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cs

26.5万浏览    2197参与
睡大觉
搞一些jc血 但画的时候脑子里...

搞一些jc血

但画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有声音的PUT that BOTTLE DOwn()

搞一些jc血

但画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有声音的PUT that BOTTLE DOwn()

Rosemary

当我刷JCS时我在想什么

主要是00JCS,其他版本提及,福音书提及,各路福音书同人提及。

各种吐槽和脑洞。很不正经而且杂乱无章。


1.

JC在福音书里:嘴炮狂魔;

JC在Superstar里:和犹大吵架→吃瘪→发动技能:高音压制。


2.

Poor Jerusalem里的西蒙和JC:

兴奋地展示proposal的你,和觉得你是智障的你导。


3.

当你觉得你的生活啥啥都不对劲时,想想三伯版JCS的小号。


4.

12版JCS:leftwing activist耶&“别闹了我们回拿撒勒做木匠吧”躺平主义者犹

04年电影Judas:...

主要是00JCS,其他版本提及,福音书提及,各路福音书同人提及。

各种吐槽和脑洞。很不正经而且杂乱无章。

 

1.

JC在福音书里:嘴炮狂魔;

JC在Superstar里:和犹大吵架→吃瘪→发动技能:高音压制。

 

2.

Poor Jerusalem里的西蒙和JC:

兴奋地展示proposal的你,和觉得你是智障的你导。

 

3.

当你觉得你的生活啥啥都不对劲时,想想三伯版JCS的小号。

 

4.

12版JCS:leftwing activist耶&“别闹了我们回拿撒勒做木匠吧”躺平主义者犹

04年电影Judas:西蒙plusplus plus的热血青年犹&非暴力主义者耶

这俩真是谁左谁右都可以(政治意义),但就不能同时左或者同时右,于是BE了。

 

5.

顺便说一句04年的电影Judas。福音书原著向背景的犹耶:

一见钟情→价值不和,天天吵嘴&吃醋→闹分手,复合,又闹分手→最后惨烈地BE了。

谈恋爱令人头秃。

不过这个犹大不秃。

 

6.

当然JCS也是一种恋爱劝退。

在开趴时闹分手会导致严重后果,比如导致所有人都吃不上饭,因为犹大掀了桌子,然后JC又掀了一次。

 

7.

JC:你们喝的是我的血。

西蒙:WTF.

 

8.

同样处境下的福音书众使徒:(毫无反应)

可能原因1:太饿了所以顾不上别的。

可能原因2:习惯了JC一惊一乍。

 

8.

JC:Peter会不认我,三次不认我。

Peter:收到。

 

9.

JC:你们都不关心我是死是活!
犹大:你不drama queen就要死是吧!

同时更drama queen地掀桌子、爬桌子、推人、脱外套。

走drama queen的路,让dramaqueen无路可走。

 

10.

最后的晚餐吵架逻辑:

犹大:你听我解释!
JC:我不听不听就不听!
犹大:都是你的错!你的错!你的错!
JC:(无可反驳,战术尖叫)

犹大:(有自知之明地逃走)

 

11.

马可福音里的最后晚餐:

JC:你们中一个要出卖我。

众使徒:(一个接一个问JC)是我吗?

 

JCS的最后晚餐:JC在餐桌上忽然drama queen,所有人当场懵逼,直到犹大用drama queen比较级把JC收拾住。

福音书的最后晚餐:JC在餐桌上忽然drama queen,见怪不怪的使徒们乖巧配戏。

 

12.

我一直困惑使徒们是怎么做到在一场惊心动魄还什么都没吃上的晚餐后安然睡着的。

后来意识到,如果你朋友和你朋友的男朋友当你的面吵架,你也会尴尬地装睡的。

 

13.

不然你朋友把男朋友轰出门后很可能会抓着你看他写的分手小论文。

Peter? John? James?

 

14.

使徒装睡的证据之一:

JC持续尖叫六分钟,他们没醒。

犹大“the fools”他们还是没醒。

犹耶kiss,所有人立马醒了并高唱“whatis the buzz”。

 

15.

卡特酥的客西马尼:

电影版:脆弱易碎的,神经质的美感。

00年巡演现场版:今天我就要掐死上帝。

 

16.

最后晚餐在2022年:

JC:你们喝的是我的血——

亚纳:(推门)我们收到举报称这里有人罔顾防疫要求非法聚集。

于是十三人被当场拖走,核酸隔离一条龙。

JC:

犹:别看我这真的不关我事。

全剧终。

God on high: Wait what???


树草

摸一个95版稣姐,貌似是唯一一版有官摄的性转酥,总之姐姐太酷了🥵🥺💍

摸一个95版稣姐,貌似是唯一一版有官摄的性转酥,总之姐姐太酷了🥵🥺💍

野兽的嗷

【耶犹】蝴蝶标本

想写大蓝闪蝶我好喜欢大蓝闪蝶的翅膀uwu

本来在写沙丘的芬伦伯爵可是偏题了索性就写了jcs(可恶我好屑)

很短的大家想看的内容(误

神秘数字1850985

写完犹大找代餐 算是平行宇宙

jd这么乖这么可爱是有原因的x 像是pj和沙坑的jd的感觉?

算是个开放式结局(我觉得


在死亡的临界点质疑上帝的那个刹那,他已经落入了绝望而炽热的蓝色地狱。


总之是又屑又惨的jc(笑)


想写大蓝闪蝶我好喜欢大蓝闪蝶的翅膀uwu

本来在写沙丘的芬伦伯爵可是偏题了索性就写了jcs(可恶我好屑)

很短的大家想看的内容(误

神秘数字1850985

写完犹大找代餐 算是平行宇宙

jd这么乖这么可爱是有原因的x 像是pj和沙坑的jd的感觉?

算是个开放式结局(我觉得





在死亡的临界点质疑上帝的那个刹那,他已经落入了绝望而炽热的蓝色地狱。




总之是又屑又惨的jc(笑)






木子

大胯圈怎么少得了jcs

大胯圈怎么少得了jcs

野兽的嗷

【JCS拉郎】酒鬼

很短因为我最近很emo写不了东西x

神嗓的爱伦坡和jd的拉郎拉郎拉郎

爱伦坡作为jc转世的故事 屑jd替身文学为哪般(?

jd是被迫折磨jc的恶魔设定 但是越看越像tod
看起来怪怪的因为我写的时候也喝多了x


爱伦坡又喝多了。


其实他不喜欢喝酒,他也不喜欢抽烟,以至于很难去欣赏各类不同的酒里味道的美学,他只是单纯地喜欢那种上头的感觉罢了。


这些日子里,他完全活成了另一种生物。今天是医生收走了他鸦片的第十五天,一开始是灵感的消失,然后是无尽的空虚和厌烦,最终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厌恶人生的十字路口。白天坐在桌前时,他对着无限重复的日常感到...

很短因为我最近很emo写不了东西x

神嗓的爱伦坡和jd的拉郎拉郎拉郎

爱伦坡作为jc转世的故事 屑jd替身文学为哪般(?

jd是被迫折磨jc的恶魔设定 但是越看越像tod
看起来怪怪的因为我写的时候也喝多了x







爱伦坡又喝多了。


其实他不喜欢喝酒,他也不喜欢抽烟,以至于很难去欣赏各类不同的酒里味道的美学,他只是单纯地喜欢那种上头的感觉罢了。


这些日子里,他完全活成了另一种生物。今天是医生收走了他鸦片的第十五天,一开始是灵感的消失,然后是无尽的空虚和厌烦,最终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厌恶人生的十字路口。白天坐在桌前时,他对着无限重复的日常感到厌倦和叹息——薪水,房租,烟酒,爱情,亲情——这一些完完全全是看不见尽头的衔尾蛇。在酒精和尼古丁烟雾的间隙看着世界在渐渐黑下去的视野里蠕动发展,他觉得他坐在狄俄尼索斯怀里下坠。


他的确也坐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啧,怎么又喝多了?”巷口走进来一个看不清面孔的年轻人,爱伦坡被酒精控制的四肢却因为那一丝可能存在的希望战栗。对方似乎完全看不见也听不见,只是茫然地摸索到他的身边,轻轻地在冬夜里拥住他。


“是你。”他伸出手环住对方的背,他知道他见到了自己的在等的人,“你又来了。”那个人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爱伦坡不知道自己是否清醒, 但是他似乎看见对方身后偶尔会展开的恶魔翅膀。


那是个恶魔,一个悲伤的恶魔。


坡觉得自己的生活也许算不上最不幸的那一类,但是他也总是生活在刺骨的冷水里。时常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他总是看见那个恶魔的身影,对方总是站在拥有恶意的人们的身后,中伤诽谤的语言在他的手下像乐曲一样流出。


但是他恨不起来,人总是很难去讨厌一个看起来比他更痛苦的凶手。


他从来不是什么乐观主义者,坡曾和人谈起未来,那些个遥不可及的概念和无数种可能,或许在东欧稍微有些寒冷的阳光下的小平房里,或许是在钢筋森林的小出租屋里,或许又是在充斥着阳光的湾区别墅里,但是真正开始计划时,他又变回了命运的盲人。


他看不见未来,而任何一种假设都让他心悸。这样异样的感受不是喜悦,不是悸动,也不是任何一种正向的情绪,这是恐惧。虽然神经系统使然,但是他近乎未曾恐惧过死亡本身,但是这样的生活让他迷失在一呼一吸之间,纯粹是求死不得罢了。


他像是活在冷水里,看不见逃生的希望的同时又不能完全崩溃。仅仅是呼吸就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精力,他不想为了喜欢再耗尽所有的力量,但是没有什么能给他力量。他一边绝望地下沉,一半窒息地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努力将他往上拽——那个完全失去感官来见他的人。


酒精又一次占据了他原本就不清醒的大脑,他摸索着抱着他的人的面孔。冬夜里温度从指尖传播到麻木的神经,那个人总是没办法听见他说话,但是即使如此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他总能看见对方一次又一次珍惜地把他抱住。


他侧头,对方的脖子上有一道疤,每当他伸手碰到那道似乎是绳子勒出的伤痕时,即使察觉不到他声音的恶魔总会颤抖。坡好奇过他死亡的方式,可是翻遍所有的典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失去感官却总能感知到他的恶魔。


好奇心抓住了作家的心,他开始一次又一次放纵自己沉溺在酒精的安乐窝里。或许是为了新的写作素材,或许也只是为了冬夜里的一个拥抱。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个恶魔开始说话,轻声的自言自语,爱伦坡猜测大概也是因为自己日渐虚弱的缘故。他听见恶魔讲述的故事,可是一次又一次他在日常生活中醒来完全忘却了那个悲切的结局。


“拉比,”恶魔好像在叫他,对方在即将出现的日光里叹息,然后蒸发在清晨的空气里,“求求你,看看我。”


那一刻,他突然清醒了,他看见恶魔的看不见的眼睛里映着另外一个人的身影,看起来是被灼伤的眼睛在此刻却像是兀鹫一般尖锐。命运的乌鸦从来没有飞去,他仍然栖息在他的怀里。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看见在房门上方那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有一只真正的乌鸦,照在他身上的日光把恶魔的翅膀的阴影投射在大理石的街道上。


恶魔离开了,此时比起恐慌,更多是愉悦。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酒精带来的恶魔,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


他又一次混迹在人群里——瘾君子,酒鬼,暴民,和失意者——趋同好像是人类共享的劣根性,生存的本能让他们成为扑向火焰的飞蛾,丝毫不犹豫直到毫无意义地在美丽的等离子体里燃烧殆尽。与其说是病,不如称其为一种烙在惨白骨骼上的标签--痛苦至极但也甘之如饴。然而这样致命的甜美过后,燃烧过后的空虚像潮水一样涌回来,是大气压强吗?泯然众人的结局并非他所愿。他深深地厌恶这样的说法。


爱伦坡总认为自己清醒地理解着人的行为与原罪,清醒地解读和满足自己的需求——他一直觉得这样的清醒是不正常且痛苦的。死亡是人类短暂生命中一个永恒的课题,他们从出生开始便伴随着这样的阴影,有的人在生命初期就体会着失去,而大多数人则是在更晚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体验。周围亲人的逝去——永远地离开是一件在“人”的定义里完全无法适应的失去。


他坚持认为一旦清醒地体会着这种浪漫主义者的宠儿,或许离毁灭也不远了。这样的倾向同时投射到自己身上,也投射在其他人身上,清醒而有逻辑地计划死亡这样的事情是一种存在于绝望者心里的浪漫——这种美丽而脆弱的情感体验像刚刚开放就被折下来的蔷薇花一样,仅仅存在于某个特定的瞬间,再之后也就是被时间和自我模糊过的垃圾罢了。


他把自己的心和情绪磨成蜡笔,磨成墨水,在黑色的纸张上一笔一画地写下并不和逻辑的文字,他好像是某个普通人,他等着他的作为推销员的死亡。


又一个秋夜里,筋疲力竭的他真正变成了人群里那个年老虚弱的暴民,他像设定过日程一样在街道里徘徊。照在他身上的灯光把他的阴影投射在更深的黑暗里,而属于爱伦坡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暗升起,所有的深渊会一齐说起永远消逝,永不复还。


时间流逝在脚步里,直到他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一刻所有的疼痛和恶心突然消失殆尽,他似乎记起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他只是安眠在自己最喜欢的门徒的怀抱里。



【FIN】



其实有refer了一下man of the crowd 和 tale-tell heart 和the raven

翻译其实是随便找的 nevermore也是我随便翻的 不知道会不会注意到x

结局是采用了选举黑幕被抓去overdose的猜想

爱伦坡算得上我写东西的启蒙了x 于是复古地用了几个中划线

啊 好emo


猋狸狸子
JCS这个版本的台词我太爱,火...

JCS这个版本的台词我太爱,火速拼了一下…很有感觉!很有感觉!

JCS这个版本的台词我太爱,火速拼了一下…很有感觉!很有感觉!

qmmmm浅沐

音乐剧相关

前3p是jcs,后面都是bmc

音乐剧相关

前3p是jcs,后面都是bmc

野兽的嗷

关于14瑞典歌词

事情是这样的 我在学习瑞典语的途中找到了一些歌词文本

所以稍微做了点阅读理解 捏马ola他真的好会呜呜

很多地方并不是直译的歌词 我真的快乐到窒息 于是对比了一下挑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磕cp

我瑞典语很差所以谢谢字典的陪伴😭

打了cp tag因为真的真的很给


-首先是heaven on their minds 其实改了意思 叫一个变暗的天堂梦(我中文好烂 捏马)后面歌词里有这样一句说 “jc说天堂就在我们中间 但是他们把这句话缝合成了一个逐渐暗淡的天堂的梦境”,直戳我xp啊啊啊...


事情是这样的 我在学习瑞典语的途中找到了一些歌词文本

所以稍微做了点阅读理解 捏马ola他真的好会呜呜

很多地方并不是直译的歌词 我真的快乐到窒息 于是对比了一下挑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磕cp

我瑞典语很差所以谢谢字典的陪伴😭

打了cp tag因为真的真的很给




-首先是heaven on their minds 其实改了意思 叫一个变暗的天堂梦(我中文好烂 捏马)后面歌词里有这样一句说 “jc说天堂就在我们中间 但是他们把这句话缝合成了一个逐渐暗淡的天堂的梦境”,直戳我xp啊啊啊


-jd一开始给jc说的本来是u rly do believe this talk of god is true,这里focus就在上帝身上,说的是相信上帝。但是,瑞典版里唱的是你真的相信“你是他们在地狱之火里唯一的救赎”吗 I- 就是说这里的focus和相信的对象从上帝变到了jc自己身上,就嗯 从宗教上讲很微妙


-然后就是关于瑞典翻译总是在骂人这件事(不)我看了下大概剧里粗口有三个地方x 首先是jd说jc做木匠比(成圣)这f*cking玩意儿好 然后就是jc自己在最后晚餐里说自己真tm天真 最后还有simon给jc说别tm对罗马这么有礼貌(草) 总之没一个客气的(?)


-我特喜欢脑洞天堂里把“do u care for ur race don’t u see we must keep in our place” 改成了“你被想要用你的旗号发起战争的人利用了” 就更加直白了suki 这里我总是能想到沙丘穆阿迪布orz


-啊对 玛丽亚姐姐唱歌的时候其实比起love 还用了“我需要你”这样的说法 应该是和智利一样比爱更多情感的意思吧我猜x


-然后jd卖jc的时候 在just don’t say im damned for all time的重复上换成了别的词suki 最特别的是jd直接说了“现在大家都讨厌jc”英文版是说gone sour 但是瑞典语更像是说jc小可怜被利用了大家最后还讨厌他x


-最后晚餐里算是改动比较大的地方,门徒合唱重复的部分挺多都改成了每一段不一样的歌词。但是特别棒的一点(我觉得)门徒说这周过的很艰难,周末就好了。可是周末jc就没了啊!就很讽刺很棒棒


-jc唱if u would remember me的时候说的是你们吃饭喝酒的时候记得想想我,但是翻译成了“👴替你们死了给我记着”(误) 其实感觉ola很多地方都加强了语气的感觉,他的jc更像是因为命运不满的人,但是原来更多是悲哀的情绪占上风。这样的改动可能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在骂人吧(


-关于在jd和jc吵架的时候,本来吵得好好的为啥jd要推jc这件事,其实在推之前jc给jd说的是“你的新朋友在等你”然后jd才生气的(这是什么小情侣吵架戏码)本来英语里只是说他们在等你来着,这么改就是说kdl


-然后jd走之前给jc说的本来是‘ud manage better if u had it planned’ 可是瑞犹大be like我一直以来只是想要帮助你🥺 用的是nånsin velat 也就是ever wanted(捏马我中文好差 大家就是说这个ever呜呜😭他好卑微我好喜欢😭


-最后一段门徒的chorus里说的话直译更像是“从来不喜欢那个犹大 从来没明白耶稣看上他啥了 所以我们搞同人的时候带点私货 让大家都去黑他”(就是我感觉b站字幕这里翻的怪怪的?)我整个人直接满足升天呜呜呜😭


-然后就到了blood money 里的密集嗑点,本来是id sell out a nation但是变成了“拉比你没了所以世界上所有事情对我来说都一样(不重要)”😭


-does he love me too改成了“他的国里会有我的位置吗” jd你好卑微😭顺便这里其实pj犹在唱的时候自己小声说了个nej😭自问自答然后否定自己说他的国不可能有我这样的意思我爆哭呜呜呜


-关于祭祀团啥的,其实该亚法和亚拿给犹大说的是“我们拿走你的耶稣你拿走钱” din jesus你的耶稣呜呜呜呜嗑拉了


-最后是superstar里,本来是did u mean to die like that was that a mistake; did u know ur messy death would be a record breaker,但是ola改的大意是“你知道被血淋淋惨兮兮钉在十字架上是这个报亭里畅销的故事的结局”(大概?咱也不知道kioskvältar到底是啥)但是我还挺喜欢这个messy death的扩写的


-啊对 最重要的是jc管jd叫kär,意思是很重要很珍视的爱人。瑞典语里一般说爱情用的很多是älskar,虽然说爱情的名词是kärlek。用中文我不大解释的清楚orz,但是kär的意思比älskar重很多(类似西班牙语里te amo 和te quiere)



对写到最后语言系统已经彻底乱掉了orz

总之我好喜欢ola他好有才

*screams in sapiosexual

昨夜梦影

2022年jcs美国巡演repo

*本来想组织成一篇像样的repo但是真的不太想写但是不写有觉得亏因为买了票还跑了趟波士顿,那就想到哪里写哪里,主观肯定的,预设看到的朋友都熟悉剧情,不存在“剧透”一说,但以防万一有朋友要去看,不透露钉十字架以后的收场处理。


首先这部剧我开玩笑说它是“美国的渴望”“一代人的情怀”。当天是星期六,演出的剧场在一座大学(爱默生学院)的势力范围内,但观众里年轻人很少,除了父母带孩子来的,绝大多数是老年人,从头发看出来的。


可能因为面向人群不同,目的不同,这一版没有任何一版官摄或者电影里那种明显的压抑。编舞的热闹和程式化大过内涵,有几处要靠编舞控制气氛,比如砸耶路撒冷神殿到砸完神殿众人祈求耶...

*本来想组织成一篇像样的repo但是真的不太想写但是不写有觉得亏因为买了票还跑了趟波士顿,那就想到哪里写哪里,主观肯定的,预设看到的朋友都熟悉剧情,不存在“剧透”一说,但以防万一有朋友要去看,不透露钉十字架以后的收场处理。


首先这部剧我开玩笑说它是“美国的渴望”“一代人的情怀”。当天是星期六,演出的剧场在一座大学(爱默生学院)的势力范围内,但观众里年轻人很少,除了父母带孩子来的,绝大多数是老年人,从头发看出来的。


可能因为面向人群不同,目的不同,这一版没有任何一版官摄或者电影里那种明显的压抑。编舞的热闹和程式化大过内涵,有几处要靠编舞控制气氛,比如砸耶路撒冷神殿到砸完神殿众人祈求耶稣触碰,编舞程式化,大大减小了观感上的不适,同时减小的是冲击感。


这一版所有主要角色持麦,演出方式最像法剧《星幻》,同时耶稣和彼得抱吉他上台。


以就简单讲讲耶稣犹大玛丽,当交作业。



耶稣


  寸头,白外套,乐队主唱的感觉,适合摇滚的嗓音,不是高音而且声音里稍显倦怠,很少断句,导致表达的情感里不屑很明显。他从头到脚都是那种真的万世巨星,声音迷人,唱法在别处可以用“性感”形容。但作为耶稣,我感觉不到他对自己事业的一点热忱或者对世人的怜悯。当然,jcs的耶稣应该什么样也见仁见智,不过他属于不情不愿也不大难受的类型。


  会弹吉他,拿吉他时熠熠生辉,可能他的设定就是个名声大噪的乐队主唱吧。客西马尼进行了创新,耶稣拿着吉他弹唱,演员自己控制音符的强度作为歌唱情绪递进的协助,这个设计确实使观众很受感染。不过由于电吉他的表达或者这就是他想要的表达,我目睹了最生气的耶稣。纵使本剧没有将耶稣当神子体现,他对传道事业的忠诚和对父的服从与他作为人的冲突在很多版本里形成了两个维度,像这样直接和上帝翻脸的还是第一次见。他根本不愿做这件事,只是因为上帝握着他的命运,他拿着吉他发泄:是他的音乐天赋将他带到了这条路上,他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于是对那个最初“inspire”他的神明对他的利用和对他生命的漠视感到愤怒。


  这是一种很直接的,没有层次的,很明白的演法。在其他时候,他对散发魅力的热衷超过他对世界的温柔。“我可怜的耶路撒冷”“当你们在世时,你们的苦难将不断”“你们吃的我的肉,喝的我的血”这些极尽温柔的唱段在这里成了爆发和爆发间的过度,有些版本里这宁静时刻透露出的神性,在这个版本没有。


    编舞的程式化也导致他可能的“神性”部分荡然无存。人们高喊“和萨那”,他面对大祭司时,他的声音依然是充满魅力的倦怠,因为没有了这种倦怠,他的声音也就不迷人了。他不像在宣示自己追随者的力量,也不像在鼓舞谁,他只是在开自己的演唱会而已。


  如果这样解释,那也是通的。体现“宗教不过是一场饭圈盛宴,耶稣不过是一个毫无建树的明星”。他与人群,他与十二使徒的割离感可以同意这个理解。不过仍然,这一版没有层次。


  编舞的程式化,前面提到过。耶路撒冷神殿的舞蹈并不太“乱”,也不太“奢靡”,顶多像夜店;圣殿被砸后,人们来“挤”耶稣,实际上根本没人手碰到他,只是用绿光打出来地狱的效果。没有人真的碰他,他没有真的试图救人,他只是让他们祈求,让他们兴奋。

  


犹大


  犹大在台上显得皮肤偏暗,比较胖,美国口音明显,是那种标准美国人。其实犹大这角色今天越来越好演了——应该说比耶稣好演。怀疑者、有批判精神的人,越来越多了。


  犹大的嗓子不尖,甚至气息足得能上魅影那样的角色,我被几版电影带偏了,听到犹大这么稳非常吃惊。关于他我记得的不多,十字架前那一段他把音响唱爆了,除此之外,他对耶稣不满时是耶稣贴上去讲道理的,不是他往耶稣那凑,也是蛮可爱。


  一个不满是犹大自杀前的“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他前面感情过度激烈,到该哭累了稍稍平静下来的时候,完全找不到调。他本来拉花就拉得多,到这里不能与玛丽的“不知怎样爱他”相呼应,像是呻吟,还是挺遗憾的。不过能把自己唱哑,太不容易了。


  犹大自杀是虚晃观众一枪。他站到高处,拿着话筒电线,直面观众说“你杀了我”,就像他指控的是观众。他的情绪有感染力,我已经快开始害怕了,因为没看到他掉威亚,谁知他把电线向下一扔,就黑灯结束了。


  行......吧。


  最后的晚餐,犹大耶稣有一场史诗级吵架,这次耶稣的力量拉满,把犹大整个扔了出去。不过扔出去之后,这里的舞台张力还不如几版电影,也是可惜。我觉得不是演员配合不够,是他们都拿着话筒。好好的一场打架,被削减成斗歌。最后耶稣让犹大走,还不是骂走的,是平静地把他开除了。属于高潮没到,就结束了。


  最后,谢幕的时候,耶稣的演员左手犹大右手玛丽,但他只抱了犹大。从一开始主动上去跟犹大争辩“你这样的人也会如此浅陋”,这个耶稣一直是“sweet Jesus doesn't care”状态,唯一明显care的就是犹大。难怪犹大“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找不着调——耶稣是自己动手的,而且就没有不爱过。



玛丽


  玛丽是白外套,远远看去跟耶稣仿佛穿的情侣装。这一版玛丽没有一点非主流的影子,是能唱圣歌的那种嗓音,甜美、美丽、成熟。完全看不出有人有动机向她扔石头,或者犹大说没有“反对她的职业”是个可以被反对的职业。


  除了单方向跟耶稣私奔出来之外。


  这样的玛丽现在看来不奇怪,受过教育的寻常女孩去从事冒险没有保障的工作,都快成主流价值观了。不过她没有存在感,在一众追随者中没有一个特殊的位置,犹大跟她抢麦都不知道抢的什么,耶稣的爱情?


  这样的玛丽比起性工作者玛丽,我其实更容易认同一些。抹大拉的玛利亚本身也没有记载说是悔改妓女,她跟随耶稣,很可能不仅不在社会底层,而且是耶稣的女赞助人,如此她扮主流一点没什么,我是乐意的。


  但这个玛丽没有存在感,到她独唱“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我才反应过来,对哦,玛丽也在。


  全场我最喜欢的部分,是 "Could we start again"。玛丽和彼得坐在倒着的大十字架末端,彼得弹吉他,两个人一人一段唱。这里的和谐、孤独、安静,和这歌的温柔自己创造出了一种气氛。不过因为耶稣本来就跟自己的团不亲近,“to get the message home”的那个动情的“home”体现不出来。同样,由于这个版本的耶稣没有神性,“我一生只为见到你”一句的格局显得非常狭窄。


野兽的嗷

🥺🥺🥺

wid是984382

谢谢大家

🥺🥺🥺

wid是984382

谢谢大家

杨Sir
一个群宣😁 JCS专属音乐剧...

一个群宣😁

JCS专属音乐剧群,大家来一起唱歌和嗑cp鸭😘😘😘

一个群宣😁

JCS专属音乐剧群,大家来一起唱歌和嗑cp鸭😘😘😘

野兽的嗷

【耶犹耶】Gomorrah

wid是5102371

这是个粗口删掉了的版本 但是其实不影响阅读只是我想要写粗口而已orz

混乱的时间线&不可靠的叙事者

犹大没有立刻自挂东南枝而是有点心理问题而拖延了一段时间的现代if线

私设算得上 总之写了一直在晚上工作的自闭小伙革命失败之后回去继续上夜班的悲剧


犹大点了一根烟,灰色的烟雾消失在冷空气里,在惨败的路灯光下还有一丝异样的美感。刚刚下过雨的街道是冰冷的,他看了看偷来的手表,显然今天已经过了“营业”时间,这也就意味着另一个没有食物的白天,也不知道他明天或许会出现的主顾会不会介意他因为没吃饭产生的胃痉挛,或许32街的老头会喜欢,那...

wid是5102371

这是个粗口删掉了的版本 但是其实不影响阅读只是我想要写粗口而已orz

混乱的时间线&不可靠的叙事者

犹大没有立刻自挂东南枝而是有点心理问题而拖延了一段时间的现代if线

私设算得上 总之写了一直在晚上工作的自闭小伙革命失败之后回去继续上夜班的悲剧




犹大点了一根烟,灰色的烟雾消失在冷空气里,在惨败的路灯光下还有一丝异样的美感。刚刚下过雨的街道是冰冷的,他看了看偷来的手表,显然今天已经过了“营业”时间,这也就意味着另一个没有食物的白天,也不知道他明天或许会出现的主顾会不会介意他因为没吃饭产生的胃痉挛,或许32街的老头会喜欢,那个变态总是一脸恶心地看着他落魄的样子。

啧。

手里的烟盒空掉了,这是他凭借着还没有完全饿脱相的面孔从路过的小姑娘手里骗来的,Marbolo Flavor Code,也不知道现在小姑娘怎么抽这么苦的烟,小酒瓶里装着劣质的伏特加的酒精味冲淡了嘴里的苦。

犹大踢开脚边被积水浸湿的烟盒,嘴里骂着晦气,拢了拢腰侧已经有些破碎的劣质人造革外套,走回属于自己的“领地”。公园里并不是完全的寂静,或是刚刚进入状态的人们或是被化学制品支配了神经的畜生,呻吟声和异味充斥着即使是开放空间的公园。

这是他在这里住下的第二个晚上,可是足以让他习惯这个新住址——和上一个被充公的垃圾场一模一样的氛围。

犹大熟练地踢开一个挡路的纸袋,异味顺着垃圾袋的移动流了出来。他皱了皱眉,找到属于自己的那块已经脏到分不清究竟是灰色还是蓝色的毛毯,肉眼比划了一下位置,蜷缩到属于自己的老地方。一般来说,他还可以接着睡4个小时,直到早上六点半保安来巡视,接下来在安置点排队碰碰运气,最后在公立图书馆洗漱睡觉,静静等着新一天的生意。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很久了,感谢政府部门的表面功夫让他总能溜进图书馆的休息室里洗漱,正午时分是图书馆人最少的时候,而这也总是和他每天的时间规划契合。许多时候他甚至会牺牲睡眠的时间,久违地去看看书,坐在阳光里捧着油墨读物近乎是犹大最安宁的时刻。长久以来的生活让他不知何时有了耳鸣的毛病,可是文字的力量总是能让他稍微逃离自己无比厌恶的躯体,就像书里常说的“得到救赎“。

“习惯说谎的人总是会被谎言淹没”,他上一个邻居曾经醉醺醺地这么说过,就在他因为药物过量猝死的前一个夜晚,“你总是像个大学生一样谈论着什么书籍,什么救赎,啧,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救赎没有什么耶稣。你只不过是想逃避而已,你和我一样虚伪,你和所有人一样虚伪。”

犹大没有立刻回答他,然后他也再也反驳不了对方的话语了,谁有心思能对着一具尸体辩论呢。

人总是会不停地质疑自己当下的生活是否合乎期望,是否有个顾家贤惠的伴侣,是否有一份稳定高薪的工作可以维持生活,是否尽到了一个人本源的指责等等等等。可是这些道德层面的枷锁总是在雨夜的街道显得格外荒谬,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站在妻儿看不见的影子里像条狗一样耸动,哭泣的女人用孩子皮肤上青紫的淤痕对着孩子诉说着自己的“爱”,真恶心啊,犹大想,我怎么会也是这样的普通人里的一员呢。

不过他这样的人的确需要活在谎言里,虽然很多时候看穿另一个人粉饰太平的语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不说破则是处于成年人的体面,尤其是对于他那颗想要保住工作的心来说。“是的是的,”他前天晚上的客人满面红光,“我还是个三十岁的黄金单身汉呢”,对方无名指上的金属黏腻地钻进不该进入的地方,就在他也配合地伪装出近乎崩溃的泣音的时候。

酒精很快蒸腾到了大脑,躺下的犹大觉得自己好像被托起来旋转,而后又重重地摔进棉花糖一样甜腻恶心的梦境。

时针和世界在不停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旋转,他觉得自己站在漩涡中间被布条蒙住了双眼——好像周围摆满了或尖锐或生锈的利剑,无论如何都点缀着暗红色的斑驳。四周的原本的出路又一次变得难以忍受,但是逃离似乎也被堵死了道路,犹大无措地站在无光的漩涡中心缓缓下沉。这是绝望吗?一直以来的恐惧在一步一步变成现实,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以慢动作下落,又似乎看见昨日那本破烂的圣经里的插图活了过来,被钉在十字架上被鞭打的圣子,和在众目睽睽下被放走的强盗,他跪倒在地上,心里祈求着下一秒能有人因为同情拉他上绞刑架。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多了另外一个人,他是被对方摇醒的,但是罪魁祸首似乎并没有打扰别人睡觉的自知,甚至还自来熟地推了推他,示意让自己挤一挤原本就不富裕的被子。

流浪培养出来的警觉让他摸出“枕头”下面的破棒球棍,但是对方看起来才像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大概是哪家里跑出来的小少爷,犹大想着,谈了两次恋爱就觉得自己已经尝遍了人生百态所以夸张地跑到了偏远的地方享受叛逆的感觉——就像自己之前那样。

“哦,我没有恶意。”对方这么说着,“我就是想找个地方呆一晚上。”

“大少爷被家里赶出来了?”他本就有点睡眠问题,这下被吵醒了也没办法接着睡觉了。犹大从地上摸索出一个烟屁股,讲究地吸了一口。

“不是。”对方看起来像是被逗笑了,他的头发好像随着天光亮起长长到齐肩,面容也变化成另一个样子,他借着马上要变色的天光对犹大说,“我想请你办个忙。”

“我不帮人忙,“犹大侧头这才仔细看向这个自来熟的年轻人,对方的穿着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个他早就逃离过的正常人的世界,这样的想法让他又有些想要干呕,“而且我已经打烊了。”

“没关系”陌生人还是笑得很开朗,“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他说着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坐在地上抽烟的人。干净的双手和整齐修剪过的指甲,犹大想着,这可能还确实是个不错的客户,假如对方没有什么特别的“小爱好”的话。

名片上是个报社的地址,奇怪的是称谓上并没有写明全名,只是简单地写了名字的缩写。犹大肯定地点点头,“你叫JC,是个记者。”

“你...”

“你好呀,JC。”犹大打断了他,真没礼貌,他在心里夸了自己一句。“JC,是说的Jesus Christ吗?”

“耶稣早就死了,我又不是他。”对方似乎看起来有些奇怪。

“...”太阳慢慢出现在视线里,犹大看着刺眼的阳光闭了闭眼,周遭的事物似乎总是会在人闭眼的时候变幻出千万种形态,盘腿坐在旁边的人似乎不善言辞,张了张嘴却没有憋出什么有意义的词句。“...不是的。”他顿了一会儿,最后破罐子破摔地开口道,“我是个逃犯。”

“哈利路亚,谁不是呢?”

犹大无所谓的态度似乎让记者放下了些戒备,虽然犹大不理解这样一个傻大个用肉眼可见的紧绷去戒备外人是否真的有效,毕竟大多数人可不是他这样的“老好人”。

“我想暂时在这里躲一段时间,”记者补充说,“我可以给你钱,你晚上就不用去...上工了。”

真好玩,从来没有人把卖淫嫖娼说得这么文雅,犹大接受了他的工作邀请,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上,后来犹大发现对方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成了近一年来唯一一个和他讨论书本和文学的人,他们在午夜的树下聊三岛由纪夫和金阁,在海岸边嬉笑着说着潮骚的故事,或者在逃过清晨的追捕之后坐下来假模假样地开着卡鲁亚克的玩笑话。

JC也偶尔会翻出自己之前写过的故事和他探讨。“所以真的有人觉得冥想就可以治病,甚至还赚了不少。”

“教育和后期宗教的产生与发展是政权稳固控制和内部博弈的产物,总会有人买单的。”

然后他们会一起大笑,倒在草坪上分最后一口廉价的酒精。

“所以你从信徒的手里逃出来流浪?”

“他们想要的不是我,他们唱着颂歌但是他们甚至不认识我。”

“那你在逃什么?”有的时候,犹大也会问他,但是这样的问题一般带来不了答案,对方只会笑着转移话题,但从未给出明确的答案。可惜直到最后他知道答案的时候,他也付出了自己的代价。

故事里,星期四的花园里和他同名的叛徒带来了转折,现实也是如此,犹大觉得无比讽刺。

那时他们一起拿着那本有些泛黄的《奔跑吧梅勒丝》,“你不和我一起逃吗,伊斯卡洛?”记者问他,他总是在不该察觉的地方变得敏锐。“你,犹大?”——你也背叛了我吗?

现实里,站在对面的人的面孔突然变得模糊,融化的红色讲他的脸重组成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那个人不就是你害死的吗?"

犹大觉得愤怒和无力在体内激烈的碰撞,那一秒他近乎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来自过去的现实在这个不敢存在的时刻又一次降临在他的身上,耳鸣变得更加明显,尖锐的声音让他几乎无法注意身边的事物在说什么,他推开对方冲向卫生间干呕起来。

真恶心。

他好像又一次坐在了社区卫生中心里,烟雾缭绕的诊室里,穿着白色褂子的医生抱着双臂坐在对面,犹大察觉到冷气突兀地拂过牛仔裤上被他剪出来的破洞,神经突触传到大脑皮层的化学物质又一次肯定了他即剩不多的求生欲,是的,他还在呼吸,还在恶心地吐息着。

在铁轨旁边由列车经过掠起的风都在嘲笑他的虚伪和懦弱,你怎么还不去死呢?他们这样说着。那一刻他好像看见了他的老邻居,重复着酒醉时说过的谎言。

犹大托着新鲜的尸体离开了图书馆,可是下一秒他好像又回到了原地。

“犹大?你还好吗?犹大,你再不回应我就进来了啊?”

门外的声音响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一颗长发的脑袋探了进来,是被他带来的流亡记者。
犹大的思绪回到现在,对方的体温贴着他的手臂,他慢慢站了起来,“我没事。”

然后温暖的体温包裹住了他的整具身体,他被对方抱住了。人类的体温隔着衣料一直烫到他的内脏,他有些看不懂对方的意图。

犹大站在他的体温里,浑身发冷。他抬头看向记者,那人的眼睛像一个烟水蒸腾的海洋,在迷蒙的海雾下面,栖息着一个动荡的灵魂,在爱与恨,光与火之间努力挣扎,但所有的冲动和不安都被封闭在双眸中,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依旧是欢乐与平和,他身体上有着螨虫尸体的味道,闻起来几乎像是救赎的味道。

“对不起。”

他们在午夜的十字路口用唯一的一个吻告别。

从那时候开始,犹大已丧失了对虚无缥缈的故事的兴趣,转而投向了梦境甜美黑暗的怀抱。梦境一次一次开始增加,似乎和精神上的病症一样成为了束缚自我的工具和最后的庇护所。夜里远坐的审判者在无机质地微笑,他又一次跳入入冰冷的池水里,可是又一次被救上来了。犹大觉得现在唯一的慰藉就是他的确享受着无数的影响睡眠的梦境--在面具下的悲剧喜剧总可以在不合时宜的时机带他逃离原本的人生。

犹大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公园早就不是原来的公园。他颓然地坐在地上,手边已经没有烟了,他失去了庇护,地上只有一个早就立好的衣冠冢。

清晨的雾气笼罩在公园的树枝上,人体的重量吊在树枝上。
乌鸦在叫。


【FIN】


树草

突发奇想搞了JP稣和GC犹

因为听说JP其实想演Jesus,所以进行一个脑(

卡特也确实很适合猪大丝(确信

p4是参考,JP叔(头发版)

突发奇想搞了JP稣和GC犹

因为听说JP其实想演Jesus,所以进行一个脑(

卡特也确实很适合猪大丝(确信

p4是参考,JP叔(头发版)

Rosemary

一些很缺德的最后晚餐。我刷剧时脑子进面包了。

一些很缺德的最后晚餐。我刷剧时脑子进面包了。

野兽的嗷

关于77智利版JCS的感言

是BV17F411e7WK 感谢上传🙏

在b站评论过一遍orz 再发发(

想想也是西语狗 时隔两年来做了西语听力


-开头和英文版try not to turn on to problems that upset u 不一样的是,这里唱的是olvidar las angustias忘记烦恼,最后面犹大跳崖(草)之前也是说的“您会忘记我吗”总之是很棒的parallel( 


-再就是mary的不知道如何爱他的歌词,前面大意都差不多,但是最后面几句就变成了es mas de amor,“我对他的情感比爱情更深“。感觉这里想说的是mary把jc当成了一种救...

是BV17F411e7WK 感谢上传🙏

在b站评论过一遍orz 再发发(

想想也是西语狗 时隔两年来做了西语听力


-开头和英文版try not to turn on to problems that upset u 不一样的是,这里唱的是olvidar las angustias忘记烦恼,最后面犹大跳崖(草)之前也是说的“您会忘记我吗”总之是很棒的parallel( 


-再就是mary的不知道如何爱他的歌词,前面大意都差不多,但是最后面几句就变成了es mas de amor,“我对他的情感比爱情更深“。感觉这里想说的是mary把jc当成了一种救赎本身,所以她不仅作为女人去喜欢他,而且还有别的情感。 


-最后的晚餐里,门徒唱段说的原本是always hope that I be an apostel, knew that I would make it if I try,但是这里说的是”会讲述我们生活过的世界,发生的好事和坏事(不确定?)“总之我感觉表达的意思更直白一点? 


-以及晚餐上jc提到”背叛我的人“的用词是amigo fiel,也就是我信任的朋友。热知识,瑞典版唱的是kä r无比珍视的爱人(咳)可能是语言本身的原因,英文版的处理更像是把peter和judas放在一起做平行比较,但是翻译出来(大概为了押韵orz)犹大在这里总会有额外的形容词出现x


-客西马尼里我特特特喜欢jc说自己的sad tired那里的用词,说的是我的道路已经不再美好,mis caminos ven resabios。resabios本来就是有不好的余味的意思,总之我(过度)解读出了某一种慢慢烂掉的意味orz


-还是客西马尼里,原本说的是omnipresent brain 这里改成了dame un poco tu luz,直译就是给我一点你的光,细品呜呜呜呜。与其说是想看看所谓的智慧,不如说也想要被救赎的感觉绝了


-客西马尼see how I die的处理也不大一样,这里的感觉是“请你好好看着”,还说了好几遍请。有种这版本的jc更卑微了的感觉,虽然他对上帝不用尊称(好像 


-说到尊称,犹大卖jc(也就是本来应该有的kiss之后)原来说的是they were all asleep,但是这里改成了说sus amigos duermen。可以解释说犹大给罗马士兵说jc的朋友们睡着了,但是也可以说是对jc说您的朋友们睡着了(因为西语尊称和第三人称的代词一样的)所以是说犹大对耶稣尊称,但是他俩都不尊称上帝吗orz


-jc被抓了之后,pilate问他是god吗,本来应该是that’s what u said,西语把you放到了最前面。因为西班牙语语序本来就很自由,所以我断定可能是故意的(草 这句话就更接近于圣经里那种the words are yours的感觉了 好香好香 


有时间再慢慢听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