神「ださっ!twenty-fiveえぐ」

  

【キンプリ Made in 北海道 8/7 昼 】

紫「昨日なにしてたかな〜」

神「オレが紫耀に電話かけたんだよね」

紫「そうだ」

神「最初出なくて『出ないなー』と思ってタブレットとか見てたの。そしたらかかってきたのよ。明らかにビデオ通話なんだよね。それで出たら紫耀が裸でお湯にあわあわの状態でw」

紫「ちがうちがうww」

神「なんだったんですかあれはww」

紫「泡風呂の入浴剤があったんですよ。やっぱ泡ってす~ごい楽しいじゃん。久々にやってみようと思ってやったら想像以上に泡がぶくぶくしたからこのワクワクを共有したいな~と思って」

神「なんかすっごい気持ちになった」

紫「なんで?」

神「裸の男の子の泡風呂…」

紫「いやいいでしょww」

神「なかなか見れないよね」

紫「まだ25(Twenty five)だから😎」

8/6 キンプリ 北海道 Made in レポ

神宮寺のファンデーションの付け方、自分からパフ迎えに行くスタイルでめちゃくちゃ面白かったwwそれを紫耀ちゃんに見せてたらしいww


【キンプリ北海道8/6昼】中断中MC

英語で喋り出すメンバー

平『ハローハワユーウィーアー?』

平神『TravisJapan〜!!!』

めっちゃTJポーズしてた😭かわいすぎる😭‼️‼️‼️‼️‼️‼️


消火活動中のじぐひら面白かった

神宮寺「みんな俺たちの顔見て!」

平野紫耀「なんでみんな火ばっか見るの!火なんてキッチンのコンロでいつでも見れるじゃん!」


【キンプリ  8/6 昼 北海道きたえーる】

トラブルに対しての対応が神宮寺くんしっかり落ち着いてて安心できたし、こういうときに頼れるのは個人的には神宮寺と平野の2人だなぁと実感してしまった。お客さんに声かけながらスタッフと連携取ってて仕事人だった、、、、





akatsuki

8/4 サマステ見学 じぐひら repo

单独发一条七夕约会()自马


8/4

東京

EX THEATER ROPPONGI

『サマステライブ 未来少年』

出演:少年忍者

見学(12:00公演)

King & Prince

平野紫耀 

神宮寺勇太


8/4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昼公演 見学MC

皇輝「神宮寺くんは長瀬とかと」

神宮寺「そうそう!LINEくれて、LINEとか言っちゃだめか💦」

長瀬「お忙しい中わざわざ時間つくっていただいて、」

神宮寺「元気〜?こじま!」

安嶋「あじまだよ!優しい...

单独发一条七夕约会()自马


8/4

東京

EX THEATER ROPPONGI

『サマステライブ 未来少年』

出演:少年忍者

見学(12:00公演)

King & Prince

平野紫耀 

神宮寺勇太


8/4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昼公演 見学MC

皇輝「神宮寺くんは長瀬とかと」

神宮寺「そうそう!LINEくれて、LINEとか言っちゃだめか💦」

長瀬「お忙しい中わざわざ時間つくっていただいて、」

神宮寺「元気〜?こじま!」

安嶋「あじまだよ!優し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8/4 昼 見学

ちなみに少年忍者のLIVEは本編が終わったら、キャメロンが出てきて

「忍者!チャチャチャ!忍者!チャチャチャ!」って

アンコの準備ができるまで盛り上げてくれるのですが、それが平野紫耀さんと神宮寺勇太さんのツボにハマりめちゃくちゃ2人で笑っててかわいかった😂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8/4 昼

紫耀 「まじで面白いね!おれとじんも出てた身だからすごい新鮮なのよ 」

神宮寺 「うんうん!」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8/4 昼

ORESEN 始まった時に

紫耀さんが、神宮寺くんに「ねぇ、これ俺たちの曲??」みたいにトントンして聞いて、神宮寺くん「うん😂」ってなってて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8/4 昼

見学

King & Prince 

平野紫耀くん 神宮寺勇太くん

NEWS

小山慶一郎くん

MC参加あり

神宮寺くん、白Tバックプリントにジーンズ、ネックレス イケメンすぎた😭


8/4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昼公演 見学MC

平野「マジで面白いね!俺と神宮寺も出てた身だからすごい新鮮だったね勇気100%とか凄いフレッシュでさ、俺あれで肩外したことあるから気をつけてね😂」

忍者「えええ?!マジですか?!」

平野「♪そうさ〜ひゃくぱ〜で肩外しちゃうから」


8/4 サマステ 少年忍者 昼公演 見学MC

平野「僕はとくに誰から連絡貰ったって訳じゃ無いんですけど、、笑」

小山「こんだけいたら誰か知ってるでしょ?」

ヴァサ「昔は持ってたんですけど無くなっちゃって、」

神宮寺「じゃあ後であげるよ!」

平野のマネージャーな神宮寺くん😂



akatsuki

自memo キンプリ Make in じぐひら repo【7/30-7/31 静冈四场】

一个记录,33场顺利完走🙏🏻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 7/31 夜レポ】

桜seasonでじぐひらテンション壊れててこれぞじぐひら👏

その後のlittle Christmasまで引きずっちゃって紫耀くん歌えなくなる


【Made in 7/31 夜 キンプリ レポ】

桜、じくひら大暴走wwwwww

平野さんが何故かハケる階段に

いたから神宮寺さんが救出wwwwww


【Made in キンプリ 静岡 7/31...

一个记录,33场顺利完走🙏🏻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 7/31 夜レポ】

桜seasonでじぐひらテンション壊れててこれぞじぐひら👏

その後のlittle Christmasまで引きずっちゃって紫耀くん歌えなくなる


【Made in 7/31 夜 キンプリ レポ】

桜、じくひら大暴走wwwwww

平野さんが何故かハケる階段に

いたから神宮寺さんが救出wwwwww


【Made in キンプリ 静岡 7/31 昼】

トレトレでじぐひら向かい合って見つめ合いながら紫耀くんニヤってするのに神宮寺くんはそのまま真顔で見つめ続けるのかわいすぎて最近は紫耀くんの方が弟感強めで愛おしいじぐひらさん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7/31昼】じぐひらMC

公演終わり2人で映像を見返してた

紫耀「こう見えてね!1番馬鹿そうな2人なんだけどね…ここの照明さ…」

神宮寺「あ〜!ここかっこいいねぇ…なんてしてますけども!」

紫耀「漫才みたいになってますけども!」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漫才w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7/31昼】じぐひらMC

紫耀「皆さんメイク時間かかったんじゃ無いですか?汗抑えるのも大変でしょう!」神「ウォータープルーフなんか使っちゃったりなんかして!」紫耀「あちらの商品水弾きますからねぇ〜!」神「弾きますからプルーフは!」

漫談始まったんやがww


【キンプリ 静岡 7/31昼】MC じぐひら

神「皆さん、今日もお綺麗ですね~」

紫「今日は時間かかったんじゃないですか~?暑いですし、汗とか抑えるのも大変だったでしょう」

神「ウォータープルーフとか使っちゃったりなんかして~」

紫「あちらの商品相当水弾きますからね~」

紫「みんな、どのくらいかけて準備してくれてるの?」

神「期間ってこと?美容室とかね」

紫「そうそう、髪の毛とかネイルとか洋服とか…」

神「結構かかってるんじゃないですか〜」

紫「今日の洋服新調してきたよ🤚って方います??」

(オタク、ペンラふりふり)

紫「やっぱり~~いいね~~~」

神「かわいい~!かわいい~!」

オタクの生態しっかりわかってて、褒めてくれる100点満点アイドル💯


【キンプリ 静岡 7/31昼】MC じぐひら

紫「僕たちは昨日、本番の動画見返してまして、まあ、1番バカそうな2人が言うのもなんですけど、2人で昨日のライブ見返してどういうとこがダメだったとか、確認しまして、みんなが『うわぁ~なんだこれ~!(きしかいサウナ)』とかやってる間、ちゃんと、ここの照明いいねとか」

神「やったりなんかしてね、過ごしてましたね」

仕事人じぐひらさすが………


【Made in キンプリ 静岡 7/31 昼】

おばか2人だけど、意外と真面目に

ここの照明は〜とか

かっこいいな〜とか

2人で映像見ながら反省会してたんです〜

って言ってるじぐひら可愛い、保護。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 7/31昼】

MC 昨日の公演終了後

じぐひら 2人で昨日の公演動画をチェック


【キンプリ静岡7/31昼】

バトバト障害物競走勝者岸くん!Seaosons of love今日は真ん中花道!この曲勝った人の動きを後ろ4人が真似するんだけど岸くんのダンスがトリッキーすぎてwwwしかも疲れて肘に手置いたり顔拭う仕草も全部真似するじぐひらwww岸くんのこと凝視しててかわいいwww


7/30の夜公演、特大じぐひら祭りだったと私は思ってるくらい、じぐひらがわちゃわちゃしてた記憶しかないのだが『俺たち親友‼️』感がすごかった


ichibanでMV同様顔見合わせてた🥺桜seasonは2人でふざけだして、沖縄の踊り(伝われ)みたいなの踊ってた🥺MCもじぐひらチームだった🥺seasons of loveは歌詞忘れた紫耀くんにじんくんが耳打ちしたんだけど、勢いよくて多分耳に触れてた😇それで、曲始まったら2人でまたふざけてた😭ずっとじぐひら


【7/30夜 静岡 キンプリ レポ】

桜Seasonsの「久しぶりだね」で紫耀くんが神宮寺くんの顔に自分の顔もめっちゃ近付けててじぐひらしてた😭😭😭


【7/30夜 静岡 キンプリ レポ】

シズオのタイトルがわからない紫耀くんに耳打ちして教えてあげる神宮寺くん🥹🫰🏼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 7/30夜レポ】

My Fair Ladyはじぐひらタイム多め

わちゃわちゃしてて良きじぐひら🥰

神宮寺くんのソロパで紫耀くんが後ろで写り込んででかわいかった!


【7月30日 昼 静岡 初日】 #Made_in 

Seasons of love、勝者の神宮寺さん筆頭に平野高橋岸永瀬って1列になって移動するのめちゃくちゃ可愛くて(T_T)神宮寺さんがやることをすぐに真似する平野さん

これさ、まじでじぐひらずっっっっとふざけてんの!ずっっっっと可愛いの!紫耀くんの瞬時に真似する忠実さすごかった(笑)じぐひら先頭に置くとあたおかすぎる最高大好きありがとう


【7月30日 昼 静岡 初日】 #Made_in 

神宮寺「箱根って静岡?」

平野「熱海ってか神奈川らしいよ!」

このくだりのじぐひら、めちゃくちゃに可愛かった!!!!!!!!!めちゃくちゃに好きなじぐひらだった!!!!!!!!!!!!


made in エコパアリーナ 7/30夜

・恋降るの間奏、じぐひらハイタッチやばめ卍


【キンプリ Made in 静岡 7/30 夜】MC

じぐひら

神「TikToKみるよ〜!ギャル😆😆😆」

平「ずっと言ってるよね」

神「ぎゃる!ちょー可愛いー🎶🎶 やったことある人〜〜〜!!!!ほら〜〜〜!みんなギャル〜〜😆😆🎶🎶🎶」

キャピキャピ神宮寺勇太さんでした


【キンプリMade in 初日7/30静岡昼】

桜Seasonで神宮寺くんカウントずれちゃって、「あちゃ😝」って顔しながら平野のこと見たら平野に笑われててニコニコしながらテヘヘ〜ってなってて死んだ、じぐひら尊い

梦晓星辰

国王与他的神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很早就过世了,留下了小国王独自继承王国。

小国王每天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学、很多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很多自己想做却不能做、想说不能说的。。。

每当这个时候,小国王就会跑到神殿,向他的神明倾诉、祈祷。

5岁的小国王说:我想要可以陪我玩的小伙伴。

10岁的小国王说:我今天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好想带你去看看哦。

15岁的小国王说:训练时候跳台阶骨折啦,希望以后能成为个大力士呀。

20岁的国王说: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我只喜欢日久生情,你懂我的意思吗?

又过了四年、在国王即将25岁时,经不住担心他的子民和大臣们的要求,终于同意举办诞生祭,邀请各国的王子公主来参加。(也算是种另......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很早就过世了,留下了小国王独自继承王国。

小国王每天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学、很多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很多自己想做却不能做、想说不能说的。。。

每当这个时候,小国王就会跑到神殿,向他的神明倾诉、祈祷。

5岁的小国王说:我想要可以陪我玩的小伙伴。

10岁的小国王说:我今天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好想带你去看看哦。

15岁的小国王说:训练时候跳台阶骨折啦,希望以后能成为个大力士呀。

20岁的国王说: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我只喜欢日久生情,你懂我的意思吗?

又过了四年、在国王即将25岁时,经不住担心他的子民和大臣们的要求,终于同意举办诞生祭,邀请各国的王子公主来参加。(也算是种另类的相亲活动了?)


临近诞生祭前三天,各国的王子公主都来了,由相关人员统一接待。国王只需要和对方见一面、打个招呼就可以了。每天都要接见各种不认识的陌生人的国王逐渐开始抗拒这项流程,当大臣再次汇报下一个国家的来宾时,国王终于偷偷溜走了。

趁着大家都忙着活动的事情,国王换了个打扮一口气从后门遛出了王宫。却在门口遇到了一个蹲着修理自己座驾的小王子。

自称是从咕叽国来的小王子,有着一双让国王感觉熟悉的眼眸、清澈又温柔。笑起来的样子也让国王觉得在哪里见过,于是国王帮着小王子修理好后两人决定一起乘坐小王子的车外出兜风玩耍。

国王觉得和小王子像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两人说什么都能合上,聊什么都能意见相同,简直像是自己灵魂的另一半。而且小王子总是很神奇的能get到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甚至有些时候比他还了解自己的样子。

连着三天偷偷跑出去和小王子玩的国王,每当回到自己宫殿后,总觉得仿佛遗忘了点什么。直到最后一天晚上、大臣来和自己确认明天庆典的最终安排的时候,国王终于反映了过来自己逐渐堆积起来的疑惑。

带小王子去集市里吃小吃的时候 小王子拼命拦着不让自己吃海鲜的样子(自己海鲜过敏);推荐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 小王子一脸新奇的说原来它长这样的啊(仿佛有谁告诉过他这东西的名称却没有亲眼看过);带着小王子去看自己最喜欢的风景的时候 小王子自然的走到自己最喜欢的位置上。。。这些秘密他只和一个对象说过。

晚上国王忽然久违的做起梦来。梦到原来在小时候其实梦里常常会有个小男孩跑来陪自己玩;梦到受伤时候男孩一边温柔的为他治伤一边告诫他以后不能这么乱来;梦到在二十岁的晚上 他似乎 亵神了。。。然后他就忘了这些梦过的梦。

早上爬起来的国王混沌的脑子里胡乱的想着自己该准备戒指还是链子?房间里应该增加些家具还是玻璃柜?又甜蜜又诡异的笑容差点惊吓到来唤醒他的仆从。

当夜晚再度降临、众人为国王举杯庆祝后,烟花绽放、舞会开启。然而大家却没找到舞会的主角,无奈的王子公主们只能纷纷各自搭档跳起舞来。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国王却拉着他的小王子跑到了自己屋子楼顶的天台上,坐在最佳位置、欣赏烟花。

两人一对视、似乎什么都在不言中了。王子不去问国王是什么时候、怎么发现的、又打算怎么办;国王也不问王子是怎么过来的、付出了什么代价、会回去吗……两人只是静静的依偎在一起、看着满天的烟花,直到最后的烟花、散开成了爱心的形状。

国王牵起了小王子的手,紧紧握住。

小王子回望他、微笑着说:谢谢你,我的国王。总是想着我,让我不再感觉寂寞。

国王将那温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虔诚地说:谢谢你,我的神。一直陪着我、让我不再感到孤独。

…………………………………………………………………………………………………………

PS:

被国王紧紧圈在怀里的神说:今天你生日、我照样给你三个愿望吧。但现在的我不一定能实现哦。

国王默默闭了闭眼、默默许愿。然后笑着问自己怀里的神:许好了,猜猜看?

神歪头想了想说:第一个(世界和平)我肯定实现不了;第二个(所有人都幸福)我也保证不了;但是第三个(永远在一起)愿望 我觉得有可能哦。

国王轻轻亲吻心上人翘起的嘴角,低声说:那就足够了。

………………………………………………………………………………………………

PS又PS:

全国都知道国王找到了他心爱的人,虽然他们没见过是哪国的公主。

但是只要她们喜欢的国王开心就好,祝福他们永远幸福的在一块。

……………………………………………………………………………………

最后的PS:

国王和他的小王子、据说收养了3个孩子。

一个天资过人被当成下一任培养,虽然他懒散且只爱白米饭;

一个笨笨的却擅长洛塔牌占卦、主动接任神殿的工作去了;

最后一个擅长画画、他将他们一家幸福的故事画在壁画上。

流传至今、也许你看不到他可爱的画; 

但现在你听到的就是他画的故事哟~❤


完结。

送给我可爱的圆珠笔太太 (づ ̄ 3 ̄)づ



神宮寺大好き

论和契约结婚对象的新婚综艺有多尴尬.02

        当听说制作人佐藤さん提出为平野和神宫寺拍摄一部新婚综艺时,平野下意识想要拒绝,毕竟说多错多,契约结婚这种事情在镜头下是没有办法掩盖的。可是经纪人基于网上粉丝的评论,权衡利弊之下不希望错过著名制作人的节目。


        这也是为了平野的正式转型做好铺垫,虽然平野作为演员活跃了一段时间,可大众对于他的印象还是更多的停留在爱抖露时期。如果在婚后出演综艺,并且表现良好的话,不仅能够打破大众的固有印象,还可以增强国民度拓...

        当听说制作人佐藤さん提出为平野和神宫寺拍摄一部新婚综艺时,平野下意识想要拒绝,毕竟说多错多,契约结婚这种事情在镜头下是没有办法掩盖的。可是经纪人基于网上粉丝的评论,权衡利弊之下不希望错过著名制作人的节目。


        这也是为了平野的正式转型做好铺垫,虽然平野作为演员活跃了一段时间,可大众对于他的印象还是更多的停留在爱抖露时期。如果在婚后出演综艺,并且表现良好的话,不仅能够打破大众的固有印象,还可以增强国民度拓宽戏路。


        道理平野都明白,可他依然也有些犹豫,神宫寺不算是艺能界的人,多半不希望暴露在公众的面前,况且契约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神宫寺没有理由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放心吧,我之前已经同神宫寺さん谈过话了,他表示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


      「え?他竟然同意了?」


      「事务所也觉得这个节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希望我们能够在三天之内签订合同。」


        一听事务所下了命令,平野就知道这件事他的意见根本就不重要,想起刚才和经纪人的辩论就觉得好笑,根本毫无意义。说是有情绪倒也不至于,也没那个资格,只是一开始就直接让他签就好了,干嘛来象征性地询问,还浪费了他那么多的心理活动。


      「紫耀,你出道将近十年了,期间有过好几次的低谷期,可事务所从来没有放弃过你,一直把好的资源往你身上倾斜,上次出了那么大事情也是尽力摆平,你应该能体谅事务所对你的良苦用心。」


      「我知道的,反正爱抖露是当不成了,那演员总得好好做。既然神宫寺愿意配合,我自然是不会有意见的。」


        没有想到平野会主动提起伤心事,经纪人本来想要宽慰几句,说点什么手术后好好治疗总还是有可能的之类的话,可看见他平静的侧脸,又说不出口,只能轻轻叹口气,继续忙手头的工作。





      「我也觉得自驾旅行很不错,我和紫耀两个人都蛮喜欢兜风的,是吧紫耀……紫耀?」


      「嗯?哦,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情没听见,可以再问一遍吗?」


      「没关系,佐藤さん问我们节目采用自驾旅行的形式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对驾车旅行是完全没有意见的,就是不知道神你……」


        平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神宫寺打断,他笑着转向佐藤さん,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两人就内容细节又进行了一番讨论。在交谈期间,神宫寺不动声色地用膝盖撞了平野一下。


        平野也知道自己差点暴露和神宫寺本质陌生人的情况,懊恼地揉了一下眉。他意识到自己今天状态不对,毕竟身体素质再好,熬夜淋雨拍戏也没有办法不造成影响,等讨论会议结束了,还是尽快吃点感冒药睡一觉比较好。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倒霉起来的时候,喝水都能呛着。


        平常能够控制在两个小时以内的初步讨论,因为佐藤さん和staff才思泉涌,以及一些突发的小意外,比如投影设备卡机,桌上的茶不小心倒在桌上等等,让这场会议的时间直接超级加倍。


        会议结束和佐藤さん等人告别时,平野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死机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等人都走远了,他还在纠结自己刚才有没有鞠躬,鞠躬的角度是否标准。再然后,就没有了意识。


        等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面非常陌生的天花板,身上批的也是一床陌生的被子,这种被陌生事物包围着的恐慌感让他立马坐了起来。刚坐直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占据了视线。


      「坐这么急干嘛,被子都掉下去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平野的心才有一点落回实地的感觉,这时环顾周围发现自己原来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


        把毯子重新给平野盖好后,神宫寺拿过放在一旁桌子上的保温杯,打开盖子递了过去。


      「先喝点水把喉咙润润……不用担心,水温刚刚好。」


        看见平野下意识地想要双手接过水杯,神宫寺赶紧用另一只手牵住他的左手,不让他乱动。平野疑惑地侧头一看,才注意到自己的左手正在打点滴。


      「危ない!」


        仔细观察之后没有发现有血倒流之类的现象,神宫寺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平野动了动食指,指尖在神宫寺的手心上轻轻划过,像是有一股电流穿过,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吓得神宫寺打了个激灵,立马松手站起身来,支支吾吾地说去找医生了解情况,还没等平野回答就自顾自地同手同脚走出病房。平野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待人走远了,才逐渐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他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左手。


      「あれ?刚才,是牵手了吗?」


        还没等平野琢磨出来个什么,旁边床的小女孩就掀开帘子把头伸过来,好奇地问:


      「哥哥,刚才那个帅哥哥是你的男朋友吗?」


      「ま……算是吧。」


      「いいね!哥哥的男朋友一定很喜欢哥哥。本当に羨ましいですね。」


        看见一个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认真的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平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怎么就知道他喜欢我的?」


      「不要看我年纪小就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我马上就是初中生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はいはい,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听出平野语气里无法掩盖的敷衍,小女孩无奈地摇摇头,在心里默念:


      「真是自以为是的大人。」


        等神宫寺回病房的时候就看见一大一小在激动地讨论什么,走近听见什么味增汤是小孩子口味,寿司才是成年人的标配。


        看见神宫寺回来,小女孩也不和平野争辩了,立马有眼力见的缩回自己的病床上,把空间让给他们二人。


      「医生说过了今晚就可以出院了,我工作室里还有事必须处理就先走了,不过我已经和你的经纪人沟通过了,她等会儿会派人过来照顾你,你一个人等一会儿没问题吧?」


        从见面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听见神宫寺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而且出道以后一直独居,也没有人再把他当成毫无生活能力的小孩子了,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平野都觉得很新奇,新奇之余又有一些感动。


        他笑着回答神宫寺:


      「当然没问题,你有事就先走吧不用管我。」


      「粥放在桌子上的,你刚退烧适合吃清淡一点的,还有记得吃完晚饭再吃药..……那,我先走了。」


        哪怕知道平野不至于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神宫寺依然觉得不放心,如果不是工作室的事情确实不能再拖了,他是真的不想留紫耀一个人。刚走出病房,又不自主地回来叮嘱了几句,惹得平野都一直在催他回工作室。






憋了老久结果写完一看,已经严重跑题了,纠结了很久中间还改了一遍想着我要扣题,我要写新婚综艺。后面仔细想了一下,我还是要写人工糖精。扣题什么的算了吧,开心就好。

梦晓星辰

如果和怪力的蠢萌男友吵架是什么体验?

谢邀。特别废体力。以及大概就是别跟他说[滚]这个动词吧。

回忆一:对他吼你给我滚!男友眼泪汪汪的说真的要现在滚吗?气得不想说话,只点头。然后就被当成唯一的行李扛在肩上一起回卧室‘滚’床单去了。怪力男友还很委屈的说:那好、听你的。我给你多滚几次吧,7次够吗?………… ( ̄ε(# ̄)☆╰╮o( ̄皿 ̄///)

回忆二:吸收教训,再吵架时候对他说是滚出我的家不是我的卧室、也不准把我当行李扛走!平时蠢纯的男友只默默沉思了三秒,然后又再度扑过来一把拦腰公主抱起后打开大门走了出去。而自己只能从努力挣扎折腾到努力掩面把脑袋埋进对方肩脖处、祈祷没有邻居看到自己烫到快烧起来的脸。就幸好 当...

谢邀。特别废体力。以及大概就是别跟他说[滚]这个动词吧。

回忆一:对他吼你给我滚!男友眼泪汪汪的说真的要现在滚吗?气得不想说话,只点头。然后就被当成唯一的行李扛在肩上一起回卧室‘滚’床单去了。怪力男友还很委屈的说:那好、听你的。我给你多滚几次吧,7次够吗?………… ( ̄ε(# ̄)☆╰╮o( ̄皿 ̄///)

回忆二:吸收教训,再吵架时候对他说是滚出我的家不是我的卧室、也不准把我当行李扛走!平时蠢纯的男友只默默沉思了三秒,然后又再度扑过来一把拦腰公主抱起后打开大门走了出去。而自己只能从努力挣扎折腾到努力掩面把脑袋埋进对方肩脖处、祈祷没有邻居看到自己烫到快烧起来的脸。就幸好 当初答应了对方死缠烂打要买同一层楼的对面房子吧。。。结局是被扔进对方的卧室里‘滚’了一整夜。…………(╯‵□′)╯︵┻━┻

国彼回想每次吵到最后都以卧室某处为结尾的时光,就忽然很想劈砖,但想想男友的某个劈砖记录,算了,还是练劈腿、哦不,练踢腿吧。争取以后腿相扑的时候、把蠢萌男友扳的嗷嗷叫、虽然能够压制他的也只有这时候了呢 ( ̄ˇ ̄)v。

“叮咚~~~jin 快开门 我又买了好多东西回来 开不了门啦!”

“你就不能控制下……你是怎么把它们拿上来的?!”Σ( °△°|||)

“嘿嘿,我厉害吧!”︿( ̄︶ ̄)︿

“Gun...Good!我家实在放不下了,直接运到你家去吧!”(´。• ᵕ •。`)

“哎?可是我还想……” (っ °Д °;)っ

“乖、待会见、等你哟 (○> 3<○)~~~砰!”

“好的,你等等我马上来!”(づ ̄ 3 ̄)づ

是的,又掌握了一种对应蠢萌怪力男友的新方式呢。可喜可贺、めでたしめでたし~o(* ̄︶ ̄*)o!

神宮寺大好き

论和契约结婚对象的新婚综艺有多尴尬.01

      「初印象的话……应该是他长了一张很潮的脸吧。」


        听到周围staff不解的「え」,平野紫耀搓了搓指关节,又回忆了一下初见时神宫寺的模样,笑着补充了几句。


      「在私下的聚会上,大家都挺随意的,就在这样的气氛里看见他一个人的头发外翻着,明显是好好折腾过的,然后我心想:“谁啊这个潮男?”」...


      「初印象的话……应该是他长了一张很潮的脸吧。」


        听到周围staff不解的「え」,平野紫耀搓了搓指关节,又回忆了一下初见时神宫寺的模样,笑着补充了几句。


      「在私下的聚会上,大家都挺随意的,就在这样的气氛里看见他一个人的头发外翻着,明显是好好折腾过的,然后我心想:“谁啊这个潮男?”」


        听完这话,staff都笑了起来,有和平野紫耀合作过好几次的工作人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对神宫寺君感兴趣了。


       「はい、そうですね。」

       

      「被你看出来了呢。」


        平野紫耀无奈地点头附和工作人员的玩笑,迎来的是新一波的更为兴奋的调侃。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平野紫耀哪怕是被经纪人追杀被制作人拉黑也一定会选择拒绝这个新婚综艺。即使作为演员已经身经百战了,他依然不能抵挡住在被问到与神宫寺并不存在的相恋史时的尴尬攻击。


        为什么是不存在的相恋史呢?


        因为平野紫耀和他的新婚丈夫神宫寺勇太是迫于各种条件而契约结婚的,在领取结婚证之前只见过四次面,每次见面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这种情况下连互相熟悉都做不到,更别说相恋了。


      「平野君和神宮寺君的初吻是怎么发生的?」


      「あの、初吻……」


        糟糕,果然会提起这个羞耻的话题呢。


        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他们两个还真的有过亲吻的经历,不用在这里现编,只是这个过程不太美好,让人不怎么想要回想起来。


      「是在两个人都喝了点酒之后,忽然有了想要亲对方的冲动,然后就吻上了。」


      「本当ですか?那么说来是平野君主动的咯?」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印象中好像确实是我主动的呢。」


      「え?之前没有想到会是平野君呢,那么神宮寺君是什么反应?」


      「应该是吓了一跳了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毕竟还是不清醒的状态。」


        肯定吓得不轻啊,那可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强吻了诶,放谁身上都不太能平淡地接受吧。平野在内心默默吐槽。


        见平野不愿意透露太多,就有staff打趣说神宫寺就在隔壁采访间,等会儿可以去问一问到底什么情况。


        平野不仅嘴上在说着不要啦,别去问,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愿意,这件事说出来已经够羞耻了,如果再去问神宫寺那不就对他造成了二次伤害了。


        幸好的是工作人员们也只是开玩笑,没有真的要去问的意思,见这个话题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又跳转到下一个问题。


        中规中矩地回答了剩下的问题后,又发表了一番对于神宫寺的“真情”演讲,尴尬的采访终于结束了。和工作人员互相道完辛苦,一出门便看见神宫寺站在门口。


        路过的工作人员默契地相视一笑,快速地从神宫寺身边走过,然后激动地在远处聚成一团小声地讨论。


      「你怎么来了?」


        神宫寺举起手上的袋子,露出和往常一样温柔的微笑。


      「看你没吃早餐,想着离乐屋还有一段距离,就拜托助理送了过来,可以边走边吃。」


      「什么呀,我可是爱抖露,边走边吃什么的不太好吧。」


        平野紫耀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神宫寺的举动感动到了,嘴上不服输的拒绝,可手还是老实的接过他递来的早餐,完美诠释了什么是口嫌体正直。


        平野属于自来熟的类型,哪怕和神宫寺并不是很熟,还有契约结婚这样尴尬的关系,也不影响他兴致勃勃地分享刚才在采访时发生的趣事。而神宫寺只是站在一旁倾听着,在必要的时候好好地接住他的话附和几句,不让他的话头掉在地上。


      「就是这些啊!」


        平野莫名的激动让神宫寺愣了一下,疑惑地问:


      「什么这些?」


      「刚才采访的时候staff问我有没有非常欣赏你的地方,我回答的是優し,但是具体让我举例子吧又说不出来。」


      「所以?」


      「你认真仔细地听我说话不就是你優し的地方吗?还有这个,早餐,不都是很好的例子吗?哎呀刚才怎么就想不起来,真是……要不我们回去拜托staff补录一段吧?」


        神宫寺被他无厘头的逻辑逗得发笑,赶紧拉住准备往回走的平野,一边想不愧是行动派一边说staff已经收工了,现在再回去不太好。


        平野也知道回去补录会给工作人员造成负担,虽然有点小失落但也不再想这件事了。说起来,他也很好奇神宫寺是怎么回答的。


      「怎么一直都是我在说,神也应该讲讲你的采访是怎么回答的啊。」


      「就正常答呗,没有什么值得特意讲的。」


      「什么呀,真的不说吗?」


      「不太好说,反正等节目播出后紫耀就知道了。」


      「那不就和观众是一样的了,特殊性都体现不出来。」


        平野最后一句小声的嘀咕神宫寺没有听清,但也意识到他有些情绪不高,走到身旁用肩膀轻轻撞了平野一下,笑着让他再说一遍。平野不肯,他又凑近一步撞了一下。


      「再说一遍,好不好?」


      「不要。」


      「再说一遍嘛!」


      「都说了不要啦。」


      「紫耀……」


        平野被神宫寺这幼稚的撒娇逗笑了,一边拒绝一边用同样的力道撞了回去。一来一回的,逐渐演变成两个小学鸡的力量对决。最后以怪物之子平野的一个爆发冲击撞飞神宫寺结束了这场小鸡互啄。


        神宫寺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靠在旁边的墙上平复自己的心情,而平野站在一旁看见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神宫寺,心想。


      「不止是優し,还有可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标题说的是尴尬,但除了开头好像也没有多尴尬,反而后面变成了笨蛋情侣日常,真“人工糖精”。

我的文我做主,我想让他们甜他们就得甜(无法无天)

这个新婚综艺呢部分参考了《新婚日记》,虽然最后这对收场的时候闹得挺难看的,但新婚时是真的甜到我了。只能说世事无常啊……

akatsuki

依然是完全不会说谎的笨蛋小情侣💙♥️

20220618 キンプる

20220210 ins live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220618 キンプる

20220210 ins live


akatsuki

神宮寺の膝は平野のものらしい

搬一个希望能持更的系列➡️神宫寺的膝盖似乎是属于平野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搬一个希望能持更的系列➡️神宫寺的膝盖似乎是属于平野的🥰🥰🥰


akatsuki

20220610 Music Station じぐひら


又是被我产品甜到的一天😭

还有噜官推放的我产品,配一脸🥹


20220610 Music Station じぐひら


又是被我产品甜到的一天😭

还有噜官推放的我产品,配一脸🥹



圆珠笔
完美机器人计划 パーフェクトロ...

完美机器人计划


パーフェクトロボット0129号と1030号、心さがしの旅に出ました。

旅というか、逃亡です。ある日自分たちが心というものがいつの間にか欠片しか残ってないことに気付いたから。本来なら心が持つことすら忘れたのだ。お客さんの望むことだけして、心なしな彼らは最高の玩具だった。

でも0129号と1030号はセンターで何度も逢って、不思議なことに二人が目があった時、その欠片が共振しちゃう。二人を引き寄せる魔法でもあるかのように、二人は親密な関係になりました。

当然システムに異常事態と認定されて、二人を消去することを命じた。彼らは仕方なくセンターから逃げることにした。外に出てもど......

完美机器人计划


パーフェクトロボット0129号と1030号、心さがしの旅に出ました。

旅というか、逃亡です。ある日自分たちが心というものがいつの間にか欠片しか残ってないことに気付いたから。本来なら心が持つことすら忘れたのだ。お客さんの望むことだけして、心なしな彼らは最高の玩具だった。

でも0129号と1030号はセンターで何度も逢って、不思議なことに二人が目があった時、その欠片が共振しちゃう。二人を引き寄せる魔法でもあるかのように、二人は親密な関係になりました。

当然システムに異常事態と認定されて、二人を消去することを命じた。彼らは仕方なくセンターから逃げることにした。外に出てもどこに行くかわからなくて、でも二人は初めて自由というものを味わいた。彼らはロボの生みの親とも言われる科学者を探しに行きました。その科学者はなぜか十数年前センターから追い出されまして、そこに何か裏があると二人は思う。

ついに砂漠の中に見つけた。科学者はもう重病の老人で、ボロボロの部屋に住んている。老人は二人にパーフェクトロボットプロジェクトの真相を教えた。

二人は本物の人間だと。心は当然持っています。二十年前に戦争があって、科学者は孤児たちを集まって、重症者の身体改造もして、皆を悲しまないように、親のないロボットですと善意の嘘をつきました。けどその後、科学者が作り上げたセンターが権力者に乗っ取られて、孤児たちを金もうけの道具にしました。

老人は古いアルバムを取り出し、二人に見せました。しょうとじん、それは0129号と1030号の元々の名前だった。老人が追い出されたあと、名前がナンバーに変えられた。

数日後、老人は世を去りました。

お葬式のあと、しょうとじんはしばらくその部屋で生活して、初めて名前を呼び合って一つになりました。

二人は決めました、まだセンターにいた皆に真相を告げると。けど捕まえたらまた洗脳されるかもしれません、彼らは戻る前に、長い長い誓いのキスを交わした。

案の定センターの軍隊は二人を引き離して、しょうを洗脳室に、じんを監獄に放り込んていきました。

裏切り者のじんを公開処刑すると、システムは全センターに公表しました。そして処刑者はしょうです。しょうは昔からセンターに期待されていて、きっとじんに誘惑されただけだと、システムはそう判断した。再洗脳が効いているのようで、しょうは積極的にじんの処刑者になるとシステムに自薦しました。

数日ぶりのじんはだいぶ痩せていて、傷痕は隠しきれないほどいて、自力で処刑台に上がることもできなかった。しょうもキツイ洗脳されたけどなんとか耐えた、けどじんのこんな姿を見ると心が引き裂けられたのように痛くて、今すぐでも銃を投げ捨てて抱きしめたい。

“ロボットたち”が集まって、そろそろ処刑の時間だとセンターの上層者が言った。しょうは銃をじんに向けた、そしてじんは静かに目を閉じた。

銃声と共に、処刑台から大量の煙が出ていて、二人はすっかり姿を消した。天井からチラシが降ってきて、そこに書いているのは、このプロジェクトの真相だった。

その後センターが解散され、“ロボットたち”も普通の人間の生活に戻りました。

数年後、記者が事件の英雄であるしょうとじんを取材しました。二人は海辺の小屋に住んでいて、ラブラブな毎日を送っています。二人だけでこんな巨大な陰謀を暴く勇気はどこから来たと尋ねると、彼らはこう言った。「愛せる心と愛する人を失いたくない、それだけです。」

圆珠笔

食卓

[图片]
不论我们在哪里相遇,

如果能留下路过的痕迹就好了。


不论我们在哪里相遇,

如果能留下路过的痕迹就好了。

春を迎えに行く

占用tag抱歉~

作品正式决定移到到pict去啦,蜜傌统一是honeybunnycookie,这边看不到的文都可以过那边去看~

清水向的还会在这边更,系列完结之后再搬这样(⊙o⊙)

之前置顶的质问箱用不了了,但是可以用老福特自己的质问箱~欢迎来找我聊天~♥


占用tag抱歉~

作品正式决定移到到pict去啦,蜜傌统一是honeybunnycookie,这边看不到的文都可以过那边去看~

清水向的还会在这边更,系列完结之后再搬这样(⊙o⊙)

之前置顶的质问箱用不了了,但是可以用老福特自己的质问箱~欢迎来找我聊天~♥


春を迎えに行く

ひらじぐ  I promise 设定十年后

ひらじぐ I promise 设定十年后


去年今日看完Ip的pv以后开的脑洞,不过今年如果补全的话一定是个HE啦。

めでたくめでたく。


雨大得平野无法呼吸。

奔跑后的控制不住的悸动伴随着雨水从鼻腔一直滑进喉咙,连冰凉都感受不到。

落地窗那头,他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温暖的灯光里,平野却没办法,哪怕是发出一点声音。

换作10年前,他一定义无反顾地冲进去,拽住那人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把他一起拉进雨里。

不由分说地喜欢他,不由分说地把他放在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同样地遭受仅仅是好奇或不怀好意的流言蜚语。

那时候平野觉得自己有实力反抗这世界,觉得事事小...

ひらじぐ I promise 设定十年后


去年今日看完Ip的pv以后开的脑洞,不过今年如果补全的话一定是个HE啦。

めでたくめでたく。



雨大得平野无法呼吸。

奔跑后的控制不住的悸动伴随着雨水从鼻腔一直滑进喉咙,连冰凉都感受不到。

落地窗那头,他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温暖的灯光里,平野却没办法,哪怕是发出一点声音。

换作10年前,他一定义无反顾地冲进去,拽住那人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把他一起拉进雨里。

不由分说地喜欢他,不由分说地把他放在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同样地遭受仅仅是好奇或不怀好意的流言蜚语。

那时候平野觉得自己有实力反抗这世界,觉得事事小心的对方能为了他破例就是他所有的勇气。




时光终于把他变成了自己讨厌的大人。

12月的大雨不留情面,剧烈奔跑后湿冷之下膝盖开始疼痛,年龄赤果裹地把现实摆在他面前。

一窗之隔的另一个世界,他看着在他心里从未变过的眉眼弯出了与当年别无二致的弧度。

“ジン”

喃喃出口的音节,消逝在雨声里。

春を迎えに行く

チカラノアリカ II

第十三个月 哨向世界观 jg和ra和pnra

jgra是几百年前的ex

现在各自有归宿啦😏


チカラノアリカI (这篇的前篇)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久违的冒泡。宝贝们想我了吗!(x

恭喜hrjg交往...!😭😭终于!

对大家来说是jghr吧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交往了!パチパチパチ

感谢小心肝廉廉,你比我本番里的廉廉还会推cp!

(所以本番到底在哪里😃)

————————


“35毫安”“先推35毫安吧。”

不知道第几次异口同声地开了口,神宫寺看向嶺亜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但后者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说是不自...

第十三个月 哨向世界观 jg和ra和pnra

jgra是几百年前的ex

现在各自有归宿啦😏


チカラノアリカI (这篇的前篇)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久违的冒泡。宝贝们想我了吗!(x

恭喜hrjg交往...!😭😭终于!

对大家来说是jghr吧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交往了!パチパチパチ

感谢小心肝廉廉,你比我本番里的廉廉还会推cp!

(所以本番到底在哪里😃)

————————


“35毫安”“先推35毫安吧。”

不知道第几次异口同声地开了口,神宫寺看向嶺亜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但后者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说是不自然或许在场的也只有嶺亜看得出来,而且也并不是他眼神多好,不如说副作用的灰瞳还没有完全适应进他的身体,很多时候他看得并不太清楚。


“所以才讨厌变成向导啊~就不想整天遇到神宫寺。”双手抱在了头后面,嶺亜笑眯眯地说。

“你啊,就只是对我才这么不客气。”神宫寺无奈地叹了口气。随便抓个人来问对神宮寺勇太和中村嶺亜的看法,大抵都会说句是温柔包容的人,但人不是圣人,包容了一切之后若没有发泄口,总有一天会爆炸。


对上彼此,或许就是那个引爆的线头。

不是没有认真过,但两只相同的刺猬,最后不过是扎得遍体鳞伤罢了。

8年前他们是向导和神授,8年后他们是向导与向导,注定了就不可能。



“不啊,我不客气得很呢。”把试管塞进神宫寺手里,嶺亜戴上了防护面罩。“动手吧神大领导,不按时做完你们家哨兵又要跑来砸P星的塔了。”


“说了不是。”神宫寺也戴上了防护面罩,张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



就狡辩吧。嶺亜皱了皱鼻子,在想如果万千少女看到国民男朋友这副不坦率的样子会不会幻灭——理智的、冷静的、克己的S级向导神宫寺,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臭屁男孩子。


他没有跟他说过,还在一起的时候,他试着给神宫寺模拟授与过,虽然没有得出明确的对象,但却给出了明确的指引:“神宫寺是无垠的大海,对方是深渊的星空。”


——他能够包容一切,有人能包容包容一切的他。


但这个授与结果与当时小队专属神授岩橋的授与结果大相径庭,所以最终嶺亜也没有说出口。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不做这次授与,他也知道自己和神宫寺没有可能到最后。撇开性格云云,因为神宫寺是向导,而他是神授。



第一次转属性的时候琳寧跟他说过,说嶺亜さん一定是为了命中注定的人才改掉了属性,当时他笑着搂过还未分化的对方的肩说,那我的命中注定肯定不是琳寧咯。

再后来转属性第二次出现,他捂着眼睛心里在想,可能并没有什么命中注定。



“神宫寺,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嶺亜把自己的精神领域接上了神宫寺筑起的“土台”,一点点在上面描绘出了数据实际应该呈现出的信息。


“不信。”

“也是呢。毕竟是会去找第十三个月的人w”


“抛开那个不说,某种程度我更相信人的执念。和改变执念的人。”

对于平野,他不认为自己是对什么妥协,但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点点在被改变。


就像这个被他们构造出的人工精神领域,本来就不存在,但是一点点地,一点点地径他们之手,最后安进病床上精神领域崩溃的向导的海域里时,就会变成活生生的,属于那名向导的一部分。



紫耀说他们是散落的魂割れ,他并不这么认为,但他也不觉得自己为紫耀所让步。

或许改变他的是平野的执念,但现在的想法和心情,毫无疑问是属于他的。只属于他自己的。



“执念啊。”

做完了最后的收尾工作,嶺亜把精神触丝从神宫寺的精神领域上撤下来。建立人工精神领域时需要主导向导和辅助向导的精神领域有高度的重合,他们无可避免地交换了情绪。本来这种对有动摇精神领域的可能的工作是不应该让不定向人员承担的,不过这几年嶺亜的精神领域基本已经稳定在正常向导的水平,也没有再发生过转化的情况,基本可以接受所有向导可以接的工作了。



神宫寺应该是认为自己凭借执念稳定下来了吧。回想刚刚感受到的神宫寺的情绪,嶺亜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出塔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初秋的夜里还留有一点点蝉鸣。

嶺亜看着面前长而密密麻麻的阶梯有点伤脑筋。

塔到底是有多穷,安个路灯会破产吗?



虽然各项数值都已经稳定,但看不太清楚的灰瞳是不可扭转的了。扶着扶手下楼未免太不帅气,嶺亜考虑着依靠身体记忆一口气跑下去的可行性。




“ちょっとれいあ!”

“唉?”


“不是吧你来真的?这台阶两百多级呢!?”

抓住他手腕的人声音里带着焦急,不像平时总觉得他在懒洋洋地撒娇。


猫咪大小的熊猫抱住了他的腿,看向他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光。

“かつき?你不是出门了?”


“提前完成啦。想到れいあ今天是来塔就过来了。”

“来接我的?”

“嗯——,不然两百级台阶你飞下去吗。”

“やったー♡”



“真是的,没想到你动真格,两百级!就算是元哨兵也不能这么乱来吧!”

“好啦好啦,真啰嗦~”

“もう…”

来人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牵起他的手。




克樹的手不会很热,但在暑热未消的季节里也没有很凉。嶺亜看着被牵住的手,觉得如果像神宫寺那样遇到过去的自己,他有点想要会拜托对方给自己和面前因为下台阶而矮自己一头的人做一次授与。



“克樹、你相信执念带来的改变吗?”

“你不是会执念的人,所以我不会去想关于执念的事。”

“可真有自信。”

“嘛。这种程度的话。”



难说呢。

说不定你其实是我无意识里的执念呢。



fin

次要矛盾

【神紫】照本大爷说的做

平野紫耀×神宫寺勇太

左右不固定 笔者认为神紫偏多

「ツッパリ魂」衍生,歌是小品歌,文是胡闹文,不合理的细节都是为了情节发展

字数:2w+

注意避雷


就不在lof发正文了

指路A/B/W 三个地方都发了

平野紫耀×神宫寺勇太

左右不固定 笔者认为神紫偏多

「ツッパリ魂」衍生,歌是小品歌,文是胡闹文,不合理的细节都是为了情节发展

字数:2w+

注意避雷


就不在lof发正文了

指路A/B/W 三个地方都发了

圆珠笔

Last Moment

脑洞来源:还是2021.7.7 fc动画

背景提要:还是那个烽火paro

PS:来劲了,指路一下前文(?)https://ballpenpen.lofter.com/post/1ea0f963_1cc68e33c


PPS:保险起见还是预警一下,有重要角色死亡,OE。恳请不要上升正主、不要发散思考,这是一个故事。


“海人生きてる?まだ生きてる?”

“俺まだブッシュの中いる。”


神宫寺听到了海人那边窸窸窣窣衣料磨蹭灌木的声音,很好。

他捂着最新的那个伤口,依然很警戒,同时絮絮叨叨地,至少他认为自己是絮絮叨叨地,向海人传递一些他还能看得到的信息。

尽量吧,失血已经让他有...

脑洞来源:还是2021.7.7 fc动画

背景提要:还是那个烽火paro

PS:来劲了,指路一下前文(?)https://ballpenpen.lofter.com/post/1ea0f963_1cc68e33c


PPS:保险起见还是预警一下,有重要角色死亡,OE。恳请不要上升正主、不要发散思考,这是一个故事。


“海人生きてる?まだ生きてる?”

“俺まだブッシュの中いる。”


神宫寺听到了海人那边窸窸窣窣衣料磨蹭灌木的声音,很好。

他捂着最新的那个伤口,依然很警戒,同时絮絮叨叨地,至少他认为自己是絮絮叨叨地,向海人传递一些他还能看得到的信息。

尽量吧,失血已经让他有点眼花,虎口还麻着,但他放不下那杆枪。

他自认平常不那么唠叨,干脆利落是信条,“分两路。”“二楼1一楼2。”“好的。”“收到。”“了解。”,但对新兵蛋子总要多照顾些,说得详细些,再用些说话的艺术,绕过一部分残忍事实,比如说整个小队死剩他们俩了,或是他自己现在也伤得快要走不动道,像一只黏在蛛网上苟延残喘的蝴蝶。


平稳呼吸。瞄准。开枪。

“海人,1 down。”

对讲机那头只传来沙沙的呼吸声。神宫寺一边拖着自己移动一边想笑。新兵蛋子,别一紧张就连收到都忘了说啊。还好这是我听得出来,要是是岸君,指不定得慌成什么样。

这么说来岸也会的,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就听不进话。前不久岸还在他右前方一点的位置,躁动。神宫寺报了几次位置信息,报得尾音都带颤。

“岸君那个方向有2枚,你确定要去那边吗。”

“岸君,那里危险!”

岸冲出去之前回头看了他一眼。

“岸君!……”


神宫寺想起岸终于开始养的那只龟。来的路上岸大呼小叫地挠着头喊忘了留饲料怎么办怎么办。廉笑着巴他脑袋,你以为你养的是啥,龟呀!岸说龟怎么了,龟也是要吃饭的啊。

廉在戴头盔之前还徒劳地抓了抓头发,“你就放心吧岸桑,别说等咱们回去,就是咱们都死了,没吃没喝,它都能活个百八十年。”

“是嘛?那就好。”

也不知道什么歪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说服了。


神宫寺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在飘,拿指甲掐了自己一把,才发现连疼痛都像浮在身体以外一样迟钝。五感都开始不精确,他甚至出现了幻听。

“じん、じん!”“やばいよじん…”“じん後ろ!”

身体反应还是比脑子快,180度转身扣下扳机之后才来得及想起那个声音的主人早不知道交代在哪个坑里,别是这么快就幽灵化了吧,笑死。他喘匀了气,跟那个幽灵说好的,都听你的,你再等等。

等一等。

一会儿我就下去陪你。

想起来神宫寺又想骂人。平野要是少花那么几秒给他说有的没的,不说能不能活下来,至少也能省点时间多跑两步路死也死得离他近一点吧。他这种搞些无谓的浪漫的坏习惯真是直到最后都不见改过来。

刚谈上那会儿偷偷摸摸攒钱买了神宫寺最想要的那台摩托,一脸牛掰地把人捧到后座上自己打个舌响说“来吧亲爱的我们去兜风~”神宫寺还没开口说什么,他就掏出自己崭新的小本本,“摩托执照我也考到了,惊不惊喜!”

神宫寺是真的馋这台车很久了,是也很想风驰电掣跑两圈,至少不是趴在平野身上缓慢地在市区等一个又一个的红灯。他在后视镜里看到平野拢在头盔里的小巴掌脸皱着眉头数秒觉得很滑稽,有点笨拙、更多的是可爱,就忍不住抵在平野背上偷笑,笑得肩膀都在抖。

平野以为神宫寺感动哭了,摆出稳重男人的表情,伸一只手去抚他,心里也是很骄傲,就是把神宫寺逗得笑得更凶了。


神宫寺勉强凝神去望那个平野最后消失的小土包。太远了,要怎么过去啊。他偶尔也会有这种天真的仪式感,想要和爱人死在一起,在一起、同时、一分一秒都不差,甚至不需要瞑目,就看着他,让他成为自己世界落幕前的最后一帧,多浪漫啊。他又悟了,原来他跟平野是真的很像。

告白的时候他插着裤口袋斜着眼跟平野说,“你的感情还有你的钱包链是逢人都能送还是只给我一个,要是谁都可以就别浪费我时间了,要是单单给我那咱现在就谈恋爱!”平野愣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爆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爆笑完了抱他,“谈!现在就谈!我的爱和我钱包链都一样,就这么一条,给了你再也给不了别人了。”

神宫寺心里很是骄傲,腻腻歪歪也还是装得拽拽的。想来平野当时可能也是觉得他傻得不行了吧。

俩人傻到一块去,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


灌木丛闪出一道人影,神宫寺暗骂不好,海人出来得太慌忙,尽管他脚程快,但万一被发现……

神宫寺拿枪撑着自己站起来,那他就把那个万一掐掉。

远处守株待兔的敌人冒了头,看来海人要进他射程了。神宫寺一个挺身玩命地开枪,他摇摇欲坠,自觉准头已经差到天南地北去了,却还是把那人给结果了,哈哈,有够蠢的。

这样一来,海人就没有障碍了,任务能完成了,太好了,太好了……像是海人跑过沙地的脚步声他都能听到,小颗小颗的石子,喳啦啦、喳啦啦,甚至有被踢起来的石子飞到了神宫寺的胸口,穿过去,在铁皮墙壁贴上一小捧血花。

噢,看错了,是子弹。

神宫寺倒地的过程非常缓慢,当然是他自己觉得,像一滩水顺着墙根往下流,他甚至没有发出声音。视线转暗的过程中他还看到那个把他干掉的人发了狠想追海人,生生把自己冲进了地雷区。

好震,好吵,好热,不对,好冷。神宫寺没有了开嘲讽的力气,他也意识不到自己别扭的姿势

“仕事したよ。”

他说。耳边遥远地传来胜利的号角。他想要讨个赏,向谁呢,就平野吧。


啊,想接吻。

也想抱抱的。但是考虑到平野的手劲儿,平常就差点给他拗折了,现下这种状态,是要被捏碎的。不了不了,好疼。

神宫寺这还是头一回经历人生走马灯,没有经验,原来就是这样的吗,都是平野啊,我的人生没有别的东西值得走一走吗,喂……

算了,平野就平野吧,谁让我喜欢他呢。

走马灯继续,近身格斗的训练他把平野过肩摔到地上,很实在的声音,听起来就疼。他赶紧靠过去扶,被平野一个反手压制偷了个香。神宫寺弹起来狂比犯规手势,但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了。

只有平野打着哈欠拉了拉他的裤脚,“你赢了呀,我没不服气,我那是祝贺你。”神宫寺的ck边边都要露出来了,只好又坐下去,狠狠地对平野的祝福表示感谢,把他嘴角都咬破皮。

旁人最初都以为他俩是生活枯燥乱打赌,挑战三天内互说100次我爱你直到有一方受不了为止之类的。说得领导都找他们谈话不许玩这么恶劣的游戏,写检讨,一人一份,五千字,早会上发表。

神宫寺写“你是我心中的太阳。”,平野就写“想每天喝你做的味增汤。”气得领导假发都快掉了,还玩儿,太欠了!

他们又写“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无论顺境逆境贫穷富有。”,写“直到生命最后一刻我都会爱你。”热烈又黏糊,最后愣是没让他们念完,只准他俩下去之后互相看看。

后来他们把检讨折了折塞进各自枕头底下,当时为了凑字数他们抓耳挠腮好久,连身后事都给写进去了,什么一个小盒子装两人份绿色又环保,也不知道上面会不会帮着安排。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反正我也管不着。神宫寺歪着脖子抽了抽嘴角权当是个笑。

走马灯慢下来,像是没电了,脑子转不动了,要凝结了,像他的血液一样。思维缥缈而涣散,他突然又想他错过了失声痛哭的时机,他想的,像所有痛失爱人的人一样,绝望地、撕裂自己一般地落泪。

眼泪那时不过只在他眼眶里打了个转,还被平野说了,那就干脆不哭罢了。他安慰自己,没关系的,不一样,人会那样哭大抵是觉得爱人去了但自己还能活得很久,得孤独很久。但我不一样啊。

“じん、じん……”那个声音、可能是个幽灵的声音又来了。

神宫寺吐出最后一口气,行了行了,别催了。

我这不就来了嘛。

我来找你了。

跑着来。


END.

圆珠笔

脑洞来源:2021.7.7 fc动画

背景提要:炮火连天的岁月里,飘着绝望的战壕中


——ジン?ジン?

——ん?

——愛してる

——……了解


——ジン?お前泣いてんの?

——なによ…

——もう泣くな、そして死ぬなッ…

脑洞来源:2021.7.7 fc动画

背景提要:炮火连天的岁月里,飘着绝望的战壕中


——ジン?ジン?

——ん?

——愛してる

——……了解


——ジン?お前泣いてんの?

——なによ…

——もう泣くな、そして死ぬなッ…

圆珠笔

(重发)愛がなんだ

祝我好运,打捞成功


。。。。。。。。。。。。。。。。。。。。


“平野にとって神宮寺は麻薬。”


平野顺着手机的冷光拨了拨神宫寺垂在额角的前发,让他别念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休息日和神宫寺一起出去玩已经变成习惯。除此之外,那也是把神宫寺叫到家里,或者往神宫寺家里钻。平野并不感到腻味,他觉得稀松平常,甚至于已经想象不出身边没有神宫寺的休息日该是什么样子。

况且休息日和休息日之间夹着无数工作日,平野仍然觉得生活有太多空隙。

在回程的保姆车上,在各路前辈大人的酒会上,他会忽如其来地打一个悠长的哈欠。

啊。

好困。

好累。

想见神宫寺。

现在就想。

想见面,想拥抱,想...

祝我好运,打捞成功



。。。。。。。。。。。。。。。。。。。。


“平野にとって神宮寺は麻薬。”


平野顺着手机的冷光拨了拨神宫寺垂在额角的前发,让他别念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休息日和神宫寺一起出去玩已经变成习惯。除此之外,那也是把神宫寺叫到家里,或者往神宫寺家里钻。平野并不感到腻味,他觉得稀松平常,甚至于已经想象不出身边没有神宫寺的休息日该是什么样子。

况且休息日和休息日之间夹着无数工作日,平野仍然觉得生活有太多空隙。

在回程的保姆车上,在各路前辈大人的酒会上,他会忽如其来地打一个悠长的哈欠。

啊。

好困。

好累。

想见神宫寺。

现在就想。

想见面,想拥抱,想接吻。

想要更多。


平野总是想要全部。

全部的自由,全部的惬意,全部的无拘无束,最好有一点浪漫。

爽就好了。

所有让他不爽的事情他都会自主避开。比如说神宫寺很执着的试图从anti源源不断的攻击性推文里提炼出有用的建议,这是平野一辈子都不可能做的。

和神宫寺在一起就很爽。一起做什么也好,不做什么也好。

东京也好,名古屋也好,千叶也好。

去山沟沟里泡温泉也好,宅在家里做(O)爱也好。


大概这就是成瘾的定义。



平野搂着神宫寺脖子撒娇,拿舌尖挠他痒痒,说你要负责。

“两口啤的给你醉成这样?”

“一滴不沾我也能这样。”


“还能这样。”


“和这样。”


“呐,神什么时候能醉一次啊……”

神宫寺一直都是神宫寺。无论灌进去多少酒精。就没有个不清醒的时候。

平野对此愤愤不平。


他越说越激动,跳起来踩在沙发上模仿神宫寺云淡风轻的“醉”态,末了还郑重其事表演高速wink,wink了半天都是两只眼睛一块眨,整张脸皱成小笼包。

神宫寺把他扒拉回来,笑他下手くそ,慰劳一样亲吻平野运动过度的双眼皮,说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不是因为失了智,而是我真的想。”


平野嘴上问着“何の話?”,却正襟危坐,挑挑眉示意神宫寺再来几口,在对方凑上来啵了三五个嘴巴之后笑得像融化的太妃糖。


平野知道自己总是主动出击的那一个,强势嘛,倒也不至于。

而他仍然很享受早晨被黏黏糊糊地要求“不亲亲就不起床”,有时候一亲就是一早上,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必须出门的时候)只得手脚麻利把人拖进浴室。

说来也是个神奇的现象,难搞如晨间的神宫寺,放着不管的话能闭着眼睛和被子打一架.,然而只消丢进淋浴间里洒一洒水便忽地睁开一双清明。前后反差之激烈,平野甚至考虑要不要给电视局投稿。他抱着莲蓬头认真地想,心情就像给家里种的观叶植物浇水。



哗啦哗啦。



脑子从混沌变得有序,抬起头是平野笑弯的眉眼,“你醒啦?”

像是这样的时候神宫寺会突然醒悟或许自己才是那个受照顾的人。

换个说法,是那个受控制的人。

神宫寺打了个冷颤。身体被披上了温暖的浴巾。

并没有想要争做这段关系中占上风的人。

更谈不上希望主导什么。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別に……

只是…

可能…

大概…


操,老子就是控制狂了又怎么样。


神宫寺总是想要事情在自己掌握之中。

控制约会(或许需要加上双引号)的频率,控制请客的次数,控制着付出得不多也不少,最好还能有些仪式感。

只有这样能带来安全。

他不敢说和平野在一起有多安全。相反的,平野的靠近让他长期以来安全的世界警铃大作。

世间众人总苦恼于过度迎合他人导致无法做自己,神宫寺正相反,他习惯迎合。

迎合意味着意识的参与。意味着控制。

然而唯有平野这儿不需要他迎合。

几乎是完全的,全部的,不需要。

他怕极了情不自禁,怕不由自主,怕禁不住去依赖,怕忍不住想触摸。

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平野也问过,那我是什么。

神宫寺放下手机眯着眼思考,

“神宮寺にとって平野は…”

眉头松开,他舔了舔嘴唇,

“井。”

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神宫寺就站在井边,高出地面的部分卡住他的半身。

双手搭在井沿上,触到的是草草涂抹的一层薄薄的水泥,井壁是朴实的土砖,火红得像太阳,粗糙而又工整。

井底吹来诱人的轻风。不可名状的杂声。隐隐约约的秘香。

神宫寺觉得大概是头会先着地。

这个念头甚至先于理智。


他好奇,半个身子都探进井里,自然是只能看到黑咕隆咚的一片。

他开始想象,井底是什么。

是锋利尖锐闪着银光的针床。

是冰凉的惨白色水泥地板。

是翻涌滚烫的暗红熔岩。


“怎么净想那么恐怖的,”画面被打断,

“鲜花呀,草地,温泉,游乐园里那种儿童波波池,”平野趴在厨房吃葡萄,“搞不好是这些呢。”


“真的吗?”神宫寺反问。

平野勾勾手指让他过来,剥好一颗晶莹透亮塞进他嘴里,“是的话你就跳吗。”

浑圆而水分充盈的除了葡萄还有直直盯着神宫寺的平野漂亮的大眼睛。

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别推我。”


神宫寺不怕疼,只是下落是个失控的过程让他实在喜欢不起来。然而如果跳下去的结局只能是粉身碎骨,大概也无所谓失控不失控了。那么要是他连跳这个动作的发生都感知不到呢。只有触到井底那一瞬间才能意识到原来已经开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切矫情的纠结又算什么东西。


在神宫寺头脑风暴的这段时间平野已经把葡萄吃完,开始对果盘里的橘子发起进攻。橘子的季节已经过去,他吃第一瓣的时候就被酸得挠胸口。

平野是说想要补充一下糖分,晚上和前辈们视频太累了。他给自己补了一瓣,又给神宫寺递了一瓣。

“也不知道是谁聊到生存游戏就兴奋得跟打鸡血了似的。”

“神也很兴奋啊。还说要和我一队一起爆前辈头。”

“喂等等,后半句我可没说……唔。”

半只橘子塞进了嘴里。

平野不动声色地拿起新一只橘子开始剥,低着头絮叨,“神的嘴巴真的很不可思议,明明也不大是吧,却能塞很多东西,又不会拒绝……”

他掰下两瓣丢进嘴里。

“なんかさ、エロいね。”


“いや、エロくないと思う。”

神宫寺好不容易嚼到能开口反驳,半皱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委屈。

平野提了两颊对他假笑,又拨开神宫寺的手,扒开他的嘴巴就把剩下的橘子往里塞。过季橘子又酸又多汁,一块儿挤在神宫寺超负荷的嘴里混着唾沫艰难又无奈地被搅拌。神宫寺脑袋都要被酸炸了,捂着嘴小心翼翼的嚼,生怕弄脏了今天擦了四遍的地板。

偏偏罪魁祸首从假笑换为坏笑,小跳步地就梭进房间,哼着歌和他说“我在床上等你。”



平野笑起来是真的好看。再坏心眼儿的笑容也好看。要这么说哭起来也好看,像个水娃娃,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的眼泪可以流。特别是最初那次,不到半程就哭得不成人形,揉着神宫寺的头发叽叽咕咕地说对不起,动作却不见减缓,和他说没关系反而哭得更凶了。混杂的眼泪和汗水顺着神宫寺已经喊不出声的唇流进心坎里,咸咸的。


摘开哭鼻子的时候平野是个快乐的熊孩子,有用不完的力气和数不尽的奇思妙想。想到什么新花样就拽着神宫寺要玩,不玩就闹,他知道神宫寺总会顺他意的,因为他实在是太好看了。


而神宫寺,非要说的话是正经的优等生类型,会认真提醒平野下次前(O)戏一定要踏踏实实的做,不要老是上来就爆衫扒裤子,一点气氛都没有。


“是是是,因为神宫寺同学是吻魔,最喜欢的就是没完没了地亲亲了。”


“呵,是吗,反正比平野同学没完没了地哭唧唧要好吧。”


平野听了不高兴,腾地瞪大一双鹿眼,张嘴就咬神宫寺的鼻子。神宫寺一手去挡,另一只手抽出几张面纸,要擦平野脸上分不清情绪也分不清归属的湿气,顺便捋捋头发,揉揉脑袋。大概是手法过份轻柔细致,平野觉得舒服了又埋头到神宫寺颈窝正要睡过去,却感觉到被轻推了一下。

“起开,我要去抽烟。”


独自在大床上翻滚了好一阵子平野才感觉到无聊,于是哒哒哒地也踏到阳台去。

阳台门只开了窄窄的一条缝儿,神宫寺坐在门槛上挡住了所有出路,听到声音便吊起眼问平野干嘛。

平野想着神宫寺一日之中少有的几次生人勿近的场景大概这要算一个。

嘛,反正我不是生人。他大大剌剌地把门缝扩大到两人宽,旁边就由着他鼓鼓捣捣在身边挤下个位子。肌肤相贴在刚起的微凉晨雾里。


“我总觉得咱俩反了。”平野说,接过递来的烟。

神宫寺又给自己点了一根,挑了挑眉,“终于想通了愿意做一回ネコ了?”

无视。

“应该是你在床上咬着被单痴痴地看我帅气的背影才对。”


“……


你咬我被单了??!!!!”

“没、没有,你不要激动,坐下…………反正,白天也是要洗的。”

神宫寺不情不愿地瞥他一眼,抿着双唇点点头,“嗯,全都要洗。”

虽然平野也有相当程度的洁癖,但到底比不上把家里收拾得像样板房一样的神宫寺,自肃之后更是辛勤得着了魔一般。他倒是想再揶揄两句洗濯怪什么的,又怕下次再来的时候神宫寺从哪个四次元口袋掏出全套的一次性(O)床上用品来招待他。

认真的,谁能受得了。


平野偷偷的笑,听到了小鸟起早的嘤啼,余光里的神宫寺漫无目的地看着远方缓缓释出白烟,指间夹着的烟卷已经灰白了一大段,并继续以飞快的速度燃着。神宫寺抽烟的样子多少带了几分对憧憬的前辈的模仿,然而差着一点岁月总显出些拙劣的幼态。这一点平野也一样,追求所谓的成熟男人的浪漫。但真正的成熟男人才不会为这样的理由抽烟,更不会像他们一样发着发着呆就开始比谁吐的烟圈比较大比较圆,大呼小叫地给对方叫好或捣乱,乐得满地烟灰。

折腾到清晨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城市的轮廓逐渐地被勾勒,路灯又疲惫的完成一夜的任务,他们叼着烟看。过了许久是平野先有了动作,他松松垮垮伸手指向一方,“你看,那里是麻布的キャバ。”神宫寺失笑,“紫耀真的好喜欢那家店。”

“那里的小姐姐讲话很有趣嘛。”

“但是人好多呢,凡事小心一点。”

平野哼唧一声当作答应。

“被拍到当然不好了,被灌奇怪的饮料也不好,上次经过那附近还看到好像有人交换粉末……”

“神,在担心我吗。”

神宫寺勾了勾嘴角,低下头去深深吸了一口,伴着烟雾轻轻说有一点吧。

“没事,不打紧的。我已经有一种嗑上(O)了瘾的小药丸了。”

“蛤?!”

“就你呀。”

惊讶在神宫寺脸上停滞了起码两秒,才化成对平野的轻轻挤撞,又变成狠吸一口烟之后恶作剧喷到平野脸上的白雾。

惹来平野咳嗽几声。

“土掉渣了。”神宫寺扭过头去,笑得倒是灿烂。

他抖掉烟灰,发现这一根已经到头了。于是熟练的把烟屁股丢进烟灰缸,又抽出一根叼进嘴里,捡起脚边的打火机。被平野叫住正是这时候。

“等等,这都第三根了吧。”

神宫寺眨巴眼睛,颔首。

“你是哪来的大烟枪,一口气三根身体要吃不消了。”

“说谁吃不消呢。”

“牙变黄了饭会跑掉的。”

平野盯着神宫寺双眼,正色又耐心得像穿围裙的保育员哥哥。纵使神宫寺不满地扭了眉头想闹别扭也瞬间偃旗息鼓,委屈巴巴把烟支收回去。


温度升高,属于白日的嘈杂好像也浮了起来。两手空空的神宫寺只好捧着脑袋,他也一指,

“那边,是紫耀的家。”

“BINGO~”

他们哧哧的笑到一块。

神宫寺掰了掰手指头,“你住那儿有半年了吧。”

“嗯,开始有点腻了。”平野撇嘴,烟支夹在手里徒劳地消耗,


“搬到哪里去好呢……


干脆搬来和你一块儿住也挺不错~”


开始有鸟儿飞进阳台,站在盆栽的枝条上唱歌。这让他们之间的仿佛静止一般的互相凝视不那么寡淡。


神宫寺说,

“本気なら勘弁して。”


“もちろん冗談だよ。”

平野说。


他们又看着对方咧嘴笑起来。平野眯了眯眼,晨光变得热烈了,照在他的脸庞上,就连发梢都闪着金光。他去揉神宫寺硬邦邦的肩膀,说别紧张,

“我不是要推你。”

平野向阳那半边脸暖烘烘的,神宫寺伸手抚上去帮他降温。喉头颤颤巍巍地抖出一个“嗯”。他了解平野正如平野了解他,以至于互相都想按照对方期望那样去做反而负负得正。



烟支平静地迎来燃烧殆尽的一刻。少许烫手,平野没有一点留恋地把烟屁股一抛。他没空确认是不是准确的投进了烟灰缸里,因为眼睛黏在了神宫寺身上移不开,他相信对方也是。他们本来就靠得很近,越来越近,暖流淌过两人的心底,到了这里已经不需要再扣动什么扳机来触发下一个亲吻、或是再度地、一而再再而三地缠绕到一块去。

有那么一些时刻他们都放弃抵抗,承认药(O)嗑了就不可能戒掉,承认井已经跳下去了不可能回头。他们都有体会,他们都乐在其中,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并不需要担心虚无缥缈的结局。当然也有可能一切只是自我麻痹,平野需要做的只是就地停止,神宫寺需要做的只是转身离开。他们都很清醒,他们都心知肚明,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万劫不复的后果。

如果无法断绝和轻易就能断绝对彼此的打击同样巨大,那何苦去做劳什子挣扎。在沉沦的汪洋里拼命伸出来的两只手,还不是要握到一起。又或者这样的挣扎也是乐趣之一,像他们白天夜晚各式各样的小游戏,伴随一整段关系的过程之中不曾消失。在离不开却放得下的微妙界限里,挣扎或许就是所谓的爱吧。



那爱又是什么。







圆珠笔

神宫寺从冷汗中睁开眼。

遮光窗帘拦住新一天的到来,咖啡机也还在沉睡。

他有点发怵,分不清是不是还在梦中,尝试去摸床头的手机。

他又给自己鼓了好大劲才敢解开屏锁,点开绿色的图标,倒扣在被子里。


“滋滋——”


他手吓得像触电。


“滋滋——滋滋——”


“…喂?”

“神早啊……”

“你、起这么早干嘛。”

“唔?…唔……几点了…?”

“六点二十。”

“嘿嘿,空调定时关了,我就热醒了…”

“……”

“就突然,心电感应…我的分身好像想听我的声音……唔……”

“……那个啊……”

“嗯……?”

“我做噩梦了,梦见你……”

“什么……梦见……?”

“没、嗯,没...

神宫寺从冷汗中睁开眼。

遮光窗帘拦住新一天的到来,咖啡机也还在沉睡。

他有点发怵,分不清是不是还在梦中,尝试去摸床头的手机。

他又给自己鼓了好大劲才敢解开屏锁,点开绿色的图标,倒扣在被子里。


“滋滋——”


他手吓得像触电。


“滋滋——滋滋——”


“…喂?”

“神早啊……”

“你、起这么早干嘛。”

“唔?…唔……几点了…?”

“六点二十。”

“嘿嘿,空调定时关了,我就热醒了…”

“……”

“就突然,心电感应…我的分身好像想听我的声音……唔……”

“……那个啊……”

“嗯……?”

“我做噩梦了,梦见你……”

“什么……梦见……?”

“没、嗯,没事了,没什么。”

“嗯嗯,没事…没事的啦…”

“你今天几点?”

“……三点吧…到现场……”

“这样啊…”

“嗯……”

“我今天都是白天的景,傍晚就能回。”

“嗯…好……”

“晚上来找你。”

“等着…我…嗯…………”


“睡吧。”


神宫寺突然觉得噩梦也不那么糟糕了。

又或者即便再糟糕,也不过是个噩梦。


他挂了不能回听的语音通话,顺手把记录删掉,1分36秒长。

退到主界面,置顶显示的就变回昨天晚上睡前平野最后的回复。


平野回他:

我也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