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s

20万浏览    1179参与
南极圈真好啊

【HS】蒲公英是什么可以吃吗

[hs已交往设定  大概是相处日常。文笔超超超烂…我不会描写。什么都不会。我永远喜欢hs!!]
【诈尸,是暑假时候的文现在翻出来加个结尾,顺便各位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嗑爆hs】
没问题就↓

    “春天到了吗?”望着眼前一片缤纷的花,Steve,不由得感叹道。


    不对,Minecraft大陆中好像根本就没有“春天”这个概念,只不过是自己来到了这样一个花草繁茂的地方吧。Steve摇了摇头,开始观察四周。


    周围的树很多,隔着头...

[hs已交往设定  大概是相处日常。文笔超超超烂…我不会描写。什么都不会。我永远喜欢hs!!]
【诈尸,是暑假时候的文现在翻出来加个结尾,顺便各位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嗑爆hs】
没问题就↓

    “春天到了吗?”望着眼前一片缤纷的花,Steve,不由得感叹道。


    不对,Minecraft大陆中好像根本就没有“春天”这个概念,只不过是自己来到了这样一个花草繁茂的地方吧。Steve摇了摇头,开始观察四周。


    周围的树很多,隔着头顶稀疏的橡木叶方块,隐约可以看到一只红透的苹果。东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原,几只白羊正低头吃草。南面不远处有一个湖,估计会有鱼吧。至于西边…?一小片金黄色的什么?


    大概是花吧,金黄色花朵在太阳的照耀下越发显得温暖,使Steve忍不住向前靠去。


    自从Herobrine和他老哥Notch闹翻后,Herobrine那个混蛋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导致自己每次重生后的地点都不一样,中间隔了不知道多远,反正找不回去就是了。


    刚才一个不小心跌下悬崖,结果就到了这里。


    想到这儿,Steve不禁心疼起了自己之前的装备,好不容易又混到一把钻石剑啊可恶!


    漫不经心地走到那片黄色花前,Steve蹲下,采了一朵。


    “…蒲公英?”Steve念出背包里花的名字。


    话说,蒲公英好像是可以吃的来着。


    Steve低头沉默了几秒,作为目前手无寸铁的菜鸡,Steve决定多备一点食物,不至于让自己饿死。


    “Hi____!亲爱的,你在干什么呢?”


    “采蒲公英。”Steve头也没回。听声音就知道了,绝对是Herobrine那个混蛋。


    “噗……原来你喜欢花啊,Steve。”Herobrine忍不住轻笑出声。


    听到身后那人的嘲笑声,Steve皱着眉站起,转回头对上Herobrine一尘不染的白瞳,“你……”然后,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停住了。


    Herobrine看到面前的少年咧嘴冲他笑了起来,紫色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


    “花是Alex喜欢的东西,我才不喜欢呢。Herobrine,我采这种花,只是因为它太像你了。”


    面对自家恋人奇怪的话语,Herobrine不禁挑眉。“像我…?哪里像了?”


    “颜色。”Steve笑得一脸开心。


    面前的神明黑了脸,这使得他的白色瞳眸看起来更亮了。


    “我像是那种人吗?”


    “你像。哦…不对你不是人。”


    面对越加肆无忌惮的Steve,Herobrine忍不住靠上前去,附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是不是需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的话?”


    Steve没说话,但是那一脸“我不需要你你你别过来你要是敢就分手吧”的表情足以表明他的拒绝。


    出乎意料的是,Herobrine直起身子,就这样简单的放过他了。


   Steve怀疑这个Herobrine是假的。


   “看上去你很失望,Steve。”Herobrine望向自家恋人发红的耳尖,戏谑地说道。


   “不不不这是庆幸,庆幸,懂吗?”Steve白了他一眼。


   Herobrine回了一记白眼过去,虽然这和他平时的眼睛没有任何区别。


   Steve蹲下,继续采他的花。“所以你来找我干嘛,聊天吗?还是说想我了?如果你想我的话,会不会半夜躲在床上抱着枕头哭呢?…以前没看出来我有这么大魅力,居然能把一个神迷成这样啊。”


   Herobrine没有理Steve的胡言乱语,至少在他看来,刚才那些话就和“Entity 303喜欢咸鱼”这样的鬼话一样可笑。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

   “Steve,你见过蒲公英的果实吗?”
   
      “没有,貌似它们一直都是开花的样子。”说话间,Steve又试图将一棵蒲公英连根拔起,拔到一半蒲公英的根就断了,上面的叶子也因用力过猛而脱落。Steve撇嘴,丢掉这棵烂了的草。


   “但是经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好奇呢。”Steve一边采摘下一棵蒲公英,一边和Herobrine说话。


   Herobrine在Steve身旁蹲下,从他手中接过一棵还算完整的蒲公英。白瞳的神明用单手托起这朵小花,使其漂浮在手心。


   接着,淡淡的白光笼照着这朵金黄色的蒲公英。几秒后,黄色花瓣向中间闭合缩成一团,变成一个黑色的球状物。嫩绿色的花托向下蜷缩,然后蒲公英慢慢张开,取代黄色花瓣是洁白的毛绒绒的一团,枯萎的花瓣团掉到了地上。


   Steve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切,他转头看向白瞳的神明,望着他白皙的脸庞,纯净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不经意间在对方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淡淡的微笑。


   Steve又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Herobrine真的很好看,而且他能让无聊的花也好看起来。Steve这样想着,脸微微发烫,眼睛不由得悄悄撇向身边人骨节分明的手。


   Steve在心中从不吝啬对恋人的赞美,虽然他从未说出口。


   旁边的神明拎着Steve的领子,又让他把头抬起来。


   Herobrine打了个响指,一阵清风吹来。洁白的蒲公英绒球就此散掉,一朵朵小蒲公英借着风向前方飘去。


   “大概蒲公英就是靠这种方式传播种子的,怎么样,Steve?…呃,Steve?”Herobrine把手放在Steve面前挥了挥。


   “啊?…哦,怎么说呢?挺…酷的?”回过神的Steve把视线从蒲公英转到Herobrine身上,并及时闪身躲过对方朝自己头上移动的手,“你又想干嘛?”


    Herobrine收回了手,无奈地笑了笑。“哈…偷袭失败,不过就是想摸个头而已,真小气。”面对自家恋人饱含怀疑的紫色双瞳,神明轻轻叹了口气。


    “你觉得我会信?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的吧?”Steve朝Herobrine吐了吐舌头。


    白眸的神明微微眯起了眼,抿起了嘴,却又突然一下发出一声轻笑,手抵在下巴上。“我要走了,Notch刚发现我的坐标……”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不送了。”Steve一脸不耐烦地打断,顺便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Herobrine摇了摇头,“你就是这个态度对待恋人的吗?啧啧。”说着召唤出稿子,直接在旁边的空间中撕裂出一个传送口,准备离开。


    “等下。”猝不及防被扯住围巾,白瞳的神明微微瞪大了眼睛,嘴唇上传来的触感让他有些惊讶,算不上柔软,但足矣让人迷恋。


    嘶,有点像咬。Herobrine皱了下眉,却仍是心情愉悦。


    一个吻很快就结束了,Steve向后退了两步,撇过头用手挡住了嘴,小声嘟哝着:“送别吻…够了吧?”


    Herobrine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不够。”说着向前捉住了Steve的手腕。

    ………………
    ………………


【后续】
赶来的Notch: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兔崽子终于被我给逮着了!!
Steve:计划通√钢铁直男怎么可能会害羞。
Herobrine:愿者上钩。

榕村一棍。

导师们缩水了以后(8)

说实话这篇应该不能叫导师缩水害,应该叫甜不辣缩水

—————————————————————————

3.睡不着时

HS(Shay缩水)

Altair和Arno是失眠睡不着的可怜孩子。Shay就不一样了,他可不是一般的可怜孩子。

他是饿到睡不着的瓜皮娃儿。

与他有一床之隔的Haytham早已入睡。大团长的生物钟难以撼动,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准时在十一点前入睡然后在早上六点三十分起床,期间还不会醒过来,让生物钟混乱无序的Shay很是羡慕。

但这也意味着他不能顶着咕咕叫的肚子求助Haytham,打扰大团长睡觉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随着时间推移,饥饿感愈发强烈,蜷缩成一团已经不能压制住Shay...

说实话这篇应该不能叫导师缩水害,应该叫甜不辣缩水

—————————————————————————

3.睡不着时

HS(Shay缩水)

Altair和Arno是失眠睡不着的可怜孩子。Shay就不一样了,他可不是一般的可怜孩子。

他是饿到睡不着的瓜皮娃儿。

与他有一床之隔的Haytham早已入睡。大团长的生物钟难以撼动,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准时在十一点前入睡然后在早上六点三十分起床,期间还不会醒过来,让生物钟混乱无序的Shay很是羡慕。

但这也意味着他不能顶着咕咕叫的肚子求助Haytham,打扰大团长睡觉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随着时间推移,饥饿感愈发强烈,蜷缩成一团已经不能压制住Shay的痛苦。他决定偷偷下床去尝试给自己做点宵夜,好安抚自己闹腾的肠胃。

没想到他才刚下地踩着自己的拖鞋,床头柜的台灯便自己亮了。

“Shay,大半夜的,偷偷摸摸想去哪?”

被抓了个现成,真棒。可能是运气被Shay折腾太久了,终于还是决定翻身出锅一回。

“Sir,我饿……”

“嗯?我记得你今天晚上吃得挺多的。”

“可是我还是饿……”

“唉。晚上吃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我去给你做点燕麦粥。”

“谢谢Sir!”

“真拿你没办法。”

Haytham起身用发带将头发束起来后当真走进了厨房去给Shay做燕麦粥吃,受宠若惊的小家伙屁颠屁颠跟着溜出卧室,扒拉着厨房门偷看在里面忙活的大团长。平时工作一丝不苟无比严肃的大团长现在竟然在给自己做吃的,Shay觉得今晚要是彻夜失眠也值了。

考虑到口味和营养问题,Haytham还给Shay加了点牛奶进燕麦粥里。站在门口偷窥的人儿被牛奶的香味罩住,差点没控制住流下哈喇子。等待了对于饿死鬼来说相当漫长的五分钟后,Shay的牛奶燕麦粥终于出锅了。Haytham把燕麦粥盛到碗里,转过身去给Shay拿来勺子,刚想把它递给小家伙,却发现他连人带灶台上的燕麦粥一起消失了。

???

疑惑不已的大团长探出头去看客厅的现况,正好撞见Shay准备拿他们今晚舀汤用的大汤勺去捞燕麦吃。

“Shay Patrick Cormac,你是不是饿到失去理智了?放下汤勺,除非你想废掉自己的喉咙。”

“我只是想用大勺子搅拌一下,让粥快点降温。”

“那也不行,一勺不得二用。放下,用这个小一点的。”

“Yes,sir.”

为了防止Shay真的拿那个大汤勺去喝粥,Haytham没敢立刻回去睡觉,他从书架上拿来了一本书,坐在一旁陪Shay吃他的宵夜。可能是真的饿到了小家伙,一碗新鲜出炉的燕麦粥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全灌进他的肚子里。在收拾餐桌时Haytham甚至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在虐待Shay,怎么能饿得跟刚从街上被人捡回来似的???看来以后得好好考虑一下加餐的问题。

吃饱喝足的Shay自觉帮忙收拾残局,然后等Haytham关掉厨房灯后才跟他一起回卧室。

本以为这已经是终点,没想到只是个起点。

Shay这回不是饿到睡不着,是真的失眠。他在床上翻滚了几十个来回,还是没有找到睡意在哪儿。眼看着床头柜上的电子表显示的时间由零点三十分变为一点零五分,Shay不想明天早上又因为打瞌睡而被老师罚站,无奈之下他跳下床去寻求Haytham的帮助。

“Sir,Sir?”

“Haytham?”

被揪着背部衣服拽了几次的大团长过了一阵子才慢慢睁开眼,然而Shay欲哭无泪的面部表情愣是把他的死鱼眼给撑成了铜铃。

“你又饿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这回真的睡不着……”

“让你平时老是不听话,不按时睡觉……活该。”

“我错了我错了,还请您再救我一次我不想明天又罚站……”

“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好好好。”

“你先上床,我去拿书。”

“???拿书是做什么?”

难道是传说中的物理入睡法,直接把人敲晕???

今晚两次打扰大团长睡觉的Shay突然停下了爬上床的动作。他有点点想回自己床装睡,好让Haytham停下去拿书的脚步。他真的还想再活几岁。

“别乱想,我是准备给你读书罢了。”

“好的……谢谢Sir。”

然而Shay的命运并没有放弃折腾他。在他看见Haytham手里的书时他才体验到什么叫人生起起落落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Sir,你拿数学书过来是想做什么?我们不是读书吗?”

“谁说数学书不能读?你不是说每次上数学课就想睡觉吗?我给你读点数学公式,估计催眠效果差不多。还是你要自己读?”

“有第三个选项吗?”

“没有。那我给你读。你坐好。”

于是Shay尝到了自己作死作出来的苦果,就是坐在大团长的身边,生不如死地听着他用毫无波澜起伏的语气去念一大串公式。要是这些公式能变成字幕在他眼前晃悠,他大概就能体验到眼冒金星了。

大概是Shay的表情太像即将晕死过去的伤员,Haytham居高临下地望了一眼迷迷糊糊的Cormac小朋友,还是不忍心再继续给他念数学公式。他放下手中的数学书,轻轻地托着小朋友的头让他躺下,然后帮他盖好被子,关掉床头柜上的台灯。黑暗里,Haytham侧卧着与Shay面对面,一只手放在他背部轻轻拍打着。小朋友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刻。尔后男人开始轻声哼唱着摇篮曲,原先拍打孩子背部的手也放轻了力度,改为了轻抚。其实刚才的数学公式还是奏效的,Shay已经感觉到有困意袭来,被Haytham这一安抚他便更加心安,任由自己一点点滑进睡梦中。

没有哄孩子经验的大团长必须一直集中注意力去回忆摇篮曲怎么唱,才避免了走调的尴尬局面。好不容易哼完了一段,他还下意识地想快点接上下一段继续哼唱,低头一看,原来小家伙早就睡着了。他的小手紧抓着Haytham的无名指,想收回来都不行,只好任他抓着睡去了。

终于哄睡了。真难伺候。

虽然大团长内心仍有怨气,但此刻占据他内心的更多是欢喜。不得不说这个夜晚给他留下来很深的印象。要知道之前他和Shay可从来没这么亲密过。

Haytham小心翼翼地将Shay搂进自己怀里,伸手将被子裹得更严实些防止小朋友着凉。思考良久,他还是在Shay额上留下了一个晚安吻。

晚安。Shay。

睡梦中的人儿似乎还懂得回应他,轻轻用头蹭了一下Haytham的脸,然后又往他怀里缩了缩,靠得更紧。

晚安,Haytham。

子笙在赶稿鸭
hs新春贺文 我! 辣鸡文手旧...

hs新春贺文

我!

辣鸡文手旧子笙又来了,望喜

好想涨粉呐~

hs新春贺文

我!

辣鸡文手旧子笙又来了,望喜

好想涨粉呐~

中考长弧
树林里,等待着少年勇者的是谁呢...

树林里,等待着少年勇者的是谁呢?


我更新辣hhhh

树林里,等待着少年勇者的是谁呢?







我更新辣hhhh

弑君者在我床上抱着我说

Herobrine(更新了一条朋友圈):最近新肺炎越来越严重了,我的家里很安全steve可以搬过来住,Alex出门记得戴口罩,Alexbrine我帮你请了假。

Red eyes记得不要呼吸。

Herobrine(更新了一条朋友圈):最近新肺炎越来越严重了,我的家里很安全steve可以搬过来住,Alex出门记得戴口罩,Alexbrine我帮你请了假。

Red eyes记得不要呼吸。


子笙在赶稿鸭
没摸完的鱼 是HS就对了

没摸完的鱼

是HS就对了

没摸完的鱼

是HS就对了

山茶

【HS】如图,沙雕ooc慎戳⚠️


是因为考试鸽了好久的@雨萧不是潇雨萧劳斯的点梗xx!!!! 加了一大堆有的没有的东西请不要打我qaq


p2.3.4正篇

p5彩蛋还是....?

【HS】如图,沙雕ooc慎戳⚠️


是因为考试鸽了好久的@雨萧不是潇雨萧劳斯的点梗xx!!!! 加了一大堆有的没有的东西请不要打我qaq


p2.3.4正篇

p5彩蛋还是....?

a mere nobody

#HS#

天使射中了神的心


后面是毁气氛沙雕,那两个是道具组摄影组路人甲我随手画的。

磨箭的那个可能是nicen假扮的

_(:D)∠)_

#HS#

天使射中了神的心



后面是毁气氛沙雕,那两个是道具组摄影组路人甲我随手画的。

磨箭的那个可能是nicen假扮的

_(:D)∠)_

Pluto

哈哈哈瞧我这暴脾气

哈哈哈瞧我这暴脾气

MISS

垃圾画手在线丢人(画的什么玩意儿(´-ι_-`))

垃圾画手在线丢人(画的什么玩意儿(´-ι_-`))

宇宙边缘没人要的球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丢完文立刻...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丢完文立刻跑人。

屋里一片漆黑。

这让谢伊第一时间怀疑住处是不是遭到了攻击。只是一片黑暗之中,有一丝光亮隐隐从餐厅半开的门后钻出,忽闪不定的。于是他放轻了脚步,一手抚上剑柄,在黑暗中朝着光亮缓慢前行。

悄悄摸到门边,谢伊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温馨布置与他所以为混乱大相径庭。

两对银制餐具整齐的码放在桌面上,桌上餐点种类繁多,但又不显拥挤,全都精致地被摆在了合适的位置。屋内的光,则全部来自于桌中央的那座小小烛台,烛油顺着洁白的蜡烛轻轻淌下,橙黄色的火焰跃动着,驱散周围的黑暗。

就在谢伊为眼前场景疑感不解时,背后隐约有脚步声响起,他警觉地回过头去。

“怎么样?布置得还不...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丢完文立刻跑人。

屋里一片漆黑。

这让谢伊第一时间怀疑住处是不是遭到了攻击。只是一片黑暗之中,有一丝光亮隐隐从餐厅半开的门后钻出,忽闪不定的。于是他放轻了脚步,一手抚上剑柄,在黑暗中朝着光亮缓慢前行。

悄悄摸到门边,谢伊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温馨布置与他所以为混乱大相径庭。

两对银制餐具整齐的码放在桌面上,桌上餐点种类繁多,但又不显拥挤,全都精致地被摆在了合适的位置。屋内的光,则全部来自于桌中央的那座小小烛台,烛油顺着洁白的蜡烛轻轻淌下,橙黄色的火焰跃动着,驱散周围的黑暗。

就在谢伊为眼前场景疑感不解时,背后隐约有脚步声响起,他警觉地回过头去。

“怎么样?布置得还不赖吧?“来人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是海尔森。

谢伊放松下来,轻叹了一口气,用手指指着身后的烛光晚餐有些无奈地说:”“sir,不介意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但海尔森没有立即说明,而是踱步走到桌前,凝望着桌上的烛火,思量了半晌才回答道:“嗯.....我想邀请一位女士共进晚餐,但我想,我对用餐时该说些什么有些拿不定主意,不介意陪我练习一下吧,寇马克先生?“说完,他转头征询对方的意见,同时微微欠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您都做到这份上了......“谢伊的眼神有些不安地游离了一下但还是很快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我又有什么理由推辞呢?”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进餐。对比起谢伊的局促不安,海尔森倒是显的镇定自若,他偶尔会提起一个话头,而谢依也只有此时才会作出稍稍作出回应。

直到窗外传来一声爆炸的巨响,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一朵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金光四散开来,刹那间点亮了夜空,随即消失,又是一束光芒冲天而起。

烟花一朵接一朵地在墨色的空中绽放,

海尔森把注意转回餐桌上,而谢伊依旧凝望着天空中的烟花,“sir,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不清楚,也许是哪个贵族女儿的生日吧。”海尔森连头都没抬。

“……我曾听一位船员说过,在遥远的东方,有个特殊的节日,就像我们这的圣诞节一样重要,似乎是叫…春节,好像就是今天吧。”

烟花爆炸声不绝于耳,一次次冲破夜的寂静。谢伊的声音不大,几乎要被掩盖“那船员还说,春节,是同自己所爱的人相聚的日子……真好。”兴许燃放烟花的那位东方人希望谁可以在大洋彼岸看到吧。

谢伊还在望着窗外不断升起又消失的烟花,而海尔森则不知何时抬起头来,静静地看向他,看他的面庞不时被烟花所照亮,看他眼中所倒映出的耀眼的烟火。

哪有什么女士,海尔森这么想。自己所想邀请的,所爱的人。

不就坐在桌子对面吗。


林桑.

【hs】所以怎么帮自己老师脱单JPG.

所以入坑很久的我来交党费了……

咳,咳(莫名尴尬)

——————————————————

1L 楼主.

先说一下我惨无人道的遭遇。

作为一名被迫害许久以至于视力从5.0跌到0.5的学生,我认为我有资格说一下我的惨痛经历。

2L.

抱着瓜康楼主讲故事JPG.

3L

楼主你经历了什么(憋笑)

4L

请各位拿好自己手中的瓜,没瓜的请拿好自己手上的瓜子,没瓜子的请拿好自己的节操,下面是重头戏。

5L 楼主.

我感觉我比一个两千瓦的电灯泡还要亮,不止是我,除我以外的单身狗也遭遇了这种迫害。先不说不明不白的关系吧,我的老师叫Herobrine,是个坚持不做手术...

所以入坑很久的我来交党费了……

咳,咳(莫名尴尬)

——————————————————

1L 楼主.

先说一下我惨无人道的遭遇。

作为一名被迫害许久以至于视力从5.0跌到0.5的学生,我认为我有资格说一下我的惨痛经历。

2L.

抱着瓜康楼主讲故事JPG.

3L

楼主你经历了什么(憋笑)

4L

请各位拿好自己手中的瓜,没瓜的请拿好自己手上的瓜子,没瓜子的请拿好自己的节操,下面是重头戏。

5L 楼主.

我感觉我比一个两千瓦的电灯泡还要亮,不止是我,除我以外的单身狗也遭遇了这种迫害。先不说不明不白的关系吧,我的老师叫Herobrine,是个坚持不做手术的白内障,你们也听说过吧,就是为了神药莎普爱思和entity_303打起来的那个Herobrine。

不说以前,单说今天。

我们老师目前正在追的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基岩直男,掰都掰不弯的那种,叫steve,Herobrine对他不是送咖啡就是热牛奶,再要么就是送钻石,然后用那种很撩人的话撩人家,只不过最后结果都挺尬的。

不说了,给你们放一段事故现场。

【音频.】(Herobrine:“steve我可以送你吗?”steve:“送到哪啊?”Herobrine:“我的心……”steve:“哦,刚刚alex让我给她带一瓶护肤霜,你送我去商店吧,谢了。”Herobrine:“哦,不客气……”【音频播放完毕.】)

6L.人体描边最为致命.

艹Zombie你从哪里弄过来的你再不还钱信不信我告老师(核善)

7L.

c老师好可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及楼上惊现知情者

8L. 楼主.

所以,为了我们眼睛的安全,为了世界的和平,我才来的……(卑微)

回复6L:Skeleton是不是浪,信不信我把你偷Wither Skeleton命令方块的事告诉他啊,以及还钱的事……下个月,下个月真的还!

6L回复:算你狠JPG.

9L.真的不是煤炭骷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Skeleton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真的。

6L回复:谁会信啊!

10L.爆炸艺术.

老师今天是真的,气死我。我好不容易帮他把Steve约出来他就在那里给我发狗粮?我是来帮他的不是来吃狗粮的,MMP老师这种人不配有爱情,以及Zombie你录的让我真解气,是不是你冒着生命危险拍的?

楼主回复:Creeper为什么你会知道?

10L回复:Enderman给我说的。

11L.

不容易不容易,这是一堆堆的知情人士(笑)

12L. 楼主

所以怎么办啊QAQ,我觉得我已经变成个电灯泡了,我太亮了(震声)

9L回复:亮一点好,亮度达到15说不定你就燃了。

楼主回复:我走了谁来当万年老一啊!你来吗?

6L回复:(话题逐渐扭曲JPG.)话说谁还想的起来这是个……求助贴?

13L.

我今天康到个白内障飞速开着车,车里还有个紫色眼睛的,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老师?而且我还听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我放过来。

【音频】(Steve:“Herobrine你想说什么吗?”Herobrine:“没啥,你是不是很擅长捉迷藏啊?”Steve:“对啊。”Herobrine:“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每天都想要见你呢?”Steve:“哦你说的是让我去当老师啊。”播放结束)

楼主回复:果然又翻车了……

6L回复:老师果然每天都在翻车……

10L回复:我jio得我白约他们出来了……

9L回复:老师又双叒叕翻 车 了……

14L.一只Steve.

怎么了?

15L 捕捉Steve.

没怎么啊√

楼主回复:卧槽老师你怎么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10L回复:老师对不起我们错了!!

6L回复:爸爸孩子们错了!!!

9L:对不起老师啊啊啊啊啊!!!

楼主回复:下次还敢。

6L回复:下次还敢。

10L回复:下次还敢。

9L回复:下次还敢。

15L回复:小兔崽子们明天上课见(阴险)

14L回复:还有,Herobrine刚刚给我表白了。

楼主回复:那我发这个帖子除了找打和搞事还有什么用。

6L回复:艹我为什么要出现啊,明天又要被老师揍死了(葛优瘫)

9L回复:已截图,老师你自己康着办,天边那朵美丽的云像不像明天公告栏上你们的恋情(笑)

10L回复:Wither Skeleton爸爸!!!

楼主回复:爸爸。

6L回复:爸爸。

-塞卡斯-Colutte.

[HS/微RS/糖]论Steve的成键能力

超短无比的小甜饼,是睡不着的产物。

含少量化学术语。

ready?go——


Steve有4个电子。他总感觉自己好像缺了些啥。

对,不够稳定。

于是他找到了脏比。

“嘿,脏比,把你的电子给我!”

Steve杀死了脏比,抢走了他仅有的一个电子。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脏比先生就粘在史蒂夫身上不下来了。

这是离子键。


Steve现在很开心。他多了一个电子。现在他有5个电子了。可他感觉,自己还是有点空虚感。

于是他找到了Red。

“啊……你好,Red先生,我现在需要电子,我可以借你的电子用一用吗?”

“可以啊,Steve,我们可以一起用。但我可能只能给你一个。”

“没问题...

超短无比的小甜饼,是睡不着的产物。

含少量化学术语。

ready?go——


Steve有4个电子。他总感觉自己好像缺了些啥。

对,不够稳定。

于是他找到了脏比。

“嘿,脏比,把你的电子给我!”

Steve杀死了脏比,抢走了他仅有的一个电子。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脏比先生就粘在史蒂夫身上不下来了。

这是离子键。


Steve现在很开心。他多了一个电子。现在他有5个电子了。可他感觉,自己还是有点空虚感。

于是他找到了Red。

“啊……你好,Red先生,我现在需要电子,我可以借你的电子用一用吗?”

“可以啊,Steve,我们可以一起用。但我可能只能给你一个。”

“没问题的……那谢谢Red先生了。”

就这样,Steve和Red各拿出一个电子一起用。

本来有7个电子的Red现在达到了8个电子。

他稳定了。而他也不想再离开Steve。

这是共价键。


Steve更加开心了。他现在已经是拥有6个电子的人了。

可是……已经没人愿意和他共用电子了。那些家伙,不是已经有了8个电子不需要再借,就是1个电子都没有。他找ender借电子的时候,ender刚好没有电子,没从他那抢走一两个就不错了。

他很失落,坐在树下叹气。

一个高大的影子出现在他眼前。

是Herobrine。

“嘿,我的史蒂夫,你怎么了?”

“我还缺两个电子,可是已经没人借我了……”

Herobrine在听到他的话以后,思索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电子。

“亲爱的,你要是不够的话,我的电子,都借给你用。”

Steve脸红了。他感激地点了点头。

Herobrine也脸红了。

他们相视一笑,轻吻了一下。

就这样,Steve达到了8个电子。

他终于达到了稳定结构。

而他的心也终于有了归属。

这是配位键。

【end】



是果果子啊
白嫖了一相册的hs的我来产一点...

白嫖了一相册的hs的我来产一点点

白嫖了一相册的hs的我来产一点点

沐晨MCHE

渣渣第一次发图轻喷💧💧💧

是一些散图

Red我为什么不带他是因为我还没他的设定😂

HS纯属我私心🌚

渣渣第一次发图轻喷💧💧💧

是一些散图

Red我为什么不带他是因为我还没他的设定😂

HS纯属我私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