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nkerror

94.5万浏览    1999参与
🍋🍋

没发完的

p3初衷:南瓜头也很可爱啊()

没发完的

p3初衷:南瓜头也很可爱啊()

🍋🍋

拟人注意

【你要不要自己看看你考前在做什么

拟人注意

【你要不要自己看看你考前在做什么

不可回收垃圾
照模板画的 嘶…好丑啊

照模板画的

嘶…好丑啊

照模板画的

嘶…好丑啊

Rufous红褐

p1-2,IE

p3,core frisk

(呜~我好垃,画不出想要的感觉π_π)

p1-2,IE

p3,core frisk

(呜~我好垃,画不出想要的感觉π_π)

小鸟ELSL

时间【IE】

时间这个东西对error来说并不在意,有时他可能在懒人沙发上躺着,一天就怎么过去了,虽然在error的空间里没有时间这个东西,但并不会妨碍别的AU的时间,所以error有时总会给自己找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无聊的时候去织围巾或娃娃,又或者是去跟blue聊聊天,还可以去其他的AU里搞破坏、去fell sans那里拿(偷)巧克力吃。

在某一天,error一直都在循环往复式的生活被一个骨打碰了。

他最先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去打扰error的日常生活,然后总会在error破坏AU的时候来找麻烦,之后总会在战斗后若无其事的样子去烦error。

久而久之error也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也习惯了那...

时间这个东西对error来说并不在意,有时他可能在懒人沙发上躺着,一天就怎么过去了,虽然在error的空间里没有时间这个东西,但并不会妨碍别的AU的时间,所以error有时总会给自己找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无聊的时候去织围巾或娃娃,又或者是去跟blue聊聊天,还可以去其他的AU里搞破坏、去fell sans那里拿(偷)巧克力吃。

在某一天,error一直都在循环往复式的生活被一个骨打碰了。

他最先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去打扰error的日常生活,然后总会在error破坏AU的时候来找麻烦,之后总会在战斗后若无其事的样子去烦error。

久而久之error也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也习惯了那突然的熊抱,也习惯了他给error自己所取的外号,渐渐的,他似乎溶入了error的生活。

error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也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阻止破坏AU,同样也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虽然有时猜不到),渐渐的,error的空间里有了时间。

直到……时间的尽头………

error的灵魂可是跳动了,他的胸膛开始炽热了。

这是一场本不该有的恋情,这是一场荒唐的恋爱,这是一对悲苦的恋人。


“嗨,小乱码……只要你先走了…就,不会感受到这样的痛苦了…我想,你一定‘恨’我吧………但是,很抱歉哦,我无法再接受你的‘恨’了,原谅我吧,error………”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占tag致歉 《论爬墙到隔壁家...

占tag致歉

《论爬墙到隔壁家看见的模板有多好用》

我不会画画啊啊啊啊啊啊各位太太帮帮忙啊

占tag致歉

《论爬墙到隔壁家看见的模板有多好用》

我不会画画啊啊啊啊啊啊各位太太帮帮忙啊

盐雾大佬

[IE]小短篇

是的没错,又是我,我热爱短篇(doge)

是Ink和Error的小短篇,内含大量私设,雷者勿入。

走起!

——————————

1.暗恋/明恋

不知是什么时候,AU中开始谣言四起。

而他们所谈论的都是同一件事——

“听说,那个AU守护者爱上了AU毁灭者,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是真的。”Error嗤笑。

他正躺在自己的Anti-Void里百无聊赖,却在一些AU里听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传闻。

说真的,他起初确实有一点惊慌,像是被揭穿了什么一样——但是紧接着,他又笑了起来。

哈,他喜欢Ink?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Error突然有些茫然无措地抬起了头。

怎么……...

是的没错,又是我,我热爱短篇(doge)

是Ink和Error的小短篇,内含大量私设,雷者勿入。

走起!

——————————

1.暗恋/明恋

不知是什么时候,AU中开始谣言四起。

而他们所谈论的都是同一件事——

“听说,那个AU守护者爱上了AU毁灭者,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是真的。”Error嗤笑。

他正躺在自己的Anti-Void里百无聊赖,却在一些AU里听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传闻。

说真的,他起初确实有一点惊慌,像是被揭穿了什么一样——但是紧接着,他又笑了起来。

哈,他喜欢Ink?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Error突然有些茫然无措地抬起了头。

怎么……可能……?

“不,这是不对的。”Error这么告诉自己,“别想这个了,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他。”

他深深地埋下了头。

“绝不可能。”

有水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2.巧克力&彩虹糖(ABO)

Error喜欢吃巧克力,这能让他感到一点安心,所以他的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巧克力味。

不过,最近他身上的味道开始浓郁起来了。

显而易见地,Error的易感期到了。

Error是个Omega,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实。

Ink是他的Alpha,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实。

“Error?”Ink从一摊颜料里跳了出来,笑道,“易感期到了?”

“少废话……”

“是~遵命!”

随着略显尖锐的虎牙刺破了腺体,甜美的彩虹糖味道和巧克力味融合,浓郁得化不开一般。

“呐Error,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给你永久标记呀~”

“滚,你在想屁吃。”

“小乱码~~~”

“滚!”

——————————

先发这两个吧,还要去写MH24h和IE24h呢(疲惫微笑)

话说能同时参加两个24h吗?

Yu羽歌

刚才茶绘房里的,(私心IE向)

刚才茶绘房里的,(私心IE向)

Yu羽歌

@巧克力赛高  太太家的小乱码!!!(拟女+拟人注意)

@巧克力赛高  太太家的小乱码!!!(拟女+拟人注意)

我也不知

神明的爱人 2

Summary神临人间 众生祈福

ink外白内黑预警  故事发生在ink和error相爱后的时间线

伟大腹黑神明 i × 罪不可恕罪人 e

*世间清明,怎容得下污秽?


正文

“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dream将手捏做拳头,轻轻锤在胸口,好像稍微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看着眼前那个抱着画笔,满脸欣慰的骷髅,担忧地问。

  “当然,当然,”ink毫不犹豫地扭头注视着dream,眼中是发着光的狂热,仿佛世间所有黑暗都将被这束刺眼的明光消除。意识到自己的朋友对现...

Summary神临人间 众生祈福

ink外白内黑预警  故事发生在ink和error相爱后的时间线

伟大腹黑神明 i × 罪不可恕罪人 e

*世间清明,怎容得下污秽?

  

正文

“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dream将手捏做拳头,轻轻锤在胸口,好像稍微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看着眼前那个抱着画笔,满脸欣慰的骷髅,担忧地问。

  “当然,当然,”ink毫不犹豫地扭头注视着dream,眼中是发着光的狂热,仿佛世间所有黑暗都将被这束刺眼的明光消除。意识到自己的朋友对现如今的一切产生了动摇,他摇摇头,十分失望,“你不肯相信我吗?至今为止?”

  dream的心思突然被ink刨开,血淋淋的思想一览无遗,感到有些慌忙,连连摆手否认道:“当然……当然不是……你怎么敢说……?”

  “我说了什么啊?”ink嘻嘻一笑,“别当真啊,dream,我可没有一点点质疑你的想法。”

  “不是吗?”ink眯起眼,语气淡漠地说。

  不是吗?dream摇摇头又点点头,心中满是苦水。

  能怎么回答呢?就算他能坦荡地说出答案,是或者不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ink可是自己的伙伴啊——至少在dream心中就是如此——ink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平,尽管他的方法有些偏执,但那又怎么样呢?自己无权否定任何一个人啊,就算是那个自己不愿提起的“已经死去”的人,他也是一样的。

  活了几百年的积极能量守护者望着那个他自以为是朋友的人,再也不清楚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神明总是允许黑暗的改正。

  ink站在高处,鸟瞰着一派祥和的众AU,看不清脸,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怎么,在成为‘神明’之后就喜欢站在高处?”error打了个哈切,从暗处走了出来,语速依旧是欠打的不紧不慢的,尾音向上挑着,颇有纨绔子弟的气质,“小心站太高,摔下来啊。”

  ink转过身,扫过一眼error破破烂烂的衣衫,没有说些什么,却是以笑脸相迎,将来人拥入怀中:“摔不摔得下来,倒是不要紧……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受伤了吗?”

  怀中的人颤了一下,接着便仰起头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说:“你果然是故意的,对吧?”

  ink在远处没发现,但现在看到了error脸上细小的伤口,皮肉翻出来,上面粘了些许灰尘和血液,一看就知是没有好好处理。

  “疼吗?”ink忽视了error满是怒气的质问,凑近error的耳边,哈了一口气。

  error被ink哈出的热气痒得再次打了一个寒颤,就默默低下脑袋,闭紧嘴巴不再说话了。

  ink被error的反应逗得哑然失笑,将error打横抱起:“不闹你了……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吧。”

  error在ink的怀中比了个粗鲁的手势,却被ink亲乱了造型

但罪人总是不愿意投入他的怀抱。

  ink抬头看着璀璨夺目的明星,听着身下人细小的哭泣,喘息声。不知是什么时候了,风总是柔媚无比,好像一个搔首弄姿的浪荡的女人。

  “你真的不愿意吗?”ink淡色的瞳孔缩小了,盯在error咬紧的嘴唇上。

  error哽咽了一下,但依旧强势地回视着ink那双毫无情感的淡灰色眼睛,伸手抚上本该放着跳动的灵魂的地方。

  “你不会得到它的。” 神听见爱人说。

  “我会的,error,相信我吧。”

  上帝仿佛可怜这世间一般,早早地将圣光洒在满是肮脏污秽的疮孔的地面上,让内心深处的杂念与淫意都被洗涤干净。

  同样也洗涤了这对恋人。

  胸前的颜料瓶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error睁大了眼睛,瞳孔里失去了光亮,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你需要学会相信神明。”

  他听见不该出现在这腐蚀朽烂世界上的人的声音。

学会如何寻求庇护。

  “救救我……”

  “神明大人……请您发发慈悲……”

  “发发慈悲……发发慈悲……”

  “发发慈悲……”

   四处响起的恳切的哭泣声,呐喊声在站在最中央的那位先生耳中,仿佛都变成了发自内心的赞赏与音乐。

  他缓缓举起被雪白袖套包裹着的纤细胳膊,将手上的手套取下,接着双手在胸前挥舞着,舞动的力道有力却又优雅,每一次停顿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他在指挥吗?

  他在指挥吗?!

  躺在地上的人们不顾脸上的伤口,面目狰狞地尖叫着,用残缺不全的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你是神啊!”

  “你是神啊……”

  你是神啊,你该跪下来恳求我们的忠诚啊……

  ink看着这些如同蝼蚁一般痴心妄想的废物,只露出了一个温柔无比的微笑。

  当然。

  当然会拯救你们的。

-------------------TBC-------------------

我才是废物

有后续~

想要红心心!!!!

  

  

  

  


  

  

XYi萱

【IE】《谋杀屋》1

*设定改自美恐的《谋杀屋》,大改!原著党慎入!

*ooc,猎奇向,角色死亡有,纷争有,人外有,雌堕有,出轨有!!!有雷者自避,谢谢!

*cp包括:ie,crnm,嘶g,其他为友情亲情向


………………………………………


geno放下最后一个纸箱后又环视了一下这个屋子。“感觉还不错不是吗?就是灰尘有点多。”geno听见没人回应自己,就转身去前门看看,发现error还在搞自己的行李箱。

“这破箱子跟他妈你的肚子一样操蛋!”气得error踹了一脚可怜无辜的箱子后,直接把箱子抬起来然后走进这栋新房子。

geno无奈叹了口气,决定不搭理这暴躁弟弟。现在主要的是把这栋房子打扫一下。

“...

*设定改自美恐的《谋杀屋》,大改!原著党慎入!

*ooc,猎奇向,角色死亡有,纷争有,人外有,雌堕有,出轨有!!!有雷者自避,谢谢!

*cp包括:ie,crnm,嘶g,其他为友情亲情向


………………………………………


geno放下最后一个纸箱后又环视了一下这个屋子。“感觉还不错不是吗?就是灰尘有点多。”geno听见没人回应自己,就转身去前门看看,发现error还在搞自己的行李箱。

“这破箱子跟他妈你的肚子一样操蛋!”气得error踹了一脚可怜无辜的箱子后,直接把箱子抬起来然后走进这栋新房子。

geno无奈叹了口气,决定不搭理这暴躁弟弟。现在主要的是把这栋房子打扫一下。

“error?”

“干什么?”

“你如果很闲的话帮我过来打扫一下,”geno知道error是不会做家务的,反正说着也只是客气客气,“或者你可以去房子转一转,找点好玩的东西解解闷。”

“我他妈又不是小孩子!”error把行李箱直接放在了客厅然后就向二楼走去。

“草。”error忍不住骂了一句,以为他从前天之前没想过要搬家,搬得很突然很急躁。问了geno原因后就听见了足以震惊自己到下辈子的事——老哥怀孕了。

error只以为geno在开玩笑,直到geno拿出了验孕棒,以及看见了本不该在男人身体上的器官后error只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但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任何解释,一个男人怀孕绝对是一件离奇的事情。

所以geno选择搬家。

error也问过geno原因,然而geno只是摇头,只用一句“你不适合知道这种事”敷衍过去。


“真他妈操蛋。”error又骂了一句,他现在还在生气,生自己哥哥的气。


error决定还是把注意力放到这栋房子里比较放松一点。走上楼梯,error将口袋里的播放器打开,耳机播放的音乐瞬间让自己放松不少。

二楼只有一个卧室和阳台,哦,顶层还有一个阁楼。

error打开二楼的卧室,房间小而精致,虽然布置上有些简陋但是还是很合error这个肥宅的意的。

嗯,住在这里感觉挺不错。


error转身打算离开,这时error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

“你是谁?”error皱眉,心中有些不悦,握了握藏在口袋里的水果刀,“你是怎么进来的?”在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家里的情况下error已经准备好反击了。

那人耸耸肩,靠在门框上说:“你家后门开着,而且我敲过门了”那人指了指耳朵,意示error带着耳机所以没有听见敲门声,然后往前走了走,看了看这个房间,说:“……顺带一提,我以前也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来怀旧一下罢了。”

error眼睛微眯,站在原地端详这个人——长相还算清秀,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年纪,脸边有一块灰色的胎记很明显,身材貌似也比自己壮一点,衣着上挺整齐一股子艺术范。

“下次再让我发现你突然闯进我家别怪我不客气,现在跟我下楼。”error瞪了对方一眼,就擦过那人的肩膀出了房间。


这家伙是个怪人,error断定。


geno终于将厨房清扫出来就看见error匆匆地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人。

“这是谁?”geno向error看去,表示疑惑。

“他说是以前的住客,过来怀旧。”error没好气翻了个白眼,然后给自己到了杯水喝。

“你好,我叫ink。”ink主动伸手,geno也是交换了名字并握手。geno皱眉,说:“我知道这有点不礼貌,但是……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后门没关。”ink笑道。

geno顿了一下,然后耸耸肩表示的确是自己疏忽。

“即使后门没关那也应该走前门,至少这是礼貌,做人的礼貌!”error突然来了一句,然后没好气地白了一眼ink,搞得geno莫名其妙。

“error,你在生什么小孩子脾气?”geno不解,为什么自家弟弟总是这么叛逆?

“我为什么生气你可以问这个人。”然后geno就看向ink。ink眼睛睁了一下,然后挠挠头,说:“我就是说了一句他头发丝没有染好里面有几根黑的在里面……”

“真他妈多管闲事。”

“……”geno简直无语,这都快上大学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如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今天下午就给我去新学校。”geno开玩笑地说。

“谢谢您还记得我需要上学。”

geno决定还是不要和这个三岁孩子杠下去,扭头去刚收拾好的柜台那里。“ink先生要喝点什么吗?”

“这太……神奇了……”回答geno的只有这一声惊叹,geno疑惑地回头看ink。只见这个人一副震惊兴奋的表情盯着自己。


那可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眼神。


“ink先生?”

“太神奇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ink回复神态,象征性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geno一怔,手里的杯子差点掉到地上。

“你是怎么……”

error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放下手机往这里看过来。ink呼出一口气,无奈地笑了笑,说:“这个啊……你知道的,就是有些人的感官天生就不一样……嗯,对,就是我能感觉到不一样的事物。”

听见这样的解释geno的手还是不安地握了握。

“哦,我想我该走了,我们会再见的。”ink笑了笑,起身微微欠身表示抱歉,还没等这哥俩个有什么回应便走去后门,走的时候拍了拍error的肩膀,凑到这人耳边轻声说:“你哥哥很性感。”

error皱眉,同时脸色黑了下来,直接跟着ink追了出去。等看见走在后院的ink后,一把抓过ink的领子直接将他撞在墙上,同时还拿了把刀抵在ink的脖子上。


“如果让我发现你对他下手,我保证让你身首异地!”geno是error一切的底线。


受到生命威胁的ink并没有表现很惧怕或者震惊,这个家伙脸上很正常的笑容让error一阵寒意。

ink眨眨眼,当error以为ink要退步的时候这人突然向前,刀刃已经没入了脖子一部分,然而ink却毫不在意。

error背后一阵发凉。

“我为那句话道歉,无意冒犯……不过,”ink笑笑说,他盯着error的眼睛,但是error却没有在对方眼睛中看见任何能够反射的东西,这瞳孔就像塑料制一样,“你比geno先生更性感一点。”

“什……”这个时候ink已经推开刀刃走掉了。

error看着ink的背影只感觉精神恍惚,同时莫名感觉到这个人是个疯子。



“您好先生,我是这里的管家dream,实在抱歉昨天临时有事情没有来得及回来。”

面前的老人深深地鞠躬表示歉意,geno点点头让dream进来了。

dream进来之后,环视着房子说:“依旧没变啊。”

“听说您一直在这里待着?”

“对的,我一直是这里的管家。”老人的声音虽然沙哑但是依旧有力,这让geno稍微放心了点,至少这个管家可以待到孩子出生。

想到这里,geno回头看了一眼dream,这个时候dream已经是一副管家的姿态正等着geno安排。

一时间geno对这个管家敬佩起来。

“我买下这栋房子的时候想必你也是知道我这个情况了……很离奇的,所以希望你并没有……”geno说的时候难免尴尬,但是他并没有从dream的脸上看见什么表情,就好像是在听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dream没有过多的言论,只是点点头。

也不能说什么了,geno总不能强制性地威胁,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会做的。“谢谢……以及,你只要保持这个屋子的干净就好……再次感谢。”

“不必客气先生。”


error一点也不喜欢学校,尤其是转学后这个新学校。

“嘿新来的,这里不允许染发。”

来了来了,那种常见的学校流氓。error扭头果然看见三四个恶心家伙朝着自己走来。error暗自翻了个白眼,打算直接绕过去,然后就被拦住了。

“听不懂吗小子?学校不允许染发。”

领头的人故意挡在error的面前,看这样子是刚吸过大*麻闲出屁出来寻乐子的吧。

error瞥了一眼这个人,笑了一声说:“看你这一头像是掉色的海藻一样的毛——是被人绿到头上都不知道还是你老妈在怀你的时候就绿到你头上了?”

大气不喘地说完后引来周围人的窃笑,跟着这领头人的几个跟班也在笑。这人显然面子上过不去,直接拽着error领子将error推到墙上,“我他妈撕烂你这张……额草!”

error可不等这货会说完,直接一脚踹上去最省事。趁着空隙error快速撞开这群人往走廊跑去。

后面的人直接追了上来,搞得error一阵烦躁,干脆直接跑到墙角,顺着堆在那里的杂物翻墙出去了。

“别让我再看见你贱货!”

“满嘴垃圾的臭虫。”

果然对于学校直接逃掉就好了。不过是谁这么傻逼在这里堆杂物的,我可要谢谢了。


error在外面待到傍晚才回家,希望学校没有给geno消息说自己逃学了——毕竟是第一天,心里还是有点虚的。

等进了家门就看见一个老人在打扫楼梯,dream站直身子跟error打了招呼,并说明自己是管家,以及geno在书房。

error心里暗松一口气,边往二楼走去边说:“随便了,只要你不进我房间。”

dream点头表示明白。

error还是很喜欢老实人的。所以接下来该做什么呢?把上次从房间里找出来的画册看完吧,虽然画得都是很阴暗的画,不过还不错。


error打开门,突然看见房间里闪过什么,error眨眨眼睛全当自己出现幻觉了,刚打算打开播放器听音乐,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凉意。

“嘿!”

“啊——”

error猛地后退,什么时候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后的?!但是定眼一看,原来是昨天闯进来的ink。

今天本来就不顺心的error一下子怒气上涨,直接冲着ink一脚踹过去。

“喂喂喂,不要这么大火气啊!”ink很自然地躲开,双手抬起表示投降,但是还是挨了error一脚踹。

ink抱着肚子蹲在原地痛呼着。

心里的气终于消了一半后便走近缩成一团的人身前蹲下,踹了踹这人的脑袋,说:“我说过不许再闯进我家,尤其是我的房间!”

“我经过你哥同意了……呼,这一脚可真用劲……”

“但是你没有被允许进我的房间!限你三秒之内离开。”error起身走开,直接靠坐在床上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画册翻看起来。

error刚翻了一页就感觉到整张床弹了一下,发现ink已经挨着自己在旁边坐下了。“你他么离我远点!”error又打算一脚踹过去,却被ink按住了脚踝,这人正了正身子,说:“我挺喜欢你房间的,让我多待一会儿呗。”

“你神经病吧?快给我滚!”

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擅自闯进自己房间的人留在这里啊?!

“唉,今天我家正好在装修,让我待一会。”ink说完就很自然地拿过error手里的画册,翻了几页。error正想打这人一顿的时候,瞅见了对方露出来的脖子——上面竟然什么痕迹都没有,干干净净得。

error心下一惊,这一拳也没有打出去。

这时ink突然把一页画册凑到error面前来,激动地说:“我记得这一张画里的小女孩!”

error被吸引了过去,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紫色格调的画作,而画面的右方是一个穿着浅蓝色裙子的小女孩,她手里拿着两个红色的气球。

真是奇怪的画。

“你说你记得这小孩?这日期可是五十年前啊?”error问出来。

ink往error这里靠了靠,将画册放到两人面前,开始说:“我也看见过这画册,其实里面是夹有纸条的哈哈哈,让我给弄丢了。但我记得上面写的什么,让我想想……写得是‘被紫色的天空掩埋’。”

“这……奇奇怪怪的。”

“这个是有故事的。你知不知道当时有几起‘紫色红气球’案件?”

“啊?我怎么会知道五十年前的事?”

这下ink可来了兴头,接着就说道:“‘紫色红气球’是几起奸*杀案的统称,当时有一个穿着紫色西装的成年男性,他的日常就是去各个小镇里卖气球,红色的气球,而且只卖给女孩。然后这个紫衣男性来到了画家的小镇……将气球卖给了画家的邻居,也就是这个蓝衣服女孩……然后画家三天都没有看见小女孩的身影,直到第四天在后院的一颗树下面找到了被雨冲刷露出来的衣服……小女孩死于奸*杀。那几个月在不同小镇都有一两起这样的案件,所以被称为‘紫色红气球’。”

error听得一愣一愣得,想了想问:“那现在这个人怎么样了?”

“画家为了不再有悲剧发生,把那个男人引到家里,也就是这栋房子的地下室,杀掉了。如果去地下室的话还有可能会看见他……的魂。”


房间里突然安静。


error看着ink的眼睛,还是没有什么神采。

“真的是满嘴胡话。”许久error才说出来一句。error并不管ink是什么表情,把视线从ink脸上移开后,伸手将画册拿过来放到腿上大致地翻看着。

“唉,我可没有说谎,我从不说谎啊!”ink委委屈屈地翻过身趴着,像一只受挫的犬一样。error看了ink一眼,把ink往旁边推了推,嫌弃地说:“如果想在这里待着就给我安静。”然后打开了播放器开始听音乐。

结果前奏刚响起来,一边耳朵的音乐就消失了,error瞪大眼睛往这个方向看,发现ink把那边的耳机拔下来带到了自己耳朵上。

然后这个人还一脸不可解地说:“这音乐好吵,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

这人真他妈欠揍。

事实上error的确把ink踹出房门然后把门关上了。

“音量开这么大对耳朵不好啊小乱码!”

这人怎么回事!?

“要你管啊!还有小乱码是什么见鬼的称呼!?”error本想着打开门再给这个神经病来一脚,却发现门前已经没有人了。

“啧,溜得真快……”



【二十年前】

“呼……”

房子里除了昏暗就只有寒冷,唯一存在的壁橱里还存在这仅存的木头。但是已经潮湿到可以种蘑菇了。

“这地方可真脏。”青年脚踹开地上长出来的苔藓,继续往前走着。他手中明晃晃的刀上沾满了鲜血,不只是刀上,手上衣摆甚至是脸上都有喷溅的血迹。

他是个murderer,刚刚杀死了自己的弟弟。而现在他决定要跟他弟弟一起走了。

真累啊……

murder将兜帽戴上,帽檐遮挡了他大部分的视线,他现在躺在潮湿的地板上望着爬着藤蔓的天花板。

旧房子外警车的笛响由远及近。


这房子真是个鬼地方。


【现在】

geno去便利店买东西回来时,发现大门口站着一个青年,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一半的脸,浑身上下散发着阴郁的气息。geno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青年回应了geno,“您是在这里的心理医生?”

geno松了一口气,说:“是的我是,那请问你是?”

青年摇头,低下头去,双手也不知道在衣兜里摸索着什么。geno也不忍心让他在外面,就邀请他进到屋里来了。


收拾好后,geno倒了杯水端到了那孩子面前。

“抱歉,这里并没有准备什么饮料……”geno表示歉意,他看这孩子也不介意就继续话题。

“你是一个人来的?”geno拿着笔记本开始记录。

“嗯,一个人。”青年说着,同时抬起头看着geno,补充道:“我是成年人。”

“希望如此,”geno微笑道,然后翻开日历本,扫了一下,说着:“是本人要咨询吗?”

青年点头。

geno又问了点事情,最后说:“这个周六下午三点怎么样?”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好的……”geno在日历本上打上标记,“名字以及联系方式?”

“Dust……”青年拉了拉兜帽,并说了一串号码。

最后geno将dust送到门口,这个时候dust突然问:“那个人是你弟弟吗?今早出门的人。”

“嗯,我是有一个弟弟跟我一起住……怎么了?”

青年突然笑了,但是依旧藏在兜帽下面。

“没什么,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弟弟……感觉他们一样好。”


“呸……”

error啐了一口嘴里的血,面色低沉地看着堵在自己身前的几个人。食堂里的人们也放下餐筷往这边看来。

之前被error耍过的那个人骂了几句就招呼着身后的人向前压制住error。


“打打打!”

周围都是叫嚣的人,却都不曾释出援手。


真恶心。

error一拳打在了其中一个人的鼻头,那人的半边脸瞬间变得红色。那个领头的人趁着error喘息的空隙直接掐着error的脖子将其按倒在地。

草!

error恰巧看见了落在不远处的叉子,干脆一个膝盖顶上去,趁着那人松手的瞬间,error一手抓住了拿把叉子直接插进了那人的肩膀!

“啊啊啊!”


error不管周围,直接跑出了众人的视野。


开门声吵醒了geno,geno从沙发上醒来,手里还放着本来在翻阅的书。

自从怀孕之后他只感觉脑子很昏沉,尤其是一觉醒来之后。

geno看了看时间,这个点error该回来了吧?

“error?”geno站起身,喊着。

没有人回应。geno又唤了一声,但回答geno的只有从楼道传来的物品倒塌的声音。

geno这个时候心猛地提起来。

geno向走廊走去,断断续续地响声越来越大,最后geno判断是从楼梯旁边的地下室传来的。


geno拿着手电筒从楼梯走下去,这是他第一次步入地下室。里面阴暗潮湿的感觉令geno浑身都不舒服。

geno用手电筒照了照,但这里除了墙壁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奇怪……额嘶——”

突然从小腹传来的疼痛感令geno一时间有点恍惚。geno从不知道原来怀孕会有这么疼痛,因为谁能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想到这里心里突然窜上来一股火气搞得geno眼前发黑。

那个混蛋混蛋混蛋,去死!

“dream!!!”geno现在只能叫管家过来了。

“先生?哦,天啊!”dream闻声赶紧过来,看见接近倒地的geno,赶紧过来扶着。

这个时候error正好回家就听见了geno的喊叫,把背包一丢赶紧跑过去。

“你他妈个孕男乱跑什么!”error骂了一声,就和dream一起把geno扶过来往上面走去。

dream在跟着离开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瞥见了阴影下的一个人型的轮廓,只能瞅见那人乌黑的发丝下垂遮住了一半的脸颊,嘴角似乎挂着浅浅的笑。

dream无声叹气,随即便离开了地下室。


……………………

*案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更得会很慢hh

鱼叔

p1是给ac老师的庆生!觉得很可爱所以就发出来了!后面都是摸鱼

p1是给ac老师的庆生!觉得很可爱所以就发出来了!后面都是摸鱼

墓鱼

【inkerror】罂粟与三色堇

ink躺在一片花田里,准确来说,是他的身体躺在一片开得正旺的罂粟中。

他看着自己空洞的眼眶,脸上的墨渍,以及嘴角溢出的早已干掉的毒药。

他端坐在离自己尸体不远的草地处看着向地平线坠落的太阳,像是在等着什么,又或许说他在等人。

“error……”ink心情颇好,笑着模糊了接下来即将出口的话语,眯起眼睛歪头望去——error从闪着乱码的传送门里走了出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异色的眸子紧紧盯着ink的尸体,眼底闪着的是一些ink没太看懂的情绪。他将自己手里明显是精心修剪过的花束放在草地上,紧靠着ink的尸体坐了下来。

error将自己的围巾向上提了提,遮住了小半边脸,夕阳温暖的余晖镀在他...

ink躺在一片花田里,准确来说,是他的身体躺在一片开得正旺的罂粟中。

他看着自己空洞的眼眶,脸上的墨渍,以及嘴角溢出的早已干掉的毒药。

他端坐在离自己尸体不远的草地处看着向地平线坠落的太阳,像是在等着什么,又或许说他在等人。

“error……”ink心情颇好,笑着模糊了接下来即将出口的话语,眯起眼睛歪头望去——error从闪着乱码的传送门里走了出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异色的眸子紧紧盯着ink的尸体,眼底闪着的是一些ink没太看懂的情绪。他将自己手里明显是精心修剪过的花束放在草地上,紧靠着ink的尸体坐了下来。

error将自己的围巾向上提了提,遮住了小半边脸,夕阳温暖的余晖镀在他的侧脸,连他身上的乱码都仿佛在随着即将泯灭的阳光起舞。

ink托着腮,偏着头盯着error看得入神,仿佛想要把他刻在眼底。

error静静地望着残留在ink嘴角边的毒渍,突然他猛地紧紧攥住了那条早已变得破烂的浅棕色围巾,声音仍然平淡得令人发指,“ink,你玩够了吗?”

ink不解地往error身边凑了凑,“error?”

error并没有理会鬼所说的话,他只是攥着ink的围巾,攥得用力到骨节泛白。

ink试图用双手环住error,他知道error仍然看不见他,他现在也并不能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拥抱动作。但他还是一遍遍念叨着,“我没事的,error,我没事的。”

error突然垂下了头,泪珠随着他身体的战栗滴落在围巾上,晕出浅浅的水渍。他的身体前倾,直接穿过了ink环住他的手,轻柔地将ink的尸体揽在怀里。

“真残忍啊……ink。”他的声音还颤抖着,泪水已经止住,骨指死死地扣住ink的手。

error抬头看着天上的忽闪的星,暗叹道天色已晚,将ink的尸体重新放回草地上,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像来时一样面无表情,“晚安…ink,祝你好梦。”

ink偏着头看向自己毫无生气的身体,毫不犹豫地尾随着error跨进了通向纯白空间的传送门。

error并没有径直走向豆袋去休息,ink不解地看着他忙碌着烧水,匆匆地给自己冲泡了速溶咖啡,而后便端着杯子小口啜饮。

他一直在看着一张摆在桌子中央的相片——而那桌子是他死前一周给error画的。在那相片里ink笑着画那片他最喜欢的草地——他毫不意外地死在了那。

直到error仰头喝下最后一口速溶咖啡,他才如释重负般陷进豆袋。

error像感觉有什么东西刺痛了他的双眼一般,抬手用骨指遮住了眼睛,他笑得战栗,“ink……你个混蛋。”他停顿一下,“你害的我睡不着……你那吵吵嚷嚷的乐观去哪了?你难道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多说无益……”他干笑了几声,“你都死了,我一定是疯了……”

ink站在豆袋旁,他垂着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神色却是不同于以往的晦暗不明。

他想error吗?当然想。他想让error伤心乃至发疯吗?不想。但要说他后悔去死吗?

ink想着,他不后悔。他已经厌倦了靠颜料维持情感的生活,死后他好像不需要颜料来维持便能感知到情感。

耳边传来细碎的呜咽声,ink坐在豆袋旁听着error自顾自的咒骂。

他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他骂他为什么要弃他而去独自离开,他骂着他的点点滴滴,从性格乃至一些连ink都没有发觉的习惯。

error突然站起来,踉跄着开了传送门,ink匆忙赶出去却发现error已经端坐在那片草地上。

他在流泪,ink无意识地抬手准备帮error拭掉泪珠,却发愣地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他脸上的泪痕。

error感觉不到,他哭得那么厉害,甚至于身上的乱码都一抖一抖地附和着他的悲伤。连ink都没见过有哪个怪物能像不会缺水一般哭得那样歇斯里底却仍然寂静无声。

他抬起骨指扣住脸上的泪痕,将攀附在上面的蓝线扯出,身体因为眼眶的剧痛而抖了几下,而那些蓝线毫不犹豫地随着主人的意志一圈圈地缠绕在脖颈上。

ink在一旁看着,他感受不到他是否还拥有泪水,但他不存在的灵魂在此时早已蓄满悲伤。

那些蓝线愈勒愈紧,却在某一时刻突然尽数松开。error倒在草地上望着天上的星,他的泪已经哭干了,他摘下手边的一朵罂粟花遮住自己的眼睛。

“只要不看,不听,不去感受,你就没死,对吧?”error像筋疲力竭般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便没了动静。

ink仍是站在一边,他清楚error听不见,也看不见他,他说再多也只是徒劳罢了。

他的视线逐渐移向error带来的花束——三色堇,修剪的很漂亮,只不过在沾满露水的草地上躺了一天已经有些发蔫了。

淡蓝色的花瓣拉拢下来,恰如现在蒙蒙亮的天空。只不过花瓣是在走向死亡,而那天空是为了迎接新生的太阳。

error仍躺在草坪上,丝毫不在意被露水沾湿的衣裳,他现在正饶有兴趣地端详着地平线边上的天空。

那天边的淡蓝色正变得愈来愈暖,逐渐沾染上丝丝血红色。error看着那片天空被太阳初升的光芒染的鲜红,他支撑着站起来。

他在整片天空都染成血红色之前,用泛着诡异光泽的线贯穿了自己的灵魂。

蔚蓝色的血液从他的胸口喷涌而出,被朝阳血色的光芒镀成艳丽的紫色。

ink在朝阳下,浸泡在血色的光辉中。他发现error正盯着自己。不是偶然地看向某个方向,也不是看向他的尸体,而是坚定地看向他,没有丝毫动摇。

error从躯壳中脱离出来,与ink在渐渐褪去血红的湛蓝天空下相拥。


一些关于花的细节(?)

【罂粟】花语:安慰,死亡和爱

【三色堇】花语:思念,思虑

巧克力赛高

错位时空???我sha了sha过我的你(??更草了

错位时空???我sha了sha过我的你(??更草了

画渣人神微

【IE涂鸦】

@晓客 这位朋友点的图( ͡° ͜ʖ ͡°)✧

看你们想要的【?】

【IE涂鸦】

@晓客 这位朋友点的图( ͡° ͜ʖ ͡°)✧

看你们想要的【?】

巧克力赛高

*关于我上课不好好听课却成天在乱画怪东西的这件事

p2是看到有人在玩鲛人的梗就想画一下拟人的草稿现在都设有画出来

▄█▀█●麻了

*关于我上课不好好听课却成天在乱画怪东西的这件事

p2是看到有人在玩鲛人的梗就想画一下拟人的草稿现在都设有画出来

▄█▀█●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