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f

33391浏览    5473参与
伊凡®工作室
「如期而至·周二...

「如期而至·周二故事」

「如期而至·周二故事」

(`・ω・´)ノ

    我很快发现妍的有趣、可爱,并在班主任提出耳分组时立马邀请她来到我的麾下,不过很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但我并不气馁,并立马调整好状态希望能与她成为好友。

    与妍交往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我们都对动漫充满兴趣,不过她对二次元的喜爱超乎我的想象,而我对她提起的不少作品都只是略有耳闻,在几日的相处后,我与妍不止步于同学关系,但我还是放弃了进一步的想法,止步于此,我认为,对于我这样一个并不特别热爱二次元的人,还是不要让她在一次次分享后得不到想要的日应而心凉了吧。...


    我很快发现妍的有趣、可爱,并在班主任提出耳分组时立马邀请她来到我的麾下,不过很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但我并不气馁,并立马调整好状态希望能与她成为好友。

    与妍交往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我们都对动漫充满兴趣,不过她对二次元的喜爱超乎我的想象,而我对她提起的不少作品都只是略有耳闻,在几日的相处后,我与妍不止步于同学关系,但我还是放弃了进一步的想法,止步于此,我认为,对于我这样一个并不特别热爱二次元的人,还是不要让她在一次次分享后得不到想要的日应而心凉了吧。

    就是在我作出这般决定的时候,妍被调入了我的小组,因为我曾经的组员之一即将转学。在我因一位朋友的高开而不舍的同时,我不由开度燃起了与妍更进一步的想法。但这个想法并没有实现,因为我的老婆—婷,与我成为了同桌。


    说来也巧,婷与我在刚开学时便迅速热来,她的细心、幽默、富有责任心的性格无一不是被我所欣赏的,而这些,都与妍相似,而她成为“老婆”,也走巧合,那天早上我睡的迷糊,隐约间梦见了二乃(一个动漫作品中的角色),正对她以“老婆”称呼间,婷叫醒了我,而那句未被我于梦中减出的“老婆”,竟于这时脱口而出。事至此,我也便厚着脸皮一直称她为老婆了只是我实在没想到,一时兴起沿用至今的称呼,却引来了误会。

    我是喜欢婷的,却没有到想要追求她的程度,而其他人也都明白,但我独独忽略了刚转学不久的妍与藩.

    妍在来到我们的小组后很快使注意到我对婷独特的称呼,并像意识到什么似的,与我时而亲近时而疏远。随着第一次月考的到来,忙于学业的我起先并未注意到好的变化,却在考后邀请她同去漫展时遭把明白了她的疏离。起先我并不在意,只以为是考试后她想继续字曰,但以近日她的表现却明里是准备在考后去放松。可是,又什么她在拒乱我时里得果断,没有太多犹豫,像是早有打算?

    我只当妍与他人另有约定,可接下来一次又一次妍的婉拒让我意识到我与她只能成为普通的同学了。


    妍开始不再与我同游,而是结识了更多新的伙伴,他们与妍有更多的话题。而当我试图加入时妍却常常对我的话应而不答,

    我意识到妍的回避了,并为此苦恼了许久。但我并没有因此消沉——我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一场关键性的考试即将到来。

伊凡®工作室
「如期而至·周二...

「如期而至·周二故事」

「如期而至·周二故事」

NocturnE.
and I'll take y...

and I'll take you home.

IF。五月五快乐。

and I'll take you home.

IF。五月五快乐。

流动的鱼🐳

反向奔赴(幼年篇1)

注意须知全在引子里

有私设 有ooc 有时间线混乱

世界真的很小

以下是一周目

————


萩原研二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松田阵平了,约摸在上小学之前,那时候他们家的修车厂还没有“倒闭”。


松田住在他们家附近,两户人家也早有联系,松田便经常跑到他们家来玩,还不小心拆了他姐姐的手机,因此被他姐姐勒令禁止进入她的房间。后来回想,这可能就是松田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吧,虽然挺欠揍的。


萩原会和松田在一起讨论一些小男生才感兴趣的事,并且他也在耳濡目染之下,谜上了拆东西。不过他有一点比松田好,那就是在他拆完之后能拼回去,而且不会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零件。


甚至...

注意须知全在引子里

有私设 有ooc 有时间线混乱

世界真的很小

以下是一周目

————


萩原研二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松田阵平了,约摸在上小学之前,那时候他们家的修车厂还没有“倒闭”。


松田住在他们家附近,两户人家也早有联系,松田便经常跑到他们家来玩,还不小心拆了他姐姐的手机,因此被他姐姐勒令禁止进入她的房间。后来回想,这可能就是松田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吧,虽然挺欠揍的。


萩原会和松田在一起讨论一些小男生才感兴趣的事,并且他也在耳濡目染之下,谜上了拆东西。不过他有一点比松田好,那就是在他拆完之后能拼回去,而且不会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零件。


甚至有一次把坏掉的东西拆了,在拼回去之后,意外发现居然又能用了,这就属于死马当活马医甚至给医活了。


可是这种行为终归还是属于二哈行为,免不了挨家长一顿骂。但他和松田还是屡教不改,甚至越来越过分。


那一天,松田抱了一本书跑过来找他。


“这是什么?”萩原好奇的问道,那本书看上去有些旧,还有些破损,不像松田会喜欢的。


“我刚从你们家储藏室里翻出来的,只看书的名字感觉还蛮有趣的。”


“啊,小阵平为什么要翻我们家的储藏室?我记得里面几乎都是外祖母的东西,哪会有吸引你的书啊?再说了,你就这样闯进去,难道不怕我姐在储藏室的门上贴“狗和小阵平不许入内”吗?”


话虽然这么说,萩原还是非常诚实的凑过去看了几眼:“《教你拆弹——从入门到入土》?怎么有这么奇怪的书名?”


“那就要问你外祖母为什么会有这种书了。”松田耸耸肩,“你过来嘛,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好的好的,我来啦。难得找到小阵平感兴趣的类型的书了呢。”


“你别这么说,搞得好像我很不爱学习似的。”


“但这是事实啊~”


两个人把这本书简单的翻看了一遍,看到最后才发现,这只是本残书,也就是说,还有一大半不见了。


“太可惜了,所以最后一步到底该怎么做呢?”萩原叹气,“就像没有结局的故事一样。”


松田倒是跃跃欲试:“感觉蛮好玩的,我倒想实物操作一下。”


不过最后这本书依旧被家长发现了,而且因为偷看“禁书”的行为,他们被罚了一周零花钱。虽然他并不明白为什么看这种书也要被罚。


萩原只记得当时父母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有喜悦,似乎又有恐惧。


妈妈问他:“你真的看了这本书?”


“……是的。”


妈妈又问了书中这一些细节,并且让他如实的回答。萩原凭借着短暂记忆和自我理解,竟然也磕磕绊绊的回答了出来。


妈妈的神色更加复杂了。


“研二,答应我,下次不要再乱看这种书了,对于你们而言,太危险了。”妈妈把书收了回去,甚至锁上了储藏室的门。


萩原:“?”


为什么会危险呢?不就是一本普通的工具书吗?而且多学习一些备用技能,将来真遇见了危险才更好解决吧。(就像夏威夷一样


年幼的萩原不明所以,甚至对于平白无故受罚感到一丝委屈。


说到底还是松田连累了他,如果不是他翻出了那本可恶的书,萩原也不至于整整一周买不了小零食。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段时光应该是萩原过得最开心的时候。有朋友和家人的陪伴,没有遭遇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遇见奇怪的人,也没有被迫加入奇怪的组织。




然而转折很快就发生了。


在某天晚上。


由于那天与松田玩的太晚了,回家后萩原还是兴奋地睡不着觉。半夜爬起来起夜的他离开房间,在去往卫生间的路上,发现修车厂的灯居然还亮着,而且里面似乎还有人在走动。


大晚上的,在干嘛呢?


萩原在解决完内急后,好奇的探探头,悄悄的凑过去,打算一探究竟。


他看到了父母和几个陌生人。他们正在从一辆维修的车上,搬下来一袋袋货物。


他更不明白了,再加上当时实在是太晚了,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睡意,于是打算离开。但他听到的以下对话,令他不敢过多走动:


陌生人1号:今天接应的怎么这么慢?客户们都在催了。


父亲:你们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警察们查的这么紧,我们当然不敢轻举妄动啊。


母亲:我们家还有两个孩子要养,很多事情根本忙不过来,真是抱歉了。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多见谅,毕竟我们也只不过是外围后勤,很多事情都不懂。


陌生人2号:你跟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有本事跟上面的人谈啊……没有能力还硬占着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啍……


陌生人3号: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啊,但凡出了问题,都要自己兜着,组织可不会为废物处理烂摊子。


父亲:谢谢……


陌生人3号:对了,听说明天有代号成员过来,上面让我通知你们做好准备。


母亲:(迟疑)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吗?


陌生人1号: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又不知道。动作还不快点。


“……?”萩原听不懂,但是凭直觉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场景,这对话,还偏偏发生在晚上,他们家做的是正经生意吗?看过警匪片的人,应该都能发觉不对吧?


不对,这话应该这么说——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觉得那番对话很正常吧。


三个陌生人搬完货后,就坐着维修好的车扬长而去了,徒留父母在尘埃中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萩原站久了,腿有些发酸,一不小心踩到了一片塑料板,发出了“咔嚓”的一声响。


“谁在那?”妈妈猛地扭过头,看见了他。


他被那道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


“妈……妈妈?是我……你们在,在干什么?”萩原怯生生地捻住睡衣的一角,用一种不太确定的口吻道。


妈妈发现是他后,神色逐渐缓和下来,随即强装无事地温和的笑了笑,:“研二……爸爸妈妈很没用,对吧?”


萩原摇了摇头反驳:“爸爸妈妈是我在心目中最敬仰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妈妈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告诉他明天有客人要来,一定要好好表现。


“可是我跟小阵平约好了,明天要一起……”


“没关系,妈妈去和他们家说,我相信他们可以理解的。你放心,以后你有的是时间和他玩,只要……”


只要你能活下来。


求求你了,研二,一定要活下来。


妈妈多希望你和千速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但只是可惜我和你爸爸无能,做不到这样,没有办法保全你们。


爸爸和妈妈的能力不够,妈妈的妈妈又离世的太早,没能完全铺好路,所以重担才压在了年幼的你们身上。


如果可以的话,我多希望在某个世界,母亲、我还有你爸爸与那只乌鸦没有任何联系,你们与那只乌鸦也没有任何联系……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大家都是的普通人。


我多么希望啊……


妈妈爱你们。





————

2.7k速摸(*'▽'*)♪

祝各位母亲节快乐,不要忘记为自己的母亲送去祝福哦。


补充设定(一):

1.萩原妈妈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外祖母是组织代号成员(具体叫什么没想好),并且与某位代号成员关系较好,死后将萩原妈妈托付给ta。


2.萩原爸爸妈妈作为组织二代,自身能力并不强,所以只是外围成员(就像宫野明美一样),也并没有代号。


3.修车厂是专门用来走私的,副业才是修车。

(知道是什么笑话)


4.警察正在追查,所以不久之后,修车厂可能会因此“被迫倒闭”。


5.这篇文里,萩原不是纯黑,至少现在还不是。而且现在只是一周目




彩蛋里是不怀好意的纯黑萩与松田交朋友。

(假设他们在松田的父亲被误捕后才认识)

也没很黑啦~可以看一看,绝对不后悔哦。








流动的鱼🐳

反向奔赴(脑洞引子)

黑萩真酒if,不算太黑。

ooc和私设,请多见谅。

有部分灵感来源《松田警官想要自救》

—————


就是咱突然想写这个了,有了创作灵感,就要写对吧?(๑>؂<๑)


大概就是身为真酒的萩,死后绑定直播间,回到过去赚取愿力救济同期们,顺便把自己和家人从组织中摘出来,然后洗白白的故事。


我是坚定的he 爱好者,有一些暗黑或者be的小片段,说不定会放在彩蛋里,但是引子目前没有彩蛋。


前面几章应该是一周目的事情,我的目标是让全世界缩小——“这个世界真的好小啊!”


所以萩原一定要在小时候认识许多人,最后再连在一起,大家一同摧毁组织。如果进度足够快的...

黑萩真酒if,不算太黑。

ooc和私设,请多见谅。

有部分灵感来源《松田警官想要自救》

—————


就是咱突然想写这个了,有了创作灵感,就要写对吧?(๑>؂<๑)


大概就是身为真酒的萩,死后绑定直播间,回到过去赚取愿力救济同期们,顺便把自己和家人从组织中摘出来,然后洗白白的故事。


我是坚定的he 爱好者,有一些暗黑或者be的小片段,说不定会放在彩蛋里,但是引子目前没有彩蛋。


前面几章应该是一周目的事情,我的目标是让全世界缩小——“这个世界真的好小啊!”


所以萩原一定要在小时候认识许多人,最后再连在一起,大家一同摧毁组织。如果进度足够快的话,柯南甚至都不会出现。当然,我还是会努力让柯南出现的。


在码了,在码了,已经在码了!



封面是自己用图片的编辑模式编辑的,所以随便看看就好。




话说真的会有人愿意看吗?(`Δ´)!

幼年篇1 


布米mi

第二章  在列车上

  和哈利他们告别后,德拉科走出摩金夫人长袍店,去奥利凡德魔杖店找自己的父母。他们应该正在为他挑选魔杖。

  “小龙,衣服都量好了?”纳西莎看见德拉科,温柔地笑了笑,“来试一试魔杖吧。”

  德拉科走进奥利凡德魔杖店。卢修斯不在,可能是去给他买课本了。

  他试了好多纳西莎挑选的魔杖,可是都没有合适的。奥利凡德又从架子上拿下来了一个盒子,说:“小马尔福先生,您试一试这根魔杖如何?”说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根十分朴素的魔杖递给德拉科,“山楂木,独角兽尾毛。”

  德拉科接过那根魔杖,一股暖...

  和哈利他们告别后,德拉科走出摩金夫人长袍店,去奥利凡德魔杖店找自己的父母。他们应该正在为他挑选魔杖。

  “小龙,衣服都量好了?”纳西莎看见德拉科,温柔地笑了笑,“来试一试魔杖吧。”

  德拉科走进奥利凡德魔杖店。卢修斯不在,可能是去给他买课本了。

  他试了好多纳西莎挑选的魔杖,可是都没有合适的。奥利凡德又从架子上拿下来了一个盒子,说:“小马尔福先生,您试一试这根魔杖如何?”说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根十分朴素的魔杖递给德拉科,“山楂木,独角兽尾毛。”

  德拉科接过那根魔杖,一股暖流流过全身,他挥动魔杖,奥利凡德的花瓶里的百合花全部盛开。

  “哦,小马尔福先生,这根魔杖无疑是最适合您的。独角兽的尾毛……这代表着发自内心的善良。”奥利凡德喃喃道,“独角兽会永远保佑善良的人。”

  纳西莎微蹙着眉,但她没有说什么,付给了奥利凡德七个金加隆后,便带着德拉科离开了。


  “母亲,我今天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遇到了哈利·波特!”德拉科兴冲冲地说,“还有个斯黛尔·拉赫格斯。我们握了手,交了朋友呢!” 此时的德拉科不过是一个终于实现了梦想的小孩,在母亲面前欢欣的分享着。

  “这么说,你见到你最崇拜的救世主啦。他怎么样?”纳西莎噙着一丝温柔笑意,敛去了在听到“拉赫格斯”这个姓氏时的疑惑。

  “嗯!他的眼睛就像马尔福庄园的盛夏一样美。”德拉科依旧沉浸在喜悦中,“我们三个约定了到霍格沃茨再见,但好像还有很久哎……”

  “西茜,”卢修斯从拐角处走出来,“我已经买好了小龙上学要用的所有物品。小龙,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哦,卢修斯,小龙遇见了哈利·波特。他从小就很喜欢他。”纳西莎摸了摸德拉科的头,他们一家三口走向来时的壁炉,准备回马尔福庄园,“还有个叫斯黛尔·拉赫格斯的姑娘。他们三个约定霍格沃茨再见。”

  “拉赫格斯?”卢修斯皱了皱眉,“好啦,我们出发吧。马尔福庄园。”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明天就要去霍格沃茨了。傍晚,德拉科坐在床边,看着家养小精灵为他收拾上学要用的物品和衣物。这时,纳西莎走了过来,端着好几瓶饼干。

  “小龙,这些是我自己做的饼干,我已经在一些瓶子上面贴了标签,你和朋友们分一分。”纳西莎说着,把瓶子放到了德拉科施了无痕伸展咒的箱子里,“时间不早了,快睡吧。明天你就可以去心心念念的霍格沃茨了。”说完,纳西莎轻吻了一下德拉科的额头,离开了房间。

  

  德拉科很兴奋,这导致他好久都没有睡着。当他开始变困时,他忽然听到了父母谈话的声音。

  “卢克,你觉得那个女孩是真正的拉赫格斯吗?拉赫格斯家族不是已经消亡千年了吗?”这是纳西莎的声音。

  “不知道。但是小龙说那个女孩的眼睛是水蓝色的。”卢修斯的声音也响起了,“西茜,史书上对于最古老的拉赫格斯家族的记载真的是少的可怜。不过纯血家族中关于拉赫格斯的记载倒是多一点。拉赫格斯的眼睛是蓝色的,而是什么蓝色则取决于看到的人的内心。因此,没有人知道拉赫格斯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

  “关于这个,我小时候也听到过一些。不过父亲说的还有一点:拉赫格斯的血能结成冰花。”纳西莎补充道,“小龙和她做朋友应该没事吧。”

  “西茜,放心。”卢修斯说,“记载上说拉赫格斯家族的人大多性情很好,况且她还收养了救世主不是吗?而且作为最古老的纯血家族,小龙和她做朋友也很有用……”

  德拉科终于撑不住了,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德拉科醒来时,纳西莎已经坐在餐桌前看报纸了。看到他下来,纳西莎放下报纸,笑着说:“小龙醒啦,快来吃饭吧。”

  德拉科走到餐桌旁坐下,这时,卢修斯走了进来:“西茜,我已经和魔法部的人说好了,他们一会儿会来接我们。”

  “嗯。卢克,你也快来吃饭吧。”纳西莎点点头,让家养小精灵再端上一副餐具。

  “小龙,你在霍格沃茨一定要和救世主打好关系,”卢修斯坐在长桌一端,略有些严肃地说,“你也很喜欢他,不是吗?不过如果他不识好歹的话,我们马尔福也不需要讨好谁。”

  纳西莎瞪了他一眼,温柔地说:“小龙,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好,我们永远支持你。保护好自己,别被别人欺负了。”

  德拉科低下头,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觉得眼眶有点酸胀,心里突然生出了许多不舍,好像一蓬杂草一样塞满了他的心。他突然就不那么想去霍格沃茨了,在家里和家人一起不好吗?

  但他最终还是想去的,一刻钟后,马尔福一家坐进了魔法部的汽车里面。


  哈利和斯黛尔也准备出门了。出门前,哈利紧紧抱着艾布特不松手。艾布特现在已经有哈利的一半那么高了,它早就不能被哈利抱起来了。

  “哈利,快点,快要迟到了。”斯黛尔提着施了无痕伸展咒的两个大箱子,无奈地催促道。

  “好吧。艾布特,再见。”哈利亲了亲艾布特的额头,被它轻柔地舔了舔手指,“我会想你的!”

  斯黛尔让哈利拉住她,带着他一起移形幻影离开了。艾布特嚎叫了一声,像一团雪一样飞奔到庄园门口,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们移形幻影来到了国王十字车站。哈利左看看,右看看,并没有看到9¾站台。他有些惊讶:“黛尔,9¾站台在哪里呀?”

  “我好像还没有告诉你呢,它在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中间。”说着,他们来到了两个站台之间,“你只要直朝第九和第十站台的隔墙走就是了。来吧,你先,别紧张。”斯黛尔说着,站到了哈利后面。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向隔墙走去,快撞上了!他闭上眼睛,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再睁开眼睛时,他感到很不可思议——一辆深红色蒸汽机车停靠在挤满旅客的站台旁。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十一点。哈利回头一看,斯黛尔也从隔墙变成的拱道中走了出来,拱道旁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9¾站台。

  头几节车厢早已挤满了各个年级的学生,不同颜色的衣服组成了一片霓虹。他们有的从车窗探出身来和家人说话,有的在座位上打闹,闲聊着假期中的趣事,有的在包厢里分享着食物。哈利和斯黛尔在站台上拎着箱子向车尾走着,准备找两个空位子。当他们走过中间的车厢时时,一个坐在包厢里的圆脸男孩探出身子,带着哭腔说:“奶奶,我又把莱福弄丢了。”

  “唉,纳威呀。”他们听见一个看起来很正直老太婆叹着气说,“也许你可以请格兰杰小姐帮帮你。”


  哈利和斯黛尔从人群中挤过去,在靠近车尾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包厢。他们先把海德薇放上去,然后连拖带拉的把两只又大又重的皮箱朝车门口搬。他们想把皮箱搬上踏板,可一点也抬不起来,两人又背又抬地试了好几次,箱子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就在斯黛尔快要丧失耐心,直接用魔法解决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要帮忙吗?”说话的是一个红头发的高个子男生。

  “是的,多谢了。”斯黛尔气喘吁吁的说。

  “喂,弗雷德,快过来帮忙!”那个被叫做弗雷德的男生跑了过来,他们长得很像,想必是一对孪生兄弟。

  有孪生兄弟帮忙,哈利和斯黛尔总算把箱子推到了包厢角落里。

  “谢谢你们。”哈利向那对孪生兄弟道谢,“我是哈利·波特,这是斯黛尔·拉赫格斯。请问你们是?”

  “乔治·韦斯莱。天哪,你真的是?”

  “弗雷德·韦斯莱。天哪,你一定是。”

  “哈利·波特!”二人齐声说。他们直勾勾地盯着哈利的额头,好像要把他看穿似的。这使哈利有点不太舒服。

  所幸,双胞胎并没有看多久就被车外的一道女声叫走了:“乔治,弗雷德,你们在哪?”

  兄弟二人又最后看了哈利一眼,一边答应着,一边下了车。

  “哈利,我去别的地方看看。”斯黛尔说着,走出了包厢。


  斯黛尔顺着车厢往前走着,她在列车前端刚巧遇到了来送德拉科的马尔福夫妇。她看见纳西莎在德拉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然后仔细地交代着一些生活琐事,一旁的卢修斯则时不时的补充一两句。

  真是一派和睦景象。

  斯黛尔在包间外面看着,一时竟有些出神,直到德拉科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时才回过神来:“拉赫格斯?你怎么在这儿?波特和你一起吗?”

  斯黛尔笑了笑,说:“马尔福,我们又见面了呢。哈利在靠近车尾的包厢里,你要去找他玩吗?”

  她顿了一下,接着说:“两位应当就是马尔福先生和夫人了。斯黛尔·拉赫格斯祝您生活快乐。”

  纳西莎矜持地点了点头,挽着卢修斯的胳膊下了车。

  德拉科虽然也很想去找哈利,但是身为一个马尔福的礼仪告诉他应该先和克拉布,高尔,扎比尼,帕金森他们汇合再去找哈利。于是他拒绝了斯黛尔:“先不了。不过我一会儿会去的。”

  斯黛尔点了点头,先离开了。


  当斯黛尔回到包厢时,哈利正坐在窗边发呆,听到斯黛尔回来,他叹了口气,问:“黛尔,你告诉过我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而死,而那个杀我母亲的凶手因为我母亲对我的爱死了,这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吗?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我很厉害呢?”

  斯黛尔在哈利对面坐下,温柔地说:“哈利,大多数人是不了解事情的真相的。他们不知道你其实并不想要你的名声,他们只是崇拜你,羡慕你。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所以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

  斯黛尔又说:“今天那两个好心人是韦斯莱家族的呢。他们家也是古老的纯血家族,而且他们是属于亲近麻瓜的那一类。他们家族的人大多是格兰芬多,不像我们前些天遇见的德拉科·马尔福,他们家大多是斯莱特林。”

  “嗯。”哈利点了点头。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他问斯黛尔:“黛尔,你遇到那个马尔福了吗?”

  斯黛尔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刚刚在车厢前端遇见了他。他说他一会儿会来找我们。”

  “嗯。”哈利点点头,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火车启动了,一栋栋房屋从车窗前闪过。哈利放下了心里的一点点不开心,开始感到兴奋极了,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拉赫格斯庄园,去其他地方生活很久。他很期待。

  包厢的推拉门开了,一个红头发的孩子走了进来。他和那对双胞胎长得有几分相像。

  “这里有人吗?”他指着哈利旁边的座位问,“别的地方都满了。”

  哈利摇摇头。那个孩子就在他旁边坐可下来,他瞟了哈利一眼,又把视线转向了窗外。

  “嘿,罗恩。”

  弗雷德和乔治也来了。

  “听着,我们现在到中间车厢走走——李·乔丹弄到了一只很大的袋蜘蛛呢。”

  “哦。”罗恩咕哝了一声。

  “哈利,”孪生兄弟中的另一个说,“你们还不认识吧?这是罗恩,我们的小弟弟。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哈利、斯黛尔和罗恩说。


  “这是你的猫头鹰吗?”罗恩看见了架子上正在睡觉的海德薇,眼睛一亮,问道。

  “是的。她叫海德薇。”哈利轻轻地点点头,说道。

  “我也好想有一只猫头鹰啊,”罗恩说。他从上衣内袋里掏出一只肥肥的灰老鼠,它正在睡觉。“这是斑斑。他已经毫无用处了,珀西当上了级长,爸爸给他买了一只猫头鹰,他就把斑斑给我了。”

  斯黛尔从罗恩拿出老鼠斑斑开始就一直盯着它,若有所思。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十二点半了。过道上咔嚓咔嚓地传来一阵响亮的嘈杂声。一个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女人,推开包厢门问:“亲爱的,要不要买车上的什么食品?”

  哈利一下子跳了起来,完全忘了斯黛尔平时教他的贵族礼仪。早上他太激动了,压根没吃下什么东西。斯黛尔也站起来,和哈利一起来到过道里买食物。

  哈利和斯黛尔把买来的东西一下堆到一个空座位上,罗恩的眼睛都看直了。

  “一起吃吧。”斯黛尔拿起一个南瓜馅饼递给罗恩。

  罗恩惊喜地接过馅饼,道了谢。三人一起吃起来。

  “那么,我们交个朋友吧。”斯黛尔说,她放下南瓜馅饼,笑着对罗恩说,“我是斯黛尔·拉赫格斯。多多关照。”

  “哈利·波特。”

  “罗恩·韦斯莱。多多关照。”

  三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有人敲他们的包厢门。哈利在9¾站台时看到的圆脸男孩走了进来,满眼含泪。

  “对不起,”他说,“我想问问,你们看见我的蟾蜍了吗?”

  哈利和罗恩都摇摇头,斯黛尔问:“你的蟾蜍叫什么名字?”

  “莱福。”那个男孩带着哭腔说道。

  “莱福飞来。”斯黛尔一伸手,一只蟾蜍就出现在了她的手里,“喏,给你。”

  那个圆脸男孩惊讶的睁大眼睛,道着谢离开了。

  同样吃惊的是罗恩,他对斯黛尔说:“斯黛尔,我听说这个咒语要三四年级才会学呢,你好厉害!”

  “我只是小时候学过罢了。”斯黛尔笑了笑,又递给罗恩一个巧克力蛙。

  罗恩刚把那来之不易的阿格丽芭的巧克力蛙卡片放进口袋,包厢门就又被推开了。那个圆脸的男孩和一个有浓密的棕色头发的小姑娘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听纳威说你会是召唤咒。你是纯血统巫师吗?”她的语气有点自高自大。见斯黛尔点了点头,她又说,“我是个麻瓜。所以当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但又特别高兴。因为据我所知,这是一所最优秀的魔法学校——为了不落后于你们,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我只希望这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顺便问一句,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她连珠炮似的一气说完。

  “斯黛尔·拉赫格斯。”

  “罗恩·韦斯莱。”

  “哈利·波特。”

  “真的是你吗?哈利·波特。”赫敏问,“好多书上都提到了你。对了,你们知不知道自己会被分到哪个学院?我已经到处打听过了,我希望能分到格兰芬多。都说那是最好的。不过我想,拉文克劳也还不错。不过不管你们会被分到哪个学院,交个朋友吧。”

  当赫敏和纳威走后,斯黛尔吐了吐舌头,吃惊地对罗恩和哈利说:“背会所有的课本!这个姑娘当真是个拉文克劳的好胚子。”

  那两人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包厢门又一次的被推开了。不过这次进来就不再是赫敏和纳威了,而是德拉科·马尔福。

  他看了看哈利和斯黛尔,又看了看一旁的罗恩,拖着长腔说道:“波特,拉赫格斯,你们很快就会发现,有些纯血家族要比其他家族好许多。不过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可以告诉你哪些巫师家庭更适合交往。”

  哈利皱了皱眉,说:“马尔福,虽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可我觉得我的教养让我自己可以分辨出谁是另类。我想,你也应该尊重一下我的朋友。多谢了。”

  德拉科·马尔福的脸泛出淡淡的红晕,他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他把两罐饼干放在桌子上,说:“我和妈妈说了你的事,她让我分一些饼干给你们。”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嘭”的一声关上了包厢门。


  “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到达霍格沃茨了,请将你们的行李留在车上,我们会替你们送到学校去的。”一个声音在列车上回荡。

  斯黛尔和哈利本就穿着霍格沃茨的校袍,于是斯黛尔闭上眼睛,等罗恩换好自己的衣服。

  列车很快就停了下来,他们下到一个又小又黑的站台上,一盏灯在学生的头顶上晃动着,一个声音高喊:“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这边来!”那声音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半巨人发出的。

  “那是鲁伯·海格,霍格沃茨的猎场看守。”斯黛尔小声介绍着。

  他们跟着魁梧的半巨人向前走着,坐着小船过了黑色的湖泊,一座巍峨的城堡出现在眼前。


  霍格沃茨。


————————

不喜勿喷!

欢迎捉虫!

本文有部分借鉴了原著,请大家见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