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hope

2495浏览    811参与
攸

本来是做了动图,但是lof上貌似发不出,只好放两张截图啦🐿️

本来是做了动图,但是lof上貌似发不出,只好放两张截图啦🐿️

棠玉的秘密被窩

紙牌屋13、昇華


>>國兒Bg

>>撲倒再說(?

↴↴


當上課鈴聲響起十分鐘後,丁寐允才走出廁所,插在口袋裡握緊包裹在掌心上溢著鮮血的手帕,看眼前廊道等空無一人,才加快步伐走進保健室。


先將腦袋探進保健室,整間都查看找不到老師的身影,整個人才放心下來踏進保健室內,走到放有優碘、繃帶等包紮傷口的用品推車前,攤開方才與那三個女生拉扯,不慎又讓掌心的舊傷口被抓傷了。


「丁寐允。」


被身後傳來猶如甕中捉鱉的呼喊聲嚇得鬆掉了手中的棉花棒,往聲音處看去是田柾國,他坐在床鋪上頭,看起就是被人打擾而睡醒的模樣。


「……妳怎...


>>國兒Bg

>>撲倒再說(?

↴↴


當上課鈴聲響起十分鐘後,丁寐允才走出廁所,插在口袋裡握緊包裹在掌心上溢著鮮血的手帕,看眼前廊道等空無一人,才加快步伐走進保健室。

 

先將腦袋探進保健室,整間都查看找不到老師的身影,整個人才放心下來踏進保健室內,走到放有優碘、繃帶等包紮傷口的用品推車前,攤開方才與那三個女生拉扯,不慎又讓掌心的舊傷口被抓傷了。

 

「丁寐允。」

 

被身後傳來猶如甕中捉鱉的呼喊聲嚇得鬆掉了手中的棉花棒,往聲音處看去是田柾國,他坐在床鋪上頭,看起就是被人打擾而睡醒的模樣。

 

「……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妳聞言將受傷的手插回口袋裡,壓下心頭的驚慌。

 

「我只是來還東西的,我就不打擾你了。」 

「嗯……」

 

田柾國虛弱氣息的應了一聲,讓妳聞聲就察覺到田柾國的模樣的確有些反常,往前走進幾步,只見他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直接往後倒下去。

 


「田柾國。」

 

這舉動讓妳知道,他不是來打混摸魚的,他是真的不舒服,慢一步的才領悟平常的他要翹課去睡覺也是去頂樓的,他也說過他不喜歡保健室的味道,才考完試而已腦子怎麼泛遲鈍了。


「田柾國,你哪裡不舒服嗎?」

 

從他的氣色來看,還真看不出他有不舒服,果然健康體魄的人即使生病不舒服,氣色也不至於跟自己這副天生的臉色蒼白如紙一樣。


他沒有應聲,只是與妳對望的眼眸因為窗外透進的烈陽刺眼的瞇起,然後緩緩坐起身來,手掌速度很快的將妳藏起來的手掌一把拉了過去。


妳將手掌握的更緊,他怎麼也不敢貿然使力撥開,握在妳手腕上他的手在顫抖,很清楚的感受到他有些不開心。


他抬眼望看妳身後好像見到什麼而放大瞳孔,嚇得妳轉身查看誰在身後,卻空無一人,被他給拐了。


這個轉身讓妳情急之下就被他輕而易舉的撥開了掌心,他單指滑著妳新傷口附近完好的肌膚,敏感的手心肉讓妳掙扎起來,卻被他強而有力的手牽制住,動彈不得。

 

田柾國莫名其妙的舉動弄得妳渾身不自在,心兒不慎怦怦亂跳的錯亂聲就怕他會聽見一樣,既然收不回手,那身體總能往後退離他,有個所謂的安全距離,總行吧。


妳才往後挪了一下,便被他拉回了兩步距離,要不是妳趕緊踏步煞車,妳的額面可就要觸碰上他的唇瓣了。


「放手!」

「放心,我沒有要過問。」

 

他難得展露的戾氣,恰好在烈陽光暈下被掩藏住,但妳還是見著了,也被震驚到了,瞧他繼續不斷的說著滿口的擔憂,被關愛的氛圍使妳眼眸濕熱,整個人還因為他的戾氣而放軟了姿態。


不是害怕,某種說不上來的東西掉進了妳冰凍的心湖上,不僅湖面的結凍龜裂了,湖面下也餘波盪漾起來。


他從床鋪上急忙的下來感覺很費力,連同額面滑落的汗珠都被這費力之事給激發的更多,妳就任由他牽著走向方才的推車前。

 

拉了張椅子給妳坐下,他則是站著給妳包紮傷口,動作很輕卻很快,不僅縮短了擦藥的刺痛也縮短了妳心兒亂跳的錯亂聲。


「妳這女生怎麼這麼粗心大意,要是留下消不了的疤痕那會很難看的。」

 

「無所謂。」

「沒人要也無所謂?」

「對。」

 

只見他揚高一邊的嘴角,淺淺地笑是如此燦爛,那戾氣消失了,在妳再度對視上時不見了,剩下的只有讓妳撇不開視線的笑眸。


「好,我去將資料找出來在拿過去給你。」

 

你們倆聞聲一同看向保健室大門,貌似是保健室老師的聲音,妳正想收回手卻被他拉著走回剛才的床鋪那,他動作比剛才還要快,快到妳根本反應不來就被抱上床鋪,還將妳的室內鞋取下,塞入他的書包內,臂彎強而有力的一把將妳放平還用棉被將妳蓋住,單指抵上妳的雙唇前要妳不要出聲,另一手警告的眼神指了指被他包紮好的手掌,那是妳不想被人知道的傷痕。

 

最後只見他將床鋪旁的布簾拉起,妳就這麼傻愣的被他正大光明的藏了起來。


田柾國裝成聞聲才走下床鋪的模樣,還順手將布簾拉上,與踏進門的保健室老師直接撞個正著。


「老師妳終於回來了。我又頭疼了。」 

「是柾國啊,抱歉我剛才去開會,我先拿藥給你,我還要去忙,你吃完藥就去睡覺休息吧!我一樣午飯時間再來叫你。」

 



妳瘋了不成,怎麼可能乖乖地坐在床鋪上等他,輕輕地將書包內的室內鞋拿出來,連帶也將書包內散落的藍紫色愛心摺紙給拖了出來。


這不是之前朴智旻用藍莓味棒棒糖的包裝紙折成的心型摺紙嗎?


好奇心大於眼下要離開的念頭,仔細地將愛心摺紙拆開來看,逐一拆到第七個內文都寫著❨願妳一切安好❩。


看到這些,不用猜想也知道田柾國這個腳踏兩條船的大忙人一直在幫朴智旻做這些摺紙,就連書包內塞的都是藍莓口味的棒棒糖就明瞭,這兩人的關係根本超過了所謂的友情了,尹妍優難道不會吃味嗎,朴智旻不怕閔玧其知道了會怎麼樣嗎。


聽聞到田柾國送走老師的聲音,也送走離開這裡的念頭,妳很好奇這句❨願妳一切安好❩到底是寫給誰的。


妳也眼殘的現在才察覺到這句話的“妳”是指女生的妳字,到底是哪個女生讓朴智旻如此的。

 


田柾國拉開布簾就與妳對望著,妳也見到他額面貼著退熱貼,唇色也比方才還顯得更不舒服。


「你、你還發燒了,你不舒服為什麼不直說。」

 

他歛下渙散的眼眸,用盡最後一絲氣力一樣,跌入床鋪上,這樣震驚的舉動不單妳胸口某種情愫膨脹,連同棉被上頭的數個摺紙都飛揚而起,他還伸長臂彎將妳一把擁進懷裡。


一下陷入寂靜的保健室內,只剩妳膨脹的心跳聲被放大,連同掃著妳臉龐他的鼻息聲,很急迫的呼吸聲都被妳聽得很清楚。


「田柾國你還好嗎?」

「不好。」

 

毅然的兩字他說的真的很不好受,雖說這姿勢恰好不會讓妳不舒服或有壓迫感,反倒是擔心起他這側躺會不會不舒服,輕輕往上挪動了身子,似想他這麼不舒服自己不能跟著一起躺在這張單人床上,好不容易抬出一個單肩卻被他突然的十指緊扣拉了回來。

 


「對不起,平常這個時候陪我的應該是朴智旻的,可是他因為考了第二名,所以被金南俊叫去辦公室了。一下下等我鬆開妳的手、等我藥效發作、在離開好嗎。」 

妳不意外他說以往這種狀況與他一起躺在保健室陪他的人是朴智旻而不是女友尹妍優,讓妳一直在意的是“平常”與剛才跟保健室老師說的“又頭疼了”,是說他很常這樣嗎?

 


「你很常頭疼來保健室嗎?」

「只有偶爾考完試……」


妳這才領悟到另一件事,田柾國在妳來之前的成績排名怎麼樣最慘好像也只是排第三而已,可現在是排在第五名啊,背負著如巨石的壓力一下跌入谷底的龐大打擊那說多可怕就有多可怕,就好比妳沒有如suga願一樣,那是如此生不如死的打擊與疲累啊。


不自主收緊了被他十指緊扣的力道微微顫抖著,沒有想過自己給人造成的困擾原來這麼嚴重,果然繼承家族龐大事業的繼承人,不適合這普通的校園,不適合與這群人和平共存。


『對不起,我的自私連累你們了。』

 

烈陽依舊在,透進了妳滅掉的星光上,眼眸暗處也染上了氣霧。

 

___待續_

 

白漪Daisy
BTS2020台历 酒肆可可爱...

BTS2020台历

酒肆可可爱爱的比V

好蠢萌~

BTS2020台历

酒肆可可爱爱的比V

好蠢萌~

白漪Daisy
BTS2050台历 郑先生是那...

BTS2050台历

郑先生是那种耐看的优越

脸部轮廓和鼻子天生优秀,黑白就更立体了

BTS2050台历

郑先生是那种耐看的优越

脸部轮廓和鼻子天生优秀,黑白就更立体了

白漪Daisy
BTS2020台历 3J Da...

BTS2020台历

3J Dance Line三个我都可以!

啊啊啊好甜~

BTS2020台历

3J Dance Line三个我都可以!

啊啊啊好甜~

JIMINI智旻

广州郑号锡生日应援公告,阿米们如想领取应援品,有空可以转转微博哟~链接在评论

广州郑号锡生日应援公告,阿米们如想领取应援品,有空可以转转微博哟~链接在评论

攸
也是今天的…参考了照片,虽然到...

也是今天的…参考了照片,虽然到后边就开始放飞自己了hhhhh

也是今天的…参考了照片,虽然到后边就开始放飞自己了hhhhh

白漪Daisy

BTS黑白大片第一弹 JHOPE

胶卷质感黑白壁纸向

BTS黑白大片第一弹 JHOPE

胶卷质感黑白壁纸向

白漪Daisy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郑先生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郑先生你又撩人!你犯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郑先生你又撩人!你犯规!

2/3 糖花

【花開SOPE】Magic Shop(完)




* 童書文風小甜餅,設定是孩子形態加上動物特徵。
(大概就像是 루맥스 老師的作品那樣)(文長是因為後面圖多)

* 高萌高甜預警。錫錫媽快來!

#SOPE #花開 #錫糖 #糖錫,清水小甜餅,可視作攻受無分/交替。


  花開森林裡住了很多動物,每隻動物都會魔法。


  通常天生就會的魔法只有一兩樣,必須滿足特定條件才能發揮作用。如果始終沒能滿足條件,那麼這輩子都無法施展魔法。

  ……當然還是有些特例。比如兔子家族的果果,其他兔子頂多就是跟跑啊、吃啊、躲藏能力等有關的魔法,這隻兔子不但跑得快還...




* 童書文風小甜餅,設定是孩子形態加上動物特徵。
(大概就像是 루맥스 老師的作品那樣)(文長是因為後面圖多)

* 高萌高甜預警。錫錫媽快來!

#SOPE #花開 #錫糖 #糖錫,清水小甜餅,可視作攻受無分/交替。






  花開森林裡住了很多動物,每隻動物都會魔法。


  通常天生就會的魔法只有一兩樣,必須滿足特定條件才能發揮作用。如果始終沒能滿足條件,那麼這輩子都無法施展魔法。

  ……當然還是有些特例。比如兔子家族的果果,其他兔子頂多就是跟跑啊、吃啊、躲藏能力等有關的魔法,這隻兔子不但跑得快還力氣大,還什麼都會,動物們經常找他幫忙;另外還有棕熊家的大俊,其他熊都能控制力氣就他不行。好在大俊是棕熊族裡最聰明的,多少彌補了那毀滅性的破壞力(應該)。


  「滴滴嘟哩嘟~今天也要撿很多很多果實回去!」

  小松鼠錫錫蹦蹦跳跳地沿路撿著橡實、漿果和其他果實,小小的懷裡都要裝不下了,又用嘴巴叼了一顆。

  「嗯~?呃麼物道央央呃(什麼味道香香的)?」

  錫錫動動鼻子,循著香味噠噠噠地來到一處空地,那邊有座小屋子,煙囪冒著煙,香味就是從敞開的窗戶裡飄出來的,遠遠地從窗戶看進去,似乎沒人在家。

  那個香味錫錫從來沒有聞過,可是聞起來很好吃。他想起媽媽說過的話,如果屋子裡面的是壞人呢?膽小的錫錫抖了一下,又抵不過旺盛的好奇心,決定謹慎地把收集來的果實先藏在一處樹根下,小心翼翼地抱著尾巴靠近那棟屋子。


  小小的腦袋從窗戶邊冒了出來,蓬鬆的松鼠尾巴遮去半張臉,卻擋不住那雙水靈大眼中的好奇。屋子裡除了火爐和木桌外都是一些他沒見過的東西,銀色方盤中躺著一塊塊圓圓扁扁、梨子色或杏仁色的東西,還有好多奇怪的工具……

  忽然,他發現窗台另一側有一籃紅色的漿果,小小的耳朵立刻激動地豎了起來。

  「漿果!」

  他差點就要翻窗跳進去了──但他又想起媽媽說的,拜訪別人家要先敲門。

  於是錫錫跳下窗台,繞到門前有禮貌地敲敲門。

  「嗙嘣──你好!我是松鼠家的錫錫!我可以進去玩嗎?」

  嗯,很完美。錫錫心想。媽媽一定會摸頭誇讚他是好孩子。

  錫錫等啊等,等了半天沒有人來開門,才恍然想起從窗戶看進去的時候不是沒人在家嘛!他拍了自己的額頭,哎呀錫錫好笨,怎麼就忘了呢。

  突來的一陣風,門動了。原來這扇門沒鎖。


  要不要進去呢?

  就參觀一下也好。

  那麼多漿果和香香的東西就這樣被丟在那裡很可憐的──

  不然、留下幾顆橡實當作拜訪禮物吧?

  「那、那我進來囉?錫錫不是壞人也不是小偷,也不是大俊喔──」


  他抱著尾巴小心翼翼、躡手躡腳地踏進去,才剛放下腳丫子,就踏到柔軟舒服的地毯,雖然意外的觸感讓他嚇了一跳,踩了踩發現相當舒服,這才慢慢放鬆。

  錫錫在屋內晃呀晃,這裡很香、很溫暖,地板又很柔軟,錫錫開始喜歡上這裡。

  不知道主人會不會回來呢?會不會都不回來了?要不就當作秘密基地吧?他可以帶好多好多食物過來藏在這裡,在這邊吃東西、睡午覺,欣賞窗外的草地和陽光。啊,要是再多些小花就好了,明天他就摘一些小花拿來裝飾窗子,一定會很漂亮的──


  「你是誰?」

  「嗯?……嘎呀呀呀呀呀呀呀──!


  錫錫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和身影嚇了一大跳,尾巴和全身毛細孔從下而上唰啦啦地豎起,尾巴還嘭成了一團炸開的大毛球,他緊張地跳上窗台一路奔跑、打翻那籃漿果,又因為踩到大盤子打滑、重心不穩撞到牆壁,嚇得往另一側的櫃子鑽去、碰倒了好幾罐玻璃瓶裝的牛奶,最後縮在角落用尾巴藏住自己瑟瑟發抖。


  「嚶嚶嚶對不起……錫錫只是想進來看看……不是故意的……嗚、嗝……錫錫有敲門,不要生氣,不要拿錫錫煮湯……」


  媽媽說過有壞人會拿松鼠燉湯,這個故事讓錫錫每天晚上都會準時回家。

  他不覺得這麼舒服的地方會是壞人的家,但他嚇了一大跳又把環境弄得一團糟,他記得他打翻了漿果,腳上現在都是黏黏的紅色汁液……這麼舒服的秘密基地被他破壞了,就算不是壞人,會不會因為生氣就叫壞人來抓他?錫錫越想越害怕,哭得越來越悽慘,直到一雙溫柔卻冰冷的手抓起他的手指嗅了嗅。

  錫錫怯怯地從尾巴後面探出頭,發現對方是一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灰色小貓,他正蹲在自己面前、到處嗅來嗅去,小小的眼睛看起來在生氣。


  「我沒聽到敲門聲,還有誰要煮松鼠湯,我才不吃那種東西。」

  他吐吐舌頭滿臉嫌棄,然後像是發現了什麼,抬起他的小腿就開始舔拭。

  「你……你幹嘛……!」

  「不要動,你受傷了。」

  錫錫愣住,就這樣呆呆看著對方輕輕地舔著自己。漸漸地紅色果汁不見了、露出幾道紅色的傷口,對方繼續舔拭,傷口竟漸漸消失了。

  「這是……魔法?」

  小貓點點頭擦擦嘴,又嗅聞幾下,「幸好只有這邊,其他的應該只是果汁。」

  錫錫眨眨眼,總算確定了對方沒有在生氣,應該不會把他送給壞人煮湯。


  …………是好人!


  「謝謝你……」

  錫錫難為情地道謝,畢竟被人這麼舔還是第一次,加上自己做錯在先,有些不好意思。

  但小貓沒理會他的道謝,轉頭環顧散亂一地的烤盤、被牛奶浸濕的餅乾、碎玻璃……重重地嘆了口氣。


  「對不起……我會幫你收拾的!」

  「不用了。」

  小貓淡然地撿起烤盤,把碎掉或濕掉的餅乾全倒到地上。

  「你回去吧。不要再來了。」


  聽到這話的錫錫難過極了。

  全都是他害的,現在沒有秘密基地了,還被屋子的主人討厭。

  啊──不行不行,錫錫要堅強,不能哭。如果讓人不開心,就努力讓人開心起來就好了!錫錫努力想著法子,在家時他就常常幫忙整理,肯定沒問題!等等要把東西放回去、掃地,還有這些紅色腳印、紅色果汁和牛奶,也要拖一拖才行……


  「咦,你也受傷了!」

  「沒事,明天舔一舔就好了。」

  「怎麼可以等到明天呢,你剛剛治好了我的傷口,也要治好自己的!」

  明明比起對這個不速之客、外來搗蛋鬼破口大罵或清理環境,小貓注意到他受傷、選擇先替他治療,錫錫不懂為什麼對方對自己的傷這麼無所謂。

  「我的魔法沒那麼強,一天只能治好一個人的傷口,而且傷口太深就不行。」

  這下錫錫更愧疚了。

  「那……那我幫你包紮!或是整理!錫錫整理東西很強的,既然弄亂了我就要負責!……掃把和醫藥箱在哪裡?」

  「你很吵耶。」

  小貓轉頭瞪他,滿臉不耐。

  「就叫你出去了聽不懂嗎?隨便闖進別人家、弄壞別人做好的餅乾,把屋子搞得一團糟……為什麼我還要幫你療傷和安慰你?」

  「我……我只是想幫忙……對不起。」

  「我不想聽對不起。出去,反正你也幫不上忙。下次不要再闖進別人家了。」



  錫錫回去了,氣餒又不甘心。

  他想對方一定是誤會了什麼,他才沒那麼派不上用場。

  還有……也很好奇,什麼是餅乾?那個香味就是餅乾嗎?

  雖然對方生氣了,但憑對方犧牲一天的額度替自己療傷,他直覺對方是個會心軟的人。


  「好想知道……明天還要再去!」







  隔天同樣時間,錫錫又跑回那棟屋子,還揹著滿滿一大袋漿果打算賠罪。


  「Bing Bong──錫錫來了!」

  這次不用多久,主人就來開門了。

  「……你怎麼還來?」

  「昨天真的很對不起……喏!這些給你,這樣你就不用重新收集了。」


  小貓看著那袋幾乎是三倍量的漿果沉默好一會,才支支吾吾地讓人進去。



  「我只要這些,剩下你自己帶回去。」

  小貓讓錫錫坐在屋子一角,倒了杯果汁給他命令他不准動,就去忙自己的。

  錫錫看著對方獨自東轉轉西轉轉,一下和麵糰、一下擀麵皮,然後拿模型印出一個個印子、調整烤箱溫度……火爐那邊還在煮湯,是昨天沒有的味道。他很想發問,卻還是乖乖的待著,小貓做的事讓他感到好新鮮,光是在旁邊看著也覺得有趣、滿足。


  「烤好了。這就是餅乾。」

  錫錫眼睛一亮,立刻抓起盤子裡的餅乾──小貓烤好之後特意放涼一會,現在溫度剛剛好,又暖又脆。

  「唔──!就是這個香味!好好吃!!」

  「甜嗎?」

  不知為何,小貓期待地看著他。

  「嗯?唔嗯……不甜。」

  「……是吧,不甜吧,我就知道是那樣。」

  小貓沮喪地垂下肩膀,自己也拿起一塊咬了一口,耳朵垂了下來,表情更沮喪了。

  「可是很香呀!很好吃!真的。」

  「那是你不知道怎樣才叫好吃。」

  小貓苦澀地笑笑,嘆口氣,又重新捲起袖子走向麵粉袋。


  於是錫錫又看了一次烤餅乾的流程,結果還是不甜。


  「可是,你加了雞蛋、牛奶、漿果、蜂蜜、野莓……還有很多那個亮晶晶的粉,怎麼會不甜?是不是蜂蜜太少了?」

  「不是。」小貓搖搖頭。「那個是糖粉,砂糖,就是會讓食物變甜的東西,只要一點點就可以比蜂蜜還甜,雖然沒有蜂蜜的香味。這次我已經加了更多了,還是一點都不甜。」

  「咦,為什麼?」

  「因為魔法啊,我的魔法失效了。」


  原來小貓一家都會兩種魔法,一個是舔傷口治療,一個是改變食物的甜味。

  小貓之所以會有這麼多森林沒有的東西、還懂得做餅乾,是因為他的祖先很早就移居都市,後來發現都市的動物都不會魔法,要是施展了就會被當異類。

  因此,他們一族越來越少施展魔法,加上跟其他貓族通婚,繁衍下來天生會魔法的就越來越少。他所認識的親族裡,也就只有媽媽和自己會使用魔法。


  「那怎麼就用不出來了呢?是不是有什麼條件……就像我可以讓東西飄起來放回原位,但很害怕緊張的時候就沒辦法。」

  「有。」小貓垂下肩膀。「那就是愛。只是感受到被愛是不行的,要去愛才行。」

  只有帶著愛意所做的食物,才能讓人感到溫暖香甜。

  「那……你沒辦法愛別人嗎?」

  「以前可以,某個時候開始就不行了。」

  「嗯……」


  兩人陷入苦思。


  無法愛人,對錫錫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

  就像他,他愛自己、愛爸媽、愛姐姐和弟妹,愛很多鄰居、朋友,愛這個世界。

  為什麼能愛?很簡單,因為感受到自己是被愛的,於是給予回饋。

  所以……照對方的說法,他能感受到被愛,卻愛不了任何事物……這實在太奇怪了。

  「為什麼不行呢?是因為害怕嗎?」

  他能想到他愛不了的情況就是緊張害怕。

  小貓偏頭想了想,覺得有點道理。

  「有可能喔。可能就是因為害怕。」


  「那這樣吧!」錫錫牽起他的手,眼中閃著希望的光。「因為我也會害怕、會很煩惱,我們一起尋找不害怕的方法,這樣就能施展魔法了!」

  「也不是不行啦……可是我們要怎麼試呢?」

  「嗯……首先要愛的話,就要先沉浸在被愛的感覺,才能學著怎麼去愛吧?這樣的話,我愛你就行啦!」

  「咦……就這麼突然的,愛得了嗎?」

  「我會努力的!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既然這樣,總要知道名字吧!我是松鼠家的錫錫,請多指教!」

  「唔……叫我其其就可以了。你好。」

  「很棒!那麼其其,從現在開始,我會努力去愛你的!」


  小貓看著他,內心感到不可思議、又有些莫名的悸動……然後,那雙總是毫無波瀾的小眼睛,也產生了一點光。





  雖然這個計劃是錫錫提議的,但他的做法就沒那麼實際。


  首先,他帶著其其去了他喜歡的各種地方、給他吃喜歡的食物,不斷問他感受到愛了嗎?其其要是被問得煩了就會不想講話、想回去做餅乾,又被錫錫央求著留下。過程中要是有突發狀況,錫錫就會到處亂竄、抱著尾巴瑟瑟發抖,其其只好去哄他,要是受傷了,又是其其負責治療他。

  幾天下來,錫錫氣餒無比,其其也厭倦透頂。



  「算了。我不想找愛的感覺了。我還是試試其他能產生甜味的方法比較實際……也許哪天突然就能用魔法了,還是不要強求比較好。」

  今天又是四處奔波的一天,更悲慘的是突如其來的大雨淋濕了兩人的毛髮,現在他們在一棵樹下躲雨,又冷又沮喪。

  「怎麼這樣……這世界真的很多愛的呀……」

  「可是我感受不到。」

  「??你不是說你感受得到嗎?」

  「我……」其其欲言又止,伸手撥弄身旁的蕨類。「我也不知道……應該說,大概能感受到,但我不相信。」

  「為什麼不相信?」

  其其想起了他為什麼獨自遠離都市,來到森林的原因。


  「有些人,一開始還以為他愛你,最後才發現他們騙你。他們會嘲笑你、欺負你……你真的以為被愛而感到幸福的樣子,對他們來說很可笑。他們是為了這個才故意說愛你,想看你用魔法,想利用你。……最後,就算你幫上了忙,他們還是會傷害你,說你是怪物,把你趕出去。」

  所以,他不敢真心相信,真的有人能無私地愛他。


  大雨嘩啦啦地下,樹葉和枝條被雨滴猛烈擊打,全都呈現下垂的樣子。

  錫錫看著身邊人落寞的臉,覺得他走過來的世界離自己太過遙遠。他忽然體悟到一件事,這隻小貓身上的寒冷和疏離,不是因為淋雨,也不是擦乾雨水就會消失。


  「其其──」

  「──我想你不理解吧,也是。」其其打斷他的話,在雨聲中提高音量說道。「不過沒事,不能理解是好事。這樣的事情,不用去理解、體會也沒關係的。可以的話,永遠不要理解就好了……」

  其其說著說著,臉埋向膝蓋,用尾巴把自己圍了起來、整個人縮得好小,聲音也越來越小。

  有什麼溫熱的東西從眼睛跑出來了,不是雨滴。

  其其很討厭哭。他討厭自己軟弱、無能為力、無法反擊的樣子。他無法扭轉魔法這件事,他想做出像媽媽那樣香甜的餅乾,卻怎麼也做不到。他想不在意那些黑暗堅強地活下去,卻逃到了這裡。

  他在雨中抽泣、顫抖,模糊之中一陣溫暖貼了過來,他的臉被捧起,有什麼冰涼卻柔軟的東西貼上自己的眼睛。


  「沒事的,我在這裡。」

  錫錫溫柔地親著,親親眼淚、親親臉頰、親親貓耳、親親額頭,抱抱他摸摸他。當他無助的時候,媽媽也會這麼安慰他。他不知道這對其其有沒有用,但他看到他哭,胸口就莫名地絞在一起,忍不住把能想到的安慰都給他。

  「被討厭也沒有關係哦,我答應會愛你的,我會愛你。那些傷害其其的人已經不在了,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其其很棒、很體貼,都會照顧我,會被喜歡才對呀。以後,我會愛你,還會有很多很多人愛你的。大俊、珍珍、旻旻、泰泰、果果也都會喜歡你的,我保證!他們是錫錫的朋友,錫錫喜歡你,他們一定也會喜歡你的。」


  真的嗎?真的會有人喜歡自己?

  他還是不太相信。

  但小貓卻放心地在小松鼠懷裡哭了起來,任由小松鼠親暱地蹭著。





  之後,其其拉著錫錫在木屋裡,列出自己喜歡的事物、害怕或討厭的情況。這樣整理出來就清楚多了,他們終於能有條理地實行計畫。

  「你喜歡的東西是很多,可是害怕的也真的非常多耶。」

  其其笑他,錫錫因為難為情嘴巴繃緊、人中拉長,逗得其其笑得更厲害,錫錫只好戳戳對方的腰撓癢,兩人在地上笑鬧翻滾好一陣才平息下來。

  「……不過,最近害怕的時候,只要有你在就會比較安心。」

  「是嗎?那以前呢?」

  「嗯……要花比較久的時間,不然就是跑回家。現在不用跑回家也沒關係了!都是你的功勞哦,其其。」

  「那你現在能施魔法嗎?」

  「嘿嘿……其實我也不常用耶。我這就來試試!」


  錫錫躺在地上,專注地盯著壁架上那一包包的糖粉,憋著氣皺眉鼓起雙頰,然後發出嘟嘟嘟嘟嘟吵死人的聲音;旁邊同樣躺著的其其看得好開心,覺得這傢伙的言行舉止實在太好笑了,怎麼連施個魔法都這麼多有的沒的。

  過一會,架上的袋子紛紛動了。它們飄了起來,在兩人頭上轉著圈。


  「哇──!好厲害,錫錫你太厲害了,錫錫你好棒──!」


  錫錫轉頭看他,兩人相互對視笑得好開心。錫錫輕鬆地揮舞手指,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一包包的糖就這樣隨著他的指揮在空中舞動、變換陣形。

  其其又驚又喜,大笑大叫,抱著錫錫伸手指這指那──紙袋們跳起更加華麗帥氣的舞,其其拍手打著節拍、兩人哼著勉強成調的歌,木屋裡儼然是個小型慶典,歡欣無比。

  兩人興奮極了,嘴裡的曲子越哼越快,紙袋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忽然,其其想到一個點子。


  「錫錫,你看過煙火嗎?」

  「煙火?」

  「嗯嗯。城市那邊在慶祝任何事情時都會放煙火,一年交替的時候也會。晚上有七彩的光在天空綻放,有像花的、也有各種形狀,很漂亮。」

  「真的?好神奇!我想看~~~」

  「嗯……雖然不一樣,但你能在我數到一的時候,讓其中兩個紙袋相撞嗎?」

  「唔……我試試!」

  「好……來囉!5──」

  「!」錫錫跟著興奮地大喊。

  「──!」

  「!」「──!」

  「──」


  ──


  幾個紙袋相撞、迸出了絢爛的糖粉煙花、往下傾撒,錫錫雖然感到驚喜卻還是嚇了一跳停下魔法,所有紙袋紛紛往下掉,眼看包裝完好的紙袋群就要砸到他們倆──


  「錫錫!讓剩下的紙袋相撞!


  危亂之中,其其抱住錫錫的頭大喊、錫錫的尾巴也緊緊護住他們倆。聽到其其大喊,錫錫來不及思考立刻聽話照辦,再度嘭地一聲,所有紙袋相撞四散,被撞開的紙袋撒下晶瑩的糖粉漫天飛舞,就像雪一樣。


  兩人笑了出來,一邊瞇眼縮在一起以免飄散的糖粉吸入眼睛鼻子,又忍不住想睜眼一睹這難得的美景。

  雖然四散的糖粉比較輕,但集體落在身上的感覺還是刺刺癢癢。兩人抱在一起大笑好久,笑到兩人都流出眼淚、肚子疼得不得了,直到累了才終於停下。


  「……啊,對不起,我又把你的屋子弄亂了。」

  「沒關係,這次是我叫你弄亂的。」

  「等等應該要清理很久吧?」

  「沒關係,這次有兩個人,同心協力很快的。」


  兩人牽著彼此的手,靜靜凝視天花板好久都沒說話。


  打從兩人在一起,生活就充滿了吵鬧和樂趣;雖然也吵了幾次架、害怕難過沮喪氣餒,但只要跟對方在一起,又能笑鬧、也有溫暖。

  錫錫還在享受這難得的片刻安寧,出乎他意料的,這次是其其先開了口。


  「錫錫你看,那裡有很多星星。」

  「嗯?哪裡?」

  這裡不是室內嗎,而且大白天的哪來的星星?

  「那裡呀,那是大熊座,旁邊的是小熊座。」

  「咦咦,真的?哇那大俊一定也在那裡!」

  「然後大熊座的另一邊是天貓座,它眼睛看著的那個是鹿豹座……」

  「哇啊──啊!其其其其,那邊也有那邊也有!天竺鼠、小雞、老虎、兔子……啊那個連起來像烏龜!」

  「噗──才不是呢,明明就像馬。」

  「真的啦!啊!那個像你!」

  「哪裡?」

  「那個啊,你看,兩條線是眼睛,還有向下彎的嘴巴。然後上面是貓耳朵!」

  錫錫的手指在空中比劃,惹得其其再度大笑。

  「哈哈哈真的……那就是我沒錯。虧你想得到。」

  「說不定今晚真的能找到一模一樣的星座喔,到時候我要命名為其其座!」

  「真的?我的名字的星座嗎?那我也要找一個錫錫座。」

  「欸──一定很好找啦!只要三顆或六顆星星連在一起就是愛心了啊,愛心就是我的嘴巴,愛心就是我~」

  家人朋友都說他有張愛心嘴,錫錫轉頭笑給其其看,然後發現其其那紅潤的小嘴上此刻沾滿糖粉,襯著雪白的肌膚,看起來就像是其其食譜書裡的某種糖霜糕點,很好吃的樣子。

  「什麼嘛那麼普遍的才不是你呢。一定是那種很特別很特別、整個天空唯一特別的那個才是。」

  「……真的嗎?我開始期待了……那我等你找給我看哦,一定哦!」

  「嗯!」

  其其突然有個想法,不只是星星,任何最特別的,他都要找給他、做給他。


  「其其。」

  「嗯?」

  其其轉頭,發現錫錫正認真地盯著自己的嘴巴。

  「你的嘴巴看起來好好吃。」

  「嗯?是因為糖嗎──」

  他伸舌去舔,立刻被錫錫的手阻止。

  「不要舔!我……我想吃。其其,我可以吃嗎?」

  其其看向那雙靈澈的大眼,吞了吞口水,輕輕點頭。

  「……嗯。」


  錫錫又湊近了一點。其其看著對方下垂的眼睫,上頭也沾著糖粉,他也覺得這樣的對方好漂亮。接著,錫錫小心翼翼地湊了上去,小心地舔著、親著,然後把沾上嘴唇的糖粉舔乾淨,繼續意猶未盡地親吻、吸吮。


  「唔……唔嗯……」

  其其閉眼享受對方的溫柔,手撫上人的頰一下下地輕撫;錫錫嘴上的糖吃不夠,又繼續吃其他地方,其其也跟著湊上去吃掉對方身上的糖,後來甚至拿地上的糖粉去沾他。

  「嘻嘻……其其不要舔這裡啦,好癢。」

  「因為好吃嘛。」

  「那我也要──」

  「呃!錫錫、那裡──!唔嗚……你這樣我──」

  「因為其其很好吃呀!不甘心的話,就吃回來。」

  「……這可是你說的。」

  「咦?等等,其其你的眼神不要這麼可怕,等一下啦──!」


  等兩人全身都變得紅彤彤的之後又過了好一會,才帶著羞赧起身清理環境,最後一起洗了澡,其其喊著熱又跑去冰箱拿出做好的果汁冰棒一人一支,最後渾身舒爽地手牽手找星星去。


  「有找到嗎?找不到也沒關係,回家吧其其。」

  「別怕,有我在誰敢把你抓去做松鼠湯。」

  「噗……不是那個啦!」

  錫錫牽起其其的手。


  「反正我們還有好多好多晚上,我們可以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看雲的形狀,我會陪你做餅乾,你陪我練習魔法。我們還會去好多地方,跟我的朋友們一起玩,你也可以帶我去城市,認識好多好多我不知道的東西。」


  他親了其其一口。


  「所以……所以不急著這個晚上。我相信你一定會找給我的,可是不急著這個晚上。」

  他低頭看著草地,草葉的邊緣被鑲上了微弱的星光。

  「以前……我覺得愛就是分享,分享我喜歡的東西,我覺得你一定也喜歡。可是我發現我錯了……」


  愛是有對方在就能感到安心,還有想陪著對方去對方喜歡的地方、做對方喜歡的事。

  愛可以分享自己的快樂,但對方的快樂也缺一不可。


  「其其,我真的愛你。很晚了,我怕你冷。星星下次再找就好了,我們進屋吧。」

  「……不對,那樣的星星再也找不到了。」

  其其的眼眶有點溼溼的。

  「咦?怎麼會,有天一定會找到的嘛──」

  「我放棄了。」


  「因為,天上才沒有跟你一樣的星星呢。」


  他笑了,笑容好甜,甜得像錫錫吃到的糖。


  「……那只有地上才有。你就是唯一的啊。」



  他們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星光,牽手回家。






  ……之後。

  錫錫帶著害羞的其其認識了朋友們、介紹給所有認識的人,大家都很喜歡錫錫的新朋友,也替兩人的計畫加油。

  後來,其其做出了最香甜獨特的餅乾,甚至把木屋改造成餅乾糖果造型,整座森林的動物都慕名而來。又過段日子,名聲不知怎地傳到城市去,一時間很多訪客跑來森林裡,造成不小的轟動;市長還希望其其可以回去開餅乾店,甚至收學徒讓這麼美味香甜的餅乾在世界上開枝散葉,都被其其拒絕了。

  其其沒有因為融入森林生活而搬去跟錫錫一起住,他還是在他的糖果屋裡,日復一日烤著餅乾;朋友們會來這個『秘密基地』玩耍,偶爾大俊會釀成史無前例的慘劇……

  他們一起吃喝玩耍仰望星空,雨天就待在屋內玩遊戲,天氣熱玩水、天冷了七隻小動物就抱團取暖……每年還會結伴遠行,露營、玩雪……去了好多當初都沒想過的地方。

  經歷這麼多、走過這麼多地方,錫錫還是很容易受驚嚇,但只要吃了其其做的甜甜餅乾,就會立刻感到安心。



  「孩子們──餅乾烤好了──」


  「哇我第一個!」

  「啊,泰泰那片是我的!兔耳是長的你的是圓的,明明就長得不一樣!」

  「呀臭小子你的被搶走就被搶走不要吃我的!英俊的臉被你啃了一口怎麼辦呀!」

  「就算咬了一口還是可以吃啊,沒看過天竺鼠這麼暴躁的。」

  「說我暴躁?呀臭小子我可是比你早出生好幾年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嘿嘿其其哥哥的餅乾真的好好吃喔~」

  「嗯?餅乾味道是不是有點奇怪?」

  「咦會嗎?我覺得很好吃呀,真的很好吃。……大俊你那片,該不會在烤之前自己加了什麼吧。」

  「大俊哥好像加了鹽呢。」

  「嗯,加了。」

  「肯定加了。」

  「大俊你動我的鹽罐了?」

  「欸?那是鹽嗎?呃……沒有啦,不然我再撒點糖就好,嘿嘿……哥你的糖罐收哪去啦──」

  「呀!大俊小心!」

  「哇啊────」

  「下雪啦~~~」



  今天的糖果屋,依舊飄著香甜的氣味。

  往後也繼續甜下去吧。





(完)



-


以下圖片皆是 루맥스 老師的作品,她筆下的防彈和玧智是我最喜歡的Q版飯繪作品。

https://instagram.com/gywk1010_2


下面挑了幾張比較符合本文的,其他作品也有穿衣服的、仿照現實穿搭的、日常的,還有閔家兄妹互動,非常可愛!
















2/3 糖花

【花開/錫糖】新年酒(完)

#錫糖 #花開 #糖錫也可 #小甜餅 #現背衍生 #2020新年快樂


  「去年我的mixtape沒有發行,因為一些原因……不是我個人的關係,而是時機方面需要調節對應……今年應該要發行了,其實早該發行的,但感覺歌詞需要大幅度的修改,得重新製作……總之那個是我的目標。」


  當閔玧其在跨年直播中這麼說的時候,鄭號錫只是笑著看向螢幕中那個看上去最嬌小白皙、因素顏而讓五官顯得更加軟幼的哥哥。

  閔玧其多麼完美主義大家都知道,他是那種不滿意就刪改、不夠完美不給人聽的類型,他願意讓人聽給建議的『半成品』,就算不是百裡挑...


#錫糖 #花開 #糖錫也可 #小甜餅 #現背衍生 #2020新年快樂






  「去年我的mixtape沒有發行,因為一些原因……不是我個人的關係,而是時機方面需要調節對應……今年應該要發行了,其實早該發行的,但感覺歌詞需要大幅度的修改,得重新製作……總之那個是我的目標。」


  當閔玧其在跨年直播中這麼說的時候,鄭號錫只是笑著看向螢幕中那個看上去最嬌小白皙、因素顏而讓五官顯得更加軟幼的哥哥。

  閔玧其多麼完美主義大家都知道,他是那種不滿意就刪改、不夠完美不給人聽的類型,他願意讓人聽給建議的『半成品』,就算不是百裡挑一,也是熬了不少夜才總算成型的。

  當然,隨著實力增長,如今的他已經逐漸成了能在業界獨當一面的製作人,作品推遲的理由也從『不夠好』變成『不夠完美』。



  鄭號錫熟練地輸入密碼,打開閔玧其工作室大門的時候,果不其然聞到了酒味。

  閔玧其只在靈感卡殼的時候喝酒,因為喝了之後會頭痛,就寫不出來了,但能放鬆。之所以在工作室喝酒大概是不想讓其他人看見,省得擔心。

  他看向螢幕,以一道道豐富錯落的聲軌為背景,旁邊開了一個小窗,裡面是滿滿的歌詞,鼠標還停在那;再轉頭看向沙發,工作室主人手裡拿著紅酒杯一個人窩在那,把自己蜷得小小的,像是窩在實驗室角落思考鼠生的小白鼠般,眼神黯淡嘆著氣。


  「哥。」

  鄭號錫坐了過去,捏捏他的頸子和有些泛紅的頰,再揉揉發紅的耳垂,提醒對方自己進來了。

  「唔……是號錫啊。」

  閔玧其轉頭瞇眼看清了人,轉瞬露出牙齦甜笑,大概是醉了,就這麼一直嘿嘿地笑著。

  鄭號錫也笑了,寵溺地揉亂哥哥的髮絲,又往頰上捏了幾把。

  閔玧其真的瘦了不少,捏都捏不到什麼肉。鏡頭還是會讓人腫的,錄製Bv4時他大喊玧其哥瘦了,鏡頭上看起來也是明顯地瘦了,肉眼所見卻更加單薄……把人悶在工作室裡一個月就能瘦成這樣,團裡也沒有其他人了。

  ……不過仔細一想,這哥的臉頰還是花樣年華那時、成功出道以來他過得最不好的那時最為凹陷,現在還可以。


  「哥,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了。不是還跟阿米說了不要灰心嗎?哥你已經做得夠好了,也一定會像哥想的那樣越來越好的。」

  「是那樣嗎?」

  閔玧其懵然抬頭,一臉傻呼呼的,說話方式也變得像孩子似的。

  「錫錫覺得我做得好嗎?」

  鄭號錫見二哥又成了這副軟幼的樣子,笑著捧起對方的臉,貼上額蹭蹭鼻子──大概是喜歡吧,閔玧其愣了會跟著笑了,瞇眼回蹭。

  「當然呀,我們玧其可是閔SUGA天才讚讚MAN蹦蹦呢。」

  「我才不是天才……」閔小貓嘟起嘴,悶悶不樂地說。「……我很努力的……」

  「誰不知道你很努力呢?就是太努力了,哥。」


  最能語重心長寬慰別人的人,往往自己才是身陷其中的人。

  說比做容易多了,像閔玧其,那些話正是他自己一遍遍拿來安慰自己、讓自己放鬆的,可該死的悲觀本性總將他拉回去,讓他成了在淺灘掙扎的魚兒。

  鄭號錫拿走閔玧其的酒杯,回到沙發將人抱在懷裡輕拍對方的背,像在哄孩子。還在沮喪的閔其其,覺得前面這個懷抱好像很溫暖,有點舒服,令他想起了被窩,於是順從地窩了進去抱著,一顆腦袋轉呀轉的,把頭髮徹底蹭亂。

  「很好很好……我們SUGA最乖最棒了。」鄭號錫親了下對方的腦袋,猶豫了會問了他一直很在意的問題。「……哥,你是不是把我跟南俊也變成你的壓力了呢?」

  「嗯……?沒有的事……你們很好,真的做得很好……我就是卡了跟你們沒有關係的……」



  他知道閔玧其最在意數字這東西,也知道他也眼界沒這麼小,他跟南俊永遠走在團隊前面,總是預先想著未來的走向、計劃、很多很多事,考慮的層面又深又遠……當然他們每個人都經常思考為了那個未來,自己能做些什麼、提升什麼;可鄭號錫總覺得他們肩負著更大的壓力和責任,他們的思慮先在雪路上踩遍了,然後其餘五人再踏進那些踩得最深的印子,七人牽著彼此前行。接著春天到了、冬雪消融,他們踩過的印子就此生出花來,成了人們看得到的樣子。

  另一方面,以前閔玧其就說過希望自己也能寫出主打歌,也說過羨慕南俊能兼顧正常作息、高質多產,他就沒這麼幸運了,總是要一夜又一夜的苦戰,最後才能熬出來。

  酒神和雞湯麵讓鄭號錫有了最光彩的一年,其實閔玧其比鄭號錫本人還要高興。

  高興、驕傲、引以為榮是一回事,回頭拿來鞭策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正因為你變得更優秀了,我也要變得更優秀,才能和你一起走得更遠。


  ……一直以來鄭號錫就是這麼想的。不曉得這哥是否也是呢?


  「唔嗯……縮縮好香。你洗澡了?」

  閔小貓抬起頭問道,頭上好幾根毛呆呆翹著,於是鄭號錫笑著玩起那幾根呆毛,再幫對方理順。

  「對啊洗澡了,哥不是也洗澡才進來的?不過現在都是酒味。」

  「對啊我現在都是酒味。」閔玧其又嘿嘿地笑了起來,「那你還抱我,這樣你也都是酒味了。」

  「只要洗澡再上床睡覺就沒關係。……哥你這邊沾到酒了耶。」


  他注意到小貓嘴角的酒漬,湊近就聞到葡萄的甜香,便伸舌舔舐,癢得閔玧其一直笑。舔掉了酒漬,他又順著甜香舔起對方的下唇,然後是上唇,直到都舔掉了才抿嘴舔唇,有些意猶未盡。


  「……你會不會醉啊?你該不會這樣就醉吧?如果這樣就醉的話,估計要刷新紀錄了。」

  眼神迷濛、雙頰泛紅、傻笑著的閔玧其,此刻就像泡在酒裡的蘋果糖,從眼神、牙齦笑、肌膚到身周的氣息都如此醉人。

  就算沒喝酒,光是看著也能醉吧。鄭號錫想著。


  「嗯……不知道耶?不然來試試。」


  鄭號錫柔柔地看著閔玧其,閔玧其也看著他,似乎也在等待著。

  然後鄭號錫再次湊向對方的唇,輕巧溫柔地吸吮、舔舐,最後成了甜蜜醉人的吻。

  吻著吻著,他們彼此都笑了,然後又繼續擁吻。


  團體生活,他們都不是很喜歡給自己綁上名為關係的界線,只要舒服、喜歡就行了。而且,這對韓國社會、偶像身份,太奢侈。

  就像現在,鄭號錫挺喜歡的,閔玧其也挺喜歡的。即使它在他們的庸碌生活中僅是短暫的一刻,就這刻也好,他們不用去想以後,可以放下煩惱,單單享受當下的一刻溫存。

  明天過後,他們又回到平常,齒輪照常運轉。

  然後不知什麼時候,一個對視、一個觸碰,兩顆心又能在那個短暫的瞬間完全貼近彼此,沉浸其中,一秒鐘也變為永恆。



  今年也在一起吧,哥。







(完)


-


新年快樂。


閔玧其在美國脫衣搖擺腰肢,欲死了(哭

就讓我沉到酒甕底吧,我不想出來了👋




2/3 糖花

【錫糖】禮物(完/恪糖合文)

此篇為和  @j-hooooope 陳恪的合文,另有車鏈接貼在評論。

無腦小甜餅,細節勿較真。


圣诞节是个神奇的日子,它通常代表着礼物与欢乐以及一切幸福相关的字眼,百货商场里播放着千篇一律的节日歌曲,街边光秃的树干被缠上花哨的彩灯,好像连平时愁眉苦脸的上班族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仿佛耶稣的诞生将快乐洒满人间。


闵玧其是不过圣诞节的,他从没收到过礼物,也许因为他不是个好孩子,也不认为上帝会实现那些在心里念过无数遍的愿望,他早就明白自己才是最靠谱的那一个。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而例外往往可能成为故事的开端。


平安夜晚上五点十八分,闵玧其清...


此篇為和  @j-hooooope 陳恪的合文,另有車鏈接貼在評論。

無腦小甜餅,細節勿較真。



圣诞节是个神奇的日子,它通常代表着礼物与欢乐以及一切幸福相关的字眼,百货商场里播放着千篇一律的节日歌曲,街边光秃的树干被缠上花哨的彩灯,好像连平时愁眉苦脸的上班族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仿佛耶稣的诞生将快乐洒满人间。


闵玧其是不过圣诞节的,他从没收到过礼物,也许因为他不是个好孩子,也不认为上帝会实现那些在心里念过无数遍的愿望,他早就明白自己才是最靠谱的那一个。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而例外往往可能成为故事的开端。


平安夜晚上五点十八分,闵玧其清楚的收到自己大脑传达来想要吃炸鸡的指令,过着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加班过后那具疲惫的身体通常不允许他四处乱逛,只想快点回到自己温暖的床,于是今天这般提早下班的假期就尤为宝贵,谁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呢,闵玧其套上大衣就出了门。


人类这种生物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来秀恩爱,圣诞节自然也不是漏网之鱼,看着街上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大多都成双入对,说是不羡慕肯定是假的,但具体措施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还不如快点买完炸鸡回家和肥皂剧做伴。


事情总会与期望背道而驰,这句话绝不是口说无凭,而是多少次事实认证的产物,闵玧其今日也光荣成为了这一理论下的牺牲者。


他没想到自己出门买个炸鸡都能碰到盗窃案,失窃的是顶层高级珠宝店铺圣诞节限定商品,商场整个被封锁,所有人都要经过检查才能放行,闵玧其心疼得看了眼手中的炸鸡盒子,毕竟再次加热的炸鸡口感自然是不如新鲜出炉的那般外酥里嫩,索性他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理想的话可以半小时内结束战斗。


距离警察设立的安检处还有不到五个人的距离,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闵玧其已经开始考虑配餐的饮料要喝奶茶还是果汁了,这可是个重要的决定,而这么重要的思考在警察从他的口袋里搜出那条好看的钻石项链后被彻底打断。


钻石在商场暖色照明下闪着好看的光,如果排除自己被当作偷窃的嫌疑犯之外,闵玧其甚至想夸赞一下这位设计师,肯定有不少女人会被这亮晶晶的链子迷去神志,为其一掷千金。不过这都是次要的,闵玧其直到坐上警车才反应过来,尖锐的鸣笛声刺激着他的耳膜,左右各坐着一个警察,而这座移动牢笼正带着他驶向附近的警察局。


警察叔叔是人民的公仆,虽然郑号锡不喜欢被小孩叫做叔叔,毕竟凭他这张好看的脸,就算说他是附近大学的新生也绰绰有余。按说应该是三百六十五天全年待命的警察局,在平安夜这天晚上也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办公室,由华凯路警察局里唯二的单身狗把守着阵地。


“国阿,你说你哥我,条件也不差,怎么沦落到平安夜在警局值班这种地步。"


被叫到名字的男孩头也不抬,继续沉浸在电子竞技的世界里,屏幕的光倒是把他眼睛映的闪亮,配上那张唇红齿白的小脸,总让人怀疑警局非法雇用童工,还是两个。


“哥,这事也不怪别人,只能怪你眼光太独特。我入职两年来看到给你告白的可不下三十个,你还不是一个都没答应。”


郑号锡被堵了个哑口无言,也不是自己眼光有多高,只是找到合适的真的很难。过了追求新鲜感的年纪,郑号锡更希望能出现一个人,让他慢慢的去了解,互相走进对方的世界。


这时候就不得不再一次提到之前的理论。现实与理想总是背道而驰,倒霉的郑号锡也在几分钟后落入这不可抗力的魔爪。


细水长流的想法在闵玧其被两位警察护送进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就烟消云散,连影子都找不到了,那人皮肤白皙,明明是有些矮的个子骨架却生得宽阔,只是被两位直冲一米九的警员夹在中间衬得他格外娇小,像是古时那种造价高昂的瓷娃娃,坚硬却易碎。


“郑队,这是今天SH商场盗窃案的嫌疑人,我们刚刚又接到一起道路抢劫案的报案,需要立刻赶到现场,审问就交给你和柾国了。”


郑号锡根本没有仔细在听那警员的报告,一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闵玧其的脸,旁边的田柾国倒是听得一脸认真,这小孩对工作总有着用不完的热情,估摸着他号锡哥也不想接下这份差事,就自告奋勇的准备担当审问的工作。


万万没想到,平时那么怕麻烦的郑号锡,二话不说就拉着闵玧其进了审讯室,留田柾国一人在办公桌前跟电脑大眼瞪小眼,最后只好乖乖的接受自己要去查监控这一悲催事实,认命的向监控室走去。



“不是我干的,有人陷害我。”


郑号锡作为一位警察,这样的说辞听过太多遍,大多都是欲盖弥彰的徒劳,但这句话从闵玧其嘴里说出来,他差点就要信了。


“这位先生,你刚刚说的这句话我听过不下上百遍,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我实在是不敢信你,不过为了不产生冤案,我们还是会去调查案发现场的监控,来判断你的说辞的真实性,就刚刚那个长得像兔子一样的小孩,我下属,已经被我派去监控室了,在这期间我会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是回答。”


明明是公式化的说辞,闵玧其却觉得有几分安慰缠在其中,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这位警察,才发现那人不是一般的好看,当个警察都有些可惜,应该去当模特才对。明明是份该严肃的工作,那人却长着一张温柔的脸,线条比起大多数男人来说要柔和许多,也许漂亮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会很合适。


对着这样一个人,闵玧其被陷害而产生的负面情绪一下子消去不少,也许能让人放松下来也是他当上警察的一个原因吗。郑号锡见他敛去一身刺,原本尖锐的态度似乎是柔和了不少,露出好看的笑容开始询问。


“首先,我需要你告诉我关于自己的基本信息,姓名年龄住址以及职业。”


“闵玧其,九三年生,住址是西塘路32号,职业是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族。"


“那么,闵玧其先生,你今天为何会出现在SH商场。”


“去买炸鸡,平安夜不是么,总不能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闵玧其装作游刃有余的样子在郑号锡看起来有些可爱,明明眼神打着转就是不肯直视自己,嘴里吐出来的话确实一副毫不在乎的口气,像是刚踏入陌生领域的小猫,梗着脖子将自己的害怕藏在心里。


“你刚刚说自己并没有犯罪,那请问推断的珠宝失窃事件五点二十分左右你人在何处。”


“刚买完炸鸡准备回家。”


“据我们的调查显示,你在买完炸鸡之后有接近顶层的失窃店铺,请问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在四层买完炸鸡之后特意上到顶层去呢。"


闵玧其有些欲哭无泪,还不是自己家里那个妹妹要过生日了,十八岁的生日对女孩子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作为哥哥就想给她一件像样的礼物,才去珠宝店逛了一圈。没想到这一举动却让他深陷麻烦,心里难免埋怨两句。


闵玧智,要不是你,我现在应该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剧吃炸鸡了。




  鄭號錫看著對面人那委屈巴巴的臉,白皙水潤得彷彿擰一下就要滴出水來……不是,怎麼會有男人的皮膚這麼白這麼好看?說實在,跟他和田柾國比起來,閔玧其並非那種人神共憤的長相……可瀏海下方那對貓眼、噘在一起的小嘴和好膚質等等加起來,就是讓鄭號錫覺得順眼。


  ──可愛。可以的話他還真想伸手捏一把。


  確實,身為警察對一個嫌疑犯別有心思實屬不妥,可能是平安夜單身狗留守空蕩警局的悲哀,總覺得和一個闖進他生命裡的意外在審訊室裡幹些什麼還挺適合。

  平安夜嘛。白雪、貓咪、取暖,理所當然。

  鄭號錫的理智將不自覺欲伸出的手強制壓回桌上,十指交疊皺了皺眉。


  「……閔玧其先生?怎麼了,這就說不出話來了。」

  他狀作為難地嘆了口氣。

  「閔玧其先生,你要知道,你已經失去了不在場證明,升格成有力嫌犯,要是說詞曖昧前後不對,對你是相當不利的。當然我們會盡力調查避免冤案……可你未主動老實交代行蹤,還無法說明你為什麼會在犯案時間點出現在失竊店鋪前……」


  眼看珠寶竊犯這帽子就像他腕上的手銬一樣,隨著好看警察的言辭越扣越緊,平安夜不但無法看劇吃炸雞,還得揹個大冤罪鋃鐺入獄、對著小鐵窗乾瞪眼。想到這的閔玧其絞盡腦汁替自己解套,十指不自覺捏緊外套下襬,慌張的小眼睛也更加頻繁地轉來轉去──這些小動作在鄭號錫嘴邊堆疊出一抹笑意,彷彿獵人般好整以暇,享受獵物的掙扎。


  「……看來沒必要繼續了。很遺憾,按照程序,證明清白前你必須以竊盜嫌疑犯的身份先拘留在這裡。」

  「──不是!」

  閔玧其幾乎是脫口大喊,而他面前的鄭號錫早就換上平靜溫柔甚至有些為難的表情,彷彿相信人性本善可眼前的終究是嫌犯那般地遺憾惋惜。閔玧其看到對方這樣的表情有些愣住了,他信了眼前不是那種寧可錯抓一百不可錯放一個、或者只想草率結案的警察,而是願意匡扶正義、願意守護社會應有的溫暖安寧的人民保姆,在這寒涼的審訊室裡犧牲小我,守護百姓美好的平安夜。

  ……真的是好警察吧。還好看。

  憑藉這樣的誇大解釋,閔玧其的內心兀自溫暖了幾分,可手銬卻沒被自己的體溫捂暖,依舊冰冰涼涼的。於是,緊抓衣襬的雙手一鬆、手銬隨之滑落,冤罪的冰冷再次將他拉回現實。


  「……是這樣的,我妹妹要十八了,想送點貴重的禮物慶祝成年……」

  「……唉。類似的故事我上個月才聽兩個人說過呢。一個是女兒要上小學了,一個是要給老母治病。」鄭號錫搖搖頭,嘆息聲更大了。「閔玧其先生,妹妹的成年禮可不能用偷的,代價太貴重了。」

  「不、不是,我……」


  閔玧其頓時啞口無言,他沒想到自己的辯解就這麼成了犯案理由。

  閔玧其作為一男的看過的戲劇電影不少,偏偏主攻英雄片和浪漫愛情,刑偵片就看過一部吧,連刑偵動畫也算上的話,看最多的還是柯南……他知道警察會針對犯人類型採取不同方式審問,真正的犯人也會看準警察類型及當下情勢運用不同技倆。

  ……可像他一樣無辜的路人角色,除了『不是我幹的』和『我是冤枉的你抓錯人了』,還真沒什麼可以參考的範本。

  該死,拳頭被鎖了,閔玧其你倒動動舌頭啊,以前在學校的猛勁和傲氣到哪去了?

  鄭號錫身子後仰、翹起雙腿,狀作為難地摩娑塞在耳裡的耳機──通常耳機那端說了什麼,審問者仍會不動聲色,縝密地與嫌犯進行攻防……鄭號錫卻刻意將聽耳機的小動作做得明顯,就是做給閔玧其看的。


  「……怎麼辦呢,這下麻煩了。」

  鄭號錫揉揉後頸,躊躇了下抬眼望入閔玧其的眼底。

  「失竊的珠寶不只那一件。就算你說不是你幹的,也難保不是共犯……看來要進行徹底檢查了。」

  「……徹底檢查?多徹底?」

  「首先會請你脫下外套,然後是衣褲內側、鞋襪……再沒有的話,就是人體檢查了。」

  鄭號錫這話說得輕鬆淡然,彷彿只是在簡述會議流程;閔玧其想一想,人體檢查的話男人能勉強藏東西的也就兩個地方……瞬間他屁股一涼立刻收緊,繃直了身子恢復剛進審訊室的戒備狀態。

  「要是我不配合呢?」

  鄭號錫對單向玻璃昂昂下巴,儘管外頭並沒有人。

  「我的人權呢?」

  鄭號錫微微笑,「依法不得拒絕搜身,當然,搜身會在尊重閔玧其先生的人權下進行。首先,我倆是同性,沒有異性搜身的問題;再來是情況允許且有這必要。」

  鄭號錫緩緩起身,繞過桌子、一手扶住閔玧其的椅背,傾身看人的眼神仍舊盛滿溫柔,嘴邊卻是狡黠的顏色。


  「……抵抗的話,閔玧其先生的處境可能會更加危險,建議你乖乖配合。」



(接下來見評論)



-


呦囉本好久不見(鞠躬)


不知不覺就來到年末,還有好多文沒更,真心覺得慚愧(淚

這篇陳恪平安夜之前就寫好了她的部份,然後我拖到31凌晨才開始寫

本來說好我只負責車的,結果陳恪皮了幾下(狠揍),然後我又龜毛了一下,就到元旦才發了(好慘)


2020,很高興能在這裡跟大家一起吃糖嗑CP,

還有一個喜訊是寫的詞被電影主題曲相中(因為用的是真名有猜出來的話請別認我XD)

花開也發了很多暗戳戳明晃晃的糖,也算幸福的一年。

希望2020各位和防彈也都能好好的,健康、快樂、幸福,

也希望2020我能高質多產。🙏🙏🙏


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
새해 복 많이 받으세요~~!!

新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2/3 糖花

在23生日這天第一次體驗手拉胚


1224花開日快樂。



在23生日這天第一次體驗手拉胚


1224花開日快樂。




白漪Daisy
郑锡锡!你是三哥啊!!给我管好...

郑锡锡!你是三哥啊!!给我管好你的可爱!😂

郑锡锡!你是三哥啊!!给我管好你的可爱!😂

白漪Daisy

今年MAMA的郑先生是甜甜的小红帽呢~❤

今年MAMA的郑先生是甜甜的小红帽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