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ntp

13.3万浏览    1475参与
皓月_
填完了(又测了一下

填完了(又测了一下

填完了(又测了一下

Mysery
是intp亲友 @某冰 的问卷...

是intp亲友 @某冰 的问卷!俺代发一下~

是intp亲友 @某冰 的问卷!俺代发一下~

発生学

大家好,这边mbti游戏群群宣一下!想找一起玩minecraft java版的友友,有兴趣可以来康康😆

是纯生存服,会分和平区&PVP区,可以各自组阵营,具体内容见p2

大家好,这边mbti游戏群群宣一下!想找一起玩minecraft java版的友友,有兴趣可以来康康😆

是纯生存服,会分和平区&PVP区,可以各自组阵营,具体内容见p2

かまいたち

老头和他三次的朋友

第一次测其实是挺早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被拉着搞16p测试时,没太在意结果。只有拉着我做的人在不知道笑什么……

画着玩玩

老头和他三次的朋友

第一次测其实是挺早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被拉着搞16p测试时,没太在意结果。只有拉着我做的人在不知道笑什么……

画着玩玩

Mojiujiujiujiujiu

一些小机器人碎碎念

— —  2022-1-27  — —

解决 

小机器人程序修复成功 

小机器人不需要救世主 

小机器人会将重要的文件加密隐藏好好保存 

或许会永远保留,或许哪一天会被数据淹没 

这已经是小机器人程序计算出最优解了 

小机器人永远平等尊重每一个数据文件的产生

— —  2022-1-27  — —

解决 

小机器人程序修复成功 

小机器人不需要救世主 

小机器人会将重要的文件加密隐藏好好保存 

或许会永远保留,或许哪一天会被数据淹没 

这已经是小机器人程序计算出最优解了 

小机器人永远平等尊重每一个数据文件的产生

佰犬不记事

对INTP进行一个有实体暗恋(有融合了一点点对方自设)

(p2是INFP的刻板印象


话说INTP好像真的很吸引INFP或者ENFP?

还是我的错觉(´°̥̥̥̥̥̥̥̥ω°̥̥̥̥̥̥̥̥`)

对INTP进行一个有实体暗恋(有融合了一点点对方自设)

(p2是INFP的刻板印象


话说INTP好像真的很吸引INFP或者ENFP?

还是我的错觉(´°̥̥̥̥̥̥̥̥ω°̥̥̥̥̥̥̥̥`)

炭烧梅酒

*我画我自己和infj亲友*

*跑团kp组*

*“你的命运掌握在骰子女神上。”*

*p4沙雕图来源于一次跑团记录*


“那里留下来是必死局,你却放过他了。”

“我想多观察人类的无限性。”

*我画我自己和infj亲友*

*跑团kp组*

*“你的命运掌握在骰子女神上。”*

*p4沙雕图来源于一次跑团记录*


“那里留下来是必死局,你却放过他了。”

“我想多观察人类的无限性。”

朼

我们宿舍的伦理关系:三胎家庭

我们宿舍的伦理关系:三胎家庭

猫与鸮不可兼得

【NT友情组】B612(3)

        预警:是坏狗enfp,有参考我的过去,所以可能和各位印象中的enfp不太一样。


  等到entj和entp到咖啡厅的时候根本没看见intp的踪影。


  “她不会迷路了吧?附近还有别的咖啡厅吗?”entp摸了摸下巴。


  “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entj掏出来手机,解锁后就看见了intp的留言。


  “有点事情我去处理一下,晚上应该赶不上了...

        预警:是坏狗enfp,有参考我的过去,所以可能和各位印象中的enfp不太一样。












        

  等到entj和entp到咖啡厅的时候根本没看见intp的踪影。


  “她不会迷路了吧?附近还有别的咖啡厅吗?”entp摸了摸下巴。


  “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entj掏出来手机,解锁后就看见了intp的留言。


  “有点事情我去处理一下,晚上应该赶不上了,抱歉。”语气干涩,但是entj知道对方已经很真诚了,她叹了口气,回复“没事,你一个人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怎么了?她来不了了?”entp玩着自己的手指甲头都没抬。


  “嗯,突然有事就先跑了,先坐一会吧,短时间intj不可能关门。”entj从包里掏出了平板。


  “不是吧?出来玩还带作业的?”


  “是我的演讲稿,下个星期五要比赛,我的稿子还没写完。说实话如果不是组里有一个istj已经搞完了我其实准备安排在下个星期处理的。”entj又叹了一口气,“对面搞完了,让我有点焦虑。”


  “啊,这就是卷王的对决吗?那么entj是否能卷过对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entp用着比赛解说的腔调调侃entj,entj也一副视若无睹的态度开始写稿子。


  “你最近没事可做?”


  “嗯……我想想,这个星期天是istj的生日,我准备去给他准备个惊喜。但是还没想好怎么做。送他一条女仆装他会跳起来打我的膝盖吗?”


  “???你是认真的吗?”


  “说不定他会高兴地跳起来然后在我的生日派对上穿给我看。”


  “等等,你说的不会是和我一个组的那个istj吧?我觉得你挨揍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


  intp这边则没有这么平和,她看着马路对面的小公园,心里有一点犹豫。


  她已经看见了小公园里的人影,一眼就能认出来的那个人……


  intp在犹豫,但她心里非常清楚总要做出选择的,天快黑了,对方有夜盲症,如果拖到最后自己还要送他回家。


  她不希望再和对方有什么牵扯了。


  她想能拖一会是一会吧,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完全不知道用什么态度面对对方。


  但是容不下她站在这走神了,enfp看见她了。


  “嗨,好久不见啊,很抱歉突然打扰你,但是我真的无处可去了。我妈让我来你们家借住几天。”


  “……好久不见。”intp感觉自己的嗓子里像是被塞满了绒毛。


  他们在从小就认识了,然后在两年前不欢而散,当然这是intp单方面认为,毕竟enfp还依然保持一副他们是很亲密的青梅竹马的模样。


  intp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客套而疏离的笑容。


  “好久不见,自从去年年初你搬家了我就一直没见过你了。”enfp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地挽上intp的手,亲密无间,让intp下意识想甩开对方——太近了,intp讨厌近距离接触。


  但是她忍住了。


  为什么会分开,因为intp已经要被对方的黏腻淹死在糖罐子里。她只能狼狈地逃走——逃避可耻但有用。


  前两年enfp经常来找过intp,虽然两个人都在私立平时几乎不放假,但是enfp总是喜欢缠着她,连短暂的假期都会跑过来找intp写作业。


  intp也很欢迎,毕竟忙碌的父母没时间听小孩子的胡思乱想,而enfp总能理解intp的想法和她愉快的聊起来。


  他们的家长总是笑他们俩关系好,从小到大没变过。


  而恰好有一次intp不在家,entp当时住在intp隔壁。


  在intp回来后entp非常严肃地告诉intp小心点enfp。


  “他不是什么好人,至少是个表里不一的坏种。”当时才初二的entp就已经能毫不遮掩地说出极具嘲讽语气的话。


  “每个人都有点隐藏的个性不是吗?”intp不以为意。


  “唉……”entp不再劝说,眼里闪着intp当时看不懂的情绪。


  事实证明entp确实和敏锐,后来intp才明白那种情绪那是entp对自己迟钝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enfp从来不是什么粘人大狗狗,他只是惯会伪装,用温暖的外套遮住阴暗的控制欲和占有欲。


  在那时intp还和entp不太熟,连entj都没认识,enfp是她唯一的朋友。


  intp对于性别总是缺少感知,或者说她从来没在乎过性别问题,除了区分生理和心理特质,intp对待所有人都一样,她从来不会把性别纳入对对方的评价和日常的态度。


        加上她向来孤僻,除了enfp连个熟悉的人都没有,对朋友间如何相处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一度以为朋友都是她和enfp这么相处的。


  这导致intp对于朋友之间的边缘感很模糊。


  她在初中转学前总是莫名其妙的被排挤,还是小孩子的她总是会感到无措——她尚且是一个需要感情滋养的幼童,连是非对错都是一片模糊。


  不合群的社会性动物,会受到排除。没有谁在正常情况下能完全封闭自己,而小孩子的排斥和恶意又是毫不遮掩的,像是高压气枪,看不见,但有撕心裂肺的痛苦。


  而enfp总是在这个时候陪在她身边逗她开心。


  “你是我的朋友啊。”他总是这样笑着说,“你永远要在我身边啊。”


  当时的intp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觉得enfp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小太阳,照亮每一个人,他有很多朋友,自己只是其中一个有幸和他是青梅竹马之交。当时的她还没有领悟“我的朋友”这几个字的分量。


  enfp对intp可以用纵容来形容,他总是花大把的时间陪着intp,即使他有很多在intp看来应该是很好的朋友的关系了,他依然围着intp打转。


  intp也问过他自己有什么吸引对方的地方吗,那么多热情又喜欢他的人围着他转,而他却无动于衷。


  “因为太阳不会围着向日葵转。”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非常平淡,然后不给intp反应的机会就换上温润的笑容挑一些她喜欢的话题。


  intp的思路就被enfp带着走。


  现在想想intp真的很晚熟,而enfp又早熟的可怕,真的很难想象他的家庭是如何培养出来他这样的性格——潜伏、伪装、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即使他的行为确实很青涩,但在同龄人里除了entp没谁发现他的马脚。


  他总是插科打诨过去,然后和intp聊着天马行空的问题。不动声色地入侵intp的生活。除了宿舍,intp在的地方一点有他的身影,intp的生活里总是有enfp留下的东西——一只笔、一根enfp送的发绳、一朵从家里带来的干花……甚至有一段时间里intp宿舍的柜子里摆了一堆enfp强行塞过去的小挂件。


  intp笑他太热情,enfp也笑。


  “我是在留记号嘛,我总得证明你是我的朋友,所以一定要带着我送给你的礼物哦。”


  “你送的太多了根本带不下啦。”


  这些在intp看起来正常的互动深化了那群青春期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和她间的矛盾。


  学校里开始流传出“婊子”“狐狸精”等等的骂名——即使他们并不清楚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也像是学会一句话就要炫耀的小孩子,用这些他们看起来“好玩新奇”的词汇刺穿了intp,她终于感知到自己鲜血淋漓的心脏。


  intp开始疏远enfp,可是对方总是像是毫无察觉的模样继续热情似火地和intp纠缠,让intp找不到适合的理由谴责对方。


  本来外貌帅气的enfp总是喜欢用狗狗眼盯着别人看,这让他显得可爱又无辜,而温暖阳光的个性也让他受到绝大多数人的欢迎。


  一个合格的中央空调,他如果不偏不倚那么每个人都会爱他,而如果有一个人被重点关爱,那就要面对其他人的嫉妒和怒火。


  他明目张胆地偏爱,让intp彻底陷入深渊。


  intp再也受不了这样的骚扰——那些桌子里的虫子尸体、乱七八糟的涂鸦、数不清的流言蜚语和老师异样的眼光——她在崩溃后对enfp破口大骂,让他别再靠近自己。


  然后enfp乖乖照做。


  结果开始出现intp玩弄感情的传闻——好笑极了,一群连感情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初中生站在道德高地指责intp对enfp的冷漠——而他们才是始作俑者。


  他们怜悯着郁郁寡欢的enfp,对intp恶语相向。


  “这么好的朋友你不珍惜有人珍惜,像你这样的贱人活该没朋友。”


  “说不定是有了新的目标呢,人家这么独立特行可有人爱着呢,听说她在学校外面还有一个相好。”


  撕碎的作业本、被污水浇透的床褥、永不结束的指指点点和流言蜚语……一切都在变本加厉。


  私立的学校就像一个封闭的社会,每个人扎根在这里,每个人都被身边人裹挟,言语成了最锋利的武器。与外界隔绝的学校断绝了intp逃跑的机会,而在她试图翻墙逃跑被发现后,流言蜚语到达了顶峰。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越陷越深。而此刻她的“好朋友”依然站在群众外看着这场荒诞的闹剧,似乎把intp推到舞台中央后他就消失了,像一个观众坐在局外冷眼旁观。


  那群年龄不大的孩子不敢动手,用语言把intp压垮,intp无处可逃,甚至连告诉家长都是缘木求鱼——小孩子间的玩笑,别当真啊。

  

      似乎肉体完好就是没有受伤。

  

  “你怎么这么矫情。”

  

  灵魂是没有价值的。


  intp终于被泥潭淹没了。

 

香芋地瓜丸

被困在虚拟世界的第一天

本文中的mbti人物设定仅属于个人,不代表群体

*可能含有cp,但仅为友谊向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只能看见被光照亮的地砖。抬头一看,我的对面坐着一排人,我也坐在一排人之间,有的人低着头处于昏迷状态,有的人已经睁开眼睛。环视四周,这里似乎是一座很敞亮的大厅,灯悬挂的很高,整个大厅没有昏暗的地方,我的左边远一点白色墙壁上有一个显示屏,目前处于关闭状态,下方还有讲台,还有摆放的很随意的课桌和木椅。这大厅没有窗户,光线却和白天一样明亮。

其他人很快也醒了,都在观察着周围,他们和我一样也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

坐在我对面的男生穿着带校徽的紫色马甲和黑色裤子,手耷拉在膝盖...

本文中的mbti人物设定仅属于个人,不代表群体

*可能含有cp,但仅为友谊向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只能看见被光照亮的地砖。抬头一看,我的对面坐着一排人,我也坐在一排人之间,有的人低着头处于昏迷状态,有的人已经睁开眼睛。环视四周,这里似乎是一座很敞亮的大厅,灯悬挂的很高,整个大厅没有昏暗的地方,我的左边远一点白色墙壁上有一个显示屏,目前处于关闭状态,下方还有讲台,还有摆放的很随意的课桌和木椅。这大厅没有窗户,光线却和白天一样明亮。

其他人很快也醒了,都在观察着周围,他们和我一样也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吗?

坐在我对面的男生穿着带校徽的紫色马甲和黑色裤子,手耷拉在膝盖上,观察完四周后转头盯着我看,眉毛抬起,眼睛半睁着,似乎在打量我。

我旁边的长发女生穿着一条长的白色连衣裙和白短裤,脚上穿着白色的网鞋,不安的动,茫然的东张西望。

我摘下手上带着蓝色的胶皮手套,看了下穿的衣服,白大褂,还有一条很普通的黑色裤子,很舒服的材质,应该不是正式穿着。

显然,我想不起来我在来到这里之前是在干什么。

我腰上有一条黑色腰带,腰带上有一个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平板一样的东西。

它似乎能感知到我在看它,自动显示文字了。

“你好,intp”

我这才发现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的名字,但是我和其他人相处的记忆明明清清楚楚,可那些关于我名字的记忆全都模糊了?

这到底是什么?!

“你现在应该发现你现实中的名字已经被你忘却了吧。”

我感受到一股不安的气息。

“这里是你们专属的虚拟世界,希望你们玩的愉快。”

“你们的真名已经被系统屏蔽,换成了你们的mbti类型,请各位以自己的mbti自居”

“在虚拟世界中你们的躯体是由系统指令生成的,和你们的现实身体一样,服装由来到这里之前的你们选择。”

“在虚拟世界中的伤害是真实的,精神伤害也是真实的,若你在虚拟世界中死亡,一样会失去生命”

“我想请你们一起玩一个游戏。”

我掐了自己手腕一把,挺疼。这虚拟世界怪真实的。

“放心,这个虚拟世界会在你们完成所有任务后关闭,在那以后你们就可以回到现实生活了”

“但是,在座的十个人中有两个人是不需要做任务的,他们有系统给予的杀人道具,只要'好人'的人数和'卧底'的人数一样,他们就可以逃出现实世界。”

“反之,如果其他人做完了任务,他们将永远留在这里”

“'好人'阵营的人没有伤人权限,无法杀人。”

“虚拟世界任意一处中藏着'死亡与新生',拿到这个道具的人在道具的对应面写上某人的mbti就可以使用系统指令强制某人复活或者死亡。被复活的人不管生前身份与否,若复活他的人是'好人',就归属'好人'阵营,反之则变为卧底。并且,系统不会公布使用者。”

“每个人都有自己自带的特殊技能,这是你们在来到这里之前决定的,你们的特殊能力将会在今晚回到自己房间后抽签选择”

“抽签其实并非随机,系统会根据你们自身能力给你们提供特殊技能,你们可以利用你们的特殊技能躲避卧底的追杀。”

“每天晚上你们可以选择是否发起投票,票数最多的人将会被系统处刑,这是你们对抗卧底的首要方法”

“每个人的任务都会在其平板内公布,若想知道其他人的任务,需要通过其他手段获得情报”

看完这段后,平板右上角自动弹出了一个叉叉。

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我们的心理活动和外在行为一举一动都在系统的监视中吗...真是可怕。系统...是真人还是AI呢......

我终于看完平板后抬头,清点了一下,一共有十个人,看完平板后他们的头上都显示着他们的mbti类型,这估计是目前最明显的虚拟世界要素了。

这里真的跟游戏一样啊...

对面穿着紫色马甲的男生已经站了起来,他的头上显示着“entp”

坐在我左边的女生低着头在思考什么,头上的类型是“infp”

除了我和infp,其他人都站起来闲逛了,我也站起来,走到了靠墙的位置。这里人真多。

“你们有平板对吧?”头上是enfp的人对着我们说。

“有。”

“平板上说的是真的吗?”enfp举着自己关闭着的旁边,用另一只手指着它。

“爱信不信呗,是不是还不知道。”esfp端详着自己的旁边然后漫不经心的说。

“你们信吗?”enfp说。

“等着呗,时间会检验一切的。”entp用手划着平板,抬头看了一眼enfp说。

enfp似乎是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很没意义,很尴尬,于是也打开用手指划平板了。

esfp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只一脸疑惑的看着其他人。气氛尴尬的不行。

enfj看着其他人,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抬头一看,我的头上是“intp”,和平板对我的称呼一样。

esfp,isfp,enfp,enfj,istp,intj,infj,entp,infp,还有我,intp。

我对平板里的内容半信半疑,打开了平板后点开里面的“任务”,显示了一大堆我要做的事,还有需要去的地点,最上方有一个貌似是进度条的东西,右下角还有一个小地图。我暂时还懒得看这些,潦草用手指头划拉了几下。

这任务也太多了。

istp先推开了大厅的大门,大门通向走廊,走廊的尽头右面有楼梯口。

我跟着其他人一起出了大厅,顺着楼梯下来,慢慢接近一个像出口的地方,出口外一个很大的操场映入眼帘,环形跑道中间是开着花的草坪,外围是台阶。可以判断这里是一个中学的操场,出来后我们的左边就是操场的出口,从那里可以看见一座教学楼。

操场的边缘还是白瓷墙壁,这里也是室内,只不过空间大得离谱,天花板也高的看不见,“阳光”从天花板照下来,虽然不刺眼倒是与室外的阳光一般明亮,充斥着一股不真实的诡异气息。

其他人各自参观了操场,过了一段时间又从操场的出口出去了。我紧随其后。infp在草坪上看着蝴蝶,她在发呆吗?我停在出口旁边,回头看她。

“喂——你要留在这吗?”enfj向出口走,回头对她喊。他的声音像是会让人富有安全感的类型,洪亮而且给人开朗的样子。

“噢,谢谢。。。”她小跑了两步,腼腆的低下头追上了我们。

从操场的出口出去,直走那里是一栋像教学楼的建筑,右拐的地方被虚拟屏障封住了,也能看见一栋楼,应该是酒店,上面写着休息处。就算能看出来这里还是巨型的封闭环境,现在的光线也是白天,这个虚拟世界估计只有我们几个人,这么大的空建筑真是够恐怖的。

我们直走走进了那栋“教学楼”。

这栋楼的一楼很宽敞,阳光从对面墙上的窗户出来填充了整个一楼,但是从窗户只能看见天空。

一楼的左右两边各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右侧都有比较宽的楼梯可以上楼。

这大概是四千人两个年组共享的中学教学楼。

走廊的左侧都是办公室,也都空无一人,里面的资料散落一地,全是白纸,书桌上的笔都可以用,我翻开的几本摆放的书和练习册里面也都是白纸。从窗户可以看到绵延看不见尽头的草原和太阳,但窗户是打不开的。

我们的队伍从上楼后就散了,只能听见聊天的声音从我的周围慢慢模糊起来,就这样,我的周围迅速变安静了。

我准备在二楼闲逛。

看了一下楼梯口的地图,这个教学楼很大,地方很多。粗略估计一下,就我自己而言,两小时的时间可能也仅够参观完一层楼的。

我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拖着我精力不是特别旺盛的身躯,向走廊尽头看去,二楼中间是一个环形中厅,连接着教学楼的两部分,四面墙壁中,走廊一侧的墙壁上贴着书法作品,另外两层是公告,中厅的中间部分是空的,从中间的护栏往下望可以看到一楼。

抬头看,我估摸着这里足足四层的中厅应该都是这样的结构。要不是这层楼的护栏很高而且没法从空隙钻出去,我都担心从这里跌落然后摔死。

我看了看公告,上面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撕纸的痕迹。真正的线索不会在人人都能看见的地方,更何况公告上的不过是一些卖旧书或者寻物启事失物招领的东西。

公告旁边是一张这一层的结构图,紧急逃生路线,这些记下来可能会有用?

我不禁开始思考,卧底真的有吗?在我已经认识到这是虚拟世界之后我还会怀疑平板上内容的真实性吗?

我继续走,随便找了一个教室走了进去。

我拿起讲台上笔筒里装的一把剪刀,挽起袖子露出左手手腕,将剪刀向手腕戳了进去。

我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但是剪刀抵在了什么东西上,停止了移动。

我的左手手腕弹出了一个蓝色的弹窗。

“没有伤人权限。”

我加大了力量,剪刀还是纹丝不动。

我用剪刀试图剪我的手指,剪刀与手指接触的地方也弹出了弹窗。

我掐了自己一把,没有弹窗出现。

我想,可能是因为系统认为我的手指不会把我自己掐死。

我莫名的气愤起来,“啪”的一下将剪刀扔在了地上,转身一看,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生在门口处看着我,是infp。可能是我不自觉的呐喊引她过来了。

她看见我回头,连忙躲开。

我在意识到她看见了什么之后尴尬极了。

“呃呃,那个。”

“没事。”infp将手背在身后。

我向infp解释了我这样做的原因,还有我得出的结论。

infp也尝试了一下,当她露出左手腕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疤。

原来虚拟世界的身体是和现实世界一样的。

我假装没看见,去翻其他课桌,找到了一个小笔记本和一支墨水充足的笔,装在了我的腰包里。

这里教室的课桌都有一些文具,或者空的本子,有的看起来像是用过,但是没有一点写过的痕迹。

“你相信平板上说的内容吗?”我翻找着教室的课桌,发问道。

“你在问我吗?”她也在搜查课桌,愣了一会,问。

“还能有谁,这里就咱俩,我还能和鬼说话吗?”

“啊。”

真是矜持到让人觉得白痴的地步,我想。

“既然刚才已经验证了这是虚拟世界,那就不能排除平板说的话的真实性吧。”

她的声音温柔到有点像小说里的凄美女主,一看就有什么悲惨遭遇,但谁知道呢,我又不认识她,而且看我们的服装不一样,大概我们所处地区都不一样,她的人生和我有何干系。

“既然在这里被杀,在现实中也会失去生命,不知道卧底会怎么想。现在卧底都知道自己是卧底吗?如果明天我知道我是卧底,处在怀疑与杀人的抉择之中应该会让人精神很压抑的吧。”

“我反正无所谓,我的生命一无是处。现实世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逃出去也是为活而活的无聊生活。”

“我相信逃出去是有价值的。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我想为了解这个世界而活。”她似乎是在争辩什么。

真奇怪,谁会为一个陌生人敞开心扉吗?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

“你认识我吗?”

“我们在现实中不认识吧。”

“那你为什么会说这些。”

“啊,犯病了而已。”她似乎开始为刚才的话感到羞愧。

“我怕死,不会去送命的,更何况,现在还没检验卧底的存在真实性。”

过了一会,她好像意识到什么,说,“我其实没有在关心你。”

“行,我知道。”我搜查完了,站起身,凑到infp旁边。

“有找到什么好玩意吗。”

“没,除了空白的书和没有字的本,还有笔,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一起行动吧,这样效率高点,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找什么。”我出了门口,确认infp也准备出来。

“OK,但是你不怕我是卧底吗?”

“你为什么就不觉得我会是卧底?”我反问。

“我不确定,但是如果你是卧底,大概,可以刚才四下无人的时候就杀了我。”她思考了一会,回答道。看起来对自己推理感到满意和安心。

“......也对。”我愣了一会。

“那我也没必要怀疑你。如果你是卧底,在目前规则还没有完全清楚的时候留着我有什么用吗。”

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一股尴尬的气息,但是我只想拖到晚上,虚拟世界可以睡觉吗?

虚拟世界需要睡觉吗?

准备上楼的时候,能感受到一阵吵闹的声音从楼上下来,我和infp在楼梯偶遇了esfp,enfj和enfp组成的小分队。

enfj看见infp脸上的不安,说他们人多,还有个活宝给她表演脱口秀,邀请我们俩加入他们一起行动。

“这玩意有什么好信的是吧,反正咱一起行动就不怕有卧底。”esfp比了个大拇指。

“没事,有姐罩着你。”enfp捧哏道。

infp随着他们一起准备去操场,我拒绝了他们的邀请,选择上三楼继续参观。

三楼的结构和二楼一般无二,能听见四楼上有很吵的声音,我估摸着应该是一群吵架的人。

挺好,这种地方还能吵起来,可惜我和人类合不来。

教室的表显示现在下午四点五十多,现在每层楼的灯大概是会自动开的。

三楼的右半部分没有开灯,漆黑一片,看着让人害怕。

三楼的教室构造和二楼差不多,教室窗台上摆着很多盆栽,大多枝叶十分茂盛,而且开着花,和二楼唯一的不同可能是这里的课桌里书本摆放的更多,书包里也装着书本,有的放在椅子旁边地上,笔袋里的笔也造型更多。

这里的中厅也是环形构造,但是走廊一侧的墙壁是一些挂着的丙烯颜料画,抽象但是颜色让人有很多不一样点感觉,但是艺术这种东西我可鉴赏不来。

公告上也是一些寻物启事和失物招领,但是也有卖旧书和资料的,公告的左边都有各种植物摄影作品和班级的评选,奖章是可以拆卸的磁吸型。

对面开灯的走廊里有一些教室门开着,有一两间教室门关闭,我壮着胆子去开了两个关闭的教室,门锁着,打不开。

这里教室的灯也打不开,能使这里不会伸手不见五指的只有窗户照出来的月光。说是月光,也只是虚拟的月光吧。

我不敢往里走,回头向开灯的地方走去,准备前往四楼。

我站在楼梯上瞄了一眼四楼,一个穿着灰紫色外套和黑色裤子的人正在和一个靠在中厅围栏的男生交谈,穿着紫色马甲,凭记忆判断可能是entp,从神态看来,没谈什么正经事。两个人周围还有其他一些人在观望四周,一个黄发穿着棕色背带裤的人似乎看见了我,盯了我一会,又开始东张西望。我懂了她的意思,开始仔细打量着四楼的构造:

四楼的构造和下面两个楼层不同,走廊显得更宽,而且两侧是四间单人办公室,走廊的尽头还有拐角,不知道是去往哪里的。

我能听见楼下吵闹的声音,大概是enfj小分队又回来准备上楼了,esfp唱歌的声音和尖细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学楼。

上帝如果想惩罚我,应该是让我做几百份实验报告,而不是在这里听一群人的尖叫。

esfp和enfp唱约德尔的声音开始离我远了。

我能听见我背后有微弱的呼吸声。

什么时候?

我强制自己不要回头。

就在我准备抬脚的时候,突然,我的周围一切变模糊了起来,我能感觉到身体穿过了冰凉的东西。

我倒在了楼梯上。

只能听见急促清晰的脚步声和混在一起的杂声。

弥生真理

【picrew】intp+isfp的组合有无

intp[图片]isfp[图片]

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组合的情侣/闺蜜😯

intpisfp

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组合的情侣/闺蜜😯

符折

关于fi的一点想法

fi是个让人相信自己的功能。比较典型的就是intj有fi加持会坚定ni信念的正确性。

以及之前看心安说的,“fi人的生存策略就是尽可能地对外展示自己,以寻找能接受自己的同类”。差不多是真的。所以对于fi人风评两极分化现象这么严重,我属实是,逐渐看开了()当然,随着越来越多fe人在匿名面具下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大家在被误解和歧视这方面也都逐渐变得平等了起来。快说谢谢匿名聊天。

fi是火。有聚力,同时可发散,没能学会去控制它时容易灼伤自己和他人,真正成熟的fi使用者则会用fi给同类提供热源。/话说靠着fi取暖是真的暖和。

怎么说呢,谢谢我自己能在ti和fi水深火热的冲突中平衡了矛盾,让自己顺利...

fi是个让人相信自己的功能。比较典型的就是intj有fi加持会坚定ni信念的正确性。

以及之前看心安说的,“fi人的生存策略就是尽可能地对外展示自己,以寻找能接受自己的同类”。差不多是真的。所以对于fi人风评两极分化现象这么严重,我属实是,逐渐看开了()当然,随着越来越多fe人在匿名面具下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大家在被误解和歧视这方面也都逐渐变得平等了起来。快说谢谢匿名聊天。

fi是火。有聚力,同时可发散,没能学会去控制它时容易灼伤自己和他人,真正成熟的fi使用者则会用fi给同类提供热源。/话说靠着fi取暖是真的暖和。

怎么说呢,谢谢我自己能在ti和fi水深火热的冲突中平衡了矛盾,让自己顺利地活了下来,还保留了fi这个功能,搞得我从两年前的自卑emo人到现在干啥都自信爆棚捏/一个题外话就是强烈推荐ti人跟我一起用捏来结尾,真的很怪,但又很喜欢捏。

打咩达捏

一些精分intp的自我折磨

(其实就是基于自己性格


我:*你的你快学啊!

还是我:全家桶,狗都不学

一些精分intp的自我折磨

(其实就是基于自己性格



我:*你的你快学啊!

还是我:全家桶,狗都不学

左来文刀
是我,我又填了,认真(相对)画...

是我,我又填了,认真(相对)画了的都打tag了,tag打的有问题可以锤我

是我,我又填了,认真(相对)画了的都打tag了,tag打的有问题可以锤我

太阳河sunriver

mbti超自然系列(部分)

在picrew上捏的

左右上下依次为:entp intj entj

intp enfj enfp

esfj isfj esfp

mbti超自然系列(部分)

在picrew上捏的

左右上下依次为:entp intj entj

intp enfj enfp

esfj isfj esfp

双面

还是以我自己为参考……

还是以我自己为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