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vlis

76464浏览    702参与
MoriK
半夜刷官网紧急社保 海囚多给美...

半夜刷官网紧急社保

海囚多给美女整点

半夜刷官网紧急社保

海囚多给美女整点

🌊

飞鸟遗梦


summary:飞鸟症


我看见了。

1.

黑色的, 那些穿着漆黑大衣的鸟,从他的身体里扑朔飞出。粗粝地叫声,聒噪的像是指甲划在黑板上一样刺耳。我打个寒颤,耳朵后面的皮肤泛起鸡皮疙瘩。

我情不自禁的咧开干燥的嘴唇,用舌尖一点点从起皮的边缘舔砥。湿润的触感让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兴奋,过多的肾上激素让我打颤。手指扭曲在空中胡乱抓着什么,嘿,Satanick,你得冷静冷静。我听见自己这么说,但胸膛起伏越发不受我的控制,老式抽风机一样呼呼咋咋的鼓动。

为什么这里没有冷水?我尝试转移注意力,眼睛上下移动瞟向别处。老旧脱落的墙壁?不,无聊透了,上面还有沾...


summary:飞鸟症


我看见了。

1.

黑色的, 那些穿着漆黑大衣的鸟,从他的身体里扑朔飞出。粗粝地叫声,聒噪的像是指甲划在黑板上一样刺耳。我打个寒颤,耳朵后面的皮肤泛起鸡皮疙瘩。

我情不自禁的咧开干燥的嘴唇,用舌尖一点点从起皮的边缘舔砥。湿润的触感让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兴奋,过多的肾上激素让我打颤。手指扭曲在空中胡乱抓着什么,嘿,Satanick,你得冷静冷静。我听见自己这么说,但胸膛起伏越发不受我的控制,老式抽风机一样呼呼咋咋的鼓动。

为什么这里没有冷水?我尝试转移注意力,眼睛上下移动瞟向别处。老旧脱落的墙壁?不,无聊透了,上面还有沾灰的蜘蛛网…虽然我也有盯着它看了一天的蠢蛋经历……空荡的教室和黑糊糊的地板?嗯…这不是重点……

我甚至是从早餐吃了什么想到下午挂过的一阵风,播录像片一样流畅。甚至说,根本就是再观看。我并没有经历的记忆,也没有受任何可疑的伤,更不是什么可笑的失忆——我连名字还记得呢。

即使是这样,我的余光一直停在他身上……该死!脑袋一定是被巫女施咒了,我恨恨地咒骂。里面咕咕噜噜炖南瓜一样黏稠,让人恶心。

我有点生气,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南瓜汤,也许是因为我正在痴迷一个陌生男人。每当我想去探究的时候,它就像幼时捧在手中的软沙,越是握紧越是加快它坠落的速度。最后只有星星点点的颗粒停留在指甲缝里,镶嵌在肉里。

……应该还有海……对,是的…是有一片海,我记得就在我的脚边,溺满了白沫的浪花,挤开了空气和沙砾。

头上一定还有月光,亮透透的薄雾一样。应该是比阳光黯淡一点比星星柔和一分,压过了水声滔滔。让我顾不上脚趾里粘着的余污,跳着拥住低声喃喃的大海。像极了他的沉默……

直觉告诉我,当我努力回忆起这些被收进漂流瓶里封上木塞的画面时,应该停下。就好比现在看见的这个男人,我不应该去追上他。

我试图让大脑高速转动,但,你能让死沉的浆糊思考吗?显然这不可能。我知道,可上帝啊,我无法抑制这种冲动,像动物想要交配的冲动……天 ,真恶心。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难言的躁动。可能是半个月…不,也许是一周……嗯……好吧万恶的玛利亚,

是从看到他开始。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和泄气的皮球一样,被针扎着难受。转眼又自暴自弃的继续尾随。

真是个变态,我如此唾弃自己。


2.

鸟是黑色的。全身上下都是,除了局部绿蓝色过渡到深蓝色的光泽。

我蹲在墙角啜汽水,上头的阴影很好地遮挡。倒空最后一口液体,二氧化碳顺着喉管燃烧,这感觉真不错,咂嘴气泡炸在舌尖的感觉,我故意把塑料罐捏的吱吱想,默默观察不远处浑身冒着飞鸟的人——这已经成为我每天的日常,啊啊,我就是个变态。

说真的,很漂亮,一个个黑影从他周边冒出,一开始是一小撮淡淡的雾气, 接着像是被一双大手操控,变化成鸟的形状,从头,喙,颈部到前胸,尾巴,最后是翅膀。成群地绕着他盘旋。从刚开始的一两只到现在的暗色风暴,也许真的是上帝吧,我捏着胸前的十字架又一次失神。

其实我并不信上帝,准确来说我是无神论者,也讨厌信徒那一套。要是真要说信仰的话,我更信我自己或者恶魔。直白的表达欲望,没有虚与委蛇,获利所需,这就是邪恶物种的魅力……嘶,跑偏了啊,我摇摇头,把手里空瘪的罐子扔向垃圾桶,咻——不错,完美的抛物线。脖子上的挂坠也跟着我动作摇摇晃晃。所以,为什么我一个无信者要虚伪的供奉上帝呢?也许是待在这太无聊了也说不定是故意恶心他老人家。在做着            的时候一边洗干净沾着艶红的双手,一边播录音机一样想着“啊,神明啊,原谅我所做的一切罪行吧”,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太假了,和垢在胃液里的鱼腥味一样让人呕吐。即使想不起脑中被用力抹去的白痕,但是依旧可以体会当时的感觉——得逞的狡猾夹着抑制不住的抖动,沾沾自喜的作案者。

他已经走了,我站起身,蹲麻的双腿传来刺痛,像棒槌又像电击。顺着末梢神经冲致大脑皮层让不容我质疑的,就闪过一帧画面——昏暗的地下室,遍体鳞伤的男人,我手中的电击棒,以及他痛苦的表情。噢,又来了,我重新跌到地上,任感知触手沉进红色海洋,是的,红色。从身下草根里慢慢溢出,从树叶上滴下,从空中流下,从远处扭曲涌下。满目全是可憎的血红,我无力地浮在漩涡深处,嘶哑的低吼。一群乌鸦从黝黑的枯林里飞出,左右盘旋,红色的液体被穿扯地七零八落,慢慢消失,如同破碎的玻璃。溺水者依附浮木,我是不是快死了,没有想象中的窒息感,也没有生前过往的走马灯……就算有的话,我的肯定也是大片大片的空白,索然无味。说不定连死神都会嫌弃我是个无聊的人。

我没有留恋的东西,立遗书也只有我一个人看,没有财产,没有以前的记忆,没有亲人……应该是没有的,大概不记得了。

但我不会死,确信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这种感觉太过于板上钉钉,让我下意识想排斥。我不会死,至少从现在来说。

我再一次攥紧手心的十字架。放松让身体快速下沉,反正过一会就好了。我从不去问原因,因为就像我离他越近也看不清他的脸一样,没有意义。


3.

鸟还是黑色的,但污色中夹杂着一两簇红色。我反复确认这不是错觉,不是被混乱了色觉,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的!不是的!应该的白色的!纯白的,仿佛白雪一样的……

愤怒,暴躁,不解,是不停搅拌的坩埚里的配方,我不清楚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只是一味固执地认定那应该变成白色的。一脚踹翻破烂的桌椅,发泄心中的不快。刺啦——铁皮在地上划出痕迹,融合进满地板的划痕。心里膨胀的快要溢出来的野兽稍微收敛了一点。

我抓狂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从危险的边缘退回才惊讶的发现这情绪来的多莫名其妙,像是排练无数次的剧本再一次顺着命运三女神的指引回到我的手里。

啧,我就知道,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是

因为,因为…一直压在地底下的记忆被刨上来,暴露在空中。

他很讨厌你啊。

这句话像是在外遗落的钥匙,一经握住就无比熟悉,仿佛重复了上百次。哎呀哎呀——我被彻底打败了。我戳戳自己的脑子。


4.

鸟是红色的。从喙开始一层层剥落,露出里面的颜色,尾巴根部也星星点灯冒出小红点,斑斓极了。我嘲笑,真像只花鸡——!我冲它们吼道,不出意料,本来就在我眼前的鸟群一下就疯狂地涌到我面前,嘎嘎乱叫——押上我的脑袋,我猜是在骂我。

最近它们…暂且称呼这些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变异红乌鸦为它们——总是缠着我,这么说也许不够具体,但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了。

我还挺喜欢的,随手抓向一只低飞的鸟,扒开它的羽毛,果然连皮都是红色的。真是奇怪,它不抵触我的动作,我瞬间感到无趣。

往伤口上撒盐说不定就可以变成白色……

嘻,听见了吗?我的身体里说不定藏了一个人,一个大活人!我夸张的摆动双臂,刻意模仿的小丑并不能引起笑意。

不然怎么会冒出一些我从来没听说的事。这种时刻,按照剧情发展我应该对脑子里的“神秘人”置之不理,然后在结局一举拿下,完成主角的反杀。嗯…这是从《侦探的神秘月色》里看到的,我可没有这种癖好去收集,只是有一天无聊想着看本书第二天它就乖乖的躺在我手边了……难道我是造物主?

噗,怎么可能,那伟大的造物主还是一个连愤怒都不了解源头的可怜虫。

嘴上这么说,我还是拿出靠臆想得到的小刀在鸟身上比划,轻轻往下一压,深红色的血珠顺着刀刃滚出,落在地上,被草根吸引掉。我舔舔嘴角,呀,电影开始了。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被钉在墙上的人,只不过身上没有很多的伤疤,仅有的几道血淋淋的口子。还是我,我看见自己动了,从桌子上拿起一袋白花花的东西,一粒粒像雪花一样。我站在他面前,无视他要把我吃掉的眼神,捏住他的下巴用力地留下青紫的印子。

刷刷——轻轻的倒下,多余的飘洒在浑浊黏糊的空气中,大部分很好地粘在伤口上,和血液混合流下。

后面一段像是默剧,声音被禁止。只能看见他猛缩的瞳孔和张开的嘴,鲜红的舌尖订着几个银环,旖旎的诡异。


5.

……呼呼…哈……我捂住胸口大口喘气,趔趄着跪坐在地上,说我被人当头一棒也不足为过。我捂着胸口痉挛地倒下,冷汗浸透了后背,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

疼,不是血肉上的,是来自骨头缝里的,来自胸口下的肉块里的,密密麻麻的地捶打。哈……哈……咳咳咳……我像被掐住脖子快死的人,又像被扔上岸用力张开腮帮子呼气的鱼。暴露着濒死的丑态。

眨开被发丝遮挡的眼睛,我看见了,他慢慢走到我面前,一直被黑雾模糊的脸渐渐清晰,我听见心跳快速跳跃的声音,咚、咚、咚——

眼前又一次闪过支离破碎的画面,我有预感,这一次一定可以看清————!…………我!我看见了。


6.

又是红色,到处都是这种颜色,不管是地板上,还是我身上,又或者是躺在最中心的残肢碎肉。

我张了张口,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他蹲下了,离我很近,周围全是红色的鸟,颇像我刚刚看到的。


7.

我看见了。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

我看清了,他的模样。

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个人,他是——



8.

“滴滴滴!滴滴滴!滴……”

Satanick从睡梦中惊醒,声响把他从光怪陆离的片段里抽出剥去。紧闭的眼睛不适应强光,耳边是短短的耳鸣过滤嘈杂的电波,他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才恍然想起按掉闹钟。客厅里的电视没有关,屏幕上的主持人正在勤奋地报导。

“进日来的男高中生碎尸案已有进展,警方怀疑是同龄熟人刻意谋杀…现有实行抓捕…”

突然的,他感觉很累,又像是突然脱下沉重的枷锁,要轻飘飘地上天。

“……刚刚是不是做了噩梦……”

胸口有东西,他从睡衣里扯出一截项链,是个银制的十字架,后面深深地刻着一个名字。

“咦,我什么时候有这个……”

手指摸过刻印,一点一点摩挲。依稀可见印字之深。

i,v,l,i,s——ivlis,舌尖滚过字母,犹豫半天还是没说出来。


9.

“咚咚——”门被敲响了,是谁?


end.


⋆純水さん⋆

今年总结

 非常低产之我今年又要忙作业勒

今年总结

 非常低产之我今年又要忙作业勒

🌊
雪夜|魔王组 文|叽叽画&大纲...

雪夜|魔王组

文|叽叽
画&大纲| @纯糖不足 


summary:那天夜里雪下的很大……以至于遮盖住了我的脚印。我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呜呜呼呼的,好像火车开动的吭哧长鸣。奇迹般的,我不感到寒冷。只有一丝火花点燃眼里的烛油,有开在心上的狂烈之花落在手心。”

————
——

“呼——”窗外狂风呼啸,夹杂着细雪塞进干瘪的木枢里。

今夜很冷,你揉揉冻红的鼻头,裹紧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

“呼啦啦……”“嘎吱——”
有什么声音,你听见了砰砰的响声,像极了《卡桑德拉大桥》里头的感觉——“火车正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哐哐响——外面有人正把窗户钉死。”

你...

雪夜|魔王组

文|叽叽
画&大纲| @纯糖不足 

 


summary:那天夜里雪下的很大……以至于遮盖住了我的脚印。我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呜呜呼呼的,好像火车开动的吭哧长鸣。奇迹般的,我不感到寒冷。只有一丝火花点燃眼里的烛油,有开在心上的狂烈之花落在手心。”

————
——

“呼——”窗外狂风呼啸,夹杂着细雪塞进干瘪的木枢里。

今夜很冷,你揉揉冻红的鼻头,裹紧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

“呼啦啦……”“嘎吱——”
有什么声音,你听见了砰砰的响声,像极了《卡桑德拉大桥》里头的感觉——“火车正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哐哐响——外面有人正把窗户钉死。”

你站起身,哆哆嗦嗦地挪到这个空旷的大房子里唯一的窗户下,悄悄踮起脚尖扒在窗户上,那上面倒映着你通红的稚嫩脸蛋。

窗外是大雪,远处微亮的灯火在其中摇摇晃晃,好比一直快要熄灭的烟蒂。雪落在孤儿院门口一颗孤零零的圣诞树上,你的目光也随之飘去。

是啊,今天是平安夜。在以前的这个时候,你正坐在温暖的火炉旁,靠在siralos父亲的怀里,听着他用轻柔的声音读故事。
父亲的长发有时扫过你的头顶,瘙痒的像一把小扇子。屋子里唱着福音的天使围着好像裹着糖霜的圣诞树。你嗅到了空气里的甜味,一定是切切米莎小蛋糕和朗布奇尔奶油糖的味道。接着igls姐姐会端着丰盛的晚餐,姐姐的手是世界上最柔软的毛绒,当她摸你的头时,你会舒服的眯起眼……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Dashing through the snow—— ”

从门后传来的歌声打断你的回忆,镇上教堂的钟声敲击八下,轰隆隆的像野兽,暴躁的把彩色赶出了这个房间,撕咬下一片冷清的月亮,月光偷偷露了出来。

你吸吸鼻子,叹了口气。siralos父亲不喜欢哭泣的小孩,所以你只是努力憋着,腮帮子鼓鼓,好像背负着太多委屈一样。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温暖的烛光,丰盛的晚餐,温柔的父亲和姐姐。——那都是三年前了,那是你还是一个小小的小不点。当然,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三年前你就被遗弃在孤儿院,也是在平安夜。

刚开始,你小小的脑瓜除了哭只会吵着siralos和igls,真的很不讨妈妈们的喜欢。到现在,你7岁了,仍然不喜欢和孤儿院的小朋友们玩,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看着窗外,祈祷他们来接你回家并告诉你——我的孩子,这一切都是一个梦!

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实现过。

妈妈们告诉你,把你所有的想法都告诉圣诞老人吧,在这一天任何任性的愿望都可以被实现哦。

于是每一年的平安夜你都会乖乖的掏出纸笔来,虔诚的写下自己的心愿。盼望着第二天从被窝里起来可以看见日思夜想的家人。

今年也不例外,你抽出夹在绘本里小心包装的纸,趴在地上一笔一划认真的拼写:

至亲爱的……
————
——

拥挤的大厅里,小孩们正在排练明天的颂歌。他们头顶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好像立着一个个光环,照着铁锈的椅子格外冰冷 。

“……Dashing through the snow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Over the fields we go Laughing all the way Bells on bobtail ring Making spirits bright……”

你能听见耳边迷迷糊糊的唱歌,合着妈妈的尖锐叫喊。接着是墙角的窃窃私语,离的很远,一下却又拉近,那是小精灵吗?你费力地扯开粘住的眼皮,实在架不住酣甜的困意。

梦里,你又一次看见了,枫糖的河流从上坠下,一同飞速旋转的还有埋在世界里的鲸蓝色玻璃糖。折射五彩斑斓的阳光落在手上。

你向前走,慢慢变成了小跑,接着是疯狂的奔跑,雪啊,雨啊,水啊,他们在默默叹息——谁都无法阻挡你。于是通通化为一道道指引的白丝。你看见了,不远处随着消失在风中的白汽一同出现的是你的家,那里有热好的晚餐,温暖的壁炉。精致的礼物扎着漂亮的蝴蝶结向你招手,还有父亲和姐姐……

突然,你从睡梦中睁开眼,眼前飘过水母状的物质,星星点点,如浮絮一般沉浸在死沉的房间里。

没有吵吵嚷嚷的歌声,也没有教堂敲响的钟声,更没有其他呼吸声。

这里是个被抛弃的荒原,甚至连一丝草动声都听不见。好像有一只怪兽,一口包住黑暗吞掉所有响音。

“咚咚——”
安静的门被敲动了,谁在叩门?

你这么想着,忍着曝出的鸡皮疙瘩,移到门前,想起睡着前偷偷溜出去寄出的信件。

你怀着隐隐期待扭开锁,向后一拉——

“Merry Christmas~My sweetheart。”









还有后续,看pl有无人猜到或者有多少人想看,图是我最爱der麻麻给的,这篇难吃又难产的粮都是麻麻监督我完成的。
圣诞节快乐,我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吧,有错字敲碗。

star景

-GOLD-

------------

是摸鱼 我永远爱iv【倒】

p1p2的区别是英文和模糊效果嘎嘎【?】

其实就是凑数

没了 又要回学校了【抹泪】 跑辽

-GOLD-

------------

是摸鱼 我永远爱iv【倒】

p1p2的区别是英文和模糊效果嘎嘎【?】

其实就是凑数

没了 又要回学校了【抹泪】 跑辽

Enak
画画卟哩军装ver长发ver...

画画卟哩军装ver长发ver
试着发涩图结果失败了()哭 只好发这张了55

画画卟哩军装ver长发ver
试着发涩图结果失败了()哭 只好发这张了55

一锅粥
慵懒撩人美女iv~

慵懒撩人美女iv~

慵懒撩人美女iv~

西行的月兔
是描图注意!!!! 哦哦,还是...

是描图注意!!!!

哦哦,还是散发美女版本注意!!!

描的deco爹的火花

是描图注意!!!!

哦哦,还是散发美女版本注意!!!

描的deco爹的火花

夫夫曰

我又觉得这边太久不发东西不好来发了

最后一p是画给朋友的oc

我又觉得这边太久不发东西不好来发了

最后一p是画给朋友的oc

坚硬の蛋壳
啊啊啊我是个菜b! 没画出想要...

啊啊啊我是个菜b!

没画出想要的感觉

魔王组真好吃!

啊啊啊我是个菜b!

没画出想要的感觉

魔王组真好吃!

木余南

摸鱼,未完成(。ò ∀ ó。)!
嘿嘿,开始看灰庭啦!

摸鱼,未完成(。ò ∀ ó。)!
嘿嘿,开始看灰庭啦!

木余南
9012才入坑哭哭,随手摸一张...

9012才入坑哭哭,随手摸一张卟哩,他好好看。
【有没有海囚老粉的小伙伴带带我(இдஇ; )】

9012才入坑哭哭,随手摸一张卟哩,他好好看。
【有没有海囚老粉的小伙伴带带我(இдஇ;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