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sse pinkman

2048浏览    49参与
卓璇君

他好可爱

然而我因为太菜表现不出来。。

p2是嗑嗨了(?

他好可爱

然而我因为太菜表现不出来。。

p2是嗑嗨了(?

adamlambert③胖

🖤 J E S S E    P I N K M A N  🖤


继续自学练习

🖤 J E S S E    P I N K M A N  🖤


继续自学练习

大白的可爱小白

Farewell

Jesse Pinkman在与父母闹翻之后彻底搬到了姨妈Michelle家。


Michelle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甚至能感觉到癌细胞全部侵占了她身体领地。她是极爱面子也极爱美的女人。她看不得自己病恹恹的疲态,每天都要挣扎着化妆遮掩。


Michelle没用粉底——死人样的脸色也用不着,倒省下几个铜子。她哆哆嗦嗦好大半天抠开眼影盘,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盘中其他颜色几乎没怎么动,唯独粉色和金色的小方格见了底。刷子已经蘸不着粉末了,Michelle气急,奋力将刷子掷到地上。只制造了轻微的响声。

她闷着一口气,似乎要通过剧烈咳嗽才能释放,不受控制地颤抖,胳膊乱舞着,扫落了梳妆台许...

Jesse Pinkman在与父母闹翻之后彻底搬到了姨妈Michelle家。


Michelle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甚至能感觉到癌细胞全部侵占了她身体领地。她是极爱面子也极爱美的女人。她看不得自己病恹恹的疲态,每天都要挣扎着化妆遮掩。


Michelle没用粉底——死人样的脸色也用不着,倒省下几个铜子。她哆哆嗦嗦好大半天抠开眼影盘,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盘中其他颜色几乎没怎么动,唯独粉色和金色的小方格见了底。刷子已经蘸不着粉末了,Michelle气急,奋力将刷子掷到地上。只制造了轻微的响声。

她闷着一口气,似乎要通过剧烈咳嗽才能释放,不受控制地颤抖,胳膊乱舞着,扫落了梳妆台许多药瓶。


Jesse听到响动匆匆上楼,哐啷一下撞门进来,冲过去抱住姨妈。“That's OK.That's OK. "他语气很轻,像哄吃东西噎住的孩子一样,轻抚Michelle后背助她顺气。他摸到一动一动的肋骨。

她倚靠Jesse身上,脸转过去,干干地淌眼泪。


“今天我来给你化妆好不好?从女朋友那儿学来的,保证专业。”Jesse故意轻浮地说,意图搅动压抑的空气。

“你个死小子,咳咳”,Michelle声音小了一些,“哪来的什么女朋友……”

“您是不知道我有多讨女孩欢心,一群围着我打转,赶都赶不走,像蜜蜂一样嗡嗡乱叫。他妈的可太烦人啦!”Jesse夸张地说,想逗姨妈开心。

Michelle配合着干笑一下,又引出两声咳嗽。她由着侄子轻松地把她抱起来重新安放到床上,掖好被子,然后缓缓而郑重地吻了她额头。她听话地阖上倦怠的眼皮。


Jesse从一片狼藉中翻捡出眼影盘和腮红,用指甲抠索粉色方格边缘残余的眼影末,洒在姨妈的眼皮。然后用小指肚轻轻按压、抹匀。又用同样的方法在眼尾加涂了一些金色亮片。扑上的腮红好歹使苍白的面颊恢复了些生气,哪怕是假的。

Jesse看着自己的“杰作”,觉得少点什么却看不出来,掉过头来回扫视梳妆台上下,希望能够得到线索。


“口红。”Michelle吐出口气儿。

“什么?”Jesse耳朵俯贴下去。

“口红。”Michelle气息更微弱了。

“口红!口红!”Jesse 忽然慌乱,语速很快地不断重复着,似乎一闭嘴,这个词就会溜走。

“口红!口红!”


他在过期的时尚杂志、消遣的闲书、光盘碟和瓶装盒装袋装药物的海洋里翻找,像饿极了的狗在垃圾堆扒拉剩饭。

乒乒乓乓,哗哗啦啦。


Michelle听见从遥远地方传来的声音,飘渺地聚集又离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召唤,她该走了。

她很平静,甚至觉出即将解脱于病痛的轻松,只是放不下那个孩子气的大男孩。


喑哑的抽噎刺进Michelle尖锐的大笑里,“哈哈哈哈哈——”,他吸了口长气,骄傲地邀功,“Michelle我找到啦!”

他连滚带爬,踩着一堆有用无用的破烂扑到床边。一只手臂环住Michelle,让她的头枕在胳膊上;另一只打着哆嗦,旋开口红,在她嘴唇上点着。

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Jesse用胳膊使劲一抹,很响地吸溜了鼻子。他狠狠地咬着嘴唇,把呜咽的声音吞下去。

“I bet you will definitely like it.You just look gorgeous,beuaty.”

“Sure I am. ”Michelle丧失了睁眼的力气,言语模糊。


“嗨,我给你唱小时候你哄我入睡的摇篮曲好不好?”

Jesse 搂着姨妈,脸贴着她头发脱落大半的冰凉头皮,不成音调地哼哼。

“睡吧,睡吧,做个香甜的梦……”


Michelle呼吸渐弱,身体不再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是几个钟头,终于,她去了。嘴角含着隐约的微笑。


Jesse恍然不觉,两句词翻来覆去地哼着,抱着姨妈轻轻摇晃,像小时候她哄着自己一样。

他要有耐心,要等她睡熟。


Jesse的心随着姨妈的体温一点点凉下去。

他大张着嘴,却叫不出声。

他想哭泣,却没有眼泪。

他一拳一拳捶向胸口泄愤,要把内脏震碎。终于,他如愿以偿地吐了口血沫,颓然地瘫软下去。


心被剜走一块,空白的缺口滴着血。




ps:追剧很心疼小粉,觉得他和姨妈很亲。emmm没注意有没有提到姨妈的名字所以自己编了个,大家见谅唔(๑• . •๑)

皮皮诗
Jesse pinkman x...

Jesse pinkman x 你

down, but brought up again

作者:Soft Shep (Chzu)

Ao3!转载!【已授权】!

原网页: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63967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太可爱了啊我死了都给我看!!!!这个小粉我可以!!!

杰西真的太可爱了!!!而且同人真的好少,我恨!😭😭😭不过老白和小粉的还是挺多嘻嘻嘻

本来想直接放个长图上来,结果发现糊的一批?所以还是打字了

————...

Jesse pinkman x 你

down, but brought up again

作者:Soft Shep (Chzu)

Ao3!转载!【已授权】!

原网页: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63967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太可爱了啊我死了都给我看!!!!这个小粉我可以!!!

杰西真的太可爱了!!!而且同人真的好少,我恨!😭😭😭不过老白和小粉的还是挺多嘻嘻嘻

本来想直接放个长图上来,结果发现糊的一批?所以还是打字了

—————————————————分割线


简介:

柏拉图式的读者/杰西。第二季第四季时,当杰西被赶出他的房子,他来找你,呆在你的家。


注:

没有足够多的柏拉图式的读者插入小说,也没有足够多的中性的,所以这就是了!这是我的第一个作品,所以请对我好一点:)我只想照顾和安慰杰西·平克曼


————————


你几乎错过了电话铃声,由于某种原因,你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直到铃声快结束了才听到。你打开手机,看着来电显示。


未知号码


你犹豫着要不要接这个未知号码,不过你还是接了,因为它可能很重要。“喂?”


“Y/N?哦,谢天谢地,”电话那头的人回答道。这个有点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你立刻意识到这是你的一个朋友。“我已经试过所有人了。天哪,我很高兴你能接电话。”


“杰西?”这更像是一个反问句,介于问候和疑问之间。当然,你知道他是谁。“怎么了,伙计?你打的这个奇怪的电话是怎么回事?”


你听到杰西在电话的另一端叹了口气,他发颤的声音引起了你的关注。“这是个付费电话。听着,我等会可以解释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yo。你能帮我个忙吗?”他听起来非常急切,这让你更加担心。


你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和我说说,我就在这。”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儿,你担心他可能挂了电话,但接着他开始疯狂地说话。“我需要一个地方过夜。只要一个晚上,或者最多两到三晚,我发誓。我只是——我已经绝望了,Y/N。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杰西,”他刚停下来,你马上就开口了,“没事的,兄弟。别担心。要我来接你吗?”


杰西那边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不——不用了,我很好。我马上就来。”他说话的时候,你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很沙哑。“谢谢。我欠你一个大人情,yo,说真的。”


“这没问题,”你向他保证,声音里全是关心。“一会儿见。”


“好的,”杰西说,你听到电话咔嗒一声挂断了。


盖上翻盖电话,你盯着你的客厅。自从你邀请客人来,这才是第二次。但是现在杰西已经在路上了,这看起来似乎是个整理东西的好机会。也许杰西从来就不是什么特别整洁的人,考虑到他自己的房子的样子,他可能不会对你的这堆烂摊子说些什么,但让他过来至少是一个清理的好时机。


你从你的房间开始,把一些散落在地上的脏衣服放进一个篮子里,然后搬到客厅。最后整理好茶几和沙发。不得不说,这个清理工作很草率匆忙,但半小时之后,一切都足够像样了,看起来还算说得过去。


尽管过了半小时他还没来。


杰西并没有明确的说明他什么时候会到,但是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感觉时间有点太长了。考虑到他急切的语气,你以为他会来的很快。


两个小时后,你开始有些担心了。坐在新整理完的客厅里,你拿出你的手机,拨打杰西的电话。你的电话被转到语音信箱里了。你再一次拨打他的电话,然后再一次,然而还是没人接。


所以,你试图拨打之前的那个付费电话,以防他可能还在那里,万一什么时候他给你打电话,不过还是没有人接。


到了第三个小时,外面天已经黑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你吓了一跳。你急忙跑去开门,门外只有一个看上去满脸疲惫的杰西·平克曼。


“杰西”你明显感觉到自己松了口气。“伙计,我快担心死了。”你朝他身后看,却没有看到他的车,哪怕甚至是他摩托车的一丁点影子。看着杰西的脸,你能感受到他眼中的疲惫和绝望。


“我只能走路过来,”杰西简短地说,你站到一旁让他进门,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最近的墙边,把手靠在墙上,稳住自己。他累坏了,从这个可怜的家伙身上的汗味就能闻出来。


“天哪,”你轻轻地说着,关上了他身后的门。“你的车怎么了?”


“它不见了,“他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的摩托车呢?”


“有个混蛋,就在我们打电话之后。我发现它被偷了,yo,我根本没办法到这里来。“


你皱起眉头,开始担心起来,温柔的把一只手放在杰西的肩上。“我很抱歉”你看着他,瞥了一眼你的沙发,向他示意。“来吧,伙计,坐下吧。”


让杰西听你的话并不难。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边,扑通一声坐在沙发靠垫上,把脸埋进掌心。你很快就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上有一个看起来像临时夹板的东西,他的手指用胶带绑在一起,看起来像是硬纸板。不知道为什么,他受伤了,你注意到这个细节。


你坐在杰西旁边,轻轻皱着眉头。“那么,发生了什么?”


“发生太多事了,”杰西回答说,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还没有把手从脸上拿开。“我被赶出家门一段时间了,今晚我没地方可以睡觉。”他并没有详细说明这一点,不过你觉得他的处境远不止如此。


“这对你来说一定很糟糕,”你同情的说。你再一次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安慰他,靠近他。他在发抖,你离他越近,就越容易听到他的呼吸是多么不稳定。你张开嘴准备好说话了,但你不太清楚该说什么。


“我很抱歉像这样突然来找你。”杰西说,你还没来得及开口,你们又沉默了。他用双手捂住脸,相当疲惫的叹了口气。“这对我来说真的意味着很多,我保证我不会待太久的。”


“杰西。”你低下头直视他的眼睛,哪怕只是在你说话的那一瞬间。“你想待多久就呆多久,好吗?这就是朋友的意义。我希望你留在这里,我保证。”


他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好吧。”他看上去好像快要哭了,看到他这个样子你很难过。


你意识到你需要照顾杰西,他应该得到一些关心,他今天经历了这么多。即使你不完全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要我帮你弄点吃的吗?”你问杰西。


他点了点头,疲倦的低声咕哝着:“是的,拜托。”


你走到厨房,打开储藏室,环顾四周。说实话,这里没有太多可以吃的东西,但是你还有一些米饭。“米饭可以吗?”你转向杰西,他疲惫不堪地跟着你进了厨房。你手里拿着盒子准备开始煮它们:“很快就好。”


“当然,”杰西回答,坐在厨房的桌子旁。“米饭很赞,老实说。我会....呃...…我什么都会吃的。”他心情有些好转,给了你一个小小的微笑。


所以,你正给杰西准备一些米饭,你加了调味料,让它更加可口。然后把一些切碎煮好的蔬菜混合进去。很快,你们俩就一起坐在桌子前吃饭。


杰西吃一口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欣喜若狂的呻吟。“哦,操。Y/N,这太好吃了!”


他的反应让你笑了起来,得到这样的赞扬真是太好了。“谢谢,杰西,我很高兴你喜欢。”


“你太棒了,yo!”他满嘴食物地对你说。“我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最后你说服杰西去洗个澡,在他洗澡之前,你去找一些适合他的衣服。幸运的是,由于你们多年的友谊你有他不少以前过夜留下的东西。他的风格自从你遇见他以来并没有改变太多。把他留在你家的一套衣服——干净整洁的衣服递给他,杰西接过衣服去洗澡。你忙于你的日常活动,在杰西清理自己的时候。


当杰西洗完澡,穿着新鲜舒适的超大号衣服出来时,你把你的床让给他。


“你确定吗?”他问道,眉毛皱在一起。“我不想强加于人,什么的。我觉得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Y/N,我可以睡沙发。”为了强调这一点,他向你的沙发做手势。不过,你还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安慰他。“我去给你拿些干净的床单。”也许这看起来是一种额外的努力,但早些时候看到杰西难过的样子,让你很想好好照顾他。他看起来真的很需要好好睡上一觉。而且,你也有一段时间没换床单了。


“那好吧,我会帮忙的。”杰西说。他很了解你的房子,他走到你放床单的地方,帮你拿了一些干净的。“这至少是我能做的。你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了,yo。”


你对杰西微笑,他也朝你笑了笑。


床一铺好,杰西就倒在床上,他平躺在那里,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我想要等到明天早上再见了?”当你按住电灯开关的时候问他。但杰西从床上坐起来叫住了你。


“嘿,Y/N,等等。”


“怎么了?”


杰西低头摆弄着他的手,看起来有些犹豫不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很奇怪,所以…“他用那紧张犹豫的眼神望着你,他赢了。


“不管是什么,我相信这听起来不会很糟糕,”你回答说,走回去坐在床的边缘看着他,你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怎么了?”


“呃..…”他支支吾吾的,坐得更直了一点。“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呆在这里,和我一起。”他变得有些烦躁起来,咬着嘴唇。“你知道,因为你显然不应该睡在沙发上。”


最后那部分似乎是防止你拒绝而增加的。不过,无论如何,你对这个想法都很满意,所以你点头。“当然。”


“太棒了”杰西拍拍他的手,为没有被你拒绝而松了一口气。他伸出手和你碰拳。“好吧,一切都会像过夜之类的。”


你点了点头,笑了笑。“就像过夜一样”


所以,你爬上床,把被子盖在身上,杰西就躺在你旁边。有一段时间,你们只是躺在一起,房间里唯一的声音是你们的呼吸。节奏缓慢而平静。


和杰西躺在一起,你会感觉到一种安全感和舒适感。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有着非常有感染力的性格。同时,你知道他有麻烦,但在某种程度上,你不确定。在你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Cap'n Cook”,以制毒为生,那个时候他对制毒非常着迷。然而,最近,他对这部分生活却谈论的很少。你怀疑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是比这更加黑暗的,但你不确定。也许你心里有一小部分害怕了解更多。


然而,在沉默片刻后杰西转向你。


“我......呃...…我没有完全告诉你今天发生了什么。”他轻声低语道,倔强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温和神情,带着一丝忧虑,他平静地说着。“除了失去我的车以外,还有更多的事情。”


转向杰西,你告诉他,“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和我聊聊。”不是说你会对他施加压力什么的,但至少你能给他一些帮助。


杰西颤抖着吸了口气,犹豫不决。他的手把床单揉皱了。“我今天被赶出了我家了,我的父母,他们,呃....他们把我赶出去了,再一次...“他强调了最后一个词。


“哦,妈的。”你的眼睛睁大了。“为什么?”


“嗯,显然,我只是让他们失望了,或者别的什么。”他说话时声音嘶哑,“我想,他们不想让我住在我姑妈的房子里了,虽然,我每天都在照顾她。我再一次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成为…..完美......最好的儿子。”


“天啊,伙计,对不起,”你对他说,为他感到难过。事实上,你可以听出他有多么痛苦,你知道这对他来说不容易。“我知道你和你姑妈很亲近,失去她对你来说太难了。那房子是你应得的,不是吗?”


杰西遮住他的脸,手在他疲惫的脸上拖动。“她想让我得到它,她亲口说的,那所房子是她最后留给我的东西。”他把手移开,你发现他的眼里都是泪水。“就像....我的...家。现在我没地方住了......“


你把手放在杰西的肩膀上。“嘿,你还有我。不管你需要多久才能振作起来,在那之前你可以一直呆在这里。”


有那么一会儿,你看到了杰西的目光,他清澈的蓝眼睛微微泛红,噙满泪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的手指懒洋洋地从他的肩膀上划过,慢吞吞地(希望可以)安慰他。这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怎么回答,但你是真的真诚和关心他。“我在乎你,杰西。而且,我真的很高兴有你在这里。”


杰西似乎止住了哭泣。他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我也在乎你,你真是个好朋友。”


你把他拉进一个拥抱里,当他得到这样的安慰时,杰西开始在你的怀里哭泣。他紧紧的抱着你,把脸埋在你的颈窝里。你揉着他的背,轻声地说着亲切而温柔的话,你们俩就像这样呆了一会儿。


最终杰西平静下来了。似乎先前的疲惫和他的眼泪都使他开始困倦。他在你怀里睡着了,你睡着时也一直抱着他。


早上醒来,你发现床已经空了,但是屋子里弥漫着诱人美味的早餐味道。当你准备起床时,杰西手里端着一盘食物回来了。


“yo,我给你做了早餐,”他勾起嘴角笑着向你打招呼。


你笑了起来,毫无疑问杰西也是个好朋友。


——————————分割线


Summary:

platonic reader/jesse self-insert fic. diverges from s2e4 Down! when jesse gets kicked out of his house, jesse instead comes and stays at reader's house instead.


Notes:

there aren't enough platonic reader insert fics out there, and definitely not enough gender-neutral ones, so here's this! it's my first self insert fic, so please be kind to me :') all i want is to take care of and comfort jesse pinkman


You nearly miss the phone ringing; for some reason, you'd left your cell on vibrate and hadn't heard it until it was nearly done ringing. Flipping it open, you look at the caller ID.

Unknown.

The unfamiliar number leaves you a bit uncertain of whether or not to answer, but you answer it anyways, on the off-chance that it might be important. "Hello?"

"Y/N? Oh, thank god," answers the person on the other end. The somewhat gravelly voice comes with a tone of relief to it, and you immediately recognize it to belong to a friend of yours. "I've been tryin' everyone. Christ, I'm so glad you picked up."

"Jesse?" It's more of a rhetorical question, something half between a greeting and a question. Of course, you know who this is. "What's up, man? What's with the weird number you're calling from?"

You hear Jesse sigh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line, a shaky sort of noise that raises a feeling of concern for the man. "It's a pay phone. Look, I can explain all you want later, but --- I need your help, yo. Like, stat. Can you do me a solid?" He sounds terribly urgent, in a way that only worries you more.

You don't think twice about answering, "Of course. Talk to me. I'm right here."

There's a pause, and for a moment, you worry that he might've hung up, but then he begins to speak rather frantically. "I need a place to stay for the night. All I'm asking for is a night, or two or three tops, I swear. I just--- I'm desperate as shit, Y/N. I don't have anywhere else to go."

"Jesse," you start, almost immediately after he stopped speaking, "It's okay, dude. Don't worry about it. Do you need a ride?"

There's an audible sigh of relief on Jesse's side. "No --- no, I'm good. I'll be right over." As he speaks, you can hear his voice cracking. "Thanks for this. I owe you one bigtime, yo, seriously."

"It's no problem," you reassure him, concern audible in your tone of voice. "I'll see you soon."

"Okay," Jesse says, and you hear the receiver click.

Closing your flip phone shut, you stare at your living room. It's really been a second since you've had any guests over, but now that Jesse's on his way, it seems like a good opportunity as any to tidy things up. Maybe Jesse's never been the king of neatness, given how his own house looks; he probably won't judge your mess, but having him over is at least a good prompt to clean up.

You start with your room, putting away some stray dirty clothes into a hamper and then moving to the living room, decluttering the end tables and your sofa. It's a hasty job cleaning up, but after a half hour or so, things look presentable enough.

Even after a half and hour, though, he's still not here.

Jesse really didn't give much of an estimate on when he'd be over, but it feels like a bit too long by the time an hour passes. Given the urgency in his voice, you would've expected him over sooner.

After two hours, you begin to worry. Sitting in your newly tidy living room, you pull out your cell phone and dial Jesse's number. You're left on voicemail. You dial again, andagain, there’s nothing.

So, you attempt to reach the payphone he called you on, in the event that he might still be there, wherever he was when he called you. Still, there's no answer.

By the third hour, it's dark outside and the knock on your door startles you half to death. You rush to open it, only to meet a rather weary looking Jesse Pinkman.

"Jesse!" Your own relief is palpable. "Dude, I was getting so worried." Your peer out the door, only to see no signs of his car, or even his motorcycle. Looking to your friend's face, you see the exhaustion and desperation in his eyes.

"I had to walk," Jesse simply states, and as you step aside to let him in, he staggers over to the nearest wall to place his hand upon it, stabilizing himself. He's worn out, so much that you cansmellit in how sweaty the poor guy is.

"Jeez," you comment softly, closing the front door behind him. "What happened to your car?"

"It'sgone," he rasps.

"What about your bike?"

"Some asshole jacked it, like,rightafter we called. It's stolen, yo, I didn't have any way of getting here."

You frown, instantly concerned, and place a gentle hand on Jesse's shoulder. "I'm so sorry." Looking to him, you glance at your couch before gesturing toward it. "Come on, man, have a seat."

It's not hard to get Jesse to comply with that. Staggering over to the sofa, he plunks himself onto the cushioned seat and throws his face into the palm of his hands. You're quick to notice what looks like a makeshift splint on one of his hands, his fingers taped together with duct tape and what looks like cardboard. Somehow, he got injured, and that detail concerns you.

You take a seat beside Jesse, frowning gently. "So, what happened?"

"So much," Jesse answers, his words muffled by his hands which he has yet to pry away from his face. "I got put out of my house for a bit, and I’ve got nowhere to sleep tonight.” He doesn’t elaborate much on that, though you get the feeling that there’s something more to his situation than that.

"That's gotta be so awful for you," you tell him, your words empathetic. You place a comforting hand upon his shoulder once again, scooting closer to him. He's shaking, and the closer you get, the easier it is to hear just how unsteady his breathing is. Opening your mouth, you're ready to speak, but you're not quite sure what to say.

"I'm sorry for crashing on you like this," Jesse tells you before you can say anything, filling in the gap that silence made between you. He runs his hands down his face, sighing in a rather drained manner. "It really does mean a lot, and I promise I'll be out before you know it."

"Jesse." You tip your head down to look him in the eye, if only for a fleeting moment as you speak. "You can stay here as long as you want, okay? 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 I want you here, I promise."

He manages a nod, swallowing down a lump in his throat. "Okay." He looks like he's on the verge of tears, and the sight of him so overwhelmed and upset brings you heartache.

You realize now that you're not going to let him stay here without taking care of him. Jesse deserves to bepamperedat least a little, after everything he's been through today. Even if you’re not entirely sure of the details of what happened.

"Can I get you something to eat?" You ask Jesse.

He nods, and quietly murmurs out a tired little, "Yes, please."

You head to the kitchen, opening up the pantry and looking around. There admittedly isn't a lot in stock, but you've got a box of rice that’s fresh and ready to cook. "Is rice okay?" You turn to Jesse, who's tiredly followed you into the kitchen. With the box in hand, you're sure to elaborate, "I can heat that up for you real quick."

"Totally," Jesse replies, taking a seat at the kitchen table. "Rice is the bomb. Honestly, I'll, uh… I'll eat whatever." He's vaguely in better spirits, and he manages a scant smile for you.

So, you prepare some rice for Jesse, and you make sure to throw in seasoning to make it extra flavorful. You chop up and cook some vegetables to add to the mix as well. Soon enough, you're both sitting at the table together, having dinner.

Jesse lets out an almost euphoric groan when he takes his first bite. "Oh, fuck. Y/N, this is so good."

The dramatic response to your cooking gets a smile out of you. It’s nice to get that kind of praise. "Thanks, Jesse. I'm glad you like it."

"You're the best, yo," he tells you with his mouth full of food. "I don't know what I'd do without you."

You end up encouraging Jesse to take a shower, and before he does that, you search for clothes that will fit him. Fortunately, you've got stuff he's left over from years of friendship and sleepovers. His sense of fashion, in an eternally youthful kind of way, hasn't changed all that much since you've met him. Handing over one of his outfits he left at your place --clothes that have since been washed-- Jesse accepts the clothing and heads over to the shower. You're left to your own devices, and you keep yourself busy with your regular activities while Jesse cleans up after walking so far.

When Jesse comes out of the shower, dressed in fresh and cozy oversized clothes, you offer him your bed.

"Are you sure?" He asks, brows knit together in concern. "I don't wanna impose, or anything. I feel like you're already doing enough for me, Y/N. I can just take the couch." For emphasis, he gestures toward your couch. Still, however, you shake your head.

"It's fine," you reassure him. "I'll get you some clean sheets." Maybe it seems like a lot of extra effort, but seeing Jesse so upset earlier has really motivated you to take care of him. He really looks like he needs it. Besides, it's been a while since you've changed your bed sheets, anyway.

"Well, obviously, I'm gonna help," Jesse lets you know. Knowing your house as well as he does, he heads over to where you keep your linens and grabs some fresh sheets for you. "That's, like, the least I can do. You're doing me a big favor already, yo."

You smile at Jesse, and in return he smiles back.

Once the bed is all ready, Jesse all but collapses into bed. He lays flat on his stomach, a mannerism you've noticed he's had over the years.

"I guess I'll see you in the morning then?" You ask him as you're heading to the light switch. But Jesse catches you, rolling over in bed and sitting up.

"Hey, Y/N. Wait."

"Yeah?"

Jesse's fidgeting with his hands, looking downward for a moment like he's hesitating. "I don't know how to ask this without soundin' totallylameor whatever,so…" He winces, looking to you with nervous hesitation in his eyes.

"Whatever it is, I'm sure it won't sound lame," you reply, walking back over to your bed and sitting upon the edge of it. Looking over Jesse, you're not entirely sure what he's getting at. "What's up?"

"Uhhhh…" Drawing out the noise, Jesse sits up a little more straight. "I was wondering if you might wanna stay in here. With me." He's growing increasingly fidgety, teeth clenched. "You know, 'cause you obviously shouldn't be the one sleeping on the couch."

That last part seems to be added for good measure, in case you decline the offer. Yet, you're perfectly content with the idea anyways, so you nod. "Sure."

"Awesome." Jesse claps his hands together, visibly relieved at the fact that he wasn't rejected. He holds his hand out for a fist bump. You give him a fist bump. "Right on. It'll be all like a sleepover and shit."

Letting out a small, amused laugh, you nod. "Just like a sleepover."

So, you climb into bed and cover yourself in the bed sheets, and Jesse lays there beside you. For a while, you just lay together, the only sound filling the air being both of your breathing. Rhythmic but slow. Calming.

Laying there with Jesse, you feel a sense of security and comfort. He's always been such a fun person to be around, with an absolutely contagious personality. At the same time, you know he's troubled, and to the extent of it, you're not sure. The only reason you know what he does for a living is because you met in the oldCap'n Cookdays when he was particularly flamboyant about cooking meth. Lately, though, he's been much less talkative about that part of his life. You suspect something has shifted, that there might be some kind of darkness within, but you don't know for sure. Perhaps part of you is afraid to ask too much.

Fittingly, however, Jesse turns to you after a few passing moments of silence.

"I, uh… I didn't tell you entirely what happened today," he murmurs softly. There's a gentle look of apprehension on his stubbly face, his words spoken quietly. "There's more to it other than just losing my car and all."

Turning to Jesse, you tell him, "You can talk to me about it, if you want to." Not that you’ll pressure him or anything, but the least you can do is offer.

Taking a shaky breath, Jesse hesitates further. He runs his hand over the bed sheets until they're considerably ruffled up. "I got kicked out of my house today. My parents, they, uh --- they kicked me out.Again." He's sure to add extra emphasis to the latter word.

"Oh, shit." Your eyes widen. "Why?"

"Well, apparently, I'm just a disappointment to my parents, or whatever." His voice cracks as he speaks, "They didn't want me livin' in my aunt's house anymore, I guess. Even thoughIwas the one who took care of her every day. Ionce againtotally failed to meet their expectations and be the…perfect, favorite son."

"Jesus, dude. I'm sorry," you tell him, your words empathetic. As it is, you can hear the pain in his words; you know this can't be easy for him. "You and your aunt were so close. I know losing her was so hard for you. You kind of earned that house, didn't you?"

Jesse covers his face with his hands, dragging them along his tired features. "She wanted me to have it. She told me it herself. That house was like the last thing I had of her." Moving his hands away, you see that his eyes are filled with tears. "And it was, like, myhouse.Like, now I don't got anywhere to live."

You reach over to place a hand on Jesse's shoulder. "Hey, you've got me. However long it takes to get back on your feet, you can stay here."

For a moment, you meet Jesse's gaze, his blue eyes reddened and filled with tears. "Why are you being so nice to me?"

Your fingers idly run over his shoulder in a slow and (hopefully) comforting manner. It takes you some time to answer, but you do so in a genuine and caring way. "I care about you, Jesse. Plus, I'm just happy to have you here."

Jesse appears to be holding back a sob. He nods, taking a deep breath and croaking out, "I care about you, too. You're a really good friend."

You pull him into a hug and, when given such comfort, Jesse begins to cry in your arms. Holding onto you, he hides his face in the crook of your neck. You rub his back, murmuring kind and gentle words and for a while, the two of you stay like this.

Eventually, Jesse settles down. It would seem that both the prior exhaustion and his tears have made him rather sleepy. He falls asleep in your arms, and you hold onto him through the night as you, too, fall asleep.

You wake up in the morning to find the bed empty, though the house is filled with the enticing and delicious smell of breakfast food. As you begin to get out of bed, Jesse returns with a plate of food for you in his hands.

"Yo, I made you some breakfast," he greets you with a lopsided smile.

You grin. There's no doubt that Jesse is a good friend as well.

No one

小粉最近的新图,绝命毒师大电影实在太好看了,2019年我还能吃到粮,官方爸爸太给力了

小粉最近的新图,绝命毒师大电影实在太好看了,2019年我还能吃到粮,官方爸爸太给力了

Qloulia

时机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天下这么多人间值得
我非得今年夏天开始看绝命毒师
看完一个月不到就等来了大电影
故事里的每一条线都得到了结局
当然有情怀分在,但总水准不减
❗👇❗大量剧透❗👇❗
正派角色智商都在线
小粉跟Skinny和Badger的交情
Skinny的换车记和一句“偶像”
这个大电影花了大量笔墨讲述了小粉被监禁的经历
我觉得给第五季最后一集中小粉徒手勒死Todd一个完美的解释,是这样毫无人性的折磨让一个一开始连开枪都难的人变成了杀人放火都不在话下的狠角色
这一遭下来的小粉伤痕累累
成了唯一一个能够live to tell的人
见到有些评论原先第五季的开放结局不好么为什么要补拍大电影,但我认为大电影依然是开放性...

时机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天下这么多人间值得
我非得今年夏天开始看绝命毒师
看完一个月不到就等来了大电影
故事里的每一条线都得到了结局
当然有情怀分在,但总水准不减
❗👇❗大量剧透❗👇❗
正派角色智商都在线
小粉跟Skinny和Badger的交情
Skinny的换车记和一句“偶像”
这个大电影花了大量笔墨讲述了小粉被监禁的经历
我觉得给第五季最后一集中小粉徒手勒死Todd一个完美的解释,是这样毫无人性的折磨让一个一开始连开枪都难的人变成了杀人放火都不在话下的狠角色
这一遭下来的小粉伤痕累累
成了唯一一个能够live to tell的人
见到有些评论原先第五季的开放结局不好么为什么要补拍大电影,但我认为大电影依然是开放性结局,妙的是这次小粉了却了身后的恩怨可以真正开始新生活

Qloulia

*Until you travel to that place you can't come back
Where the last painting's gone and
All that's left is black
Burning nights he's coming to me and
Some day they'll punish my deeds and
They'll find all the crimes
Looking up at those stars in the sky
Those white clouds have turned it black*

老白你够狠👌你厉害跟你混�...

*Until you travel to that place you can't come back
Where the last painting's gone and
All that's left is black
Burning nights he's coming to me and
Some day they'll punish my deeds and
They'll find all the crimes
Looking up at those stars in the sky
Those white clouds have turned it black*

老白你够狠👌你厉害跟你混👌👌
不要再被梦呓出卖就好👌👌👌

TNOTSS

绝命毒师真好看
小粉真可爱

感觉 波杰克/托德 和 沃尔特/杰西 可以互为代餐(?)
双倍粮食双倍快乐(不马男那对几乎没有粮)

几乎把ao3上的 w/j 短篇扫完了(x
有一篇超可爱!>> Captain Science
时间线是简遇到沃尔特之前。
简看见小粉在画画——一个光头男人、一个帽衫小孩和一辆飞行房车。
简觉得那个帽衫小孩是小粉的自我投射,询问这些角色的故事。
小粉解释,那个光头男人是科学队长,是个超酷的会用科学知识作战的超级英雄!那个帽衫小孩是个普通的小孩,是科学队长的小助手,他总是给科学队长制造麻烦……飞行房车是他们打击犯罪的交通工具,yo...

绝命毒师真好看
小粉真可爱

感觉 波杰克/托德 和 沃尔特/杰西 可以互为代餐(?)
双倍粮食双倍快乐(不马男那对几乎没有粮)

几乎把ao3上的 w/j 短篇扫完了(x
有一篇超可爱!>> Captain Science
时间线是简遇到沃尔特之前。
简看见小粉在画画——一个光头男人、一个帽衫小孩和一辆飞行房车。
简觉得那个帽衫小孩是小粉的自我投射,询问这些角色的故事。
小粉解释,那个光头男人是科学队长,是个超酷的会用科学知识作战的超级英雄!那个帽衫小孩是个普通的小孩,是科学队长的小助手,他总是给科学队长制造麻烦……飞行房车是他们打击犯罪的交通工具,yo!
简问角色们有什么背景,小粉化用了他和老白的故事讲述。
简听完发表感想,分析一通,表示挺好的,gay里gay气的应该还挺有市场。
直男小粉惊恐疑惑哪里gay了!
第二天,老白来找小粉,疯狂拍门,简被吵出来,看见老白那一刻她就明白了科学队长的原型是谁。

Rae

BCS第四季要完结了我心碎

(图大部分是粉粉(

BCS第四季要完结了我心碎

(图大部分是粉粉(

Rae

小粉性转有 律师粉邪教有
注意避雷

小粉性转有 律师粉邪教有
注意避雷

蜂蜜的∞字回旋
涂个小粉……他松松垮垮的穿衣风...

涂个小粉……他松松垮垮的穿衣风格是真的可爱!以及北极圈是冷得过于痛苦了……

涂个小粉……他松松垮垮的穿衣风格是真的可爱!以及北极圈是冷得过于痛苦了……

深海咸由
搞完作业,继续摸鱼

搞完作业,继续摸鱼

搞完作业,继续摸鱼

Crankle_夏奇。

[卡粉]It's Christmas


*名朋上的七夕糖。不要问我七夕为什么写圣诞节。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私设注意。

这是我度过的第120个圣诞节,他度过的第29个圣诞节,我们一起度过的第1个圣诞节。

——嘿,别把关注点放在年龄差上!吸血鬼不需要在意这种事!

说真的,我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庆祝过圣诞节了——我是指真正的庆祝,有一颗圣诞树,搞得亮闪闪的,下面放上一堆礼物,再吃顿大餐,而不是在酒吧里喝个通宵之类的。

上一次感受那样其乐融融的氛围得是半个世纪前,我还有个家的时候。妻子把火鸡端上桌,七岁的儿子在拆他的礼物。很美好的记忆。

但是之后,在我重新孤...


*名朋上的七夕糖。不要问我七夕为什么写圣诞节。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私设注意。



这是我度过的第120个圣诞节,他度过的第29个圣诞节,我们一起度过的第1个圣诞节。

——嘿,别把关注点放在年龄差上!吸血鬼不需要在意这种事!

说真的,我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庆祝过圣诞节了——我是指真正的庆祝,有一颗圣诞树,搞得亮闪闪的,下面放上一堆礼物,再吃顿大餐,而不是在酒吧里喝个通宵之类的。

上一次感受那样其乐融融的氛围得是半个世纪前,我还有个家的时候。妻子把火鸡端上桌,七岁的儿子在拆他的礼物。很美好的记忆。

但是之后,在我重新孤苦伶仃到处逃命之后,我实在想不出我还有什么可以在圣诞节庆祝的。庆祝耶稣降生?得了吧。这家伙要是真的存在我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给他一拳然后问问他为什么要把我变成个吸血鬼。

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平安夜的钟声敲响时他在圣诞树边上踮起脚亲吻我。

昨天他醒得很早,看起来雀跃得要死。他翻出我们早就购置好的一堆东西——Christmas stuff,缠在圣诞树上的廉价彩灯,一盒乱七八糟的球,还有大概有我脑袋这么大的会闪光的星星。圣诞树早就摆在那里,光秃秃的,他坚持要到这一天再装饰。然后是一箱洋葱圈。没错,我确信有一箱那么多。我实在不太明白他为什么对洋葱圈这样情有独钟,在我看来全天下的膨化食品都是一个样。可是——天哪,或许是因为它是个圈,可以套在手指上然后送进嘴里,我觉得他每次吃这玩意都他妈的是在诱惑我。

有些跑题了——总之,他一大早就装饰好了那棵圣诞树,吵吵嚷嚷地要开着他的小破车带我出去转悠。我慢腾腾地穿好外套把自己整个裹起来,抓两片桌上的吐司打算递给他一片,他得意地朝我晃了晃手里的一袋洋葱圈。

雪下得很大,一点不像是在德州。我坐在后座中间朝前探,脑袋搁在他座椅背上。

他像是在漫无目的地乱开,在这个小得要死的镇上穿来穿去,基本开过了每一条能开的路。而他看起来很开心。

他开得很慢,总是转过头看着窗外。我看着他,想搞清楚他在看些什么。

路边的房子一座挨着一座,积了雪的院子被彩灯装饰得五光十色。有孩子在街上尖叫着追逐,大人站在院子里面气恼地喊他们的名字。

他看了好久才转回头。

“Cass,这世界真好。”

我有点儿发愣。

好像有谁说过你是什么样你看世界就是什么样之类的话;那么Jesse是美好得不像话的珍宝,而我就是堆散发恶臭的垃圾。

离我们在一起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我有时仍觉得难以置信——我凭什么可以拥有他?

他习惯叫我的名字,Cassidy或者Cass。偶尔他也会叫我Pronsias(基本上是在床上的时候)。而我更习惯用各种甜到发腻的称呼变着法叫他。我得承认,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Jesse这名字总要叫我想起我那位牧师朋友,而这种感觉实在太怪异了。

现在这个点,敬爱的牧师先生大概正和他的郁金香小姐一边吵架一边卿卿我我。我不觉得他们会准备一顿圣诞大餐,但一定会滚一晚上的床单。

——和我们的安排也差不多不是吗?

他把洋葱圈摊了一桌子,我放上啤酒和威士忌。电视里放着全国人民欢庆圣诞的盛况,他看得兴高采烈。

他送我的礼物是一把大得夸张的黑伞,我送他的是一对戒指。他几乎要惊叫出声,猛地扑到我身上,像只黏人的树袋熊。

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时我们正对着圣诞树顶上的星星评头论足。他忽然转过身踮起脚亲吻我,温柔又绵长。

他很快乐地笑着,蓝眼睛一眨一眨。

Damn it. 我发誓。我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来自天堂的光。

“Merry Christmas.”他说。

Crankle_夏奇。

[卡粉]关于伤痕.

*一个摸鱼。ooc预警。私设预警。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Ba)

Jesse身上有着数量与他年龄似乎并不相符的伤痕。

他没到三十岁,再加上天生的娃娃脸和孩子气,看起来就像个还没完全走出青春期的大男孩儿。

Cassidy确信自己从小就是个典型的问题少年,尤其是在成为吸血鬼之后。他从都柏林闹事闹到伦敦,再到法国,再到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但他仍然觉得就算自己没有吸血鬼专属的自愈力,他所有受伤后的疤痕都不会瞬间消失,在Jesse这个年纪,他也不会留下这么多伤。

毕竟,那种见过大风大浪拿伤痕当勋章的,都是些皱纹里刻着沧桑不苟言笑的准备迈入老年的中年...

*一个摸鱼。ooc预警。私设预警。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Ba)



Jesse身上有着数量与他年龄似乎并不相符的伤痕。

他没到三十岁,再加上天生的娃娃脸和孩子气,看起来就像个还没完全走出青春期的大男孩儿。

Cassidy确信自己从小就是个典型的问题少年,尤其是在成为吸血鬼之后。他从都柏林闹事闹到伦敦,再到法国,再到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但他仍然觉得就算自己没有吸血鬼专属的自愈力,他所有受伤后的疤痕都不会瞬间消失,在Jesse这个年纪,他也不会留下这么多伤。

毕竟,那种见过大风大浪拿伤痕当勋章的,都是些皱纹里刻着沧桑不苟言笑的准备迈入老年的中年人。

一个男孩儿不该是这样。

Cassidy是在第一次和他上床的时候发现这一点的。

他几乎是惊愕地看着Jesse过分宽大的衣服底下露出的各种淤青、血痕和瘢痂。它们中有的似乎已经有数年历史,却因为过于严重或是未被认真处置而始终没有消退;有的大约数月,正在恢复但仍显得触目惊心;有的看起来还很新,并且完全没有得到过任何处理的迹象——他怀疑Jesse甚至都不会有意识地擦去血迹,仿佛一用力又会轻易撕裂。

Cassidy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自己当然很习惯受伤,却极少这样看到别人的伤痕。他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担心稍不注意就弄疼了身下的人。

而Jesse却好像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热切地迎合他,像是并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

——又或者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个猜测让Cassidy一瞬间感到强烈的悲伤。

那时他没说什么。他在后来某一次和Jesse一块儿抽烟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提起这个。

Jesse完全没有想到似的愣了一下,偏过头语气局促,又因为得到关心而几乎像是被点亮了一般。

“那些……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yo,别在意它们……”

Cassidy盯着他看,许久后叹息一声。

“还有谁看见过这些?”

“什么……”Jesse转过头看他马上又转回去,显得更加局促,“Mr. White见过……在床上……你知道的。不过我想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

Cassidy皱了皱眉头吸一口手中的烟:“他根本不在意这个,是吗?”

Jesse把烟扔在一旁狠狠踩灭,忿忿地开口。

“当然——那个老混蛋。这些只会让他更兴奋——该死的,我得说这里面有不少就是这么拜他所赐。”

Jesse转身走回屋里,Cassidy还是看着他,他感觉Jesse的耳根红透了。

Cassidy并没有去细想那些伤痕的来历。他知道Jesse曾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其中也许就包括了很多次的打斗,而他又太孱弱。

况且在他们相恋之后,这些伤痕都逐渐愈合变淡,也不再有新的伤痕出现。

直到很久以后,当Cassidy自己也处于Jesse曾说起过的被囚困的绝望境地时*,他才忽然地意识到,一些小打小闹留不下那样的伤痕。

——那是长久以来承受未加反抗的折磨和凌虐留下的痕迹,部分来自别人,其余来自他自己。

他感受着自己身上狰狞的伤口慢慢复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悲伤。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
*1:漫画剧情。
*2:私设。PreacherS1结尾Cassidy离开而Jesse留在安维尔。大爆炸无人幸存。

Crankle_夏奇。

[卡粉]一封信。


*名朋上的求婚信。没看过漫画所以通篇私设歉。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冲单人来的也别走基本上前半是卡后半是粉。都看一看说不定你就入教了呢。

——————

Hey Love,

我在教堂的阁楼里给你写这封信,风挺大,老是想把信纸吹跑。Padre早就说让我把窗户修一修,可是我懒;你看——现在坏处就凸显出来了。

我知道手写信这事挺可笑的,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再说,我这几十年都没写过多少字,突然一动笔,写得确实是惨不忍睹。

但是我还是这么干了。Shite。也许我骨子里还是个十九世纪的家伙吧。

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你现在大的时候...


*名朋上的求婚信。没看过漫画所以通篇私设歉。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冲单人来的也别走基本上前半是卡后半是粉。都看一看说不定你就入教了呢。

——————



Hey Love,



我在教堂的阁楼里给你写这封信,风挺大,老是想把信纸吹跑。Padre早就说让我把窗户修一修,可是我懒;你看——现在坏处就凸显出来了。

我知道手写信这事挺可笑的,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再说,我这几十年都没写过多少字,突然一动笔,写得确实是惨不忍睹。

但是我还是这么干了。Shite。也许我骨子里还是个十九世纪的家伙吧。

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你现在大的时候(对天发誓,我可没有要炫耀年龄的意思),像每一个年轻人一样,我想看看世界真正的样子,于是我离开都柏林去了伦敦。在那儿我刚好赶上一战爆发,所以又一腔热血地跑去欧洲大陆参战。

那段时间挺过瘾的,我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反正他们打不死一个吸血鬼。我认识了一些不错的人,不过他们一个接一个都死在那儿了。

后来我们赢了,不过事情对我变得麻烦了起来。我那时候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杀了我——又或者是想把我抓走关起来之类的?我不清楚——我是说,拜托,到底为什么人们都觉得吸血鬼就会时不时无聊杀个人消遣?血的味道一点也不好。相信我。不是万不得已我宁肯喝酒。

很久之后我完全地懂得了。人类总是本能地憎恶异类并恐惧未知,那是他们骨子里的懦弱和自卑在作祟。

总之,我不得不到处逃亡。虽然路上仓促时不时得准备跑路,但我还是心态乐观地把这当作一次环欧洲旅行。现在回忆起来,大概就是令人赞叹的景色,和不断上演的结识-告别的戏码。

后来我终于在法国的一个小城市安顿下来,确信那群人找不到我。法国人都是一群不屑于学英语的自大狂,而我不会法语,也不打算学——我又懒又没有语言天赋,到现在说英语还是一股爱尔兰味儿——我在那儿百无聊赖。

直到我遇见了一个会说英语的女孩儿,我爱上了她。我们恋爱,结婚,有了孩子,又为了躲避战乱漂洋过海来到美国。

我当然知道我不可能对一个一起生活的人瞒一辈子,但我总想着能晚一点是一点。我并不承认那是因为我潜意识地相信,真相暴露的一刻就是我幸福安宁的生活结束的一刻。

很不幸,我的潜意识没有错。

那天她歇斯底里,看着我像是看着几辈子的仇人,憎恨又恐惧。她紧紧搂着我们还不太懂事的孩子,拿起身边的刀大喊着让我离开——或许是觉得这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她想了想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天哪。我受伤之后能够自愈,并不代表我就感觉不到痛。是不是从来没有人意识到过这一点?

于是我走了。搭上一辆火车漫无目的地离开。飞快赶来的那群吸血鬼猎人之类的家伙在火车上就找到了我,我好不容易打赢他们,跳车逃走了。

我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混蛋。

后来的日子同样是逃亡,从一个州到另一个州,有段时间还跑去加拿大。我比过去学聪明了很多,低调行事,他们往往要几年才能找到我,最长的时候我甚至过了十多年的安稳日子。但我知道他们总是能找到我——他们的手段可比以前高明多了,时代在进步!

可是这与在欧洲的那些年完全不同了。无聊。一切都很无聊。我不知道是因为按照人类的年龄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还是怎样,活着对我来说真他妈无聊——尤其是在你到了加利福尼亚却不能去沙滩上晒个太阳的情况下。

我开始混日子。酒吧、赌场、妓院,随便什么能让我觉得不那么无聊的地方。酒精、枪支、毒品、性爱……随便什么。

Who the fucking cares?

我记得在我刚来到这个国度的时候,人们高喊着正义与自由,大街上挂满星条旗,领导者发表激励人心的演说,青年们怀揣热血和理想。

我觉得这世界酷毙了。

后来我明白这都他妈是假象。

我看着圣者承受万众唾弃,恶魔得以登上神坛;真理被肆意践踏,谎言则口口相传;和平沦为政治的筹码,暴力变成酣畅的狂欢。

我喝得迷迷糊糊,躺在街边上望天空,感觉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化粪池里缓慢下沉。

有一天我在酒吧里碰到一个人,我们聊得很投机,喝了一晚上。我说活着真无聊,他问那为什么不去死。我说我估计我死了就得下地狱,他说那大概也比活着有意思。他搭上我的肩膀说我们最后爽一把,然后就一块去死。

我不知道自己死不死得了。我想试一把。如果上帝真他妈的存在的话,他大概会放我这个人间的渣滓进地狱。
然后是剂量远超致死的海洛因。

我睁着眼睛,感受那玩意在我血管里奔腾,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我过了不知道多久醒过来,看见他死了,我屁事没有。

后来我就想开了。一切都很糟糕,好人谁爱当谁当,我做个混蛋就好。

也不是说我多喜欢这样——说真的,我挺瞧不起这个。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实在不觉得我有义务给世界做什么贡献,我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这他妈爽极了。

抛开道德观念自私自利的生活愉快得多,就好像我就是宇宙的中心。

但我总还是得向每一个准备走进我生活的人事先声明这一点。我不想误伤愿意接受我的人,也不想让他们对我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最终失望透顶。

——这估计就是我一股脑写了这么多废话的原因吧。我知道你的过去,而你也该知道我的。



不久之前我又被他们找到,跳下飞机逃到了安维尔,在这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荒僻小镇开始我上教堂蹭吃蹭喝蹭住的新生活。

然后你出现了。安维尔的新镇民,不知道来自哪里,不愿意和别人接触,低着头说话,眼神躲闪怯懦。

一些人恶毒地谈论你,把不知真假的零碎讯息拼拼凑凑,得出结论你有多么十恶不赦。

我在心里嘘他们。哪有人十恶不赦得过我。

在酒吧那次我顺手帮了你一把。你第一次抬起头看我。

那一秒钟我想去他妈的,让那些有的没的都见鬼吧。

我看见的是一双经历了无数苦难并被恐惧折磨的孩子的眼睛。一片湖蓝色澄澈透明。

你轻声急促地说了句谢谢,马上又转过头仿佛要藏起自己。

我感觉头脑发热。我感觉我想要你。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很不像我的风格。

你有时来教堂做礼拜。你问Padre是不是所有的罪都能被上帝宽恕,Padre说是的,只要你真心悔过。你没接话,看着窗外的仙人掌出神。而我看着你。

那天晚上我把你落在教堂的东西送去你家。你没说什么,在我走的时候站在门口和我告别。我走出很多步,不知道为什么又转回头。你还站在那里,几乎要哭出来似的死死咬着下唇,在看到我回头的一刻惊慌又孤注一掷地开口。

你说别走。

你向我讲了你的故事,关于仇恨、死亡、暴力和锁链的一切。你蜷缩着颤抖啜泣。我把你拥进怀里,你哭着胡乱亲吻我。我说我是个比谁都该下地狱的混蛋老吸血鬼,你说你他妈的不在乎。

我们上床了。你温顺而热切得像是想把自己整个交付于我。你在我怀里像只小动物一样安静地睡着,而我亲吻你的眼睛,看着你身上数不清的新旧伤痕沉默。

那之后事情开始变好了。我开始看见你笑。你说这片天真漂亮这朵云真好看,甚至边上路过一只瓢虫你也说看到它真开心,明明自己就时不时受欺负还要去保护尤金不受欺负。

我几近不解地看你,难以相信世上真会有人在经历了这样噩梦般的苦难之后,给予世界的爱与温柔依旧一尘不染。

你笑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蓝眼睛一闪一闪。

生平第一次地,我想要洗净我身上所有来自过往的敌意和颓靡,我想要重新拥抱这个世界,也拥抱你。

我想要握着你的手,成为唯一深爱你的人,陪你度过此生,共同救赎我们的罪;然后我再重新踏上我无尽的旅程。

——就像Padre和Tulip常说的那样,“'till the end of the world”。

但说出这些话让我忐忑不安得简直像个初次恋爱的高中生。

对天发誓——我绝没有要你非答应不可的意思。因为——天哪,我自己也不相信一个像我这样的混蛋能够有幸得到你。如果你并不把这看作爱情,或是你更愿意把爱情给与另一人,这都没有关系。

我仍然会是爱你的人。



大概就是这样了。写了很久的信,夜很深了,我得睡了。

Pronsias Cassidy.

Crankle_夏奇。

在q上拉了几个同担入教之后试图再来这里卖波安利。
旁友,吃卡粉嘛。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
(这儿粉吹滤镜。Preacher没看过漫画致歉。)

想象一下BrBa故事线结束之后的粉逃到安维尔,遇到了Cassidy。
Cass不会计较Jesse的过去。作为一只一百多岁的吸血鬼,Cass表面没心没肺实则看问题比谁都清楚。他最能透过Jesse在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抗拒疏远并且也许富有攻击性的表象,发现其下的痛苦和恐惧,也最能透过Jesse不断躲闪的眼睛,看到他孩子般清澈一尘不染的心。他能明白他,明白他承受过的伤害。Cass经历过的比谁都多,而他...

在q上拉了几个同担入教之后试图再来这里卖波安利。
旁友,吃卡粉嘛。
Cassidy(Preacher)xJesse Pinkman(Breaking Bad)
(这儿粉吹滤镜。Preacher没看过漫画致歉。)



想象一下BrBa故事线结束之后的粉逃到安维尔,遇到了Cassidy。
Cass不会计较Jesse的过去。作为一只一百多岁的吸血鬼,Cass表面没心没肺实则看问题比谁都清楚。他最能透过Jesse在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抗拒疏远并且也许富有攻击性的表象,发现其下的痛苦和恐惧,也最能透过Jesse不断躲闪的眼睛,看到他孩子般清澈一尘不染的心。他能明白他,明白他承受过的伤害。Cass经历过的比谁都多,而他的内心比谁都强大;他可以给Jesse以温暖和指引,带他走出那些阴影重新开始,他可以保护他。被在乎与安全感,这是Jesse一直以来最缺少也最需要的。他几乎所有的过往都被谎言、利用、鄙夷和抛弃占据,而这样一个他不曾有过的纯粹的港湾,会拯救他。
而Jesse也绝对不会因为Cass是吸血鬼而对他有什么偏见,他会很容易地相信并接受这件事,说“cool”,然后小心维护他的秘密,担心着他因为阳光而受伤 ,在他受伤而未痊愈时在他身边陪着他。Jesse是个过于单纯的人,只要谁稍微地对他好,他就愿意对谁毫无保留。他会把自己完全地付予Cass,并为他不顾一切。

Cass说他“对这世界不抱任何希望”,他看起来放荡厌世,浑浑噩噩,但你知道他活得比任何人都清醒。他有他自己的泥沼,但他并非无法脱身。在把一切看得太清楚之后,他选择把自己投入其中;他明白自己的堕落,他只是不在乎。他从堕落之中获得快乐,以及漫长而无趣的生命中的消遣和刺激,何乐而不为?毕竟他不爱这个世界,他只爱他自己。
而Jesse则完全不同。不管经历多少黑暗,他始终对世界怀有无条件的爱与希望。然而长久以来的自卑、歉疚和自责使他抱有根深蒂固的自我厌弃,他的堕落既是对自己的逃避,也是对自己的惩罚和自我安慰的借口,又在之后让他的自我厌弃加重。这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成为一个漩涡;除非有人愿意伸出手拉他上来,否则只能困在其中越陷越深。
Cassidy可以成为把他从漩涡里拉出来的人,而Jesse会让Cass看到这世界更美好的一面。
他们可以彼此温暖,继续走这漫长的路。

其实想想他们的日常也很好吃啦x两个人都巨可爱又痞里痞气像两个没长大的男孩x各种幼稚恶作剧犯傻不靠谱什么的贼甜啊xxx而且两个人都是话唠小狗狗属性!
而且Cass会吸什么猫猫狗狗的血(真•吸猫吸狗)来自愈...而Jesse肯定要提出异议...于是...umum。

啊一脑子卡粉。脑洞收不住...。
想写文又怕坑。偶尔摸摸鱼好了。
妄图一个人撑起卡粉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