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d组

9035浏览    20参与
FQ

[艾特根x罗迪] 🍮

短打

全文2k

有捏造,文不对题,问就是我想吃焦糖布丁

没什么文笔,会有错字

无刀放心食用


-----------------------------


阳光混合着一些人造光线肆意的泼洒在泳池的水面上,火星的阳光相对地球而言既不刺眼也不毒辣,然而泳池边一个个穿着暴露又性感的女孩们依旧往自己保养的好的不能再好的皮肤上涂了防晒。要问谁家能塞进怎么一个硕大的梯田型泳池和每天不重样的美女,纵观整个火星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再要问在这些奢华的居所之中的主人哪一个会单穿着一条亮黄色短裤一边听别人说话一边锻炼肌肉又或者你关注新闻的话看到有人说着在家也要Fire之类的言论,毋庸置疑,那是艾特根。

罗迪没少到...

短打

全文2k

有捏造,文不对题,问就是我想吃焦糖布丁

没什么文笔,会有错字

无刀放心食用



-----------------------------



阳光混合着一些人造光线肆意的泼洒在泳池的水面上,火星的阳光相对地球而言既不刺眼也不毒辣,然而泳池边一个个穿着暴露又性感的女孩们依旧往自己保养的好的不能再好的皮肤上涂了防晒。要问谁家能塞进怎么一个硕大的梯田型泳池和每天不重样的美女,纵观整个火星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再要问在这些奢华的居所之中的主人哪一个会单穿着一条亮黄色短裤一边听别人说话一边锻炼肌肉又或者你关注新闻的话看到有人说着在家也要Fire之类的言论,毋庸置疑,那是艾特根。

罗迪没少到过艾特根家,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工作,他的生活算不上空闲但总能做到随叫随到。或许罗迪第一次到DJ家中的时候还会被室内进门的小溪,架在小溪至上红漆的木桥——或许是木的,不规则形状的红色沙发,夸张的emoji雕塑,地面上铺设的各种毛皮地毯等等所吓到,然后在心中默默感叹一句贫富差距,之后拜访的次数多了也就渐渐习惯了。相较于艾特根家里可以说是望不到边的宽敞和红黄搭配明亮的色泽,AI程序员的家中没有可以让阳光泻入的落地窗,只有电脑设备闪烁出不同的人造光线,环境就暗了许多。虽然之前提到"贫富差距",那也只是罗迪在刚刚开始从事程序工作时所想的,如今他房间正中那面墙上顶尖的投影设备和两边书架上形形色色的机器人模型可不是普通穷人可以拥有的。

每次罗迪踏入艾特根家中,坐到那个红色沙发上的时候,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总会摆着甜点,火星的甜点和地球差不了太多,当然有时也会有叫不上名的新品种。橘红色头发的17岁少年算不上是甜食爱好者,但总会在离开前将桌上的点心吃完,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单纯的喜欢,总之艾特根默认是后者,将准备甜品列入了请罗迪来拜访前的代办之一。

在外人看来艾特根对罗迪特别好,确实,敢问哪有人会把自己的高级轿车——还是最宝贵的一辆,借出去给别人,车炸的比焦糖布丁上的焦糖还要黑那样还回来却没和对方绝交或者是把对方列入永世不会再相见的黑名单?当卡罗尔和特丝黛听到罗迪说艾特根会准备甜点的时候下巴差点合不回去,要知道这两位姑娘上次去拜访的时候坐在台阶上等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连曲子都不让弹一下,更别说准备甜点了,没让保安赶出去就不错了。

艾特根对罗迪这么好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毕竟谁会对自己的心上人横眉冷对呢?艾特根对自己的自信程度或许已经到了人格分裂的阶段了,他倒是从不在意是自己哪个人格喜欢上了罗迪,哪个人格是深柜,哪个人格是直的,他只知道他,艾特根,喜欢罗迪。

他们开始交往是在罗迪将"焦糖跑车"还给艾特根的之后。不管我们的艾特根对罗迪的容忍程度有多高,车还是他宝贵的车。他只得憋着满肚子的气愤和无奈决定认真地找他的小程序员谈谈,这个主意在他看见坐在沙发上小小的,拳头攥着放在大腿上,颤抖地端坐着像等待挨训的小奶狗一样的人之后就打消了。形式还是要做的,他这么想着坐在了罗迪的边上,柔软沙发因重力陷下去一块。他们挨得很近,气氛好的不做些什么都可惜,至少艾特根是这么想的,他也以自己从事DJ事业这么久的行动力这么做了。一切顺理成章就当作炸车的赔偿,他们滚上了床。虽然之后艾特根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罗迪表示有点不满就是了。

艾特根喜欢在自己一次次冲撞的同时凑近身下人的耳边用DJ略沙哑的声调一遍遍询问,"我是谁?罗迪、我是谁?"哪怕他深刻的明白他的小情人绝对忘不了他的名字,他还是想从那张被吻的有些红肿的嘴中听到艾特根这三个字。罗迪也顺从的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回答出了艾特根所要的完美答案。

就像每次登台前能听到的,

"迄今为止最棒的艾特根"

全火星人气最高DJ艾特根的告白很仓促很简单,无论他们在第一次上床时相互说了多少句喜欢,艾特根还是在他们一觉醒来之后,甚至一丝不挂的情况之下紧握罗迪的手吼出了朴素的告白之词,按照罗迪的说法,那时候的艾特根就好像和身边从不缺少女人,每天都有约会的情场老手艾特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初次告白的男高中生。那种前所未有的青涩和慌张逗笑了罗迪。当然最后他答应了。

罗迪阻止了艾特根将恋情公之于众,并开始了他们秘密的交往生活。要问交往前后有什么不同,一时好像也说不出什么,依旧是随叫随到的罗迪,玻璃茶几上依旧摆放着甜品——淡黄色的小蛋糕,蜂蜜色的酱汁浇盖在顶端缓缓地沿着边缘最终滴落到盘子上,形成一小个糖池,一点点奶油点缀在蛋糕周围,用质地透彻的餐叉切开,酱汁就快速度塌陷下去,最终和奶油混成一幅油画。不同的是艾特根泛着金光的泳池前不再有不重样的女子,不同的是卡罗尔和特丝黛经常可以看到灰发的DJ和她们的半个经纪人走在一起,不同的是忙碌的一天结束后他们都会回到同一个位置。

后来卡罗尔和特丝黛出了名,后来艾特根也经历了突如其来的破产,后来发生了铭刻于火星历史堪称奇迹的演出。

后来的后来,在DJ艾特根夺目的表演之中,夸张酷炫的灯光打在他的手上,右手无名指上样式简单的戒指将灯光反射给了每一位观众。至于台旁高举着手机带着同样款式的戒指的右手,那必然是DJ的小程序员罗迪了。


day  day up

[ID组/艾特根X罗迪]天生一对

  • 土味撩人注意

  • 这对真的上头

  • ooc预警


艾特根一直坚定的认为罗迪和他是天生一对。DJ和DJ的AI控制员,他们离了谁都无法工作,还有比这更搭配的职业吗?他觉得罗迪也是这么想的。我得等罗迪对我有所暗示后才能表白,从某种程度上爱情观相当保守的艾特根这么想着。他等啊等啊,等得自己声名斐然,中间暗示的的亲密动作也没少做,可罗迪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艾特根觉得不行,他得主动出击了。结果还没等他表白呢,家里就被罗迪介绍来的两个小女孩烧了。


罗迪抱着膝盖缩在椅子上,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著名DJ艾特根家里起火”的这条新闻占据了不少社交软件的头版,至少他看到的社交软件上都是这条...

  • 土味撩人注意

  • 这对真的上头

  • ooc预警



艾特根一直坚定的认为罗迪和他是天生一对。DJ和DJ的AI控制员,他们离了谁都无法工作,还有比这更搭配的职业吗?他觉得罗迪也是这么想的。我得等罗迪对我有所暗示后才能表白,从某种程度上爱情观相当保守的艾特根这么想着。他等啊等啊,等得自己声名斐然,中间暗示的的亲密动作也没少做,可罗迪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艾特根觉得不行,他得主动出击了。结果还没等他表白呢,家里就被罗迪介绍来的两个小女孩烧了。


罗迪抱着膝盖缩在椅子上,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著名DJ艾特根家里起火”的这条新闻占据了不少社交软件的头版,至少他看到的社交软件上都是这条新闻。啊啊,完蛋了。罗迪头疼的想到艾特根肯定会出现的那张幽怨脸,生无可恋的一脑袋撞上了桌子,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当他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几乎99+的信息和短信后,顿时更加生无可恋了。我只是一只无辜的小猫咪,生活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罗迪打定了主意这段时间都不要去艾特根那了,直到他看到艾特根连续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都是在说AI出问题了,要他现场调试。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罗迪半信半疑的坐车到了艾特根家。

“罗迪!”罗迪刚踏进房子正门,就被冲上来的艾特根抱了个正着。

“罗迪~”艾特根那颗银色的脑袋埋在罗迪的颈窝里蹭来蹭去,温热的气息扑在皮肤上,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艾特根,你快点起来。”罗迪有些窘迫的试图把艾特根的脑袋推开,艾欧根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死都不松手。

“艾特根,有人看着呢。”当罗迪看到游泳池里不住笑着向这边瞧的比基尼美女后,终于从耳朵一路红到了整张脸。

虽,虽然早就知道艾特根很玩的开,但这也太开放了吧。罗迪红着脸,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但还是......呜哇,那个姐姐的身材也太好了吧。

而艾特根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不妥,总算是放开了罗迪的脖子。他顺着罗迪有些呆滞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那些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们。啧,失策了,没想到一点醋都不吃吗。艾特根微微皱起眉,但很快便恢复笑容。

“抱歉啊,罗迪,我这就叫她们离开。”艾特根冲他露出笑容,急急忙忙的向她们走去。

“抱歉啊各位,今天就到这吧。”他冲女孩们露出略带歉意的表情,她们看向房间里的红发男孩,纷纷露出了然的笑容,知趣的离开了。

“艾特根,加油啊。”临走前,一个姑娘拍拍他的肩膀,做了个鼓励的手势。

终于所有人都离开后,艾特根才得以安安静静的坐在罗迪身旁,手习惯性的搭在罗迪身后的沙发背上,微微低头看向罗迪的侧脸。

罗迪的全身都被男人的气息所包围,艾特根比他高了几乎一个头,还有腹肌什么的,果然自己和他比起来就像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小孩子啊。罗迪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到艾特根的腹肌上,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样子。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罗迪迅速把那些带着黄色废料的想法团吧团吧扔到角落里,转过头就对上了艾特根银灰色的双眼。

“呃,艾特根?”罗迪又禁不住红了脸,为什么要靠这么近的盯着他的脸啊?

艾特根揽住罗迪的肩膀,下巴靠在那头柔软的红发上蹭了蹭:“总觉得很久没有见到罗迪了呢。”男人叹息般的说道,胸腔微微震动着,磁性的声音不禁让罗迪感觉耳朵有些痒。

“也没有很久啊。”罗迪被迫把额头贴在他的肩膀上,声音小得不得了,“就两个星期而已。”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算,我们可就有42年没见了。”

“哪有这么算的。”罗迪小声反驳着。

“怎么没有。”男人宽大的手掌抚在他的头上,平日里都是触摸着碟片的双手此刻正轻柔不已的划过他的红发,一下一下的抚摸着。

两人就这么抱着许久,罗迪感觉再这么抱下去自己就要害羞到大脑失灵了。他努力把自己从男人怀里拔出来:“AI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艾特根神色略微遗憾的放下手,转而拉住他的手:“AI就是突然有些控制不住音量了,像是该渐强的时候变成了渐弱,怎么都改不了。”

“这样啊。”两人一起走进房间,艾特根打开一张碟片,音乐声充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罗迪皱着眉捂住了耳朵。

“就是现在这样。”艾特根摊摊手,试图把碟片关掉,可没想到开关也失灵了。最后两人狼狈不已的跑出房间。

罗迪揉揉被震的有些发麻的耳朵,“这可真的是个挺严重的问题。”他从包里拿出电脑,往地上一坐就想开始调试。艾特根赶忙拉起他,“去沙发上弄,地上硬。”

罗迪含糊的应了一声,被他拉到沙发上坐好。

“我看一下曲子,你先调试着,一会机器人会送吃的进来,记得吃啊。”艾特根显然是非常了解两人工作模式的,都是那种进入状态后就不会注意到一点外界事物的人。他有些担心的看看罗迪,回到了房间的工作桌上。罗迪还在认真的敲着键盘,似乎对他的离开一点反应都没有。


时间过的很快,刚刚还是明亮的上午,转眼间就是群星闪烁的晚上。艾特根松松肩膀,总算是从音乐的世界里苏醒过来。也不知道罗迪调的怎么样了。他走出房门,一到客厅就看到罗迪摊在沙发上。“罗迪。”艾特根扶起他,少年的脸已经变的有些苍白了。

“艾特根啊,”罗迪微微抬起头,“对不起啊,那个AI的问题有点大,我到现在还没找到原因。”

“别说这个了。”艾特根焦急的说,他一眼就看到了桌上一口没动的甜点和红茶,“你不会一直什么东西都没吃吧。”

罗迪缓缓的眨了一下眼睛:“好像是诶。”说着,身子一软,直接瘫在沙发上了。

“罗迪。”艾特根抱住他,给他倒了一杯温热的红茶,又塞了颗巧克力,少年的脸上似乎才多出了点血色。

“啊,得救了。”罗迪长出一口气,整个人在艾特根怀里摊成了一张饼。

艾特根无奈的叹了口气,把罗迪饼团吧团吧, 一路抱到餐桌边上,“今天有披萨和蘑菇奶油浓汤。”他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撑着脸看着罗迪努力解决盘子里的食物。罗迪真的好可爱啊,认真工作的样子可爱,吃饭的样子也很可爱。艾特根看着罗迪,脸上的表情逐渐变态。

罗迪被盯得混身僵硬。艾特根为什么要看我?我脸上沾上什么东西了吗?他偷眼去看艾特根,正对上他带笑的双眼。这个家伙,到底在看什么啊,他不会把我当成他的那些女粉丝了吧。罗迪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猛的收回视线。这个混身散发荷尔蒙的混蛋!

艾特根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罗迪好一会,眼睛都要抽筋了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反应,不禁纳闷,网上说的方法似乎都对罗迪没有什么用啊。他盯着罗迪快要烧起来的耳朵,郁闷得恨不得再回房间搓30张碟。


罗迪现在满脑门问号。艾特根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啊,他不是喜欢女孩子吗?罗迪一想到前段时间艾特根那句略带暗示的“我只喜欢能干的男人。”心里就更难受了,他赌气般的狠狠咬了一口披萨。

一场晚餐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罗迪缩在房间里的被子里想着,艾特根就是个喜欢随便乱撩的大混蛋。

艾特根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盯着窗外的明亮的月亮,忍不住叹了口气,罗迪真的是个不解风情的笨蛋。


“哇,艾特根这个土味撩法也亏得罗迪你能上钩呢。”特斯黛惊叹道。

“真是太油腻了。”卡罗尔赞同的点点头,“所以你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知道我知道!”特斯黛像小学生一样举起手,“根据我看的那些小说,肯定是玫瑰,烟火和烛光晚餐。对不对,对不对?”

罗迪涨红了脸:“这有什么油腻的啊,玫瑰烛光晚餐还有烟火挺浪漫的啊。”

他的声音在姑娘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逐渐变小。

卡罗尔张张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俩真的是活在21世纪初的人类啊。这么土的告白方法现在早都没人用了。”

特斯黛接上话头:“也就罗迪你能接受这种告白方法了吧。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什么锅配什么盖吗?罗迪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正好看到从跑车上走下来的银发男人。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天生一对的意思吧。他对艾特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艾特根,我在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