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t

34893浏览    1267参与
荒墟
群里面玩盲狙高考题的活动……本...

群里面玩盲狙高考题的活动……本菜鸡高高兴兴跟着大佬一起摸鱼(啥)摸出来这么个很粗略的脑洞

随便看看吧(反正我也只是随便写写/滑稽)

用的是浙江卷的坐标,不合题意,强行附会XD

中东和香港海岸线长度是我自己估计的大概数据……(翻了好久地理书地形图经纬图气候图植被图的我笑笑不说话)

群里面玩盲狙高考题的活动……本菜鸡高高兴兴跟着大佬一起摸鱼(啥)摸出来这么个很粗略的脑洞

随便看看吧(反正我也只是随便写写/滑稽)

用的是浙江卷的坐标,不合题意,强行附会XD

中东和香港海岸线长度是我自己估计的大概数据……(翻了好久地理书地形图经纬图气候图植被图的我笑笑不说话)

荒墟

有一點生草的東電體哈哈哈

辣雞文案歸我,圖片良心巨作歸@. 道白 . 太太!

超級感謝太太願意讓我白嫖嗚嗚嗚嗚

/一把抱住太太大腿並蹭了蹭


——————

咦原来图片不可以二次编辑呀

太太说天养生的东电体貌似漏了句话……甚惊之!

补个完整版:

家里墨镜或成最大花销

道上猜测其终年戴着墨镜是为了遮挡

过于无杀伤力的娃娃脸


有一點生草的東電體哈哈哈

辣雞文案歸我,圖片良心巨作歸@. 道白 . 太太!

超級感謝太太願意讓我白嫖嗚嗚嗚嗚

/一把抱住太太大腿並蹭了蹭


——————

咦原来图片不可以二次编辑呀

太太说天养生的东电体貌似漏了句话……甚惊之!

补个完整版:

家里墨镜或成最大花销

道上猜测其终年戴着墨镜是为了遮挡

过于无杀伤力的娃娃脸






万水千山的w

姿势参考)

zuzu不小心被画软萌了……

姿势参考)

zuzu不小心被画软萌了……

老婆让我去买染发剂

群里的点图以及听列表口嗨时的配图

禾布    布jet短漫   京钢狼  花裙子天哥(……)

发啥啥被屏 我爪巴还不行吗

群里的点图以及听列表口嗨时的配图

禾布    布jet短漫   京钢狼  花裙子天哥(……)

发啥啥被屏 我爪巴还不行吗

留听霜生

【杂说人物3】阿jet——杀戮艺术家与他的极端惊艳演出

阿jet是实干派的代表,也是将杀戮的美学发展到极致的艺术家。在他的演出中,言语成了最苍白的表述方式,所有的情绪与意图都凝练成了“切割捅刺划”,短促,有力,不由分说。《杀破狼1》中的阿jet,虽然出场时间就如流星划过一样短暂,但其亮眼程度也恰如流星一般闪耀。


在著名的“片鸭”场景里,警察阿乐所在的室内球场本有一群人在玩耍,而当踢球的人散去,球场大门突然被锁住时,危险的气息便开始蔓延。与此同时,小疯子jet的极端惊艳演出也拉开了帷幕。他不疾不徐地走上舞台,对于阿乐的喝止也充耳不闻,一边耍着小刀一边靠近自己的这位演出搭档。随后便突然加速,飞刀命中阿乐的同时人也已到了他面前。接着劈头盖脸一顿劈挂...

阿jet是实干派的代表,也是将杀戮的美学发展到极致的艺术家。在他的演出中,言语成了最苍白的表述方式,所有的情绪与意图都凝练成了“切割捅刺划”,短促,有力,不由分说。《杀破狼1》中的阿jet,虽然出场时间就如流星划过一样短暂,但其亮眼程度也恰如流星一般闪耀。


在著名的“片鸭”场景里,警察阿乐所在的室内球场本有一群人在玩耍,而当踢球的人散去,球场大门突然被锁住时,危险的气息便开始蔓延。与此同时,小疯子jet的极端惊艳演出也拉开了帷幕。他不疾不徐地走上舞台,对于阿乐的喝止也充耳不闻,一边耍着小刀一边靠近自己的这位演出搭档。随后便突然加速,飞刀命中阿乐的同时人也已到了他面前。接着劈头盖脸一顿劈挂掌,对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已被按在墙上狂划了十几刀,直到最后被一刀割喉。这场表演的设计一气呵成,始终都在以jet为主导的节奏里,没有给观众丝毫喘息的机会,那种咄咄逼人的恐惧感便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缘由。 


对于jet来说,使人在富有杀戮美学的痛苦中死去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当阿乐被他按在墙上时,他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轻轻巧巧地戴到阿乐的脸上,像是一个告别的仪式又或只是在享受虐杀过程中兴之所至的随意之举。不同于其他想象力匮乏的杀手,jet用凌迟一般的手段将氛围推向了高潮。或许是演出太过顺利,临近谢幕时马军的一发枪击打断了jet的终场动作,使得他不得不挟持着阿乐暂时躲到柱子的后面。但随即他便拖着阿乐作为掩护行至暗处,还特意亮出白晃晃的刀锋叫马军看得清楚,接着猛然割喉,给这场临近结束却陡生意外的演出画上了一个更加精彩的句号。


jet的出场总能让电影的节奏与气氛在瞬间变得紧张起来,除了杀死阿乐,杀死阿琛和阿华也一样。阿华刚刚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而阿琛也刚拿到女儿送的礼物目送她离开。亲情的温馨与离别的伤感相互交织时,突如其来的jet在瞬间便打破了这种情绪,使人完全不受控地感到呼吸一窒,看着那喷涌而出的鲜血,一股凉意也从心底嚣张而生。


即使我是天养生的忠实拥趸、曾为骆天虹血溅人面的场景感到迷醉,也不得不承认在纯粹的杀戮方面,jet的造诣无与伦比。这并非由于实力上的差距,而更多的与表现形式有关。天虹第一次大开杀戒是去找比利仔,剑鞘一拔冲进人群见手就砍。但他只是砍手,干净利落。如果用游戏来说,天虹是群攻,jet就是单体爆发。对于观众来讲,jet那种杀意累积在一个点上爆发出来时的震撼相比天虹散发到四周的方式要强烈得多。而天哥则是用枪和炸弹较多,近战拳脚虽然非常强势但奈何剧本限制,拳拳到肉可三小强就是不掉血。这三个人里,相比天哥,jet那种单方面碾压的压制更加过瘾;相比天虹,jet又更加的冷血,他片警察的手段完全可以算是虐杀,本可直接一刀解决却偏要凌虐。


《杀破狼1》中有着一条“全员父亲节”的线索,因此我们看到电影中各位警察与他们的父亲或女儿的关联故事。但父子关系并不仅在正派角色上体现,在反派身上同样存在——jet将王宝视为自己的父亲,他使用的那把短刀也是王宝所赠。在父亲节到来之际,jet用自己的方式为王宝送上礼物,而这也使得残酷冷血的小疯子多了一丝人情味,不再只是形象单薄的杀手。可惜这一设定在正片放映时并未呈现,多少算是一个遗憾。



老婆让我去买染发剂

ooc摸鱼的快乐止于秒屏(捂脸)饶了我一个只会萌混过关的底层画手吧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所以随便打了些码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1551

总之女装ooc注意避雷!!"(ºДº*)

ooc摸鱼的快乐止于秒屏(捂脸)饶了我一个只会萌混过关的底层画手吧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所以随便打了些码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1551

总之女装ooc注意避雷!!"(ºДº*)

老婆让我去买染发剂
一个阴间条漫(ºД&...

一个阴间条漫"(ºДº*)


欢迎提问箱点梗!京相关的都可以!ヽ(゚∀゚)ノ


一个阴间条漫"(ºДº*)


欢迎提问箱点梗!京相关的都可以!ヽ(゚∀゚)ノ


老婆让我去买染发剂

虽然但是 和超暖的小天使比起来另外两个不良仔才更像生活残废需要被照顾的样子哈哈哈


欢迎提问箱点梗啊!!!京相关的都可以!!(只要不嫌弃俺的画风XD)只要有空都会画的!!

虽然但是 和超暖的小天使比起来另外两个不良仔才更像生活残废需要被照顾的样子哈哈哈


欢迎提问箱点梗啊!!!京相关的都可以!!(只要不嫌弃俺的画风XD)只要有空都会画的!!

荒墟
為什麼我的腦洞小精靈一天到晚帶...

為什麼我的腦洞小精靈一天到晚帶給我的都是刀子(沉重)

為什麼我不能寫點小甜餅呢(落淚)

算起來jet虹、亨虹、義生還有布天都被我禍禍過了我咋這麼能呢(真情發問)


算是開學前最後的蹦跶!我再寫東西我就是狗想想您的開學考試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的腦洞小精靈一天到晚帶給我的都是刀子(沉重)

為什麼我不能寫點小甜餅呢(落淚)

算起來jet虹、亨虹、義生還有布天都被我禍禍過了我咋這麼能呢(真情發問)


算是開學前最後的蹦跶!我再寫東西我就是狗想想您的開學考試啊啊啊啊!

荒墟

寫的時候思維跳躍以至於時間線亂七八糟

開不起兒童車的廢柴委屈地咕出聲來

粵語對白翻譯在第三張圖_(¦3」∠)_

三觀可能有點不正請不要罵我嚶嚶……嚶誒算了嚶不出來

就這樣~食用愉快!

寫的時候思維跳躍以至於時間線亂七八糟

開不起兒童車的廢柴委屈地咕出聲來

粵語對白翻譯在第三張圖_(¦3」∠)_

三觀可能有點不正請不要罵我嚶嚶……嚶誒算了嚶不出來

就這樣~食用愉快!

不成梦

旧图,都没画完

少年时的他们

旧图,都没画完

少年时的他们

可乐要插吸管

黑恶势力闪亮登场(=`ω´=)!

——(・_・)?


黑恶势力闪亮登场(=`ω´=)!

——(・_・)?





爱斯基摩籍写手

是同好群破十人的贺文啦

人物架空的嗷(虽然是吴师傅×你)

ooc我的

@自闭_老吴 @趴在南极的糖糕 @全世界@朕不乖 

还有其他的成员,谢谢加入大本营

即使是正式开学,坐在窗边的你也难以把注意力集中在讲课讲得眉飞色舞老师身上,趁老师不注意,你悄悄剥了颗口香糖,不动声色的咀嚼着,一个人享受这份略带刺激的薄荷味。

听到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你默默把视线转移到窗外,好巧不巧,脚步声的主人这时候恰好和你对视

好漂亮的眼睛,你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眼睛,瞳孔里像是藏了一整朵星云

你惊慌失措,他微微一笑,好像把阳光带到了走廊上,于是你也礼貌的冲他笑一笑,...

是同好群破十人的贺文啦

人物架空的嗷(虽然是吴师傅×你)

ooc我的

@自闭_老吴 @趴在南极的糖糕 @全世界@朕不乖 

还有其他的成员,谢谢加入大本营

即使是正式开学,坐在窗边的你也难以把注意力集中在讲课讲得眉飞色舞老师身上,趁老师不注意,你悄悄剥了颗口香糖,不动声色的咀嚼着,一个人享受这份略带刺激的薄荷味。

听到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你默默把视线转移到窗外,好巧不巧,脚步声的主人这时候恰好和你对视

好漂亮的眼睛,你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眼睛,瞳孔里像是藏了一整朵星云

你惊慌失措,他微微一笑,好像把阳光带到了走廊上,于是你也礼貌的冲他笑一笑,像是回礼

可惜你的老师实在不解风情,他煞破风景的点了你的名,当着全班的面,问你笑些什么

你尴尬的站起来,张嘴试图回答,口香糖却不合时宜的从嘴里跑来出来,沾在作业本上。

尴尬的景象立刻招来全班的哄闹

从那以后,这双眼睛就深深地扎在你的心底,偶尔像天空中飘过的轮廓清晰的云一样让你充满美好的想象。

之后你再也没见过那个同学,他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在这学校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放弃了在这个学校和他偶遇的想法,他这么特别,一定很优秀吧,这样想着,你开始专心学习,期待有一天能够和他在未来相见

哪怕是茫茫人海中的惊鸿一瞥,你也要再见一次那双眼晴。

你很用功,上天也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努力的人,你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渐渐,你把那双眼睛藏在了心底,那是你努力的目标,前进的动力

就在你渐渐回忆不起那双眼睛的细节时,他又出现了,又是同样的下午,他出现在教室旁边的走廊里。

你也是同样的惊慌失措,同样的尴尬一笑,然后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师,索性的是没有人注意到你

他看向你时,眼里多了一丝惊讶,他没有忘记你,显然他也对巧妙重逢感到惊喜

于是他在教室外等你下课,和你闲谈,你有些紧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好像害怕迷失在茫茫的星海中

他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神态向你表达了再见到你的激动,你也激动,但你有些害羞

在他的介绍里,你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因为他走错了楼层,那时他是另一所学校来的交流生,要去三楼听课,却急急忙忙冲进了你所在的楼层

后来你们聊了很多,你知道他是体育生,知道他是北京来的,知道他喜欢武术,知道他想当演员所以考了表演系

分别的时候你问他的名字,他浅浅一笑,告诉你他叫阿京

生活在2020 年的你听到这个富有九十年代浪漫的名字时分了神,脑海里尽是武侠小说里白衣飘飘的侠客形象,你点了点头,然后终于鼓足勇气,向他要了联系方式。

交了朋友,他的一切光芒似乎就收敛了起来,有时你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除了长得像个高中生,几乎和你没有区别

但他做事认真,从不拖沓,早起的那几天,你看见过他在操场上奔跑的身影,他为了强健的身体,每天都坚持锻炼。

他的性格打动了你,你也决定要积极生活,于是你也开始忙碌在图书馆里。

毕业的时候,他告诉你要去演戏,他接到一份工作,在横店

你的工作在杭州,离得有些远,你暗暗失落。

工作真的很忙,你没有时间继续享受生活,一转攻势扑向自己的业绩,偶尔闲暇之余,你向他打一个电话确认平安

他在电话那头总是说好,总说他很幸运,没有遇到难事

你总是叮嘱他不要随意相信别人,横店有些乱,不要浪费自己的才华。

几年后的某一天,你趁着假期,悄悄跑去他的剧组找他,但却被告知人在住院,有些急切,你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他因为要拍武戏受了伤,断了腿,现在不得不躺着

你站在病床前打量着他,一年不见,他那张娃娃脸上透出一点沧桑,你找到他的时候,他身边没有别人

你没有朋友来照顾你吗?你问他

他说没有必要麻烦别人,自己能克服

你看着他打着石膏的腿,想象不到他是怎么下床洗漱,怎么上床休息的

于是你感到心痛,但又不知道可以为他做些什么。你问他住在哪,你打算住在他的屋子里,方便照顾受伤的他

他却不好意思的告诉你,这个月很忙,还没来得及交房租,被房东赶出来了

又是一阵心痛,你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明明快三十岁了,还像个长不大孩子

他有苦处,但他不说,你打电话给他时他报平安,是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

你又看向他的眼睛,这么几年都没见,他的眼里仍然星辰未减

还好,他还是那个阿京

等他康复出院继续接戏,你的假期也几乎结束,分别的时候你再三嘱咐要照顾好自己,他笑着连连点头

是是是,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你目送他上了剧组的车,你站在路边,感到一丝欣慰。

回到岗位,你还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每周都特定时间打电话给他确认消息;他也没有仅仅停留在横店,之后去了很多地方,拍了很多戏

他的每一部片子你都看,无论是他出演的龙套角色,还是死象其惨的反派打手,你都看,都帮忙用自己的眼光分析,然后在电话里向他建议。

日子平平淡淡,他因为要演一个特种兵,特意去军区当了一年多的兵,你对他的这个决定并不惊讶,他从来都是这样,努力,追求卓越

后来他慢慢火了起来,开始参加一些热门的综艺,你在熟熟悉频道上看见他时惊讶之情溢于言表,然后第二天打电话向他庆祝,恭喜他的成功

他说他没有成功,他还有自己的理想

你很庆幸,你打消了对他堕落结局的恐惧,你应该信任他的,他绝对不会消沉在娱乐圈里,葬送未来。

后来有一天,他向你打电话询问怎样追求一个女孩,你尴尬的笑了,单身多年的你哪里来的经验,于是你凭感觉给他支招。

自从有了喜欢的姑娘,他就变得像个小孩,经常打电话问你这样做对不对,那样做好不好,即使你告诉他自己单身了很多年,你没有办法,甚至在知乎上发问求援。

渐渐的,他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正当你疑惑他是不是失恋的时候,他突然一个电话打来告诉你

他要结婚了

现在你就坐在他的婚礼的现场,回忆完往事,你重新把目光聚集到他身上来

他一身体面的西服,前段时间因为受伤,现在还拄着拐杖,他一直笑着,似乎要把所有的快乐都挂在脸上。

你看着他和新娘在司仪的指导下走向舞台中央,你听他说起感想,他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向新娘吐出三个字

我爱你

你看见他目光闪动的眼睛,眼里星辰依然未减半分。

爱斯基摩籍写手

快来一起吹京啊啊啊

占tag致歉

因为京圈实在太冷了,想通过各位的tag蹭蹭热度,要是有冒犯的地方是在抱歉!!(鞠躬)

唔,这里有一个吹京群,主要是写文看文聊天画画(这项可能没有)总的来说,只要你喜欢吴京,快来大本营一起吹啊啊啊啊(bushi

欢迎各位小伙伴加入!

最后向我占的tag道谢鞠躬!谢谢!

ps:现在群里的活动是接力,要是人多起来的话我们就开始
[图片]

占tag致歉

因为京圈实在太冷了,想通过各位的tag蹭蹭热度,要是有冒犯的地方是在抱歉!!(鞠躬)

唔,这里有一个吹京群,主要是写文看文聊天画画(这项可能没有)总的来说,只要你喜欢吴京,快来大本营一起吹啊啊啊啊(bushi

欢迎各位小伙伴加入!

最后向我占的tag道谢鞠躬!谢谢!

ps:现在群里的活动是接力,要是人多起来的话我们就开始

爱斯基摩籍写手

橘生淮南

橘生(五)

陈志杰再也没收拾过屋子,好像用成堆的杂物就可以填补房间里的空虚

黄毛是真的走了,过去的一年里,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同行口中那个被枪决的杀人犯貌似就是jet

不过他不关心,也不敢关心,他只整日麻痹自己,jet是失踪了,即使现实处处都在暗示黄毛的离去。

今天阳光很好,廉价公寓楼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变得高大而崭新。

陈志杰独自上了楼,打开门,却发现房间变得莫名其妙的整洁,恍惚中,陈志杰认定是jet回来了,他急冲冲跑到楼下问房东是不是黄毛回来了

“你呀,整天都是黄毛黄毛,也在女孩子身上上点心啊,房间是我打扫的,”房东笑呵呵的打趣,陈志杰却没了听下去的心情

生活似乎就是这样,明明变...

橘生(五)

陈志杰再也没收拾过屋子,好像用成堆的杂物就可以填补房间里的空虚

黄毛是真的走了,过去的一年里,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同行口中那个被枪决的杀人犯貌似就是jet

不过他不关心,也不敢关心,他只整日麻痹自己,jet是失踪了,即使现实处处都在暗示黄毛的离去。

今天阳光很好,廉价公寓楼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变得高大而崭新。

陈志杰独自上了楼,打开门,却发现房间变得莫名其妙的整洁,恍惚中,陈志杰认定是jet回来了,他急冲冲跑到楼下问房东是不是黄毛回来了

“你呀,整天都是黄毛黄毛,也在女孩子身上上点心啊,房间是我打扫的,”房东笑呵呵的打趣,陈志杰却没了听下去的心情

生活似乎就是这样,明明变了很多,却一点都没变

“房间是我打扫的,你又有室友啦嘛,人家指名道姓的说要住在你那里”

房东接着说

“是嘛,”陈志杰心不在焉的接过话“长什么样子啊”

“有点胖,不过好认得很,他有一头蓝毛”

房东说着,口中的蓝毛就走到了陈志杰身边

陈志杰回头,他笑了,似乎是要把有生以来的高兴全用在这个微笑上

今天天气真的不错,阳光像是晶莹剔透的黄水晶,好久不见这样的天气了

“吃橘子吗?”蓝毛问

陈志杰眼睛湿润,舔舔嘴唇然后又埋下头,好半天才回道

“香港的橘子酸死了”

“没办法,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栀”

蓝毛打趣道

“嗯,都是橘子嘛”

陈志杰抬起头来,泪花泛起

爱斯基摩籍写手

橘生淮南

橘生(四)

然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

jet不知去了哪里,陈志杰也没有把自己对jet的怀疑说出来,案子就在这两人无声的默契中断了。

可纸永远包不住火

局里新调上来的小警察就是像是猎犬,敏锐的嗅到了陈警官不为人知的秘密。

于是陈志杰像嫌疑人一样被关在审讯室里,日复一日的审问。

所有的问题从杀人凶手直直指向了陈志杰,他被大胆的怀疑是凶杀案的一员。

他没有杀人,可是他和帮凶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是刑警,他就得伸张正义

jet是凶手,就该被判处死刑

听说他们从公寓里翻出了jet作案的凶器,是一把刀

看来jet走的时候连刀都没带上

陈志杰心想。

刑侦队顺着jet一直摸到幕后真凶后,jet...

橘生(四)

然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

jet不知去了哪里,陈志杰也没有把自己对jet的怀疑说出来,案子就在这两人无声的默契中断了。

可纸永远包不住火

局里新调上来的小警察就是像是猎犬,敏锐的嗅到了陈警官不为人知的秘密。

于是陈志杰像嫌疑人一样被关在审讯室里,日复一日的审问。

所有的问题从杀人凶手直直指向了陈志杰,他被大胆的怀疑是凶杀案的一员。

他没有杀人,可是他和帮凶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是刑警,他就得伸张正义

jet是凶手,就该被判处死刑

听说他们从公寓里翻出了jet作案的凶器,是一把刀

看来jet走的时候连刀都没带上

陈志杰心想。

刑侦队顺着jet一直摸到幕后真凶后,jet就弃子一样被抛出来了

他被人从公寓对面的楼里押出来,整个路上他没有反抗;

到了审讯室,他唯一的要求也就是给他烟抽。

陈志杰记得jet从来不抽烟。

杀手很配合,他毫不保留的回答知道的一切,即使是在铜墙铁壁的审讯室,他也保持着平日里的冷酷

他在回答完问题的下一刻轻松的接上一句

“你们这样的条子,我杀过很多”

然后他戏谑的微笑,黄色的头发在强光灯下变成金色

“你和陈志杰是什么关系”

审讯官问道

“你说呢”

jet反问

“搞清你的位置,黄毛,现在是我在问你!”

审讯官气急败坏,加大了音量

“他就是个傻子,自以为是的查案子,但他不知道,凶手就在他身边”

jet没理会审讯官的怒气,自顾自的继续说

“这种感觉很神奇的,你是杀人犯,然后你和警察住在一起,你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抽烟”

“你懂吗,他完全就是个傻子”

jet似乎是意犹未尽,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这些话陈志杰不可能听到,他被终日关在审讯室里,一无所知。

但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心,因为他的同行们在他这里什么也没问道,毕竟他对黄毛的了解也不过是一盘番茄炒蛋和凉拌苦瓜。

只是jet现在在哪呢

找不到的话,那就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随着案子的步步推进,陈志杰的罪名最多也只是包庇嫌疑人,再也扣不出一点罪名的他被放出了审讯室,出了警局,陈志杰想不到地方可以去,于是径直回了公寓

也许jet就在家里

这样想着,他加快了脚步

就像自己想的那样,jet避重就轻的把矛头转向自己,陈志杰就会失去利用价值,听说陈志杰被释放了,他莫名有些高兴。

牺牲自己换来别人的自由,这是杀手做过的为数不多的好事

他是个杀手,他不怕天网恢恢,反而更愿意相信这是因果报应,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早就想过了,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吃房东的橘子

和陈志杰一起吃橘子。

门上的封条没拆过,黄色的封条,在绿色的木门伤显得很扎眼

陈志杰把钥匙插在门里,迟迟没把门打开,他好像隔着门也感受得到房里的空虚,第一次,他有了搬家的念头。

案子结束的很快,幕后真凶没被揪出来,这个帮派貌似抛出了许多替死鬼,圈圈线线中,这个案子不了了之了

jet耗尽心思想换来的正义以及陈志杰的释放,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落魄沧桑的男人龟缩在公寓里。

关于jet,陈志杰只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听同行说,他被枪决了,因为杀了很多人,

“说来好笑,他最后的愿望居然是吃一个橘子,香港哪来的橘子,不过有个矮矮胖胖的女人给他送了一大袋,明明酸不拉揪的橘子,那个人还一口一个,说着好吃。”

听着同行的笑声,陈志杰也跟着笑起来,是嘛,房东的橘子明明酸死了,一点也不好吃。

爱斯基摩籍写手

橘生淮南

橘生(三)

刑侦队最近接了桩大案子

死的是分局的警察,似乎和黑道上的人有点关系

杀他的人和前几桩案子里的人似乎是同一个,死者被砍了很多刀,刀刀致命;但这次凶手又有些不一样,他给受害人抹了眼睛

本来案子都是分局在管,可是当死者从平民上升成警察,分局就怂了

谁不怂,市局就不怕?

这帮活在官僚主义梦想里的城市保卫者没有触摸黑社会底线的胆子

陈志杰是这样想的,然后他毅然决然的加入了调查。

jet又要去忙工作,于是每天陈志杰都带着早餐到队里吃,寻了好久的线索终于在案子上报的第四天有了眉目,目击证人说,凶手一袭白衣,染着黄发

陈志杰猛的一震,嘴巴里的煎饼差点掉出来

能够一脚把习武多年的...

橘生(三)

刑侦队最近接了桩大案子

死的是分局的警察,似乎和黑道上的人有点关系

杀他的人和前几桩案子里的人似乎是同一个,死者被砍了很多刀,刀刀致命;但这次凶手又有些不一样,他给受害人抹了眼睛

本来案子都是分局在管,可是当死者从平民上升成警察,分局就怂了

谁不怂,市局就不怕?

这帮活在官僚主义梦想里的城市保卫者没有触摸黑社会底线的胆子

陈志杰是这样想的,然后他毅然决然的加入了调查。

jet又要去忙工作,于是每天陈志杰都带着早餐到队里吃,寻了好久的线索终于在案子上报的第四天有了眉目,目击证人说,凶手一袭白衣,染着黄发

陈志杰猛的一震,嘴巴里的煎饼差点掉出来

能够一脚把习武多年的自己踹飞,jet肯定不是寻常人,陈志杰想过武术教练,想过拍电影的武行,想过码头上帮忙的伙计

但从来没想过是杀手

毕竟,谁会大胆的怀疑一个愿意照顾自己的室友呢

幸好这是目击证人的呈词,没办法确定就是jet,香港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很多,不一定是他

但是陈志杰心底对这位同乡的怀疑却提高到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地步。

天又开始阴了,仿佛预谋着一场暴雨

“这个警察,他查得最厉害”

大佬把桌子上陈志杰的照片推向jet

“做掉他,你就可以走了”

平时爽快答应的杀手这次犹豫了,他迟疑着不肯接过照片,背上冷汗直冒

杀鸡儆猴的道理他懂,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巧。

“你以为我不知道?”桌子对面的男人点了一支烟,“你和这个条子住在一起,我不怀疑你向他透露消息,你也向我证明过你的忠诚,但是阿jet,信任是会变质的”

大佬吐出烟气,弹去长长的烟灰,杀手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他不想打破大佬的规矩,可是这是陈志杰

是同乡

是室友

是那个受了伤只默默回家伤心

那个发脾气从来只抱怨几句

即使邋遢,也觉得要在沙发上腾出位置给自己坐,即使饿着肚子,也觉得要等自己回家才愿意下楼吃饭的陈志杰

那是他的陈志杰

没理由拒绝大佬,也没理由动手杀人

jet抓紧了刀,默默点头

昏暗的天空忽然炸起一声惊雷

下雨了。

加班一小时结束后,陈志杰特意跑到院子里帮忙把房东的橘子树搬到里屋,他注意到,橘子树结果了

房东顺手摘了两个,塞到陈志杰的兜里

“多吃橘子少抽点烟,男孩子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看你,连女朋友都没有”房东佯怒,然后笑着关上里屋的门。

独自一人上了楼,空荡荡的房间回荡着雨声,看来jet今天不回来了,陈志杰想。

他站在窗户前,点了一支烟,这场莫名其妙的大雨让他心情烦躁,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jet挥刀杀人的身影

凭他对jet的了解以及种种迹象,jet似乎就是这个凶手,一边是疑点重重的案子,一边是身份模糊的室友,为什么会这么巧

那个最令人怀疑又最不能怀疑的人,为什么偏偏是jet

为什么是那个他最没有戒备的jet

那个西红柿炒鸡蛋放酱油的jet

有一头他看不惯的黄毛的jet

即使自己饿了,也要等着一起去吃饭的jet

喜欢穿白衣服,却又怕弄脏的jet

他不敢查,却又不得不继续查

那个他不敢看的真相似乎就在眼前

忽然,背后传来开门声

jet回来了

两人的沉默着听雨声,窗外风很大,窗户快要被吹开了

jet绕过陈志杰,把窗户卡死

房子不大,却把脚步声刻画得清清楚楚

陈志杰忍住嘴边的疑问,问了一句

“吃饭吗”

“不了,我就回来看一眼,晚上还有事”

jet笑了笑,难得拒绝陈志杰一次

于是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两个人都留着冷汗,相处这么久,jet好像还没这么慌过。

雨越下越大。

陈志杰最终还是问出来了,他语气平淡,用词却直逼对方

“如果是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这个问题就像是打碎镜面的石头,jet好像听到空气重新流动的声音。

“条子,你说呢”

然后两人又沉默了

“我走了,晚上还有事”

jet开口了,声音很浅,像是在道别

陈志杰回过神来,道了声再见

“再见”

jet回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