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s

70.8万浏览    2100参与
仙女酵母🥛

世末歌者·Steve.

*患有脑癌的音乐天才,因不甘心就此死去而离家出走,四处流浪寻找知音完成梦想。

*与Herobrine在海边相遇。

*后期双目失明。


MineEternity现代paro设定。

p2是去年11月画的。

后面两p是设定正式搞的时间(之前有口嗨但懒得截图了),免得有人又说我抄袭融梗。

(ps:叫《世末歌者》仅仅只是因为听这首歌的时候来了灵感,与原曲设定关系不大,over。)

HS tag避雷。

世末歌者·Steve.

*患有脑癌的音乐天才,因不甘心就此死去而离家出走,四处流浪寻找知音完成梦想。

*与Herobrine在海边相遇。

*后期双目失明。


MineEternity现代paro设定。

p2是去年11月画的。

后面两p是设定正式搞的时间(之前有口嗨但懒得截图了),免得有人又说我抄袭融梗。

(ps:叫《世末歌者》仅仅只是因为听这首歌的时候来了灵感,与原曲设定关系不大,over。)

HS tag避雷。

♡污味大梨子

屌图大师


hb:冷漠の王

还是hb:发情の狗

屌图大师


hb:冷漠の王

还是hb:发情の狗

耀阳长路

我会继续流浪(三)

下一集不出意料应该是车车时间


(1)

同样的开头,同样的床,就是这次steve醒来的场景和之前那个温馨破败的小屋可不一样了。steve艰难的起身,身上酸痛无比,头也昏昏沉沉的,这里昏暗无比,脚接触地面后传回来的回声无不诠释着这个地方空间的大。

”额......啊,头好痛,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这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像是个巨大的没有边界的牢笼一样。

”先是那个奇怪的白眼睛,又是没有头然后还黑得要命的监狱,我真是倒了大霉了。什么史上最无趣的冒险家,现在倒是给我找事儿做了。“Steve发着牢骚,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去,前方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处小小的光源,Steve为了活命,不得不朝......

下一集不出意料应该是车车时间



(1)

同样的开头,同样的床,就是这次steve醒来的场景和之前那个温馨破败的小屋可不一样了。steve艰难的起身,身上酸痛无比,头也昏昏沉沉的,这里昏暗无比,脚接触地面后传回来的回声无不诠释着这个地方空间的大。

”额......啊,头好痛,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这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像是个巨大的没有边界的牢笼一样。

”先是那个奇怪的白眼睛,又是没有头然后还黑得要命的监狱,我真是倒了大霉了。什么史上最无趣的冒险家,现在倒是给我找事儿做了。“Steve发着牢骚,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去,前方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处小小的光源,Steve为了活命,不得不朝那里去。


这里很黑,即使是前方那一点代表着希望的光源也起不到任何照明的作用。一切就像黑暗中的蠹虫一样充满了未知和不可测。


“唔,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好恶心。”Steve走过了一片貌似充满了水渍的地方,从脚上传来的滑腻的感觉让Steve一阵恶心,出于警惕心,他没有去闻闻那片“水渍”的味道。不过估计他也不会闻得到罢,在黑暗中的恐惧已经把一切的感官全部埋没了,不然Steve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背后不远处一直注视着他的白色眼睛。



(2)

好歹也是一位称职的冒险家,在矿洞里探寻和黑暗中赶路的时间几乎占据了Steve 前半生的部分,所以他还比较能适应黑暗的感觉。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Steve就到了那个充满希望的光源处。


这是个墙壁的裂缝,Steve估测是因为这个可怕的地方时间太久的原因所以才会有裂缝出现,他尽力的尝试发挥自己眼睛的最大化功效从裂缝往外看去。

“唔......看不太清楚啊,这缝隙也太小了。外面绿油油的,看起来应该是森林之类的地方.......啊!!”


突然一道白色替代了本就看不太清的画面,颜色的突然转换吓了Steve一跳。

“和前两次一模一样的白色!”

明明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白色,但Steve还是认出了herobrine的眼睛,那种深幽的白色光芒从Steve见到的第一秒就已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了,他永远不会忘掉。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Steve向后跌去,但是他并没有落地,刻板印象里那种背部和坚硬的大理石重重接触的痛感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软乎的触感,像是被人抱住了一样。

“什么情况?我摔到别人身上了吗?是人吗?还是僵尸之类的?”

鸡皮疙瘩爬满了整个身体,Steve感觉到有什么像爪子、像手一样的东西爬上了他的双臂。Steve大声尖叫着,作为一位资深的冒险家该有的一切职业素养和基本策略已经被抛掷脑后了,恐惧大于一切,活命高于所有。

“跑!我得快点离开这里!不管抓住我的是什么东西!"



(3)

很快,Steve就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这家伙的力气大的吓人,Steve用上了比逃脱姐姐Alex还要大的努力,都未曾挣开一丝丝这个”怪物“的手心。


herobrine半坐在地上,怀里坐着还在苦苦挣扎的Steve,herobrine看着Steve因为恐惧而流出来的眼泪,小小的泪珠挂在眼角,面前墙上裂缝里偷出来的光照在其上,蓝紫色的眼睛被衬托得如同宝石、可怜的宝石。


”有这么可怕吗?“herobrine思索着。

虽然我是创世神、还是怪物之王,但是也没有这么可怕吧?


挣扎仍在继续,可怜了挣扎许久的Steve,即使是已经脱力,都不肯回头看看背后的那个”怪物“。

太吵了实在是,平日里习惯了安静的herobrine受不了Steve长时间高音量的折磨,忍不住开了口。

”够了,别吵了。“



"????"

steve猛地回头望去,又是那双白色的熟悉眼睛,只不过这次这双眼睛并不是”空手而来“,它还带上了它的主人。

这是继herobrine开始观察Steve以来第一次和Steve真正的”正面接触“,充满纪念意义、却又具有戏剧性。Steve看着那双眼睛发愣,甚至连眼角的眼泪都还没蒸发殆尽,多亏那少得可怜的阳光的帮助,Steve得以看到herobrine、这个折磨了他、给予了他许多惊吓和惊喜的人的真正模样。

herobrine也盯着Steve走神,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次近距离观察的机会让herobrine深深的陷入Steve的阴影里,无法自拔,这种说不上的感情和有趣,让herobrine无法挣脱的感兴趣。


Steve好歹也是一位富有经验和实战的冒险家,所以在这一次初遇里,他也是第一个从美妙的脑补世界里回复的那个。当Steve回过神来时,他尝试着动了动手臂,轻松的摇摆让Steve意识到他的束缚已经解开,他飞速的站起身来、向herobrine的后方跑去,尝试去找到绝境中的出口。



当然了,贵为创世神的herobrine也不是什么傻子,到嘴的肥肉怎么会让它轻易的自己长脚跑走?这可不是一位合格的猎手该做的事。

herobrine还是保持着刚刚抱着Steve的那个姿态坐在地上,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控制住的双手随着向后看去的脑袋渐渐向下放松。视角的对面是被逼到墙角的Steve。


"我有这么恐怖吗?总感觉我们的每次见面都充满了惊吓与危险?"herobrine看着Steve,淡淡的问到。

此时的Steve已经完全从惊吓的失智中缓过劲来,此时的他头脑无比的冷静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尝试去找到任何和这双眼睛有关的线索。


好像是叫........hero........brine.......herobrine?

等一下,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就像很久以前就听过一样........

是什么时候呢?

是昨天吗?毕竟这感觉这么熟悉。

是上辈子吗?毕竟这感觉这么遥远。



处于想要威慑对方的心理,Steve大声的叫着:“别过来!我知道你是谁!”

“哦?这么说我在主世界还挺有名咯?”

Steve内心冷笑,这人真是什么屁话都接啊:“啊......?对....!对啊!你在主世界可是罪大恶极臭名昭著的大坏人!”

“有吗?我觉得我没这么坏吧。”

这人是来搞笑的吧?Steve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有病,于是他也趁势装了下去。

”那......那你要是不坏的话,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你把我放出去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


”行啊。“

”?“





(4)

绝不拖泥带水,创世神herobrine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这个好习惯在此刻的Steve眼里却成为了一系列只有神经病才会做出的行为。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要么就是哪家的神经病被放出来了,要么就是这个人纯属就是闲的没事干!“

Steve坐在开阔的草坪,还保持着刚刚在密室里的那个姿势,他趁着两人从草坪上站起来清理衣服的间隙,偷偷的观察着附近的地形,飞速制定着自己的逃跑路线。

”一定要跑的离这个神经病越远越好!“


3


2


1


天真的Steve迈开了双腿,两腿急速在草方块上交替着、落地时激起的粒子和泥巴就像是嘲讽着Steve天真的音符。

确实很天真。

herobrine随之就出现了,带着些许恼怒和惊喜的他提着Steve上升到了半空中。”你听别人说话也太不认真了,Steve,话可不能只听一半。“


??为什么我升到空中了?为什么这个人可以不凭借鞘翅和烟花就能静止飞行?


”我带你出来也是有条件的,毕竟可不能让我白忙活对不对?“


怎么做到的?这人是什么我不知道的存在吗?或者说他用了什么我不知道的药水?不应该啊,我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连这么神奇的东西都不知道?


“......你说。”

真是离谱,自从我到pnaic他们那儿了以后事态就变得不对劲了起来。真奇怪。


“让我跟着你。”

“所以这是个跟踪狂死变态兼超级药水大佬?”

该让他跟着我吗?万一他只是玩累了觉得我没有玩弄的价值了所以想要借此机会来找点乐子呢?万一一旦我让他失去兴趣他就会趁机杀了我呢?

”好,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我们走吧!冒险家“herobrine嬉皮笑脸的松开了手,即使是只有一颗白桦树到地面的距离、但是摔下去也还是很疼的,Steve捂着屁股大生控诉着这位不讲道理的怪人。

”额啊!你这人就不能稍微绅士一点吗!痛死了!“


Steve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责备的看着herobrine。

herobrine也毫不忌讳的看了回去,假装可怜的笑了笑:“真不好意思。”

安琪是Herobrine的狗勾❤

异世界也会有疫情吗*阿门

突然想到,就是,疫情来了,然后nh定好的最后一战

N:这算密接吗

H:…那就下次吧


S: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H:?我他妈是神不会生病

S:万一你携带病毒了呢

S:万一你就是病毒呢*惊恐

H:???

S:万一,万一主神也是病毒呢…*信仰动摇

H:就是他干的…*趁机拉拢

S:不要过来你个病毒!*脱口而出

H:?

突然想到,就是,疫情来了,然后nh定好的最后一战

N:这算密接吗

H:…那就下次吧


S: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H:?我他妈是神不会生病

S:万一你携带病毒了呢

S:万一你就是病毒呢*惊恐

H:???

S:万一,万一主神也是病毒呢…*信仰动摇

H:就是他干的…*趁机拉拢

S:不要过来你个病毒!*脱口而出

H:?

釆由句
新设R:steve你不要再扯了...

新设R:steve你不要再扯了辣!Herobrine哥哥会生气的!(夹子声)

新设R:steve你不要再扯了辣!Herobrine哥哥会生气的!(夹子声)

浮华zhg

由于我停更很长时间(因为要备考现在有时间更新了)所以打算补充一下我都设定,方便观众姥爷观看

这一章确立了303和herobrine俩人的关系

其实之前就有提到,303说过除了死灵骑士布莱克伯恩之外,其他人是和herobrine打架输了自愿留在死亡军团的

303本来就是个孤傲,冷漠的人,他信奉强者为尊,同时他又很有原则

他选择追随herobrine,是因为当初俩人约定过,成王败寇之类的,herobrine惜才,提出来让303留下,303也同意了

既然同意了,以303的性格,除非他有正当理由,否则他是不会否定自己的说过的话的

后来他被误导,和herobrine反目成仇

之后就是故事了...

由于我停更很长时间(因为要备考现在有时间更新了)所以打算补充一下我都设定,方便观众姥爷观看

这一章确立了303和herobrine俩人的关系

其实之前就有提到,303说过除了死灵骑士布莱克伯恩之外,其他人是和herobrine打架输了自愿留在死亡军团的

303本来就是个孤傲,冷漠的人,他信奉强者为尊,同时他又很有原则

他选择追随herobrine,是因为当初俩人约定过,成王败寇之类的,herobrine惜才,提出来让303留下,303也同意了

既然同意了,以303的性格,除非他有正当理由,否则他是不会否定自己的说过的话的

后来他被误导,和herobrine反目成仇

之后就是故事了我写的,俩人解除误会,和好

303就是为了赎罪,他自己是痛恨37号的那些下三滥行为的,但是自己又被利用了,做了自己最痛恨的事,所以打算帮herobrine做完自己欠下的

他和herobrine绝不是朋友,但也不会是敌人

没有谁会傻到与herobrine为敌,尤其是303已经失败过一次

他俩就是那种亦敌亦友的对手关系

当然我是不会放过反目成仇这种对手戏的,所以破碎事件结束之后大概就会有俩人的对手戏(提前剧透)


包括恐惧魔王和零值(他们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也会有后续与herobrine的对手戏)


总之,目前就是这样



还有,我有个错别字(创世之刃)

阿白

揭开往日序幕

Steve告别医生,回到微醺小屋。结果一打开自己房门,就看见蓝袍子正坐在自己床上,两腿一晃一晃。Steve吓了一跳,但是蓝袍子只是来找他吃饭的,中午这顿蓝袍子大方的请了客,看来是一个上午没少忽悠钱


饭后二人在集市上散步,蓝袍子关怀地问:“莱恩,你去看医生,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我这个病要拿我的名字命名。”

“这,这么严重啊?然后呢?”

“他给我做了催眠治疗,零零散散想起一部分。”

“看样子你的失忆只能慢慢来了,唉,可惜这里是雪原之国,要是我老家沼泽之国就好啦!那里是全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地方,一定能找到让你彻底恢复记忆的办法!”

“是吗?以后有机会就去试试。”

“其实……不瞒你...

Steve告别医生,回到微醺小屋。结果一打开自己房门,就看见蓝袍子正坐在自己床上,两腿一晃一晃。Steve吓了一跳,但是蓝袍子只是来找他吃饭的,中午这顿蓝袍子大方的请了客,看来是一个上午没少忽悠钱


饭后二人在集市上散步,蓝袍子关怀地问:“莱恩,你去看医生,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我这个病要拿我的名字命名。”

“这,这么严重啊?然后呢?”

“他给我做了催眠治疗,零零散散想起一部分。”

“看样子你的失忆只能慢慢来了,唉,可惜这里是雪原之国,要是我老家沼泽之国就好啦!那里是全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地方,一定能找到让你彻底恢复记忆的办法!”

“是吗?以后有机会就去试试。”

“其实……不瞒你说,”蓝袍子凑到Steve耳边,压低声音说:“我是沼泽之国坎特洛贝皇室第三王子哦……”

Steve闻言挑眉,笑着反问:“那怎么王子殿下还被逼着和亲,现在还被逼得离家出走?”

“真的啦,我真的是第三王子。我被逼着和亲也是出于无奈嘛。”

“嗯?”

“300年前翠绿珍宝——丛林之国那场政变知道吧?”

不,我不知道……心下虽然这么想,但Steve嘴上还是附和道:“嗯,怎么了?”

“政变之后原国王被刺杀,新上任的那位索伦斯陛下喜好征战,掀起战争直接向东吞并了牧野之乡——平原之国,而后率军南下攻陷了戈壁荒野——沙漠之国。至此,丛林之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自号索伦斯帝国。”

“那这跟你被逼和亲有什么关系?”

“继续听我说完,索伦斯帝国每任国王都不长寿,短短三百年就已经是索伦斯六世了,这个六世不知道忽然又抽什么疯,要效仿他祖先,意欲彻底吞并我们沼泽之国。沼泽之国本就因为固守传统发展较慢,近几年经济不景气,我们王室势微,为了巩固王权和保卫国家,只能与本国贵族联姻建交,集中力量。本来……按理说应该是我二哥联姻的QAQ”

“那怎么忽然成了你?”

“……因为,我太弱了。说起来还挺不好意思,我身为皇室,却不精通炼药。而我二哥就不一样了,我二哥年纪轻轻就是王国第一炼药天才还精通政治,已经是准太子了,要多拉风有多拉风,比我大哥还牛逼!”

“于是你作为一个不会炼药的小可怜在你二哥的衬托下就被政治牺牲了?”

“对啊,那又能怎么办,联姻这种事只要做做表面功夫就可以了,我二哥那么优秀,这种差事自然轮不到他……我大哥也早就婚配,生下的孩子都能叫我叔叔了QAQ”

“你刚刚说你们王室是因为预备索伦斯帝国的入侵,才迫不得已联姻。那你这样跑出来没关系吗?”

“这就得扯回我那个牛逼轰轰的二哥了,我那个二哥哪都好,至少对外人是这样,但是只有我知道,那家伙,绝对是一个纯纯的白切黑混蛋!”

“怎么了?他欺负你?”

“何止是欺负啊,这家伙对外温文尔雅像个人,对我就是随意蹂躏。你知道吗?曾经我不小心把他的衣服淋了一点酒,他居然罚我给他洗了两个月衣服!!两个月啊!我到最后都洗的麻木了,这混蛋有时候嫌我洗的不干净还让我重洗,并且不准告诉爸妈。”蓝袍子缓口气,继续说:“二哥对谁都很温柔,唯独很讨厌我。当初我被选为联姻人选,二哥贼不同意。”

Steve疑惑:“为什么,他不是讨厌你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和我联姻那个小姐是他同学。嗯……大概他喜欢人家?看我和人家联姻,自然不乐意。后来我想着如果我真的和那个小姐联姻,那我的恶魔二哥不知道会怎么欺凌我……索性君子成人之美,直接出逃,相信我出逃以后,二哥就顺理成章地成为联姻对象了。”

听完事情的起因经过,Steve叹口气,安慰道:“唉,不得不说你们贵圈真乱。那你以后怎么办,总不可能一直逃下去吧?”

“能躲一时躲一时吧,起码等联姻这个风头过去再说。”


两人絮絮叨叨一路,回到了旅馆

旅馆单人间的环境还不错,居然有一个小书架,Steve眼下没什么事,索性拿了一本靠在床头慢慢读

“《王朝简史》,历史类的吗?”

Steve跳过目录,翻开第一页

草草略过前面赞颂神制造人类的篇幅,Steve的目光停留在了一行字上

“在荒蛮时代,文化还未诞生,远古时期的人类生活在水生火热时,真神降下了恩泽。他派遣座下最仁慈的天使Adam携传说中生命的起源世界树之种降临主世界,带人类走出了茹毛饮血的黑暗时代……”

不对啊,看自己的记忆,应该是自己将Adam推下审判台,并设计让他传送到主世界才对啊,这个真神是什么情况?

Steve怀着疑问继续翻页

“Adam深知人类疾苦,他带领人类开荒垦地,钓鱼捕猎,挖矿炼铁,他的智慧创造了希望,恩慈洒满大地。他的善良也唤醒了世界树之种,世界树Eva苏醒后自愿侍奉于他左右。”

“Adam的力量征服了世界,他建立了第一任王国统一大路。并根据四季气候变化和太阳东升西落发明了立法,又制定了宪法约束人们的行为。为了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后人把每年的一月一日定为国庆节,举国同庆。”

“王国历23年,神战,主神最疼爱的天使Steve叛变,堕落为魔,主神与地狱之王丧失了对主世界的涉世权。至此,神明淡出世界,人类的时代来临。”


我……堕落为魔?背叛了主神?

Steve不可置信看着书本上的内容,脑海里回想过奥尼村长的话——原来,让我隐藏名字就是因为这个……

Steve心下不知道该作何感想,自己一直在追寻的过去明晃晃的摆在眼前,而且居然有些不堪,这冲击力着实不小,Steve都怀疑自己这是进入了晚八点狗血档

“不过看样子……我和地狱之王him是一边的啊,不知道是好是坏。”

窗外天色已晚,屋内有些暗,Steve拉下墙上的拉杆,天花板上的红石灯立刻亮了起来。

Steve平复下心情,继续往后看


“神战给主世界带来了凋零,世界树Eva用自己的血液让大地重现生机,王国因饥荒产生的暴动被镇压。同年,王城迁都至极北之地,第一位王子出生。”

“王国历25年,第二位王子出生”

“王国历26年,苍白之灾,疫病肆虐大陆,人类首次发现牛奶可以消除疾病”

“王国历28年,第一位王女出生”

“王国历31年,第三王子,第四王子同胞出生”

“王国历39年,不老魔女降临,教导人类学会了炼药,炼药师风靡全国,第三王子被授为炼药师协会会长”


Adam……我记忆中的孩子后来经历了这么多吗?Steve有些心疼,与此同时的是如潮水般的思念,因为上一次的治疗,后续陆陆续续想起很多关于Adam的记忆。所以Steve有些担心,自己睡了这么久,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Adam,故人还能否重逢


但下一刻,这个问题便有了答案


王国历85年,最初的君王Adam逝世,举国大丧。同年冬天,五位王嗣应君王遗嘱,将王国按地域分为五个小国,诸皇并立时代来临。”


Steve呆呆的看着纸张上冰冷的文字,白纸黑字中居然读出几分猩红。手背上有冰凉的液体滴落,Steve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是泪。

“原来……我睡了这么久,原来,我错过了所以……”


当天晚上Steve彻夜未眠,反反复复地看着那本书,一遍又一遍地读所有和Adam有联系的部分。Steve错过了太多,代价就是他只能通过这些文字,去缅怀,去追念;也只有靠着旁人的只言片语,他才能去了解早已远去的故人。


深夜的微醺小屋二楼,有一盏红石灯彻夜未歇。红石灯的光芒透过玻璃,在黑暗中,明亮又孤单



深夜,寂静的街角——

一个打扮低调的男人拿出一个末影箱放在地上,取出一本书和笔在上面写道:“二殿下,属下按您的指令一直暗中跟随三殿下。现在三殿下落宿于雪原之国王城一家叫微醺小屋的旅馆,与一个陌生的旅行家结伴同行。”

写完这些后,那个男人把书和笔放入末影箱,等待一会后,书和笔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后面多了几行字

“知道了,明天王城渡口开放,我会代表本国前去送礼道贺,到时候就把老三带回来。在那之前,保护好老三,不得有半点损失。顺便查查那个旅行家的底细。”

男人看罢,掏出随身带着的打火石把写有字的纸张烧掉,匆匆消失在了夜色中



地狱王城——

穿着黑袍的老者手执金杖,向王位上那位闭目养神的王行了个礼,恭敬说到:“王,找到他了。”

闭目养神的him闻言,微睁双眼,缓缓问道:“在哪?”

“极寒明珠。”

him轻笑一声:“这么巧,明天恰逢渡口开放,我亲自接他回来。”

“与Steve大人同行的还有沼泽之国的三王子。”

“无妨,他二哥明天也会来。”

“确实,以那位二王子的脾性,这么多天不见三王子,只怕是焦躁不安,难以忍受。”

“绯红森林渡口周围军队集结的如何?”

“已经蓄势待发了。”

“很好,与沼泽之国和雪原之国的合作继续推进,另外,沼泽之国的二王子是个人才,多拉拢吧。”

“属下明白。”

“莫塔里,你先退下吧。”

“是。”黑袍老者微微欠身,身形立刻扭曲模糊,转瞬间消失不见。


王扭头看向另一边的穿着黑色古典裙的女性:“凋零,明日你随我一起去主世界,去查查索伦斯帝国闹得沸沸扬扬的人口失踪案,做的干净些。我有预感,隐藏在帝国后面的notch要有动作了。”

“属下明白。”黑裙女性的声音低沉磁性。

“他终于醒了啊……真令人怀念,他睡了多久了?”

凋零:“326年零三个月四天”

“这么久了啊……”

“您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是啊,我们终究还是重逢了。”him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笑意中掺有些许苦涩的意味



浮华zhg

停更了一百年的我回来了

停更了一百年的我回来了

阿白

抵达极寒明珠

Steve和骄矜的大少爷按着地图的指引走了三四天,这几天除了吃带来的干粮,就只能摘摘路上的浆果,连动物都很少见。

“莱恩~~我想吃肉……”

“我也想吃。”

“呃啊……已经好几天没沾荤了,我都快成素人了。”

“把这两羊驼宰了,你就能吃到肉了。”

呕——咩!!!(羊驼惊叫)


极寒明珠城门口——

“你们……是旅行家?”带着皮盔的守卫看着眼前的来人。

“嗯嗯。我们从暮色深渊来的!”蓝袍子一边说一边给Steve使眼神

守卫看了看二人身上的装束,半信半疑地问:“是吗?请出示身份证明卡。”

蓝袍子捏了把汗,斟酌着语气开口:“……大哥,行行好,这个身份证明嘛,,,我们……呃,忘带了。不...

Steve和骄矜的大少爷按着地图的指引走了三四天,这几天除了吃带来的干粮,就只能摘摘路上的浆果,连动物都很少见。

“莱恩~~我想吃肉……”

“我也想吃。”

“呃啊……已经好几天没沾荤了,我都快成素人了。”

“把这两羊驼宰了,你就能吃到肉了。”

呕——咩!!!(羊驼惊叫)


极寒明珠城门口——

“你们……是旅行家?”带着皮盔的守卫看着眼前的来人。

“嗯嗯。我们从暮色深渊来的!”蓝袍子一边说一边给Steve使眼神

守卫看了看二人身上的装束,半信半疑地问:“是吗?请出示身份证明卡。”

蓝袍子捏了把汗,斟酌着语气开口:“……大哥,行行好,这个身份证明嘛,,,我们……呃,忘带了。不过我们都是大大的良民啊!你就放我们进去嘛嘿嘿。”


铁盔守卫长发现这边的动静走过来询问,守卫汇报情况以后,守卫长皱着眉打量Steve和蓝袍子

“听着二位,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最近王城戒严,只要没有身份证明,一律不予放行。”守卫长转头又对守卫低声说:“渡口已经建成,马上就要开放,最近多留心,别放任何可疑人员进来!”


“可疑人员”蓝袍子和Steve:“…………”


“是!”守卫行了个礼,面向Steve和蓝袍子:“二位请回吧!”

……



极寒明珠护城河旁——

“怎么办啊啊,进不去!”

“大少爷你离家出走不带身份证明吗?”

“我以前在老家去哪都有下属照应,没人拦啊,刷脸就成!我都忘了身份证明这一茬了QAQ”蓝袍子顿了下,反问道:“话说莱恩你的身份证明呢?”


我也不知道,在我脑海仅剩下的记忆连什么是身份证明都不知道……Steve默默想


“那眼下想要进城就只能搞两张身份证明了是吗?”

“对啊,可是这种东西要么出生时家里人带去证券交易所办,要么就只能丢了补办。听说补办的流程得等好几个月欸……”

“这样吗……”Steve像是察觉到什么,转头看向河边的松林:“谁在那!?”

松树的叶子晃动了下“额诶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松林后走出一个少年(?)脸上贴着夸张的假胡子,“两位好啊,我观察你们很久啦!”


蓝袍子:“不是你谁啊?”


陌生人:“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可以帮助你们解决眼下的问题哦~”


Steve:“你是说你能搞到身份证明?”


陌生人:“这你可就问对人啦!二位跟我来!”


Steve和蓝袍对视一眼,“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先走吧。”


极寒明珠外森林——

Steve和蓝袍跟着那个陌生人走了一段时间,面前出现了一个简陋的建筑物,用雪松木板搭出的……火柴盒。

陌生人热情的邀请他们进入火柴盒,询问Steve二人了解了基本信息后,走到房间角落那口炼药锅旁,调兑了颜色,鼓捣半天以后拿羽毛笔在一张纸上勾勾写写,然后把纸浸入炼药锅。待纸张染色成功后,用木棍捞出,晾在熔炉上。如法炮制了另一张后,在熔炉里升起旺火,两张纸中的水分迅速蒸发,取下两张纸放在桌上。

陌生人打开抽屉取出一块红色染料,让Steve和蓝袍子用燃料把指印按在身份证明上

“大功告成!二位看看可还满意?”

桌面上的身份证明足以以假乱真,无奈Steve压根不认识这东西,只能将目光投向蓝袍子,蓝袍子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那这个价钱嘛……看二位有缘,打个折,一张150经验值~”

Steve看了眼经验槽——27063级(醒来后就有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经验,但是应该是可以用的吧?)

“成……”Steve“交”字还没说出口,旁边的蓝袍子直接打断了对话:“100一张!”

“……”行吧,讲价这种事还是交给大少爷吧,这波属于江湖骗子(蓝袍)对阵职业骗子(假证贩子)

《用魔法打败魔法》


大少爷和假证贩子从天文地理聊到人生哲学,给人唬的一愣一愣,忽悠的晕头转向,在旁观战的Steve直呼内行

两方唇枪舌剑后,大少爷硬生生把150经验/张砍成了80经验/张,Steve付了钱后二人离开了火柴盒




……

假证贩子待二人走后叹了口气:“唉……穿越以后钱还是这么难赚啊QAQ说好的金手指呢?”说罢看了看抽屉,“红色染料又没了,过两天进城看看吧……欸完了!忘记提醒刚刚那两人,伪造的身份证明不能沾水了!!”



极寒明珠王城内街道——

“可算进来了,呦,这是啥?”蓝袍子慢悠悠的牵着羊驼新奇的看着路边摊上的货物。

Steve去肉铺挑拣了几块猪排,买了六根胡萝卜,打听了一下哪里有旅馆后,拉着蓝袍子离开了街区。


微醺小屋旅馆——

微醺小屋四个字用荧光墨囊上过色,夜色中熠熠生辉

蓝袍子把两只羊驼的栓绳系在栅栏上,跟着Steve进了旅馆

Steve和前台要了两间单人房,前台给了他们两个带编号的铁质按钮,微笑着说他们的房间在二楼

房间里Steve又开始大展厨艺,把刚刚买了的猪排改刀放在烟熏炉上烤的外焦里嫩滋滋冒油,然后敲响蓝袍子的房门——

“大少爷,吃饭。”


第二天清晨,Steve按照原计划准备去看医生,蓝袍子也继续去推销自己的商品(忽悠)


王城最大的医院——

睡了不知道多久的Steve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挂号,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挂上了脑科的号。那位好心人知道Steve看的是脑科,满含同情的看着Steve,还告诉Steve接下来只要等墙上的挂钟响两长两短后爬楼梯到三楼右拐第二个房间就可以了,医生在那里

好心人:“唉这么俊俏的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可怜啊,一定要坚强啊小伙子!”

Steve内心OS:“…………我不是…不,你一定误会了什么。”

被当成弱智怎么办

Steve和刚刚的好心人道了谢,把玩着窗口给的命名牌(号码:211),看了下墙上展示框挂着的钟,等着钟声响起


好在没过一会儿,墙上的挂钟就在红石的驱动下两长两短的响了四声,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医生:“莱恩先生是吧?”

“嗯。”

医生:“多大啦今年?什么时候开始失忆?”

“不知道,还是不知道。”

医生:“诶呦,那你这症状严重了啊,你家里人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我也不知道……”

医生:“你现在还记得什么?”


Steve记得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知识,但因为沉睡对近些年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Steve斟酌了下开口:“我记得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医生皱了皱眉,推了下眼镜:“你这种症状实在太罕见了。”

“呃,具体有多罕见呢?”

“我们打算用你的名字给这个病命名。”

     真·罕见

Steve满脸黑线继续说:“那么,该如何治疗才能让我回想起来呢?”

“我们只能根据过往经验判断治疗方向,在找不到病因的情况下我判断你可能是因为心理障碍才失去记忆,所以接下来我会诱导你进入催眠状态,让你的潜意识活跃起来,进而恢复记忆。”

五分钟后——

Steve:“您是打算……用这个,呃,棍子,,让我进入催眠状态吗?”

医生摆弄了一下那根棍子,Steve才看清这原来是根鱼竿:“莱恩先生,现在请保持放松,盯着鱼钩上挂着的这条鱼。”

“呃,这里所有医生都是这么催眠的吗?会专门准备一根鱼竿和一条鱼??催眠最专业的道具不是溜溜球吗?

“啊那倒没有,这条鱼只是我的午餐。莱恩先生,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来,现在视线请跟随这条鱼,对对对,就是这样。好,现在想象你记忆最深刻的东西,啊对对对,深呼吸……”


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种不靠谱的催眠术下,Steve居然感到晕眩,不一会就进入了深眠状态

脑子里昏昏沉沉像在做梦,Steve思绪翻转,渐渐的仿佛打开了什么阀门,眼前的黑暗忽然扭曲成光怪陆离的一片片,然后一阵白光闪过,Steve已置身于纯白圣殿之上


这就已经开始回忆了吗?


“老师……我相信Adam,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不相信他会与混沌勾结!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不管有没有什么误会,Adam与混沌有染导致世界树Eva心脏也受到了污染,Eva重伤不起,强制休眠,这是无需争辩的事实。而且伊甸园将近半数的原始生命都消亡了,Steve,你知道这些的严重性!!”

“是,我……知道了。”

秃顶白袍的神明闻言,挂出慈祥的笑意,摸了摸Steve的头:“好了乖孩子,知道是你将他一手带大,如今发生这种事,你难以接受也是情理之中。Adam那孩子现在关押在禁牢,去见他最后一眼吧……”

明明是听起来合乎情理的一番话,却字字浸满了冰冷,Steve只觉得气血上涌,两眼发黑

有什么不一样了……

在离开前,Steve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老师,你真的还是你吗?”

这句无厘头的问话却让神明的面孔微不可查的狰狞,神明盯着Steve离开的背影,眼神阴鹜


在回忆的视角,Steve并不知道神明那些小动作,只觉得回忆中的沉重与心痛跨越时间再次回到心脏,钝痛不已


我,究竟是谁?


画面一转,又变成Steve举着长剑指着面前的人,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身上还有未凝固的血迹,被锁链束缚住手脚,眼里一片灰败


青年抬头与Steve对视,嘶哑地喊了一声:“哥……不是我,真的真的,不是我。”

青年带着哭泣继续喊:“哥,你信我,你信我啊!!”

Steve的眼前变得模糊,回忆中的自己似乎红了眼眶


Adam,Adam,Adam……

Adam?

是谁?到底是谁?我……我不该忘啊?!我不该忘的。快想想……想起来

我,不,该,忘

因为

Adam

是他。


Adam这个名字与眼前的金发青年重合,Steve再看眼前的人,只觉得怀念


Steve看着回忆中的自己,缓缓举起长剑,在审判台上,众目睽睽下斩断了Adam的锁链,Adam惊讶的看向自己。自己推了他一把,借着推的机会把一颗种子塞到他手心,Adam在推力的作用下向后倒去,掉下了审判台

金色的长发飘散在空中,其他人的喊叫淹没于风中,天地间只剩下Adam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哥————!!!!!!


Steve一剑劈开飞向Adam的流矢,轻轻说到:“离开吧,哥信你。”

Adam的身体随着下落的过程被传送粒子包裹,消失不见


眼前重新变得黑暗,Steve挣扎了下,从梦中醒来,抹了把脸,手心全部被打湿


“诶呦你可是醒了,感觉怎么样?想起什么没有?”医生递过来一块帕子

“……”

“怎么了小伙子?怎么不说话呀?”

“没事,我睡了多久?”

医生指了指展示框上挂着的钟:“三个多小时吧,我快下班了,还正担心你这么一直睡下去该怎么办呢。”

“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行,小伙子路上注意安全啊!”

……




绯红森林边——

一伙训练有素的猪人军队正秘密驻扎在渡口附近,他们不同于看守渡口的猪人守卫,他们显然更专业,更强大

如果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除了这一支队伍,在渡口周围还潜藏着众多军队,他们训练有素,伺机而动


绯红城街道——

各式小贩整理着摊前的货物,准备迎接明日渡口彻底开放带来的巨大客流量


繁荣下酝酿着一场浩劫

刀疤星的健康大礼包

以后要是闲的没事就把表情图包扔上来罢现在好懒了咩

以后要是闲的没事就把表情图包扔上来罢现在好懒了咩

。。
呃,就是那个…短裤…🤤

呃,就是那个…短裤…🤤

呃,就是那个…短裤…🤤

安琪是Herobrine的狗勾❤

st,但勾人

不是性转,但我画的太像女孩子了(哭)

st可以为了Hb穿女装!但Hb:“原来你有这种癖好”

st,但勾人

不是性转,但我画的太像女孩子了(哭)

st可以为了Hb穿女装!但Hb:“原来你有这种癖好”

魔人肝帝

一些HS旧图

[图片]


[图片]

[图片]以前被屏的旧图【有些还是发不出来】,有HS微车注意【详细走WB,ID见简介】,HB参考神不会死私



以前被屏的旧图【有些还是发不出来】,有HS微车注意【详细走WB,ID见简介】,HB参考神不会死私

魔人肝帝

HS译文系列(共四篇)

原作者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在AO3搜HS相关应该还能搜到,有兴趣了解的就去支持原作者吧,这边仅作私下学习参考【bushi】


全文转战WB,id见简介


[图片]


原作者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在AO3搜HS相关应该还能搜到,有兴趣了解的就去支持原作者吧,这边仅作私下学习参考【bushi】


全文转战WB,id见简介




安琪是Herobrine的狗勾❤
表面:因为我喜欢Hb啊(乖巧)...

表面:因为我喜欢Hb啊(乖巧)

背后:因为我喜欢Hb啊…

表面:因为我喜欢Hb啊(乖巧)

背后:因为我喜欢Hb啊…

♡污味大梨子

HS同好群声明

占tag致歉 我家长解散了我建的HS同好群 现在有一个八人的副群 我QQ被卸载无法得知群号和群二维码 里面的太太正在拉人

占tag致歉 我家长解散了我建的HS同好群 现在有一个八人的副群 我QQ被卸载无法得知群号和群二维码 里面的太太正在拉人

安琪是Herobrine的狗勾❤

*最后一张私心HS*

p1@阿渊 画的修改版

p2是渊美人鱼

p3表面:没关系的,我可以

背后: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他妈的去他妈的Hb,再不来我就先把他们全他妈杀了,他妈的


*最后一张私心HS*

p1@阿渊 画的修改版

p2是渊美人鱼

p3表面:没关系的,我可以

背后: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他妈的去他妈的Hb,再不来我就先把他们全他妈杀了,他妈的


ALEX.

这个是作者放在推特上的小短篇,一个喜欢喝岩浆的hb的故事(好像不止一次吓到了st)p3放了作者的推特~有能力请去关注噢

这个是作者放在推特上的小短篇,一个喜欢喝岩浆的hb的故事(好像不止一次吓到了st)p3放了作者的推特~有能力请去关注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