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nk!sans

82846浏览    1523参与
扣扣C
是和阿程约的id(ink&ti...

是和阿程约的id(ink×drawing)

嘻嘻嘻,我又可以了@我不是程某人 

是和阿程约的id(ink×drawing)

嘻嘻嘻,我又可以了@我不是程某人 

遥君今天磕雷酷了吗

Blacky的新设:D

想把他画的可爱一点?

Blacky的新设:D

想把他画的可爱一点?

覃钦

逃避。

是群作业(完全跑题了hhh...

逃避。

是群作业(完全跑题了hhh...

我不是程某人

Ink×Drawing

@扣扣C的点文!最近有特别开心的事!所以一直在咕咕咕果咩!

BE警告


ink不明白现在的景象。

他的小画家,今天没有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画着各个au的杉或者福,她站在对面,金色瞳孔中的光消散着。她拎着她的毛笔。

“嘿,我亲爱的……?”ink凑近了一点,以他往常的打招呼方式看看他的小画家,这时他的小画家总是会脸红着回应。

不过她没有这样做,她将毛笔一下劈了过来。

*Miss

“嘿……我亲爱的……”ink有些迷惑地看着drawing ,他眼中的符号不停地变换着,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出现了战斗界面。

Drawing 的身上,绑着一条又一条的丝线。

“很好。...

@扣扣C的点文!最近有特别开心的事!所以一直在咕咕咕果咩!

BE警告


ink不明白现在的景象。

他的小画家,今天没有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画着各个au的杉或者福,她站在对面,金色瞳孔中的光消散着。她拎着她的毛笔。

“嘿,我亲爱的……?”ink凑近了一点,以他往常的打招呼方式看看他的小画家,这时他的小画家总是会脸红着回应。

不过她没有这样做,她将毛笔一下劈了过来。

*Miss

“嘿……我亲爱的……”ink有些迷惑地看着drawing ,他眼中的符号不停地变换着,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出现了战斗界面。

Drawing 的身上,绑着一条又一条的丝线。

“很好。”ink 的眼中符号变为了红色,“player,你将会在地狱里燃烧。”


Ink画出了各个杉进行攻击,大大小小的龙骨炮一齐对准了drawing,ink闭上了眼。

“嘭”

Drawing 像幻影一样,穿过了龙骨炮的攻击,ink吃了一惊,回过神来,drawing 的毛笔已经在自己的头上准备打下来,ink赶紧闪避

*miss

Drawing 的关节摩擦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Ink感到自己的体力开始消耗了,他看见自己的围巾上多了一道墨水印。

这样下去不行,他想,自己只会陷入越来越被动的局面。

Drawing 的身体已经被龙骨炮打得不成样子,白色的手臂渗出鲜红的血。骨头直直插入她的大腿两侧,她一瘸一拐地站起来。他看了看drawing 的生命值。

*hp 10

他停止了攻击,玩家应该会放弃了吧。他有些沮丧地念着她的名字。

“Drawing……我的小画家…… ”

*你吃掉了奶油肉桂派 你的hp已回满

可是他的小画家听不到。

这就是游戏的诡异之处,像羽化一般,血从她身上凝固,脱落,掉在地上的血迹像有了生命般缩小,人间蒸发。

Drawing 的身体颤抖着,她的身体承受不了突然大强度的自愈,这使她尖叫着跪了下来:“啊啊啊啊啊——”

Ink立刻奔了过去,他半蹲下来,想要扶起drawing。

Drawing 的眼里一片朦胧,脸边被擦伤而渗出的血与她金色的瞳孔相互印衬,因伤痛而绽放的美丽,冷酷的无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ink 的手被drawing 打开,她的脸上出现一组又一组的代码,她的脸出现了一个绝对不会出现的表情——

=)


Drawing 已经不是drawing 了,她是被player操纵的人偶。在ink无数次呼喊后,他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只有切断她与player的连接——那些线。

Drawing 的攻势没有减退,她的攻击只会一次比一次完美,她提着毛笔,向ink攻了过去。

*miss

*miss

*miss

……

当drawing 第三百七十八次攻击时,他用龙骨炮打开了她的毛笔。

“好机会!!”ink拿出毛笔——一下斩断了那些丝线。


他感受到drawing 突然衰弱的生命,他接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player的屏幕上,显示着满屏的“error”


“你好?ink……”乱码逐渐消失不见,金色的眸子逐渐发出光芒。

“是的,drawing ,我在这里。”

“我的笔呢…?”

“在这里。”

Drawing 接过笔,她还是没有力量,战斗使她的所有力量消耗殆尽。她用毛笔在ink的围巾上涂着什么……

“我亲爱的,你在干什么?”

“嘿嘿,ink很健忘,对嘛?”像是要肯定答案一样,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对,ink很健忘。”

Ink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只是笑着,看着drawing 涂涂画画点样子。

“好了。”drawing放下了笔,将笔扔到了一遍,ink感觉到她的心跳,对比他空空的胸腔,他感到一股陌生的温暖。

“对不起了,ink,现在,玩家那边显示错误,那么,我一定会被删除的。”

“Drawing……你在说什么,不会这样的。”

Drawing 的手颤抖着,她紧紧抓住ink 的衣服。

“Ink,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你。”

Ink抖了一下,他用手紧紧握住drawing 的手,指尖传来温度让他感到不真实。

“我知道。我也很喜欢你。”

Drawing 抬起头,金色的眼眸里漂浮着一片温柔。她轻轻 轻轻 在ink的唇上点了一下。

“再见了,ink。”

“对不起 我擅作主张涂去了所有有关我的记忆。”

“忘了我吧,ink”


*玩家摁下了“删除键”

Ink看着怀里的drawing,身上的颜色逐渐褪下,如同灰烬一样,消失了。

Ink伸出手,却感受到drawing 的余温。

有什么落在他的膝盖上。

是眼泪吗?

一定是的。

他慢慢地俯下身子,哭了起来。

他的小画家,离开他了。

狄子还是不想画画

ink新衣服的太妙了,袜子简直绝对领域啊。

虽然我第一眼以为ink穿了百褶裙来着。


回老家没带马克笔,淦,草稿流

ink新衣服的太妙了,袜子简直绝对领域啊。

虽然我第一眼以为ink穿了百褶裙来着。


回老家没带马克笔,淦,草稿流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三兄弟】设定更新③

*是我的私设注意

*如果与原先我发的设定冲突,以最新的为准。

*ooc注意!

————————————————————

*关于墨家设定的身高:

ink:167cm

dsink:170cm

pale:165cm【最矮】

error:184cm

dserror:176cm

temp:169cm

dsd:192cm【最高】

nm:184cm


*关于墨家设定的作战方式:

ink:擅长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远近都可,群体单体都可,全面发展

dsink:擅长物理攻击和近身作战,能用魔法但是容易失控,单体攻击,行动矫健

pale:擅长魔法攻击和作战辅助控制,群体...

*是我的私设注意

*如果与原先我发的设定冲突,以最新的为准。

*ooc注意!

————————————————————

*关于墨家设定的身高:

ink:167cm

dsink:170cm

pale:165cm【最矮】

error:184cm

dserror:176cm

temp:169cm

dsd:192cm【最高】

nm:184cm

 

*关于墨家设定的作战方式:

ink:擅长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远近都可,群体单体都可,全面发展

dsink:擅长物理攻击和近身作战,能用魔法但是容易失控,单体攻击,行动矫健

pale:擅长魔法攻击和作战辅助控制,群体攻击,近身苦手,善于逃跑【?】,狡兔三窟

dsd:物法双攻,可以治疗,可以飞行,单体攻击

nm:物法双攻,可以当盾,群体攻击,甚至可以召唤小弟【?】,也可以飞,但是损失很大本人不愿意轻易尝试。

error:远程控制,倾向于输出

dserror:远程控制,倾向于控制和辅助

temp:物法双攻,ink下位【?】

 

*dsink和pale联手打不过ink。(俩小的单说实力相加可以跟ink相当,但是毕竟经验不足,跟ink比起来还是嫩了点。)

*墨家仨联手可以跟nm或者dsd打成平手。

*nm跟dsd实力相当。

 

*生活环境:

*墨家错家jr和邪骨都在时间线之外,在一个涂鸦球区域,是一个无重力的大空间。

*涂鸦球里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浮岛,每个浮岛都有自己的保护层,为了防止外来的垃圾或者石块对浮岛造成伤害和影响。保护层的强弱以浮岛的大小为准。保护层可以人为加强。

*浮岛内部有重力,浮岛外面没重力。每个浮岛的重力相同。

*除了浮岛外,涂鸦球区域还有若干的au,被很多细线吊在涂鸦球区域,有穿越au能力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但请小心au守护者)

*jr和邪骨各自划分了势力范围——当然是在ink作为中间人的条件下。双方的势力范围保持着动态平衡。其余的地方为公共区域。

*整个涂鸦球大体分为:jr势力范围(dreamswap区域),邪骨势力范围,公共空间和未知区域,还有一小块的墨家区域。

*jr总部建在一个很大的环境怡人的浮岛上,jr总部金碧辉煌,十分显眼。进出靠jr的通行证,戒备森严,浮岛保护罩被增强了很多。

*邪骨总部在一个环境复杂多变的浮岛上,浮岛上地势复杂,常年天气阴暗,并有很多的山和树林。邪骨总部在一座挖空了的山里面,在外表上看不出跟其他的山有什么区别,十分隐蔽。浮岛保护罩被增强了很多。

*墨家也占了一块浮岛作为自己的落脚之地。这块浮岛的面积比较小,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也是挺大的地方。墨家甚至还在浮岛上建了一个菜园【?】浮岛保护罩也被墨家增强,但没jr和邪骨的结实。

*墨家世界大体观感:(图片来自网络)

 null


*关于错墨两家的家庭地位:

*墨家的钱都归dsink管,错家的钱都归dserror管。

*两边哥哥其实在某些方面都挺怕自己弟弟的。

*error怕dserror的原因是原先error(自己以为)把dserror气病过,其实dserror生病跟他没什么关系。【此条灵感来源:@白露子衿】而且dserror也比较爱唠叨,总是能把error说的抓狂,但是自己又不敢打。

*dsink和dserror都看自己大哥的钱看得比较紧。这俩一个喜欢闹腾瞎买东西一个喜欢买娃娃,一不留神家就会被大哥败光。

*所以有的时候,同时被自家弟弟赶出来的俩大哥会碰到一起。

*temp有的时候会跟dserror告状,告诉自己二哥大哥又双偷偷买娃娃了。

*而ink的事情败露大都是ink去欺负pale的时候被dsink顺藤摸瓜摸到的。

*总的来说,error翻车是因为temp的告密,ink翻车是因为自己作死。

 

*关于墨家设的ink:

*墨家设ink的管辖范围其实只有自己创造者的这一片区域。

*ink是创造者的秘书,他是唯一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创造者空间的人,只有他有这个权限。

*dsink和pale只有特定的时间和次数才能进入创造者的空间。

*ink是唯一一个可以拥有所有衍生世界完整设定的人。他也可以去其他的创造者那里拿到另一个创造者的作品的所有完整资料——只要那个创造者乐意提供。

*所有骨头在18岁以前都被划分为幼骨,18岁以后才是他们真正的成长阶段。并且骨头们并不会衰老。

*作为墨家的大哥,虽然平时十分不着调,但肩上的担子是三人里最重的。

*关于墨家设dsink:

*dsink的确是个弟控,但他也是知道轻重缓急。作为墨家二哥和jr的总裁秘书他不可能一切以pale为中心,他的理智和冷静是他能生存下来的一个关键所在。

*当然dsink在遇到关于pale的事情的时候头脑发热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ink或者一个梦总将他拉出来

*dsink其实是很聪明的,不然怎么可能抓到那么多次ink私藏私房钱【?】

*关于墨家设pale:

*pale之所以逃跑能力高超完全是dsink的原因。dsink教pale战斗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打不过就跑,命比面子重要”,再加上pale有的时候还要躲避哥哥们的眼睛出去浪,这更佳让pale的逃跑技术更上一层,就连dsink和ink想抓pale也是很难的一件事——当然也有这俩放水的原因。

*因为创造者的原因,pale是墨家的吉祥物【?】

*相对于dsink和ink,pale的感情流露十分的细小和隐晦,除了熟悉他的人以外几乎没人看的出来。

*在pale没吃AU的前提下,如果pale的感情流露十分明显,那就证明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冲击。需要哥哥们来亲亲抱抱【划掉】

 

*关于jr和邪骨:

*jr有专门用来打扫涂鸦球的部门,因为放任垃圾在无重力的涂鸦球中乱飘是非常危险和恶心的。当然他们并不会打扫邪骨周围的垃圾。

*至今无人知道邪骨究竟是怎样打扫这些“涂鸦球垃圾”的。

*dsd是整个世界里最有钱的男人。

*nm的触手可以变成任何形状,平时为了实用所以变成了四根触手。nm的触手也可以变成翅膀让他自己飞起来,但是石油会不断滴下,nm觉得太浪费了所以一次也没用过。【这条设定的灵感来源 @山中一夜风交雨 】

 

*墨家三人有着无条件的互相信任,并且都互相在意和关心着,无人例外。

白辉

  【SF向】 ink!sans 和 drawing!frisk

    两个小可爱 ~ ink换了新衣服就一起画了~   不要将手势组合在一起


点图第三发 @扣扣C

  【SF向】 ink!sans 和 drawing!frisk

    两个小可爱 ~ ink换了新衣服就一起画了~   不要将手势组合在一起


点图第三发 @扣扣C

10119
!禁存! 是ink/err毛絨...

!禁存!

是ink/err毛絨趴趴

本來打算cp26場販結果預算不夠了(他媽的)

要麼計劃胎死腹中要麼等27吧

!禁存!

是ink/err毛絨趴趴

本來打算cp26場販結果預算不夠了(他媽的)

要麼計劃胎死腹中要麼等27吧

预备五班的小曹

梦(nm+dream线)

        *感谢那些没有取关的盆友们的支持!

        *有生之年系列!!

        *主CP是nmd,IE

        *下一次就是ff了。希望您们能看的愉快!...


        *感谢那些没有取关的盆友们的支持!

        *有生之年系列!!

        *主CP是nmd,IE

        *下一次就是ff了。希望您们能看的愉快!

        *开始吧!!




        一颗。两颗。三颗。 

        dream最喜欢数dreamtale的流星了。这是他最喜欢的事之一。dreamtale的流星虽然没有outertale那么多,也没outertale那么震撼,但dreamtale的流星又大又亮,还是星星的形状,一颗一颗,一边用手指着,一边数数,每次dream都会兴奋到极点。 

        特别还是和哥哥一起数。 

        每次dream在兴奋的时候,nightmare都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不知什么情感。 

        dream也没有去读,主要是因为太兴奋了。 

        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没有读哥哥的情感,发生了那件恐怖的事,和哥哥一起看流星的机会也没有了。 

        也许直到永远。 

        dreamtale里的流星雨倒是在发生那么恐怖的事后,一如既往地下着,只是没有骨在自己身边陪着了。真是有点讽刺。 

        dream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将自己从回忆里拉离出来。哥哥已经不是哥哥了。他是nightmare。积极情绪的守护者可不能有那么多负面情绪! 

        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喝会儿茶吧。 

        dream拿出了茶具,开始沏茶。 

        不幸的是,刚刚沏好一壶茶,ink就通过茶从茶壶里钻了出来,真是没把dream吓个半死 

        “哎呦我的天哪!哇……我刚沏好的一壶茶!”dream拍拍自己受了惊吓的灵魂,发了一下闹骚,“ink你来干什么!” 

        “还用说吗!”ink眼神示意。 

        dream叹了口气。“你说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每过大约两三个月,ink都会来一次dreamtale,跟dream说一说心事。 

        不过从大约一年前起,本来正常的内容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为毛ink会喜欢error啊!!!!!!!!! 

        dream在内心里发飙。 

        算了,冷静。 

        虽然这个消息有点震撼,但dream可是不知听到多少次震撼的事了,毕竟他也500多岁了。 

        算了,听就听吧。 

        (以下省略ink对error的情话约10000字。) 

        …… 

           …… 

        …… 

        …… 

        “呼……总算走了。”dream亲眼看着ink传送走,长舒了一口气,“继续沏茶吧。” 

        但只有dream想不到,没有生活做不到。 

        dream刚刚拿起茶壶的后一秒,一只黑骨从天而降。 

        于是dream的茶壶就这么被error打翻了。 

        dream感觉自己崩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茶.壶!!!!! 

        冷静。dream第二次对自己说,心静自然凉。 

        再静下去就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ream试图冷静下来,耐心的听他说。 

        等他听完,dream已经彻底震惊了。 

        他们两个,互.相.暗.恋!! 

        dream懒得再崩溃了。槽点虽然很多,但他已经懒得再震惊了。今天已经震惊三次了,不能再震惊了。 

        不过总得让这俩人有一个happy ending吧。这么想着,dream装作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的样子,说:“你知道吗,其实啊,ink也喜欢你哦~” 

        不过这时,事态对于dream来说,出现了重大变化…… 

 

 

        


        流星从夜空中划过。对于nm来说,上一次见到流星似乎已经是两百年以前了。 

        他也不记得为什么自己会喜欢流星雨,可能是因为它名字里有一个“雨”——自己小时候还挺喜欢雨的——抑或者,是因为小时候在流星雨时,自己和dream是最亲密的。不过,在那件事后,他的性格就被黑苹果影响了。要是有空闲的时间,nm一般都会坐下来喝两杯茶,看一会儿流星,即使是负面情绪的化身,他也还是有这份闲情雅致的。 

        只不过,很不碰巧,他的视察还没有做。 

        他先去了killer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挂满了刀子,killer似乎已经出去了。 

        murder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全是血迹,murder似乎出去收集LOVE了。 

        cross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堆满了塔可饼,chara的柴刀和他们的心形吊坠盒。还有——插着几把柴刀的nm的照片。自从nm上次告诉他契约上有一行小字,cross似乎就一直很怨恨nm。很好。下次在他冰箱里多塞几瓶牛奶,顺便房间里放几十只奶牛吧。骨不在,估计买塔可饼去了。 

        horror家。horror在家,正在和平常一样吃肉,样子不堪入目。很好,一如既往。 

        Anti-void。nm扶着额,感觉自己很无语。所以Error他到底是在干什么?看上去发情了??甚至拿出了自己珍藏的ink玩偶???这一脸娇羞的表情是什么鬼???真应该让ink看看…… 

        (作者:相信我,没过多久ink就能在床上看到了,嘿嘿嘿~) 

        唉。nm摇摇头。这货。要不是他知道我喜欢我弟,我早就把他喜欢他宿敌的事情说出去了。 

        没错,nm真的喜欢dream。 

        nm不知道这种情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久前?事件发生之后?还是他们小时候?也许吧。每次nightmare看dream的眼神,都很复杂。慈爱?关怀?呵呵。也许,就是爱。每次nightmare的调皮捣蛋,赖在dream床上不走,都是因为想吸引dream的注意。他喜欢读书,也大部分是因为他在书里总是能看到他想追寻,可又因为兄弟不能追求的爱情被实现。(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nm去书店选书时经常挑爱情小说。) 

        但直到事件发生后,nm觉得少了什么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喜欢dream。以前的他,都是潜意识里喜欢。 

        回到现实,nm看到Error开了传送门去dreamtale。有趣,跟着,nightmare一抹邪笑,传送到dreamtale。 

        …… 

        …… 

         

 

 

        



        “nightmare!”dream警惕地说,“你你……你来干什么!” 

        看着张弓搭箭的小守护者,nm慢吞吞解释:“没什么,我就是来八卦的,虽然会产生积极情绪,不过我挺喜欢的。” 

        “那就好。”dream松了一口气。 

        (此处省略Error离开,并一脸黑线。) 

        …… 

        “不知道Ink在不在涂鸦球域……”dream一脸担忧地说。 

        “在。”nightmare瞥了一眼他,“你忘了你能远程感知情绪变化?涂鸦球域有两个大幅度情绪变化的生物,肯定是Ink和Error。” 

        “嗯……”dream努力试图感知,“但好像有一个情感一下子消失了,估计是晕了。”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nightmare一脸坏笑。 

        (作者:欲知详情,请看关于你的梦(Error线)一篇,顺便给两篇文章都点个小赞👍🏻) 

        两个人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之后就一直沉默着,空气中光是闻都能闻出尴尬的味道。 

        “很久都没这样过了,”nightmare先打破了沉默,从树上跳下来,抚摸着残败不堪的情感树,“我们两个骨共处在在情感树下。 

        只不过几百年前我是你的night,而现在是nightmare。nightmare自嘲般地想着。 

        只不过几百年前我能和你看流星,而现在我和你是敌人。dream自嘲般地想着。 

        不过,今天至少我们不是敌对的。两只骨都想。 

        “是啊。”dream应答道,“我记得上次是我们一起看流星。”说完,他就遭到nightmare的白眼。 

        “啧。和你这种只有正面感情的家伙一起干的事,我早都忘光了,又不值得住。”nightmare挖苦道。(你早晨不是回忆得蛮开心的吗??) 

        ”那night你脸青干嘛。”dream一脸嫌弃的指了出来。口嫌体正直的家伙。dream想着。 

        (偷偷告诉你们个秘密,dream在说的时候脸黄了。啧啧啧,这狗粮发的我有点撑。) 

        “什……”nightmare感觉无地自容,连在暗恋对象前丢尽了。但他突然意识到:“等等,你叫我,night!” 

        但他又想了想,叹气:“算了,不跟你计较。”  

        nightmare干脆坐了下来,不过和dream有了一点距离。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ink喜欢Error的?”nightmare疑惑地问。 

        “ink他天天,天天来我这里把我当Error作为告白对象训练,你说我能不知道吗!烦死了!”dream一脸憎恶的说。 

        “在这件事上你和我倒是一样。”nightmare一脸深仇大恨地说,“好几次视察Error都像发春一样,手上拿着ink玩偶,在沙发上滚来滚去。不过想想他那和Ink加起来不超过3岁的智力,他们两个行为倒是情有可原。” 

        “算了,不说了。我今天茶壶两次被毁,应该已经不能用了。我去其他AU拿个新的过来。”dream说着,站起了身。 

        “等一等,我有个更好的方……”nightmare用一根触手想要拉住dream。 

         结果,命运就是这么扑朔迷离。说巧不巧,dream被一拉,重心不稳,整个骨向后倒去,正好倒在了nightmare怀中。 

        dream想要起来,却发现nightmare正在抱着他。dream挣扎了几下,nightmare居然抱得更紧了。dream放弃了。被负面感情包围的感觉可真不好,而且night他抱着自己就像是自己比他矮一样。dream心里这么想着,脸却一下子金了,nightmare脸上也罕见的有一抹青。(话说nightmare今天脸青了2次,可真罕见啊~) 

        两个骨就这么呆了5分钟。dream气鼓鼓地说:“night……mare你打算怎样?我还要去拿茶杯呢!” 

        “好了好了,不玩了。”nightmare悠哉悠哉的放开dream。“要不你让Error给你拿,我还想知道他咋滴了。” 

        dream总算明白nightmare拉住他是因为这个坏念头。“我才不呢,Error和Ink才不想我们打扰呢!” 

        …… 

        dream回来后,又在树下坐下。这次两个骨坐的近了一点。 

        dream和他聊起了天。“nightmare,邪骨团怎么样?” 

        “除了Error,一切正常,赚EXP的依旧去赚EXP,讨厌我的依旧讨厌我。说起来,该给Cross放几只奶牛呢……”nightmare回答,看了dream一眼,“星星眼战队怎么样?” 

        “还行,blue的taco依旧难吃到爆炸了,上次我记得ink画的房子就炸了几米远。”dream一脸认真的说。 

        “blue的taco有多难吃Error应该知道的很清楚……”nightmare努力憋着笑。 

        “也是……诶!那边是……流星!!night……mare你快看诶!很少见的!”dream抬头意外地喊到。一道道又大又亮的流星划破天空。

        上一次和night一起看dreamtale的流星是两百年以前了吧……dream看着身边的nightmare,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身穿紫衣,头戴月亮头箍的nightmare。dream摇了摇头,现在的nightmare又出现在了眼前,眼神竟格外相似。

        意识到dream在看自己,nightmare赶紧说:“你看着我干嘛……我我可对流星没兴趣。”

        (作者:你个傲娇鬼。)

        “不说了,我们来许个愿吧。”dream先开个头。

         我希望哥哥能一切安好,dream许了这个愿望。

         “幼稚鬼。”nightmare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许了愿。

        我希望弟弟能一切安好,nightmare许了这个愿望。

        抬起头,dream看着嘴上说不要却再认真许愿的nightmare,他眼前又浮现出了原来的nightmare。

        他查看了一下nightmare的情感。

        原本应该充斥负面情绪的灵魂,此刻却流露出了正面情绪。

        爱。

覃钦
学生会会长追校霸 喜闻乐见

学生会会长追校霸

喜闻乐见

学生会会长追校霸

喜闻乐见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三兄弟】nightmare

*是沙雕糖,不用害怕

*与马戏团paro有关。

*马戏团(circus)相关(马戏团是刀注意):

总体剧情: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凋零(dsink):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765323a

*没有西皮,墨家亲情

*ooc注意!

——————————————————————————

pale做噩梦了。

他并不记得梦中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他只记得一座简陋的,写着自己二哥名字的坟墓,一滩流淌在木制地板上的鲜血,...

*是沙雕糖,不用害怕

*与马戏团paro有关。

*马戏团(circus)相关(马戏团是刀注意):

总体剧情: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凋零(dsink):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765323a

*没有西皮,墨家亲情

*ooc注意!

——————————————————————————

pale做噩梦了。

他并不记得梦中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他只记得一座简陋的,写着自己二哥名字的坟墓,一滩流淌在木制地板上的鲜血,白皑皑一片的医院和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一个火光冲天,尸体遍地的马戏团。

而自己手上的匕首泛着寒光,脖子上破旧的围巾迎风而动。

pale惊醒了。

他有些惊魂未定的坐起来,望了望自己的四周。熟悉的家具和温馨的环境让他意识到刚刚的不过是一个噩梦而已。

pale松了口气,有些呆愣愣的傻坐在自己的床上,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躺下来打算继续睡,毕竟没人会因为一个不明所以的噩梦而打乱自己的睡觉计划。

但很显然,那个噩梦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pale在半梦半醒中又回到了刚刚的噩梦之中。也许是因为睡眠不深,所以所见之景都异常的真实。他能真切的感受到被人欺辱的恐惧,被人保护的安心,兄弟生病的焦躁,还有自己哥哥死之前为自己唱的最后一首温柔的摇篮曲,也是为他自己送行的葬歌。

床上病重的二哥逐渐悄无声息的歌声,以及他逐渐暗淡无神的眼睛,让pale的恐惧和绝望不受控制的向上攀升,直到这份感情沉重得让他不得不再一次醒来。

当pale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他好像被那个噩梦给吓懵了,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睡下去了。

pale从床上爬起来,有些魂不守舍的跑到dsink的房间——毕竟是在自家,dsink并没有锁房门的习惯,pale轻轻的将房门打开,然后拿着自己的枕头就爬上了dsink的床。

dsink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身边有个小肉球在往自己的怀里钻,有些恼火的睁开眼睛以为是ink的恶作剧,低头一看就跟被噩梦吓得惊魂未定的pale对了个正眼。

dsink的眼神立马柔和下去很多。

pale也没想到dsink会醒过来,呆呆的看着dsink好像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怎么了,pale?”dsink问道,毕竟在他看来自家的弟弟还是很乖,不太可能在半夜无缘无故的爬上自己的床打扰自己休息。

pale好像突然间反应过来了什么,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只是又往dsink的怀里钻了钻,并紧紧抱住了dsink。

dsink稍稍吃惊了一下,pale毕竟没有没有ink的颜料和dsd的情感光环加持,所以他的感情流露一般是非常微小,表达自己心情的手法也异常细微,一半人根本发现不了。

但是现在他的情感表露居然如此的明显,看来的确是被什么东西吓得不轻,而且是在晚上被吓到,看来很大可能是pale做了噩梦。

dsink也没有继续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轻轻拍打着怀里弟弟的后背,来安慰自己受惊的弟弟,同时他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噩梦才会把pale吓成这样。

接着,他就突然想起来从ink那偷看到的创造者为另一个世界写的新剧本。

dsink的脸瞬间黑了好多,自己的弟弟自己还是很熟悉的,如果真梦到的是那个世界里的事情pale这个反应也的确很正常。

dsink随即用抱小孩的姿势将还有些惊魂未定的pale抱下床,让pale拿着自己和他的枕头,在pale有些疑惑的眼神中走出自己房间,一转身大摇大摆的进入了ink的房间。

ink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流了一枕头,对自己接下来要经历的艰难困苦丝毫不知。

dsink没头一皱,似乎在嫌弃ink睡姿的不美观,接着抬起腿,一脚将ink从床中心踢到了床边上,留出两个人的位置。

被一脚踢醒的ink一个骨碌爬起来,还以为是天已大亮自己弟弟在叫自己起床,但抬头一看表现在才凌晨三点,有些疑惑的扭过头就看见自己两个弟弟都在自己房间,还没等ink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dsink已经将pale放在ink的床上躺下,接着自己也在ink到床上躺了下来。

“????”ink被dsink一顿骚操作惊得有些说不出话。

“不是,你们为什么要来我这抢我的床?”

“因为你是大哥。”

“???啊?这跟我是大哥有什么关系??”

“行了别吵了赶紧睡觉。”

“可是这是我的床啊!”

ink有些委屈巴巴的辩解着,自己的床并不算大,虽然能睡下三个成年人但肯定不如一个人睡得舒服。

接着,ink就看见dsink瞪了他一眼,有些窝火的哼了一声。

“我揍不到创造者。”

ink愣了愣,又看了看有些反常的pale,好像明白了什么。

“行吧行吧。”ink有些不情愿的躺下,并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那,我明天可不可以晚点起……”

“不行。”

“嘤嘤嘤ds……”

“不行就是不行。”

ink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握住pale放在脑袋旁边的一只手,伸手又揉了揉pale的脑袋。

“睡吧,pale。”ink温柔的说道。

躺在两个哥哥中间的pale,睡得格外的安稳。

 

“明天找个时间揍nightmare一顿吧,pale做噩梦肯定是他捣的鬼。”dsink这么想到。

“看来要劝一劝创造者不要瞎折腾了,不然受苦的还是自己。”快被挤下床的ink这么想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