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vy

9001浏览    688参与
非洲训练家小耿鬼
“看什么看……” 摸一个Ivy...

“看什么看……”

摸一个Ivy小姐姐,当然是照着游戏截图画的(((

马上就要过年力,看起来又没有时间摸鱼力,那就祝大噶新年快乐咩。

“看什么看……”

摸一个Ivy小姐姐,当然是照着游戏截图画的(((

马上就要过年力,看起来又没有时间摸鱼力,那就祝大噶新年快乐咩。

苏兮的memory

林默+Ivy——深渊4

      他们很快就勘验完了现场,而林默仅在案发现场短短停留了10分钟就离开了,走之前仅仅和萨莎说了句:你搞定吧。


      根据勘验的结果,这个案件的犯案手法异常拙劣,萨莎发现嫌疑人在现场留下了多处DNA及其他足以定罪的证据,人很快就抓到了,并且坦白了罪行。


      其实就是一个有案底的流浪汉,在一次酒后晚归途中,遇到了同样晚归的Ivy,Ivy的美貌马上激起了流浪汉的侵犯...

      他们很快就勘验完了现场,而林默仅在案发现场短短停留了10分钟就离开了,走之前仅仅和萨莎说了句:你搞定吧。

 

      根据勘验的结果,这个案件的犯案手法异常拙劣,萨莎发现嫌疑人在现场留下了多处DNA及其他足以定罪的证据,人很快就抓到了,并且坦白了罪行。

 

      其实就是一个有案底的流浪汉,在一次酒后晚归途中,遇到了同样晚归的Ivy,Ivy的美貌马上激起了流浪汉的侵犯欲,流浪汉一路尾随Ivy回家,并伺机下手。

 

      Ivy刚一进门就被流浪汉破门而入,直接把Ivy按倒在地,准备上手,但遭到了Ivy的殊死抵抗,两人在打斗中流浪汉掐住了Ivy的脖子,Ivy与流浪汉毕竟实力悬殊,不到一会儿Ivy就没气儿了。Ivy死后,流浪汉虽然有些慌张,但是想一不做二不休,在几次奸尸后,流浪汉怕暴露自己,为了逃避罪责,便心生一计,想造成是意外失火的假象。

 

      因为缺乏常识,他本来想直接点火,但没有足够的助燃物,烧了很久房子都没有燃起来,他只能选择一走了之,刚出门就看到邻居家停放的摩托车,便觉得天助我也,就偷偷从邻居家摩托车中偷取出的汽油洒到了房间里,并将房间一把火点燃了。

 

       一个完全不具备反侦察常识的流浪汉,犯案手法也不高明,因此案发不到两天,警方就在一个简陋的地下室中抓住了真凶。

 

      本来这起案件是曼谷警察局一年中多起凶杀案中毫不起眼的一桩,无需特别调配警力,但Ivy毕竟作为泰国首富儿子的“遗孀”,警局害怕引起不良的社会影响,对相关事件做了保密处理,并很快结案了。

 

      虽然其他人并不知道Ivy的真实身份,但是对于林默和萨莎而言,Ivy是一个能轻易逃脱警方调查并且聪明绝顶的“案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以这样近乎残酷且不可思议的方式香消玉殒了。

 

      林默回到空无一人的家,无尽的疲惫再次侵袭着他的大脑,这种疲惫感甚至让他几乎陷入昏迷,但是他还是无法停止思考,脑袋不停的高速运转,里面的各种思绪交锋着……杀人……焚尸……Ivy……

 

      未完,待续!


      预告,除夕,初一连更后完结,另有一个番外!

 

一个桔子

玫瑰与黑犬(二)

*林默×Ivy

*校园甜向(真的是糖!信我!!

*突然的智障,ooc和bug勿怪

*私设

1.没有案件没有幕后boss

2.林默普通老师(有嗅觉特异,Ivy普通学生


04.↓

[图片]————————————————

我居然更了!!!!!

我居然没有咕咕掉!!!!!

快夸我!!!!(叉腰


*林默×Ivy

*校园甜向(真的是糖!信我!!

*突然的智障,ooc和bug勿怪

*私设

1.没有案件没有幕后boss

2.林默普通老师(有嗅觉特异,Ivy普通学生


04.↓

————————————————

我居然更了!!!!!

我居然没有咕咕掉!!!!!

快夸我!!!!(叉腰


梭子京

林默xIVY 玫瑰香

洁白无瑕的床并排躺着两人相形寂寞的轮廓。黑夜遮住了窗外的喧闹与灯红酒绿。


“你恨过我吗?”


“…”


“你一定恨过我吧,毕竟…”


她翻过身几乎压在他胸口,露出了一如既往挑逗的微笑。


“输的是你啊。”

——


指针像被谁轻轻撩拨,时间越过越快。林默戴着眼镜回鹿鸣中学已经一个月了。


“你明天还要去上课吗?”


小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形色仓促走得不太稳当,书包带啪嗒啪嗒拍打着。


“不去了。”


“对啊明天就要放假啦~和我一起去喂猫吧?”


“不行。”


小孩气鼓鼓的放慢了脚步,等着林默转身拉着她的手说,乖,要迟到了。


可是今天的他没...

洁白无瑕的床并排躺着两人相形寂寞的轮廓。黑夜遮住了窗外的喧闹与灯红酒绿。


“你恨过我吗?”


“…”


“你一定恨过我吧,毕竟…”


她翻过身几乎压在他胸口,露出了一如既往挑逗的微笑。


“输的是你啊。”

——


指针像被谁轻轻撩拨,时间越过越快。林默戴着眼镜回鹿鸣中学已经一个月了。


“你明天还要去上课吗?”


小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形色仓促走得不太稳当,书包带啪嗒啪嗒拍打着。


“不去了。”


“对啊明天就要放假啦~和我一起去喂猫吧?”


“不行。”


小孩气鼓鼓的放慢了脚步,等着林默转身拉着她的手说,乖,要迟到了。


可是今天的他没有。

——


关于过去的一切伤口,林默没有想过谁能给自己一点慰藉。


除了她本人?


办公室里的安静带着病态。


“小林老师!”


孩子们下课了,敲开他厚重的大门,涌了进来。


“什么事?”


他笑了。


“萨沙姐姐来找你了!”


“…?”

——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叫你姐姐了?”


林默靠着教学楼天台的栏杆,点燃一支烟。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萨沙一脸惊疑,皱了眉心。


“…”


他吐出一团迷离,沉默。


“不想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你说。”


“有个人给警局发了匿名信,点名晚上找你吃饭。”


“…”


“你知道是谁吗?”


萨沙看着他沉思,烟雾缭绕遮住了神情。


“不知道。”


“我把具体信息发你邮箱,你可别大意。”


“不必了。…我不会去。”


他吐息自如,语气决绝。

——


林默习惯性爬上天台,进入充斥化学试剂味道的房间。诡谲灯光照亮了那堵玻璃。


案子侦破后,上面大半的记录被失控的他撕了。


天亮,恢复意识,重新粘贴好的纸条斑斑驳驳。


他看着沉重的夜色,忽然耳边有人轻轻吹气。


“怎么没有来吃饭。”


是熟悉的声音,随着声音缓缓蔓延的是熟悉的气息。


“…”


他睁大了双眼,却没有回头。


是他不敢回头。


“我知道你想我了。”


她还在说话,亲昵的靠着他。


“怎么不理我了呢?”


林默低下头,微微侧眸。


生怕这只是一场梦。生怕眼前几乎没有改变的面容只是臆想和幻觉。


“气息是不会骗人的。”


她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绕到他眼前。一抹红裙和阵阵玫瑰香,指尖勾着发梢。


朝思暮想的,忽然出现。


夜不能寐的,忽然化解。


这一次,换他主动靠近咬住她的唇。


手臂环住她单薄的身体,周围忽然暗了下去。光怪陆离的现实纷扰似乎离他远去,但又像突然紧贴住他不放。


红色触目惊心,灌满了他所有的视线。


未完。

苏兮的memory

林默+Ivy——深渊3

      第二天早晨林默醒来,一伸手,身边空荡荡的,仿佛昨夜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让林默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但凌乱的床单和空气中旖旎的气息混着她特有的香味都在肯定的诉说着他们曾经留下了狂欢的印迹,这让林默刚提起的心又稍许放下。


      林默不得不承认,相对于她一声不响的离开,他宁愿选择她这样肆无忌惮的闯入他的生活,相对于她永不相见的遗弃,他宁愿选择与她这样不死不休的纠缠,不过爱上她就注定一步错,步步错。...


      第二天早晨林默醒来,一伸手,身边空荡荡的,仿佛昨夜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让林默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但凌乱的床单和空气中旖旎的气息混着她特有的香味都在肯定的诉说着他们曾经留下了狂欢的印迹,这让林默刚提起的心又稍许放下。


      林默不得不承认,相对于她一声不响的离开,他宁愿选择她这样肆无忌惮的闯入他的生活,相对于她永不相见的遗弃,他宁愿选择与她这样不死不休的纠缠,不过爱上她就注定一步错,步步错。


      这支带刺的玫瑰,就是他的专属鸦片,逃不开,躲不掉的羁绊……


      她这次“大张旗鼓”的回来,在他身上必有所图,既然自己注定逃不过她织的蛛网,那么他认命,也做好了再次被骗的准备,所以他毫不担心她会又不见了。


      只不过,这次他竟然又猜错了,他本来以为她早上只是为了避开小爱才短暂离开,但是整整半个月过去了,他竟然再也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消息,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难道她回来,只是为了和他睡一觉吗……


      她的再次离开真的让他恨极了,之前她设局让他爱上他,她也成功利用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并把他如弃子一样的抛弃了,所以他认输了,他为了她意志消沉。


      但林默本质上是一匹饿狼,他无法这样永远消沉下去,所以他努力的再让自己站起来,并期待着有一天他能与她再次交锋。


      但这次又算什么,他好不容易找回一点自己,又被她一晚的温存如此轻易的击溃,然后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接受再次被她利用,她竟又如此轻易的弃他而去,原来对她而言,他是不是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


      这次,没有了第一次的不忿,林默竟然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或许是不是真的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


      林默的生活竟然就这样慢慢回到了正轨,他又开始接萨莎带来的疑难杂案,他甚至已经开始不再每天经过花铺,而且继续开始寻找Q的复仇之旅。


      直到一天傍晚,萨莎又传来一个令他震惊不已的消息,Ivy死了。


      当林默赶往警局,看着眼前这具烧焦的尸体,失神了很久,因为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Ivy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了。


      经法医初步检验,是窒息性死亡,但具体死因还需要等到法医进一步解剖。为了尽快寻找尸源,警方第一时间做了DNA化验,证实是Ivy后,拿到结果的萨莎立即通知了林默。


      Ivy的DNA之所以在警方处有存档,是因为之前牙套妹绑架Ivy时有刺伤她,虽然牙套妹已经被警方当场击毙,但是警方还是对该事件进行正式立案,并将Ivy血液样本保存在了档案库中。


      从警局走出来,林默有点阴郁,萨莎抿了抿嘴,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你准备接这个案子吗?但我不勉强你。


      林默沉默了一会,说道:给我一晚的时间想想。


      林默回到家里,疲惫的往床上一躺,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一遍又遍的回想过往种种:她的照片、与她的一夜、她的忽然失踪和她的死,昏昏沉沉,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林默来到的警局,找到萨莎,问道:法医解剖的结果如何?


      萨莎其实刚刚拿到尸检报告,刚准备给林默打电话,没想到林默掐着时间就过来了,真上心,萨莎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终究不属于自己。


      萨莎回答道:经法医证实,是机械性的窒息死亡,而不是中毒性窒息死亡,也就是说Ivy是被勒死的,而不是燃烧物产生的一氧化物中毒而死。


      林默默默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萨莎对林默的反应有些惊讶,他太过淡定,又问道:这明显是起谋杀案,凶手杀完人还想毁尸灭迹,性质恶劣,但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她毕竟是……


      你爱过的人,这句话萨莎终究没有说出口。


      林默抬起头静静的注视着萨莎,笑了笑,说道:交给我吧。


      林默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萨莎觉得有点恍惚,Ivy死了,林默似乎完全不受影响,难道他真的就这样忘记她了吗?


      但又不像啊,如果真的释怀了,他今早又如何会这么着急的赶过来。


      林默走远了,又回过身,朝着萨莎喊道:你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走?


      萨莎问道:去哪儿?


      林默回答道:案发案场。


      未完,待续!

 

〇()
迟到的ivy生贺√

迟到的ivy生贺√

迟到的ivy生贺√

苏兮的memory

林默+Ivy——深渊2

      林默愣了会儿神,在1分42秒之后,上课铃声响起,林默将照片还给了萨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去上课了,留下萨莎一个人在炎炎骄阳下凌乱。


      窗外的蝉鸣哄闹,一声声像击打在林默心上,虽然他表面上还在风轻云淡的讲课,但Ivy回来的原因已经在他脑海里转了五六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终于在转第七圈时,他还是走神了,在班长喊了他三遍后,他才回过神来。


      班长问道...

      林默愣了会儿神,在1分42秒之后,上课铃声响起,林默将照片还给了萨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去上课了,留下萨莎一个人在炎炎骄阳下凌乱。

 

      窗外的蝉鸣哄闹,一声声像击打在林默心上,虽然他表面上还在风轻云淡的讲课,但Ivy回来的原因已经在他脑海里转了五六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终于在转第七圈时,他还是走神了,在班长喊了他三遍后,他才回过神来。

 

      班长问道:林老师,您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和Aom帮您和校长请个假。

 

      林默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继续上课。

 

      上完课,林默准备直接回家,今天课结束的早,他本来打算去实验室待会,但现在看来,他有些心不在焉,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化学事故,他还是老实回家为妙。

 

      经过了夏日骄阳一天的洗礼,夜似乎透出了一丝凉意,林默甚至打了个冷颤。

 

      夜深了,“咚咚咚”,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林默心里“咯噔”一下,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又似乎不敢相信是真的。

 

      林默大步迈向门边,“帮”的一声打开了门,他仅仅看到了红色的裙角,就又“帮”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电光火石间,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不一会儿,只听到门外响起了“咯咯咯”的笑声,这令林默本来烦躁的心绪更加烦躁。

 

      又隔了5分钟,林默还是默默的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门外的人就转身回去,背着她,侧身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门外的“不速之客”走进来,弯下腰、眯起眼睛看着瞪着眼睛的林默,问道:

 

      有没有想我……

 

      林默没有回答,仅仅瞟了她一眼后,就闭上了眼睛,打算不理她。

 

      “不速之客”也不恼,继续看着他问道:

 

      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林默慢慢睁开了眼睛,有没有什么想问她的?他陷入了沉思。

 

      他曾经幻想过他们再次相遇的千万种可能,也将想问的话打了千遍腹稿,但是现在话到嘴边,竟然一句也问不出,即便他几乎疯了一般想要知道她的身份,她对他的感觉……

 

      他的好奇心是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这也是他作为侦探赖以生存的必备品质与勇往直前的来源。但是在她这里,他竟然如此怯懦,他这一次对真相产生了真正的恐惧,或者说他即便猜到了真相,却无法真正的接受,所以竟也不敢去对质、去证实。

 

      见他沉默不语,“不速之客”本来轻松的表情变得沉重起来,她也意识到了林默的沉默预示着他的退缩与害怕,他竟然因为她不再一如既往的勇敢。

 

      更可恶的是,对于这样的他,她竟感到了一丝心疼,她知道,这次她可能真的完蛋了。

 

      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她忽然前倾身体,不顾一切的去吻他,被林默几次“暴力”推开之后,她还是“疯了一般”覆上去,亲吻他的嘴唇、他的脸颊、他的脖颈,像是在用她的方法安慰他,让他尽可能的沉静下来。

 

      林默似乎也慢慢的感受到了她这种“别样”的温柔,不再抵抗,或者本来也无法抵抗,承接着她的热情,抚摸着她因他而变得滚烫的身子,亲吻她着温润的唇、柔软的胸、玲珑的腰,甚至……

 

      他进入她的那一刻,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眼眶泪珠闪动,林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样的女子竟然也有泪,但是他还是怜惜了,即使那可能是骗他的,但他根本无法抵挡,他除了沉沦,别无选择。

    

      苍白的墙上两个交织的剪影攒动着,剩下一室的疯狂。

      

      未完,待续!

 

米球1341

晚来了,Ivy生快(我TCL,后面的标志只能手绘)

晚来了,Ivy生快(我TCL,后面的标志只能手绘)

军曹不学会画男不改名
并没有赶上ivy生日及cy2两...

并没有赶上ivy生日及cy2两周年的屑  摸鱼混更表示自己还活着呜呜

并没有赶上ivy生日及cy2两周年的屑  摸鱼混更表示自己还活着呜呜

zzzzero
1.18生日快乐 (因为种种原...

1.18生日快乐


(因为种种原因没赶上【卑微)

1.18生日快乐


(因为种种原因没赶上【卑微)

琉Ryuh
试了一下大面积涂黑的画法,结果...

试了一下大面积涂黑的画法,结果有点翻车()

总之,祝Ivy和cytus2生日快乐!

试了一下大面积涂黑的画法,结果有点翻车()

总之,祝Ivy和cytus2生日快乐!

是烟烟烟总啊
cy2兩週年快樂!!!! 摸了...

cy2兩週年快樂!!!!

摸了一張Ivy大可愛www生日快樂哇!!

Vanessa和Ivy你們兩個趕緊在一起了辣!!!!我去搬民政局給你們!!!!!

最後的最後雷亞nb我愛雷亞一輩子嗚嗚嗚嗚嗚 ​

cy2兩週年快樂!!!!

摸了一張Ivy大可愛www生日快樂哇!!

Vanessa和Ivy你們兩個趕緊在一起了辣!!!!我去搬民政局給你們!!!!!

最後的最後雷亞nb我愛雷亞一輩子嗚嗚嗚嗚嗚 ​

雪销existrystal
摸了贺图!! ivy生日快乐!...

摸了贺图!! ivy生日快乐!!!

\ivy/

头上的蓝色fafa是Vanessa帮戴的(幻想

喜欢的话可以用作头像和背景...!  ​​​

摸了贺图!! ivy生日快乐!!!

\ivy/

头上的蓝色fafa是Vanessa帮戴的(幻想

喜欢的话可以用作头像和背景...!  ​​​

苏兮的memory

林默+ivy——深渊1

       清晨6点30分,林默被闹钟的“叮铃铃”声惊醒,现正值曼谷的盛夏时分,湿濡的空气密密麻麻的粘在林默已被汗水浸透的身上,更加燥热难耐。回想起醒来前的梦魇,依稀记得一抹殷红,明艳如旧,再次看到自己的绝望不舍与她的决断抛弃,循环往复。林默感觉自己就像被人遗弃在路边的野狗,嘴边不由得泛起一阵苦涩,所以那天阿温是真的戳到了他的痛处,除了师傅死的那天,他很少像那样失控,激动到双眼发红。不过林默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他一直在努力收拾心情迎接枯燥但不乏味的生活。...


       清晨6点30分,林默被闹钟的“叮铃铃”声惊醒,现正值曼谷的盛夏时分,湿濡的空气密密麻麻的粘在林默已被汗水浸透的身上,更加燥热难耐。回想起醒来前的梦魇,依稀记得一抹殷红,明艳如旧,再次看到自己的绝望不舍与她的决断抛弃,循环往复。林默感觉自己就像被人遗弃在路边的野狗,嘴边不由得泛起一阵苦涩,所以那天阿温是真的戳到了他的痛处,除了师傅死的那天,他很少像那样失控,激动到双眼发红。不过林默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他一直在努力收拾心情迎接枯燥但不乏味的生活。


       林默收拾好准备去学校报到,他又回到了鹿鸣中学,因为自打她消失以后,除了撕心裂肺的心痛外,他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感,不管萨莎和小爱是不是吵吵嚷嚷的跟在他身边,他都如宿命般无处遁逃,他有些害怕,所以他盼望着,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也许能弥补他的点点空虚,哪怕只是一点点,又或许他想……


       林默打开房门,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闷的他差点喘不过气来。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各式纷繁杂乱的味道,他早已习以为常并习惯性的过滤、忽略它们。还记得那一天,林默伫立在一家旧式花铺面前,红色的招牌异常醒目扎眼,如同它主人蕴含的特殊气味以席卷之势侵袭着他的鼻腔,一时间竟激起了他内心的千层浪,他猎奇的兽性瞬间喷薄而出,也几乎瞬间掏空了他的身体。他的爱情就这样诞生于轰轰烈烈中,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泯灭在绝望的深渊里,他不记得谁说过,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


       林默匆忙走在街上,他家与学校的路途必经过那家花铺,花铺早已易主,但似乎新来的店主很喜欢之前的设计,还原封不动的保留了原来的装潢,这让林默心中多少有一丝宽慰。他每次经过时都会稍微放慢脚步,但他却不会多做停留。只是在途径门口时,他会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绝望般的期待着心中残存的那一丝悸动能再度出现,即便他甚至都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


       今天一如往常,只是小爱破天荒的在校门口等他,没有按照之前的套路先到林默家里蹭一顿早餐。林默看到小爱,打了一声招呼后,就一直保持沉默,小爱也没有发话,只是默默跟在他身边,一起并行到教室。


       跨进教室门之前,小爱还是打破沉默的气氛问道:你怎么不问我今早为什么不去你家。


       林默吸了吸鼻子,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你去拜祭奶奶了。


       小爱皱了皱眉,不满的说道:还是被你闻出了香灰的味道,我都换了一身衣服了,但是你一开始都不在意,你是在我问了你之后你才闻的。


       林默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Ivy消失后,萨莎和小爱似乎就将其变成了公认的禁忌,在林默面前绝口不提,即使林默从来没有要求过,也许她们是真的觉得林默这次被伤的很深,这个伤口深到她们即使嫉妒也不忍心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课间,萨莎急匆匆的赶来学校,递给林默一张很模糊的照片,照片是在晚上拍的,主人公是一个模糊的红色侧影。林默瞬间睁大了眼睛,心像跳漏一拍,他几乎扫了眼就能断定,是她,她真的回来了,但是她既然能让萨莎他们拍到,只能说明她是故意现身的,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她永远就像谜一样,总是令他忍不住的想要去探寻她身上的谜底,就这样一步步陷落,最终深深的烙在骨髓里,挥之不去……

      

       未完,待续!


雪销existrystal
说好的ivy瑟图(擦 尺度真的...

说好的ivy瑟图(擦

尺度真的没什么(抱头

不要围殴我(擦

我只知道Æsir是骇定我了,就这样(跑路

说好的ivy瑟图(擦

尺度真的没什么(抱头

不要围殴我(擦

我只知道Æsir是骇定我了,就这样(跑路

雪销existrystal

画了ivy的瑟图 尺度并不大 发出去会不会被围殴(擦

要是不会被围殴就发出来(抱头

画了ivy的瑟图 尺度并不大 发出去会不会被围殴(擦

要是不会被围殴就发出来(抱头

一个桔子

玫瑰与黑犬(一)

*林默×Ivy  

*校园甜向(真的是糖!信我!!
*突然的智障,ooc和bug勿怪  
*私设   
1.没有案件没有幕后boss  

2.林默是普通老师,有嗅觉特异,Ivy是普通学生  

01. 
林默此时正站在办公室前的走廊上。  
他看着被强行塞进怀里的一束玫瑰,和那个慌张逃离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半分钟前,他还只是个休假回来的化学老师。 
半分钟后,他就被表了白,怀里还多了束玫瑰。  
可玫瑰一般都是送给女性的...

*林默×Ivy  

*校园甜向(真的是糖!信我!!
*突然的智障,ooc和bug勿怪  
*私设   
1.没有案件没有幕后boss  

2.林默是普通老师,有嗅觉特异,Ivy是普通学生  

01. 
林默此时正站在办公室前的走廊上。  
他看着被强行塞进怀里的一束玫瑰,和那个慌张逃离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半分钟前,他还只是个休假回来的化学老师。 
半分钟后,他就被表了白,怀里还多了束玫瑰。  
可玫瑰一般都是送给女性的吧?    
…… 虽然这玫瑰开得是挺不错的。林默闭上眼睛,低头嗅了嗅那束花。

    

“咔嚓。”一声快门按下。   

“谁?”林默猛地睁开眼,看向身侧。   
那是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手中的相机举得有些高,正好挡住了大半张脸,显然是在拍什么。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是个女生。    
林默嗅了嗅空气中那阵很淡,却又有点甜的味道,一时说不出像什么。 


“你是哪个班的?”林默问。

学生把相机放了下来。是个长头发的女生,背着黑色的双肩包。  
“不告诉你。”她笑。  
“……刚才在拍什么?”他又问。  


“你啊~”

这次她倒是回得干脆,就是太直白。  


“拍我?”林默一脸茫然。

她笑了,笑得连着肩膀带动头发都在抖动。  
“对啊,觉得你刚刚那样子好看。”    
“……”林默沉默了。  
他把那束玫瑰花换成了单手拿着,向她伸手。  
“相机给我。”

“诶?学校好像没说不可以带相机啊?”  

“给我看看。”林默说。

女生果断往后退了一步。  
步子退得有点大,头发在脑后稍稍飞扬。  

“不可以哦。”她把相机藏在身后。  
“怎么?”林默也往前凑了凑。  

 
“因为这是我的秘密。”    
她歪了歪头,眼睛都笑弯了起来。    


“秘密是一个人的珍宝。”    
“一旦被揭开了,就会变成石头。”    
她转过身倚着栏杆看向天空,声音很轻。  


  
阳光落在她的头发上面,像撒了细碎的金粒,又悄悄往下游走,描绘着嘴角上扬的弧度。 

   
莫名的,空气中那股淡而甜的味道浓郁了些。  

  
林默愣住了。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上课铃响了。  
于是只好看她踩着遍地阳光,笑着离开。  
  
02.    
林默心里清楚很快会再见到她。

但没想到这么快。    


作为转校生的她转进了林默所在的班级。  


“林默老师你好。”   
她跟在校长后面,乖巧地问了声好。    
“你好。”林默点点头。    
“那么黑犬老师,她以后就是你班级的学生啦”    
“嗯。”林默应了声。    
“那我走咯,下节课你带她跟同学们打个招呼”    
“好。”林默答应了。   
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   


那淡而微甜的气息也萦绕在这小小的办公室。  


校长离开了办公室。    


她一改刚才的乖巧模样,毫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林默的办公桌上,眼睛盯着桌上的那束玫瑰。
“你叫什么?”林默靠在办公椅上,问。    
“Ivy。”她的手指绕着垂下的一缕头发,打着圈。
“你身上有很特别的香水味道。”    
林默微低着头,数着桌上教科书的页数。
“哦?你闻出来了?”她拾起了桌上的一朵玫瑰。 
“这香水是我自己调的。”她没管林默的回答。只是看着那朵玫瑰,轻轻旋转着花茎。 
林默也安静地看着她。

 
“我给它取名叫‘一见钟情’。”她拨弄了下花瓣。
“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由气息开始的。”她停下了动作,转过头看向林默。 
“你说呢?”她倾身将玫瑰打了个转递到他眼前。
 

 
“林默老师~”  
  
03.

林默没来由地红了耳朵。  
  
——————————————————  
  
强攻强受的设定真是太刺激了  
  
Ivy真的很会撩啊,我要是默默我也动心  
  
呜呜呜今天也为绝美爱情感动了_(:_」∠)_


清光皎

玫瑰神龛

*林默/Ivy 

*短打,伪剧情,r

*重度ooc 


夜风清凉凉稀释醉意,露台上只剩部手机,孤零零唱着loving strangers。


他们浸没在乐声里接吻。


林默伏在她身上,大约的确是种大型犬式的温柔,他并不故意留下暧昧痕迹,取而代之是一个个温暖柔软的吻熨在她脖颈,向下停在锁骨处,片刻后湿漉漉鼻尖抵上肩窝,去嗅那种奇异香气。


第一次见她,黑色鬈发看似随意散落肩头,金色阳光抹上白皙面颊,精致得像幅油画。她身上一种不可名状的香气,穿过木质花架上盛放的庞杂气息,准确无误地攫住他鼻尖。她面朝他眨眨眼睛,笑意浅浅漾起涟漪,两泓秋水里闪...

*林默/Ivy 

*短打,伪剧情,r

*重度ooc 




夜风清凉凉稀释醉意,露台上只剩部手机,孤零零唱着loving strangers。


他们浸没在乐声里接吻。


林默伏在她身上,大约的确是种大型犬式的温柔,他并不故意留下暧昧痕迹,取而代之是一个个温暖柔软的吻熨在她脖颈,向下停在锁骨处,片刻后湿漉漉鼻尖抵上肩窝,去嗅那种奇异香气。


第一次见她,黑色鬈发看似随意散落肩头,金色阳光抹上白皙面颊,精致得像幅油画。她身上一种不可名状的香气,穿过木质花架上盛放的庞杂气息,准确无误地攫住他鼻尖。她面朝他眨眨眼睛,笑意浅浅漾起涟漪,两泓秋水里闪烁破碎浮光,转瞬即逝,无处寻觅。

他猜这大抵也经由她手精心设计,气味总与记忆和情感微妙地勾连,但那一刻他脑海中一切其他感受都被抹去,这种香气被不可抗力重新命名——

一见钟情。


玫瑰熟稔地向人敞开自己。

林默喉咙发紧,陌生的潮湿温软裹缠着,一口口将理智吮尽,纤纤柔荑攀上他脖颈,凌乱长发底下露出个猫儿般餍足微笑。他去寻她的唇,然而她侧过脸,在他耳畔落下小片温热吐息:

“你相信我吗?”

……

“我爱你。”

没有人回应。林默避开她的眼睛。


她舒展的身体是绽开的花瓣,她是一种声色,一种甜腻的糜烂香气,一种腐败前调。

他摩挲她的唇瓣,落下一个荒唐的虔诚亲吻。


他再清楚不过,她并非神明,但他吻了她。

于是他答:

“嗯。”

一个桔子

或许老师林默×学生Ivy会很带感哦

尤其是不爱说话的黑犬老师被撩人技能满分的学生Ivy调戏到面红耳赤却又无可奈何

太刺激了!!!

我又可以了!!!

或许老师林默×学生Ivy会很带感哦

尤其是不爱说话的黑犬老师被撩人技能满分的学生Ivy调戏到面红耳赤却又无可奈何

太刺激了!!!

我又可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