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ayroy

52083浏览    382参与
沉迷小鳥.jpg
試了一個酷酷的東西 就是說高柱...

試了一個酷酷的東西

就是說高柱是來求糧不是產糧的說

這對怎麼這麽冷好餓

試了一個酷酷的東西

就是說高柱是來求糧不是產糧的說

這對怎麼這麽冷好餓

sitri

【普通人au桶中心】《早说青少年都该十点之前上床睡觉》

·没头没尾的短打,百特饭+红双喜。时间线混乱私设很多,大量ooc预警。不喜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哥谭中学被罪犯炸上了天,于是改上网课。布鲁斯的四个儿子被迫每天长时间近距离接触,冲突频率高到愁得布鲁斯连夜收拾东西自愿去公司上班。

  杰森前一天晚上熬夜看小说,早饭时差点把脸埋进麦片碗里——早上阿福喊他起床他就没起来,还是达米安听到动静赶来冷笑一声直接掀了他的被子。

  提姆于心不忍,提出今天上午他帮杰森挂网课好让杰森去睡觉,只收五块小甜饼——由于早上的赖床杰森今天只有十块。...


·没头没尾的短打,百特饭+红双喜。时间线混乱私设很多,大量ooc预警。不喜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哥谭中学被罪犯炸上了天,于是改上网课。布鲁斯的四个儿子被迫每天长时间近距离接触,冲突频率高到愁得布鲁斯连夜收拾东西自愿去公司上班。

  杰森前一天晚上熬夜看小说,早饭时差点把脸埋进麦片碗里——早上阿福喊他起床他就没起来,还是达米安听到动静赶来冷笑一声直接掀了他的被子。

  提姆于心不忍,提出今天上午他帮杰森挂网课好让杰森去睡觉,只收五块小甜饼——由于早上的赖床杰森今天只有十块。

  杰森含泪答应。

  提姆昨晚其实也没按时睡觉,他在熬夜写程序。又赶上这节网课是天杀的杰森选修的文学鉴赏,提姆现在也昏昏欲睡了。他后知后觉这笔交易他亏了。

  昏昏欲睡的提姆被老师抽到回答问题,他对文学鉴赏一窍不通于是去网上东拼西凑复制黏贴。可惜困意让他搞出来一个小小的失误——他把别人感想后面跟着的颜文字也粘贴上去了。

  敲完回车键之后放松下来的提姆看着杰森的气泡框里和文学赏析格格不入的(`・ω・)表情咽了口口水,思考这事被他二哥知道了他能被打个几成死。

  乐观点提摩西。他想,以杰森一己之力孤立了全班的性格来看,只要你做得够干净他根本不会知道这事。

  他冷静地删除了老师提问和杰森回答的聊天记录,决定隐瞒这件事一辈子。

  杰森睡到快中午才起来,他现在精神充沛神清气爽。打开手机一看同班同学罗伊哈珀给自己发了信息。

  罗伊:嘿杰鸟,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明天要不要出来一起喝个咖啡?

  他甚至在末尾加了个(ゝ∀・)的颜文字。

  最终回家吃午饭的布鲁斯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的二儿子正在试图勒死自己的三儿子,而自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就在旁边一个微笑一个臭着脸地看戏。

  布鲁斯开始思考明天中午在公司点外卖吃不回来的话自己要被阿福扣多少小甜饼。

sitri

  新年就要搞红双喜(?)

  携没头脑和不高兴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就要搞红双喜(?)

  携没头脑和不高兴祝大家新年快乐!

  

寒火昼夜行

看我男朋友干什么,你们自己没有男朋友吗。


绘制感谢@千島煜 ,虽然p3我想打人(握拳)(默默离开)

看我男朋友干什么,你们自己没有男朋友吗。


绘制感谢@千島煜 ,虽然p3我想打人(握拳)(默默离开)

寒火昼夜行
新春有红,喜乐成双。 过年好!...

新春有红,喜乐成双。

过年好!!感觉红双喜很适合过兔年,就突然赶了(

新春有红,喜乐成双。

过年好!!感觉红双喜很适合过兔年,就突然赶了(

Dionysus
嗨害嗨,发现一张以前的摸鱼弃稿

嗨害嗨,发现一张以前的摸鱼弃稿

嗨害嗨,发现一张以前的摸鱼弃稿

玘骨!!!

一些不怎么好吃的粮食…

一些jayroy的圣诞姜饼人✓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写了还发出来了!!


圣诞前夕,哥谭莫名其妙地掀起了一股名为“姜饼人”的狂潮。大致是送给喜欢的人姜饼人就能表明心意之类的…不知是谁先起的头,总之,此时此刻,哥谭像一颗气球,被恐怖的粉红泡泡与姜饼人充得越来越满,眼看是要炸了。

不过正所谓暴风雨前的宁静,也许是圣诞将至的缘故,又或是这空前绝后的诡异气氛,今年的圣诞节竟然还没有一个反派出来兴风作良,属实是罕见之至。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杰森•陶德先生以及他的队友(此处特指罗伊,因为只有他恰好在哥谭)此时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赶着去干,而是呆在安全屋里慢慢发芽。

罗伊在沙发上打了...

一些jayroy的圣诞姜饼人✓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写了还发出来了!!




圣诞前夕,哥谭莫名其妙地掀起了一股名为“姜饼人”的狂潮。大致是送给喜欢的人姜饼人就能表明心意之类的…不知是谁先起的头,总之,此时此刻,哥谭像一颗气球,被恐怖的粉红泡泡与姜饼人充得越来越满,眼看是要炸了。

不过正所谓暴风雨前的宁静,也许是圣诞将至的缘故,又或是这空前绝后的诡异气氛,今年的圣诞节竟然还没有一个反派出来兴风作良,属实是罕见之至。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杰森•陶德先生以及他的队友(此处特指罗伊,因为只有他恰好在哥谭)此时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赶着去干,而是呆在安全屋里慢慢发芽。

罗伊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一周前他们正从某个战争不断的外星城市执行完任务回来,现在的他们开启了难得的休闲时光。啊!多么美好的时光啊。杰森坐在罗伊的脚边背对着他,对他们的道具进行简单的保养,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心情。但罗伊的直觉笃定告诉他这绝对是个大好时机…那为什么不试试呢??于是罗伊对着杰森的背影开口了:

“嘿,小杰鸟,我们干嘛不做点姜饼人呢?”



一阵诡异的沉默。罗伊开始担心他和杰森友谊的巨轮了。这间房间陷入了该死的尴尬,正当罗伊准备开点玩笑把这令人窒息的气氛打发走时,杰森终于回话了:

“你在开玩笑…”

房间逐渐开始升温

“好吧,为什么不呢?”

罗伊欢乐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北极圈养老人

【jayroy】这真的不是一次事后烟

脑补的咩老师的天台贴贴

链接在这里:点我! 

是简短的文字运用练习


他知道自己被人抱住了。

这感觉有点奇怪。

但今天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军火库被抱了相比之下就显得有些不足为奇了,他想。

这确实罕见,在往常的这个时间段里,他应该在研究感兴趣的材料,实际上他今天也这么做了,只不过没把这件事延续到夜幕完全降临,他把自己从习惯中剥离了出来。

今天的天气很好——假的,不过是为了到天台上抽烟给自己找的无关紧要的理由罢了。

他对天发誓他上来前只打算抽一根就好,事实上在稀薄的烟雾缭绕间确实容易使人陷入迷失,于是当他反应过来时火机已经凑到了第二只烟的底端,他把原因归结于如今的烟实...

脑补的咩老师的天台贴贴

链接在这里:点我! 

是简短的文字运用练习


他知道自己被人抱住了。

这感觉有点奇怪。

但今天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军火库被抱了相比之下就显得有些不足为奇了,他想。

这确实罕见,在往常的这个时间段里,他应该在研究感兴趣的材料,实际上他今天也这么做了,只不过没把这件事延续到夜幕完全降临,他把自己从习惯中剥离了出来。

今天的天气很好——假的,不过是为了到天台上抽烟给自己找的无关紧要的理由罢了。

他对天发誓他上来前只打算抽一根就好,事实上在稀薄的烟雾缭绕间确实容易使人陷入迷失,于是当他反应过来时火机已经凑到了第二只烟的底端,他把原因归结于如今的烟实在是不大禁抽,又在内心做起一番矛盾的争斗,嘴边的烟没放下过,打火轮上的手指倒是摁下又松开,任由火苗跳跃又骤然熄灭。

杰森上来时罗伊已经败给了内心的欲望,所以他看到的就是对方夹在指尖点燃的烟,罗伊看不见身后晦暗不明的眼眸,正如同杰森看不到烟头闪烁其中的艳红火星,只有一抹白烟缓缓向上方流泻。

他皱眉,放缓了脚步向前走去,像一只大猫一样,隐藏所有响动声。

他希望自己能做到尽量不让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看起来像一场令人毫无防备的突袭,又尽量把动作放缓了一点,也更轻了一点。

杰森有点惊讶,因为罗伊完全没有反抗,甚至一动不动。或许自己正在抱的其实是一块红色的石头,这个莫名涌上脑中的想法或许有些不合时宜,却让他勾起了嘴角。

他们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幼稚游戏,以谁先发出声响为败者,一时间谁也没有想要打破这个局面。

直到罗伊抬起手,把烟凑到嘴边又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浑浊的气雾。

“嘿!”

这明显引发了杰森的不满,也让罗伊笑了出来,夹着烟的手又放下了。

“怎么回事?”

“没有。”他摇头,又补上了几句欲盖弥彰的话,“只是感觉有点累。”

“我总不至于躲到这里喝点,更何况家里的酒都被你扔完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做了那么久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

杰森允许了他生硬地将话题转移,不打算继续深究理由。朋友间起码要保留信任,至于罗伊哈珀是否对他完全坦诚,或许是,也可能没有,但这不重要。

好吧,小杰鸟主动抱他,这下显得真的有些奇怪了,罗伊想,他也许应该做点什么,起码说点什么,反正第二只烟是绝对不可能抽完的。

他在心里默默为它默哀三秒后,发出了小声的感慨。

“人们真奇怪。”

“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的,没有人认为我们在一起——可当我单独碰到他们,大概率又会收到故作惊讶的感慨,‘天哪,军火库,没有红头罩在你旁边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我的天,别告诉我你没有碰到这种情况。”

这番话让两人都笑了出来,这个姿势下罗伊不方便转头看他,但笑声引起胸腔的颤动随着身体相贴的部分传来,罗伊知道他此刻是真的笑的很开心。

“实际上确实没有。”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他们都更喜欢称呼你为‘那个红头发的家伙’。”

“噢,真的太奇怪了,他们看到这一幕后又会想到什么?”

“或许明天板报的头条内容就会变成‘红头罩和军火库已婚’?”

“别别,这太恐怖。”

“好吧。”杰森耸肩,“比起看到你和谁结婚,我更害怕的是哪天我们再见时,你又躺在某个巷末的垃圾堆上,周围散落遍地酒瓶。”

“拜托,你要相信我,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了。”罗伊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我向你保证过的,绝对。”

“你向我保证过的。”杰森低声把这话重复了一遍,语气里染上了不易察觉的伤悲,“我当时见到你时,我以为你要把自己杀死了。”

“你无法想象我那时感到的悲哀,我看到一个天才,我曾经的朋友,亲手在黑暗中埋葬了自己的尸体。”

“罗伊哈珀,你真的差点就在堕落中变成了一个杀人犯。”

“一个无罪判定的杀人犯。”

“我以为你出现的原因是有人告诉你去垃圾桶里捡个朋友吧。”罗伊叹了一口气,“那都过去了,一去不复返。我或许永远无法理解你心中莫大的恐慌,但起码,永远不会再来一次了。”

或许比起空白的言语,现在更应该做点什么,他们心知肚明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彼此静默中审视自己的灵魂,最终只得到更多混乱不明的答案。

索性就不去想了。

“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看起来就像那种文艺电影里的桥段。”

或许还有烂俗剧情,并不罗曼蒂克的故事,就连主角的形象都不是人们心中理想的那种,但这就是红头罩与军火库真实的模样。

罗伊又把烟凑到了嘴边,手却被攥住了,杰森握着他的手把烟摁到地板上掐灭,扣着他的头凑了过去。

“别抽烟了。”他说。

“来接吻吧。”

sitri

  搞点红双喜弱智小段子👉👈

  雷到您的话我先道歉orz

  腿肉难吃,有没有人一起建设

  搞点红双喜弱智小段子👉👈

  雷到您的话我先道歉orz

  腿肉难吃,有没有人一起建设

只有蠢货才会变成羊
  再整点红双喜,普通的天台贴...

  再整点红双喜,普通的天台贴贴

  再整点红双喜,普通的天台贴贴

寒火昼夜行
罗哈生日快乐——! (忘了设定...

罗哈生日快乐——!

(忘了设定时押不了点了)


他的双层领子制服,外面那层感觉有厚度,里面就是红色无袖紧身衣🥺🥺谁不馋🥺🥺


(tag有cp倾向注意,原来设计有桶的手出镜但是没画完之后补


纹身帽子弓箭我尝试了但是太菜了,遂擦

罗哈生日快乐——!

(忘了设定时押不了点了)


他的双层领子制服,外面那层感觉有厚度,里面就是红色无袖紧身衣🥺🥺谁不馋🥺🥺


(tag有cp倾向注意,原来设计有桶的手出镜但是没画完之后补


纹身帽子弓箭我尝试了但是太菜了,遂擦

只有蠢货才会变成羊

  罗伊宝生日快乐捏,建设一下红双喜

  罗伊宝生日快乐捏,建设一下红双喜

ava

【红双喜/jayroy】特殊教导

1.少正背景红双喜,失忆桶x断臂罗

2.因为故事背景是我oc和他们组队,所以有原创女性角色出没!(但她在这里不重要)

3.设定桶失忆以及语言系统没有恢复正常!非典型红双喜,性格差别很大!

4.无插入但的确是jayroy


给兔太的生贺,祝兔太生日快乐!@兔子草 


杰森对于世界的记忆只有最开始一片绿色,然后是无休无止训练。

他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做,如何避开攻击如何使用武士刀,肌肉记忆并没有随着他之前的记忆一起消失。有个很漂亮的女人叫他“杰森”,所以他的名字是“杰森”,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是那个女人和她襁褓中儿子的护卫,职责就是用生命保护好他...

1.少正背景红双喜,失忆桶x断臂罗

2.因为故事背景是我oc和他们组队,所以有原创女性角色出没!(但她在这里不重要)

3.设定桶失忆以及语言系统没有恢复正常!非典型红双喜,性格差别很大!

4.无插入但的确是jayroy



给兔太的生贺,祝兔太生日快乐!@兔子草 






杰森对于世界的记忆只有最开始一片绿色,然后是无休无止训练。

他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做,如何避开攻击如何使用武士刀,肌肉记忆并没有随着他之前的记忆一起消失。有个很漂亮的女人叫他“杰森”,所以他的名字是“杰森”,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是那个女人和她襁褓中儿子的护卫,职责就是用生命保护好他们。后来某天(他对时间其实没有很多概念),联盟突然来了一个红发的和他大小差不多的男孩,还有个金发女孩子,对着联盟一阵乱打。

杰森回忆起当时相遇的场景只有:他的胳膊好酷。

然后他们打起来,因为刺客联盟对他的要求所以杰森对上他们发疯一样攻击甚至不顾自己受伤。但当时的罗伊虽然嘴上骂得凶但终究没有对他下死手,只是想打晕他。

“这家伙还是人类吗!”

他怎么不是人,杰森想。他全身上下都是血肉,总比对方小臂是机械更像个人类。

“恭喜你,军火库!遇到一个比你还要疯的家伙。”和那个叫“军火库”的人一起的姑娘反应迅速地跑到他身后攻击,她成功吸引了杰森的注意力让他转头攻击她,忽视了身后还有个人形军火库。

罗伊虽然心情糟糕遇到这么一个难缠的疯子,但是对方这样反而让他肾上腺激素飙升有了被挑战的感觉。菲利希亚吸引了那个刺客注意力,让他有机会对着这个好像不会疲惫的疯子后颈劈了一下打晕了他。

我赢了,混/蛋。

现在想想他就应该一走了之,找到他想要的东西直接离开。怪菲利希亚好奇的掀开那个被打晕的疯子脸上的面罩,他又看了一眼这家伙的脸,给自己捡回来一个麻烦。


有时候罗伊会怀疑当时他的脑子是不是在冷冻仓冻坏了,否则怎么回把眼前这个人捡回来。

“不然要把他扔在刺客联盟吗,那有点残忍吧?”这是他的小搭档告诉他的。

然后他就和菲利希亚把这个哑巴带回来了。

后来通过他入侵少年正义联盟的数据,他知道了这个看似是哑巴但是发起疯异常难缠的人是当年死了的二代罗宾杰森陶德。至于他死了几年为什么又复活了罗伊不清楚,但他们是在刺客联盟发现他的,猜测他应该和这个地方有点关系。但是罗伊这个被卢瑟冻了八年的本体也没什么好评价一个死而复生的活死人,大家都一样不正常。

他那个傻搭档甚至不知道从那里拿出拉绳礼花炮和一小块蛋糕,欢迎杰森加入。

礼花炮“boom——”的一声喷出多彩的碎纸屑,落在在场几个人头上,廉价的纸花落在三颗颜色不同的头上显得无比滑稽。

“恭喜我们活死人小队又多了一员!”

菲利希亚在一边鼓掌并把蛋糕塞给了杰森,而杰森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看到菲利希亚在鼓掌于是跟着她鼓掌,蛋糕也被他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吃掉了。碎纸屑从他头上飘落在蛋糕上杰森也没有在意,还是罗伊把他头发上的纸屑一个个摘下来。

至于菲利希亚,罗伊不想评价。

他看着杰森顿时觉得身上的担子重了许多,因为他好像是在场唯一心智成熟的人,控制不住扶额并在心里叹气。

两个傻子。


初到的杰森的语言系统没有完全恢复,需要有人教他重新说话。

“椅子。”罗伊指着椅子。

“椅子。”这是杰森在跟着他学。

“桌子。”

“桌子。”

“墙。”

“墙。”

很好,罗伊骄傲的想杰森还是很聪明的,他教得真不错。

“她是谁?”罗伊指着菲利希亚。

“花……”

“我是菲利希亚,当然花也可以。”

“菲利希亚。”

罗伊指了指自己,心想自己的名字只有两个音节比菲利希亚的名字好读多了,杰森一定可以说出来。

“笨蛋。”

“什么……”罗伊在即将爆粗口时菲利希亚捂住了他的嘴,鼓励杰森,“天啊!杰森好棒,没有教你这个词你就学会了!”

“你才是笨蛋!”

“你注意一下用词啊杰森会学的!”

对于杰森,罗伊一直认为菲利希亚把他当做幼崽照料了。

哪有这么高这么壮又能打的幼崽啊!因为菲利希亚不让他生气说出什么不应该学的话,罗伊只能在心里咆哮。杰森差不多和他一样高,体型还要比他壮一些,打起架不要命一样丝毫没有顾忌。他要教会杰森不要轻易发疯,像个正常人而不是刺客。

如果夜翼在这里恐怕也要感叹罗伊居然可以静下心教别人,而不是对着基地到处乱炸,做出自//杀举动。





杰森的语言系统逐渐恢复了,再也不用罗伊和菲利希亚教他说话,平常交流也没有了限制。只不过可能是性格使然,他依旧沉默寡言,比起交谈更喜欢没事看看书养养植物。

他的记忆仍断断续续的,对之前的事情只有不断闪现的片段好像信号不好的黑白电视不时出现的画面。现在他还是和罗伊和菲利希亚待在一起,不时跟着他们出出任务。但比起在刺客联盟的经历他还是更喜欢和他们待在这里,这里更像一个“家”。

那个金发姑娘对他挺好的,一个很热心很可爱的姑娘,不过她现在好像去找某个跑得很快的小子了不在这里。

罗伊是在小队里占据领导地位的人,总是很暴躁的模样。但杰森在长时间不说话全靠眼睛观察的日子里,他可以看出来罗伊并不是他表现出的那个样子。

罗伊总是装作很混//蛋的样子,甚至嫌弃他们麻烦。但他从没有抛弃过他们,也很关心杰森的方方面面,他说自己是杰森的老师要教他很多东西,但他实际上做的比这个要多。当他又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嘴里说杰森“麻烦”时,手上动作又没停下因为自己的自杀袭击留下的伤口消毒缝针,杰森总是盯着他看直到罗伊实在不能忽视他炙热的目光。

“记住,下次注意!”

杰森还是看着他,罗伊也知道他该死的习惯,无所谓他怎么做了反正大男人被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他罗伊哈珀又不是什么小姑娘。

啊,他对我真好。

所谓观察多了总会了解,杰森已经可以在固定范围感受到罗伊的情绪。

比如现在罗伊坐在他对面给他的机械臂调整准星,虽然他看起来好像专心致志忙着自己的事情,但是杰森根据这段时间和他的相处感受到他现在心情不好。

对罗伊来说杰森真的很麻烦,尤其是他知道他是二代罗宾。这意味着他可能会被夜翼盯上谈话,而他一点不想和少正再有瓜葛,只想自己打出一片天(菲利希亚是意外),突然多了杰森这个可能带来麻烦的麻烦罗伊心情复杂。

而现在这个麻烦和他面对面坐着。

还不时盯着他。

杰森没想那么多,他只觉得罗伊摆弄他机械臂的样子很可爱。当然罗伊平常的样子也很可爱,他只是想关心一下罗伊怎么不高兴。

他们现在是朋友对吧?





“我说你……”罗伊实在被杰森盯烦了,放弃了装作修理的样子质问他,“我很好看吗?”

“好看。”

罗伊本来还在被盯得一股无名火燃烧,被杰森一记直球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看他的样子是认真的。

杰森没有说谎,罗伊就是很好看。

但在罗伊看来就是另一回事。

问题是杰森陶德看起来真的很像那种连手活都没做过的纯情处男,然后有天突然赞美直男队友的相貌。

这特//么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我想看看你的手。”

杰森突然说,罗伊疑惑不解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还是把手递过去。

但是杰森摇摇头说:“我想看的是另一只。”

“你想干什么!”在杰森眼里提到失去的那边手臂的罗伊像一只被摸到尾巴而呲牙示威的狐狸,但是他知道罗伊没有恶意自己同样也没有。

“我只是好奇,而且从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很酷。”

“哈,那是因为失去手臂的不是你。”

“难道你小时候没有觉得钢铁侠的战甲的手臂可以突然变形很酷吗,你的不比他的逊色。”

“我是军火库,比他酷多了。”

看着罗伊的情绪没有那么抵触了,杰森小心翼翼触摸了他那只被机械代替的手臂。罗伊只是当他还是个心智未恢复的小孩子,只要不碰到按钮把这里炸了就让他碰吧。

杰森比他想象的要聪明,没有碰不该碰的地方,只是把他的机械臂放在手里端详不时好奇的触摸表面精密的机械。虽然卢瑟给的这个东西很高级但肯定不会像本来的手臂那样,杰森的触碰不会通过神经传输到大脑给他反应,而他本来的手臂已经变成一个比他外边年龄还大的家伙了。

罗伊突然想到圣经中夏娃是取自亚当的肋骨,那红箭还是取自他的手臂。

怎么突然有点恶心。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想像杰森触摸他那样碰他,于是罗伊擅自拉进他们的距离。杰森本来在专心研究他的手臂,罗伊突然的动作让他突然进入防御模式。罗伊也没想到突然来这么一出被杰森推倒在沙发上,两个人在沙发上扭成一团,肢体纠缠在一起。

“该死,杰森是我!”

他认为杰森是应激反应,在保证他安全的前提和他撕扯着。两人就这么在沙发上纠缠不清,两个血气方刚青少年摩擦着反倒没有打起来而是产生了化学反应。

青少年荷尔蒙分泌本就丰盛,这样的动作让他们不合时宜的勃//起了。

“操。”两个人同时说。

他这么就学的这么快,菲利希亚回来又要抱怨了。罗伊有些不合时宜的想到。

杰森也感受到这个尴尬的反应,又是因为自己突然应激产生的,尴尬松开手从罗伊身上起来。没想到罗伊反客为主先把杰森压在身下,动手去解开他们的裤子拉链。

“罗伊你特么在干什么!”

“该死的,你不会真的是连手//冲都没有过的处//男吧。”现在那只炸毛的狐狸变成了杰森,脸红着捂住自己被粗暴地扯下的裤子,誓死守护自己贞//操。

“我不记得了!”

“那就让我重新教你,Jay。”




——————

剩下的sy见

桃己
游戏《哥谭骑士》里roy给ja...

游戏《哥谭骑士》里roy给jason发的邮件

游戏《哥谭骑士》里roy给jason发的邮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