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e

193.6万浏览    8701参与
老憨

模板偷的,但是实在是合适

模板偷的,但是实在是合适

怂包貓黃

是哨兵ink(Sentry)和Erron的来源(大概) 

这倆的粮有点少啊……(算IE还是SE?)

某骨告白了,看看反应 (

是哨兵ink(Sentry)和Erron的来源(大概) 

这倆的粮有点少啊……(算IE还是SE?)

某骨告白了,看看反应 (

阿染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内蒙奶砖

520,521……哈,我都没赶上……破学校……为什么高考考场会选在我们学校啊!!!连着上课两三个星期累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ink比error矮,他是踩了毛笔,这其实是个短漫,来着前头有剧情,但我太累了就只发一张顺眼的,没什么,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已……


画糙字丑请见谅。

520,521……哈,我都没赶上……破学校……为什么高考考场会选在我们学校啊!!!连着上课两三个星期累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ink比error矮,他是踩了毛笔,这其实是个短漫,来着前头有剧情,但我太累了就只发一张顺眼的,没什么,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已……



画糙字丑请见谅。

安晏君yo/Datura Noir

《因为一点被创了就开始整的肥皂剧》是和老婆以及我的“好闺蜜”口嗨出来的肥皂剧大家一起被创死啊~

《因为一点被创了就开始整的肥皂剧》是和老婆以及我的“好闺蜜”口嗨出来的肥皂剧大家一起被创死啊~

名轶行是屑

双L卖可怜一个多星期。。。我终究还是画了。。。。

双L:不是这个动作!(图1双L的原草稿)

我:把error画上女装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尊重了 。。。(双L要求)

双L:不行我要动作!!!我要动作!

我:wqntm。。。(画这种画我很羞耻你不造喵?!)


所以说,自己产才最香(doge)

双L卖可怜一个多星期。。。我终究还是画了。。。。

双L:不是这个动作!(图1双L的原草稿)

我:把error画上女装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尊重了 。。。(双L要求)

双L:不行我要动作!!!我要动作!

我:wqntm。。。(画这种画我很羞耻你不造喵?!)



所以说,自己产才最香(doge)

名轶行是屑

自己产粮才有粮吃呐。。。

自己产粮才有粮吃呐。。。

符启

特殊的日子 特殊的你

mh用的是我自己的设定,但还没发

浅浅透一下,大概是养成+全员低龄化

521贺文——

ooc✓


1.相声组


邪骨团基地


受cross邀请来到了邪骨团的epic刚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好兄弟cross搬了一个足足两米的礼物箱到那个他常常提到的senpai的房门口。


他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老实说,他现在有些失落。


“欸,dude你来这么早啊”

“嘿bruh,不是说好要一起孤寡的吗,你违背了我们尖叫鸡条约的第32条 bruh!”

“我没有!dude快来看看这个!”


“不bruh!我现在要以尖叫鸡的名义逮捕你了!”


“surprise!...

mh用的是我自己的设定,但还没发

浅浅透一下,大概是养成+全员低龄化

521贺文——

ooc✓



1.相声组


邪骨团基地


受cross邀请来到了邪骨团的epic刚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好兄弟cross搬了一个足足两米的礼物箱到那个他常常提到的senpai的房门口。


他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老实说,他现在有些失落。


“欸,dude你来这么早啊”

“嘿bruh,不是说好要一起孤寡的吗,你违背了我们尖叫鸡条约的第32条 bruh!”

“我没有!dude快来看看这个!”


“不bruh!我现在要以尖叫鸡的名义逮捕你了!”



“surprise!”

在epic接近自己之前,cross打开了箱子,里面是早已准备的巨型尖叫鸡巧克力,阻挡了epic从兜帽里掏出并向自己发射的几只尖叫鸡。


看着一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巨型尖叫鸡epic有些震惊。

“!难道是送给我的吗bruh!我都感觉我要感动出不存在的眼泪了!”

“是的dude!”

epic凑上去摸了一把,已经有些化了...等等!中计了!

cross把巧克力浆糊了自己一脸!!!


“dude,521孤寡快乐,孤寡孤寡!”


“bruh你给我站住!”

胡乱擦了几下,epic拿起尖叫鸡就向cross追去。


“追上我我就陪你过521哦dude!”




2.mh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horror?”

“什么啊?”

horror忙着吃murder投喂过来的水果胡乱含糊了一句。

“嘿,吃慢点,今天可是...521啊。”

murder用手戳了戳horror塞得满满当当的嘴,宠溺的望着这个小贪吃鬼。

“521是什么——?”


“一个特殊的日子,来吧,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521。”拉起horror的手带他走捷径出门。

“等等 还没吃完——”

“先别吃了,等晚上有你吃的。”

“啊?”

“咳咳,没什么。”

murder总是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算了算了,horror也没放在心上,反正每次murder这样说晚上都会给自己一堆零食,储物柜都已经快装满了。


...

“过来,horror。”

“嗯?”

当horror被murder吻上时还是懵的,冰淇淋甜腻腻的味道在口中散开,反应过来后horror坏心思的轻咬了一下murder的舌尖。

嘶,有点痒。

抓着horror的手不自觉的更加用力,直到horror因窒息而挣扎起来,murder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

“哈...唔,murder你太坏了!!”

horror大口呼吸着,不满的给了murder一拳,当然,这对murder来说并不疼。


坏又怎样,你还是我的。




3.ck+nmk修罗场,但是是ck(?)所以就打ck了

还有一点点梦兄弟亲情向



“这可是我的团员,你擅自带走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killer,我们走,这个521我一定要带你过!”


“不如让他自己选吧,说吧killer,你 选 谁?”

nightmare在桌上双手交叉拄着头,漫不经心的说到,但又透着一股你要是不选我你就死定了的气息,这绝对会是石油章鱼会做出的事,那color呢......color他......

......

“呃我...我...”救命,谁来救救我!!


killer表示欲哭无泪。


“哥!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一大股负面情绪,你是不是又在......”

“......”

“......”

面面相觑。

“啊不好意思打扰了——”


“color我们快走!!谢谢dream君帮我们拦住石油章鱼!!!”killer拉着color的手火速逃跑。

“killer...”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暖洋洋的,正如color的心情。


“呃啊...KILLER!!!!”nm气的就差把基地翻了。

“啊哈哈...那这样的话,不如我们先去玩吧......哥?”

dream尴尬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对着nightmare说出这句话。

“......”

“......”果然是不同意吗......

“....行吧,勉为其难,这只是看你没人陪才陪你的,不要乱想。”

“!谢谢哥!!”

“啧,收起你那正面情绪,不然不陪你了。”




4.ie(这里error的接触恐惧比较弱


“今天是521...加油ink!你可以的!”ink在error的房门口为自己加油打气,手里是前几天就画好的error画像,他准备把这个送给error当礼物。


“喂,干嘛呢。”error刚从外面回到家就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的房门口鬼鬼祟祟,刚想偷袭却发现这是ink。


“?!!你不在家??”ink连忙把礼物藏在身后。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你在藏什么?”error走上前,离ink只有几步远。


啊啊啊啊加油ink你能行的!!!!

ink当着error的面蹲下来把背在背后的东西放到了地上,然后———

把error扑倒了!

“什—什么???”error因接触恐惧带来的颤抖让ink更紧张了。

做足了心理准备,可还是好害羞啊怎么办啊,呼...没关系的ink,大不了就是被嘲笑一顿罢了...这样想着,ink的脸虹的自己都未发觉,轻轻吻了error的嘴角一下就赶忙溜走了。


“error祝你快乐!啊不是,祝你521快乐!”

声音由近到远,error就这个姿势躺了一会,后知后觉的才发觉ink干了些什么“好事”。

error捂着微微发蓝的脸捡起ink送自己的礼物。

这家伙......

明天给他答复吧。





四林silin
是@幽灵 的口嗨 (其实这个屯...

@幽灵 的口嗨

(其实这个屯了很久了

@幽灵 的口嗨

(其实这个屯了很久了

我也不知

【ie | crnm】医院爱情故事

Summary:“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里总能出现一些狗血的故事。”

医院病友文学

第一人称预警

ooc和私设大大滴有

病友组ie

记者c×病人nm


正文

error

“那个男孩说,他把我当做一切。”


  我不明白ink的想法。

  好吧,尽管我本来就不打算明白。

  当ink知道我即将出院时,他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话语间的那种厌恶,不是来自朋友的祝贺,不是面对恋人的不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被至重之人抛弃的悲愤。

  我劝过他,我安慰他我会回来看望他,不会忘记他...

Summary:“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里总能出现一些狗血的故事。”

医院病友文学

第一人称预警

ooc和私设大大滴有

病友组ie

记者c×病人nm


正文

error

“那个男孩说,他把我当做一切。”

 

  我不明白ink的想法。

  好吧,尽管我本来就不打算明白。

  当ink知道我即将出院时,他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话语间的那种厌恶,不是来自朋友的祝贺,不是面对恋人的不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被至重之人抛弃的悲愤。

  我劝过他,我安慰他我会回来看望他,不会忘记他。但他始终不肯松动,用那双苍白无力的瞳孔凝视着我。

  好像他看破了我,看进了我内心的深渊。

  那种情感,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无法理解,但我在我所经历的那场车祸中见过。

  人们被压在车底,抱着已死之人,感觉不到痛与冷,脸上带着殷红,眉眼中装满一股油然而生的绝望,尽管我看不见自己,但我猜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谁快来救救我!”

  “我不想死在这里!”

  在数小时的哭喊和恐惧中,我被医疗队从废土中刨出,放在担架上,运去了医院,我的血弄脏了洁白的被子,条件性反射让我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抠住医生的手掌,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狰狞血痕。

  等我从迷茫中醒来,我的下半身只剩下两截空荡荡的裤管,而我左右边分别躺着一个笑嘻嘻的男孩和一位面色冷漠的男人。

  男人虚虚地扭头望了一眼,伸手将白帘子拉上了,慌乱之中我只看见他的病例单上写着一行字,大概是他的名字——nightmare。

  无奈我只好将注意力放在男孩身上。

  我们交换了名字,知道了对方叫做ink,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告诉我我的腿被截肢了,我会觉得是他咬掉了我的腿——这不能够怪我,是ink的眼神炽热得如同饥饿了良久的野兽,那种热望,是让人恐惧的欲望。

  ink告诉我他是一位绝症患者,向我介绍了旁边那个男人也是因为车祸进来的。

  我敏锐地注意到他自述身世时的漠然,积累了半辈子的脏话最终没有脱口而出,而是冷漠地打断了他。

  在日后的相处里,我逐渐了解他更多了,但也逐渐发现他不过是一个没有情感,自以为是的蠢货。

  刚好我就看这种蠢货不顺眼。

  于是我们从来都不能好好说话,即便终于攀谈上,第三句话也总能短暂且精悍地结束这个话题。有趣的是,ink似乎不能注意到我的情感,在吵完架后总会拿着他的速写本来向我讨要夸赞。

  我也总是别扭地满足他的愿望——尽管我根本没有看见他究竟画了什么。  

  在最后的一周里,他向我表白了。

  我当然拒绝了他——我们可是死对头!但他好像没有听见,抑或是他听见了却不以为然,自欺欺人般向外宣传我们是一对恋人。

  我不在乎,随他的便。

  至少在geno问我是否真的喜欢ink之前,我是不在乎的。

ink

“我把他当做未来,他毁了我的过往。”

  

  今天是我检查出绝症的第82天。

  我不知道我的过往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我的生父是谁,我没有感情,当然,也不需要感情,综上所述,我是一个极其可怜的人,但我本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有和没有的区别。

  幸运的是,今天病房里出现了两个和我一样的可怜虫,让常年无所事事的我终于有了乐子可图,尤其是那个叫做error家伙,他的暴躁无可厚非,生起气来竟然意外的可爱。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如果省略error的脏话——但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对我的恨意,不过那又怎样?这样的他在我眼里才是最完美的工艺品。

  他的哥哥geno总是为error带来美味的饭菜,毕竟医院里的病号饭确实不合error的口味。

  “我不喜欢番茄,你猜甜腻的口感会让我想到什么?”

  “鲜血,腐烂的肉制品。”

  在我说出这句话后,我清楚地看到error手中的刀叉因为颤抖而砸在桌子上,他瞳孔里是那种不可置信的捉摸不透的眼神。

  “你就是这么想的?”

  error低着头,但犀利的眼神却从发丝下透射过来,一针见血地戳在我的心脏上。

  “你眼中的世界。”

  我毫无悔意地哈哈笑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并不像幸灾乐祸——但我赌那让我在error眼中看起来更值得别人深恶痛绝——就算是这样,我还是透过微闭的眼皮看见了error脸上的呆讷。

  “你不也是吗?”

  这场争斗最终以error的沉默结束了,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我赢了,当然,事实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对error的爱是病态的爱,不过那又怎样?

  不过那又怎样?

  error当然拒绝了我的告白,但我知道他只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疯子。

  我可以成为他的全部,他的未来,他的一部分。

  我可以糟蹋他,善待他,让他在我手下哭泣求饶。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

  我就是他的神明。

  error在尝试逃离我,尽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我能感受得到,他的恨意通过血液传到我的神经中,大脑被这种恨意刺激得一片空白,就好像成瘾的人再次得到惠顾。

  那天的天气依旧很好。

  纱帘不断拍打我的脸颊,光束刺穿了玻璃,扎在病床上,而病床上躺着我。

  病魔带来的疼痛不足以折磨我,他对我深入骨髓的恨意让我欲罢不能。

  我在天堂等着你。

  error。

nightmare

“当太阳静静地看着月亮逝去。”


  那些蠢货。

  我发誓我的性格并没有恶劣到一开始就爆粗口,但我也发誓我从没有见过像那两个家伙如此吵闹的人。

  不过在几天后,他们就像闹翻了,各活各的,互不搭理。

  结果没有保持一周,他们又开始吵架了。

  行吧,我已经习惯了。

  这个医院不大不小,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但服务态度竟意外的好,就算我知道这是来自“社会的关怀”,但还是惊叹于医院的心理整询部——如果没有那个头冒五光的家伙就好了。

  不过让我更为惊讶的是那个来采访我的记者。

  他说他叫cross,是我公司里的一员。

  没有任何印象。

  但我还是装作熟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这个过程里,我发现这小子竟然没有过任何采访经验,甚至对于我手臂上的伤痕都大呼小叫的。

  只不过我并不讨厌他的惊讶——我是说惊讶,而不是吵闹,至少对同病房的另外两位是这样的——cross那种小心翼翼地关怀总是让我回忆起被深藏已久的一些记忆,以及和cross很像的一个人。

  这种时候我的头都会隐隐作痛,内心悲愤得像是要喷涌而出。这种心情我并不熟悉,因为这是我身体里第二个家伙的情感。

  当我快要想起我的过往时,那个叫nighty的家伙总是会堵住那些蓝色的回忆。

  就算我感知到他自己都快要哭死在我脑海中。

  没错,我想我是个双重人格的精神病患者,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cross对我突如其来的悲伤也总是点到为止,识相的绕开话题,那家伙对我的体贴让我觉得他很熟悉身体里有第二股意识是什么感觉。

  我告诉他我没有家人,这当然是谎言。

  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天真烂漫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dream,他以为世界上都是光明呢。

 像他那样的想法,在我幼年时就被父亲亲手扼杀了,所以面对dream那充满朝气的希望,我总是嗤之以鼻,而他对我的冷漠总是表现出痛心疾首,就好像我曾经待他不是这样一般。

  在那之后我就搬离了那所房子,开始了只属于自己的生活,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认为我的一生还是圆满的。

  但是在看见cross因为出糗而脸红的样子时,我才发现自己彻底被这小子吸引住了。

  兴许是因为我从小缺爱,在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容易为他人而心动——也许只是面对cross,也许是面对每一个人,谁知道呢。

  但我更感觉这种热恋的情感是来自nighty,不过我既然干涉不了,便也就放任他“为非作歹”了。

  而且cross似乎也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认为那并不是所谓的“爱”,也许只是对一个车祸病人的好奇。

  真是可笑啊。

  我就像上帝一样,冷漠地俯视着众生,看着自己和cross是怎么样一起犯蠢的。我得承认这种感觉真是好笑,至少对我来说是如同相声一样滑稽的。

  我知道这种情感是不稳固的,我明白这种情感经不住时间的磨炼,我也清楚这种情感对我有害无益。

  但爱上cross的人不是我。

cross

“为了避雨,沉入海底。”

  

  我好紧张啊!

  今天可是我第一次正式采访!

  一百头奶牛放在我面前都不会比现在更可怕了!

  就算Chara浮在我身边,轻蔑地嘲笑着我的想法,但我还是觉得天旋地转。

  更何况躺在床上的人是senpai!

  senpai啊!就是公司里的那个!超级冷漠的那个!超级难搞定的那个senpai啊!

  当然,我本人并没有见过他,这些都是公司里广为流传的怪谈。

  尽管心中早已建设了防备心理,但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依然无法回过神来。

  senpai躺在病床上看书。

  他戴着眼镜,很专注,甚至没有发现我的打扰。

  你们知道吗?他像一只猫——缅因猫。把自己埋藏在雪白的被褥里,只是黑色的触手会有节奏地敲打床杆,发出叮叮的金属声。

  “抱歉……”

  出于理智,我不得不从senpai的美色中脱离出来,并且很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休息。

  令人意外的是senpai没有因此指责我,反而扭头向我笑笑。奇怪的是,这份笑容虽然美丽可鉴,里面可是冷冰冰的,连一丝笑意也没有。

  是娃娃吗?牵线木偶一样。

  我打了个寒颤,唯唯诺诺地请教完senpai,看着senpai朝我点点头,然后若无其事地去看书了。

  然而,我就算知道他是在下达逐客令,神使鬼差的,我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坐在病床边。

  希望他不会讨厌我。

  但我的确对他一见钟情了——用Chara的话来说。

  我不承认。

  我认为我对senpai的情感更像是怜悯。毕竟他身上有种忧郁气息,像背景音乐一样缠绕着他的生活,使他和他身边的朋友不得轻松。

  这样的人我很熟悉,不记得在哪见过,但我曾认识过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senpai褪去眼中的玩味,满脸疲倦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翻身睡着了——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抑或是他并不把我放在心上。

  看着他静谧的睡颜,我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

  说来惭愧。

  我在他睡着时偷亲了他。

  只是在我的唇触碰到他额头时,senpai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他是否醒着呢?我不得而知。

------------------------------------------

是521特辑呀!求评论 求红心!!!(眨眨)

突然诈尸

祝有对象的没对象的521快乐()

Ajiu
靠谱的error和不靠谱的in...

靠谱的error和不靠谱的ink

这个爹怎么这么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靠谱的error和不靠谱的ink

这个爹怎么这么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授权及主页请查看合集首篇文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