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b

17.6万浏览    2173参与
簸箕
改某骗氪像素页游皮卡堂的IB...

改某骗氪像素页游皮卡堂的IB

(游戏实在是太不还原了所以我来试试…

改某骗氪像素页游皮卡堂的IB

(游戏实在是太不还原了所以我来试试…

泠羽qwq
三只饭团 (有想要买模板的话可...

三只饭团

(有想要买模板的话可以私信我哦)

三只饭团

(有想要买模板的话可以私信我哦)

幽兰黛尔之歌

「永不凋谢的热情 - Tales of Enthusiasm」

*8周年快乐!

*原创成分有

*Mary想和你成为朋友


“Ib,Garry!我们一起行动,一定能够出去的!”

金发少女相遇了年龄相仿的少女Ib和高挑的男子Garry,开始了结伴而行。

“那个…Mary,人家觉得这里太诡异了,还是不要走那么前面比较好哦。”

“不要~Garry你刚刚不是被吓得不轻吗?让我来保护你们哦!”

“Ib你也帮人家说句话呀。”

明明很高却看着很好欺负的Garry低头望了望身旁的Ib,Ib只是观察着四周继续跟着大家的步伐走,没有回答。

“怎么这样…”

Garry一脸黑线。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三人跌跌撞撞东躲西藏,继续着他们的探索。但这...

*8周年快乐!

*原创成分有

*Mary想和你成为朋友



“Ib,Garry!我们一起行动,一定能够出去的!”

金发少女相遇了年龄相仿的少女Ib和高挑的男子Garry,开始了结伴而行。

“那个…Mary,人家觉得这里太诡异了,还是不要走那么前面比较好哦。”

“不要~Garry你刚刚不是被吓得不轻吗?让我来保护你们哦!”

“Ib你也帮人家说句话呀。”

明明很高却看着很好欺负的Garry低头望了望身旁的Ib,Ib只是观察着四周继续跟着大家的步伐走,没有回答。

“怎么这样…”

Garry一脸黑线。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三人跌跌撞撞东躲西藏,继续着他们的探索。但这边才刚刚开始,只见一位满头是血,头发还挂有玻璃碎片的蓝衣女士拖带着她下半身的相框爬到了陈列室大厅,她手中的告知之口飞到了空中:

 

“各位!三人已经会和了,开始行动!”


「叮—————」

 

一声刺耳尖啸,透明的画框被瞬间涂满颜料,深蓝的阴影覆盖了这里原本明亮温暖的灯光,是它来了。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Mary小姐,并时刻让她开心。”

是一只巨型的蓝娃娃玩偶,猩红的眼珠扫视着在场的所有艺术品。

“蓝娃娃们分两队行动,一队去调整陷阱和道具……”

「那个,很对不起,我是新来的。」

一只有正常体型蓝娃娃一半大小的小蓝娃娃举起了它自己都看不清的手。

“你跟我去处理书架,必须让他们明白这里的秘密,Mary小姐才有机会离开这里。”

虽然嘴角不断流溢着蓝色颜料和张牙舞爪的样子不敢恭维,但它的谈吐却很意外的充满理性。

“其余的做好各自以往的工作就可以了,这次也跟以前一样。”

 

窸窸窣窣。

 

蓝娃娃们各自整理着书籍,有条不紊。

“你去把这本故事书放在那里。” 

「真够恶趣味的蛋糕故事。」

「那个,我应该叫你队长吗?Mary是?」

“你刚刚出生对吧,Mary小姐就是金发的那位女孩,是这里最美丽的艺术品,亦是最后的作品。我会跟你简单解释一下,其他的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去了解她。”

“大概就在几个小时前……”

 

————————————

————————

—————

 

“哟吼!下午茶时间到!”

推门而入的金发少女直奔大厅,把抱着的玩具箱打开一股脑倒出了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

“下午好,Mary小姐~”

数不过来的模型玩具和玩偶们像刚睡醒一样逐渐恢复了生命力。

“事不宜迟,你们快去把餐桌抬出来。”

刷刷刷,在天上飞来横去的家具、餐具和玩偶们纷纷就位,留声机也开始播放美术馆独有的Guertena收藏音乐。餐桌颇为丰盛:蛋糕、马卡龙、巧克力、茶,还有饼干面包和肉以及一些鲜花,玩偶欢呼雀跃又忘记了什么是用餐礼仪。每天重复同样的活动早已让Mary厌倦到甚至背熟了会播放的音乐,还有眼前这些难以下咽的蜡笔面包和大理石肉,她知道对那些大快朵颐的石膏像们发牢骚也毫无意义,抿一口粉色颜料冲泡的茶后不耐烦地趴在桌前,想吃可口的真正的点心。

“Mary小姐这次的确等了够久…真好吃…再耐心点,新的…好吃…游戏和乐趣还会再来的!”

“好想出去…对了那俩兄弟我记得还在工作吧,快开始今天的节目好不好~”

真是随叫随到,告知之口和听闻之耳就从门外飞了进来,悬浮在餐桌正上方。

“快开始吧,不然我就要睡着啦~”

 

“蓝娃娃房间有斗殴事件,原因是争论肚子里塞棉花和奶油哪种更可爱。”

“小丑的鼻子不见了,寻求帮助。”

“哇呀你别吓我!”

 

一团黑影让告知之口音色一颤,是巨型蓝娃娃姗姗来迟。

“看来我迟到了,茶会已经开始了?”

它趴在画框边撑着脑袋,差点没接住无个性丢来的马卡龙。

“Mary小姐睡着了吗…?”

 

“『空想的世界』大门被打开。”

“石膏像在比美选举中摔倒碎掉了,需要修复。”

“苹果房间的苹果即将到成熟时期。”

“经举报有一名高挑的紫发裙带菜男子在美术馆大喊大叫影响居民睡眠?这是什么?”

“紫发裙带菜男子被女士抢走玫瑰昏迷不醒。”

“有收到抱怨颜料球颜色应立即更换已经用腻了。”

“『空想的世界』大门第二次被打开,天呐这可是大新闻呀实属难得。”

 

“终于来了,已经有多久了呢?”

“Mary小姐,快醒醒!”

巨型蓝娃娃很激动,但克制着音量和力度戳着Mary的脑袋。

“zzzzz…...大个子你说什么?”

“哈?”

Mary一个起身跳到了餐桌上,向空中的告知之口伸出手。

“汇报结束暂时就这么多,我开动了————”

“不准吃你这个嘴巴!快说清楚些!”

“噗啊啊啊啊你冷静一点!”

Mary抓着告知之口画框的两边,使劲上下摇晃,剧烈的晃动让Mary的脚踢翻了好多餐具。

“快说快说快说!”

“别摇别摇要吐出来啦!你难道喜欢被吐一身吗!”

“你,你说这个世界的大门……”

“被,被打开了......”

“两次。”

“.......”

“Mary小姐,听它说。”

“别哭别哭,我帮你擦擦。是一位古怪吵闹的男人和一位与Mary小姐你差不多大的安静小女孩。”

 

...

 

Mary此时的表情是如此的喜悦和不知所措,纵使它闹出这么大动静吸引来了几乎所有的艺术品的注目下依然站在餐桌上。她眼神没有聚焦,环抱自己的同时用一只手抵住嘴唇来克制牙齿的颤抖,大脑飞速运作好让她接受这太过突然的,打破平静无趣的......希望。

“听闻之耳,麻烦定位一下两人的位置。”

告知之口终于能在Mary的裙下和其他被吓一跳的艺术品一起用餐了。

 

「呜哇!救命啊—————」

「Ib放心,有人家在你绝对——咿呀没事的!」

「你们不要过来啊,太吓人了啊啊啊!」

「为什么能爬这么快的?」

「不要想抓到人家!」

「累死了累死了!」

「那里有门,Ib我们安全了!」

「哐当——!」

 

“是关门声。”

“吵死了。”

「那个男子 声音 有意思」

虽然艺术品们议论纷纷,但Mary注意点并不是这点。

“好有意思!”

Mary更开心了,她跳下餐桌走向巨型蓝娃娃的透明画框面前示意它挪动身体,对着镜子拍拍脸颊,整理着发型和着装,还哼起了歌。

“我决定了,我要去和他们成为朋友!”

“说不定我终于能够去往外面了!”

“嘴巴,你说他俩各拿着红色和蓝色的玫瑰花吗?真可爱!”

“说起来我这里也有好多呢,那我也得准备准备!”

Mary左顾右盼像在寻找什么,她又跑回餐桌旁紧盯桌上的玫瑰花瓶,挑挑拣拣一番后拿起了最大最亮的一支黄玫瑰。

“这样就可以啦!” 

“噜噜噜噜~!啦啦啦啦~!”

“我会有好多好多朋友!”

Mary头也不回地跑掉了,只留下失去主持人的茶会在进行着。

 

—————

————————

————————————

 

“像这样,笑一个——”

Mary微笑着把手放在了Ib的嘴角边,做出和自己一样的笑容,大概。

“你在干什么?”

“Ib要开朗一些更可爱哦?不过我喜欢!”

“我们约好了哦,一定要一起出去!”

Ib只是点点头,她继续徘徊在书架下,翻看着难懂的文字和带有插画的介绍书。

“Mary。”

“你觉得Guertena是怎样的人?”

突如其来的提问让Mary一抖,或许是这里本身就太安静了,或者是两人都紧绷着神经,Mary手上的书掉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应该是我吓到Ib了才对~”

“嗯…是一位天才,让人感到亲切。”

“说起来Garry是Ib的爸爸吗?”

“不是吗?想想也是,你俩完全不一样呢。Ib也想尽快出去,回到父母身边吧?”

“等等!那不就更让人担心他了吗?我们快走吧,说不定他在什么地方哭鼻子呢~”

 

“Mary的家人现在也很担心你吧。”

 

开门的动作停止了,致使Ib一不小心撞到了Mary身上。Ib此时看到的是将门把手越捏越紧,甚至让门发出吱呀声的颤抖的Mary,她的表情令Ib疑惑了起来。

“Ib想了解我吗?”

“我好开心!那跟我过来一下!”

Mary牵着Ib的手,带着她跑向了画家的房间,刚才那个还很可怕的Mary如今烟消云散。Mary直接推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是醒目的巨大裂缝,和另一头墙上用色奢侈的巨幅作画。Mary径直走到裂缝边,示意Ib过来。两人一同往下望去,一片漆黑。说是裂缝,用悬崖来形容似乎也不为过,这条裂缝就这样形成在这个房间,可能只是一种荒诞的艺术行为?两人并没有在凝望中产生诸如畏惧、压抑,甚至是想跳下去的想法。

“下面什么都不可能有,没有再看下去的意义了,Ib。”

Mary站了起来,拍了拍裙上的颜料和灰尘,又望向前方无法接近的画,说着:

 

“爸爸的印象就像这条裂缝。”

“他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没有办法去找到他。”

“他可能也像那幅画,或许过着丰富有趣的生活却把我丢掉了!”

“出去之后我不仅仅要找到他,我还要交到好多好多朋友!”

“Ib,Garry,但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我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Mary伸出手把Ib拉了起来,随即抱住了Ib。

“Mary…?”

“一定要相信我……”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Mary紧紧揪住Ib的衣袖不愿松手。

的确,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遭遇如果不是遇到Garry,Ib自己肯定也承受不住。回想起遇见Marry的情形,她一定是比两人更早来到这里,一个人撑到了现在……

“会没事的。”

“不是说好了一起出去的吗?”

“Mary?“

“啊是的!没错!”

该说是Mary性格太活泼还是好哄,她又笑了起来。既然那把钥匙能会放在对面,就一定有地方能够过去的,不要操之过急,Ib反而被安慰了一番。

“那就再调查一下吧。“

“嗯!“

 

 

“Ib,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

望着还在来回奔走的Ib,Mary正背靠着墙休息,反复的搜索让她感到疲惫了。她拿出自己的黄玫瑰把玩,尝试着放进花瓶,但最后还是取了出来。

“Mary小姐?”

“喂~漂亮的小公主!你在听吗?”

是她头顶悬挂着的告知之口。

“嘴巴?什么事?”

“紫发男子知道你的身份了。”

“怎么会…!”

“怎么办怎么办……可恶可恶!”

“Garry已经不能做朋友了吗?”

“怎么了,Mary?”

Ib闻声而来,Mary抬起头看到了她的眼神,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Mary,对我是Mary!我,我没事。”

“不好意思Ib,我失态了。”

她的内心涌现着一股难以言表的,自己从未体验过的情感。Mary在这里生活了太久太久,虽一直被众星捧月,可她并没有体验过眼前这份真实。是因为没有同类吧,Mary一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外人,处处和大家格格不入。Ib和Garry的到访重新点燃了她追求外面世界的希望,她明明很期待的,可现在却开始产生了恐惧。

“Ib,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能见到Garry了。”

 

 

「那个 男人 要来了」

“他会留在这里的,这一次Mary小姐可以成功。”

深蓝的烟雾和红色的狂欢曲将企图夺走钥匙的男人推至舞台中央,像乌鸦蚕食猎物,深不见底的黑淹没了这个房间,仔细倾听还有欢快的低语。

 

 

「叮—————————」

 

 

“Ib,Ib…”

“不要哭啦……”

“Garry是大人,他会跟上我们的……”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虽然他…他总是哭哭啼啼的,不也很好的保护了我们吗?”

“可是Garry…”

Mary把Ib尝试甩开的手拉了起来,并握紧她的双手。

“我们现在留在这里也只会更加危险,我们要继续前进,我们要相信Garry不是吗?”

“不要哭了哦,我们走吧!”

Mary擦去了Ib的眼泪,给予她一个微笑后重新牵上了Ib的手,带她离开了蓝娃娃房间。

“Ib,有我在,没问题的!”

 

 

「对不起,这位先生。」

“人家好累……”

小蓝娃娃跑到了迷迷糊糊的Garry面前,又环顾着四周其他的正常体型的同伴,它们有的在玩游戏,又有的在互相吐颜料,它不理解这些奇怪的同类们。

“Mary小姐可走得真急,就不怕他醒过来吗?”

「喂 新人 你不用太自责」

「上一次 的他 还要 更过分」

「是复仇 复仇」

「你以后 会习惯的 新人」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竟然说服了那位女孩,难以置信,不太一样了……”

巨型蓝娃娃点开了灯光,阴森的气氛缓和了回来。

“你有兴趣可以去和那个男人说说话,放着不管也没事,他叫Garry。”

「先生?」

“……”

 

 

Ib和Mary正在往下前进,这座架在星河之中的狭长台阶随时会有奇怪涂鸦朝她们撞来,这里和之前的构造完全不同,两人虽牵着手但还是有些畏手畏脚,她们不知道哪一步如果用力太多,脚下的台阶是否会坍塌。

“这些画应该是视觉游戏吧,我们不会掉下去的,牵着手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你对这里很熟吗?”

“啊没有!我其实,其实也是有些害怕?”

“……这样啊。”

“噜噜噜噜~ 啦啦啦啦~”

“Mary?”

“你问这个吗?是我自己作的歌哦!”

“感到孤单的时候我就会唱歌,这样就能开心起来了,Ib喜欢唱歌吗?”

“那我们出去以后要经常一起唱歌哦!”

“你总是这样热情高涨吗?”

“诶,是我太吵闹了吗?”

“没有,我挺喜欢的。”

“耶!”

两人下到台阶尽头的瞬间突然天旋地转起来,星空落幕,璀璨陨落为黑暗,这里仿佛是蜡笔绘制的世界,脚下坚实的着陆感荡然无存,剩下一丝轻飘和摇晃。

“Mary,你快看墙上的壁画。”

是蜡笔绘制的Mary,Ib和Garry,还要一只玩偶。

可Mary只埋着头捣鼓那边的箱子,Ib见此也不再搭话,她现在最担心的是Garry还是没有跟过来。

 

 

「那个女孩察觉到了?」

位于陈列室的艺术品们跟进着消息,那里的茶会仍在继续,食物一盘盘端上又一碟碟回收。

「你们说Mary  会生气吗」

「要赌谁先 吵起来吗」

「好 好吃」

「第一次遇见 这种发展」

 

 

Mary抱着腿坐在Ib的对面,两人正休息在一束违和的阳光照亮着的微光一角。Mary把玩着脚边道路上卷起的线条,Ib也无所事事抬头研究着涂鸦的动向。这个世界充满了童真却格外压抑,令人烦躁的耳鸣声夹杂在流水和鸟叫声中时断时续,不过偶尔会飞来一两只蝴蝶落在她们的肩上。

“我觉得吧,不能盯太久哦Ib,会头晕眼花,大概。”

“我一直很想问一个问题,Mary。”

“嗯?怎么啦?”

“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啊……我不记得了?对不起。”

“Mary…”

Ib很犹豫,她在思考着措辞。Mary可不喜欢这种感觉,直接扑到了她面前。

“你到底怎么啦?不说清楚我可受不了哦!”

“Mary呀,嗯……”

“快说呀!”

“Mary,这些涂鸦还画得蛮可爱的。”

“诶?真的吗,太好啦,我一直觉得自己画画不错哦!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

“果然吗。”

好似时钟被拔去指针,声音和一草一物,连带天空浮动的涂鸦全都停止了。她凝视着已经宕机的Mary那没有聚焦的,撇开了她视线的双眼,气息凝固到Ib连呼吸也不自觉压低了频率。

“你果然和这里有关系吗。”

“这个这个,我………”

“我……”

“刚才墙上那幅画也是你画的吧。”

“……”

“没错…”

“那Garry到底怎么样了,你是不是骗了我。”

Ib冲着Mary快步走去。

“Garry是不是被你……”

“不要激动Ib!Garry他,他…….”

“不要生气好吗?不要……”

“快告诉我…!”

“你一直提起的爸爸,难道你是Guertena的————”

“难道你也是美术馆里的……!”

Ib抓住了回避她视线的Mary的肩膀,这是Ib第一次提高嗓音,还对她进行这番举动。可就是这一刹那,像是提线木偶割破了丝线,漆黑的天空瞬间变得血红,Ib被吓得来不及遮掩而绊倒在地上。

“闭嘴!不要再探究我了!!!!!!”

Mary的一次重踏让这里变得摇摇欲坠,深蓝色的血丝图案从Mary踩踏处蔓延至远方,每移动一次摇晃就加剧一分,随时都可能让Ib坠落下去。Mary彻底生气了,她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Ib!我骗了你们!”

“我在这里生活着,和那些阻碍你们的是一样的存在!”

“好烦好烦好烦!”

“讨厌!”

“如果你要像Garry那样……”

刺眼的红光如海啸波涛汹涌,Ib只能眯起眼睛勉强看到逐步逼近的少女身形,这里从反转一刻起就不是先前的蜡笔世界了,她也才真正理解到先前的黑色不是天空,是包裹着这里的更像球一样的循环画纸。

 

 

「理解 也没用了 吧」

“什么?原来是我们的Mary小公主失控了?”

「……不是你在口述吗?」

“唉,我完全无法预料结果了。”

 

 

“如果你也像他那样知道我的秘密后就畏惧我,疏远我……”

“我真的真的只是想交朋友,糟了可我是骗子啊哈哈哈!”

“喜欢,讨厌,喜欢,讨厌,不对,我连玫瑰花也是假的哈哈哈哈哈!”

“Ib,虽然你们是我难得交到的朋友,但也只好让你们留在这里了!”

Ib很难在摇晃中保持平衡,她正努力尝试站起来。

“Mary,我相信你。”

“我不会逃跑的!”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的秘密一点也不好玩!”

“我会出去的,那里一定充满了快乐和阳光,一定有好多好多朋友!我还会找到我的爸爸,去质问我的一切!”

Mary握住了调色刀,朝着Ib刺来————

“可我们不已经是好朋友了吗啊!!!”

Mary被Ib突然的叫声吓一哆嗦,被这句话当头一棒迷失了方向。

“Ib?!”

“Mary你不也和我,和Garry一样想出去吗?”

“所以说没有…”

“小心!你不要站起来!”

清醒过来时她已经非常接近Ib了,Mary极力试图克服惯性把刀片撇向后面,可是…

“所以说没有必要,哇啊————!”

虽然避免了刺入但Ib还是被划破了大腿,Ib去按住的手也被流出的鲜血沾染。Ib眼前红色的光芒崩塌了,一切都变回蜡笔绘制的黑色天空,她们原来并没有离开阳光处太远,一切都是视觉上产生的错误。

“呜呜呜对不起……”

Mary跪在地上掩面哭泣,Ib只是笑了笑,抚摸着她的脑袋。

“都怪我…我这就把裙子撕下来!”

“不用了Mary,我有手帕。”

经过一番简单包扎,Ib勉勉强强站了起来。

“对不起Ib,我太自私了。”

Ib摇了摇头,伸出手梳理着Mary蓬乱的长发。

“在离开之前,Ib,我想带你去看我的房间。”

Mary虽想让Ib再休息一下,但两人最后还是直接走进了Mary的家。封锁房门的藤蔓在Mary靠近时便燃烧了起来,Mary踏着蜡笔的灰烬将Ib带到了房间的最深处,那幅《Mary》的面前。

(如果Garry在的话肯定会跟之前一样开始夸夸其谈了)Mary把这句话吞进了肚子。

她紧张,出汗的手心拽着裙边,她害怕,嘴唇被她死死咬住,她把自己最讨厌最不擅长的一面展露给了身旁这位女孩。Ib对这幅栩栩如生的作品既没有产生反应也没有发出感想,她只是目不转睛安静的欣赏着。

“嗯…那个…”

一分一秒对Mary来说都是挣扎,她眼神飘忽不定,她看不透Ib那没有表情的模样接下来会如何对待自己。此时Ib如果侧下头就能撞见越靠越近的Mary和她那涨红的脸颊。

“呼——Ma…”

“…你在干什么。”

Ib长舒一气,突然的转身让Mary差点亲到自己的嘴唇,吓得Mary连连后退。

“啊Ib,那个…”

“看够了的话,我们就离开吧……”

“嗯,我们走吧。”

Ib迈出脚步时被Mary揪住了裙子,或许Mary自己也觉得奇怪吧,明明终于结束了却又想挽留对方。

“Ib你真的,不介意吗?”

“那幅画…你觉得…”

“你还没告诉我感想……什么的呢?”

“明明我都带你到这里来了哦!直接走掉的Ib是坏心眼!”

 

“Mary是杰作。”

“但一路走来站在这里的Mary你才是真品。”

 

Mary被说愣了,茫然地眨着眼——

“哈?”

“什,什么嘛,明明我就是那幅画!”

“难道不是吗。”

“动起来更可爱。”

“我很可爱吗?哈哈哈哈是的!太好啦Ib,最喜欢你啦!”

“由我来保护Ib哦,走吧,我感觉到我们可以出去了!”

“嗯?问我为什么贴这么近?嘿嘿嘿,别介意啦!”

 

 

「真是 不可思议」

「没 听过的 新台词」

“Mary小姐还差最后一步了,有希望……”

“嘴巴和耳朵你俩这时候可别偷懒啊!”

“别学她,要好好叫我们的名字啊大个子!”

 

 

昏暗的美术馆唯一的光源便是墙上那幅用料奢侈的巨型画布,画中混淆的鲜艳欢快跳动,这是一部有色默剧,寓意是明示这里就是终点。随之打破这片沉静的两人则刚从深海之间逃出,她们终于能喘口气了。

“Mary,你不头晕吗?”

“不会!不会……”

“既然一次看不清就多跳几次,总会选中对的星球嘛……!”

“只是对弄伤你的补偿哦!”

 

『■■的世界』

 

Ib走到了这再熟悉不过的作品面前,她就是在这里被卷入了危机,但也相逢了Mary和Garry。

“Ib?啊这字我也看不清楚啦。”

“就像Ib来时那样启动它呢?”

果然和来时一样,Ib在抚摸名称标签时这幅画就开始了扭曲扩散。不得不夸赞Guertena的技术太过非凡,他懂得如何抓住人的心理吸引住人的眼球,就算不是Ib和Mary,任何人看到也会想要跳进去。

“走吧Ib,我们可以去往外面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再等等……可以吗?去门口,Garry他……”

Ib制止了准备助跑的Mary,她时不时往来的方向望去,她希望那个高挑的身影能够从黑暗中出现。

“果然还是再等等吗,Ib?嗯,我也和你一起等。”

“说起来Garry的叫声那~么大,如果接近了我们能听到呢!”

 

「轰隆隆隆—————」

 

Ib被惊醒,朝着声源处开门探去,可除了厚重的声响外什么也没有。

“Ib?是Garry吗?诶,为什么关门?”

“咿呀!Ib我们快跑!”

失败作追到了这里,它将之前被Mary戏弄了一身的颜料朝着她们泼洒过来。

Mary先一步跑去启动了机关,又折返回来拖住敌人。

“Ib,你先跳进去!”

“走之前我要做件事。”

Mary把调色刀扎入失败作的小腿,随即脱身追上了Ib。

“…….走吧Mary!”

“原来如此,我也……好,抓紧咯Ib!”

 

 

——————————

——————

 

 

“Mary小姐和Ib离开了,她成功了。”

“这可真是与以往完全不同啊,Mary小姐竟然告诉了那位女孩自己的身份,还能在一起相处这么长时间,这一定是她最开心的一次。”

「队长,你们从最开始就一直在说些什么?」

“这一去可能又是几十年吧,虽然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但大概就是那么久。”

「我不能理解。」

“噢,我在自言自语。”

「快告诉我。」

巨型蓝娃娃看起来心情挺好,也不打算敷衍了,新人就是麻烦。

“那就听好,我们发现除了这个美术馆的世界,外面的一切都是会走到尽头的,但奇怪的是最后又会重置回来。”

「重置?」

“我这里指的就是他们。”

“当Mary小姐的存在意义在那边的世界被最后一人遗忘,或者她失去了所有……”

它指了指远处连通这个大厅的大门。

“她就又会像失忆了一样重生,好像她未曾接触过美术馆外的一切,从那扇门后回来若无其事地继续维持这里永无止境的茶会。”

“Mary小姐可厉害了,曾在这里遇难,也曾成功离开,甚至连独自逃脱都做到过。”

「不明白。」

“他们人生的这一部分像是锁链桎梏,会不断重复该说的台词,该走的路线,最后重复剧本上写有的结局,长久的谢幕后又重新开始。”

“偶尔会有你这样的新人诞生,这里的大家早就习惯了。但你真的非常幸运,第一次就见证到了新的可能,新的结局。”

“Ib、Mary 、Garry,三人交织的命运树竟生长出了新的枝条,我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

“直到命运的齿轮又运作至恰到好处的节点,Mary小姐命中注定的两人就又会碰巧同时踏入美术馆,碰巧启动来到这里的机关。”

“到那时候,她内心与生俱来的炽热将再次被点燃,下定决心去和那两人见面。我们同样又一次展开分工合作,拼尽全力帮助她离开这里。”

“我说过你有的是时间来习惯的,现在就和大家一起生活,以后也要助一臂之力。”

「我还有一个困惑……」

「Mary对吧,这样被操纵的宿命,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

“啊,对Mary小姐来说呢……”

“嗯…………”

“………”

“……”

它瞟了眼大厅里异常夺目的一墙,数不胜数的玫瑰按红黄蓝被分成三块区域,从布满花瓣的地板到天花板都放有花瓶,特别是被有意放在中间的黄玫瑰最为干净光鲜。

“那些玫瑰像花海一样,但她只会拿黄色的玫瑰来把玩和使用,从不例外。”

「这是什么?」

“是Mary小姐的爱好,她会把每支找到的玫瑰用一个专属的花瓶堆在那里,如今就有这么多了。只要注意补充水就能存活,她不在的日子就该我负责了。如果哪天她回来发现都死光了还不知道会怎么修理我呢。”

「说是爱好,更像是她内心隐约的感情吧。」

「虽然她不会记得。」

“Mary小姐每次都会挑选一支最漂亮的赶去,去追逐她梦想的希望。”

“以她的性格,这种每次都有新的喜悦和故事,每次都像是终于得偿所愿的命运,她一定是快乐的吧………”

 

“也正是她那份永远秉持的崇高热情,才显得她多么的光辉耀眼。”

 

 

——————

——————————

 

 

“Ib,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哦。”

两人牵着手走出了美术馆,她们的故事现在才正式开始。

「咚~」

“嗯?Ib你口袋里掉东西啦。”

Mary帮忙捡了起来,交给了Ib。

“诶~是糖呢,是忘记吃掉了吗?”

“是Garry给我的。”

“Garry?啊那家伙说没有了我没有拿到!”

“对了Ib,下次逮到他就能要挟到好多好多糖果了!”

“Marry,你总是很开朗热情呢。”

“Ib也要多笑笑才更可爱哦!”

 

 

……

 

 

“Ib————”

“Mary———”

“你们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人家不干了啦,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就不愿意等等人家吗……”

“好暗,再休息一下…呜哇好刺眼!”

“诶,这不是『空想的世界』吗?!”

“就是这个!既然是靠这幅画来的一定也能回去才对,可是她俩跑哪里去了?”

“这是什么?挂在标签这里。”

“红色的围巾和蓝色的领带?”

“啊,这不是Ib和Mary系着的吗,以及……”

Garry看到了逐渐被黑暗吞没的失败作,这才终于安心落意。

“对不起,人家错怪你们了。”

“还要麻烦人家来还给你们不是吗?”


他纵身一跃,拥抱了光。

 

 

 

 

-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推特活动tag →#Ib8周年←已经开始了,太爽了吃到了好多糖和刀(小声)呜呜呜


逝火

【Ib同人】SWH小剧场 1

阅读前请先看合集简介。

SWH是“Straggle With Hesitation”的缩写哟。

[图片](摄影师逝火,二创作者逝火,工具MIX,Canva


『时间线』

第六章,Garry玫瑰重生并恢复记忆后


“还不放手吗,抱着我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我轻声地询问着这个与我紧密相拥的令人安心的男人。

“不会的啦,Ib是个很轻盈的女孩子哦。而且……”他轻轻地动一动左臂,把我捧到胸前。于是在Garry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中,我们再一次四目相对。

啊,好像有点儿喘不动气。明明不是像刚才那样抱得那么紧……

“而且?”在又一阵沉默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这样问道。毕竟...

阅读前请先看合集简介。

SWH是“Straggle With Hesitation”的缩写哟。

(摄影师逝火,二创作者逝火,工具MIX,Canva


『时间线』

第六章,Garry玫瑰重生并恢复记忆后


“还不放手吗,抱着我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我轻声地询问着这个与我紧密相拥的令人安心的男人。

“不会的啦,Ib是个很轻盈的女孩子哦。而且……”他轻轻地动一动左臂,把我捧到胸前。于是在Garry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中,我们再一次四目相对。

啊,好像有点儿喘不动气。明明不是像刚才那样抱得那么紧……

“而且?”在又一阵沉默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这样问道。毕竟换作我遭受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啊。

等等,我恢复记忆的时候有说什么吗?现在想想,我从进入这个美术馆开始,又说过多少话呢?

嗯,好像没几句。


在确信了这一事实后,我抬起方才陷入沉思的脑袋,在Garry温柔地吐露心声后倚在他的胸口,“你也是,辛苦了。”

“对了,Garry。”懒洋洋的时候最适合问些轻松的话题,“为什么你恢复记忆的时候反应就那么大啊,在地板上一颤一颤地胡言乱语着呢。”

“人家也不是很清楚呢,Ib是怎么想的?”闪躲的眼神出卖着他的窘迫,让我想起了他唯一一次拒绝“翻译”一本书的时候。

大人们总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破的吗?

不过现在的我,还不想顾忌这些就是了。


“也许是因为Garry是大人吧。虽然语气怪怪的但经历更多、脑内的信息量也就更大吧?”


明明只是这样一句普通的话,却惹得他羞红了脸、瞪大了眼,支支吾吾像是失神断了线——应该是说中了。

……

“Garry,你在吗?”

“或许是……是吧。”

“能放我下来了吗,差不多过去十分钟了。”

“在啊,直到离开这里为止,人家不会再离开你半步的……”


呃,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


“Ib,这一路走来你也累了吧?人家的肩膀可以借给你的,地上还是太凉了。”Garry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蹲了下来、坐在地上,“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一小会儿就好。”

我微微一笑,只是更自然地倚在他的身上。


还是,败给了他的坚持呢……

UHR.
小丢进步? 左背景有参考

小丢进步?

左背景有参考

小丢进步?

左背景有参考

浅唱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2(

(一画情人节就特别有动力(

(GarryIb你俩快去结婚(

曲奇与棉花糖。


(情人节贺图之2(

(一画情人节就特别有动力(

(GarryIb你俩快去结婚(

长余佩之陆离

【IB】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Garry中心,“被遗忘的肖像”衍生

▪短小随笔,虚构要素有

▪可能有后续……吧

▪以上


蓝玫瑰开过走廊,荆棘缠绕上木框。

青年于花海中苏醒,双瞳是深海的墨蓝。

蜡笔画作重置,绘本空间延展。

玩偶唱起歌谣,画像低头行礼,雕塑列队迎接,模特奉上花篮。


——新的王,诞生了。


青年站了起来,衣角拂过身边的花瓣,在他目光的死角中,花瓣蔚蓝零落,露出温暖的火红。


“可怜的王啊,”它们轻声哼唱,“我们才是同类。”


青年不予置评,自顾自走近破碎的画布。

荆棘缠上他的手腕,尖刺划过皮肤,却并没有带起血色。...

▪Garry中心,“被遗忘的肖像”衍生

▪短小随笔,虚构要素有

▪可能有后续……吧

▪以上

 

蓝玫瑰开过走廊,荆棘缠绕上木框。

青年于花海中苏醒,双瞳是深海的墨蓝。

蜡笔画作重置,绘本空间延展。

玩偶唱起歌谣,画像低头行礼,雕塑列队迎接,模特奉上花篮。

 

——新的王,诞生了。

 

青年站了起来,衣角拂过身边的花瓣,在他目光的死角中,花瓣蔚蓝零落,露出温暖的火红。

 

“可怜的王啊,”它们轻声哼唱,“我们才是同类。”

 

青年不予置评,自顾自走近破碎的画布。

荆棘缠上他的手腕,尖刺划过皮肤,却并没有带起血色。

画框之外是落泪的少女,一双火红的眸子是这清冷色调下唯一的热源。

 

——似乎忘记了重要的事。

“思虑过去没有意义。”

——好像还有想见的人。

“可悲的画像,不具有人类的心。”

 

玫瑰的湛蓝是约定的色彩。

是两重生命的交换,是充满希望的未来。

新建用户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大扫除翻出来的黑历史作

浅唱

是pocky game!

(2p存的过程

情人节贺图之一(

落书

是pocky game!

(2p存的过程

情人节贺图之一(

落书

提樂.st.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的滤镜

着实不会画衣服和背景

是漂亮的大姐姐(不

蹭蹭lof的滤镜

着实不会画衣服和背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