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d

0
515.3万浏览    8029参与
慕辞的鱼板爱番茄

都是稿子,前面粉红绅士是板栗吸吸老师画的,后面两张是闰土。

都是稿子,前面粉红绅士是板栗吸吸老师画的,后面两张是闰土。

Shigeruoto黑糖

  大概就这样 过会就补上中文翻译😰😰谢谢大家观看!!

  大概就这样 过会就补上中文翻译😰😰谢谢大家观看!!

一条乂煊
猫猫帽 给你你要不要啊jpg...

猫猫帽 给你你要不要啊jpg


我是大俗人 一切同人的归宿都是小动物塑🥰

猫猫帽 给你你要不要啊jpg


我是大俗人 一切同人的归宿都是小动物塑🥰

yolo

【乔迪】莫非你也馋迪奥身子?

#ooc预警

#有参考

#私设迪奥带上石鬼面后离开了乔纳森


dio被灌媚//药,引诱乔纳森,这篇肉很短。


01


夜晚,英国伦敦。


今天是迪奥离开这里的第十七天,乔纳森几天前已经为父亲弄完了后事,他近几日的心情很糟糕,就像全身被蛛网紧紧束缚住,压抑而沉闷,乔纳森有数不尽的愤懑要讲,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突然了。


太突然了……

和自己相处七年多的义弟一直都在欺骗自己的感情,利用自己,就连父亲也被他亲手杀死,来到的警察也无一幸免。


乔纳森不知该愤怒,悲伤还是惊恐,但是他很明确一点,他和变成吸血鬼祸乱人间的迪奥早晚是要做个了断的,乔纳森很想复仇,但说句心里...

#ooc预警

#有参考

#私设迪奥带上石鬼面后离开了乔纳森



dio被灌媚//药,引诱乔纳森,这篇肉很短。



01


夜晚,英国伦敦。


今天是迪奥离开这里的第十七天,乔纳森几天前已经为父亲弄完了后事,他近几日的心情很糟糕,就像全身被蛛网紧紧束缚住,压抑而沉闷,乔纳森有数不尽的愤懑要讲,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突然了。


太突然了……

和自己相处七年多的义弟一直都在欺骗自己的感情,利用自己,就连父亲也被他亲手杀死,来到的警察也无一幸免。


乔纳森不知该愤怒,悲伤还是惊恐,但是他很明确一点,他和变成吸血鬼祸乱人间的迪奥早晚是要做个了断的,乔纳森很想复仇,但说句心里话,他依旧恨不起来迪奥。


和史比特瓦根说完后他的真实想法,史比特皱着眉和乔纳森谈了很久,“乔乔,太过于善良会成为你的弱点,你一定要杀了迪奥,如果你不忍心的话,即使你们有七年的交情,但还会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杀死。”


“我知道了,谢谢你帮助我这么多,史比特瓦根。”乔纳森做了个僵硬的微笑,他将烟放进烟灰缸里掐灭,脸色明显阴沉了下去。


史彼特瓦根拍了拍乔纳森的肩膀,他提议乔纳森和他一起去个酒吧放松一下身心,乔纳森婉拒了,但史彼特瓦根还是硬拉着乔纳森去了。


他们这几天几乎没有休息过,除了操办乔斯达爵士的后事之外,还一直在四处奔波寻找迪奥的下落,每天累的要死要活。


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但乔纳森遭遇的打击太深了,白天忙碌完后他总是会在晚上点上几根烟,独自一人站在窗外观望风景。


不管怎么样,你都需要放松一下,史比特瓦根说。


02


他们挑了这里数一数二的酒吧,半夜十一点左右的酒吧很热闹,五彩的灯光照射下来,许多人都在这里热舞狂欢。


乔纳森不怎么嗜酒,他只点了杯无酒精的辛德瑞拉鸡尾酒。


“干杯!朋友。”史比特瓦根拿起酒杯,他的酒酒精度数太高了,明显是有点醉了,喝了几杯就倒在桌上了。


“干……杯。”乔纳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明明是他约自己出来的,结果没喝两杯酒就睡了。


独自一人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乔纳森起身想去结账,正好瞧见对桌的人。

他突然顿了一下,那个身影太熟悉了…乔纳森身形僵住,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好。


趴在桌上的金发男人带着一顶礼帽,虽然看不太清眉目,但凭借着深刻的七年记忆,乔纳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的身影。


这是……是迪奥吗?不……或许认错了。


“乔乔?”熟悉的声音传来,趴在桌上的男人突然开口,他抬起头来,和乔纳森对视着,十分熟悉的面孔使乔纳森身形僵住。

火气开始涌上心头,“迪奥!”


没想到找了这么久的迪奥会在这里碰见,乔纳森现在很生气,但他完全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身边的史比特瓦根也属于昏睡状态,对上变成吸血鬼的迪奥,现在是完全没有胜算的,乔纳森不自禁退后了两步。


“没必要这么害怕。”迪奥手托着下颚,似笑非笑的看着乔纳森的举止,他拿着酒杯的手微微摇晃,脸上带着份异样的红色“我可没说要和你在这里打架。”


“过来,乔乔。”


“你想做什么?”乔纳森的脸阴沉下去,他不想靠近迪奥,但对方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战斗的兴致,他看起来甚至有些虚弱。

乔纳森犹豫了一会,还是朝对方走了过去。

见乔纳森走过来,迪奥放下酒杯,没有太多多余的动作,他直接扯住乔纳森的领带仰头吻了过去。


吸血鬼的吻可怕又甜美,香艳的红酒味道滑在缠绕的舌尖摩挲。


乔纳森睁大眼睛,他反应过来便立马厌恶的躲开,他不知道迪奥为什么做出了那样恶心的事情还要和他这么做,刚想推开对方,但看见眼下的男人的脸后,乔纳森怔一下。


迪奥有些不对劲。


他的衣领半开着,脸红的像滴了血一样,明明才吻了一会就大口喘着气,身上也出了很多汗。


全篇点我 👈👈👈

鸽子
  前20有头衔!欢迎宝子们进...

  前20有头衔!欢迎宝子们进群交流吃粮,群号:657722614

  前20有头衔!欢迎宝子们进群交流吃粮,群号:657722614

熬夜,会变得不幸

[无差||翻译补全]the taming of dio brando

+++3.7

        迪奥什么也没说,只是抓住乔纳森的手腕,手指紧紧地按在他的皮肤上,吻上他的拇指,并顺着凸起的血管、穿过生命线直到掌心,那里长着由一块过去的伤疤连成的网,已经变得粗糙了。它将智慧线一分为二,并打断了命运线,这里曾是迪奥对他直接造成的完美的洞状创口。唇下的皮肤粗糙得扎人,迪奥无论怎样都没法忽视它。乔纳森将手指按在迪奥的脸颊上,再次抬起他的头,他才停了下来。

        他们又挨上额头。对迪奥来说,这一切都...

+++3.7

        迪奥什么也没说,只是抓住乔纳森的手腕,手指紧紧地按在他的皮肤上,吻上他的拇指,并顺着凸起的血管、穿过生命线直到掌心,那里长着由一块过去的伤疤连成的网,已经变得粗糙了。它将智慧线一分为二,并打断了命运线,这里曾是迪奥对他直接造成的完美的洞状创口。唇下的皮肤粗糙得扎人,迪奥无论怎样都没法忽视它。乔纳森将手指按在迪奥的脸颊上,再次抬起他的头,他才停了下来。

        他们又挨上额头。对迪奥来说,这一切都又舒服又陌生。他本应该避开这些温柔和脆弱,不惜一切地否定和避免它们——但乔纳森现在离他如此之近,他几乎就要相信世界、他们的过去、他自己的错误都消失了。他们完全沉浸在彼此之间。只有他自己心脏疯狂的搏动和夜晚的寒冷才让他与现实相连接。

        乔纳森把迪奥的头揽进肩膀,蹭着他的头发,深深地呼吸着。他环绕着迪奥的双臂温暖而强壮。那一会儿就像永恒那么久。他喃喃到:“明天我们就回去。他们至少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我去哪里,无论他们让我做什么,你都会在那里,就在我身边。等到我们可以,我们就直接回到这。”他吻了吻迪奥的头,“好吗?”

        迪奥很长时间没有回应。如果不是他强劲的握力,手指蜷曲抓紧乔纳森的衬衫,好像那是唯一乔纳森不会在他面前消失的保证。迪奥几乎要把他的静止和沉默当成睡着了……或是更糟糕的。但最后,他还是不情愿地说:“好吧。”然后退离乔纳森的拥抱。

        乔纳森微笑着说:“好。那咱们回到屋里,在——”

        他还没说完自己的想法,迪奥就用力拽住他,他们的嘴碰在一起,牙齿相撞,伴随张开的唇和贪婪的舌头,混乱、笨拙又让人大吃一惊。夜未深,微凉的温度也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这是他们能享受的最后一段平静的生活,迪奥会充分利用这一切。

藤瓜
  笑死,本来想把dio一起画...

  笑死,本来想把dio一起画在校刊里...但是...貂爷没过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本来想把dio一起画在校刊里...但是...貂爷没过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柒柒也是honey

  好大条鱼

  第二张图和第三张图是我情绪快崩溃的时候画的,主题大概是“请给我爱”

  第一张乔迪相处模式和上一篇右边是一样的……算是同一条世界线(?)前面三格是同一条世界线的事,最后一格大概就是原作3部屌从梦中醒来,在想为什么会连续几天做那么奇怪的梦。

  (本来那个躺在棺材的画面,左边会有一个“睁眼”,好像是图片下早了这里没有)

  好大条鱼

  第二张图和第三张图是我情绪快崩溃的时候画的,主题大概是“请给我爱”

  第一张乔迪相处模式和上一篇右边是一样的……算是同一条世界线(?)前面三格是同一条世界线的事,最后一格大概就是原作3部屌从梦中醒来,在想为什么会连续几天做那么奇怪的梦。

  (本来那个躺在棺材的画面,左边会有一个“睁眼”,好像是图片下早了这里没有)

🐧三生有幸✶

【授翻/乔迪】一亿次的“我爱你” Part 1

ao3作品号:41075070

原名:Say 'I love you' 100,000,000 times

作者:mit_the_tumbleweed

简介:

乔纳森·乔斯达告诉迪奥·布兰度自己从没去过酒吧之类的地方,所以迪奥把他带到自己最爱的一个小酒吧,让他有点“生活体验”。


作者语:

大家好,感谢阅读我的同人文。

这是一篇乔迪文,含少量搞笑要素、少量性要素(Part 2)。结局不是很愉快,谨慎阅读,风险自负。

本文的灵感源于两首歌曲


·《100万回のジュテームで(...

ao3作品号:41075070

原名:Say 'I love you' 100,000,000 times

作者:mit_the_tumbleweed

简介:

乔纳森·乔斯达告诉迪奥·布兰度自己从没去过酒吧之类的地方,所以迪奥把他带到自己最爱的一个小酒吧,让他有点“生活体验”。


作者语:

大家好,感谢阅读我的同人文。

这是一篇乔迪文,含少量搞笑要素、少量性要素(Part 2)。结局不是很愉快,谨慎阅读,风险自负。

本文的灵感源于两首歌曲


·《100万回のジュテームで(100万次的我爱你)》--子安武人【迪奥cv】

·《至上の華(举世无双的花儿)》--兴津和幸【大乔cv】(译者:歌名可能翻译得不大对……)


我很爱他们的声音,并且隐约感觉这两首歌恰巧很适合大乔和迪奥,所以就想象出这样的画面:迪奥和乔纳森一起唱歌,在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虚假的七年兄弟情)。可以在Youtube搜索这两首歌,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译者:两首歌都很好听,网易云搜索声优名字即可找到,强烈推荐!XD】

以及,英语不是我的母语,所以有不自然的地方敬请原谅。


标签:

*病娇迪奥

*饥渴迪奥

*原作向

*BE(坏结局)


授权:

正文:


下一章 

是柒柒也是honey
  我流乔迪——   我主磕两...

  我流乔迪——

  我主磕两种剧情走向的,左图那个是be。右边的是平行世界那种,时代背景直接变二十一世纪,也算是收了点脾气的dio和大乔和平共处(有上一世记忆so…… )

  总之,我觉得左更像原著走向,好了散会。

  我流乔迪——

  我主磕两种剧情走向的,左图那个是be。右边的是平行世界那种,时代背景直接变二十一世纪,也算是收了点脾气的dio和大乔和平共处(有上一世记忆so…… )

  总之,我觉得左更像原著走向,好了散会。

阿鹤

宣群

乔迪姐妹们可以来加群,平时可以一起在里面唠嗑,群管理每天都会发好康的(精神粮食不可缺少!


群里也可以聊其他cp,但主要还是乔迪()


算是一个小窝!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加群!

群前二十有头衔捏,大家平时看到好吃的粮也可以分享进来一起吃!

[图片]


乔迪姐妹们可以来加群,平时可以一起在里面唠嗑,群管理每天都会发好康的(精神粮食不可缺少!


群里也可以聊其他cp,但主要还是乔迪()


算是一个小窝!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加群!

群前二十有头衔捏,大家平时看到好吃的粮也可以分享进来一起吃!


阿鹤

宣群

乔迪姐妹们可以来加群,平时可以一起在里面唠嗑,群管理每天都会发好康的(精神粮食不可缺少!

群里也可以聊其他cp,但主要还是乔迪()

算是一个小窝!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加群!

[图片]


乔迪姐妹们可以来加群,平时可以一起在里面唠嗑,群管理每天都会发好康的(精神粮食不可缺少!

群里也可以聊其他cp,但主要还是乔迪()

算是一个小窝!总而言之欢迎大家来加群!


M&J

【jd】漂亮的白色(16)

八月的最后几天,热浪已经渐渐退去,兴高采烈离开小镇去度假的人们开始返还,镇上的烟火气也在回归,整个镇子都仿佛沉浸在昏昏沉沉的午睡中的时光已然结束。乔纳森坐在门外的镂空楼梯上,眺望附近的街道。正值傍晚,孩子们不得不与同伴道别,恋恋不舍地往家的方向走。他们最开始走得很慢,一步三回头,但很快就开始小跑,直到跑到属于自己的那扇门前。

太阳慢慢下沉,乔纳森的影子越拉越长,街道上孩子的数目也逐渐减少。此刻街道上很安静,喧嚣的制造者们都回到了家,那些隐隐约约传到乔纳森耳朵里的声音听上去都十分遥远,它们来自各家窗户里灯光下移动的人影。

迪奥来到他旁边坐下,手里拿着两罐啤酒。乔纳森接过他递来的那罐,放到身边...

八月的最后几天,热浪已经渐渐退去,兴高采烈离开小镇去度假的人们开始返还,镇上的烟火气也在回归,整个镇子都仿佛沉浸在昏昏沉沉的午睡中的时光已然结束。乔纳森坐在门外的镂空楼梯上,眺望附近的街道。正值傍晚,孩子们不得不与同伴道别,恋恋不舍地往家的方向走。他们最开始走得很慢,一步三回头,但很快就开始小跑,直到跑到属于自己的那扇门前。

太阳慢慢下沉,乔纳森的影子越拉越长,街道上孩子的数目也逐渐减少。此刻街道上很安静,喧嚣的制造者们都回到了家,那些隐隐约约传到乔纳森耳朵里的声音听上去都十分遥远,它们来自各家窗户里灯光下移动的人影。

迪奥来到他旁边坐下,手里拿着两罐啤酒。乔纳森接过他递来的那罐,放到身边,暂时还不打算喝。啤酒大概才从冰箱里取出来,让他的左手沾满了冰凉的水珠。迪奥没有管他,他拉开拉环,兀自喝了一大口,吞咽的动作像头优雅的猎豹。

“我明天早上走。”迪奥的膝盖挨着他的,“开学以后你还是可以来见我。”

“继续补习历史?”乔纳森打趣他,虽然不太地道,但他就是喜欢看迪奥微微炸毛的样子。

“我可以自己解决。”迪奥舔了舔嘴唇,现在他更像吃掉猎物后心满意足舔掉须上血丝的猫科动物了。“你不觉得用那段时间我们该做些更有趣的事吗?”

现在轮到乔纳森尴尬了,“呃......其实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做点其他的,也不只是性爱对吧。”

“我没说就是性。”迪奥颇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真是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绅士啊。”他有意重读了“绅士”,为的就是碾压乔纳森的自尊心。

乔纳森红了脸,飞快地移开目光,想立刻找出一个新话题。

“迪奥,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想去天堂。那是怎么一回事?”就在他说话的空档,建筑物上的最后一抹玫瑰色也消失无踪,天边传来一声鸟叫,提醒他们现在是蓝黑色的主场。

“我目前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迪奥又喝了一口啤酒,“我还没能找到对“天堂”最准确的定义。”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能比其他人走得更远。”如果说这话的是乔纳森的其他学生,他肯定会觉得这人是在展示青春期特有的自负,但现在坐在他旁边的是迪奥,他表情平静,看上去并不自大,而是威严,使他很有说服力。

“人类还是太弱小了,既无法理解他人,又无法宽恕自己。这样一来,就容易停滞不前,守着自己那方泥沼,又郁郁寡欢。大多数人总是深陷在自己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忙忙碌碌度过毫无价值的一生,纠结着一辈子都没想清的问题死去。人总是重演相同的悲剧,更有甚者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宿命。”

“那你想改变他们吗?”乔纳森问,他想到迪奥的母亲,她生活不如意,有个家要养活,还要挂念着身处故国的儿子,大概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想儿子想的这些。

“没那个必要。”迪奥说道,“我也不关心,我又不是什么热血青年。我只想找到我的天堂。”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迪奥随口敷衍道,顺手把空酒罐放到一边,“你怎么这么爱刨根问底。”

“听起来你好像只打算一个人去。”乔纳森没有被他骗过去,他分明想他继续问下去。

“毕竟天堂只属于我自己。”

“那样你不会孤独吗?”

“有其他人一起也是一样的。人与人本来就是无法共通的,就连人是否理解自己都值得怀疑。”人的确是孤独的,母亲与孩子之间也并非完全融洽,至于伴侣,即使最美好的婚姻里也有五十次掐死对方的冲动。此刻他和迪奥坐在一起,可也无法窥见对方肉身中的灵魂,所以会怀疑,所以会害怕。如果把世界平面化,他们也不过是坐在一起的“他”与“他”而已。

“你把自己放在“人”的概念之外了。”

“你还没从我的名字里发现什么吗?”迪奥看上去像被他的话逗乐了,“我是DIO。”

乔纳森摇摇头,仰起头看向夜空中不太明亮的星星“即使人无法完全理解对方,哪怕在有些时刻能给彼此带来温暖也是好的,总比永远孤身一人要好。之前《科学》上有篇论文写过,人在这世上,有五十万人是你的灵魂伴侣。想要被理解也没有错,证明你被一个人完全吸引,就是你了解ta到你也想被ta了解的地步。”

“你自作多情了。”迪奥低头看着楼梯的缝隙处,那下面除开因长期无人打扫积累下来的淤泥和青苔之外什么也没有。“我根本不需要别人理解我。”

“我喜爱你,和我想要你了解我,是两码事。”迪奥言尽于此,他站起来,拍了拍大腿处的灰,便三步并作两步跨过门槛,消失在屋内。

乔纳森注意到迪奥用的词是“喜爱”而非“爱”,喜爱可以只是针对路边的野花,天上的云彩,有好感但并不爱惜的意味。他们的爱是为了什么?与其说是恋爱,不如说是把彼此从生命(青春)默默的消逝里拯救出来,使自己(对方)得到生之愉悦。疼痛,欣喜,悲伤......这些情感只有在他面对迪奥时最为强烈,也许迪奥也是一样的。如果他们同龄,也许会成为互相较劲的竞争对手,以鲜血和撕咬来解决他们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但事实上他们差了十二岁,所以他们恋爱,在食色性等原始欲望中徜徉。爱情本身过于脆弱,它只是一层表漆,他们的纽带中爱恨交织。乔纳森的潜意识里是知道的,只是他刻意逃避了事实,直到史比特瓦根强迫他直面。他们现在是同一艘船上的有缘人,但随时都可能有浪头打过来,迫使他们各奔东西。不,说不定不需外力,就像硬度越大的钢脆性越大,他们的爱情很可能就在内力的拉锯中消亡。

乔纳森在楼梯上坐的很久,久到被夜晚的风吹得内外都冷却下来。他站起来是腿都有点麻了,他稍微伸展了一下肌肉,这才好些。然后他打开自己那罐温热的啤酒一饮而尽,险些打了个嗝。在他拿着两个空酒罐走进屋内前,又仰头看了一眼夜空。头顶上的星星大概是被乌云遮住了,他想。

可直到他进入梦乡前,他还是忍不住想起进屋前看到的黑色夜空————就像天堂一样空无一物。

  

  当天晚上的梦里,乔纳森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只有几平米的小房子里,面前是一扇狭小的窗,可以望到近在咫尺的海洋,海浪不停地聚拢,落下,反复翻滚,而他自己仿佛身处其中,随着海浪一同起伏。四周墙壁雪白,木地板有些潮湿,在他的联想里,它们有海盐的气味。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洁白的墙壁,冰冷的触感顺着指尖传递到脑部。

  “这是哪里……”他喃喃自语,想象中自己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马上要到了。”另一个实际上没有声音的句子进入他的脑海,引着他转过身,去看迪奥。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耀眼的强光从那处通道争先恐后的涌进来,又停在离门不远处。迪奥逆光站在门口,强光下的他没有影子,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像一个模糊的亡魂。

  “这就是天堂。”另一个句子进入他的脑海,像一句咒语,封印了他的五感和行动能力。他说不出话,动不了,情感安静激烈的灵魂被困在快乐王子雕塑里,任凭这灵魂如何挣扎,雕塑也不曾动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迪奥慢慢往后退,看着他金色的发尾,衬衣的褶皱,白得发亮的手腕一点一点被越来越强的亮光吞没。

  他猛地惊醒,知道自己必定是一身冷汗。他坐在床头,想台散发着冷气的冰箱,源源不断的恐惧从他体内泄出。透过冷冷的月光,他看到迪奥缩成一团,在他身边睡的正香,一颗跳的飞快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静坐了一会儿后,他徐徐躺下,直到再次跌入梦境前,那景象还侵蚀着他的神经:迪奥独自一人消失在耀眼的白光中。

  第二天乔纳森醒来时,天色已大亮,温度有回升的趋势,他才起床就是一身薄汗。他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摸,发现另外一边的人早已离开,被单完全是冷的。再一看,迪奥带来的皮箱和吉他都已经消失了。看来迪奥在他还未醒来时就已经离开,回到了他那所房子里,回到那个充斥着谎言和秘密的灰色世界。但乔纳森并不觉得难过,生活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并不只是爱情,总不能每天都为既定事实愁眉不展。他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存在问题,到继续忧虑是没有用的,充满信心的向右转和怀疑地向右转,其结果完全是一样的。*迪奥不打算坦诚,乔纳森则奈他不何,既然未来的事说不好,还是把握当下吧。

  毕竟他能做的,唯有等待,主导权掌握在迪奥手里。

  他先给丹尼准备了狗粮,又进浴室简单冲了个澡,整个人要清爽不少,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他把客厅的窗帘拉开,已颇具热度的阳光扑到他脸上,有些刺眼,但也还好,是夏天特有的味道。

  乔纳森把吐司放进面包机里,趁加热时间为自己煎了个蛋和冰箱里剩下的小香肠,最后给自己简单冲了一杯咖啡。他有点想吃炸鱼薯条,也许下午的时候他可以去快餐店看看。等他吃完这一餐,洗干净厨具,已经是九点半。

  乔纳森想到最近自己一直和迪奥相处,和丹尼没什么交流,打算带丹尼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一看到他拿出皮质项圈,丹尼就到门口乖乖坐好,两眼放光。乔纳森有些愧疚,他本应对它更关照的,近段时间他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见色忘友”。他刚准备给丹尼套上项圈,就听到了一阵铃响。他走到茶几旁,拿起听筒,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听到迪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不会才起来吧,jojo。”一如既往的毒舌,乔纳森想。

  “事实上,我起来有一会儿了。”乔纳森示意丹尼到他身边来,“我打算带丹尼出去转转。”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狗。”迪奥声音里的杂音多了起来,“你知道一条狗可以携带多少病毒和寄生虫吗?”

  “丹尼很干净。”乔纳森回答道,一边帮丹尼套好项圈,“对吧,老伙计!”丹尼恰到好处地“汪”了一声来赞同主人。

  “无聊。”迪奥说,“一个29岁的智力发育健全的成年人和狗说话。也难怪你做梦都要喊妈妈。”

  “我真喊了?”乔纳森颇为诧异。

  “是啊,哭着喊妈妈呢!”迪奥说完就笑起来。乔纳森瞬间意识到迪奥在耍他,又气又想笑。如果迪奥在他身边,他准要在他脖子上亲两下,弄出几个红印子才罢休。

  “别闹了。”乔纳森在他的笑声里红了脸,脸热的像这几天车内的温度,“你打电话总不是专程来笑我的吧。”

  “……”迪奥收敛了笑声,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他似乎说了些什么,但乔纳森没有听清,那边的杂音越来越大。

  “杂音太大了,我听不清。”他冲电话喊道。

  “没什么。”迪奥调整了一会儿听筒,声音总算正常了,“早安,吻你。*”他的声音不大,听上去甚至有些尴尬,但乔纳森觉得这很可爱。

  “早安——”还没等乔纳森说完,迪奥就立刻挂断了电话,留他和“嘟嘟”的声音相伴。他觉得很好玩,通常都是迪奥逗他,所以他能逗到迪奥的时候就会觉得开心。

  “走吧,丹尼。”他笑着伸了个懒腰,听到颈椎的骨头发出脆响。他牵着爱犬,走出了门,走到八月末的明媚阳光里去。

tbc.

  *太宰治。

  *迪奥说的是法语。



衿忱啥也不是
没时间画大乔呜哇(悲)

没时间画大乔呜哇(悲)

没时间画大乔呜哇(悲)

bytnka

来点pt和老师们玩的💪

大家都好可爱😩💕

来点pt和老师们玩的💪

大家都好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