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zz

7303浏览    311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30 09:30
Rurutia

Perfect Circle--Katie Melua

  Katie拥有一种独特的嗓音,流畅的演绎和歌声的掌握都让人惊艳不已,常被乐评拿来与英国的诺拉琼丝相提并论。但她那相较甜美清澈的年轻嗓音,让人遥想起已逝的跨界流行爵士美声Eva Cassidy。多变化的歌声和情绪起伏刚好和专辑要呈现的老蓝调和Jazz调调的歌曲吻合,而她擅长的吉他也有莫大发挥。

   选择闭上眼睛,让耳朵再敏感一些,再敏感一些,以至于能抓住最细微的气息和情感。就让我们享受这一刻,享受Blues In The Night

Perfect Circle--Katie Melua

  Katie拥有一种独特的嗓音,流畅的演绎和歌声的掌握都让人惊艳不已,常被乐评拿来与英国的诺拉琼丝相提并论。但她那相较甜美清澈的年轻嗓音,让人遥想起已逝的跨界流行爵士美声Eva Cassidy。多变化的歌声和情绪起伏刚好和专辑要呈现的老蓝调和Jazz调调的歌曲吻合,而她擅长的吉他也有莫大发挥。

   选择闭上眼睛,让耳朵再敏感一些,再敏感一些,以至于能抓住最细微的气息和情感。就让我们享受这一刻,享受Blues In The Night

晒套少女

   今天是除夕,以一首轻巧的爵士乐送别这一年。来自Chick Corea于2014年发表的一张高水平的Live专辑《Trilogy》。

    Chick Corea Trio对爵士经典曲目的再创作。前段将吉他提升为主角,钢琴作为点缀。鼓点响起,笛的加入悠扬闲适,犹如进入了神秘的树林。怡然自得之感全在心头。相比Bill Evans的如水般的深情,这个版本更加灵动多变,更觉得有趣。

  最后祝大家羊年快乐。


   今天是除夕,以一首轻巧的爵士乐送别这一年。来自Chick Corea于2014年发表的一张高水平的Live专辑《Trilogy》。

    Chick Corea Trio对爵士经典曲目的再创作。前段将吉他提升为主角,钢琴作为点缀。鼓点响起,笛的加入悠扬闲适,犹如进入了神秘的树林。怡然自得之感全在心头。相比Bill Evans的如水般的深情,这个版本更加灵动多变,更觉得有趣。

  最后祝大家羊年快乐。

 

音乐随身听

【爵士女伶】Silje Nergaard - Be Still My Heart

清澈柔润的嗓音,犹如清澈的泉水,舒缓细致的流入你的耳朵。Silje Nergaard的唱腔有正统爵士乐的即兴况味,但是听来却又像诗歌的轻轻吟唱,有一点嗲,但不会甜得发腻。

Silje Nergaard,挪威爵士女歌手。她从十六岁就开始在爵士乐界崭露头角,在一个爵士音乐节上用她自由即兴的甜美歌声赢得了当时挪威乃至欧洲音乐界的瞩目。初出道的几张唱片在风格上并不完全是爵士乐,当中更有乡谣及民歌的元素声音。

《Be Still My Heart》

My heart's not lonely or broken...

【爵士女伶】Silje Nergaard - Be Still My Heart

清澈柔润的嗓音,犹如清澈的泉水,舒缓细致的流入你的耳朵。Silje Nergaard的唱腔有正统爵士乐的即兴况味,但是听来却又像诗歌的轻轻吟唱,有一点嗲,但不会甜得发腻。

Silje Nergaard,挪威爵士女歌手。她从十六岁就开始在爵士乐界崭露头角,在一个爵士音乐节上用她自由即兴的甜美歌声赢得了当时挪威乃至欧洲音乐界的瞩目。初出道的几张唱片在风格上并不完全是爵士乐,当中更有乡谣及民歌的元素声音。

《Be Still My Heart》

My heart's not lonely or broken 心不孤单也不残缺 

Is not of ice or of gold 不比冰寒不似金坚 

Nor has my heart ever spoken 我心未曾说与我知
To me when a love has grown cold 当这爱已渐渐冷却 

I felt not the faintest flutter 我感受不到一丝悸动
When you brushed my cheek as you passed 当你离开拂过我面庞
Nor will I willingly clutter 我无意将生活搅乱 

My life with these things that don't last 只为这短暂的无常
Be still my heart 止水如心心如止水 

My heart be still

If our eyes should meet then so-be-it 眼神交会已经足够
No need to trouble a heart that's hidden 无需惊扰深藏的心

Where no-one can free it 无人能给予它自由 

Only to tear it apart 除非将它一撕两半 

Be still my heart 止水如心心如止水 
My heart be still

Beware, beware, beware 且小心,小心,再小心 
Take care, take care 且在意,再在意 

Be still my heart 止水如心心如止水
My heart be still


擎蜂的糖堆w

【警爵】警车的恋爱法则

◾️大概算是罚单的番外(一万多字的番外你好意思说(

◾️瞎鸡掰乱扯不敢说是idw背景

◾️有千救提及


***

跟警车谈恋爱,要注意些什么?


耐心。蓝霹雳说。如果要让他爱上你,你得有巨大的耐心。这个耐心指很多方面,现在我们只单说让他爱上你的时间这一点。光这一点就有你好受的了,警车不是那种会费心记住谁谁谁名字和脸的老好人,他只会拍给你一份处罚通知,然后下一秒就把你丢到脑后找另外的倒霉蛋,就是这样。让他记住你要花很长时间,爱上你就需要更久。


而且顺便一说,你还得...

◾️大概算是罚单的番外(一万多字的番外你好意思说(

◾️瞎鸡掰乱扯不敢说是idw背景

◾️有千救提及

 

 

 

 

 

 

***

跟警车谈恋爱,要注意些什么?

 

耐心。蓝霹雳说。如果要让他爱上你,你得有巨大的耐心。这个耐心指很多方面,现在我们只单说让他爱上你的时间这一点。光这一点就有你好受的了,警车不是那种会费心记住谁谁谁名字和脸的老好人,他只会拍给你一份处罚通知,然后下一秒就把你丢到脑后找另外的倒霉蛋,就是这样。让他记住你要花很长时间,爱上你就需要更久。

 

而且顺便一说,你还得老实点,他绝对容不下一点违法违纪,你把文件放歪了他都受不了。别提要是让他发现你超速驾驶之类的事会怎么样了。

 

不过你们问这个干嘛?蓝霹雳有些疑惑地问面前的两兄弟。飞毛腿看看横炮,横炮看看飞毛腿。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开口了。

 

“因为我们在打赌。赌五十块钱。听说那个奥利安居然都找到了对象,我们想猜猜警车什么时候也能铁树开个花。”

 

我猜要再过五百万年,横炮说。飞毛腿拐了他一下。你太保守了,我看得再过一千万年,——那可是警车诶。

 

所以我们想看看能不能缩短一下这个打赌周期,横炮继续说,兴致昂扬地,比如——替他找找有没有合适人选。

 

 

 

 

***

警车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那臭机子。

 

那家伙的脸仿佛印在他脑袋里,他一放松就能看到那张戴着护目镜的脸对着他笑得放肆又张扬,那个声音仿佛自带bgm,直接在他的脑袋边炸出一圈圈的小火星。

 

“抱歉了警官,我们改天再见!”

 

他是这么说的来着。

 

 

 

接到群众举报说有人扰民那天他本以为是小事情,他本来不会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但作为借口这无疑是逃脱奥利安恋爱漩涡的绝妙理由。于是好警官毅然受理了这事件,抓起执法记录仪就跟铁皮奥利安说拜拜。

 

其实他不去也没问题,毕竟这么点小事也没人会指望警察真的来,更别提他去只是为了躲朋友,动机就不太纯。不过警车还是警车,他从来不会对自己承诺的任何事情潦草盖过。于是本也是一时气急才报警的举报人一拉开门看到个面色板正得像脚下刚铺好的金属地板似的警官站在门前,险些吓得跌倒再滚三个圈。

 

警车按部就班拿起数据板。“是你写的举报信?”

 

对方忙不迭点头。“是我是我。您要进来坐坐吗?”

 

警车当然摇头。他连朋友的办公室都不肯进。但对方坚持着要让他去坐坐,意志之坚定甚至比警车省麻烦的心还要强。这大概是老一辈机子的习惯,末了警车到底没拗过这位热情的老机子,反复重申自己只会待到那扰民的臭小子出现才拉拉扯扯地被拽进门。

 

后来警车想想觉得那天的邪门事儿绝对从他放弃原则进了受访者家蹲守就出问题了。一定。

 

音量骚扰似乎已经存在了不少天,警车一边拘谨地喝着主人端过来的茶一边听这位老先生喋喋不休。

 

“总是‘嘣!’的一声,然后像在拉被虫子啃得曲曲折折的弦似的!我的接收器迟早有一天要被震坏掉,您知道——”“嘣!”

 

话说到一半,屋外果真传来一声极强的震声,警车立刻打开记录仪跑到窗边,制造噪音者离小屋还很远,只能模糊看到是个黑白配色的机子。

 

“您看,每天都是这样!”报案的老机子捂着脑袋拼尽全力才喊得让人听清。“而且声音还一天比一天大了,真是不可理喻——”

 

“你待在这儿。”警车也被那音浪震得脑袋发晕,他不确定那个老机子到底听没听见他的话,就开门朝音源跑去。

 

制造噪音的家伙警惕性十足,感到有人过来他立刻收了肩上的音箱转身。他和警车差不多高,全身上下最显眼的就是脸上横着的一副护目镜。见到警车他明显紧张了一下,正常反应。警车心道正常人看到他这样子不跑就算好事。但等他开口道明身份来意后,那机子竟反倒放松下来,他甚至笑了。

 

“抱歉,警官先生。我还以为这儿没人呢……原来还有人住在这附近吗?那真是很对不起。”

 

警车没理他,只刷刷开好罚单伸手让他接收。“身份姓名。还有下次别再扰民乐趣。”

 

但对方非但没伸手还向后退了步。

 

“哇哦哦这可不行,警官。我可能不大方便被记录在案。而且,顺便一说,音乐是我生活必需,没办法不扰民。”

 

警车一听有些来火。那机子还没察觉到似的依旧笑咪咪退后。警车火气立刻上头,两步上前就把人牢牢拽住。“别耍花样,小子。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过一张罚单而已,你……”

 

突然被扯住那机子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但只是惊讶而已,他估计也没料到摊上这么个暴脾气的警官。缓过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他甚至还友善(但明显不耐烦)地推了推拉住自己的那只手。“你不会想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么个小问题的,对吧?恕我直言,长官,你看起来并不擅长和人起肢体冲突。”

 

准确地说警车还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但该死,——这机子说的也没错,他和奥利安不同,推理演算才是他的专长,出外勤还有擒拿之类的只是偶尔人手紧张时才需要干的事。

 

“我说对了?不,警官,我说了,你真的不会想的……好吧。”

 

警车其实的确想把手收回去来着,但该死的自尊心又和他的理智激烈地搏斗了三秒钟,于是就在这三秒内对方已经先出手了——警车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对方扯住他的胳膊顺势一拉,抬腿冲着他腹部就是一下,顺便胳膊肘还不忘狠狠照顾一趟他的引擎盖。警车当即吃痛蹲下,而那个该死的机子就这样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变形跑了。

 

“再说一次对不起!警官先生!但我确实没空跟你多说什么了。听我的,别再管这种小事了,我会解决好的,我保证——”

 

警车缓了半天,那小子下手可不轻,他直到那位提心吊胆的报案人过来才起身。

 

“您没事吧?真没想到他还会袭警,您需要叫支援吗?还是先去歇一会?……您没受什么伤吧?”

 

“没事。”警车咬着牙站起来,他腹部还留着隐痛。“小事而已,犯不着叫别人。我会抓到他的。……我发誓。”

 

当天晚上警车连休眠时脑子里都想的是那机子讨人厌的笑脸。他还从没记谁记得这么清楚过。渣的,他第五十一次翻身时愤愤地想。这梁子他算跟那机子结下了。

 

 

 

 

***

谁承想他第二天被铁皮绊住了脚。两人就着铁皮在见奥利安时的失言唇枪舌剑了不下一小时,直到奥利安路过时看起来心情不错铁皮才大松口气,勉强放警车离开。

 

于是等他赶到昨天的地点时那个搞事的机子早没了踪影,报案的老机子出来迎接他,居然意外地替骚扰了他半个多月的那肇事机说起话。

 

“他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他非得天天跑来制造噪音,但他今天开始前先跑来给我道了个歉,然后送了我一副屏蔽器。”他乐颠颠地指了指脑袋。警车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分了个神想了下这是什么好东西他也有点想要,但还好他马上回神义正言辞。“但这不是他逃避处罚的理由,我必须抓到他。你最好也配合些,——从犯的罪名可不是轻的。”

 

 

 

根据老机子的说法,那个肇事机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来这里搞事,算算正好是警车下班半小时后。向来也没什么丰富业余生活的警察先生于是更铁了心要跟那人熬到底。于是警局的人能看到的就是加班狂魔警车竟然开始掐着点狂奔打卡出门。

 

还挺惊悚。

 

“哇哦……又是你?”

 

那机子一路绝尘在警车面前堪堪停了脚步变形站稳。他看起来似乎无奈多过惊讶。“你考虑放过我吗?”

 

“不考虑。”警车板着脸语气比平时还要冷八度。那机子仿佛意料中似的地叹气,“行吧,那你就在这站着,反正你也追不上我。……哦,等等,或者我们做个交易,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然后你让我安安静静地在这放会儿音乐好吗?”

 

警车说不上哪个让他更来火,是那句反正你也追不上我,还是这个所谓交易里充满了的心不在焉。

 

但他的身手确实比警车要好不少,警察先生衡量再三,决定先忍辱负重一下。“那就告诉我你的名字。”

 

对方惊讶地亮了下光学镜。“就这?……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更详细的事情呢。爵士,如果你这么想知道。”

 

还挺痛快。警车皱眉,“那你老是在固定地点来这放音乐是为什么?”

 

那机子已经咔地打开了肩上的音响,他笑着歪头冲警车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说好了一个问题的呢,警官先生?……我在练习谱曲和自学跳舞,如果你相信的话。”

 

警车当然见鬼的不相信,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股强劲音波简直是当面一拳的力度砰地直接跟砸在他脸上似的,倒霉的警察先生算是机生第一次体会到音浪攻击力也能这么强。逻辑模块好像跑去了听觉接收器,听觉接收器又滚去了光学镜的位置,而光学镜?它早罢工半天了。

 

“你看起来不是很好?”他听见那机子好像朝他走近了两步,奈何光学镜现在还赖着不肯上线,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警车挣扎着想动用一下内置手铐之类的,结果当对方一双手覆到他胳膊上时他的四肢算是彻底弃他而去了。

 

“内置锁链,哈?我也有这玩意儿。不过我猜我们俩都不用比较好。”那机子愉快地说。“说起来,我们是不是互相了解一下身份的好?只有你知道我的名字有点不公平。”

 

“……Prowl。”最终警车说。他也不大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听爵士的话,毕竟在周边同事的评价里,性子臭到从不理其他人的机子除他也无二。

 

“好吧,Prowl,这名字还挺配你。起码昨天你出现的时候我都快没发现。”他的光学镜终于争了点气,光线开始在他眼前聚焦,爵士胸前那三道红蓝色的条纹也逐渐清晰。——他俩离得真挺近的。

 

发现警车的机能重新上线后爵士立刻后退两步,他故意叉着腰摆出一副正经得不得了的模样来,虽然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这样装模作样。“听我说,警车,明天别再来了。——我不会在这里久留,所以,你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该离开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

 

警车想问他是什么意思,但爵士早已于他开口之前便迅速变形。他一句怎么还没问出口,面前剩下的就只是裹着尘沙的劲风。

 

 

 

***

第三天警车也站得笔直在荒地里等人。

 

爵士这次来得有些迟,他有些心神不定,险些冲到警车身上。“又是你。……你就不会听人劝是吗?”

 

警车丝毫不为所动地点头。“身边的人都这么说。”

 

爵士好气又好笑地直摇头,“我不是在夸你。你到底为什么要跟我作对?”

 

“准确地说是你跟我作对。”警车严肃指正,“只要你的处罚记录没被登记我就不会放弃。”

 

隔着护目镜爵士的白眼也翻得很明显,他都懒得跟警车耍嘴皮子。“那这都三天了,你不还是没抓到我?”

 

“我只是需要弄清楚你的行为模式。”警车抱起胳膊,这次他倒是准备好随时关闭音频接收器。但意外的,爵士并没打开他肩上的音箱。他甚至找了块就近的石头一坐,拧着胳膊上松掉的螺丝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远处的警车。

 

“那这么说,你对我的兴趣大于你执法的兴趣咯。”

 

警车下意识想反驳,但末了想想他还对爵士确实还挺有兴趣也就没作声。爵士从石头上跳下来,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歪歪头笑了,“今天有些状况外的事,不过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很愿意给你演示我,呃,这么多天的训练结果。”

 

他伸手打了个响指,开始以一种警车看不懂的步子有节奏地踏起来。他没有用音箱,只是浅浅哼着小调一路跳到离警车不远的地方。“怎么样?警车?我——嘿!!!”

 

一发子弹堪堪擦着他的腰飞了出去。

 

警车冷漠地给枪又上了发子弹。爵士的状态看似放松,但还是在警车枪响的前一秒就立刻原地侧身躲过了那颗电击弹,不过不管怎么说,突然被枪指着谁都不会开心的。

 

“那玩意儿打在身上超痛的!我以为你是个好人???”

 

“我是好人。而且我是个警察。”警车稍稍放低了枪口,他注意到爵士的动作的确比之前迟缓很多。“别忘了你现在还背着扰民和袭警的指控。”

 

爵士被这机子令人叫绝的情商气得只想打人,不过末了一想他现在的状态也未必能打得过警车,于是恨恨捂着被擦伤的手臂后退两步,而后蓦地放出一阵穿透力极强的音浪做掩护迅速变形。

 

警车早料到他这招,但不知怎的,他犹豫了下没开枪,于是又一次让那机子在他面前跑远了。

 

 

 

***

第四天爵士也在固定时间到来。

 

“你怎么还在这儿?”爵士拍掉他胳膊上的尘土,青灰色,这样颜色的金属尘在塞伯坦不多。

 

“因为你会来。”

 

话出口之后警车再迟钝也觉得哪儿不对。爵士夸张地举起手,“老天,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我都快感动了,警车。而且你凭什么觉得一个昨天差点被你打伤的机子还会出现在你面前?”

 

“因为这是你的任务。”警车毫不留情地指出他的事实。“你显然不是为了所谓的练舞才来这。我预料你播放音乐作为某种行为——大概率是情报活动——掩饰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七十八点五三,精确到两位数。”

 

爵士有那么一瞬间绷紧了身子,但他随即又笑了。“你对什么事都喜欢做到这么精确吗?那可有点没劲,警车。据我观察,你不准备逮捕我的可能性起码到百分之六十。你今天没带枪。”

 

“那是在我弄清楚你到底要干嘛之前。”警车冷冰冰地说。“顺便一说这个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七,你多算了起码一倍。”

 

“那就是还有可能。”爵士兴致勃勃道。警车有点讨厌他什么时候都这么昂扬的样子。“这样吧,我们做个约定,在你决定和我彻底拔刀相向之前,你别冲我开黑枪,我也不再整你。我保证我在做的事情和违法一点不沾边,你可以监督我。”

 

警车皱眉。他不喜欢被动谈判,但现在除了维持现状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爵士看出他的沉默接受,于是心情愉快地弹开音箱。“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警车立刻知趣地关掉音频接收器。

 

 

 

 

 

***

而且警车简直顽固得要命,你们懂的。蓝霹雳又道。他从不会为了别人的意见改变自己的想法,除非那意见正好也是他想做的。而且更糟糕的是除了他需要的信息,他甚至不会去了解你喜欢的东西。

 

固执,保守,还控制欲超强。见鬼,我怎么越说越觉得给他找伴侣不可能了?蓝霹雳头疼地扶脑袋。他面前的兄弟俩同情地拍拍他。所以,如果你们想给他找个灵魂伴侣什么的,最好找那种话少不会提意见,没什么个性的家伙。只有那样的人才能不会那么被警车气到,我猜。

 

飞毛腿和横炮同时摇头。

 

你简直是又把范围扩大了一圈。飞毛腿说,但我们原谅你。

 

毕竟警车就是那样的人嘛。

 

 

 

 

 

***

今天爵士比平时来得晚了些。

 

“我需要换一块地方。”他解释道,“虽然我觉得没必要特意过来跟你说,但考虑到我们刚达成了和平协定,放你鸽子好像显得我不大厚道。”

 

警车耸耸肩,他绝不承认自己有一瞬间在担心爵士出了什么事。“这里往东还有一块没开发过的荒原。”

 

“我正准备去那。”爵士笑了,“谢谢你的建议。现在要跟我一起吗?”

 

警车真是恨死了被人牵着鼻子走。

 

“我从不喜欢固定模式的行动。”造型独特的跑车正开在警车身边,为了让警车听清他贴得很近。“真希望哪天我能摆脱这些破事,比如说,你知道,去油吧驻个唱之类的。”

 

油吧,又一个警车这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他不耐烦地转了两圈引擎,爵士没发现他的不快。他沉默了着,然后轻声叹了口气,声音几乎要淹没在车轮与沙砾的摩擦声里。

 

“只是我需要一个任务,一个让我能停下脚步的目标……他们说像我这种人,要么去玩命要么就找个靠谱的人安顿下来。我更喜欢前者。而且……找到合适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不是吗。你有喜欢的人吗,警车?”

 

警车本想装作没听见,但唯独最后一句清晰得风都掩盖不了。

 

“没有。”最终他说。白色跑车起哄似的连着按了几声喇叭。

 

“我猜也是。快走吧,等这次的曲子谱完了我要去好好吃一顿。……只靠能量桩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

警车的下班路上有个卖能量块的小摊点,平时他只有加班忘了时间才会买上一份权作充饥,但今天他偏偏停住了脚。

 

见鬼,他怎么会给一个来头都不清楚的嫌疑人买能量块?等警车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捏着一份装着块状晶体的小袋子飞驰在路上了。警官先生不可思议地在心里质问自己八百遍,然后在爵士如常而来时迅速板起脸比平时还严肃几分。

 

爵士是少有的不会被他脸色吓到的人,他大咧咧地走近警车,把两人的距离保持在可以及时脱身的程度,然后打量起这位警官手里的小袋子。

 

“一袋能量块?你已经为盯我盯到连饭都忘了吃的地步吗?我看也不至于这样吧。”

 

“不是我吃。”警车手一伸把东西塞到爵士面前。“给你的。”

 

“给我……哇哦。”爵士倒抽一口气,他是真的惊讶。“you are so sweet,警官。真的,我都快被你打动了。”

 

警车翻了个白眼。不过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因为爵士一句话就给他带东西。毕竟他连爵士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

 

“你就不怕我下毒?”

 

“well,你应该不大喜欢这种方法。”爵士咬掉半个块状晶体。“我觉得你应该更喜欢把人折磨到疯然后再解决他们。现在你对我做的显然就是前半句。或者在需要的时候干脆地对他们来一枪?唔,我说不好。”

 

警车哼了声,他看着爵士迅速消灭完了那一小袋晶体,“味道很好,警车。能咬到结结实实的能量块真是太好了……我受够了在那些老旧的充电桩上充能。但也许下次你可以考虑把这些晶体碎成小块?那样味道更好。”

 

“你哪儿来这么多挑三拣四?”面前这人显然不能给面子,警车冷笑一声。“你还觉得有下次。”

 

爵士无声地笑了。他甚至冲警车眨了眨眼,“不会吗?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残忍的,警车。关照一下可怜的爵士吧——”

 

他笑着看警车转身离他远了点。但马上那个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又飘过来。“你设备还挺专业的。”

 

爵士立刻反应过来他在说自己的音箱。他下意识摸摸肩上被改造过的便携加强式音箱。“那当然,这可是我的宝贝。……你还挺了解乐器的,想学学电贝斯吗?或者吉他?”

 

隔着这么远他也能看到警车皱眉。“我不懂乐器。但瞎子都能看出你那玩意儿有多唬人。……什么是吉他?”

 

爵士自觉失言。“没什么。我还以为你挺懂行呢。”

 

“除了我需要了解的知识我对其他东西没兴趣。”警车抱起胳膊,他没说自己这几天一直在查相关的资料,包括爵士每天放的曲子。但那好像是爵士的随性而起,完全无迹可寻。

 

爵士又冲他笑笑。这几天他笑的次数好像有些过多了,警车撇开目光没理他,但火种却跟着音乐的震动跳起来。

 

一定是他这两天缺乏睡眠火种都出毛病了来着。

 

 

 

 

***

警车又一次停在小摊前时果真看到了菜单上有一行“提供粉碎项目”的小字。

 

“给我加上这个。”思考了半天警车还是在对方要装袋时出了声。习惯面前警官多少年都不变的整块打包,连小贩都瞪圆了眼。

 

他们连每天行动路线都不愿变化的严肃警官是中了什么邪?

 

 

 

 

***

警车当然查过爵士的资料。但任何一个身份登记库里都没有任何叫爵士的人,他又试着用照片匹配,但依旧没有。

 

一个谜一样的人。谜,警车这辈子最讨厌的词。理论上说他本来应该把这事情交给专门的调查部门,毕竟他至今还没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摸着良心说他甚至只是在观察爵士。鬼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

 

“资料库里没有你的信息。”在又一次心照不宣的会面时警车说。爵士意义不明地点头,“所以?”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塞伯坦无害的人。”爵士吹了声口哨,他当然从没在这个问题上正面回答过警车。黑白机子的音箱好像又升了次级,警车怀疑光是声波就够把人震飞几米远了。“而且顺便一说,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警车。我分配到了其他任务,我们不会再见了。”

 

警车承认他的火种在那时清楚地停了一下。“什……”

 

一阵比平时还大的声浪呼啸扑来。

 

警车瞬间又回到了第一次被音浪攻击的状态,甚至还更糟。他不得不靠石头稳住身形才没失态。

 

爵士这次播放音乐的时间也格外长,他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还会瞟警车一眼,但当和对方的眼神撞上后就立刻飘开。爵士很少显出不专注的样子,警车拧紧眉。也许这机子也在想和他一样的事。

 

“那么就这样了。”不知过了多久爵士才收起肩上的音箱,警车立刻打开接收器。“有个人聊聊天也挺有趣的,警车。非常感谢你这么些天的,呃……盯梢?那我先走了。”

 

警车头一次觉得脑袋发热,但没等他出声,爵士就已经跑远了。和以前任何一次一样。

 

 

 

 

***

爵士真的没有再出现。第五天也没有。然后是第六天,第七天。

 

“您有什么事情要找他我可以在看到的时候替您转达。”这里的唯一住户,那个老机子也注意到了这位天天在这里站到天黑的警官,他好心地建议道,结果换回的是冷冰冰一个眼神。

 

警车想说他没任何事找他。但他当然不可能把这种话说出口。

 

“因为他袭警且干扰居民正常生活。”最终他说,义正言辞。“把他抓捕归案是我的责任。”

 

老机子摇摇头,警车好像听见他嘟哝了句那个年轻人后来也没怎么再扰民啊。

 

警车当然没理他。

 

他又没说爵士扰的是哪个民。

 

 

 

 

 

***

“我在查。”

 

在铁皮第三十次踱过来并欲言又止时警车干脆利落地提前堵住了他的话。

 

“他这几天泄露的信息足够了。青灰色尘土,只有青丘和璇矶湖几个地方有,吉他,见鬼的谁知道那是什么,还有他冒出来的奇怪语言。这些都很有用。”“……或者我也可以帮忙?我认识的人也不少。”

 

“得了铁皮,你知道这不是简单的寻人。——说实在的我这几天脑袋都快裂了,休眠都不安稳。”警车终于肯把目光从眼前的屏幕上撕下来,他不耐烦地看了朋友一眼。“如果你真这么想从这方面帮忙,那就问问你那些老伙计,有没有见过一个黑色头雕,带着亮蓝色护目镜,话不少还总喜欢笑的家伙。他胸前涂装是红蓝色,变形形态是辆浮夸跑车。”

 

铁皮有些难以言喻地瞅着警车。一直瞅到后者觉得不对劲再次把目光对准他时才开口。“我还以为你看人都是量化的呢,警车。……你还记得我们认识了快百来年的时候你还记不清我的涂装是什么颜色吗?说实在的,你观察得这么细致,让人有点恶心。”

 

警车冷漠地做了个好走不送的手势。

 

铁皮龇牙咧嘴往外走。“行了,我会帮你打听的。另外……我建议你最好去医院看看,警车,我觉得你那精细过头的脑袋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在警车把一块废旧数据板砸过来之前机智地溜之大吉。

 

 

 

 

***

接待警车的是院里有名的专家医师。

 

“是这样,我最近在追捕一个嫌疑犯——”警车刚开口救护车就低头开始记录,抓捕犯人时被伤到的警察不在少数。“伤到哪儿了?”

 

“没,没有外伤。”警车皱皱眉。“是脑模块有点问题。我总想到他,处理文件也是执勤时也是,总之一不留神他就蹦我脑袋里,我就忍不住要把抓他时的情形再想几遍。最近更严重了,想的时候火种还会乱窜,带着温度调节器都出问题,浑身都热得不舒服。”

 

救护车记录着的笔突然顿了下,笔尖嘎嘣折断不知飞去了哪儿。“知道吗。”救护车倒是冷静地整理起面前的病历,他起身把警车的那份递给他。“我本来想用你负责过头了糊弄一下你,但算了——出门左手边直走二百米再往前走,一直走。”

 

警车疑惑地接过病历。“那是哪儿?”

 

救护车毫无温度地笑了笑。“安全出口。”

 

 

 

 

***

大厅里的“恋爱问题不许挂专家号”告示牌字体又加粗了一倍。

 

 

 

 

 

***

哦,你们知道警车还有个最严重的问题……蓝霹雳深吸一口气。他不相信任何人。

 

飞毛腿和横炮对视一眼。他俩同时出声。我们一点都不奇怪。

 

那可是警车。横炮牙疼似的抽抽面颊,他能信任谁?我怀疑他有时候对奥利安和铁皮都不够信任。

 

飞毛腿赞成地点头,毫无疑问,那个怪人眼里全是数据和信息,我怀疑他都能不能看到真正的,你知道的,活生生的人。

 

是啊。蓝霹雳可怜巴巴地说,他有时候都不大信任我。这一点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我觉得根本找不到能让警车喜欢上的人。

 

 

 

 

 

***

“相信我。”爵士说。他面色惨白,声音低沉沙哑。

 

警车向他走来。

 

 

 

时间向前再拨三小时,警车刚刚破译出一组新数据。他终于在一篇不起眼的小文章里找到吉他这个词,那是地球的一种乐器,那么这就完全说得通了。爵士去过地球,显然他还对那里的文化相当了解。外派人员的资料会单独列入加密资料库,这就是警车在庞大的在住人口数据中找不到爵士的原因。加密名单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难关,警车没翻两百页就找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但近况一栏填的却是死亡。警车自然没见鬼,他见过太多次这样的案例。死亡是隐藏身份的绝好借口,爵士在进行的工作显然需要他直接抹除身份。

 

而他去过的地方更是可疑。青丘盘踞着赛博坦最臭名远扬的帮派组织分部,璇玑湖也好不到哪儿去。这倒是能解释他身上时不时出现的烧伤或是子弹擦伤的痕迹,毕竟如果常驻那种地方——没人能完完整整过完一天。

 

那么剩下的就是爵士到底为什么要保持每天在固定地点放音乐这个诡异的行为。……这个警车也早有答案。他并非蠢人,爵士放出的每段音频他都有记录。在这一点上显然是爵士大意了,他当真把警车看做了个音乐白痴,但警车不是。——他当然不是。他对将世间万物数据化再分析归类再熟悉不过,但读取乐曲中隐藏的固定符号,将其分解再重组测试还是费了他不少时间。

 

这不是音乐,而是暗语。

 

警车承认这方法确实巧妙,在通讯能被随时拦截监听的当下,相关人员对于这种明目张胆公放的曲子反倒不会在意。爵士每次的曲子都编得很出色,听起来就是普通而悠远的歌,根本没人会往传送信息方向想。

 

但关键是,他到底是为谁效力?

 

警车双手合拢置于额前,时间有限,警车只来得及完整解出最后一段音频。卡隆,C区油吧,时间正是几小时后。

 

他起身就走。

 

不管怎样,这是他再见到那机子的唯一机会。

 

 

  

 

 ***

爵士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

 

腹部温热的能量液几乎洒了一路,这简直就是在标记着让人追杀他的路线。谁知道事情会这么糟?早知道他就不该说那句等这次的破事搞完就找个普通油吧驻唱。

 

要不是音箱被那群疯子打坏,现在他还能搞个声东击西给自己争取点时间。内置的锁链也早在混战中被砍成了可怜的几小节永远留在了垃圾场上。总而言之,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趁手的武器。就算有他也不肯定自己能不能再窜出去揍个十几二十人。

 

能量不足。转换器受损。暴露电板太多,微生物附着警告。

 

“该死。”爵士低声骂了句。他干脆地拒绝了光学镜关闭建议,但随即脚下一阵发软——显然平衡系统也跟着凑了一波受损的热闹。

 

能量液还在从他指缝里涌出,伤口太大了,他不能指望堵着就让它自愈。到医疗点以他现在的状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也许他确实应该让光学镜歇会儿……

 

想起内置空间应该还有警车许久前给他留下的能量块,爵士满怀希望地伸手摸了摸,——感谢普神,他的内置空间还没被打漏,能量小碎块还铺着浅浅一层。“我就说碎块是好选择。”

 

于是在这时他突然无比想念那个古怪的警察。

 

警车是个很奇怪的人,他精密,冰冷,一看就是那种会吃一百万年能量块都不换口味的无聊人物。按理说爵士八百辈子都不会和这种人搭上边。

 

但他就是那么突然地出现了,还固执地杵在那里,一边背地里调查(爵士猜他肯定在做这种事),一边日复一日地等他出现。其实他不必这么做,爵士本就没有费心对他隐瞒,凭他的本事至多收集十个周期的信息就足以拼凑起爵士的身份。但他还是每天都等在那里,板着脸应付爵士的玩笑和恶作剧,但不知怎的总不离开。

 

所以说这种人怪得要死。爵士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下滑。追他的那些无赖什么时候会发现这里?他不知道。巨大的疲惫感突然奔涌而来,他不得不集中精神才又使眼前清晰。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真的无比想念警车。是的,想念。早在几十个周期前他就已经期盼着每天能见到那位让人捉摸不透的警察,他是命运最神奇的即兴发挥,除了这个理由爵士也无法再解释他对自己的无上吸引。

 

他的头脑一定是开始混乱了才想这些事情。他不该想警车。他不该想他。他应该……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

 

爵士立刻抬手想挡,奈何力气流失太多,对方甚至只是一扯就把他拽到了小巷的更深处。

 

从没见过这样杀人的。爵士垂死挣扎地掰着捂在他嘴上的那只手,对方的力气不小,钳着他另一只胳膊轻轻松松就能让他动弹不得。爵士心里还遗憾了一下没能吃完那袋能量块,结果下一秒就被身后人的声音激得立时清醒。

 

“别动。你刚才门翼都露了半截在外面了。”

 

警车?

 

爵士呜呜了两声,警车还没放开他。他立刻明白了对方在防什么:有嘈嚷声在不远处隐约响起,追他的人显然快到这边来了。

 

他又挣了几下,结果身后的神奇机子直接一把松手,爵士狼狈地踉跄着砰地撞上墙才勉强站住,但托警车的福,他现在清醒得不得了。

 

“我怎么没发现你的定位???”

 

“所以我们见面的第二天你往我胳膊上放的真的是微型追踪器。”警车看着他,爵士看不出他什么表情。“被我摘了。早就摘了。你一直追踪的是我的同事。”

 

“……该死。”爵士又骂了声,但诡异的,他心情从没这么好过。“你带武器了吗?”

 

“只有两把枪和一把限制器。没一个你能用的。”警车向前走两步。“在我帮你之前,你得跟我说清楚你到底在为谁效力。否则我也能把你交出去。……我在那边可是听说这边的执法部门正在追捕一个逃犯。”

 

“见鬼的,你非要在这时候纠结这种问题?你人都来了!”爵士觉得警车的确很擅长不断拉低他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腹部的伤又疼起来,他咬牙低吼一声。

 

“在确认这次的任务结束之前我都不能说,警车。这牵扯到很多人,我必须要为他们负责。有关部门都在撒谎,我只能说这个。……但我会告诉你的,在所有这些破事完了之后。”

 

金属碰撞声越来越近,爵士清楚那些声音。那些刀刃会剖开他的脑袋,而那些枪炮则会把他轰得渣都不剩。

 

“相信我,警车。”

 

 

 

警车大步跨过来。

 

他几乎没有停顿,直接把爵士从墙上拉起。“把你的手擦干净然后搭住我的肩。”

 

爵士还没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对方直接就按住了他腹部的伤口。警车的手比他大,能量液喷涌得差不多的伤口被这么一遮也能说勉强看不出。爵士还没来得及抗议,对方另一只手又环上他的腰,算是直接把他撑在了自己和墙之间。

 

“你他渣到底干什……”“想活命就把你的脑袋放低点。”警车没让他再有机会说话,他的脸离爵士只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爵士甚至可以看清他光学镜中不停旋转聚焦的环圈。

 

他只能照做。

 

几乎是他把自己彻底缩在警车身前的同一秒,小巷口立刻就出现了几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那边的是什么人?转过来!”

 

“你们又是什么人?”警车的声音从没像现在听起来这么危险,爵士能感到他环着自己的手又紧了些。“我他渣真是受够了,先是个臭小子跑过来问我最近的传送站在哪,现在又是要做什么?我只是想找点乐子!如果有人再来打扰我和我怀里的这位——你们知道最高级别的警官证是能跨城执法的吧?”

 

警车直起身回头冷冷向身后看了一眼,巷子本来就暗,爵士猜那边的几个人看到的可能是一双像极了野兽的冰冷目光。几个人咕咕哝哝不知说了些什么,爵士屏息着宛如过了整整一个更替周期。

 

他们走了。

 

“哇哦。”

 

爵士觉得自己全身最后的点力气跟着他的一口气一起跑了出去。还好警车也没放手,他们还保持着刚才的诡异姿势,爵士这才发现警车其实也没比他轻松多少。

 

“要不是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都快以为你经常干这种事了。”

 

警车转回头,他好像这时候才发现他离爵士有些太近了。他默不作声地盯着爵士,一直到后者不自在地撇开脸。“你现在可以走了,警车。非常感谢解围。接下来的我自己能行。”

 

“走?去哪儿?让你流着能量液再被追杀一次?”警车不屑一顾,他直接把人架起来。“你有安全的医疗处吗?……爵士?”

 

爵士从极短的昏迷中惊醒。

 

“你的处理器开始下线了。”警车说,他的语气里终于能听出明显的焦虑。“保持清醒,我这就带你去联系好的传送处。”

 

“我说不好。”警车从没想过爵士的语气会被如此浓浓的倦意包围。“我太累了。这次的伤口超过了我的处理范围……我需要下线休息。你会把我带去的,是吗?我相信你。”

 

“如果你在我们到那之前就睡过去,我就把你丢在路边自生自灭。”警车就差把爵士扛着跑。爵士怀疑如果不是街上还有闲散人他真的会这么做。“保持清醒,爵士。说点什么。我们马上就到了。”

 

爵士没作声。警车毫不犹豫地停下来踢了他一脚。

 

“痛!你到底什么毛病???”

 

“我说真的,爵士。如果你还想回去当你的驻唱,你就最好保持清醒。”警车搭着他的肩,在此之前他从不会和人保持面对面这么近的距离。“聊聊你的电贝司,或者那个该死的什么,吉他?说点什么,任何一切。”

 

“你的语言系统比我还乱。”爵士苦笑着摇摇头,“我都搞不清你是在整我还是干嘛……我的思维模块马上就要强制调整了,到时候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可不负责。”

 

“你说过什么特别负责的话吗?”警车带着人又开始飞奔,爵士晕乎乎地伸出手数。“太多了。外调工作,保密协议,还有碎状的能量块最好,不是好吃是顶用。需要的时候能当引爆物使。”

 

“你还炸东西?”警车问,放在从前他绝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当找话题的人。

 

“偶尔。大部分是随性发挥。你懂的,要跟上变数的最好方法就是比它变得更快。”爵士嘟哝着,“等等,我这话有问题吗?……别逼我说话了,警车,这真的很累。”

 

“地球呢,地球怎么样?”

 

“唔。”爵士的光学镜可疑地闪了闪,就像电路故障的电灯泡似的。“好地方。我在那学了不少东西。光是一颗小星球的语言就有七千多种,我学了西班牙语,法语,哦,还有英语。他们最常用的是这个。……我们还要多久?我觉得我要吐了。”

 

“马上。”警车迅速估测了一下距离,他绕开了危险路段,但到约定的地点还需要些时间。“我们会直接开去救护车的门口,爵士。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救护车!”爵士的电路显然是真的开始乱搭一气了。他突然又变得兴高采烈,“救护车。一个好医生。我喜欢他。但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我是说不喜欢我说话。不喜欢我说话的人很少,救护车就是一个。他嫌我话多。哦,警车也是。”

 

“我没有。”警车说。但爵士并没在意他。

 

“他只喜欢那个总被烧伤科抬过来的科学家!明明那家伙说的话更无聊。都是些什么粒子管啊超光速曲线什么的,我记不大清。嘿,你猜怎么着?”

 

警车不得不收紧胳膊才没让爵士和他一起摔倒。神经线路看起来已经完全乱了套的机子醉醺醺地笑了笑。然后又咣当垂下脑袋。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救护车肯定喜欢他。……每个人在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变的,你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你之前问过我了。”

 

爵士胡乱在空中挥挥手。“啊,抱歉。我不是经常这么刺探人家隐私。我之前只问过一个人这个问题。但他让我很失望。”

 

“……爵士。我有。我想我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那个人了。”

 

爵士看起来是清醒了一下。“谁?”

 

“他和我完全不一样,爵士。他,他……他很有魅力,富有天赋,虽然有时候他让我很摸不着头脑,喜欢给我提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还总喜欢说一堆没用处的俏皮话,一般来说我跟这种人合不来,但他就是那个例外。”

 

“唔。”爵士说,他又开始咕哝些警车听不懂的话。“lucky dog……不过他听起来是很有魅力。警车喜欢这种类型的吗?”

 

“警车是只喜欢那一个。”警车忍不住纠正了一下。而后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下降智原来真的会传染。“爵士?”

 

爵士的光学镜彻底没了颜色。

 

 

 

 

“普神啊。”救护车打开门还没来得及骂,就被眼前脏兮兮的两人吓了一大跳,他立刻看出爵士已经在火种源的边缘快活起舞,而他要是再抱怨两人的半夜空降就是不合时宜了。

 

“他做到了最后一步,是吗?他去卡隆了?”

 

警车一怔。“你知道他?”

 

“你不知道?我一直负责他的紧急救援。”救护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去看新闻,今晚的爆炸消息。”

 

【跨区暴力集团肆虐数百万年才被抓捕,政府勾结还是制度腐败?】

 

【收网!来自核心护卫队的大动作】

 

【警告!卡隆地区暴徒垂死挣扎,各位市民记得做好防身准备】

 

“……这就是爵士参与的工作?帮忙打击犯罪?”

 

“准确说他是负责线人那一块。保持伪装和传递情报才是他的工作。也许他醒了能跟你更详细地说说。”救护车不知从哪儿拖出一堆零件。“他早就把备用零件放我这儿了,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我没想到会是你把他送来。”

 

救护车朝他奇异地看了一眼。“虽然他和谁都处得很好,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警车。……就像你一样。”

 

那也许就是老天让他们碰见的原因。

 

 

 

 

警车在等候厅转了两圈。除了等和焦虑他无事可做。他发了会儿呆,数完了墙上的金属裂纹条数,最后才想起来他还留着爵士之前的几段音频。

 

虽然现在破解也没什么意义,但总归能搞清楚爵士在做什么。

 

 

【第五次大型械斗,青丘,四十六号库房。】

 

【上层见面。有政府的人。名单已发送】

 

【权斗。势力分裂。】

 

解码器突然弹出了新的选项框。【发现新的组合方式,是否尝试?】

 

警车眯起眼,搞什么,爵士还有双重密码?

 

他当然点了确定。于是新的字符跳出来。

 

【遇到了个傻瓜。警察。这些人怎么哪儿都能找到】

 

 

警车皱着眉又分析了一遍。字字属实。绝非巧合。

 

……好吧,这也还挺爵士。警车克制不住地有点想笑。他马上又读到了第二条。

 

【不认为有威胁。但还是予以警告及追踪】

 

【这人脑模块不正常???】

 

警车被吓了一跳,但仔细想了一下那天他确实用枪给了爵士一下来着。那时候他还满心想着要把人捉拿归案呢。

 

解码器的速度越来越快,更多的信息被弹出来,警车一路扫过去。

 

【他人还挺有意思。如果不考虑那该死的枪的话】

 

【……我想我有点习惯能每天见到他了】

 

【他真让人失望】

 

【迟钝,刻板。但见鬼的我怎么会有点喜欢他?】

 

【他的幽默感简直吓人。】

 

【老天啊我怎么会喜欢他?他可不是我的理想型】

 

【好吧我就是喜欢。而且该死的更喜欢了】

 

【嘿警车,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破解到下面这些话】

 

这是最后一首曲子。也是爵士放得特别久的那一首。警车沉默着,看文字从波形图像上一个一个跳下来。

 

【我想你应该会,毕竟你这种人不把一切掌握在手里就难受不是吗】

 

【好了我在开玩笑。先向你道个歉,我之前在你身上安了个小追踪器,出于安全考虑。现在你可以把他摘下来并骂我一句。但只许一句,不能再多了】

 

【我认识的油吧朋友为我留了一份工作,关于即兴发挥那档子事。不是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做的即兴发挥,是真正的,没有危险的那种】

 

【等这些事情彻底结束之后,你想去听听吗】

 

【你会来的】

 

【你当然会】

 

 

 

 

 

***

“蓝霹雳。”

 

警车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时屋里的三人都吓了一跳。警车跟声音同时出现在门口。“你在磨蹭什么?要走了。”

 

“你们要去哪儿?”横炮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从来没有业余生活的吗?”飞毛腿接着问,他直接对准了警车,然后被亲兄弟拐了一肘子。

 

“现在有了。”警车冷静答道。“蓝霹雳,如果你再不快点的话,演出就要结束了。”

 

“他到底要带你去哪儿?”

 

“市区的老油吧,他们来了新的驻唱歌手。警车说要介绍他给我认识。”

 

“我的天,你说的不会是爵士吧???”横炮立刻兴奋道。“他超棒的!我能跟你们一起吗?”

 

“那我也去。”飞·看热闹不嫌事大·毛毛也立刻跟着说,但他马上小声问了兄弟一句。“爵士是谁?”

 

蓝霹雳有些为难。“那说不好,你们知道警车他……”“都一起来吧。”

 

出乎意料的,警车居然同意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蓝霹雳总觉得他不苟言笑的亲兄弟此时嘴角有些微微上扬。

 

“他也会高兴认识你们的。”

 

 

 

 

“哇——我是说,哇!你没说过警车居然这么酷炫??!这里棒呆了!”

 

“呃,抱歉,你说什么?”蓝霹雳吃力地冲飞毛腿吼。“这里太吵了!”

 

这里确实很热闹。台上的歌手正抱着电贝斯大笑着弹奏,蓝霹雳很奇怪他到底如何做到从那么个有限的乐器中拉扯出那么多强劲的音符来。他甚至问出了声。

 

“well,他就是擅长这个。”

 

蓝霹雳疑惑地看了眼站在旁边的警车。实际上警车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吃了碎零件的表情,只在台上那位光芒四射的演奏者上台时他的表情才突然舒缓。而后目光便再没从他身上挪开过。

 

前者蓝霹雳可以理解,毕竟像油吧这种嘈杂混乱的地方并不适合警车这样的敏感神经,但对于后者他有点不详的预感。

 

“well?那是什么意思?”

 

“地球话。英语。没什么特别意思。……他来了。”

 

爵士真的来了。他似乎早就锁定好了警车的位置,一下台就直奔这边。当蓝霹雳注意到他毫不介意地喝光了警车点的饮品时他觉得自己有些更不好了。但横炮和飞毛腿显然还没嗅到危险的气息,两人赶着也跑来这边。

 

“那么这就是——”

 

“蓝霹雳。我和你说过的。这位是横炮,还有飞毛腿。我想他们已经成了你的粉丝了。”

 

爵士笑了,他的护目镜在吧台灯光下的蓝光比远看时更明亮。“这话轮不到你说。很高兴认识你们。——今晚我来请,为这绝妙的一夜!”

 

蓝霹雳稍稍放松了些。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他一定是想多了——

 

“对了警车,你还没回应我刚才对你说的话。”

 

警车完全没被身边人突然的转身吓到。横炮疑惑地凑过来。“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没有。”蓝霹雳缓缓地说,“但我觉得,横炮,你和飞毛腿最好赶紧准备好那五十块钱——”

 

“别闹。……你就非要这样吗。”警车无奈地揉揉脸,但语气完全听不出不满。“蓝霹雳,为了防止你惊讶我先说一句,这是我男朋友。然后……”

 

他扳过爵士的脑袋在他的护目镜上明目张胆地吻了下去。

 

“……他刚才在台上说他想要个吻。我可拒绝不了他。”

 

 

 

 

 

 

 

 

end.

 

 

 

 

 

蓝霹雳:所以到底是在何时何地你们怎么搞起来的???哥你是不是漏了太多没说了???

 

而横炮和飞毛腿默默交换了五十块钱。

 

谁能想到呢(

 

 

 

 

 

 

 

 

 

【————】

开局前:一万字有点多了吧

 

开局后:一万字不够写啊(bu

 

绝世流水账非本人莫属,我先自挂东南枝。……太糟糕了。我根本没写出半点,不。百分之一的我想写的东西。我对不起他们。我哭爆。

 

非常对不起大家看了这种东西……我反省去。认真反省。

 

干他渣(

晒套少女

  来自Dianne Reeves在2014年发表的专辑《Beautiful Life》。

  就算专辑的名字很寻常,专辑封面对于一张Jazz专辑来说更是喜庆了些。比起演唱,我更加喜欢乐器的演奏,但依旧无法抵挡Dianne Reeves让人上瘾的歌喉。

  没有炫技,直率却又准确的嗓音,丰富的感情细水长流入耳。适当的R&B元素的加入,起到了调味品的作用,倒更加圆润饱满了。

  来自Dianne Reeves在2014年发表的专辑《Beautiful Life》。

  就算专辑的名字很寻常,专辑封面对于一张Jazz专辑来说更是喜庆了些。比起演唱,我更加喜欢乐器的演奏,但依旧无法抵挡Dianne Reeves让人上瘾的歌喉。

  没有炫技,直率却又准确的嗓音,丰富的感情细水长流入耳。适当的R&B元素的加入,起到了调味品的作用,倒更加圆润饱满了。

音乐随身听

【流行爵士】Boney James -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    

和你相爱的人一起听这张碟吧!甜蜜、缱绻、缠绵的乐句,暗香浮动;让人沉醉于爱恋时光,回味意乱情迷的激情时分...... 

Boney James,1961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洛厄尔;萨克斯乐手、音乐制作人、词曲作者,风格偏于布鲁斯和流行爵士。他将爵士乐与R&B和hip-hop元素的爵士乐完美融合,堪称当代最富盛名的器乐演奏家之一。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

Do me wrong, do me right...

【流行爵士】Boney James -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    

和你相爱的人一起听这张碟吧!甜蜜、缱绻、缠绵的乐句,暗香浮动;让人沉醉于爱恋时光,回味意乱情迷的激情时分...... 

Boney James,1961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洛厄尔;萨克斯乐手、音乐制作人、词曲作者,风格偏于布鲁斯和流行爵士。他将爵士乐与R&B和hip-hop元素的爵士乐完美融合,堪称当代最富盛名的器乐演奏家之一。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

Do me wrong, do me right, do me right baby.
Tell me lies, but hold me tight.
Save your goodbyes for the morning light, but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
Say goodbye, woman say hello, hello, hello.
Sho nuf good to see you, oh but it’s time to go.
Don’t say yes, but please, please don’t say no.
I don’t wanna be lonely tonight.
Go away, then damn you.
Go do as you please, go do as you please girl.
You ain’t gonna see me getting down on my knees.
Girl I’m undecided and your hearts been divided.
You’ve been turning my world upside down.
Hey hey, upside down yeah, whoo whoo.

I don’t wanna be lonely tonight.
I don’t wanna be lonely tonight, girl ohh ,
Ohh but don’t let me be lonely tonight,whoo
I don’t, I don’t wanna be lonely,
I don’t wanna be lonely tonight,
I don’t wanna be lonely,
I don’t wanna be lonely tonight, tonight, tonight.
I don’t wanna, be lonely, be lonely tonight,
I don’t wanna be lonely


Canelé

『微醺爵士经典翻唱』Every Breath You Take

from The Police, 1983

作词:Sting
作曲:Sting
编曲:Sting

Julee Karan的慵懒甜美歌声,跨越海洋 飞进了欧洲各国挑剔的耳朵里,
她的首张专辑陆续成功打进欧洲各国的爵士榜,来自日本,欧洲发迹的都会流行爵士女歌手。

深邃静谧,没有花腔渲染,也没有喧嚣的过度装饰
低调极简的风格里,
并存着温暖游丝,配合着呼吸
随之连呼吸也都化作了乐音......
那无限的想像空间与浓浓的幸福感
让聆听的人为之倾倒。

歌词:

Every breath you take.你的每一次呼吸。
Every move...

『微醺爵士经典翻唱』Every Breath You Take

from The Police, 1983

作词:Sting
作曲:Sting
编曲:Sting

Julee Karan的慵懒甜美歌声,跨越海洋 飞进了欧洲各国挑剔的耳朵里,
她的首张专辑陆续成功打进欧洲各国的爵士榜,来自日本,欧洲发迹的都会流行爵士女歌手。

深邃静谧,没有花腔渲染,也没有喧嚣的过度装饰
低调极简的风格里,
并存着温暖游丝,配合着呼吸
随之连呼吸也都化作了乐音......
那无限的想像空间与浓浓的幸福感
让聆听的人为之倾倒。

歌词:

Every breath you take.你的每一次呼吸。
Every move you make.你的每一个举动。
Every bond you break.你打破的每一个规则。
Every step you take.你跨出的每一步。
I'll be watching you ! 我都在看着!

Every single day.你的每一天。
Every word you say.你说的每一个字。
Every game you play.你玩的每一个把戏。
Every night you stay.你留下来的每一晚。
I'll be watching you ! 我都在看着!

Oh,can't you see ? 哦,你明白吗?
you belong to me.你属于我。
How my poor heart aches.我有多伤心。
With every step you take.你离去时跨出的每一步。
Every move you make.你的每一个举动。
Every vow you break.你违背的每一个誓言。
Every smile you fake.你假装的每一个笑颜。
Every claim you stake.你作出的每一个要求。
I'll be watching you ! 我都在看着!

Since you've gone I been lost without a trace.自从你离开我迷失了自己。
I dream at night I can only see your face.晚上做梦总是梦见你的面容。
I look around but it's you I can't replace.我四处寻找但你无可替代。
I feel so cold & alone for your embrace.我感到心寒所以渴望你的拥抱。
I keep crying baby,baby,please.我一直在哭泣,宝贝!

Winter Heliotrope

【八月NO.013music】

歌曲风格:钢琴、节奏、爵士、Jazz Hip Hop

音乐很短,两分钟不到,钢琴随着节奏跳跳跳,好像刚吃完爆炸糖的感觉,就算音乐结束了,钢琴的旋律还保留在耳边噔噔噔噔的响,前奏跟结尾都制作成淡入淡出的效果,如果不停的将歌曲循环或当背景音乐素材,也不会明显觉得音乐已播完,just for fun ,a joyful 暑假的尾声。

【八月NO.013music】

歌曲风格:钢琴、节奏、爵士、Jazz Hip Hop

音乐很短,两分钟不到,钢琴随着节奏跳跳跳,好像刚吃完爆炸糖的感觉,就算音乐结束了,钢琴的旋律还保留在耳边噔噔噔噔的响,前奏跟结尾都制作成淡入淡出的效果,如果不停的将歌曲循环或当背景音乐素材,也不会明显觉得音乐已播完,just for fun ,a joyful 暑假的尾声。

Winter Heliotrope

【15年2月NO.001music】

歌曲风格:爵士、清新、轻松、安静、钢琴、翻唱

作品年份:2003年

Perhaps Love是由John Denver创作的作品,这首歌原本是在John Denver和他的妻子感情破裂濒临离婚的时候写给他妻子的歌曲,后来被西班牙歌王Placido Domingo收录在1981年发行的同名专辑《Perhaps Love》中,这首歌也是多明戈专辑中唯一一首John Denver献声的歌曲。

这张唱片内的每首歌的意境、词意、编曲、配器、还有唱腔都很唯美,很浪漫,也很感性,每一首歌都轻轻唱着不同的爱情故事,爱情有时让人彷佛漫步彩虹之上缤纷轻盈;有时爱情却也...

【15年2月NO.001music】

歌曲风格:爵士、清新、轻松、安静、钢琴、翻唱

作品年份:2003年

Perhaps Love是由John Denver创作的作品,这首歌原本是在John Denver和他的妻子感情破裂濒临离婚的时候写给他妻子的歌曲,后来被西班牙歌王Placido Domingo收录在1981年发行的同名专辑《Perhaps Love》中,这首歌也是多明戈专辑中唯一一首John Denver献声的歌曲。

这张唱片内的每首歌的意境、词意、编曲、配器、还有唱腔都很唯美,很浪漫,也很感性,每一首歌都轻轻唱着不同的爱情故事,爱情有时让人彷佛漫步彩虹之上缤纷轻盈;有时爱情却也教人捉摸不定,爱情温度就是如此的变幻莫测啊,专辑里唱歌的人轻轻柔柔唱出在子夜里的独白,钢琴前奏更舒展了唱者的内心戏。

歌词:

翻译by:Flyinsky88

Perhaps Love
也许爱

perhaps love is like a resting place
也许爱就像是休憩地
a shelter from the storm
一个躲避风暴的港湾
it exists to give you comfort
能给你安慰
it is there to keep you warm
能让你感受温暖
and in those times of trouble
当你陷入无尽烦恼时
when you are most alone
当你面对孤独寂寞时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bring you home
爱的记忆总能带给你回家感觉

perhaps love is like a window
也许爱就像一扇天窗
perhaps an open door
也许是一扇光明的门
it invites you to come closer
让你情不自禁的走近
it wants to show you more
让你感受到更多
and even if you lose yourself
即使你迷失自我
and dont know what to do
即使你不知所措
the memory of love will see you through
爱的记忆总能让你拨云见日

oh, love to some is like a cloud
啊,爱对有些人似迷云
to some as strong as steel
对有些人却如钢铁般坚不可摧
for some a way of living
是有些人的生命寄托
for some a way to feel
是有些人感受世界的方式
and some say love is holding on
有人说爱就是坚持
and some say letting go
有人却说让爱随风
and some say love is everything
有人说爱是一切
and some say they don't know
有人却说不知爱为何物

perhaps love is like the ocean
也许爱就像是海洋
full of conflict,full of change
充满了激荡,变幻莫测
like a fire when it's cold outside
就像是寒夜里火焰
or thunder when it rains
或是雨中惊雷
if i should live forever
如果我可以永生
and all my dreams come true
我所有的梦想成真
my memories of love will be of you
我所有爱的记忆就是你


音乐随身听

【经典爵士】Peggy Lee - Fever  

这首歌初听起来清新俏皮,回味却隐有辛酸。

其中提到了罗密欧和朱丽叶,Smith船长和印第安公主Pocahontas。前者是莎翁笔下最缠绵悱恻的爱情挽歌;而后者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历史传奇,最动人的誓言莫过这句:I’d rather die tomorrow than live a hundred years without knowing you. 我宁愿与你相识也不愿独活百年。

佩吉·李(Peggy Lee)是20世纪40年代班尼·古德曼大乐队旗下的当红女星。她的歌声盛满了迷人缱绻的百变风情...

【经典爵士】Peggy Lee - Fever  

这首歌初听起来清新俏皮,回味却隐有辛酸。

其中提到了罗密欧和朱丽叶,Smith船长和印第安公主Pocahontas。前者是莎翁笔下最缠绵悱恻的爱情挽歌;而后者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历史传奇,最动人的誓言莫过这句:I’d rather die tomorrow than live a hundred years without knowing you. 我宁愿与你相识也不愿独活百年。

佩吉·李(Peggy Lee)是20世纪40年代班尼·古德曼大乐队旗下的当红女星。她的歌声盛满了迷人缱绻的百变风情,俨然已成为美国爵士及流行乐坛最具代表性的女声之一。《Fever》是一首非常在爵士届流传很广的歌曲,Ella Fitzgerald, PeggyLee, Michael Buble,Beyonce等诸多歌手都曾演唱。

Never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Never know how much I care
When you put your arms around me
I get a fever that's so hard to bear

You give me fever, when you kiss me
Fever when you hold me tight
Fever in the mornin', a fever all through the night

Sun lights up the day time
Moon lights up the night
I light up when you call my name
And you know I'm gonna treat you right

You give me fever, when you kiss me
Fever when you hold me tight
Fever in the mornin'
A fever all through the night

Everybody's got the fever
That is somethin' you all know
Fever isn't such a new thing
Fever started long ago

Romeo loved Juliet
Juliet she felt the same
When he put his arms around her
He said, "Julie baby you're my flame"

Thou givest fever, when we kisseth
Fever with thy flaming youth
Fever I'm on fire
Fever yeah I burn forsooth

Captain Smith and Pocahontas
Had a very mad affair
When her daddy tried to kill him
She said, "Daddy oh don't you dare"

He gives me fever with his kisses
Fever when he holds me tight
Fever, I'm his missus
And daddy won't you treat him right?

Now you've listened to my story
Here's the point that I have made
Chicks were born to give you fever
Be it Fahrenheit or centigrade

They give you fever when we kiss them
Fever if you live and learn
Fever till you sizzle
Oh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
And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


小豆之家

Carmen Cuesta出生于西班牙的马德里,15岁开始自己创作歌曲,并一直创作不懈,持续参与乐坛活动,再加上她特殊的拉丁女性魅力、自然而充满质感的圆润嗓音,专辑备受好评,她的歌曲在欧洲各大smooth Jazz电台有很高的播放率,清新派的时尚风格十分受欢迎。

小豆之家敬上!


Carmen Cuesta出生于西班牙的马德里,15岁开始自己创作歌曲,并一直创作不懈,持续参与乐坛活动,再加上她特殊的拉丁女性魅力、自然而充满质感的圆润嗓音,专辑备受好评,她的歌曲在欧洲各大smooth Jazz电台有很高的播放率,清新派的时尚风格十分受欢迎。

小豆之家敬上!


月倾空谷

落榜的那个夏天

在楼顶上最常听的是这首[utakata]

落榜的那个夏天

在楼顶上最常听的是这首[utakata]

Tristy初元
猛然想起来JP拟女我都画过了,...

猛然想起来JP拟女我都画过了,涂在一起吧x

猛然想起来JP拟女我都画过了,涂在一起吧x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Paris Match{Cream}2007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一首爵士风格和甜甜的主唱的歌曲,是心灵的治愈.在J-POP这种类型的流派乐队中少数出现的.但那是Paris Match所创造的传奇.


令人难忘乐队的声音是因为歌手有着类似小野丽莎的bosa风格,这张专辑在咖啡店和活动大厅等的BGM也合适.这张专辑CD1都是精选比较好的声音,而CD2的曲风稍微有点湿润的声音.


Paris Match来自日本的一支带有Bossa Nova特色的乐队组合,1998年组成,活跃至2012年.


Paris Match{Cream}2007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一首爵士风格和甜甜的主唱的歌曲,是心灵的治愈.在J-POP这种类型的流派乐队中少数出现的.但那是Paris Match所创造的传奇.


令人难忘乐队的声音是因为歌手有着类似小野丽莎的bosa风格,这张专辑在咖啡店和活动大厅等的BGM也合适.这张专辑CD1都是精选比较好的声音,而CD2的曲风稍微有点湿润的声音.


Paris Match来自日本的一支带有Bossa Nova特色的乐队组合,1998年组成,活跃至2012年.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Erin Boheme{Don't Be Something You Ain't}2009 慵懒爵士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一首来自Erin Boheme的歌曲作品,柔和又跳跃的爵士蓝调歌曲,开头和结尾的部分有些许慵懒的感觉,中段则是欢快又跳跃,歌手的优点是可以注入不一样的元素,即使是詮释jazz,亦可以给人不一样的清新感受.Erin Boheme在2006年曾单独发行过一张唱片《What Love Is》,整张专辑挑选的歌曲除了自己的创作曲,还包含了翻唱爵士经典歌曲和民谣歌曲.


Erin Boheme{Don't Be Something You Ain't}2009 慵懒爵士

(转载请保留原文并署名)

一首来自Erin Boheme的歌曲作品,柔和又跳跃的爵士蓝调歌曲,开头和结尾的部分有些许慵懒的感觉,中段则是欢快又跳跃,歌手的优点是可以注入不一样的元素,即使是詮释jazz,亦可以给人不一样的清新感受.Erin Boheme在2006年曾单独发行过一张唱片《What Love Is》,整张专辑挑选的歌曲除了自己的创作曲,还包含了翻唱爵士经典歌曲和民谣歌曲.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贝多芬 C小调第8钢琴奏鸣曲“悲怆”,作品13号之末乐章:回旋曲,快板
(Piano Sonata No. 8 in C minor, Op. 13,"Pathétique" : III. Rondo, Allegro)

当古典遇见古巴,有如咖啡伴着雪茄,
当心灵褪去浮华,冬雪亦会孕出夏花......

        「悲怆奏鸣曲」,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classical in mood* (不一样的古典) 之
贝多芬 C小调第8钢琴奏鸣曲“悲怆”,作品13号之末乐章:回旋曲,快板
(Piano Sonata No. 8 in C minor, Op. 13,"Pathétique" : III. Rondo, Allegro)

当古典遇见古巴,有如咖啡伴着雪茄,
当心灵褪去浮华,冬雪亦会孕出夏花......

        「悲怆奏鸣曲」,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创作于1798年的钢琴作品,题献给作曲家当时的音乐赞助人卡尔·李希诺夫斯基亲王(Karl Alois, Prince Lichnowsky 1761.6.21-1814.4.15),“悲怆”之名全然得于出版商对整部作品悲剧性庄重气氛的印象。首乐章的深邃彷徨、次乐章的意境绵长、以及末乐章的个性张扬,使整部作品呈现出亦柔亦刚,余韵铿锵的艺术效果,让人似乎听出了作者心中对年少往事的戚戚惆怅;对逝去亲人的隐隐悲伤;更闻见乐圣对美好青春的脉脉咏唱和对命运摧折的愤愤顽抗,情感的奔放只暗暗寄于乐思的流畅,思绪的荡漾皆默默源自琴音的回响......

点击左侧聆听Wilhelm Kempff钢琴版,右侧欣赏拉丁版:
Grave-Allegro Di Molto E Con Brio -- Pathétique I
Adagio Cantabile -- Pathétique II
Rondo. Allegro -- Pathétique III (本帖推荐)

        2002年,由三位来自德国的古典艺术家(Kilian & Tobias Forster/Tim Hahn)组成的“克拉兹兄弟”(Klazz Brothers)乐队,力邀来自加勒比海的古巴打击乐手Alexis Herrera Estevez与Elio Rodriguez Luis,以“Cuba Percussion”之名,于古典音乐的圣地--欧洲,从完全不同以往的角度加之全新诠释方式,糅合传统古典的含蓄与拉丁节奏的情趣,让经典披上流行的外衣,更使隽永添上奇异的色彩。整张唱片的音乐改编自最脍炙人口的古典曲目,可谓首首皆经典,处处有亮点。

点击曲名进入聆听:
莫扎特跳起了曼波-- Mambozart
舒伯特扭动着伦巴-- Danzon De La Trucha
贝多芬玩起了恰恰-- Pathétique III
爱丽丝舞动着头纱-- Afrolise
练习曲离别了古巴-- Etude
命运曲撩动着骚莎-- Salsa No. V
激情卡门哈巴涅拉-- Carmen Cubana
恰尔达什另类奇葩-- Czardas
海顿还在端着优雅-- Anthem
最经典的还是巴哈-- Air
......

Bonus: Classic Meets Cuba (点击入云音乐收藏)

              Jazz Meets Cuba (点击入云音乐收藏)

赛博坦学习委员

还没画完,等我上完色这张图就会丑爆了(>人<;) 连载的那篇很难画所以先换着画画

还没画完,等我上完色这张图就会丑爆了(>人<;) 连载的那篇很难画所以先换着画画

92℃'s fantasia

情调氛围:波普爵士钢琴纯音乐

作曲:Bergman, Demy


这张专辑是Eddie Higgins挑选的一些他所喜爱的古典音乐和巴西名曲,Eddie Higgins/piano,Don Wilner/bass,James Martin/drum组成的三重奏演绎。对于Eddie来说这些所选曲目曾为他的创作带来许多灵感,当然也是他所为之深深感动过的。专辑本身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Eddie的音乐品位。


Eddie Higgins 绝对不是一个出名的爵士钢琴演奏家,他没有Bill Evans的睿智与优雅,但是他的钢琴很流畅,很细腻,是温柔而沉静的,你不需要花费很多的心思去品,也不必忍受浮于表...

情调氛围:波普爵士钢琴纯音乐

作曲:Bergman, Demy


这张专辑是Eddie Higgins挑选的一些他所喜爱的古典音乐和巴西名曲,Eddie Higgins/piano,Don Wilner/bass,James Martin/drum组成的三重奏演绎。对于Eddie来说这些所选曲目曾为他的创作带来许多灵感,当然也是他所为之深深感动过的。专辑本身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Eddie的音乐品位。


Eddie Higgins 绝对不是一个出名的爵士钢琴演奏家,他没有Bill Evans的睿智与优雅,但是他的钢琴很流畅,很细腻,是温柔而沉静的,你不需要花费很多的心思去品,也不必忍受浮于表面的一些烟火气。总之,在你厌倦苍白的Newage,又不想很认真地听一些有深度的爵士的话,作为一般的欣赏去聆听Eddie是不错的选择。


有资料提到说“Eddie Higgins的大部分作品对曲子的演绎并不深,多数情况还仅仅停留在曲子旋律本身,即兴的水平并不高,可能这是他名气一直不响的原因。”另外就几乎没有什么信息了。找不到很大的封面,只有小小的一张。却是挺喜欢这张淡彩素描,一如整张专辑的写意澹然。 

Tristy初元

终于画完廖....
国际三禁
正式集合发表一哈
第一单,感觉画了一年,肾疼

终于画完廖....
国际三禁
正式集合发表一哈
第一单,感觉画了一年,肾疼

小豆之家

Larry Carlton从六岁开始学吉它,高中时听到电台播放Gerald Wilson Big Band之后瞬间对爵士乐产生兴趣,随即便投入爵士乐演奏和创作,当时Wes Montgomery和Joe Pass都对他的爵士之路有着深远影响。

小豆之家敬上!


Larry Carlton从六岁开始学吉它,高中时听到电台播放Gerald Wilson Big Band之后瞬间对爵士乐产生兴趣,随即便投入爵士乐演奏和创作,当时Wes Montgomery和Joe Pass都对他的爵士之路有着深远影响。

小豆之家敬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