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rome

56146浏览    1282参与
唐凝

唐凝无聊之下得出的产物


+


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麦:(在后面从头看到尾的人)


...


姆:?💢💢💢


-


唐:更文好慢想咕咕的我


唐凝无聊之下得出的产物


+


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麦:(在后面从头看到尾的人)


...


姆:?💢💢💢


-


唐:更文好慢想咕咕的我


唐凝

【Valeska】逃城 三

※注重避雷※

1.某些章节或许含有过激暴力/血腥

2.男主什么的,私心两人也想写,但我不走3P向,所以这篇到达中段时间会有点特别,到时候你们会懂的。

3.非哥谭背景

4.Valeska两兄弟关係微妙,也没差到像剧中那样

5.OOC文笔渣警告


本章择一句事实:认识这两兄弟确实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


现在我们三个小孩在大眼瞪小眼呢。


从某些事情所带来的影响,我开始觉得摊上这两兄弟是真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认识谁不好,为什么我偏要认识这对瓦勒斯卡兄弟?


所以有谁可以来告诉我一下,为什么这两人总是双手沾满鲜血?每隔几天就弄成这样,这样做只会令大人们更厌恶吧?虽然这两...

※注重避雷※

1.某些章节或许含有过激暴力/血腥

2.男主什么的,私心两人也想写,但我不走3P向,所以这篇到达中段时间会有点特别,到时候你们会懂的。

3.非哥谭背景

4.Valeska两兄弟关係微妙,也没差到像剧中那样

5.OOC文笔渣警告


本章择一句事实:认识这两兄弟确实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


现在我们三个小孩在大眼瞪小眼呢。


从某些事情所带来的影响,我开始觉得摊上这两兄弟是真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认识谁不好,为什么我偏要认识这对瓦勒斯卡兄弟?


所以有谁可以来告诉我一下,为什么这两人总是双手沾满鲜血?每隔几天就弄成这样,这样做只会令大人们更厌恶吧?虽然这两人对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不太在乎就是了。他们更乐于进行多样化可以激怒自己母亲的行动,而对事后会受到一顿猛烈的暴打这件事并不介意,就好像被打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杰罗麦一脸平静地用手帕抹走手上的血迹。这不奇怪,反正他一向没什么表情,当杰罗麦脸上出现与往常不太一样的表情时,例如突如其来出现的笑容?那时候我才需要紧张呢。至于杰罗姆嘛...我一直很想知道杰罗姆是如何把一个笑容弄得这么可怕的,笑得人心里发寒那种。哦当人们有试过刚睡醒时,第一眼看见的是杰罗姆那张放大好几倍的笑脸,那就会明白我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了。


“你们干嘛去了?又虐‖杀动物了?” 我一边说话一边攀上了铲雪车,站在楼梯那边,然后又紧紧抓住扶手稳住身体,避免自己向后摔在地上,之所以宁愿这样站着也不愿意进去坐是有原因的,要是因为他们而令我的衣服上沾上血迹的话,那就是我自己给了个理由让舅舅教训我了:跟你说多少遍,别把衣服弄得脏兮兮的!



被舅舅打事小,被罚没饭吃事大。



看样子大概又是杰罗姆拉着杰罗麦一起到森林那边抓野兔了吧,或者是野猫,总不会是野狗吧?


“那能算动物吗?” 杰罗姆转过头问杰罗麦,“算吧?”


“算是?” 杰罗麦摘下眼镜递了给我,“虽然我觉得那东西什么都不是。”


杰罗麦的眼镜布经常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沾上血迹,这导致我身上总是带着一条为了他而带的眼镜布,必要时有个后备而已,他是个只要眼镜有点点污迹也不能忍受的男孩,要是没能让他把污迹抹走的话,他会在我还有杰罗姆旁边唠叨很久的。


有时候我会怀疑杰罗麦有洁癖,可是他对于沾在身上的血却不太在意。


“什么意思?” 我抓着扶手前后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本来晃得好好的,却被突然想到了坏主意的杰罗姆一巴掌推得失去了平衡,最后妥妥的跌在雪地上, “你干什么!”


“因为你太蠢了。” 杰罗姆拍了拍手,拍走手上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尘埃,然后从车上跳到雪地上,弯下腰伸过来一只手把我拽起,“你想不到我们为什么会这样说吗?”


我伸出手拍开杰罗姆,看着满脸期待的杰罗姆,他似乎是真的想让我猜猜他俩所表达的意思是什么,而杰罗麦亦难得地出现了一点期待的神情。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必须猜一猜了。


这种时候先往杰罗姆所说的话里头找线索准没错,虽然两兄弟说出来的话总是能让我一头雾水,但杰罗姆在说话时总会不自觉的给我一点提。这点比杰罗麦好多了,杰罗姆也不会像杰罗麦一样,看起来表面毫无波澜,但内心早已嘲笑了我几百遍,我宁可比他们当面嘲笑,也总比背地里笑我要好受一点。


那么来想想刚刚他们说的是什么来着?为什么杰罗姆要问杰罗麦算不算动物?有什么是算动物又不算动物的?


......


“......你们开玩笑的吧?” 我看向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杰罗麦,但他的表情开给始出现了变化,脸上透露出一点名为兴奋的情绪,不过就只有一点点而已,“别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玩笑?” 杰罗麦抢走了杰罗姆的发言机会,还不忙嘲笑一下自己的弟弟,“我可不像某些人,开无聊的玩笑。”


“?”杰罗姆懵逼了,“怎么又把话说到我身上了?!”


“真的杀‖‖人了?” 我希望他们其中一人会接下我的话,说这是一个想要看我傻逼样的玩笑,然而这刻却让我感到他们很认真,尽管杰罗姆还是挂着那个该死的笑容,“该死的,你们只有十岁多!”


“虽然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什么关系?”杰罗姆狠狠地踹了杰罗麦一脚,“但谁规定十岁多不能杀‖‖人?”


???问题重点压根不是十岁不十岁好吗!


“是个意外。” 杰罗麦挡住了杰罗姆冲着他脸上揍去的拳小头,接着反手揍在杰罗姆的鼻子上,“我的蠢弟弟偷饼干被舅舅发现了,一路上追着他跑到后山,结果被他放到某一处的捕兽器夹断了脚踝,失平衡向后倒的时候后脑砸在石头上了。”


行吧,还真是个意外。


“那......他人呢?” 我有些紧张,虽然听上去确实是个意外,但那个捕兽器有点不太妙,要是让他们的母亲发现,那可不只是挨一顿打就能了事的


两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接着杰罗姆直接拉着我的手腕就开始朝着马戏团的方向跑。是这样的,要是他们把尸‖‖体拖到那里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向他们两个狠狠吐槽一下,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最危险的地方等于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他们仅仅是路过而已。


直到跑到了后方不远处才停下来,那股扑鼻而来的烤肉味,要是换作平常,应该会胃口大开,可是现在这股气味只能使我的内心涌出阵阵不安。


“我可以不过去吗?你们描述一下就可以了?说实话,我真不想看见一具焦‖‖尸。”


“不可以。”


呵。友尽了,少年们。



+



大概最近都不会吃肉了,也许闻到肉味还会吐,因为气味会让我想起那具曾经是瓦勒斯卡兄弟的舅舅的尸‖‖体。


我不知道杰罗麦还有杰罗姆是用什么方法合力将一个比他们重好几倍,身体庞大的成年人抬到石壁后,然后将人扔到通电的铁网上的,反正我也没想要知道整个过程。


扎克甚至烧焦得比以往任何一个人都还要惨,除了一直冒着浓烟外,铁网的格子印都烙在他的脸上了,血肉模糊得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有些肌肤亦因为长时间触碰着高压电而变得焦黑一片,表皮都开始脱落了脱落了,全身都是不同程度的烧伤,衣服亦因为高温而变得破烂和血迹斑斑。


“烧成这样,捕兽器的伤就看不出来了。” 杰罗姆笑得一脸天真的,要不是他做的行为,我还想夸夸他可爱


“而且他有逃城的前科,他们不会浪费时间替他验‖‖尸。” 杰罗麦紧接着说出这一句话,某程度来说,他们两个算是想得周全了,“捕兽器我们埋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了“。


“所以,只要我不说,这件事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 看着朝着我点头的两人,我再一次确认了,认识这两兄弟确实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Cecill

『双丑』橘子罐头过期了

*小短文,一发完*


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过期了。


提起腐烂,提起过期,你会想到什么?


杰罗麦有些漫不经心地想,大概就是这一句话吧。

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过期了。

其他什么也想象不到。


多数人想到过期,也许大脑会自动产生那样一副,腐烂、溃败的模样,菌丝在表皮生长。


但很少有人知道罐头过期会怎么样。


那么罐头过期了会怎样呢?


答案是,没有改变,就像薛定谔的猫,我们可以暂且将这个过期的罐头称之为——薛定谔的罐头,只要你不打开它,你就永远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许像一个腐烂的橘子,也许什么也没发生,它只是在人们的心里过期了。


而那些别人会联想到的恶臭、破碎木...

*小短文,一发完*


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过期了。


提起腐烂,提起过期,你会想到什么?


杰罗麦有些漫不经心地想,大概就是这一句话吧。

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过期了。

其他什么也想象不到。


多数人想到过期,也许大脑会自动产生那样一副,腐烂、溃败的模样,菌丝在表皮生长。


但很少有人知道罐头过期会怎么样。


那么罐头过期了会怎样呢?


答案是,没有改变,就像薛定谔的猫,我们可以暂且将这个过期的罐头称之为——薛定谔的罐头,只要你不打开它,你就永远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许像一个腐烂的橘子,也许什么也没发生,它只是在人们的心里过期了。


而那些别人会联想到的恶臭、破碎木板散发的陈旧……总之,就是一些不好的东西。


但杰罗麦不会。


其实之前他是会的。


只不过某些事情改变了他。


也许是某人一直任劳任怨的作践自己的脸和身子。

也许是自己意外落入化工池里后永远无法消弭的味道。

也许是日常见证的血腥与打打杀杀多到令人厌烦。


总之,他看着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脑子里只有这么一句话,罐头过期了。


阳光偷偷从厚实的窗帘下溜进来一丝丝,照亮了些许黯淡的室内。


这个室内,只有橘子罐头过期了。




架子上的橘子罐头过期了。

但是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爱人永不过期。

啥你说啥

#关于S03E14的正确发展(

#Jerome's main event

只有我一个人看的时候就有种大佬带女友逛游乐园的错觉吗(((


以下是原配文:

imagine, alternatively, in 3x14, Jerome takes Bruce to the circus to "kill him" but Jerome keeps taking him on...

#关于S03E14的正确发展(

#Jerome's main event

只有我一个人看的时候就有种大佬带女友逛游乐园的错觉吗(((


以下是原配文:

imagine, alternatively, in 3x14, Jerome takes Bruce to the circus to "kill him" but Jerome keeps taking him on different rides and once they're at the top of the Ferris wheel Jerome confesses that he doesn't want to kill Bruce because he has the BIG GAY

想象一下,有可能314里Jerome把Bruce带去马戏团“杀掉”那段其实是把他带着到处玩而当他们在摩天轮顶上的时候Jerome承认他并不想杀Bruce因为他是个……


cr:turnipoddity

🔗:https://turnipoddity.tumblr.com/post/175308029470/yes-p-l-e-a-se

授权见合集第一篇


clocwork

[bl向/ABO]裂缝(五)

非典型ABO设定(具体设定看合集第一篇)
bl向拉郎
cp:Jerome Valeska(Alpha)xThomas Wayne Jr(Omega)
ooc
本章时间线上接第二章

  Jerome喜欢上Thomas的时候是四年前,当时哥谭正因为Wayne夫妇突然的意外身亡都满城风雨,各种猜测、阴谋论喧嚣尘上,其中一个就是说这两个人的死是他们刚刚成年的孩子——Thomas Wayne Jr在背后做了手脚。

  但这些论断都和当时的Jerome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连自己的生活都一团糟的人,他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去关心两个遥不可攀的富人的死亡谜团。但这个论断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以致于它硬生生地挤到了Jerome...

非典型ABO设定(具体设定看合集第一篇)
bl向拉郎
cp:Jerome Valeska(Alpha)xThomas Wayne Jr(Omega)
ooc
本章时间线上接第二章

  Jerome喜欢上Thomas的时候是四年前,当时哥谭正因为Wayne夫妇突然的意外身亡都满城风雨,各种猜测、阴谋论喧嚣尘上,其中一个就是说这两个人的死是他们刚刚成年的孩子——Thomas Wayne Jr在背后做了手脚。

  但这些论断都和当时的Jerome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连自己的生活都一团糟的人,他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去关心两个遥不可攀的富人的死亡谜团。但这个论断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以致于它硬生生地挤到了Jerome的视线之内,也把Thomas Wayne Jr这个人第一次带到他的眼前。

  当时,Jerome窝在破烂的沙发上,为了遮蔽另一个房间里的恼人的声音,而把电视机打开并把声音调大。电视播放着Wayne集团关于董事长死亡的发布会,而Jerome因为只是想用一个声音去压另一个声音,所以就一直没有换台去看其他的东西。

  在这场发布会上的提问环节里,有一个大胆的记者把那个推论直接捅到了Thomas面前,“关于城内流传的您的父母的死亡和您有关系的事情,您能说点儿什么吗?”

  当时Thomas听完问题之后,笑了一声然后微微抬头俯视着下面的诸多记者,说:“就算是,又能拿我怎么样?”

  Jerome看着电视上的这个场景,莫名感觉自己的脸上火烧般滚烫,他不知道自己的脸看上去是什么样、有没有红,但Thomas Wayne Jr从这一刻走进了他的脑海,也同时走进了他所有不能告诉别人的隐秘幻想里。所以为什么自己会喜欢Thomas呢?这个就是原因了,因为他也找不出其他的解释来。

  Thomas也没有逼迫他给出来一个解释,他望着Jerome思考着能让一个人因为这种原因去喜欢别人会是因为什么。邦妮和克莱德症*吗?无论是他还是Jerome都不像是符合标准的人,那会是因为什么?

  “你喜欢我,是因为你想做同样的事情吗?”

  听到Thomas的问题,Jerome感觉自己之前那么问Thomas实在是有些过于冒犯了,仅仅是这种程度就让自己觉得不爽,那Thomas刚刚的感觉应该更加难受。Jerome纠结了一会儿要不要告诉Thomas,然后终于做出决定,他微微点了点头。

  “你一点儿都不像我平常遇见了那些……人。”Thomas原本想说Alpha,可想了想又觉得不仅限于Alpha,Jerome和他遇见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无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甚至都没有几个是像他那样的。而且他不像别人故意装出来不同来刻意引自己的注意,他完完全全就是那么想的,也完全按照自己想的去做。

  这么特立独行的人,当他变得脆弱、柔软、并依赖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Thomas忍不住去思考这个问题,毫无疑问Jerome引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十分清楚这个情绪对于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来说基本上就意味着自己也开始喜欢对方了,可他却想要任由心里头那个爱情的小苗自由发展。

  “你现在离成年还有多久?”Thomas问道。

  “大概两个多月吧,怎么了?”Jerome有些疑惑,Thomas问这个干什么?

  “也就是说两个多月后你就可以彻底摆脱之前的家了。”

  Jerome没说话,他默默地盯着Thomas,等着看他接下来说什么。

  “如果,我愿意在这里准备一个专属于你的床,你会想住在这里吗?”

  “专属于我的床是什么意思?”Jerome稍微迟疑了一会儿,然后问了个问题。

  “嗯……”Thomas沉吟了一小会儿,“意思就是,我想让你做我的Alpha,认真的那种。”

  “那张属于我的床在哪儿?”

  Thomas抬手指着房间里那张被他们两人搞得乱糟糟的床,“那个可以吗?如果你不介意旁边有别人的话。”

  “如果旁边是你就不介意。”

  

邦妮和克莱德症:痴迷于实施恶意犯罪的人们,对超级罪犯们崇拜,并由此获得兴奋感的症状  

一本正经的海盗
是双丑的文,微谜鹅,可能还会有...

是双丑的文,微谜鹅,可能还会有Barbara和Tabitha

先放个预告,放假了开始肝(大概7.20),是HE,看看有没有人想看

文笔可能不好见谅

占tag致歉

是双丑的文,微谜鹅,可能还会有Barbara和Tabitha

先放个预告,放假了开始肝(大概7.20),是HE,看看有没有人想看

文笔可能不好见谅

占tag致歉

boom

【双丑】今天的哥谭也很和平

   啊啊啊第一次写文好紧张啊啊啊啊,一直都在各个圈子里白嫖,第一次发文hhhhhh超小学生文笔(我也不知道我在讲啥)设定就是麦哥没有毁容。(麦哥那个秃头造型太吓人了)

   天亮了,jeremiah睁开眼睛,身边的人安稳的睡着,阳光在他脸上渡上了一层金光,显得那么不真切,jeremiah轻轻的亲上jerome的嘴唇,轻轻的说:“早,bro。”

    起床,洗漱,准备jerome最爱的早餐。当早餐准备好的时候,jerome也起床了,看着自己亲爱的弟弟乱乱的头发和没清醒的绿眼睛,一向没有弧度...

   啊啊啊第一次写文好紧张啊啊啊啊,一直都在各个圈子里白嫖,第一次发文hhhhhh超小学生文笔(我也不知道我在讲啥)设定就是麦哥没有毁容。(麦哥那个秃头造型太吓人了)

   天亮了,jeremiah睁开眼睛,身边的人安稳的睡着,阳光在他脸上渡上了一层金光,显得那么不真切,jeremiah轻轻的亲上jerome的嘴唇,轻轻的说:“早,bro。”

    起床,洗漱,准备jerome最爱的早餐。当早餐准备好的时候,jerome也起床了,看着自己亲爱的弟弟乱乱的头发和没清醒的绿眼睛,一向没有弧度的嘴角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看着jerome看到早餐发亮的眸子,轻笑,自己的弟弟一向是那么好满足。宠溺的看着jerome吃完早餐,亲亲吻去嘴角上的酱汁。

    “Ecco,都准备好了吗”

     “yes ,boss”

     扔给jerome一把步枪,说“走吧jerome,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在车上,jerome靠着jeremiah睡着了,“果然昨天晚上还是过了一点吗?”这样想着的jeremiah在弟弟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Ecco神情复杂的看了自家boss一眼,没有说什么。

     jerome醒了,看着大街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人们,心中一阵狂躁,端起枪就开始扫射,jeremiah无奈的笑笑,松开了手中的一个按钮,一栋大楼随着“boom”一声巨响倒塌。大街上响起了jerome那具有感染力的笑声,看着弟弟开心的模样,jeremiah也忍不住笑了起来。“GCPD!”真是老套的开头,jeremiah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没有关系,好戏还在后面。

    站在韦恩大厦的落地窗前,一栋栋高楼随着爆炸声倒塌,就像是在放烟火一样,看着身旁的jerome笑的像一个孩子,想起了自己和弟弟第一次去看烟火的时候,弟弟也是笑的那么纯粹,那么天真眼睛里就像是有星辰大海,jeremiah说“I love you,bro”看着弟弟红了起来的耳垂,没有等jerome回答,在漫天的烟火的背景下,轻轻吻住了jerome的嘴唇。嗯是甜的,jeremiah想到,我会陪你一辈子的,jerome。

     




stop!!那个想看He的就在这打住啦,想看Be就继续看啦














      完成任务的Ecco看着那一个耀眼却又孤寂的身影,转身叹息:

     “boss,jerome已经死去2年了啊。”






     文笔好差。。。哭泣写不出美妙的爱情555其实前文应该可以看出一些不对了叭,jerome那么话多的人一直莫得讲话。(算了算了,不bb了,应该没啥人看?)

墨十三

【哥谭/多人向】某个另类的‘晚安’故事

·内含奥斯瓦尔德/杰罗姆/杰罗麦

·太久没有难产过了

·建议配合Hope-The chainsmokers & Winona食用

·文笔渣警告

·OOC警告


“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吧。”


“就当是你最后的温柔。”


他轻笑着,左手翻开那本封面皮革烫金,羊皮纸制成,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书,右手则轻轻抚上你的眼睛,合上了眼皮:“那么,祝你安眠。”


【Hope】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维拉,那是一个关于希望的故事。”奥斯瓦尔德微微垂眸,将那把黑伞放...

·内含奥斯瓦尔德/杰罗姆/杰罗麦

·太久没有难产过了

·建议配合Hope-The chainsmokers & Winona食用

·文笔渣警告

·OOC警告


“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吧。”

 

“就当是你最后的温柔。”

 

他轻笑着,左手翻开那本封面皮革烫金,羊皮纸制成,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书,右手则轻轻抚上你的眼睛,合上了眼皮:“那么,祝你安眠。”

 

【Hope】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维拉,那是一个关于希望的故事。”奥斯瓦尔德微微垂眸,将那把黑伞放至一旁,侧首,尽量避免与你的视线产生任何交错,“那......曾经是。”

 

哥谭的黑道帝王很少这样失落过,事实上,你曾以为这种情绪不配存在于他的躯壳之中。那些表面上的情绪只是一副副面具,这是一名成功人士的必备技巧,而奥斯瓦尔德·科波特先生便是其中翘楚,他脸上的那些情感是可以如水彩油画般轻易洗去,再绘上新的。

 

他喜怒无常,情绪化,但他那狠辣无情的手腕可以轻松地弥补这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小缺点。

 

奥斯瓦尔德的眼眸稍稍闪烁,你想,那曾经也是片承载着璀璨星斗的钴蓝天空,虽然如今被各种伤害变得坑坑洼洼,但那里始终有着不变的希望。

 

以及更加深沉的野心。

 

“我想我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你和我都很清楚结局,不是吗?你真该早做好准备的。”他随意地在古老的哥特式房间走了几圈,动作包括但不仅限于在书架上拿下一本烫金封面的书,走至你身旁,并不再逃避你的视线,“Sweetie, 在哥谭如童话一般的结尾很少,非常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是那一个例外?”你可以确定奥斯瓦尔德看着你时眼中带着怜惜,但下一刻那便被他自身狠戾掐灭,一瞬间他抽出枪,用着与你体温相似温度的枪管挑起你的下巴,强迫自己注视着你那双眼睛:“......你以前总说你想听个睡前故事,好,我现在就满足你。”

 

他缓慢地翻起故事书来,修长指尖最终停留在故事开头的一个字词上。

 

Hope.

 

She once had hope, so does him.

 

他视线向下移动,在这故事中间段落,另一个单词吸引了他的视线。

 

Hopeless.

 

【绿宝石】

 

张扬的红发少年难得安静了那么一刻,他闭上枯绿色眼眸,睫毛轻微地颤动着,嘴角抽搐,只有那两道伤疤依旧上扬着,弧度仍然如旧,没有丝毫改变。

 

杰罗姆睁开左眼,审视着你现在的状态。安静,了无生气,面容苍白且毫无血色,一切都符合他睡梦中的那样,甚至可以说,这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符合那些儿时听到的童话故事的片段。

 

不,有什么东西缺失了,就像是拼图时永远找不到的最后一块,分明就在那,可却总是会被忽略掉的那一块。

 

啊,是宝石,杰罗姆认为独属于他的那块绿宝石。

 

在此刻他突发地有些后悔起了自己的选择,用名为死亡的黑纱给它蒙上尘土,让它变得毫无光彩,甚至说让它只能倒映出自己的身影,如今看来似乎都并不是当时所能做出的最佳决定,但没关系。

 

这不是童话故事,没有人需要做出最佳选择来保证‘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美好结局,这个荒谬城市的存在自有它的道理,每个选择也是一样。

 

正如他人所说,杰罗姆是个神经病,一个疯子,而这类人通常只会愿意相信他们所认为的真实,即便在他人眼里那只是个畸形的幻想。

 

GCPD的停尸间中一片寂静,杰罗姆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你的容貌,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从灰色长风衣的口袋拿出一本手掌大小的小册子,羊皮纸制成的纸张边角处有些翘起,在一些页码上血色的液体晕开了字迹,但还能勉强辨认——上面记载着一些册子主人的疯狂灵感,其中的大部分则由笑话的形式讲述。

 

他转了转眼珠子,有缕水光一瞬而过,他状似满不在乎地疯笑几声, 开始在日记中寻找起适合的想法,特地强调了一个字:“维拉,你知道我的,我不会讲故事......衷心希望你不会对这些‘睡’前笑话有意见。

 

“After all, Happy never after.”

 

【恐惧】

 

“这很讽刺,不是吗?”他半倚靠在门框上,左手端着杯红酒,对着唇瓣灌下,些许殷红酒液顺着嘴角留下,打湿紫色西装,沾染绣着花纹的古老地毯,仿佛如血一般,与杰罗麦完美相称,显得整个人略带色气。

 

‘嘎拉’

 

杰罗麦捏爆了玻璃酒杯,透明渣子深深地刺进了手掌中,这回流下来的是真正的血液。

 

他的灰绿瞳孔微微一缩,随即便恢复原样,手烦躁地握紧又松开,张张嘴似是想说什么,最后发出来的声音却只是毫无意义的狂笑和疯癫呓语。

 

挽留?不,一个瓦勒斯卡绝不会这么做,他唯一所能给予的只能是一场最盛大的告别仪式,俗称葬礼。

 

“维拉,你告诉我过,我们彼此之间都不该对另一个说谎。人们只会因为恐惧而说谎,而我从不这么做,正是因为我没有这种情感。”他抬起眼帘,随手抽出小刀抵住你的面容,似是想给你画道笑容,最后却碍于某些事物,没有下手,“...可你却这样做了,不得不说,这挺伤人心的。”

 

杰罗麦敛眸沉气,磨灭掉头脑里关于你的最后一丝思绪,只沉浸于酒液带来的微醺感中:“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那终究只能成为地堡内的回声,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举手从一旁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锋利的纸页边缘划过手指,轻笑一声:“听好你最后的故事。”

空气蛙蛙
永远停留在儿童简笔画阶段。虽然...

永远停留在儿童简笔画阶段。虽然但是,蛮快乐的。´_>`

永远停留在儿童简笔画阶段。虽然但是,蛮快乐的。´_>`

阳生

【哥谭乙女】前男友

是麦姆双子的趴

孩子终于给哥谭产粮了不容易💧

私设Aran Lynn艾兰林恩

正文开始


/


你一直都觉得Justin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即便分手了也是如此。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和他交往。尽管因为立场原因,对待感情都过分理智的你们俩和平地结束了这一段恋情,但偶然碰见时的寒暄或即便只是偶然提起仍还是会对斤斤计较的现男友有些影响。


#杰罗姆

红发的小疯子刚进店门就看见你和一个陌生男人坐在一起,原本高调吵闹准备和你分享战果的声音陡然低了不少。

“噢,艾兰,不介绍介绍吗?你的朋友?”

尽管还是很大声,几乎引起了附近大半的客人的注意。

“?杰罗姆?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是麦姆双子的趴

孩子终于给哥谭产粮了不容易💧

私设Aran Lynn艾兰林恩

正文开始


/


你一直都觉得Justin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即便分手了也是如此。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和他交往。尽管因为立场原因,对待感情都过分理智的你们俩和平地结束了这一段恋情,但偶然碰见时的寒暄或即便只是偶然提起仍还是会对斤斤计较的现男友有些影响。


#杰罗姆

红发的小疯子刚进店门就看见你和一个陌生男人坐在一起,原本高调吵闹准备和你分享战果的声音陡然低了不少。

“噢,艾兰,不介绍介绍吗?你的朋友?”

尽管还是很大声,几乎引起了附近大半的客人的注意。

“?杰罗姆?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一般你不在家里就是泡在酒吧里,杰罗姆大多时候结束了一天的游戏都会来这里找你。

“噢,也许是因为没有子弹了。”杰罗姆晃了晃手中的枪,“那可真扫兴。”说着还耸了耸肩,“这位是?”

“朋友。”你简洁地向杰罗姆介绍。

“哈哈哈,是的。不过我们曾经可没这么生疏。”男人又吸一口上乘的雪茄,笑了笑。

杰罗姆听了这话皱了皱眉。也许是被烟呛到了。但随即又变回了日常的笑脸,“真巧,我也是。艾兰的朋友。”然后他转过来,用几乎算得上痴狂的眼神盯着你,似乎是在向你求证。“不是吗?”

你和Justin本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杰罗姆加入后你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他不寻常的热情,他一直在尝试询问Justin各种问题。

直到他抛出这个已经完全和正常搭不上边的疑问,带着无比兴奋的语气:“你恐惧的是什么?手枪,匕首?——或者是毒气?!”

你立刻捂住了他的嘴,拖着杰罗姆出门的同时向Justin告了别。

“怎么,你想sha了他吗。”你玩笑般的向杰罗姆说到,双手离开了杰罗姆有些扎人的脸颊。

但杰罗姆好像不是这么觉得。小疯子突然大笑起来,咧着嘴角靠近你,右手攀上了你的脸。你以为他是想要以“惩罚”你来结束这次谈话。

根据以往的经验,从来没有在任何事上展现过温柔这一特性的杰罗姆在接吻时也依然有些粗鲁。虽然你完全无法享受杰罗姆在与你接吻时故意用牙咬破你的嘴唇,还在不放开你的情况下吸吮。那很痛,但比起他无缘无故地去把你前男友搞死要好得多。

“他早晚会——”


#杰罗麦

“哦?”

“前男友?”杰罗麦在听到你随口提起你曾经的男友时虽然又重复了一遍但语气没有丝毫改变。甚至没有停下他擦拭眼镜的动作。

“很奇怪?我不配有前男友是吗?”面对杰罗麦不屑的语气你有些愤愤的问。

杰罗麦抬眼分了一个眼神给你,不过你只从中看到了九分平静和一丝疑惑。

“…你想要我有些什么反应?”男人很快收回了目光,似乎你并没有他的眼镜清洁卫生重要。

你好歹吃点醋什么的吧

但你肯定不会说出口。

那不是显得我很幼稚?可能?我会计较这些?

切,才不跟连前女友都没有的人计较。

杰罗麦用白布收好他的眼镜,然后慢条斯理的摘下了手套。优雅得仿佛这里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宴会。

杰罗麦起身,向你走近,用右手握住了你的一只手。在杰罗麦缓慢而并不轻浮的脚步中你被他逼到了墙角。

“任何企图和我抢夺任何事物的人都不会成功。包括人,艾兰,我以为你明白这点。”他的左手将你脸旁的发丝拨到耳后。

“至于这样做的人,无论曾经还是打算。”

“都会有一个可笑而悲惨的结局。”

实验室的灯光不算明亮,昏暗之中你只看见他低垂的睫毛。

“他早晚会。”

Soda黑红

跟风玩了个性转百合,雷者快快点X

哥哥性转,越发攻气狂霸

弟弟性转,越发可爱娇嗲【。


跟风玩了个性转百合,雷者快快点X

哥哥性转,越发攻气狂霸

弟弟性转,越发可爱娇嗲【。


小鲅鱼

jerome&jeremiah


授权在授权合集

🈲二传二改,🈲商业使用

by.amy_draws_things

喜欢的话,可以去ins支持关注一下😘

jerome&jeremiah



授权在授权合集

🈲二传二改,🈲商业使用

by.amy_draws_things

喜欢的话,可以去ins支持关注一下😘

黑尾

【记梗】杰罗姆|Flipside

*

一位和杰罗姆一样固执的女医生,却是唯一一位被杰罗姆拯救了的人。


*

女医生没有名字,我希望她代表一种概念,或者她有可能是每一个普通人。


*

双向救赎的设定,杰罗姆是《Flutter》里的后续小姆。


初次看见女医生时,因她的长相与芙拉特相似,所以开始对医生产生兴趣。医生是一个博爱的人,也是一个固执地追求爱的人。因为她追求博爱,因而在某些方面显得不合常理,被称为是“比子弹还要冷酷无情的女人”。


医生想要改变杰罗姆的思想,而杰罗姆想要摧毁医生的信仰。他绑架了医生,希望用小刀和毒药来威胁她。


“我说过你只有两个选择,医生。要么你放弃你的上帝——”


“挖去我...

*

一位和杰罗姆一样固执的女医生,却是唯一一位被杰罗姆拯救了的人。


*

女医生没有名字,我希望她代表一种概念,或者她有可能是每一个普通人。


*

双向救赎的设定,杰罗姆是《Flutter》里的后续小姆。


初次看见女医生时,因她的长相与芙拉特相似,所以开始对医生产生兴趣。医生是一个博爱的人,也是一个固执地追求爱的人。因为她追求博爱,因而在某些方面显得不合常理,被称为是“比子弹还要冷酷无情的女人”。


医生想要改变杰罗姆的思想,而杰罗姆想要摧毁医生的信仰。他绑架了医生,希望用小刀和毒药来威胁她。


“我说过你只有两个选择,医生。要么你放弃你的上帝——”


“挖去我的眼睛吧,杰罗姆,我选择这个。”


杰罗姆也没想到医生会选择这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两个对爱和混乱的追求是非常相似的。就是在这里,他对医生改观了。


这里要强调一下为什么是《Flutter》里的杰罗姆:芙拉特是盲女,和养父有不正当的关系。医生选择挖去眼睛,以及她曾经被养父伤害的事情都让杰罗姆想起了芙拉特(芙拉特最终为了保护杰罗姆选择沉湖)(因为她像别人才关注她,好像有点渣??


医生虽然可以救赎别人,但她不爱自己,她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总把自己的感情世界封闭起来。她声称要做到博爱,就必须放弃一部分的自我,其实也是在逃避她不爱自己的事实。


她只袖手傍观过一次。在养父突发疾病的时候,她没有及时送上药,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养父死去。她也是从这件事上明白了,她很难做到博爱,因为她始终无法原谅养父对自己的侵犯。她不再那么笃定了:她要拯救的究竟是谁?


医生可以为了正义和爱献身,她也许也存在着自我毁灭的渴望,恰恰是杰罗姆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困惑。


“你总是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医生,却不愿意原谅自己。要我说,你才是应该被治疗的那个。所以,医生,我现在要治好你。”


“第一个任务,我要你学会爱我。”


虽然说两人都同样固执,但他们都为对方做出了改变。杰罗姆一开始把她当作芙拉特,称呼她为蝴蝶,并想问出她的名字,最终选择尊重医生的意愿,也是为了保护她,在医生提出主动告诉他名字时摇头。


医生起初认为杰罗姆把她当成另一个人(芙拉特),因而迟迟不愿意改变。在杰罗姆死后(第四季天台,私设再一次复活),选择在自己手臂的伤口旁边纹上了一只蝴蝶——纹上蝴蝶表示她开始接纳自己,不是在伤口处而是在伤口旁表示她依然没有放弃她的信仰。


杰罗姆在结尾并不再要求医生一定要爱她,他也明白了医生从未这样要求过他,但医生最终吻了他的额头。医生最终选择了爱他。


医生和杰罗姆之间可以说存在着一种惺惺相惜,他们都碰到了也许是最强劲的对手。他们是爱对方的,但那不是爱情。尤其是医生对杰罗姆,我更倾向于那依然是一种博爱。


而杰罗姆要求医生爱他,也不是爱情。他更多的是代表一种恶或者说混沌的概念,也正是他让医生明白了,她不能之爱她所爱的,她还要爱她之前所不爱的。




*

“你知道我明天会越狱的吧?”


“我知道。”


“那你要怎么办呢,医生?”


“我会尽我所能地阻止你。”


“哦——亲爱的,你还是那么固执。”


“你也一样,杰罗姆。”


“是的,我也一样。但你无法阻止我的,总有一天,我会离开阿卡姆。你知道的,这个世界需要高质量的罪犯。”


“而你最终会被送回来。”


“而我会再一次出逃,亲爱的。你不觉得我是不可战胜的吗?”


“也许吧,杰罗姆,但这不是我放弃的理由。”


“看来我们之间的竞争又开始了,看看到时候谁会赢吧,医生。那么——明天见。”


我笑了笑:“明天见。”


*

不知道大纲能不能表达我的意思,我可能还想探寻下更不一样的东西:两人的正义与非正。感觉是要严肃处理的问题,所以对这篇文的挑战充满了期待(⁄ ⁄•⁄ω⁄•⁄ ⁄)


这篇是我的私心,杰罗姆和医生可以代表每一个人,尤其是医生,她几乎代表了我心中的理想人格。当初构思的时候就想,如果把这篇文章献给大家,想给大家读到最后时的希望感:亲爱的,你可以爱人,也值得被爱。







空气蛙蛙
撕嘴皮的时候想出的奇奇怪怪。...

撕嘴皮的时候想出的奇奇怪怪。

没轻没重杰罗姆

撕嘴皮的时候想出的奇奇怪怪。

没轻没重杰罗姆

clocwork

考试后的更文顺序投票

等到了端午节,我这边的考试任务就基本上结束了,把《We meet in time》的最后一部分更新完之后,我会开始更新其他的东西,具体先写什么后写什么由你们决定。

1.智能机器人姆X天才科学家麦
被追杀的机器人姆掉落到麦的家里,两人一边想办法骗过外面追杀姆的人,一边腻腻歪歪谈恋爱,目测较短五章之内完结

2.主世界麦x异世界姆(田馥甄式结局)

故事开始时间:主世界姆死亡后,麦打开装有笑气的盒子前。

社会背景:正常社会,非哥谭那种罪恶丛生的社会,不会按照原剧情写,但重要事件我会写进去的(比如桥塌了)

异世界姆来自科技发达的反乌托邦世界,利用科技手段繁衍生命,同编号生命仓出生的人所拥有的知识一直传承,生物寿命极...

等到了端午节,我这边的考试任务就基本上结束了,把《We meet in time》的最后一部分更新完之后,我会开始更新其他的东西,具体先写什么后写什么由你们决定。

1.智能机器人姆X天才科学家麦
被追杀的机器人姆掉落到麦的家里,两人一边想办法骗过外面追杀姆的人,一边腻腻歪歪谈恋爱,目测较短五章之内完结

2.主世界麦x异世界姆(田馥甄式结局)

故事开始时间:主世界姆死亡后,麦打开装有笑气的盒子前。

社会背景:正常社会,非哥谭那种罪恶丛生的社会,不会按照原剧情写,但重要事件我会写进去的(比如桥塌了)

异世界姆来自科技发达的反乌托邦世界,利用科技手段繁衍生命,同编号生命仓出生的人所拥有的知识一直传承,生物寿命极其长久

“如果你想让我留下来,我可以在这个世界待到你舍得我走了为止,但我终归要回到我的世界,不同宇宙交叉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去别人的世界是不被允许的,我需要修正这个错误。”

这篇文的写作重点不是两人之间的情感,而是更加深刻的东西——反乌托邦制度的反人性和现今世界的问题,我想写的东西以我目前的笔力可能就算再看好几遍《1984》也写不好,但是我想试一下,我想把我对这个世界的批判与希冀告诉给更多的人

这篇文不出所料绝对也很长,不知道要写多久才可以结束

3.《碎星》大长篇,很长,涉及很多新角色

具体怎么发展看完了《流离》的人应该可以猜到,你们想虐的人可以开始被虐了

4.《裂缝》
非典型ABO世界观角色拉郎文,CP:Jerome Valeska X Thomas Wayne Jr(夜枭)
双条时间线,一条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一条从复合开始,两条时间线交叉写

这篇文主要是为了尝试叙事结构,小虐怡情的甜文,不会太长尽量十五章之内完结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