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amilton

48483浏览    360参与
TheLancet
老福特太敏感了,和晋江有的一比...

老福特太敏感了,和晋江有的一比...

发b站了

https://b23.tv/wmZxoHj

老福特太敏感了,和晋江有的一比...

发b站了

https://b23.tv/wmZxoHj

TheLancet

改图,p2原图

做了点怪饭(

空间看到的图源,太好代jamilton了,可惜我画技不精,只能脑袋里想想了

改图,p2原图

做了点怪饭(

空间看到的图源,太好代jamilton了,可惜我画技不精,只能脑袋里想想了

々

放一个没画完的手书片段👉👈


放一个没画完的手书片段👉👈


TheLancet

【无授渣翻】【Hamilton性转】My Name Is Alexandra Hamilton

这篇真的好好笑,我心血来潮翻译了一些我很喜欢的段落!!!因为是零散的段落,所以为了看起来不那么突兀我稍微改了下开头,加了点上下文背景。原文标题就是题目!!!欢迎同好们去看原文!!!

~~~~~~~~

‘It‘s very hard for Jefferson to admit thathe falls in love with his politician’s opponent.’

  国务卿Mr. ThomasJefferson悲惨地发现自己确实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和自己共享一间办公室的政敌——财务卿Mr.Alexandera Hamilton。

OMG,他想,这简...

这篇真的好好笑,我心血来潮翻译了一些我很喜欢的段落!!!因为是零散的段落,所以为了看起来不那么突兀我稍微改了下开头,加了点上下文背景。原文标题就是题目!!!欢迎同好们去看原文!!!

~~~~~~~~

‘It‘s very hard for Jefferson to admit thathe falls in love with his politician’s opponent.’

  国务卿Mr. ThomasJefferson悲惨地发现自己确实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和自己共享一间办公室的政敌——财务卿Mr.Alexandera Hamilton。

OMG,他想,这简直比汉密尔顿今天早上在内阁会议上提出的国债计划还要糟糕。

他试图压下这种疯狂的迷恋之情,说服自己这不过是因为汉密尔顿在会议结束后抛给他了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媚眼而不是得意扬扬的冷笑。但是在他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在给James Madison的工作邮件中打出数个重复的HAMILTON后他不得不放弃了这种徒劳的努力。

于是他冲进好友詹姆斯的办公室,哀号道:“我完蛋了。”

詹姆斯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你终于要和财务卿坦白你不朽的爱意了?‘

“我和你说过那确实是最糟糕的。”杰斐逊哀鸣。詹姆斯办公室隔壁的安洁莉卡听到了,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詹姆斯目瞪口呆,但是没忘记把国务卿拖进自己隔音的休息室。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只是因为最近和汉密尔顿的政治斗争过于激烈导致压力过大,出现了心理疾病。如果这是真的,相信我,这会毁了你。”詹姆斯把门关上,然后瘫倒在沙发上。

“不,我确实该死的爱上她了。”

“不你没有,”詹姆斯自信地说,“你有这种想法只不过是因为你们共享一间办公室接触比较频繁罢了。”

杰斐逊皱起眉头:”我想我在蒙蒂塞洛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她了。“

“是那条要命的裙子,”詹姆斯显得忧心忡忡。

“你说什么?”杰斐逊迷惑地问道。

“没什么。托马斯,你需要明白现在不是坦白你的欲望的时候。政党斗争正激烈,你不能把时间花在对汉密尔顿产生性欲上。”

“我不是精虫上脑,我想我真的爱上她了。”

这句话让詹姆斯一时无言以对。他最终开口:“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直到现在才有了这种觉悟。”

托马斯蹙眉:“你什么意思?难道我本应该在别的时候有这种觉悟?”

詹姆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额……或许在你整天和汉密尔顿呆在蒙蒂塞洛的时候?或者你过度关注她的约会安排?又或者在你花一万美元买了一座她的大理石半身像的时候?”

现在轮到杰斐逊目瞪口呆了。“怎么一听你说起来这事简直明显得不行。”

詹姆斯扯来一块沙发靠枕然后把自己闷在里面大吼。杰斐逊走过去,一条手臂勾着他朋友的肩膀:“嘘嘘嘘——好吧好吧。我会发短信告诉汉密尔顿我已经爱上她好几个月了然后离开这里。“

“绝对不行。“詹姆斯震惊了,用靠枕猛击杰斐逊。”老天爷啊!你听说过浪漫这个词吗?一条短信?你一点策略都没有。你活该单身一辈子。我衷心希望汉密尔顿冷酷地拒绝你然后你滚回法国,再也别和我说话。“

杰斐逊眨眨眼。“我感觉你这种愤恨已经酝酿了有一段时间了。“他最终说。

詹姆斯怒目圆睁,狠狠地盯着他。杰斐逊在他的怒视下打了个哆嗦。“你本来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来采取行动,但是你最终选择现在这个时候来审视你的内心。汉密尔顿非常可爱……虽然是一种程度激烈的可爱……但是你不能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和她表白。她肯定会认为那是一个精心准备的恶作剧。“

“所以……你认为我不应该给她发短信?“他阐明道。詹姆斯伸手捏住杰斐逊的下巴把他拉过来,他俩的鼻尖碰在一块儿。

“托马斯,绝对不要给汉密尔顿发短信表白。“詹姆斯怒吼。

“你要亲我吗?“托马斯·杰斐逊恶作剧地说。

“我会狠狠给你一头槌。“詹姆斯威胁道。杰斐逊赶紧抽身出来免得詹姆斯把威胁落到实处。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我不会给她短信表白的。我会去追她……“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你觉得我怎么样才能追到她?“

“我也不懂。”詹姆斯看起来满脸迷茫。

一股突如其来的忧虑涌上杰斐逊心头。“你觉得她会喜欢我吗?”

“额……她确实给你买了只山羊?“詹姆斯试探道,“那这样的话看起来还有可能。”

“或许我应该向安洁莉卡寻求帮助?”

“安洁莉卡会把你撕得粉碎。”

“如果她拒绝我的求爱,我就立刻逃回巴黎。”杰斐逊喃喃道。


“我对你有信心,托马斯。你是一个完美的择偶对象,她如果不想要你那她一定是疯了。


【短信体】

杰斐逊:詹姆斯,汉密尔顿刚刚说我看起来像条被绳子缠住的虫子。

麦迪逊:为她说句公道话,你今天确实看起来有点像虫子……

杰斐逊:拜托这对我毫无帮助

麦迪逊:抱歉,只是开玩笑啦。你像平常一样看起来风度翩翩。谁开的头?你没回敬说她看起来像是巨怪吧,因为这绝对不是让她迷上你的好方法。

杰斐逊:我和她说她很漂亮!!!然后她说‘去你的我没有,你这个骗子。’

麦迪逊:然后她就说你看起来像被绳子缠住的虫子?

杰斐逊:不,在她说出这话之前,我说那我收回那句话,她其实看起来像流浪汉。

麦迪逊:干得漂亮,托马斯!出于这种赞美,她绝对会疯狂地爱上你

杰斐逊:好吧,我正在努力让她迷上我。别突然阴阳我

麦迪逊:抱歉,只是希望你能够在我们头发花白前解决你的感情问题

杰斐逊:我得走了,汉密尔顿威胁说她要直接从袋子里吃咖啡渣

麦迪逊:你得阻止她,不然我们完了

~~~~~

【搏击俱乐部】(又名:究竟什么时候汉密尔顿和杰斐逊能够意识到他们其实渴望彼此?)

詹姆斯·麦迪逊:伙计们,我有些非常劲爆的消息……

安洁莉卡:OOH什么?你看到伯尔露出微笑了还是?

伯尔:我只想提醒你一下我也在这个群里

安洁莉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噢噢

詹姆斯·麦迪逊:托马斯跟我坦白说他对汉密尔顿有好感!!!

安洁莉卡:FUCK闭嘴吧难道他不是向来如此?

拉法叶: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人事部的BECKY:什么鬼?我大为震撼

乔治·华盛顿:祝他好运,我没看出来他居然还有这能耐

伯尔:我们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讨论吧

安洁莉卡:老天啊我真恨你

{安洁莉卡将伯尔移出群聊}

人事部的BECKY:干得漂亮

拉法叶:詹姆斯,mon ami,再多来点爆料

詹姆斯·麦迪逊:呃他只是在几天前告诉我了这件事,不过他已经有一个宏大的让汉密尔顿爱上他的计划了

拉法叶:那太好了!

麦迪逊:呃……他至今为止还没取得什么很大进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他们昨天对骂?她在办公室里追着他到处跑,用他那个最爱的奇怪的手杖打他。这导致杰斐逊手臂上有个不太好的淤青。

人事部的BECKY:拜托别告诉我这种东西,我的工作就是确保没有人会用情趣手杖去武力攻击同事。

安洁莉卡:千万别让他听到你称他的手杖为情趣用品。我有一天在他面前这样说然后他围绕“为什么它是一个古董扶手杖“的主题谴责我,直到我威胁说我要把这玩意随手丢到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詹姆斯·麦迪逊:拜托对他态度好一点,安洁莉卡。他其实很怕你。

安洁莉卡:他理应如此

拉法叶:我们应该多多少少帮帮托马斯?

詹姆斯·麦迪逊:我认为我们应该暂时顺其自然。不要让他发现你们知道了!!

乔治·华盛顿:我同意。刚开始我们不应该乱管闲事。我们可以在后期重新评估。


安洁莉卡:好,我们会隔得远远地嘲笑杰斐逊。

~~~~~~~

“我给你带了杯咖啡。“杰斐逊说,朝汉密尔顿的方向举了举杯子。

汉密尔顿眯起眼睛:“你在里面下毒了?”

“当然没有。”

“那就是在里面吐了口唾沫。”

“没。我只是想做点好事!”杰斐逊大叫。

她看看杰斐逊,又看了看他带的咖啡。“我不信你。你从没对我好过。”

“呃,或许我正在努力。“他冲她微笑。

她蹙眉:“这也太可疑了。”

“听着,你喝不喝我都不在乎。”杰斐逊翻了个白眼,把咖啡放在她桌沿上。她拿起来打开杯盖,试探性地嗅了嗅。这东西无论是外观还是香味都像是正常黑咖啡。她扫了一眼杰斐逊——他突然对阅读电脑上的一些什么东西很感兴趣,对她视而不见。

“如果你在这里面额外加了些料,我会把它倒在你头上。“她恶狠狠地威胁。杰斐逊没有抬头看过来,只是发出一些含糊的同意的咕哝声。她浅啜一口。”居然还不错。“她惊讶道。

“我告诉过你它味道非常美妙。“

“你总是骗我。“

他抬头看过来。她发现自己读不懂他的眼神。“又不是对你。“

她冷哼,“你就是这样一个骗子。无事不登三宝殿。“

“可能我就是吧。“

她眯起眼睛:“你想要什么?‘

“很多东西。“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柔和,听起来格外迷人。

“你需要什么?”她得意地笑了起来。

杰斐逊的笑容微微淡了,“呃,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问题。”

她的眼睛瞪圆了“HOLYSHIT不会是一个姑娘吧???你想通过对我好点来换取来自女孩的建议?”

“不是,汉密尔顿。”他说,听起来有点痛苦。

“绝对是!”她大叫,”你撒谎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有点像你患了肠内气体积压。我的天啊她是谁?我知道她吗?“

“我们不谈这个了行吗?“他说。


“为什么不?“她撅起嘴。”我喜欢嘲讽你和你的绝望情感生活。”杰斐逊把头垂到桌子上,叹息道:“哦靠,有这么烂吗?”她大笑。杰斐逊叹了口气作为回应。

~~~~~~~

“箱子里是啥?”杰斐逊问道。

汉密尔顿脱力地靠在门框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像一条濒死的鱼:“一个书架。“

“你一个人把这玩意从卡车上拖下来然后一路搬到这?“杰斐逊皱眉道。

“我没法把它塞进电梯,所以是的。“汉密尔顿喘气,”亚当斯出门的时候还嘲笑我来着。“

“傻逼,“杰斐逊咕哝道,”你想要个人来帮你装这玩意吗?“

她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箱子拖进办公室里,然后瘫倒在沙发上。杰斐逊不留情面地笑了。

“马上就下班了,我相信你有比和我一起在周五晚上组装平板家具更好的事情可以做。”

“或许我只是想不留情面地嘲讽你没有周五晚活动。”他说。

“啊对对对这听起来可能性还高点。”她回应,“但是我只想指出你也没有周五晚活动。”

“那会很有趣的,”杰斐逊高兴地说,从桌子后站起来打量这个箱子。

她拉长了脸,“但凡你组装过平板家具,就不会觉得这有趣。”杰斐逊脱下夹克外套,把衬衫袖口卷上手肘。她一时晃了神。

“你是打算来帮我,还是袖手旁观?“杰斐逊洋洋得意地笑了。

她叹了口气,踢掉了她的高跟鞋。“来吧。“

“这能有多难?“

 

“这他妈的这一块应该装在哪里???”

“我有些建议,”杰斐逊阴郁地说。

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火,“你想打架吗杰斐逊?”

“OOOH你要干嘛?用艾伦六角扳手戳我?”他嘲讽道。

她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别挑战我的底线。我会打你。我无所顾忌。”

“太可怕了,”杰斐逊拖长腔调,“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挑战身形比自己强壮的人?”

“拜托,每个人都比我壮。”

“抱歉,有那么一刻我确实忘记你是个小矮人。”

“行吧,就是这样,”她怒气冲冲地说,把袖子卷了起来,“准备好受死了吗你这个婊子养的?”

他们的对峙被迫中断了——未组装完成的书架摇摇欲坠,发出令人担忧的呻吟。他们都冲过去扶稳它,结果非常尴尬地形成了一种类似古巴双人康佳舞的亲密姿势。

“如果你渴望我的肌肤,开口说就行了。”杰斐逊在她耳边呢喃。

她给了他肚子一手肘,“做梦去吧,杰斐逊。”她从他双臂下溜出去,评估这个书架的稳定性。

“我要点外卖了。”他突然开口。

“什么?现在?”

“为了装你这个愚蠢的家具我们已经花了俩小时了。”他指出。

“你是那个帮倒忙的家伙。”她反驳。

“你想不想吃东西?办公室里有个谣言说你只靠咖啡就能活,但是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

“行吧。美食总是好的。”她露齿而笑,“只要你买单。”

他们趁着等外卖的这段时间装完了家具。在他们装完书架的那一瞬间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杰斐逊下楼去拿外卖,汉密尔顿清理办公室,拾起杂七杂八的螺钉——她确信这些螺钉本应该嵌在书架里。


TheLancet
之前找组织没找成 有同好建议我...

之前找组织没找成

有同好建议我拉个群

于是...

🤤🤤🤤快来一起磕jamilton!

之前找组织没找成

有同好建议我拉个群

于是...

🤤🤤🤤快来一起磕jamilton!

TheLancet

求文/放梗

想看Jamilton现代AU

尤其是有那种财务卿和国务卿在小蓝鸟上打嘴仗然后网友们疯狂看热闹

🙏😭求推文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自己脑了

想看Jamilton现代AU

尤其是有那种财务卿和国务卿在小蓝鸟上打嘴仗然后网友们疯狂看热闹

🙏😭求推文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自己脑了

TheLancet

一个找不到大队伍快要饿死的同人女

呜呜呜有没有jamilton的群身边都是lams和不磕cp的纯音乐剧同好...饿饿😭😭😭😭😭

呜呜呜有没有jamilton的群身边都是lams和不磕cp的纯音乐剧同好...饿饿😭😭😭😭😭

湖

ham不会想再次在死敌面前喝的烂醉如泥了

ham不会想再次在死敌面前喝的烂醉如泥了

TheLancet

【音乐剧汉密尔顿】【濒死】【Jamilton】

周围的人声越来越嘈杂,他听见马车急停的哒哒声,听见伯尔慌乱的脚步声,听见医生大声地呼唤他,宣告他的重伤。

刺目的阳光,亚历山大躺在地上,迟钝地、漫无边际地思考着。——死到临头了我居然还在思考。

...向天空开枪 ......

突然一阵更为急切的、踉跄的脚步声猛然穿过他周围所有的纷乱的杂音抵达这里——瘸子一个。亚历山大在心里刻薄地嘲讽着,心里却莫名地轻飘飘起来——或许我快要升天了如果上帝他老人家愿意让我这种混蛋上天堂的话——总之不是因为他。

刺目的阳光被一个毛蓬蓬的物体挡住了。

“Asshole.”

亚历山大本想把这个词像唾沫一样吐到这个东西脸上,可惜他流血过多,知觉已经麻...

周围的人声越来越嘈杂,他听见马车急停的哒哒声,听见伯尔慌乱的脚步声,听见医生大声地呼唤他,宣告他的重伤。

刺目的阳光,亚历山大躺在地上,迟钝地、漫无边际地思考着。——死到临头了我居然还在思考。

...向天空开枪 ......

突然一阵更为急切的、踉跄的脚步声猛然穿过他周围所有的纷乱的杂音抵达这里——瘸子一个。亚历山大在心里刻薄地嘲讽着,心里却莫名地轻飘飘起来——或许我快要升天了如果上帝他老人家愿意让我这种混蛋上天堂的话——总之不是因为他。

刺目的阳光被一个毛蓬蓬的物体挡住了。

“Asshole.”

亚历山大本想把这个词像唾沫一样吐到这个东西脸上,可惜他流血过多,知觉已经麻木了。所以这句本该像子弹一样脱口而出的话变成了他唇间虚弱的气音。

亚历山大的视野已经模糊,但是他发现这团毛蓬蓬的深色物体变大了——或许是我被抬起来了,他想。

"Don't you dare,"

什么——

"break my heart."

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亚历山大只能在心里冷笑。但是忽然间他又有些得意:好歹我的死能让一个混蛋得不能再混蛋的南方民主共和党人气的发抖。

然后脸上突然贴过来了什么东西——其实亚历山大已经感受不到了但是他知道因为他的大半视野里都是深色的毛绒绒的卷发和皮肤...(要是我还能感觉到就好了,杰斐逊的头发触感一定不错,亚历山大想)

紧接着他意识到一个特别尴尬的事实: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国务卿、第三任总统Mr. Thomas Jefferson亲吻了他的冰冷的、毫无生机的嘴唇。

-Potaterrifc🥞-

[Jamilton]团建与酒精事故

改了个名字的补档(这家伙完全没注意到lof被萍了)

还是Not just for aesthetic,仍然可以在wb/嗷三/随缘上搜到,仍然ooc而且没写完,仍然先丢上来了(你他妈)

增加了奇怪的Jamilton小片段

正文在wb搜晴枫枫枫枫然后筛原创应该就可以看到!


可有可无的现pa

Madison:“……Thomas,是我出现幻觉了还是你家确实挂着一副巨大的汉密尔顿的油画。”

Jefferson:“你没出现幻觉。我把他放在这里仅仅是为了通过折磨我自己来削减掐死他的冲动——以及通过每次进门时看到他愚蠢的脸提醒自己智慧是多么可贵。”......

改了个名字的补档(这家伙完全没注意到lof被萍了)

还是Not just for aesthetic,仍然可以在wb/嗷三/随缘上搜到,仍然ooc而且没写完,仍然先丢上来了(你他妈)

增加了奇怪的Jamilton小片段

正文在wb搜晴枫枫枫枫然后筛原创应该就可以看到!




可有可无的现pa

Madison:“……Thomas,是我出现幻觉了还是你家确实挂着一副巨大的汉密尔顿的油画。”

Jefferson:“你没出现幻觉。我把他放在这里仅仅是为了通过折磨我自己来削减掐死他的冲动——以及通过每次进门时看到他愚蠢的脸提醒自己智慧是多么可贵。”

Madison:“我从来没见他这么笑过,简直毛骨悚然。”

Jefferson:“以及,这是我画过最完美的笑容——和最还原的脸。真不敢相信汉密尔顿得此殊荣。”

Madison:

Madison:“上帝啊,你自己画的。这也太基了。”

Jefferson:“这他妈有什么问题?我本来就是,你又不是不知道。”

Madison:“我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一天要跟我说几十遍汉密尔顿,汉密尔顿这个,汉密尔顿那个————这幅画只是使我的猜想得到了最终的证实。”

Jefferson:

Jefferson*终于意识到一些东西*:“操。”

陈大狸子

看了几十篇jamilton的印象be like:

看了几十篇jamilton的印象be like:

月饼不想堵柜门

浅测了一下、、、真的很好笑、、

浅测了一下、、、真的很好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