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k

0
有种混搭叫“国风+JK”,可甜可咸不烂街!

有种混搭叫“国风+JK”,可甜可咸不烂街!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558.9万浏览    93709参与
国风+JK!
可甜可咸不烂街
活动详情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2 06:48
陈纤。

做饭

*究竟是JKJ还是KJK这个我也说不清。

*在一起后平平淡淡的小日常。(?)

*OOC无脑小产物,当真你就输了。

(在写这个之前看了多篇JK or KJ太太写的做饭同人。然后现在心血来潮自己也想写一个。

*如果没有问题↓


      大家好,以免被你们误解,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闻劭手上的玫瑰手链,我身上有一朵大玫瑰,很红很漂亮,还有许多银金银金的小珠子把其它小玫瑰一下一下串起来,最后就有了我。...


*究竟是JKJ还是KJK这个我也说不清。

*在一起后平平淡淡的小日常。(?)

*OOC无脑小产物,当真你就输了。

(在写这个之前看了多篇JK or KJ太太写的做饭同人。然后现在心血来潮自己也想写一个。

*如果没有问题↓



      大家好,以免被你们误解,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闻劭手上的玫瑰手链,我身上有一朵大玫瑰,很红很漂亮,还有许多银金银金的小珠子把其它小玫瑰一下一下串起来,最后就有了我。

      我虽然是一条昂贵的玫瑰手链成的精,但我可是有名字的,这个名字还是金杰将我赠予闻劭时临时起的,叫“念劭”。很好,不愧是你金杰,起名都这么直白不含蓄还临时草率,不是我说,你在我这儿刻串看起来很屌逼的外语我都可以稍稍提高一个档次。

      不过我一直很奇怪,据我成精之后对闻劭的了解,他可是对这种饰品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虽然他有一面柜子全都是饰品,可我就没见过他看一眼,有些甚至落了灰,但我从来就没有被闻劭摘下来过,就连…连洗澡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时,都要戴着我。

       最后,我再说一句,我是他们之间的定情信物,我的地位不低,你要是敢骂我,我俩个爸爸都会搞死你们的。嘻嘻嘻嘻嘻嘻。

    


      众所周知啊,闻劭做的饭不能吃,不论是从卖相上还是味道上,都十分令人感到害怕,据说还喂死过狗,但是被下毒药毒死的还是被难吃死的这就是另一个深奥的问题了。

      说到这儿,我不禁觉得我自己何其有幸,是的,我见过闻劭做水蒸蛋,我那会儿看着他看了《水蒸蛋》的做法半个小时,连我都看会了,就在我以为他要辟谣时,他从蒸炉中拿出来了一个通体焦黑,水分干涸的东西,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不是辟谣,这个是往谣言上一坐,嘿,坐实了。

     我不明白,我不过睡了一会儿,这大毒枭至于搞成这样?说好的反社会人格智商极高,啥都行的呢?

    哦,反社会人格还说没有真爱,那算了。

    果然,这个东西不亲自得一回都不能信。

    但我肯定没机会体验了。

    因为百度上说这玩意儿是天生的。



    有些时候吧,闻劭其实也蛮可爱的…比如说这个:


     “大哥,你就别进厨房了…实在不会可以不做,我来就行。”金杰摁住了闻劭要打蛋的手,声音颇为无奈。

     闻劭似非似笑的看着金杰,将手抽回来,有些不甘的道:“其实只要我愿意学,我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金杰点了点头,将闻劭手上的蛋拿了过去。“是是是,大哥什么都好,学习天赋极高,一学就会,你先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吧,我来就行。”

     闻劭不乐意了,将蛋抢了回来,道:“别动我的蛋,年轻人,看不起我是吧,你等着。”

     “………”金杰不与闻劭争辩了,随意的往厨房墙壁上一靠,百无聊赖的打算着看闻劭做饭。

     金杰光看还不满足,有时候还会嘴欠几句说闻劭哪儿做的不好、不行、不可以,到闻劭问他哪儿不可以时他又不说话了。

     一而再再而三这样,闻劭的脾气无论再怎么好都受不了了,他举起锅铲往金杰的衣服上摁,金杰今天因为要出去应酬所以就穿了套西装,现在他的外套不知道被放哪儿去了,只留下一件薄薄的衬衫。

      刚从锅里出来的锅铲温度可不低,金杰被烫的皱了皱眉,一下子噤了声。

      “阿杰,你再说一句话,我给你从窗户扔下去。”闻劭说完后哼了一声,收回了锅铲继续悠哉悠哉地炒他的黑暗料理。


     一小时后。

    金杰看着笑嘻嘻的闻劭和闻劭手中的一盘黑乎乎的东西陷入了沉默。

    闻劭做完之后就把那一盘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邀请金杰坐下,自己再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了金杰面前。

    “阿杰,专门为你做的,不试试看吗?”闻劭撑着腮帮子坐在金杰对面,戏谑十足的开了口。

    金杰哪敢说话,冒着必死的决心将一盘东西吃了下去。

    结果就是进了医院洗胃。

    哈哈哈哈哈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

    就是吐了俩三天而已,人都快住厕所里了。


    大家好,由于我的语文老师告诉我写作文要首尾呼应,所以我来凑数了,这是最后一个自然段,通常都是用来总结全文的。然后这是总结:闻劭做饭难吃是真的。

解夏

【JK】借他平凡一生

*幼稚园文笔,勿喷

*短篇,ooc致歉

*金杰视角


“阳光照在我身上,我感觉我全身都腐烂了。”


瑶山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几个警察在附近忙着收拾残局,不远处有人交道:“方片J!方片J在这儿,来多几个人!”


大批警力围了过去,金杰的脸被血糊的看不清表情,无数脚步声从他身边掠过,可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我独自一人置身于黑暗中,雨水冲刷着我身上的淤青,可我却好像感受不到疼痛。


淤青,迟早都会好的,伤到骨子里的伤,就算好了,每逢下雨天都会隐隐作痛。


我死了吗?


眼前浮现起第一次遇到闻劭的情景,意气风发的少年一身黑色风衣,小巷里昏暗的灯光勾勒出...

*幼稚园文笔,勿喷

*短篇,ooc致歉

*金杰视角




“阳光照在我身上,我感觉我全身都腐烂了。”


瑶山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几个警察在附近忙着收拾残局,不远处有人交道:“方片J!方片J在这儿,来多几个人!”


大批警力围了过去,金杰的脸被血糊的看不清表情,无数脚步声从他身边掠过,可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我独自一人置身于黑暗中,雨水冲刷着我身上的淤青,可我却好像感受不到疼痛。


淤青,迟早都会好的,伤到骨子里的伤,就算好了,每逢下雨天都会隐隐作痛。


我死了吗?


眼前浮现起第一次遇到闻劭的情景,意气风发的少年一身黑色风衣,小巷里昏暗的灯光勾勒出闻劭的脸庞,格外勾人心弦。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惜命的人,都走上这条路了,谁还在乎生死离别呢?


好吧,我承认我后悔了,我还不想死,我想多看他一眼。


就一眼,一眼万年。


迷糊中我又听到了条子的声音,他们说,大哥也没了。


不知道集团里哪个浪漫分子对我说过,爱情都是不真实的。


我不相信。

我信了。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我们还会有下辈子吗?如果有,就许他平凡一生吧。


我的血渗入地下,尸首腐烂在这泥土里。


你是自由,风都无法将你圈养,我却妄想将你收藏。


那么,就让我在65万个小时后氧化成风,变成尘埃依偎在你的衣服里,说出那句我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的话:


『မင်းကိုချစ်တယ်』









hi31

NO.46【授权转载】作者推特

ANGELUS(@EIGNA_Gie)

JK!!!!!!!!!!!!

NO.46【授权转载】作者推特

ANGELUS(@EIGNA_Gie)

JK!!!!!!!!!!!!

赵婉卿_

可爱的卫衣来啦!加绒的适合冬天诶

一整套都是奈奈桃子jk滴

可爱的卫衣来啦!加绒的适合冬天诶

一整套都是奈奈桃子jk滴

赵婉卿_

圣诞🎄领带穿搭篇来啦~我的领带平时都不怎么戴,但是喜欢买,哈哈

搭配:

领带:若海sunshine

西服:布偶团子JK制服

格裙:花屿jk(闭店啦)

包包:idealOfidol原创设计

圣诞🎄领带穿搭篇来啦~我的领带平时都不怎么戴,但是喜欢买,哈哈

搭配:

领带:若海sunshine

西服:布偶团子JK制服

格裙:花屿jk(闭店啦)

包包:idealOfidol原创设计

匆匆又寒冬

kjk.世间红尘

“下雪了。”


阿杰看向窗外,似在与闻劭说话,又似感叹。


“很喜欢?”闻劭凝视着阿杰,眼中有一抹看不透的情绪,他的视线又转到雪地,白茫茫的雪地映在他眼里,好似闪着光。


“没…没有。只是很新奇罢了。”

阿杰垂下眼,敛去眼中的喜悦与爱意。


“阿杰,陪我出去转转吧。”

闻劭莞尔,也不拆穿。


门外,冰天雪地。

阿杰纵使再怎么少年老成,也抵不过年轻人心性。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蹲下,摸了摸毛茸茸的雪地。


忽地,他又抬眼。

茫茫天地中,闻劭的背影显得有些静寂又可怜。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金杰不知道。

再回神,他已经抓起一捧雪扔向闻劭。


闻劭呆...

“下雪了。”


阿杰看向窗外,似在与闻劭说话,又似感叹。



“很喜欢?”闻劭凝视着阿杰,眼中有一抹看不透的情绪,他的视线又转到雪地,白茫茫的雪地映在他眼里,好似闪着光。



“没…没有。只是很新奇罢了。”

阿杰垂下眼,敛去眼中的喜悦与爱意。



“阿杰,陪我出去转转吧。”

闻劭莞尔,也不拆穿。


门外,冰天雪地。

阿杰纵使再怎么少年老成,也抵不过年轻人心性。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蹲下,摸了摸毛茸茸的雪地。


忽地,他又抬眼。

茫茫天地中,闻劭的背影显得有些静寂又可怜。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金杰不知道。

再回神,他已经抓起一捧雪扔向闻劭。


闻劭呆住了,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怔愣片刻。

他蹲下身子,攒了个大的,又有些舍不得,还是扔在了金杰脚边。



金杰并没有躲开,反而呆呆地笑了。


“白痴。”闻劭嗤笑。



两人就在这漫天冰雪中相视而笑。


我爱你,这世界繁花似锦,我也想让你沾一沾。


(彩蛋是一张雪景,无角色,想看可以解锁。)


早稻子

心痛

等了半年再贩飞机盒让物流给

心痛

等了半年再贩飞机盒让物流给

摄影

相遇不一定有结果,但一定有意义

相遇不一定有结果,但一定有意义

肥牛先森JocZ

你究竟来自深渊,还是降自星空?

少女问囚犯:“什么是你的囚笼”
囚犯说:“从我成人以后”

你究竟来自深渊,还是降自星空?

少女问囚犯:“什么是你的囚笼”
囚犯说:“从我成人以后”

自家背后神秘组织头目小姐

待出jk格柄~未命名

欢迎电阻们康康!

禁止盗图吸色

待出jk格柄~未命名

欢迎电阻们康康!

禁止盗图吸色

漓沁

前世恩怨①

这里是杰劭来世缘(闻劭视角),我爱以下犯上

人物归准上

ooc归我,ooc抱歉

还有杰劭来世缘(金杰视角),类似于一个自述,目前在更,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

本人今年(2022年)13岁,初一在读,文笔欠佳,请多包涵

现在放假,本来打算日更,但作业太多,所以两天一更,抱歉啦!

希望大家喜欢本文


————————————————

陌生男子又开口道:“进去吧,里面有解决红线的办法”

闻劭将信将疑,他不是杯疑里面是否有方法,而是不信这里是月老庙,因为他在前世见过月老庙,并没有那么破。但见沈溪和男子都进去了,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一进庙,闻劭就有些惊讶,只是脸上没表现出来。他惊讶是...

这里是杰劭来世缘(闻劭视角),我爱以下犯上

人物归准上

ooc归我,ooc抱歉

还有杰劭来世缘(金杰视角),类似于一个自述,目前在更,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

本人今年(2022年)13岁,初一在读,文笔欠佳,请多包涵

现在放假,本来打算日更,但作业太多,所以两天一更,抱歉啦!

希望大家喜欢本文


————————————————

陌生男子又开口道:“进去吧,里面有解决红线的办法”

闻劭将信将疑,他不是杯疑里面是否有方法,而是不信这里是月老庙,因为他在前世见过月老庙,并没有那么破。但见沈溪和男子都进去了,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一进庙,闻劭就有些惊讶,只是脸上没表现出来。他惊讶是因为:庙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有一个贡台立在墙边,贡台上有一尊神像,而神像和旁边的陌生男子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穿古装,一个穿现代装

沈溪见闻劭有些惊讶(别问我她怎么看出来的,问就是她会读心术),便开口解释:“你旁边这位是月老,叫叶凡。我叫他过来帮忙,毕竟术业有专攻,红线的事他比我更了解。你也不用太惊讶,前世你虽然见过月老庙,还进去看过。不过人家毕竟是神仙,更何况你大部分时间都在找金杰的残魂,对这段记忆也模糊不清。想要消除你的记忆,简单的要命,施点法术就行”

闻劭想知道的当然不是这个,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怎么解决红线失灵的问题

叶凡在沈溪说完后,立马接上去:“红线一般而言是不会失灵的。再来的路上,我也听沈溪说了。你把手伸出来,我把红线解下来看一看,看完之后你再把红线系上”

闻劭闻言,把系上红色的手伸了出来。叶凡把红线解了下来,放在自己手上,仔细端倪起来。不一会儿,叶凡啧了一声摇了摇头,面露难色地说:“这上面撒了特殊的药粉,这药粉是天界的,也不知道是谁偷走的。好在剂量不多,只会让红线失灵,应该是撒药人偷偷摸摸撒上去的,不然如果剂量多了,怕是会出人命。”

“那可有破解之法?”闻劭问

叶凡摇了摇头,摊了摊手,无奈的说:“正因为是天界的才没有办法,我虽然能破解,但因为这是在凡间,神仙不能插手凡间事。沈溪就是因为帮你,才被贬下凡间重新修炼,好在天庭的人都怕她,才让她带着记忆轮回”

闻劭听完,没有说什么,只是把红线拿了回去,刚想系上,叶凡又把红线夺了回去,再夺回去的一瞬,他又说:“这红线你也别系了,系了也没什么用,我重新给你一根,待你找到人之后,重新给你俩系上就行。趁现在想一想,你在之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仇人,或者是前世想要杀你的”

闻劭仔细一想,还真有,是他前世身边的侍卫,想要杀他,多次刺杀未遂,在最后一次行凶中,被金杰杀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叶凡

叶凡听后,问闻那名侍卫叫什么名字?闻劭想了一会儿,说他叫季羡(乱取的,勿当真,勿较真)。叶凡想了一会儿,发现他不认识此人。而一旁的沈溪若有所思

沈溪只觉得这名字耳熟,想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不好,叶凡连忙问怎么了?只听沈溪回答道:“是他,他是吸毒身亡,他家里人也是吸毒身亡,吸的毒品好像是蓝金,我只知道那么多。具体是谁让他吸的,谁让他家里人吸的,我不清楚。”

蓝金!听到蓝金两个字,闻劭不由得一怔,因为蓝金就是他制造的

“哦,差点忘了,你在前世转世之前是贩毒的。毒品害人至深,我不确定是不是他,如果真是那他应该是来找你报仇的”沈溪又说:“他应该是执念未消,死后化作厉鬼,附身到凡人身上,来找你索命的。按理来说,他应该直接杀了你,即使用药也不会只撒一点。你再跟我说说你前世的事,我虽然参与了,但也只是给你们提供了点帮助,具体的我不清楚,得要阎王才能知道”

“好”闻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问阎王,但这事儿事关金杰,他必须告诉沈溪

前世,约90年前

闻劭出生了,他出生在一个武将世家,他们家族世代从军,出过不知多少元帅将军。他是这一脉的独苗,家里人对他很看重,也对他很保护。给他安排了一个侍卫,待卫名叫季羡

闻劭每天练武,家里有教书先生,所以他上午学习,下午练剑,晚上,他总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天晚上,闻劭刚要入睡,突然听见门外有动静。他连忙穿衣下床,刚要开门查看,却感受到脖子一凉,身后有人拿刀抵着他脖子。他刚想出手制止,却发现手上的红线出现了,线顺着他的手一直牵到他身后。

闻劭和身后的人都愣了一下,只不过闻劭反应的更快,他连忙出手,把架在脖子上的刀弄到了地上,又反手抓住身后人的手,不等身后的人反抗,就将他抵在门后

屋内没有灯,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闻劭已看见来人的面目:穿着夜行衣,戴着面具,看不清样貌,手腕上的红线一直牵到自己手上,身高略比他高一点

来的人刚想挣脱,闻劭就对他说:“外面来人了”

果然,外面有人来了。因为刚刚刀掉在地上的声音很大,很响,所以惊扰了门外巡视的士兵。士兵跑过来询问闻劭的情况,因为是少爷的房间,他们不敢轻易乱闯。刚问完,闻劭就回答:“没事,刀不小心掉地上了,你们继续巡逻”

在士兵们说完是,走后。闻劭放开了前来行凶的人

行凶的人刚想走,闻劭就点了一盏灯,放在桌子上,对刚刚拿刀抵着他脖子的人说:“这位侠客,不妨过来坐坐”还客气的搬了把椅子

来人并没有理会,闻劭又说:“你现在走也来不及,外面已经布满了士兵。不妨等过会儿,警戒松懈了再走。正好我们谈笔交易”

来人觉得他说的在理,就坐了下来不过,内心的警惕还是没有放下来。他本来是来刺杀闻劭,不料不知从哪冒出根红线来,还差点被人抓住。

“说吧,有何目的?为何要来刺杀我?”闻劭不紧不慢地问着



————————————————

作者有话说:终于放假了,我好开心!但我还要更文,没关系,喜欢本文的点赞,收藏加关注!感谢谢你们!

前世故事是古代的,希望各位喜欢!

我写的人设是真的崩了,谁能告诉我到底该咋写他俩?为了写他俩的人设,涂涂改改,重写了好几遍,我快崩溃了!救救孩子吧!我才初一!

金杰和闻劭性格很难写,我不知道要怎么把握。

金杰还好,主要是闻劭。

闻劭难写的点在于:1.他是反社会人格,虽然在这篇文中有所改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是那么生人勿近(自我感觉),就像一朵孤僻的玫瑰(黑色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写他。我看过很多杰劭文,大家写的都很好,我觉得我好失败。

2.我是攻控,以受的视角来写文,对我来说难度挺大,我是想写闻劭攻的,但我太爱以下犯上。更何况,这对只是读者自磕,并没有标明攻受,为了满足私欲,所以抱歉了,闻劭

本文是闻劭视角,还有金杰视角,目前在码文,预计两三天后发,类似于一个自传。喜欢的可以去看

再次重复一遍,喜欢本文的点赞,收藏加关注,爱你们哟😘



摄影

遇顺境,处之淡然,遇逆境,处之泰然

遇顺境,处之淡然,遇逆境,处之泰然

M

今天和老叔进行了一个乡下人进城、

今天和老叔进行了一个乡下人进城、

摄影

等你熬过所有的苦,就会遇见所有的好

等你熬过所有的苦,就会遇见所有的好

白雾绕林

整了个乐乐主题色的,第一次弄,体验感拉满,效果为零[捂脸]

整了个乐乐主题色的,第一次弄,体验感拉满,效果为零[捂脸]

荔枝味的小黄瓜
汉服日常发型我们的目标是超级日常没画眼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汉服日常发型我们的目标是超级日常没画眼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春夜雨弥
喜多川海梦,我的新老婆!

喜多川海梦,我的新老婆!

喜多川海梦,我的新老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