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z*one

13.5万浏览    2795参与
有栖川大福

【圆樱】

无聊产物,短小,有捏造,时间线是解散后

暗恋少女圆x直男宫

———————————————————

   手中的玫瑰是深红色的,张元英的视线落在了宫脇咲良的嘴唇上,一如她手持的玫瑰般红而饱满的嘴唇。 

   张元英沉默了一瞬,随后扬起了一抹职业般的笑:“kkura欧尼!想我了没!”话落,便给了宫脇咲良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其实,宫脇咲良弄不明白张元英的态度。照理说,两人从出道起便是竞争关系,双方粉丝撕得死去活来,荧幕上偶尔亲昵的话语自然也是当不得真,私底下更是零交流。我离开了,元...

无聊产物,短小,有捏造,时间线是解散后

暗恋少女圆x直男宫

———————————————————

   手中的玫瑰是深红色的,张元英的视线落在了宫脇咲良的嘴唇上,一如她手持的玫瑰般红而饱满的嘴唇。 

   张元英沉默了一瞬,随后扬起了一抹职业般的笑:“kkura欧尼!想我了没!”话落,便给了宫脇咲良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其实,宫脇咲良弄不明白张元英的态度。照理说,两人从出道起便是竞争关系,双方粉丝撕得死去活来,荧幕上偶尔亲昵的话语自然也是当不得真,私底下更是零交流。我离开了,元英应该很开心吧,宫脇咲良有时会这样想。

   宫脇咲良刚从场地出来,就瞥到了一个高挑的白色身影,手里还拿着枝玫瑰。玫瑰还挺红的,直男宫如是想道。

  “!?是元英啊,你来日本干什么?”你来找我干什么?这句话宫脇咲良没有说出来。

   面对宫脇咲良的疑问,张元英掩下心中失落,扬起笑容,“当然是……”是想kura欧尼啦。

 “当然是来日本旅游啊!对了呀,kura欧尼,你有时间吗?做我的导游怎么样啊?”张元英一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宫脇咲良。

   宫脇咲良在心里默了默,“当然可以。”

 “太好啦!”张元英高兴得跳了两下,像小兔子。

 果然还是个孩子呀,宫脇咲良心想。突然,一朵玫瑰落在她的眼前,“欧尼,见面礼差点忘记了!”抬头看向张元英,夜下茭白的月光似乎格外偏爱少女,亲吻着她的脸颊。

 有点被迷住了呢。宫脇咲良暗道。

 ——————————————————

 赏了富士山,尝了大阪烧,两人来到温泉屋。

 这时段来泡温泉的人很少,整个汤池只有圆樱二人。

 宫脇咲良一口口抿着烧酒,享受着温泉的惬意。

   水汽氤氲中,白雾缠绕交织,只能朦胧看见眼前人的身影,张元英的心不禁怦怦。

  “欧尼呀,从你回日本后…有没有想过我?”温泉的玉烟似乎也模糊了张元英的心,让她将埋藏在心里的话大胆地诉说给她的心上人,“但凡只有一次?”

 “当然啦……我啊…可是每天都在想着iz*one……想着大家呢。”大概是烧酒烤人,宫脇咲良说话慢吞吞的,话中透着一股醉意。

 听了回答,张元英皱了皱眉,并不满意,脱口而出:“我呢!?有单独想我吗?”

 “元英?”宫脇咲良对张元英的这番话有点不解,歪了歪头,“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哈哈…没什么,”张元英垂下眼睑,“不过我很想kura欧尼哦~”

  “是吗?…是这样吗……”宫脇咲良的声音慢慢变弱,在一阵沉默中,张元英听着她清浅均匀的呼吸。

  “kura欧尼?”张元英轻轻试探,“你睡着了?”

  没有得到回应,张元英大胆地向前,便看见宫脇咲良趴在温泉池边,脸上是被温泉蒸腾的热气,像颗醉人的樱桃。

  清凌的月色,暧昧的温泉,恰到时分的穿堂风,随即响起的风铃声,以及……眼前醉倒的宫脇咲良。

  天时地利人和,意动盘踞在神经末梢。

  张元英鼓起勇气,来到宫脇咲良身边。一缕调皮的湿发贴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张元英用手轻轻拨开,在她的右脸上落下了珍重的亲吻。

 无关队友情,是她一人的妄想。

 “Sakura,l really love you.”满池寂静,只余她的轻轻喃语,以及远处不知名的虫鸣。

  

炸洋芋

元英预告照再来袭,你怎么看?

元英预告照再来袭,你怎么看?

炸洋芋

红色与元英适配度10000%❤️

红色与元英适配度10000%❤️

LY_♡

  张元英你好美好可爱,老婆贴贴

  张元英你好美好可爱,老婆贴贴

李秀满的ATM机(偷粉别来版)
  Official Phot...

  Official Photos Member photos1

  Official Photos Member photos1

李秀满的ATM机(偷粉别来版)
  Official Phot...

  Official Photos Member photos1

  Official Photos Member photos1

.tzzw

【圆樱】致我已逝的青春

回来了。

彩蛋是宮脇咲良对这段感情的考量。


那年盛夏,我在学校某个角落狠狠地刻下她的名字,宮脇咲良。她英文名叫Sakura,樱花总是在春天盛放,可犹见当时满目青葱,绿波荡漾。我想,我错过她可能是命中注定。


还记得Sakura将我交还给父母,离开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前程似锦”。16岁,是我最叛逆、最无畏,也是最爱Sakura的时候,所以我哭着对她说,我不要听这样的场面话。


Sakura因为被人看穿露出了一瞬间的无措样子,尽管是一瞬间,我仍然为之骄傲,这种骄傲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她总是擅长如此,抽身而去,比蜻蜓点水更迅疾,比漫画里的蝴蝶仙子更神秘。她不知道我最想听......

回来了。

彩蛋是宮脇咲良对这段感情的考量。





那年盛夏,我在学校某个角落狠狠地刻下她的名字,宮脇咲良。她英文名叫Sakura,樱花总是在春天盛放,可犹见当时满目青葱,绿波荡漾。我想,我错过她可能是命中注定。


还记得Sakura将我交还给父母,离开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前程似锦”。16岁,是我最叛逆、最无畏,也是最爱Sakura的时候,所以我哭着对她说,我不要听这样的场面话。


Sakura因为被人看穿露出了一瞬间的无措样子,尽管是一瞬间,我仍然为之骄傲,这种骄傲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她总是擅长如此,抽身而去,比蜻蜓点水更迅疾,比漫画里的蝴蝶仙子更神秘。她不知道我最想听的不过是“我爱你”,即使知道也不会说出口。樱花一般的Sakura,有野心的Sakura,成年人Sakura,这样的Sakura是我最爱的,可她只会把我当作长得高高的漂亮小孩,不是爱人张元英。


邻居家我最好的朋友安宥真笑我不懂Sakura,她说真正的宮脇咲良才不像我想得这样没有心脏,也不是不爱我。我反驳,那为什么我穿着背心蹭到她身上会被躲开,为什么从不让我进她的房间,是觉得元英太调皮还是不懂爱。宥真微微一愣:也许她只是想保护你,16岁对Sakura来讲只算是小孩。


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我知道她会逼迫自己和客人喝酒,到家才会吐得昏天地暗,连衣服都不换就累得瘫倒在床上;我知道她会熬夜通宵写各种报告,提前两个小时把妆化好,然后给我做早餐;我知道她会敷衍完相亲再来接我放学,带着黑口罩只露出大眼睛,以为我看不出她的脆弱。这是成年人的世界,Sakura的世界,如果我长大的话,就能更接近那样的她了吧。我从门缝里看她抽着烟听电话,如是想道。


Sakura这次从镜子里看到了我,所以挂断电话第一句就是教育,说要做个好孩子,抽烟伤身是坏习惯云云,我却不可避免地迷恋着她拿烟的动作,有锻炼痕迹的手臂线条,棕色卷发和深邃眉眼。元英是好学生,但元英撒谎了。我爱Sakura,想成为Sakura,甚至于那段时间做的都是被她压在床上的梦。


可惜我没来得及长大。


春天过得很快,樱花香已经淡了许多。Sakura给我买了新裙子,把围巾丢进洗衣机。她顺便喝了两听啤酒,在微醺的状态下对我说:元英啊,你母亲跟我聊过,他们今年要接你和安宥真去国外读书,那里教育资源更好。


我肯定她如果不是醉了,就打算瞒着我直到结局来临。我惊愕于陌生的父母要回来,更感到恐惧,真切的恐惧——我和Sakura的未来该怎么办?记录在日记本里的快乐如校园广播的音乐到了时间戛然而止,我回头看她。阳光下她同样在看我,高傲锐利的气场被弱化,罕见的温柔。


果然,樱花会凋谢,但Sakura不会。我听见自己情动的声音,忽然便胆怯起来,一句简单的“你想要我留下来吗”卡在咽喉,最终一辈子埋葬。我害怕赌博,更害怕跟Sakura连朋友都做不了。


她怎么会想要一个麻烦的小孩呢?如果不是我,她大可不用敷衍相亲、谈几段恋爱,不用替我收拾漫画、每天做早餐,不用凌晨到家开门都要轻手轻脚、为我偶然下滑的学习成绩发愁。


让他们来做决定吧,我无所谓。


我浑浑噩噩地走进房间,锁上门,四周静悄悄的。我隐约察觉我哭了,为什么呢?可能是宥真又要嘲笑我失败的暗恋了吧,一定是这样。收藏夹里的甜蜜情歌无一例外地被我删除。我想把青春期日记里幼稚拙劣的想象一并处理,无奈盯着置顶那句歪歪扭扭的“樱花会凋谢,但Sakura不会”,我怎么都下不了手。


说实话,我从未觉得蝉鸣如此刺耳。盛夏的热浪卷席而来,我躲掉体育课,最后一遍写下她的名字,在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我的爱人Sakura。


没有拒绝,审判日自然来得迅速。Sakura推掉一天的工作送我和宥真到机场,途中她紧紧拉着我的手,尽管我早就比她高了。


大概是单恋的幻觉,我再次从她黯淡的眸底看到了脆弱。她今天的妆容不好,暗系眼影显得气色很差,但她是宮脇咲良,就算这样也是漂亮的。我的心跳因感受着手心的温度而不争气地激烈悦动,哪怕我即将远走。


后悔吗,张元英。


那年我攥着她留给我的联系方式问自己,现在也是,因为这张写着她的联系方式,散发着樱花香气的明信片至今都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


樱花总是在春天盛放。我想,没把握住一个季节的机会,有什么遗憾呢。我错过她……可能是命中注定吧。

sanwuwu-
《YENA》杂志第七期不定期更...

《YENA》杂志第七期不定期更新

鬼马风👉🏻暗黑风?

《YENA》杂志第七期不定期更新

鬼马风👉🏻暗黑风?

季桑

【珉宥】关于我那别扭的妹妹

采灯到底有多好用这回事,估计是写过文的人才能懂吧



如果说安宥真是一头狗狗的话,那么估计她现在尾巴正垂得低,无精打采地在床单上扫动着吧。 

「我最喜欢的姐姐是...采源姐姐!」 

「我觉得采源姐姐特别可爱!!!」 

甚至还独创了个手势呢,自己和金采源之间。 

安宥真在捉弄别人时不会多想,直接表达感受时也不会多想,然而此时此刻却因为想太多了,显得格外别扭。 

她绝对是很在意吧。 

会吃醋吗?会吧。 

然后又假装没事那样原谅我...好讨厌啊。 

好讨厌你总是委屈自己,好讨厌你总是那么温柔。 ......

采灯到底有多好用这回事,估计是写过文的人才能懂吧








如果说安宥真是一头狗狗的话,那么估计她现在尾巴正垂得低,无精打采地在床单上扫动着吧。 

「我最喜欢的姐姐是...采源姐姐!」 

「我觉得采源姐姐特别可爱!!!」 

甚至还独创了个手势呢,自己和金采源之间。 

安宥真在捉弄别人时不会多想,直接表达感受时也不会多想,然而此时此刻却因为想太多了,显得格外别扭。 

她绝对是很在意吧。 

会吃醋吗?会吧。 

然后又假装没事那样原谅我...好讨厌啊。 

好讨厌你总是委屈自己,好讨厌你总是那么温柔。 

自从换到每个人住单人房的宿舍以后,这种独自检讨的时间愈发增加,不单是这个原因,或多或少是因为进入思春期的少女开始发酵了吧。 

每当想起和金珉周聊天时,她的手指总是会任意把弄着自己的手指,用软软的力道轮流去捏每根手指的指腹,语气上满是年上对成长中的年下的溺爱。 

愈想要回报她的宠溺,愈会开始审视自己过往是怎么辜负她,每个夜晚在单人房的被窝里,独自郁闷地翻过身。 

不知为何想起手指,更不知为何会想起她用那手指弹吉他的动作,与捏自己手指时的力度不同,挑动琴弦时需要更大的力度,仍带着她那骨子里的温柔,旋律柔和地搭配弦线震动时的微微金属声,像她温柔的外壳里包着坚韧的灵魂。 

好喜欢她... 

安宥真拉高被子,试图掩盖住自己容易感到害羞的现实,又发现根本没人会看,自觉没趣地拨开被子。 

偶尔有粉丝问自己是不是姐控,当下会以「团内大部分都是姐姐呀」转移焦点,但夜深阑静想起来时,安宥真便开始暗自较劲起来。 

自己喜欢金珉周真的是因为姐控吗?我感觉她是不一样的,可是说不出来哪不一样。她和其他姐姐,以及家中的姐姐有什么不一样吗?唔...说不出来就别去黏她! 

可惜这个问题没能答出来,安宥真也真就开始不去黏金珉周了,较劲是较劲,但还是说算的,这几天没什么活动就一直窝在房间里,拼点拼图、砌点模型,就是不去见她。 

金珉周家中有个妹妹,她也曾说过和妹妹关系相当亲近,安宥真不由自主地想,她会是纯粹把自己和她的妹妹重叠起来而已吗... 

忧思难耐,安宥真敲响金珉周的房门,却因为突如其来涌上心头的害羞,连忙找个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饼,饼干!冰箱里有很好吃的饼干,跟我过来吧” 

身为御用MC的小机灵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动起来了吧,安宥真本身就不如金珉周般能坦率地表明心思,硬要绕个弯去避开解决办法。 

“宥真ni”
“呐?”
“有心事?我感觉你在避开我” 

从被年上主动邀请进摆了许多台吉他的房间,已经过了3分钟,此时的安宥真有点像泡面那样,煮3分钟就软了,不再那么刻意地把心思都藏起来。 

“欧尼”
“嗯?”
“你...为什么喜欢我呀...” 

金珉周见年下这副小心翼翼地试探的模样,忍不住笑着一叹气,想起必须温柔地对待她那小心思,立即 

把想调侃她的念头收回去。 

“没为什么”
“什么?”
“唔...应该说,不是单凭一个或三四个理由而喜欢宥真ni吧”
“嗯” 

安宥真低头默默咬了一口饼干。 

“真好吃...”
“哼哼,慢慢吃” 

金珉周禁不住伸手摸摸年下的头顶。 

“起初是因为一个瞬间就会陷入魅力之中,或许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次呼吸,渐渐愈来愈多个瞬间,累计下来就发现,已经无法自拔了”
“那,不会和家中有个妹妹,然后...自然对年下更有好感有联系,之类的吗?”
“呀~喜欢就喜欢啊,关那有啥事” 

感觉位于胸腔中心的心弦反复被挑动,就像弹吉他时并不会只弹一条弦一次就罢,而是反复地勾、牵、拨、弹、捻,安宥真放下吃到一半的饼干,静静把头埋到膝盖间。金珉周瞧见夹在脸颊肉和膝盖间的髮丝,用手指轻轻挑开,同时让安宥真的注意力落在她的手指上。 

能如此灵活地弹奏吉他的手指... 

不,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安宥真甩甩头,甩走突然升起的心思,这动作稍稍吓退了金珉周,又因为这个举动相当可爱,再贴近了上去,在一旁观察着她的反应。 

“不要看着我呀...”
“嘿嘿” 

“这个是什么饼干?”
“好像是黑松露的” 

贴心的年上转移话题,好让安宥真能多说话。 

“为什么要放冰箱里面,不是有包装吗?”
“噢...”
“因为好吃就要藏起来吗?”
“呐!”
“不愧是你”
“因为放在客厅就会被叡娜欧尼全部拿走了”
“啊,宥真ni把宝藏分享给我了~” 

金珉周显然感到相当高兴,一把抱着安宥真不断蹭,年下假装嫌弃地回应着她。毕竟安宥真要把珍重的物品分享给他人可是十分难得,这个孩子喜欢把各种各样的事情藏起来呀。 

“还有呢?我觉得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说清楚” 

安宥真磨磨蹭蹭地喝一口水,而金珉周也耐心等待着她开口。 

“就是...很久之前我不是说过,最喜欢的姐姐是采源姐姐嘛”
“喔...什么时候?”
“kkura姐姐的电台,粉丝提问,问我最喜欢的姐姐是谁”
“喔...!” 

见到金珉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安宥真开始在心里暗自生气,又想起那只是自己的较劲,闷闷地掐自己大腿。 

“然后呢?怎么了”
“就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吧...因为欧尼和其他姐姐是不一样的,可是当时想着要捉弄粉丝、捉弄你,没多想就说了最喜欢的姐姐是采源姐姐” 

“还有之前我总是夸采源欧尼可爱嘛...”
“所以你就替我吃醋了?” 

“还是说你怕我转过头就和其他人变得更亲昵?” 

“又或者说,我会回应你「安宥真是我最喜欢的妹妹」这样的话?” 

“宥真ni?” 

想起这熟悉的提问形式本是出自自己手笔,如今却被金珉周引用,安宥真心里觉得又气又好笑。 

面对逐渐靠近自己,脸上露出狡猾笑容的金珉周,不禁想起金采源曾经说过她在镜头前假装可怜兮兮、镜头后调皮的一点,安宥真一把捂住年上的嘴巴,阻止她的接近。 

“我要回去了”
“欸~再留一阵子嘛”
“回去了!”
“这种要亲不亲的氛围不是你营造的嘛~” 

估计在她心中再增加了一个新的印象吧,落荒而逃。

居澈calm

你是太阳·番外(惠理/38)

你是太阳·番外

-OOC进行时,一点正文的补充吧,大家看得开心就好(*^_^*)

-本文为故事情节需要,无任何不良价值观导向

-本文同人角色所想不代表同人正主立场

-避雷标签 38惠理//410椰菜


凌晨三点半,曺柔理踏进便利店的门,背对着红光和收银台后面的姜惠元对话:”你要放弃我这个女朋友还来得及。“


姜自己不是没有烦恼。不然她也不会辗转于便利店,全是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事故。

姜家里是开洗脚城的,因为一次实名举报,洗脚城被抓获查封。倒也不是因为洗脚城营业不规范,只是有客人家属故意为难,再加上有心人的陷害,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你是太阳·番外

-OOC进行时,一点正文的补充吧,大家看得开心就好(*^_^*)

-本文为故事情节需要,无任何不良价值观导向

-本文同人角色所想不代表同人正主立场

-避雷标签 38惠理//410椰菜




凌晨三点半,曺柔理踏进便利店的门,背对着红光和收银台后面的姜惠元对话:”你要放弃我这个女朋友还来得及。“



姜自己不是没有烦恼。不然她也不会辗转于便利店,全是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事故。

姜家里是开洗脚城的,因为一次实名举报,洗脚城被抓获查封。倒也不是因为洗脚城营业不规范,只是有客人家属故意为难,再加上有心人的陷害,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崔叡娜自高中认识的姜惠元,两年,对于对方的家道中落其实并不知情,那是发生在高三的暑假,毕业考试之后,填报志愿之前的一段时间。

崔叡娜只知道她们本来约好要上同一所大学,继续在一起玩儿,但最后也不知道食言的是谁,她们一个去了国内排名靠前的D大,一个去了只能在本市内排上名次的附属高中直升的大学,H大。

但这并不妨碍她们仍在一起做朋友,她们还是处在同一个市内,只要从市西的这个大学城跨到市东的那个大学城就好。

可惜少年只知情深意,不知山水隔人心。她们跨越山水的距离在一起租了房子,金采源不理解,曺柔理也拒绝了。

崔叡娜只希望好兄弟和女朋友能两全,而姜惠元向来也只是偏袒崔叡娜的想法,只要她想,她也不会拒绝。

金采源不信任和崔叡娜的这段感情,提出了分手,而崔叡娜也怨金采源不够理解自己,不肯做出合理让步而生气,继而也提出分手。


曺柔理呢?


曺柔理。

曺柔理是姜惠元随时可以放下的牵挂。姜惠元认为,谈恋爱不过是为了找到彼此更合适的人,不合适的话,分开就好了。在友情和爱情的取舍间,要是放在以前,姜惠元会觉得友情大于一切,爱情可以随时再找,奋不顾身,毫不犹豫地选择友情。而现在,从她知晓父亲的好友买通了警署查封洗脚城,母亲的姐妹在这种时候都纷纷离母亲而去时,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什么东西,开始动摇。而在这样的压力下,父母依然没有任何吵架,没有对对方的任何怨恨,含辛茹苦地仍然支撑着家用和债务偿还,挡下外界的流言蜚语,让姜惠元安心地在外读书。曺柔理也没有离开她,默默地支持着她,让她在痛苦的时候能够有所依靠。但崔叡娜陪自己的日子日历可见地变少,那段时间,崔叡娜一直和金采源在一起。

至于姜惠元为什么没有告诉崔叡娜她的遭遇,姜惠元认为,太阳不会理解,它照射不到的黑暗。


曺柔理拒绝和姜惠元一起住,外在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情侣和一个朋友住一起,难免发生一些不必要的火花;而内在原因,则是曺柔理准备帮助姜惠元洗净罪名,重获清白。


在这期间,姜惠元养了一株仙人掌,每天警醒自己,在艰苦的环境下,也要勇敢地生活下去。


上了大学后,崔叡娜对未来的规划非常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直指江山。摆脱了大量的课业压力之后,每天就在想怎样去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带着好兄弟一闯天下。

换做是以前,姜惠元也是个少年,陪崔叡娜到处疯啊闯啊的。手里的仙人掌盆栽应声碎落地上,恍惚中,姜惠元已经在感叹:今夕是何夕?


曺柔理落后姜惠元和崔叡娜两个学年,不在同一个学校。    

曺柔理的妈妈是律师,爸爸是法院院司,姜惠元的事情,曺柔理有和家里人说。

曺父、母:”女儿的意思是,要和我们商量?“

柔理:”是的,请您们务必帮帮她!“


//

一切事情结束后,曺柔理实质性地又帮助到了姜惠元。为了避风头,姜和家人摆脱了之前的债务,但洗脚城已经被另改门户,姜父姜母打算换一个环境生活,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在这之前,曺柔理去找到了姜,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你要放弃我这个女朋友还来得及。“

姜惠元在不符合生物钟的熬夜中瞪大双眼:”什么?“

”哈哈骗你的,我也要搬家啦。准确地说,我们要一起去C市啦。“

曺家也有搬家的打算,打算去另一个城市安家,也就是曺柔理的大学所在的C市,方便女儿的学业,在那里安定下来。


”那我回去出租屋收拾东西。“

”好,我等你。“





end..


炸洋芋

好像亲哭她,真的可爱死了!!

好像亲哭她,真的可爱死了!!

炸洋芋

看元英不就是为了自己心情愉悦吗?😍

看元英不就是为了自己心情愉悦吗?😍

炸洋芋

红色真的很适合元英,甜妹拯救世界!!

红色真的很适合元英,甜妹拯救世界!!

炸洋芋

我真的爱死这个造型了,好米😍😍

我真的爱死这个造型了,好米😍😍

炸洋芋

这次的预告照元英,虽然妆造确实有点😓但元英真的算好的,全靠美貌支持

这次的预告照元英,虽然妆造确实有点😓但元英真的算好的,全靠美貌支持

-Karene^ye/

吹椰拿女士你这样真的犯规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黄土房老板吗。。。

吹椰拿女士你这样真的犯规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黄土房老板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