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gallta

20638浏览    298参与
泡泡今天被船炸了

Lanota精选集 × phigros(1)

Lanota精选集曲拟人设定 

注:这是Lanota精选集第一次来到phigros世界


(phigros三位魔王接待新到达这个世界的魔王)

“这次的流程差不多就是这样,先去霓虹城参观,再搭载我的方舟,去时间之城参观,正好中间可以把重要的地方都参观了。”Igallta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旁边站着久住与弭儿。

“这次只是为了迎接新魔王,我的时间之城仍然归我管理,只名义上属于你们。”弭儿看了看表。

“弭儿姐姐这时候不要说这种丧气话啦,快看,他们来了!”久住指向天空。

一艘飞船从空中飞来,上面搭载着紫水晶,缓缓落到地上,船的侧边打开了一扇大门,从中走出五个人。

Igallta...

Lanota精选集曲拟人设定 

注:这是Lanota精选集第一次来到phigros世界


(phigros三位魔王接待新到达这个世界的魔王)

“这次的流程差不多就是这样,先去霓虹城参观,再搭载我的方舟,去时间之城参观,正好中间可以把重要的地方都参观了。”Igallta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旁边站着久住与弭儿。

“这次只是为了迎接新魔王,我的时间之城仍然归我管理,只名义上属于你们。”弭儿看了看表。

“弭儿姐姐这时候不要说这种丧气话啦,快看,他们来了!”久住指向天空。

一艘飞船从空中飞来,上面搭载着紫水晶,缓缓落到地上,船的侧边打开了一扇大门,从中走出五个人。

Igallta,久住和弭儿走上前去迎接。

“你好,我是stasis,是这艘船的船长,很高兴见到你们。”stasis摘下船长帽与lgllta握手。

“哎呀,船哥哥客气什么嘛,来吧,我们可早就准备好了迎接你们啦!”久住蹦蹦跳跳的。

“看上去,这位粉发小姐很开心。”stasis没想到是这个情况。

(站在后面的四个)

Horizon blue:“所以,他就这样把我们四个扔在后面?”

protoflicker:“stasis最强,这时候也只能他上前去外交啊。”

Apocalypse:“stasis好像有点懵圈啊。”

You are the miserable:“那可不,stasis还以为是多么正式的外交呢,内个粉头发的直接把stasis准备的全打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好,你们是随同stasis先生来到这里的吧。”尊师,重生和chronostatis(时停)走上前来。

“啊,是,你好。”You are the miserable上前,“请问有什么事吗?”

“有另外的旅行流程专门为你们设计,所以请跟我们来。”时停说,“我叫chronostatis,叫我时停就行。”

一番自我介绍后,protoflicker贴近Apocalypse,“Apocalypse,我……我……社恐。”

“唉没事,没关系的,反正以后是一定要有很多交流的,你们都是守门员,一定会有许多交流机会的。”Apocalypse摸摸protoflicker的头。

(stasis)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lgallta,这个粉头发的……”Igallta硬拉住久住,“自我介绍一下,让stasis先生认识你。”

“大船哥哥,我叫久住☆大魔王~霓虹の主*,所属歌曲是spasmodic。”

“啊这,”stasis属实是没想到。

Igallta掐住久住的后背。

“好好好好啦,叫我久住就行啦!”

“我叫弭儿,所属歌曲为Rrhar'il,时间之城的主要管理者。”

stasis从口袋里拿出三个正在发光紫水晶吊坠,“这是我们世界的特产,各色水晶,这次我们带了紫水晶过来,不但会自己发光,璀璨夺目,可做装饰,还可以用作燃料——这三个水晶吊坠是送给你们三人的礼物。”

“唔,好好看!”久住接过去立马戴上了。

“感谢好意,”弭儿装进口袋里,“我回去之后要把它挂在时间之城的玻璃钟楼里,到时候玻璃钟楼映射的光芒将是紫色。”

“好了,现在开始参观phigros世界吧,”Igallta收起吊坠,“在我们身后的,就是霓虹城——phigros的主城……”



紫水晶的紫色顺着项链绳,爬上了久住的后颈,渗了进去……



写完了,Igallta,久住和弭儿的设定就先不写了,欢迎评论区各路大佬根据文中内容写设定~


细菌咕X
[igallta小姐想要邀请您...

[igallta小姐想要邀请您…]

[igallta小姐想要邀请您…]

咕咕酱
一起去购物吧✨✨ 私人稿件75...

一起去购物吧✨✨


私人稿件75r亲友价

画师:韩Mⅰkan

太太我爱你呜呜呜呜🌹🌹🌹

一起去购物吧✨✨




私人稿件75r亲友价

画师:韩Mⅰkan

太太我爱你呜呜呜呜🌹🌹🌹

期烛
辣个我打不过的女人

辣个我打不过的女人

辣个我打不过的女人

FETLK

PHI校番外(2)又来两位陌生人I

igallta看着眼前的两位交换生。

或者说,两个看起来像是来旅游的。


两人十分亲密,但外貌相差甚大。

一位少女白发中挑染着深红,头发随着风摇曳,着一身仿古青衣,看起来颇有仙家之气。

“你这衣服是否稍微有点张扬?”

“你的不更张扬?”

igallta不再说话。

但对面的女子想了想,打了个响指,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标准的黑色西装,只有右胸靠上的部位有一个星星状的别针。

“我叫沧鹤之,你呢?”

“igallta。”


旁边的弭儿又朝着另一位头上长着狗耳的女子说到:“你好,我觉得你可以和我和久住认个亲。”

也不怪弭儿这样说,这位同学头上长着狗耳,左耳后扣着......

igallta看着眼前的两位交换生。

或者说,两个看起来像是来旅游的。




两人十分亲密,但外貌相差甚大。

一位少女白发中挑染着深红,头发随着风摇曳,着一身仿古青衣,看起来颇有仙家之气。

“你这衣服是否稍微有点张扬?”

“你的不更张扬?”

igallta不再说话。

但对面的女子想了想,打了个响指,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标准的黑色西装,只有右胸靠上的部位有一个星星状的别针。

“我叫沧鹤之,你呢?”

“igallta。”





旁边的弭儿又朝着另一位头上长着狗耳的女子说到:“你好,我觉得你可以和我和久住认个亲。”

也不怪弭儿这样说,这位同学头上长着狗耳,左耳后扣着十字型的骨头印记,头发是粉色的,还有蓝黑的异色瞳,着装既包含了久住的时尚科技,又有弭儿的标准含蓄。




对面的两人只是笑。




这种标准微笑,弭儿,久住和igallta经常在礼仪生鸠的脸上看到过,是标准的假笑。

所以这边三位并不会将这种客套的微笑当做真心。

“跟我们来吧,你们的宿舍在我们隔壁。”

两人跟了上去。





这边三个人带着两位到了宿舍。

房间不大不小,设施也很齐全。

两人收拾了一下便坐下了。




尘泠,对,那位粉发狗耳娘,问道:“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哪里奇怪?”

尘泠突然想起来沧鹤之没有那么灵敏的嗅觉,就说到:“她们那个屋子,里面有男人的气味。”

“你什么意思?”

“她们那个屋子很可能有人偷偷进去过,或者……”

“现在就有人在里面?”





尘泠表示沧鹤之还是很聪明的。





“现在怎么办?”

“趁她们出去,我们进去探查一下。”

两个人战斗能力十分出众,所以她们自信满满。

可惜此时的她们并不知道,那个男的正在光明正大地,厚颜无耻地住在隔壁。





(凛空:天动万象)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等待时机。

正好这一日,三人要出去竞赛。

两人悄悄的利用自己的能力潜入房间,看到了百无聊赖的凛空。

“?”

这人也太嚣张了。

竟然还躺在床上。




凛空并没有说话,但他感觉到了,这两个人恐怕来者不善。

尘泠不想生事,决定将其弄晕送到相关部门处理。

谁知凛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FETLK

PHI校日常(10)三人行,必有____焉

igallta害羞.JPG

久住迷惑.JPG

久住怀疑自己听错了。

igallta则是重复了一遍。


久住愣住了。

?原来igallta不介意吗?

“你是在试探我吗?”

“你看我多少年了有试探过人吗?”

唉好像是唉……

久住不再言语。


随后,久住站起来,朝着自己的病房走去。

“你等我一下!”

这个时候久住看到igallta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像是在抖。

久住想起了那一天的事,用一种尴尬的神情靠近igallta。

igallta脸红了。


久住靠到凛空旁边,凛空问题不大,就是送人的时候跑步超负荷腿部肌肉拉伤了而已。

至于久住?

笑死,......

igallta害羞.JPG

久住迷惑.JPG

久住怀疑自己听错了。

igallta则是重复了一遍。




久住愣住了。

?原来igallta不介意吗?

“你是在试探我吗?”

“你看我多少年了有试探过人吗?”

唉好像是唉……

久住不再言语。



随后,久住站起来,朝着自己的病房走去。

“你等我一下!”

这个时候久住看到igallta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像是在抖。

久住想起了那一天的事,用一种尴尬的神情靠近igallta。

igallta脸红了。




久住靠到凛空旁边,凛空问题不大,就是送人的时候跑步超负荷腿部肌肉拉伤了而已。

至于久住?

笑死,根本——




卧槽。





还真疼。




凛空看着久住无奈的说:“你的后背叫人捅了一刀你可好好歇着吧,别老出去走。”

“叫弭儿用魔法就好了。”

凛空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久住被弭儿的魔法治好了。

“那我为什么花这么多钱给你来医院整这些东西?”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久住沉默。

igallta假装没看到。

弭儿假装自己不会魔法。

……

凛空黑着脸把人带回了家。

麻了。




过了两日开学了。

igallta恢复的差不多了。

要不然上个学真的社死。

第一节课,语文。

凛空不语。

妈的他最不好的就是语文。

要不是因为他已经因为物理保送了,老师绝对每天把他提出来说一说不能偏科。

凛空最不好的两科就是语文和政治。其次就是英语。




这节课讲了一首诗。

一首情诗。

igallta转头看向凛空。

凛空的脸在思考的时候额外的坚定。

igallta就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住手啊你不是清纯小女孩啊再这么看人设都没了)

凛空转过来,看到了一直盯着他的同桌。

igallta脸一红。

看着赶忙转到一边去的igallta,凛空微笑着回她一个眼神。

igallta嗔怪地敲了他两下。




半个月后。

看样子凛空和igallta的恋情是藏不住了。

校方本想阻止,但是看到一个保送phi科技大学,一个全校第二(不算那个保送的),而且igallta最近有超过弭儿的趋势,校方也没话可说,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一日学校打算举办篮球赛。

igallta自然是出了场。

回来晚了的凛空只好和久住拼了一个位子。

凛空看着篮球场上奋力拼搏的igallta。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久住一脸嫌弃。

“你嫌弃我是吧?”

“那不然呢?”

……





凛空无言,拧开一瓶水。

久住突然觉得口渴了。

可恶。

自己没带水,又不可能向其他的同学要。

凛空善解人意的看向久住,递给她一瓶。

久住挑了挑眉。

凛空装作不在意。




“哎呀,榆木脑袋。”

久住似有似无的说了一句。

然后趁着凛空没反应过来,久住靠到了凛空的肩膀上。

凛空看着久住,久住回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

树上的花瓣落下,给予这幅画浅浅的光霞。

Fbamboo_shoots

我画炸了我不画了(摔板子

我画炸了我不画了(摔板子

安白是鸽

摸之,去年学校画的图,拿来诈尸。

还有一个月中考,解封快乐,祝我顺利

摸之,去年学校画的图,拿来诈尸。

还有一个月中考,解封快乐,祝我顺利

应急食品

偷偷把鱼缸抢走嘿嘿(?)

(弭儿:iga你就是歌姬吧

偷偷把鱼缸抢走嘿嘿(?)

(弭儿:iga你就是歌姬吧

竺毓
“你是否弄丢了什么东西?”

“你是否弄丢了什么东西?”

“你是否弄丢了什么东西?”

钠星的孩子前往了现实
至上的友情胜于爱情 Fuli会...

至上的友情胜于爱情

Fuli会对别人说"我有个很厉害的朋友叫igallta"

而igallta也是如此,"我有一个超可爱的朋友叫fuli"

"我最最最最最喜欢她了"

她们会这样自豪地说。

(有时间会细化,准高三真的痛苦jpg)

如果钠能在现实中能碰到关系这么好的朋友真是太好了www可惜没有

至上的友情胜于爱情

Fuli会对别人说"我有个很厉害的朋友叫igallta"

而igallta也是如此,"我有一个超可爱的朋友叫fuli"

"我最最最最最喜欢她了"

她们会这样自豪地说。

(有时间会细化,准高三真的痛苦jpg)

如果钠能在现实中能碰到关系这么好的朋友真是太好了www可惜没有

钠星的孩子前往了现实
呃,四月份画的,顺便放上来了,...

呃,四月份画的,顺便放上来了,有点烂,爱骂就骂吧,轻点我怕痛

呃,四月份画的,顺便放上来了,有点烂,爱骂就骂吧,轻点我怕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