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ayson todd

2421浏览    59参与
安德妮卡

大哥绿鳞小短裤真的是只有社牛才能穿的出去

我只能说米总简直堪称巅峰,我爱死那件斗篷

还有(不联系上下文)就异常坦率的大米

以及不用独自一人承担一切的杰森!


大哥绿鳞小短裤真的是只有社牛才能穿的出去

我只能说米总简直堪称巅峰,我爱死那件斗篷

还有(不联系上下文)就异常坦率的大米

以及不用独自一人承担一切的杰森!


星河入梦来

杰森陶德的报应

Summy:我流ABO世界设定,提姆Omega


       时间线在杰森袭击泰坦打伤罗宾提姆后,迪克和布鲁斯都让提姆好好养伤,转身他们就去打击超级罪犯红头罩。


杰森不在乎,杰森不知道的是他殴打替代品的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知道红头罩是杰森的提姆十分焦虑,既怕红头罩会做错什么事情布鲁斯不会再接纳他,又怕布鲁斯他们进一步刺激杰森让他滑向深渊。


一想到杰森那时候疯狂的眼神,打了个激灵。没事的提姆,你是勇敢的罗宾!你一定要把你哥哥从拉萨路池中救回来!


安慰...

Summy:我流ABO世界设定,提姆Omega

 

       时间线在杰森袭击泰坦打伤罗宾提姆后,迪克和布鲁斯都让提姆好好养伤,转身他们就去打击超级罪犯红头罩。


杰森不在乎,杰森不知道的是他殴打替代品的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知道红头罩是杰森的提姆十分焦虑,既怕红头罩会做错什么事情布鲁斯不会再接纳他,又怕布鲁斯他们进一步刺激杰森让他滑向深渊。

 

一想到杰森那时候疯狂的眼神,打了个激灵。没事的提姆,你是勇敢的罗宾!你一定要把你哥哥从拉萨路池中救回来!

 

安慰自己成效显著的提姆觉得自己又可以了,感觉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趁着家人看管松懈就偷偷跑去找杰森。

 

如果是平时,我们谨慎且理智的小侦探不会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这么贸贸然地去找杰森,但这次提姆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发情期到了。

 

现在提姆满脑子都是:回家!让他回家!杰森一定要回家!只要杰森回家了就不会那么伤心!可以Happy ending!

 

但如果杰森不回来呢?

 

……

家里有阿福,看在阿福的份上一定不会出人命的!只要带杰森回去就可以了!我可以的!

 

这就是为什么杰森看到一只幼崽在他家门口,这只幼崽固执的敲着门,大有如果门不开就敲到地老天荒。

 

艹!蝙蝠们怎么敢让一只幼崽深夜在哥谭大街上乱跑?

 

自己这片区域的治安什么时候好到一只幼崽随便到处乱晃!

 

“你是怎么回事!!!”把人拉进来杰森气的怒吼

 

“杰森,和我回去吧!”

 

“什么”

 

“不管怎么样你和我回去吧!b……阿福、布鲁斯他们都很想你!”

 

“哈!回去看你怎么享受我的一切!看你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吗!”

 

愤怒的情绪腾升,诡异的绿色粘液似乎围绕着整个房间。

 

“不!杰森,我并没有替代你!布鲁斯他们一直都很想念你!你回来吧!”

 

杰森愤怒的提起提姆的衣领

 

“你!”

 

不!

 

不对!

 

不对!

 

他身上的信息素怎么那么浓!

 

还是Omega的信息素……

 

谁?

 

替代品的

 

替代品他妈的居然是Omega?

 

妈的!为什么他发情期了还跑到这边来让我回去!

 

这是什么品种的Omega?!

 

这个哥谭是不是要完了?连Omega幼崽都要出来打击犯罪?

 

想想关于替代品的资料里面小心谨慎、理智的、聪慧的、脚踢双面人拳打企鹅人……

 

现在哥谭的反派都这么拉了吗?居然连Omega幼崽都打不过?

 

看看眼前这只Omega幼崽,就算是刺客联盟里面的Omega都没有那么生猛!

 

杰森瞳孔地震,当然塔利亚给杰森的资料里面有写替代品的性别,但那不是伪装吗?

 

蝙蝠侠已经被资本侵蚀到这种地步了吗?

 

刺客联盟都没这么压榨人!

 

任谁死而复生直到清醒后,这些年仇恨的对象居然是这么个Omega幼崽都会觉得自己和这个现实世界是不是有哪个不对。

 

震撼杰森一整年!

 

杰森对现实的怀疑打断了他的愤怒。

 

落针可闻的房间里奶香味越来越浓,杰森僵着手,慢慢地放下提姆。

 

“对不起”

 

“什么?”这个崽子说什么?

 

“我们并没有替代你的意思,杰森,我很抱歉让你觉得你不能回家。”

 

“哈?”

 

“你只要回家布鲁斯一定会很开心的!你也不用一直流浪了!”

 

杰森抹了把脸,懂了!这只小鸟和那个整天只想着家庭美满的黄金男孩一样没脑子。

 

来杰森,来默念“不能和这种黏糊糊的人讲道理、不能和这种黏糊糊的人讲道理。不能和这种黏糊糊的人讲道理!……”

 

提姆忽然抱住杰森哭了起来

这只小鸟是有什么不对?

 

提姆身上的奶香味散发出孺慕、安定、依靠的情绪。

 

哦,替代品的脑子果然有问题,他居然认为我是他族群里的Alpha!并且是可以依靠的Alpha!

 

“妈的!你不要哭了!”

 

蝙蝠侠你从哪里找小孩的?布鲁斯你快点过来带走你儿子!他怎么就这么固执让我回去呢?

 

蝙蝠侠顺着监控找来的时候杰森快被这只幼崽搞崩溃了。

 

杰森好说歹说提姆就是不听就要杰森回去......

 

omge不理智的时候都这么固执的吗?


云翳

【Jaytim】听红罗宾讲那爱情的故事

本章Jaytim主场,原创角色背景板预警,设定见合集

近距离磕西皮  第四章 


听红罗宾讲那爱情的故事


    今天是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

    平凡,对于每个平凡的家庭而言,well,一家团圆地度过美好的夜晚,温暖又平常,不是吗。

    不平凡,对于哥谭义警,祥和的夜晚可是太难得了,阿卡姆的反派们今晚仿佛改了性一样,全都乖乖地呆着,街头的小混混也寥寥无几。

    夜巡即将结...

本章Jaytim主场,原创角色背景板预警,设定见合集

近距离磕西皮  第四章 


听红罗宾讲那爱情的故事



    今天是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

    平凡,对于每个平凡的家庭而言,well,一家团圆地度过美好的夜晚,温暖又平常,不是吗。

    不平凡,对于哥谭义警,祥和的夜晚可是太难得了,阿卡姆的反派们今晚仿佛改了性一样,全都乖乖地呆着,街头的小混混也寥寥无几。

    夜巡即将结束的红罗宾正叼着红头罩提供的辣热狗蹲在滴水兽上,举着望远镜观察八方,心情愉悦地发现哥谭依旧一片太平。

    “Red Robin,”欧若拉落在了红罗宾身旁,“恭喜。”

    “For what?”见到来人,红罗宾放下了望远镜。

    “为蝙蝠家族的努力终于为哥谭带来了光明,”欧若拉扬起一个微笑,“真希望蝙蝠侠能看见这一切。”

    “……为什么这句话你说出来怪怪的,”提姆低声吐槽道。

    由于正联集体出任务,蝙蝠侠缺席了这周的夜巡,由于上次的围观超人告白事件,欧若拉现在依旧出于“禁止参加正联任务”时期,留守儿童实在太过无聊,便四处游历这个星球的城市。

    哥谭市是最不同的,单从这几天里她窥见的哥谭一角便可知蝙蝠家族的艰难,即便是在alfa星的实验室,她也没有见过向小丑一样的疯魔,因此她知道这样祥和的夜晚对于哥谭有多宝贵。

    黎明即将降临,宣告了夜巡的结束,也宣告了这个宁静之夜的结束,哥谭初生的太阳升起来了。

    “夜巡结束,”红罗宾收起望远镜,看向欧若拉,“要来韦恩大宅坐坐吗。”

    “如果可以的话,那真是太感谢了。”

今天的韦恩大宅只有阿福和达米安在,提姆坐在餐桌边,端起一杯咖啡,换下制服而显露出的颈部布满了淡红色的吻|痕。

    欧若拉盯着那些痕迹,不由自主地发问,“提姆,你跟红头罩是在谈恋爱对吗。”

    提姆冲她挑了挑眉,“介于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并且脸上挂着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想你应该是想知道我的Jay的……爱情故事?”

    欧若拉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她的八卦心为她赢来了“禁止参加正联任务”,但她并不打算改。

    “Jay是第二任罗宾,”忽视对面欧若拉的行为,提姆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叙述了起来。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在成为罗宾之前拍摄了很久很久蝙蝠侠与罗宾的照片,其中最多的就是杰森。”

    欧若拉点点头,她或多或少地从其他人那里听说过这件事。

    “这是我对杰森心动的开始,I mean,谁不爱Boy Wonder呢,无论是成为他,还是得到他。”

    “我那时候我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着他在街道中穿梭的身影,直到那一天,蝙蝠侠失去了他的罗宾。”说到这里,提姆的声音沉了下来,欧若拉知道,是小丑夺走了二代罗宾的生命。

    “他走之后,蝙蝠侠变得阴沉,仿佛换了一个人,他甚至试图杀了小丑,如果不是超人拦住了他,他可能早已跨过了他的那条线,我知道不能让他这么做,蝙蝠家没有人希望他破坏自己的原则,即便是杰森也不希望这样。”

    “为了将他拉回来,我敲开了迪克的门,想劝他回去当罗宾,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把我带进了蝙蝠洞。”

    “一些波折后,我终于获得了蝙蝠侠的认可,穿上了罗宾的制服。杰森对于蝙蝠侠这么快又有了一个罗宾十分愤怒,这让我们的的初见很糟糕。”

    提姆的声音没什么波澜,过去的痛苦被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欧若拉从泰坦的成员那里听说过,那一次,杰森深夜爬上泰坦塔打伤了提姆,因为这件事,泰坦众人看杰森一直有种家暴男滤镜,即使他们已经看见了现在的杰森有多宠提姆。

    “但后来,杰森与布鲁斯的关系缓和,他开始向我们寻求帮助,我终于有了接触到我的Boy Wonder的机会,”讲到这里,提姆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红头罩很需要我为他提供情报,而我爱死了这种被他需要的感觉。”

    “与他关系的更进一步是一次任务之后,我在任务中受了重伤,失血过多只能到最近的安全屋休息,而那是杰森的安全屋。”

欧若拉似乎猜到了故事的走向。

    “失血过多的时候人的意识会恍惚,你应该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欧若拉点点头,战场上失血是常有的事,“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客厅里,看见一个人推开门走进来,那人看见我,慌慌张张地冲过来,拍了拍我的脸,我眼前一片模糊,但感觉那个人的怀里很温暖,就睡着了。”

那个人是杰森。

    “等我再醒来时已经在韦恩大宅自己的房间了,我醒后,迪克告诉我,昨晚送我回来的是杰森,他说他从没见过那么紧张的杰森,这让我的心底暖暖的,曾经心底埋下的对二代罗宾的爱又开始生长,我总是克制不住地想,万一呢,万一他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他真的很爱你,欧若拉腹诽道。

    “自那以后,我与杰森的来往更为密切,我喜欢在他的安全屋过夜,喜欢看他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让我进屋给我做饭,喜欢他催我睡觉的声音,喜欢他每一次叫我鸟宝宝时的腔调,喜欢……他,”提姆的耳尖开始泛红了。

    “再后来,他开始和我一起我进酒吧,我不爱喝酒,每次就看着他喝,我们在酒吧什么都不做,只是喝酒,那一次,他好像有点喝醉了,然后,”提姆抿了抿嘴唇,脸上开始泛红,“然后,他吻了我。”

    “哇哦,勇士,”欧若拉在心中发出赞叹,不愧是你,红头罩。

    “吻完他之后我就清醒了,”杰森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顺着提姆的话往下说。

    “Jay!”提姆的脸更红了。

    “怎么了,鸟宝宝,”杰森将脸靠近提姆的耳畔,用气声说道。

    小红鸟把脸埋进大红鸟的胸口,大红鸟伸出他的鸟爪子揉乱了小红鸟的头毛。

    “Hello?二位,接下来呢,”欧若拉试图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你们两只鸟,别在关键时刻停啊喂!

    “接下来提宝落荒而逃,我以为他不喜欢我,就去找迪克头诉苦,”杰森抱紧怀里的提姆,继续接了下去。

    “迪克是家里最早看出我对鸟宝宝的心意的人,甚至比我自己都早,我那天告诉他我觉得鸟宝不喜欢我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惊讶。”

    “ ‘杰,去正式地告一次白,他会答应你的’,迪克说,被他劝服了,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找机会告白,但却找不到小红了。”

    “我被他那个吻吓坏了,担心他来找我解释或者来找我道歉,就一直躲着他,幸好泰坦的任务很多,托布鲁斯的福,W.E的文件也堆了很多,我有合理的理由躲着Jay。”提姆把头从杰森胸口离开,看向了欧若拉。

    “等我再找到鸟宝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只废鸟了,”杰森轻笑道,“长期堆积的工作让提宝眼下积了很重的黑眼圈,我就趁鸟之危,把他捡回了家。”他还记得在蝙蝠洞找到提姆时的样子,小红鸟昏昏沉沉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叫他的名字也没什么反应,又软又可怜,看得杰森的心都化了。

    “鬼知道我第二天醒来看见自己在杰森床上的时候有多震惊,”提姆揉着杰森的脸吐槽道,“我还以为自己和他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

    “嗯哼,鸟宝,提醒你一下,那个‘不该干的事’现在也干过了。”

    “滚呐!”提姆恼羞成怒地狂薅杰森的头发。

    “好了好了,不闹了”杰森按住提姆不安分的爪子,“提宝醒了后,我正式地向他告了白。”

    “再之后你们就正式在一起了?”

    “这个嘛,如果你知道那天我们到底说了些什么的话,就不会有这个疑问了,”提姆故作神秘。

    “我有一个问题。”欧若拉举起手。

    “嗯?”

    “杰森又是怎么爱上提姆的?”

    “这个嘛,”杰森轻吻上提姆的额头,“没有人会不对他动心的。”

六郎

红头罩:我没惹你们任何人,版权费结一下谢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灵感就在一瞬间

红头罩:我没惹你们任何人,版权费结一下谢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灵感就在一瞬间

异常

到底是因为啥发不来,小鸟怎么了。再试试…第一次画漫画,OOC警告,感谢@王兄弃你见周公 的技术帮扶。漫画背景是杰森(人类)捡到迪克(人鱼),两人一见钟情,感情升温成为情侣后的甜饼小日常。没啥脑洞,真编不出啥来…

到底是因为啥发不来,小鸟怎么了。再试试…第一次画漫画,OOC警告,感谢@王兄弃你见周公 的技术帮扶。漫画背景是杰森(人类)捡到迪克(人鱼),两人一见钟情,感情升温成为情侣后的甜饼小日常。没啥脑洞,真编不出啥来…

脏话
知更鸟保护协议会严厉谴责DC未...

知更鸟保护协议会严厉谴责DC未经授权的二创行为

知更鸟保护协议会严厉谴责DC未经授权的二创行为

扉与深

火红羽翼

  今天,是提摩西·德雷克死去一年的祭日。

  哥谭从昨夜就开始下雨,仿佛她也在为这位年轻的英雄哀悼。

  杰森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捧着一束白玫瑰,撑着伞走向埋着提姆的墓地。

  提姆·德雷克有一份早就准备好的遗书,毕竟当义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没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临。

  他说他不喜欢喧哗,所以请把他埋在僻静的地方。

  杰森并没有走多久就来到了提姆的墓前,自提姆死后葬在这里,他就在这附近弄了个安全屋,蝙蝠家其他人都在这附近有安全屋,他们时不时就会来陪陪提姆。

  杰森放下白玫瑰,安静的站在墓前,回想着以往和提姆相处的点点滴滴,心开始细细密密的痛......

  今天,是提摩西·德雷克死去一年的祭日。

  哥谭从昨夜就开始下雨,仿佛她也在为这位年轻的英雄哀悼。

  杰森换上一身黑色的衣服,捧着一束白玫瑰,撑着伞走向埋着提姆的墓地。

  提姆·德雷克有一份早就准备好的遗书,毕竟当义警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没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临。

  他说他不喜欢喧哗,所以请把他埋在僻静的地方。

  杰森并没有走多久就来到了提姆的墓前,自提姆死后葬在这里,他就在这附近弄了个安全屋,蝙蝠家其他人都在这附近有安全屋,他们时不时就会来陪陪提姆。

  杰森放下白玫瑰,安静的站在墓前,回想着以往和提姆相处的点点滴滴,心开始细细密密的痛了起来。

  没人知道他和提姆的事,毕竟他和提姆还没有真正在一起。他们明白彼此的心意,只是他们都有点胆怯,没有踏出那一步。

  再也没有叫他大红的人了。

  突然,通讯器响了起来,“红头罩,阿卡姆的又发生越狱了,过来帮忙。”杰森回神抬手拿出通讯器愤怒的回到,“他们什么时候越狱不好,非要今天越狱!”

  杰森快速的换上装备,骑上机车往阿卡姆的方向疾驰。

  红头罩愤怒的将罪犯打倒在地,他把谜语人和企鹅人打晕绑在一起,然后向着小丑离开的方向追去。

  ‘不要去’

  红头罩愣了下神,他是太思念小红了吗?竟然出现了幻听。

  

  又一次,杰森想,他又一次栽在了小丑手里,杰森靠在墙上,看着不远处的炸弹,这一幕与当初在埃塞俄比亚的时候重合,只不过当初想的是蝙蝠侠布鲁斯,现在想的是红罗宾提姆·德雷克,他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提姆对他展开的笑容,杰森不禁也微笑起来。

  ‘笨蛋!’

  杰森睁开眼睛,一抹红色的身影映入眼中。

  ‘杰森!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提姆张开红色的羽翼,将杰森牢牢地护在中间,就算是爆炸也不能伤害杰森。

  当爆炸过去,提姆松开杰森,飞在半空中,冲愣着的杰森扬起一个微笑,便消散在了空中。

  “提 姆?”

扉与深

黑猫提姆x红头罩杰森 四

  提姆穿上黑猫的制服,他已经确定那颗宝石确实是传说之物了,今天,黑猫就会拿走它。

  黑猫走到窗前,“哥谭的夜晚来临了”。

  黑猫按着定好的计划,顺利的拿到了宝石。他在黑夜里的哥谭快速移动着,蝙蝠侠被他引到别的地方去了,暂时管不了他。他也不会像猫女一样,会等他和他调情,当然,如果是红头罩的话,黑猫舔了舔唇,也不是不行。

  突然,黑猫停住了脚步,轻轻的落在楼顶,人有的时候真的不经念叨,“所以,你要抓我吗?红头罩先生”

  红头罩看着黑猫轻轻的落在面前,就像落在他的心上,让他悸动不已。“如果我抓住你,会有奖励吗?小猫”

  “你想要什么呢?”黑猫嘴里问着,握着合金棍冲了上去。

 ......

  提姆穿上黑猫的制服,他已经确定那颗宝石确实是传说之物了,今天,黑猫就会拿走它。

  黑猫走到窗前,“哥谭的夜晚来临了”。

  黑猫按着定好的计划,顺利的拿到了宝石。他在黑夜里的哥谭快速移动着,蝙蝠侠被他引到别的地方去了,暂时管不了他。他也不会像猫女一样,会等他和他调情,当然,如果是红头罩的话,黑猫舔了舔唇,也不是不行。

  突然,黑猫停住了脚步,轻轻的落在楼顶,人有的时候真的不经念叨,“所以,你要抓我吗?红头罩先生”

  红头罩看着黑猫轻轻的落在面前,就像落在他的心上,让他悸动不已。“如果我抓住你,会有奖励吗?小猫”

  “你想要什么呢?”黑猫嘴里问着,握着合金棍冲了上去。

  他们在楼顶缠斗在一起,他们都没有下狠手,不过一会儿,黑猫就被红头罩抓住困在了怀里。

  “让我想想,嗯,那就给我一个吻吧。如何?”

  “好啊,你先放开我,我就给你。”

  红头罩依言放开了黑猫,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黑猫,黑猫扭了扭手腕,走向红头罩环住他的脖子,红头罩也伸出双手环抱住黑猫,轻轻的一吻,黑猫刚分开,就被红头罩扣住后脑拉了回去。

  半晌,唇分,黑猫微微喘息,看着像狼一样盯着他的红头罩,“所以,你亲自来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来找你合作,我知道你一直在收集一些传说中的东西。”

  黑猫微挑眉毛,“什么合作?”

  “加入法外者,我会和你一起收集那些东西,也会把我现在有的都给你。”红头罩向黑猫伸出手。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和你合作?”话是这么说,黑猫还是伸手搭在了红头罩手上。

  “我不肯定,但我不会放弃。”红头罩拉过黑猫,话音消失在贴在一起的唇间。

☁︎

《当你养父突然多了个亲生儿子》《杰森尝试和达米安相处》


原梗:当你妈25年后又生了个小孩


看封面就知道很草稿了!!!很草稿!!!!

目前懒得画了,之后再填)))

《当你养父突然多了个亲生儿子》《杰森尝试和达米安相处》


原梗:当你妈25年后又生了个小孩


看封面就知道很草稿了!!!很草稿!!!!

目前懒得画了,之后再填)))

星河入梦来

你们韦恩怎么回事?都用良心换漂亮了吗?

summary:性转提姆,ooc预警,又名韦恩没有心

布鲁斯:把公司事务推给未成年养女的蝙蝠侠是屑√

迪克:把妹妹扔下自己去约妹子的哥哥是屑

杰森:把妹妹拉进自己的修罗场的哥哥是屑

达米安:想要继承蝙蝠侠的遗产就是不管理韦恩企业的弟弟是屑

同位体提姆:连自己都坑的同位体是屑

缇娜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个乖乖女实际是个把家里所有人都坑一遍不带重样的缇娜不觉得自己是屑

— — — — — — — — — — — — — — — — ...

summary:性转提姆,ooc预警,又名韦恩没有心

布鲁斯:把公司事务推给未成年养女的蝙蝠侠是屑√

迪克:把妹妹扔下自己去约妹子的哥哥是屑

杰森:把妹妹拉进自己的修罗场的哥哥是屑

达米安:想要继承蝙蝠侠的遗产就是不管理韦恩企业的弟弟是屑

同位体提姆:连自己都坑的同位体是屑

缇娜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个乖乖女实际是个把家里所有人都坑一遍不带重样的缇娜不觉得自己是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系列脑洞,可可爱爱的小缇娜怎么可能坑人呢~

星河入梦来

  今天看到解放神学的视频,那个硬核神父是不是很熟悉。哈哈哈哈,感觉和神父桶的设定好像~解释一下解放神学是天主教和共产主义结合的神教,一开始感觉桶和共产主义很合得来看到这个神教后就觉得好配神父桶。😂😂😂

  今天看到解放神学的视频,那个硬核神父是不是很熟悉。哈哈哈哈,感觉和神父桶的设定好像~解释一下解放神学是天主教和共产主义结合的神教,一开始感觉桶和共产主义很合得来看到这个神教后就觉得好配神父桶。😂😂😂

_chernyy.kofe
我很快就会开始出售它们! 现在...

我很快就会开始出售它们!

现在请加入我的QQ群进行数量调查,有任何问题请在留言或评论中问我,因为我不会在QQ群中出现(我的朋友在监控)。

  

我使用的是翻译,如果我说的内容令人困惑,请原谅( ;  ; )

我很快就会开始出售它们!

现在请加入我的QQ群进行数量调查,有任何问题请在留言或评论中问我,因为我不会在QQ群中出现(我的朋友在监控)。

  

我使用的是翻译,如果我说的内容令人困惑,请原谅( ;  ; )

_chernyy.kofe

我可能会在几天后开放预售链接

我可能会在几天后开放预售链接

京什什什

离别进行时(dickbru)

Summary:犯罪小巷的一声枪响,是布鲁斯经历的第一次离别。ooc属于我。


他蓝翅膀的小鸟决定飞走了。


“……布鲁斯。”


“呃,迪克?有什么事?”


男人胡乱地用搭在肩上的白浴巾抹了把脸,一双被热气蒸的微红的蓝眼睛惊讶地看向站在浴室门口的男孩。


迪克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目光从那滴坠在男人发梢的水滴挪开,余光却追逐着它滑入了男人宽松的浴袍深处。


布鲁斯将额前耷拉的碎发撩起,浅浅地吐出口气。迪克看见清淡的白雾极快地出现又消失,给正被审视着的他判了缓刑。


“好吧,迪克,我猜你要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先让我把头发擦干,好吗?阿福看见地上全是水的话也许会扣掉我一...

Summary:犯罪小巷的一声枪响,是布鲁斯经历的第一次离别。ooc属于我。


他蓝翅膀的小鸟决定飞走了。


“……布鲁斯。”


“呃,迪克?有什么事?”


男人胡乱地用搭在肩上的白浴巾抹了把脸,一双被热气蒸的微红的蓝眼睛惊讶地看向站在浴室门口的男孩。


迪克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目光从那滴坠在男人发梢的水滴挪开,余光却追逐着它滑入了男人宽松的浴袍深处。


布鲁斯将额前耷拉的碎发撩起,浅浅地吐出口气。迪克看见清淡的白雾极快地出现又消失,给正被审视着的他判了缓刑。


“好吧,迪克,我猜你要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先让我把头发擦干,好吗?阿福看见地上全是水的话也许会扣掉我一个星期的小甜饼。哼,你知道的,他最近总喜欢用这个来威胁我。”


也许是浴室里的热气熏得脑子跳闸,又或许是对某些即将发生的事情直觉般的预感,冰冷的蝙蝠突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营造一个柔和一点的氛围。


可是,已经不得不停下了啊。迪克看着他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身影,平静地低声道:“布鲁斯。”


哦上帝,拜托每一个音调都不要这样往下沉啊,很容易被听出悲伤什么的情绪耶……


如他所愿,那人站住了,却没回头。


好吧。迪克想。否则看着那双眼睛,我怎么还舍得说出口。


“布鲁斯,我想离开哥谭。”


那只拿着浴巾的手忽然握紧了。迪克无可避免的感到揪心的不忍和悔意。


他会如何反应呢……给我一拳吗?装作没听到然后给我买一个汉堡?还是用蝙蝠侠的语气一条条分析利害劝我留下来?


思绪像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最终全数落在眼前这个人身上。


他眷念地把这个自己追逐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从头到脚慢慢看了一遍,在心里仔细描摹出这人衣袍下的每一道伤痕。


或深或浅,往日相处的种种走马灯一般闪过。黑白色的欢笑和伤口,蝙蝠和披风,占据了他少年时代的全部。


他艰涩地张开嘴,不由自主地又添上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都和你一样高了。”


布鲁斯没说话,他像突然通了电的人造机械,一步步向前走,下楼梯,然后慢慢在沙发上坐下。


迪克沉默的跟上去,坐在他对面。


布鲁斯的双肘撑在膝盖上,头颅低垂着,搭在交叉的双手上。迪克走神地看着他弯折的脊背,想不起上一次看见这副脊背弯曲是什么时候。


发梢的水滴答滴答在地板上聚成一个小水洼,却没人有心思去在意。


“去哪?”


迪克几乎被突然响起的、像是被砂纸残忍研磨过的嗓音吓了一跳:“什么?”


“你要离开哥谭。去哪?”


“哦,这个,我打算去布鲁德海文。”


“……布鲁德海文。”


“嗯,嗯,是的。”迪克呐呐道。他偷眼去看对面的人,却发现那颗漂亮的头颅仍然低垂着。


“去做什么?”


“呃,警察。我已经与那边的警局联系过了,他们同意我先去实习一阵子,表现的好的话一个月就能转正。哦,那个,我没说我是你的养子。”


“警察吗。为什么不留在哥谭,你一样可以做这个。”


迪克张了张口,最终却无话可说。


像炸弹的引线终于燃尽,沉默才是最后的歇斯底里。


“好吧。”布鲁斯把身子向后一仰,脊背端正的像正坐在匪徒的谈判桌前。他终于把雾蒙蒙的目光放在了迪克身上。


“……还回来吗?”


“过节的话,大概会回来吧。”


“嗯。”


————————

乏善可陈的送别仪式。


阿尔弗雷德从厨房端出几样菜来,迪克想起自己曾经那么多次在夜巡后的深夜念叨它们泛着香味的名字。


灯光一点都没有变,桌椅也是,仿佛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聚餐,而不是吃完就各奔东西的糟糕饯别。


迪克食不知味地吃着,他相信他对面的那个人也是同样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脑筋像是打了结,一半在畅想摆脱蝙蝠阴影后的新生活,一半又在眷念和回忆跟那只蝙蝠的分分秒秒。


他感觉到阿福担忧的目光在餐桌上的两个人之间来回逡巡,他忍不住解释了些什么他自己也记不清。


只是终于站在人来人往的警厅里,他抚摸着胸前的警徽,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高兴。






ps:是不是有一点点虐的感觉……(希望我写出来了)


来哏华子

夜巡破窗。


我实在没耐心上色。西西

大米破窗回家顺势给二桶一个不偏不倚的吻

夜巡破窗。


我实在没耐心上色。西西

大米破窗回家顺势给二桶一个不偏不倚的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