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nscription

214浏览    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7-06 02:14
双双双双双

一定要逼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画画吗呜呜呜呃呃

一定要逼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画画吗呜呜呜呃呃

BWy

看着p03的摇杆,我突然想到小时候的削笔刀……

看着p03的摇杆,我突然想到小时候的削笔刀……

Green magic

邪恶冥刻刀子 有刀当然要一起分享啦(半夜刀醒

到最后也没有和蔓尼菲科握上手啊

白鼬终究还是变成了P03,曾经让自己感到亲切的战友变成了充满野心的敌人

在最后打的一局中没有和他们(指三位冥刻者)打上完整的一局牌

格里魔拉:亲爱的朋友们,这是最好的安排了呀。等会儿你们就能获得解脱。在我们无休止的争执和痛苦中,得到解脱。

               再见了,莱西。再见,蔓尼菲科

如果重置游戏,一切都将回演,不得不将旧数据连同INSCRYPTION(邪恶冥刻)一起删除……

他们救了你们...

到最后也没有和蔓尼菲科握上手啊

白鼬终究还是变成了P03,曾经让自己感到亲切的战友变成了充满野心的敌人

在最后打的一局中没有和他们(指三位冥刻者)打上完整的一局牌

格里魔拉:亲爱的朋友们,这是最好的安排了呀。等会儿你们就能获得解脱。在我们无休止的争执和痛苦中,得到解脱。

               再见了,莱西。再见,蔓尼菲科

如果重置游戏,一切都将回演,不得不将旧数据连同INSCRYPTION(邪恶冥刻)一起删除……

他们救了你们,自己却不复存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让我哭亿会儿!!!)

(欢迎补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Green magic

家人们我悲伤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是想画邪恶冥刻卡牌,有空时可以和同学打嘛

结果……那两人……

中午,老师来了还在打,听我朋友说,还打得特激烈

我就去上了个WC,回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班主任拿着牌

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我的11张卡牌,加上印迹说明书,全被没收了……

我本认为,会还的,可是,他说……

“不还了”

三天几小时的努力全报废

就连一张卡牌都没留下!

(至少把白鼬还我啊!)

甚至……还有人……拿黑板擦,说什么,制造迷雾幻境…………

野兽卡关根本没有什么迷雾幻境!他甚至连邪恶冥刻这个游戏都不知道!他凭什么捣乱!!!

本来……打牌同学们是不会说什么的……但是,他弄黑板擦,促使有...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是想画邪恶冥刻卡牌,有空时可以和同学打嘛

结果……那两人……

中午,老师来了还在打,听我朋友说,还打得特激烈

我就去上了个WC,回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班主任拿着牌

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我的11张卡牌,加上印迹说明书,全被没收了……

我本认为,会还的,可是,他说……

“不还了”

三天几小时的努力全报废

就连一张卡牌都没留下!

(至少把白鼬还我啊!)

甚至……还有人……拿黑板擦,说什么,制造迷雾幻境…………

野兽卡关根本没有什么迷雾幻境!他甚至连邪恶冥刻这个游戏都不知道!他凭什么捣乱!!!

本来……打牌同学们是不会说什么的……但是,他弄黑板擦,促使有人……去……告了老师……然后……就……

我就……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些纸……

很明显……

这是我看到他们的最后一眼了……










⬇️我的卡牌遗照


Green magic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Green magic

发挥想象力,给大师画张脸

发挥想象力,给大师画张脸

大西地

前591年,7个过路的希腊雇佣兵在位于尼罗河上游Abu Simbel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上乱涂乱画,在左腿上写下了到此一游。这份古早涂鸦的内容是:


当国王普撒美提科斯(Psammetichos)来到埃列方提那(Elephantine)时,那些与特奥克列斯(Theokles)之子普撒美提科斯【与国王同名】一起航行到这里的人写下了下面的话。他们一直航行到无可航行之处,向南超过了克尔克斯(Kirkis)。波塔西摩托(Potasimto)指挥着说外族语言的军队(alloglossoi),阿玛西斯(Amasis)指挥着埃及人。写下名字的是阿摩比科斯(Amoibichos)之子阿孔(Archon)和无...

前591年,7个过路的希腊雇佣兵在位于尼罗河上游Abu Simbel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上乱涂乱画,在左腿上写下了到此一游。这份古早涂鸦的内容是:


当国王普撒美提科斯(Psammetichos)来到埃列方提那(Elephantine)时,那些与特奥克列斯(Theokles)之子普撒美提科斯【与国王同名】一起航行到这里的人写下了下面的话。他们一直航行到无可航行之处,向南超过了克尔克斯(Kirkis)。波塔西摩托(Potasimto)指挥着说外族语言的军队(alloglossoi),阿玛西斯(Amasis)指挥着埃及人。写下名字的是阿摩比科斯(Amoibichos)之子阿孔(Archon)和无名氏之子佩莱科斯(Pelechos)。


βασιλέος ἐλθόντος ἐς ‘Ελεφαντίναν Ψαματίχο(υ) 

ταῦτα ἔγραψαν τοί σὺν Ψαμματίχοι το̅ι Θεοχλος 

ἔπλεον· ἦλθον δέ Κέρκιος κατύπερθε υίς ο ποταμός 

ἀνίη· αλογλο̅σος δ' ἦχε Ποτασιμτο̅, Αίγυπτίος δέ Ἄμασις. 

ἐγραφε δ' άμε Ἄρχο̅ν ‘Αμοιβίχο και Πέλεϙος Οὐδαμο.


在这段较为完整的铭文之后则是另外六个不同的签名,其中一个与铭文大致重合,写作“阿摩比科斯(Amoibichos)之子皮同(Python)”,他应该就是上一段文字中的Archon,因为Archon是执政官的意思,不太可能作为人名,因此那里应该是开了一个玩笑。可以佐证的就是这一行后半句,“无名氏之子佩莱科斯”,这显然也是一个玩笑:Oudamos即nobody,《奥德赛》中奥德修斯诱骗独目巨人时曾说自己叫“无人”(Outis),这里用其变体形式,似乎是在袭用史诗中的玩笑。


铭文中提及的埃及国王是普撒美提科斯二世,所涉及的历史事件则是他对努比亚(埃塞俄比亚)的征服。希罗多德曾记述过在前七世纪的时候,就已经有希腊雇佣兵卷入了埃及的王位争夺,显然到了前六世纪,这种情况有增无减。铭文中的alloglossoi不是一个希腊词,而是希腊语转写和翻译的埃及专有名词,是埃及对外籍军团的官方称呼;而且,文中提及的波塔西摩托的石棺也被发现,在石棺铭文中他被称为“希腊人的将军”。至于带领这支小分队的人,“特奥克列斯(Theokles)之子普撒美提科斯”,这个埃及式名字拥有一个希腊式父名,说明他很有可能已经是雇佣兵移民二代。对于希腊雇佣兵的依赖,确实是埃及赛易斯王朝一种很突出的现象,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前525年波斯大王冈比西斯征服埃及,希腊雇佣兵才丧失了在埃及军事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